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10/4/22 10:14:18

成人教育,既古老,又年轻。所谓古老,它是伴随人类生存发展而产生延续的,即使是中国的师圣孔子,弟子三千,贤人七百,其中约三分之二是成人。所谓年轻,因为作为近代成人的学校教育,国际上一般首推1798年创立的英国诺丁汉成人学校。中国在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清朝政府颁布的《奏定学堂章程》(癸卯学制),已把成人的补习教育与高等小学教育并列。宣统元年(1909年)所颁《简易识字学塾章程》,设定官办的成人识字学校。上海是近代中国工业的发祥地,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诞生地,因此面向工人的成人教育也能领风气之先。清同治四年(1865年),上海创设江南机器制造局,同治六年(1867年),制造局内附设机器学堂,培训制造机器和武器的技术工人。

成人教育,是以教育对象的年龄为主要依据,不分职业、不分性别、不分地域的教育,注重教育对象的年龄特征、生理和心理特征、职业和社会特征、地域和国情特征。当然,这跟其他各类教育的划分一样,也有其一定的局限性。如:与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的交叉重叠,各国对成人年龄的设定不同,各地区因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的差异对成人教育的需求不同,不同历史发展阶段成人教育重点不一样,等等。因此,给成人教育的界定和名称也有所区别。然而,这一切终究不会动摇成人教育的客观存在,更不能成为否定它的所谓“理由”。197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第十九届教育大会,142个会员国一致通过了《成人教育发展总条例》,给成人教育下了这样公认的定义:“成人教育一词表示有组织教育过程的整体,无论这一教育过程的内容、水平和方法如何,无论它是正规教育还是非正规教育,也不管它是否延伸或取代中小学、学院、大学以及学徒期的初级教育。通过成人教育,那些被自己生存的社会所承认的成人们可以提高自己的能力,丰富自己的知识,提高自己的技术和职业水平,或使自己向新的方向发展,以及改变自己在全面发展个性和参与平等的独立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活动这两方面的态度或行为。”

在我国,成人教育是指对在家庭、社会和国家生活中承担责任者,主要是对已经走上生产或工作岗位的从业人员进行的教育。近年来,对于下岗待业或在岗转业人员以及退休(或休闲)在家人员的教育也很突出。因此,作为成人教育制度,有过干部教育、职工教育、农民教育、军人教育、妇女教育、老年教育、社会教育等分类。自1986年后,为适应发展需要并与国际接轨,才统称成人教育。

我国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成人教育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在上海,中国第一代工人通过夜校和业余补习学校,很多人不但掌握了文化知识,并且成为掌握近代机器生产的熟练工人。中国共产党一大批的早期领导人,都曾在上海举办过工人夜校、农民夜校或担任教学工作,从而启发工农觉悟、密切了党和工农的关系,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建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一批国家举办的工农学校曾为解放以后的上海培养了首批工农知识分子,他们陆续走上了企业行政的领导岗位,或成了行业的技术骨干。通过普及教育和多次的成人识字扫盲教育,使解放初占人口百分之八十的文盲状况得到了彻底改观,实现了总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人员具备小学及初中以上文化的目标。1978年以后在工人农民中开展的学文化、学技术的“双补”,又使因“文化大革命”而失去了宝贵学习机会的青壮年补回了失去的时光。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每年参加有组织成人教育的人数都在220万人以上,约占全市人口的六分之一;成人学校在校学员98万人左右,约为全市普通学校在校学生数的十分之四。成人教育在上海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各个发展阶段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我国,成人教育历来受到我党和政府的重视。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颁布的《共同纲领》就规定:“要加强劳动者的业余教育和在职干部教育”。1950年我国第一次工农教育会议指出,工农教育是“属于一个新的教育范畴”,并在以后正式列入了政务院的学制图。1987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称成人教育为我国教育“极为重要组织部分”,并责成国家教委专门制定了《关于改革发展成人教育的决定》。1993年教育部颁发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称成人教育是“传统学校教育向终身教育发展的新型教育制度”。同年3月,全国人大八届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明确规定,要建立“成人教育制度”,“国家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需要,推进教育改革,促进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建立和完善终身教育体系”。在上海发展的历史上,担任教育协会主席、业余教育委员会主任、成人教育委员会主任的都是市委或市府的主要领导,并且在全国率先制订了《职工教育条例》,组织起草了《成人教育法(草案)》。在1999年市教育工作会议上,上海率先提出了构建现代教育体系和学习型城市的目标,成人教育在“科教兴市”战略的指引下又跨上了新的征程。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在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建设现代企业教育制度、发展社区教育和创建学习型组织、学习型社区、学习型城市的过程中,成人教育功能更加完善,形式愈趋活跃。在上海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和提升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伟大进程中,成人教育必然会更多地创造新的模式,发挥新的作用,作出新的贡献。

成人教育由于其服务的对象主体是在职从业人员,是担当一定社会责任的成人,由于其教育内容必须适应经济、社会和人们本身发展的需要,由于其形式灵活多样,所以往往受到当时社会条件的影响和制约更加直接明显。回眸成人教育的进程,有过轰轰烈烈,也有过低迷萧瑟,有过升腾向上,也有过坎坷曲折,但综观历史长河,总是奔突向前,走向大江大海。今天,一卷小小“志”书,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史料难免缺失,编撰水平不高,但编写者还是愿她成为一面镜子,回首往事,可以对照今朝,更可以窥见前程。在新的世纪,愿成人教育进一步突现它的本质特征,发挥它不可替代的功能,进一步融入社会发展进步的潮流,真正成为现代终身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就其前景是一个无限制的领域,就其具体方式是无穷的变化,这便是说明成人教育现状的最初一瞥。”最后,谨以法国国际教育家让·托马斯《世界重大教育问题》中的名言献给本书的热情读者,并与之共勉。

薛喜民

二OO四年六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