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后记 2010/4/22 11:06:36

成人教育,古已有之。成人教育作为一种教育制度存在,目前已可追溯至1904年清朝政府批准颁布推行的《奏定学堂章程》,即“癸卯学制”。

上海成人教育起步早、门类全、发展快,许多事项都可谓领风气之先。这与上海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以及特殊的地理、人文环境密切相关。伴随现代工业萌芽而产生的职工技术教育,为求民族复兴大批社会贤达呕心沥血推行的各种民众教育,为推翻“三座大山”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生气勃勃发展起来的民校、业余夜校,……这一切被统称为成人教育的内容和形式,都被赋予了浓浓的时代特征和上海特色。1949年上海解放以后,上海成人教育即以其崭新的姿态茁壮成长,服务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为广大工农群众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翻身、当家作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特别是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上海成人教育完成了职工文化、技术的“双补”,高标准地扫除了农村剩余文盲,逐步走向蓬勃发展的新时期,无论在办学形式、教学内容、教学组织、教学技术运用和教学体制的改革,还是在先进教育理念的研究、传播、实践等方面,都取得了许多开创性的成果。当然,在上海成人教育事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也曾有过高峰和低潮,也曾趟过激流和险滩,有过丰富的经验,也有过深刻的教训。以事实说话,人们可以从中提升一些规律性的认识;以史为鉴,可以使成人教育更加健康、稳定、持续地发展,更有效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新时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这正是编纂成人教育志的基本出发点和宗旨。

由于成人教育的对象涵盖了被当时社会认定的所有成人,由于成人教育与经济、社会的关系更为直接,所以在不同历史时期有过许多不同的名称和各种不同层次的内容,其形式尤为灵活多样,起伏跌宕也特别明显。即使在新中国建立以后,成人教育的形势也有过多次大涨大落,管理体制几经变化。这样,就造成历史资料严重缺损,各个时期资料多寡悬殊,统计口径很不一致,影响了数字的可比性和史料的完整性,对于如实反映不同历史时期的客观状况造成了局限性。对此,仅表深深遗憾,也敬请广大读者见谅。

1987~1990年,上海市教育局委托上海市成人教育研究会与上海市成人教育研究室组织编写1949年至1989年的《上海成人教育史》,1991年6月出版,王永贤、李利同志任主编。1990年至1995年,由上海市成人教育委员会组织,并与上海市教育局、上海市高等教育局分工,联合编纂《上海成人教育志》,开始酝酿资料搜集、结构安排等工作;1995年以来,由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成人教育委员会继续组织资料汇总、撰写长编等工作,中间还配合完成了《上海通志》、《上海改革开放二十年(教卫卷)》中成人教育部分的编撰工作。其中,《上海成人高等教育志》于1997年2月先行出版。这些,都为《上海成人教育志》的编纂出版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由于历时十数年,机构更迭、领导交替,参编人员变动频繁,断断续续,也给编纂工作带来了一定困难。

先后担任该志编纂直接领导的有:芮兴宝、薛喜民、魏润柏、郭伯农、俞恭庆以及处室负责人张持刚、李利、虞和洵、吴贻虹、王林、徐钦福、顾根华等。先后担任本志编纂工作的有:吴贻虹、谢培、王林、楼一峰、顾根华、项秉健、仇智君、汪洪宝、赵振华、刘燕、徐瑞麟、沈亚光、易滨、花镜清、钱虎根、李元海等。谢培同志对于解放前史料的搜集整理编写承担了主要的工作,付出了特别艰辛的劳动,吴贻虹等同志对于成人高教部分的组编承担了主要的工作,顾根华、钱虎根、楼一峰同志承担了统稿工作。刘鸿福、曹明诚、何正其、吴钧等同志参加了本志资料的搜集和保管工作。

本志的编纂工作始终是在上海市人民政府教卫办、上海市成人教育委员会、上海市教育局、上海市高等教育局和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的领导之下进行的,并得到了各级领导的关怀和指导。

本志的编纂工作始终得到了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的指导和帮助,得到了上海市总工会、上海市政府各委、办、局和区县政府与教育局、上海电视大学、上海第二工业大学、上海第二教育学院和各成人教育院校、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上海教育杂志社、上海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的关心和支持。

谨向所有关心、帮助和支持本志编纂出版的各单位、各级领导和同志们,向始终关心支持本志编纂工作的广大成人教育工作者和社会各界热心人士,向参与审定本志的专家致以衷心感谢!

限于水平,加上时间跨度大、工作人员变动多、资料不齐,本志难免有疏漏和不妥之处。我们诚恳地期冀能得到广大专家、同行和读者的批评、指正和补充,以求再版完善。

编者

2004年7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