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食衣住行 2008/7/22 15:04:17

上海开埠后,西式点心、洋酒、雪茄、卷烟、肥皂、西式服装、化妆品等新的消费品行销上海,市民们日渐养成享用西方日用品的习俗。

一、饮食

上海人讲究饮食,春季鲥鱼、刀鱼,夏季樱桃、枇杷、西瓜,秋季蟹(俗称清水大闸蟹)、松江四鳃鲈鱼,秋冬季节的檀香橄榄和糖炒栗子为时令食品。糖莲芯、猪油年糕、酱肉、生煎馒头、蟹粉小笼、阳春面、菜肉馄饨、两面黄、酒酿圆子、桂花糖粥等知名。卖肉必分为不同体位,按不同牌价出售。糕点制作精细,粮食用量适合上海人的食量,由此,上海市在全国唯一发放过25克(半市两)的地方粮票。

清后期,安徽菜馆在上海开业,经营菜肴和面点。上海开始出现外地帮菜肴徽菜,以及外地点心馄饨鸭和大血汤。同治年间苏锡菜馆进入上海,经营太湖船菜。咸丰年间粤菜馆在上海出现。此后,京、川、闽、淮扬等帮菜肴陆续见诸沪上。清末民初,上海有11个帮别的地方风味菜馆。30年代,先后增加杭州、潮州、湖南等地的菜馆,加上清真和素菜形成八大菜系16个地方帮别的风味菜肴。上海菜馆首创“和菜”,把冷盆、热炒、主菜和汤配套供顾客点用。各帮菜肴进入上海,均根据上海人口味,改变烹调方法,在上海打开销路。京菜为适合上海人口味,烧制普遍放糖。广东菜在上海长时间未打开销路,只做外国人生意,后作改进和发展以适合上海人口味,20世纪80年代起大行于沪上。20世纪40年代,扬菜根据上海人口味,改重油烧法,得到上海人的爱好。川菜20世纪20年代传入上海,因上海人不擅辣,烹调少用辣,20世纪80年代,又因其辣鲜在上海餐饮界流行,吃四川火锅成为时尚。

上海本帮菜汤卤醇厚,浓油赤酱,咸淡适口,原汁原味。烹调以红烧、生煸、煨、炸、蒸为主。调味品中善用糟。知名菜肴有草头圈子、红烧鮰鱼、糟缽头,八宝辣酱、扣三丝等。

上海风味小吃集各地之名点。有粥、面、馄饨、馒头、包子、糕团、汤羹、油炸、菜肴等类,店摊遍及大街小巷。1995年,有428种点心被认定为名特小吃,80%为大众点心。

上海开埠后,在沪西洋人保持在本国一日四餐和食用西餐的习惯,在租界游乐中心开设西式酒店饭馆。清咸丰三年(1853年),上海首家西餐馆老德记西餐馆开业。宣统二年(1910年),上海首家面向社会的餐馆德大西餐馆开张,以德大牛排知名。20世纪20年代,汇中、大华等饭店、西餐厅、酒吧也向社会开放,西餐在上海的影响扩大。20、30年代,上海人入西菜馆逐渐习惯,西菜馆根据上海人口味,改进烹调。国际饭店、华懋饭店、上海大厦等大饭店,膳食设备完善,用法国人担任厨师长,西菜品种增加,质量提高。英、法、德、俄等各国菜肴引入,形成一批上海名菜,如腓利牛排、奶油葡萄鸡、花旗鱼饼、墨西尾鸡面、烙丝肉、芥末牛排等。厨师注意吸收中国菜的长处,又保持西菜注重营养及自然本色的特点,俄式罗宋汤,因味道香美而价廉,广受中下层华人欢迎。民国政府定都南京初,南京各种政府办公用房未完成前,一些重大活动在上海举行,借座各大饭店,举行西菜宴会,西菜的影响进一步扩大。西菜成为上海菜系的一部分。50年代起逐渐消沉,以食西餐为洋派、高档,在淮海路、陕西路、南京路等周围一带原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人员中有市场。80年代,食用西餐成时尚,店家、品种、消费者增加,重原汁原味。出现东方菜、日本料理、朝鲜菜、印度尼西亚风味餐厅。

西式糕店与西菜同时进入上海。清咸丰三年,英商老德记药店在上海最早经营西式糕点。咸丰八年,中国第一家开业的西式食品厂埃凡馒头店,产销面包、糖果、汽水、啤酒。民国建立后,西式糖果糕点业迅速发展,上海西式食品业在全国居首位。最初西式糕点消费者多为洋人。后按照中国人口味改变配方和制造方法,渐为上海市民接受,形成独特的海派西点。30年代,上海人普遍食用西点。

20世纪90年代,上海居民饮食方式多样化。除平时家庭用餐外,招待客人、逢年过节在饭店聚集开始时行。遍布街市和市场的排档、小吃广场、美食街吸引着众多的居民和游客。城市居民在外用餐支出占全部食品支出的11%~12%。

主食 以米饭为主食。上海人不善加工面食,有“吃煞馒头不当饭”之说,调节口味,吃面条、馄饨。传统早饭多用隔夜吃剩的米饭加水煮成泡饭,称饭泡粥。下粥菜有酱菜、油条、咸蛋及乳腐等。在市上买豆浆、大饼、油条、粢饭、馒头、生煎馒头等充作早餐极为普遍。有用牛奶面包等西点为早餐,全市里弄均设点供应牛奶。午餐一般是便餐,在职职工多在单位用餐,由包饭作供应,除工头和学徒,伙食费大多自理,也有带饭到厂里用午餐。1952年起,上海百人以上的企业单位逐步办职工食堂,1957年全市有职工食堂9700余家,就餐职工近100万人。90年代起,大中企业以福利形式向职工提供免费午餐,小企业多依靠社会服务解决职工就餐,快餐和送饭上门服务项目兴起。午饭向为正餐,20世纪50年代后期起,双职工家庭增多,晚饭渐成正餐。菜肴一般三四样,荤蔬搭配,荤以猪肉为主,次为鱼、蛋。禽类逢年过节或有客人时食用。家常荤菜多以素菜为辅料,如白菜炒肉丝、茭白炒肉丁、韭菜炒蛋、咸菜烧鱼等。市民有腌瓜菜习惯,大伏天腌酱瓜,小雪后腌雪菜、白头青菜,作日常菜肴。90年代起,鸡鸭鱼肉作家常菜,菜肴“天天像过年”,腌菜习俗消失。20世纪70年代前,市郊农村新麦登场,磨大麦屑,和大米做饭熬粥,称麦粞饭。不以杂粮为主食。农村闲时一日三餐,早晚食粥,中午干饭;农忙四五餐,以干饭为主。菜肴基本为菜蔬,少动油锅,多为腌菜和蒸、煮的鲜菜,夏天喜吃用“臭卤”浸制的蔬菜。有客人或年节吃荤,喜大块鱼肉鸡鸭。80年代,蔬菜多用素油(菜油)炒菜,隔三五天吃荤。90年代,一般农民日有荤菜,猪肉、蛋为主。仍有腌瓜菜习惯。

酒席 俗逢订婚、结婚、生育、寿诞、丧事、造房、乔迁等办酒席,以结婚最隆重。丧事吃素,称豆腐酒水。明、清时,“缙绅之家,或宴官长,一席之间水陆珍羞多至数十品;即士庶中人之家,新亲严席有多至二三十品者;若十余品则是寻常之会矣”。本地酒席有冷盆、热炒、点心、大菜、汤。民国时期,中产人家通行四冷盆、六炒、二点心、六大菜、一汤。冷盆有白斩鸡、酱鸭、猪肝、油爆虾、海蜇、爆鱼、白切羊肉、酱牛肉等。热炒有炒虾仁、炒鳝丝、炒鱼块、炒荤素什锦、炒肉丁、炒肉片、炒肚条、炒猪肝、炒时件等。点心有糯米糕、烧卖、小笼包子、馄饨、什锦甜羹等。大菜有全鸡、全鸭、全鱼、蹄膀、扣肉、咸肉等。汤有肚肺汤、什锦汤、砂锅什锦等。市郊农村以八大菜为上等酒席,无冷盆、热炒、点心之分。八大菜通常为鸡、鸭、蹄膀、扣肉,外加几只炒菜,如猪肠烧咸菜、白菜炒肉丝、慈菇红烧肉、油豆腐塞肉、大蛋饺、百页包肉卷等拼成8样,另加一碗汤,通常是肚肺粉丝汤。也有一样菜盛两碗,桌上拼成8碗。20世纪80年代起,又有职务提升、满师、工作调动、参军、上大学、退休等名目的酒席。酒席无大变,一般家庭办酒席,冷盘8~12样,热炒8~12样,点心2~4种,大菜可有可无,汤1只,席后一二道水果。菜肴质量提高,猪肉及内脏、鸡鸭用量减少,多用海鲜、珍禽。近年公务消费酒席猛增,档次远在家庭酒席之上。市郊农村在八大菜的基础上增加热炒、冷盆。

点心 城乡大致相同,为馄饨、粽子、大饼、油条、面条、八宝饭等。城市点心一般较为精致,分家庭自制和购自店家两种。自制以过年过节制作为多,有宁波圆子、烧卖等。平时多购自或食用于店家,主要有馒头(有馅称大包)、小笼、生煎、锅贴、粢饭糕、老虎脚爪、油馓子、糯米饭、各色糯米冷团、米糕、各色西点面包、大饼油条、阳春面等。王家沙、乔家栅、五芳斋、四如春等均为沪上点心名店,各色点心店摊遍布城镇。农家以家制糯食为主。农产品新上市为尝新做点心,夏熟麦收后,摊面饼、炒麦粉、剁面、裹馄饨、煎烧饼、汰面筋;小秋后,烧绿豆汤、赤豆汤、糖芋艿、糖藕。本地人大多喜糯食,但少作主食。糯食有糕、塌饼、圆团数种。糕有方糕、桶蒸糕,多在腊月底或贺亲戚结婚、造房时蒸制。分有馅、无馅两种,馅多为豆沙。蒸糕费时,一般每次蒸四五十斤,用一天时间。塌饼有糖水、菜筋、南瓜数种,均油煎后加糖水收干。圆团蒸制、汤圆水煮,均有馅,分甜咸荤素数种。小圆子无馅,汤煮,加酒酿的称酒酿圆子。家制点心还有粽子、春卷、油墩、八宝饭、酒酿、摊粉头、黄米粉等。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前,城镇有糖芋艿担,担子一头为小灶,置铜锅,内分数格,分芋艿汤、赤豆汤、绿豆汤、芝麻糊等;一头放碗匙、燃料、杂物,秋冬季挑担沿街叫卖。另有馄饨担,一副竹担,灶碗、杂物各有位置,或沿街叫卖,或停驻街角。

饮料 以茶为主。城镇市民好喝绿茶。农民及劳工者喜红茶。夏天自泡大麦茶、决明子茶、薄荷茶、佩兰茶。偶感风寒、上火发热,饮姜片茶、橘皮茶、金银花茶。20世纪20年代,汽水、橘子水上市,称“荷兰水”,为奢侈品,普通人家少有问津。60年代,汽水、棒冰、雪糕、冰砖等畅销。80年代,各种汽水、冷饮、牛奶、麦乳精、菊花精、橙汁等为城乡居民普通饮料。除牛奶外,一般很少长年饮用。年青人一度崇尚喝咖啡。民国时期,酒多自制,居家、待客多饮黄酒,冬季必温热后饮。50年代起自制酒渐少,70年代绝迹。80年代起,啤酒、葡萄酒消费大增,洋酒也有市场,白酒、黄酒消费减少。上海人向不善豪饮,浅尝辄止,且多喜软性酒。70年代末起,晚饭喝酒者增加。

二、衣着

明万历年间,上海服饰发生重要变化。倭乱之后,有的乡间地主豪绅,迁城居住从商,城市居民增加。万历《上海县志》称“市井轻佻、十五为群,家无担石,华衣鲜履”。清初,官绅与庶民的服饰区分严格,“贵贱之别,望而知之”。晚清,市民服饰不再遵循“奴仆优伶皂隶不准用绸、绢缎、纱罗及各种细毛,庶民不得潜用金线”的等序规定,“几至无人不绸无人不缎”,“优伶娼妓之服金绣者亦视为寻常”。出身微贱的商人暴发,可打扮成官宦模样。有的市民家徒四壁,行头毕挺。

清宣统三年(1911年),第一套中山装在上海诞生。是年,上海亨利服装店依孙中山的日本陆军士官服设计中山装,四贴袋,袋盖做成倒“山”字形笔架盖。自此,中山装在中上层市民流行。20世纪20年代,出现女子新式旗袍,约与中山装同时风行。新式旗袍,借鉴西洋时装特点,将宽大的满族旗袍改成线条流畅、不带装饰的新型服装,以丝绸缎等为面料,职业女性流行阴丹士林布料。女学生时行背带式连衫裙。

20、30年代,巴黎等西方大城市新式服装问世后三四个月就传入上海,首先在电影明星、名模、交际花中流行,渐而扩至上层社会妇女,再影响普通女性衣着,最终向内地扩散。影响较大的有翻花女时装、西式裘皮大衣、百褶裙、好来坞明星服装等。

民国时期,上海妇女时装流行分明星派、淡静派(也称“学生派”)和浓艳派3种。男子服装讲究身份地位。有的学生、职员或无业游民,贫而又以着西装示高雅,被讥为西装瘪三。男女服装面料均以进口货为时髦。

解放初,人民装、列宁装和俄罗斯式样的连衫裙(又称布拉吉)流行一时,成为时代新风的象征。西装旗袍渐为少见。50年代中期,青年女子流行穿连衫裙、茄克衫、两用衫、中西式棉袄,皮猎装、风衣、花式衬衫等,衣着品种日多。“文化大革命”初流行军装、军便服。70年代初,在全国首先流行学生装、青年装、两用衫、茄克衫等服式。女性服装变换衣领式样、钮扣颜色和造型,变化花色。冬季流行中式棉袄,男女青年戴白色大口罩。结婚,男必着呢中山装,女必着呢开领中大衣或短大衣。发明“节约领”、“假袖子”,代替整件衬衣。做裤子两人套裁以节约衣料。流行旧衣改制,衬衫领子翻面,来料机缝毛衣等。

80年代起,广州、深圳等地服装大量进入上海。大批个体户南下采购服装到上海经销。形成华亭路、柳林路、福民街等个体经营服装街。华亭路、八仙桥、柳林路的服装主要翻版于港澳粤服装。1988年,九江路湖北路至西藏路段兴起精品屋群,销售广东和港澳等地服装。90年代,居民衣着档次、式样呈多样化。在外资企业服务者多着西装。

男子服饰 清末民初,长衫、马褂、折叠式大腰裤为士绅、文职人员、教师、账房等日常服装。一度流行紫红色。留洋学生或洋行职员等喜着西服。农民多短装、兑裤,中老年人以蓝布裙围身。富人夏穿衬衣或长衫,冬穿皮袍、骆驼绒、衬绒袍、毛料、麦尔登呢袍子。逢礼,穿长衫加马褂,腰间挂香囊。劳工平时穿粗布短衣,节庆或作客穿布料长衫加马褂。20年代,流行中山装,以知识青年穿着为多。农民服装无大变化,多用自制土布,穿机制细布为奢侈品。解放初,流行中山装、列宁装、学生装、青年装、西装裤,各阶层服饰渐趋一致。“文化大革命”中,青年人以穿黄军装,扎皮带,挎黄军包为时髦。服装大多为黄、蓝、灰等色,少色彩鲜艳的花式服装。80年代起,服装的质料、款式、色彩逐年丰富,西装走俏,茄克、牛仔服等成为时装。中老年人着装趋向年轻化。

女子服饰 清末民初,多穿旗袍或大襟束裙。时髦女郎爱穿西式男猎装、马裤、高靴,戴呢织鸭舌帽。20年代,盛行长旗袍。30年代行短旗袍。冬季,富妇穿丝绒、锦缎旗袍,外加皮大衣,夏穿绫罗、丝绸,衣襟绣花。平民穿浅蓝色士林布或土布。50年代,在干部、学生中流行列宁装、学生装、布拉吉(连衫裙),中年妇女多穿大襟或对面扣中式服装。“文化大革命”中,女学生多穿军装,与男生同。有两用衫、中式装等,多灰、黄、蓝、咖啡等色,花布多细花、格子、条纹。80年代起,时装每年翻新,出现宽松衫、蝙蝠袖、超短裙、喇叭裤、健身裤等。夏穿裙,有超短、喇叭、一步、连衣、百褶等式;冬装有呢衣、羽绒服、皮装、裘皮大衣,有的穿露膝短皮裙,披大衣。

内衣 女子多束胸,用布小褂紧裹胸部。市郊农村妇女夏季喜着肚兜。20世纪60、70年代,城市、农村先后始流行胸罩。50年代,普通人家冬穿棉,春秋穿夹,内衣仅有布衬衫,称“光棉袄”。60年代球衣球裤,70年代棉毛衫裤、毛线衣裤、尼龙衫裤普及。80年代,流行羊毛衫裤。

制衣 妇女多自缝自制,好衣料请裁缝。习惯春做夏衣,秋做冬衣,请裁缝到家中做三五天。御寒服,富人用丝棉,一般人家用棉花。20世纪60年代起,时行驼毛,80年代时行羽绒,90年代时行高弹棉等化纤品。夹袄面料有绸缎、咔其、棉布,夹里用绒布、棉布。衬衣,20世纪50年代前用丝绸、纺绸、印度绸、香云纱、细布等,此后用府绸。70年代,时行“的确良”(涤棉)。80、90年代,时行高支全棉布、丝绸。20世纪70年代前,农民无论棉衣、夹衣、衬衫多用土布,此后用咔其、府绸、涤棉、线呢布等机织面料逐年增多,90年代和城市居民相差无几。60年代起,市区大多购布料请裁缝店加工,80年代起多购成衣。80年代后期起,农村逐步以购成品衣为主。

鞋帽 帽。清末,流行戴瓜皮帽。民国时期,流行呢制礼帽(俗称大英帽)。解放初到60年代,流行六角帽、平顶圆帽、鸭舌帽、翻耳棉帽、罗宋帽(俗称行灶帽)等。“文化大革命”中流行黄军帽。70年代后期起,戴帽者日少。80年代有身份者多呢制塌帽、贝雷帽,老年人多绒线帽。90年代年轻人多网球帽,尚耐克、阿迪达斯等外国品牌。20世纪60年代前,冬春季节,老年妇女戴黑色蚌壳帽。中青年妇女扎头巾,农村用土布,城镇用方围巾。60年代后期起,流行帽子围巾合一的绒线帽。80年代起,流行丝头巾、尼龙头巾。90年代,无论老少戴帽不多,女青年喜戴圆边呢帽、网球帽等。

鞋。20世纪60年代前,多穿自制布鞋,冬天蚌壳棉鞋,春夏秋季单鞋。工商界人员、干部有着皮鞋者。学生有着胶鞋者。70年代胶鞋、塑料鞋流行。80、90年代着皮鞋、旅游鞋、保健鞋等极为普遍。冬季棉皮鞋,春秋单皮鞋,夏季凉鞋,女青年多穿高跟皮鞋。20世纪60年代前,夏季在家多着木拖鞋。70年代普及塑料海绵拖鞋,90年代进屋习惯换拖鞋,冬有保暖拖鞋,春夏秋有塑料海绵拖鞋。20世纪60年代前,农民冬穿蒲鞋或棉鞋,春夏秋多赤脚或穿草鞋,作客穿布鞋。70年代,多穿胶鞋、塑料鞋。80年代,老年人穿布鞋、胶鞋为多,中青年穿皮鞋为主。

饰物 20世纪20年代起,上海妇女流行佩戴发带、金表、项链、围巾、发卡、耳环等。女学生以别钢笔、戴眼镜为时髦,流风所及,新嫁娘、交际花、妓女爱戴眼镜。富家妇女戴钻石戒,贫家女子佩带银饰物。男子一般戴金方戒、圆戒。50年代后,佩戴饰物绝少。少女爱戴蝴蝶结,男女青年别金星钢笔。80年代起,饰物有男子领带、别针、金项链、金戒指等,女子有发夹、金项链、金手链、玉镯、金耳环、以及拎包、背包、束腰带等。

三、居住

上海居民传统住宅大多为立帖式砖木结构瓦平房,5开间、7开间,面南横排,有三进、四进等绞圈房。松江、嘉定、上海、青浦等县城又有园林住宅。近代城镇多两层楼房,多为工商业者经营场所兼作居所。上海开埠,出现西式楼房,房高2~4层,有花园、矮墙。

市区 里弄住宅为上海人主要居所。1949年占全市住宅建筑面积63.59%。主要有石库门里弄住宅、新式里弄住宅和花园里弄3种。石库门住宅数量最多,又为上海特有。太平军战起,各地难民涌至上海租界,求房者激增。今广东路、福建路、河南中路一带建造一片石库门里弄。石库门房布局吸取欧州联列式住宅毗连形式,单体平面用上海本土传统民居绞圈房式样,三间两厢连立,用石条门框、两扇乌漆大门和铜门环。19世纪末门窗栏杆、门头花饰、发圈拱门等吸收西洋建筑细部式样,平面组合以单开间为主,底层为起居室、餐室、厨房,二或三层为卧室、浴室和晒台,形成新式里弄住宅。民间戏称高级住宅区为“上只角”,贫民区为“下只角”。“上只角”指黄浦、卢湾、徐汇等区繁华地段和别墅、洋房群区,地区内住宅以石库门、里弄住宅、公寓、花园住宅为主。“下只角”指普陀、杨浦、闸北、南市、长宁等区简屋、棚户地区,住房主要是老式住宅、简屋、棚户。20世纪60、70年代,除少数花园洋房、公寓等外,一般家庭居住十分拥护,大多无独用的卫生间、厨房。很多家庭三代人同居一室,吃睡在一间。为人口增加、子女婚房,“螺丝壳里做道场”,一间房间隔为二三小间,搭阁楼,或白天拆铺,晚上搭铺。数家合用厨房,内部空间分割明确,各家装有自来水龙头、煤气灶、电灯,或固定的煤炉位置。有10多平方米的厨房中装10多只水龙头、电灯的。楼道等公用部位各有归属,成为各家的藏物处。长期以来,居住拥挤,成套率低,一幢楼为许多居民合住。公用的厨房、卫生间、走道往往引发邻里矛盾。一般里弄住宅每户只配一只电表和水表(俗称“大火表”),为了计算清楚,各家各户自装小火表和小水表,每月各户轮流摊算水电费。有些楼户为水、电费分配不均造成邻里不和。简屋、棚户集中地区私房加层,时有违章扩建现象,有的弄堂狭至只可两人交身。邻居间大多知根知底,你来我往,大多互相帮助,平安相处。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住宅建设发展,拆除危旧住房,成片改造棚户区,居民新公房有独用厨房、卫生间,厅和二三间房间。新房装饰较讲究,购房与装潢成为市民的主要经济支出。墙、顶刷涂料、地铺木地板,厨房、卫生间贴瓷砖、地砖、装配套厨具、洁具、热水器。邻居大多互不相识,互不关照。20世纪60~80年代住房交换活动没有中断,1960、1965年分别交换成功3.2万、2.3万户,为历年最高。1971~1990年,每年成功交换的住房均有1.3万~2万户。换房的主要原因为上下班路远、生活不便和调换环境。负责换房中介的除市、区房管部门和单位系统房的管理部门以外,还有许多民间的换房介绍人,他们代客公布住房信息,牵线搭桥,从中获取一些佣金或谢礼。当年复兴中路上海跳水池对面,淡水路、昆山路等处均是著名的马路换房市场。每到傍晚下班时或休息日,马路房屋交换市场人头挤挤,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城市中的一道景观。

农村 传统住房大多座北朝南,三开间,分前后棣,后棣略高于前棣,意“后发”。正门有四扇门,中间两扇稍大,称大门;旁边两扇称脚门。平时只开大门。灶间明亮,卧室开小窗,称“暗房亮灶”。屋后竹园,屋侧栽树。有的屋前或屋后有池塘。屋前辟有场地,用作晒场或其他活动。清晨扫场,以场地干净为勤劳。场地南建小屋,养猪、堆放杂物。另有人用草屋和单墙半壁作住房。20世纪60年代起,多五架梁平房,三开间居多。70年代,建三开间七架梁平房,改水泥梁、平瓦。80年代,建两层或三层楼房。90年代,年轻人进城谋生或定居,农村空房大增。

四、出行

19世纪中叶,上海的交通工具有肩舆(轿子)、马车和人力车。清同治初年乡间手推小车(牛头车)进入城内。马车用于载客、邮递、马路洒水、载物等。姚公鹤《上海闲话》载:“(马车)惟外国人乘者为多,一系生活关系,一系四轮马车在北京为御用品,形式虽各不同,而四轮则一。达官贵人也鲜有乘之者,以防僭也。”清光绪末年,一般富家子弟坐马车兜风。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出现日本人力车,称东洋车,最多时有二三百辆。后出现铁轮东洋车。1913年人力车车身按规定涂上桐油或黄色油漆,称黄包车,逐渐代替东洋车,盛行于20年代。取代黄包车的除汽车外,还有脚踏人力车,三轮二座,称三轮车。到解放时,每日载客56万人次,占市内客运量43.95%。50年代末仍为市内主要交通工具之一。60~70年代,三轮车业萎缩。50年代,上海首批机动三轮车投入运行,因管理和污染原因被淘汰。80年代后,部分街区重新出现三轮车服务。同时,出现机动三轮车和摩托车载客,均属非法经营,屡禁不止。清同治年间,出现自行车,俗称脚踏车,初前轮直径比后轮大1倍,后改为一致。20世纪50年代起,自行车成为上海人最主要的代步工具。

清道光二十三年,英国美达萨轮商船驶入上海。同治元年,美国首先在上海成立旗昌轮船公司。道光十一年,清政府在上海创办轮船招商局。葛元煦《沪游杂志》记载轮船最初搭客行驶的情形:“轮船放洋日期,各行门前先期悬牌,搭客发行李,以黄昏为止,长江轮船,次日黎明开放,亦有半夜即行的。”

清光绪二年(1876年),建成淞沪铁路。胡祥翰《上海小志》记:“二月某日,举行上海江湾间试车,人民空巷往观。当时人民已觉火车之便利,故乘者极多。”光绪三十四年,英商与法商同年在上海敷设有轨电车。1912年,上海本地工商业家陆伯鸿集资组织华商电车公司,次年8月11日筑通自高昌庙起到小东门的有轨电车。1914年,无轨电车在上海通车。李味青《上海六十年见闻竹枝词》咏“地敷轨道康庄路,杆线架悬引电流。人坐车中称稳便,儿童指点陆行舟。”光绪二十七年,上海出现汽车,其后除私家自购自备汽车外,也有开设公司待雇的。1922年8月,经租界当局核准,华人公利公司的汽车,环行于静安寺至曹家渡一带,1924年起,继有外商与华商开设汽车公司。1949年,上海有电车、汽车公交线路44条,有通往浦东的多条对江渡线路,有机场,轮船码头通往国内外。

解放后,交通工具有公共汽车、有轨电车、无轨电车、计程出租汽车、对江渡轮等,重大交通工程设施有地铁,隧道。1952年,全市每万人有公交车辆1.3辆,1978年2.7辆,1990年4.9辆,1998年11.7辆。公交车乘客,1952年平均每天112万人次,1998年682万次。1985~1995年,每天乘客数约500万人次,车辆最拥挤时,车箱内平均每平方米有乘客11人。

上海人称出租车为“差头”。20世纪80年代前,少有市民使用出租车,送病人到医院、孕妇到医院生产和出院等不得已才租用。80年代后期起,出门叫车,尤其是节假日极为普遍。20世纪90年代起,乘飞机到外地成为普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