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三、1955年6月上海市毛纺织工业调查资料——上海市毛纺织工业同业公会编 2007/9/18 10:01:18

I、历史沿革

1、抗战以前的情况

我国的毛纺织工业,在前清光绪中叶左宗棠为甘肃总督时就设有兰州织呢厂,到现在约有80年的历史,比国内第一家棉纺织厂“上海洋布局”早了十年,而比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却落后了40年左右,在上海当以1907年官商合办的日晖织呢厂为最早,是为我国东南各省毛纺织工业的导源,该厂后来改组为上海第一毛绒纺织厂,但不久即行歇业,至1929年该厂机器全部出售给现在的章华厂,当时原名裕华,于1930年改称章华,那时的毛纺织厂在华北有清河制呢厂,是在1907年设立的,在西南有四川经纬织物有限公司,在中南有湖北毡呢厂等,在上海有维一、先达、纬纶、达隆等厂,不过这些厂大都制造骆驼绒,章华初办的时候也是专做粗纺兼织驼绒,这些厂除章华以外,由于成本轻销路旺,因此发展很快,如华东、安乐、经纶、鸿发等厂在1931—1933年相继设立,差不多全以骆驼绒为唯一业务,所以这时期可以说是驼绒的发展时期,粗纺业务只有章华生产一些粗纺呢绒,尚未脱离萌芽状态,同时资本主义国家也改变了他们倾销的方式,而在我国设厂制造,在1934年设立的有英商密丰绒线厂,继有英商怡和纱厂在1935年添设毛纺部,这时国内民族资产阶级急起直追,中国毛绒厂、上海毛绒厂以及安乐厂的绒线部分在1934—1935年间先后设立,协新毛纺织厂也在无锡设立,制造精粗纺呢绒,到1937年抗战前夕为止,上海的毛纺织厂包括骆驼绒厂及洋商厂在内,已有30户,男女工人2,417人,产品总值8,927,376元,年产毛纺织物约有490万码,这一时期,驼绒、绒线销路最旺,精粗纺呢绒较次,章华开办以后历年亏损,至1936年才转亏为盈,在国民经济方面杜绝了驼绒和减少了呢绒、绒线的进口,这是驼绒业的全盛时期,也是呢绒、绒线的成长时期,初步奠定了毛纺织业的基础。

2、抗战期中的情况

在抗战时期,上海号称“孤岛”,工商业特别集中,由于货币贬值,游资需要寻找出路,可是上海人多地少,其他工业在地位的限制下,不易发展,因此产值大、占地小的毛纺织厂比较轻而易举,就成为投资对象,新创的企业,多如雨后春笋,计在1937年成立的有大业、精益、华成、大来、裕民,1938年成立的有寅丰、大陆、美纶,在1939年成立的有润丰、利康、华昌、大成、大华,在1940年成立的有元丰、华纶、兄弟、庆济、大华耀记,在1941年成立的有新华、南华、振兴、华美,在1942年至1945年中成立的有大光明、立新、光大、海龙、大纶、大东、民和、新新、立丰、时纶、汇通、大公、美新、越成、振丰、马海、中本、天翔等厂,在抗战八年中设厂达40家之多,至此毛纺织业的产品,才灿然大备,但是自1942年起各厂由于电力的限制和原料的缺乏,相继减产甚至停工,由极盛而渐趋式微了。不过有一点不得不特别指出,在抗战的后半阶段,国外羊毛已无法进口,各厂为了要维持生产,不得不采用山东、浙江等处的国产羊毛和尽量利用再生毛下脚废毛等作为粗纺原料,章华首先以山东毛纺制国毛花呢,大家尽量发挥了自力更生的精神。在这一时期,毛纺织业的组织有三个团体,一个是毛纺织厂同业公会包括精粗纺全能厂及绒线厂,一个是华商毛织厂厂商联合会,由单纯织厂组成,一个是骆驼绒厂同业公会,鼎足而三,彼此是不够团结的。

3、抗战胜利以后的情况

胜利以后,毛纺织公会首先与厂商联合会实行合并,当时由于原料的继续进口和虚假购买力的刺激,曾呈现了空前的蓬勃气象,新创的企业更多,在1946年成立的有恒孚、华丰、永和、新康、达成、华翔、茂兴、其昌,在1947年成立的有正大、晋丰、民治、华盛、永明、祥丰、维新、大达、天福、华丰、大明、慎诚、大上海、大中、天龙,在1948年成立的有勤奋、金龙、振裕、景新、联兴、滋丰、仁福、新大、开元、永丰、华隆、三驼、元章、华新、茂新、五昌、中华新、丰大、中华经纬(麻袋厂),在1949年成立的有恒丰、大秦、天一、贸利、大利、华联、物华、伟基,在短短的四年中增设了数十家,集中在上海一隅,这不能不说是奇迹。

胜利初期,由于帝国主义国家商品的疯狂进口,如美帝不但进口了大量的呢绒,如麦尔登,花呢,啥味呢及绒线等,还进口了大量的现成西装,官僚资本方面还推销了很多日本呢绒,因此大大的影响了国产呢绒的销路,当时一般以为抗战胜利了,民族工业可以稍稍抬头,却不料遭受到这样沉重的打击,可见反动政权勾结帝国主义摧残民族工业是无微不至的,后来经同业方面的一再力争和社会舆论的一致支持,才限制了外货呢绒、绒线的进口。查1948年海关报告羊毛及其制品类进口原料部分占85%,制成品仅占15%,较之1938年制成品进口占88%的比例减少得多,毛纺织工业至此才获得了出路。

这一时期绒线厂情况比较最好,因为毛条价格便宜委托绒线厂代纺最高的以 六磅 毛条调 一磅 绒线,这是多么优厚的条件,后来虽是逐步降低到五调一、四调一以至三调一,但仍不失为利润最好的买卖,此时由于伪币的不断贬值,如蓝凤棉纱,龙头细布等成为交易的筹码。绒线、呢绒业也成为筹码之一,同时社会风气,崇尚虚荣,又因呢绒是囤积居奇保持币值的对象,因此毛纺织品的销路成为天之骄子,这是资本主义,特别是投机商人目光中的黄金时代,加之当时原料进口,采取限额制,每季根据限额配给同业,外汇是照“官价”结的,而制成品是以黑市计算的,结果等于净得了一笔外汇,统计在数年之中,外汇总数达美金13,803,962元之巨,(其中包括洋商厂占2,295,591元,外埠厂占2,114,042元,中纺公司占2,948,203元,华商厂占6,446,126元)大家为了要争取外汇就纷纷设厂,希望“分我一杯羹”,如晋丰、新大、元章、维新、联兴、滋丰、恒孚等厂,都是这一阶段的孪生子,也有的根本没有广房,只买些毛纱委托代织,也有的招牌俨然称为××毛绒纺织染整股份有限公司,其实仅有织机数台,凡此种种,都可说明本业的畸形发展,大部分带有盲目性和投机性,先天即包含着许多危险,也即为后来埋藏着许多困难。此时各地区同业还组织了全国毛纺织联合会,加强了同业的团结。

4、解放以后的情况

解放以后,在新时代的扬弃下,就有部分基础不稳固的厂首先暴露了先天存在的困难,另有部分资方迷于反动派的恶意宣传和本身的意志不坚定,远走高飞,更为企业增加了困难,在当时由于帝国主义的封锁以及二六轰炸的影响,原料不能进口,成品无法销售,在1950年底各厂积压呢绒1,229, 027码 ,绒线902, 704磅 ,以致有的疏散,有的淘汰,有的转业,这是盲目发展的自食其果。到1950年4月止毛纺织同业多至105家,包括精纺8家,粗纺13家,绒线7家,毛织40家,长毛绒9家,骆驼绒28家,(骆驼绒公会于1950年与毛纺织公会合并)共有职工11,118人,其中部分开工的占25.17%,停工的占58.10%,疏散的占11.43%,解雇的占4.76%,不过在全国毛麻会议以后,由于入民政府及时的大力照顾,首先执行以料定产结合以销定产的政策,在1950年8月以后,即采取订货、加工等办法,并收购存货,维持各厂生产,1952年开始有计划的有领导的供应羊毛原料,至1953年各厂生产力有步骤地与中百公司订立包销合约至1954年而全业包销,各厂正循着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稳步地纳入国家计划,逐步好转起来,至1954年7月章华首先实行公私合营,12月安乐也实行合营,本年4月政府宣布毛纺织业行业合营,相信在人民政府管理,国营经济领导,工人阶级监督之下,一定会实现改造企业结合改造个人,逐步完成社会主义改造的任务,从而使毛纺织工业在社会主义建设中获得健康的正常的发展,在这几年中有几点应该特别指出:

甲、过去本业所用原料差不多全部用进口羊毛条,每年消耗外汇很多,因此在政府的督促和鼓励下,大力采用国毛,如长毛绒的原料过去用进口的“阿尔派克”现在全部利用西宁羊毛,其弹性和色泽并不次于进口原料,又如粗纺呢绒过去也大都采用进口散毛,现在尽量利用国毛,生产制服呢、女色呢等,又如粗绒线解放以前从未用过国毛,现在也在尽量纺制国毛绒线,今年起并进一步利用其他纤维如人造毛、柞蚕丝等生产混纺交织品,尽量节省外汇,这是节约原料的一个重要措施。

乙、呢绒、绒线品质向来是不够重视的,有人说:“只要卖得掉就是好的”,对消费者并不负责,这是资本主义的经营方式,纺织工业部为了要提高品质,在1953年制订了呢绒、绒线品质标准草案,先由同业组织学习,从去年第三季度起,分批实行,中百公司也照新标准验收,在初实行时,各厂虽是感到手续复杂,条件严格,还不能完全达到标准要求,但是比以前的产品,确已提高了很多,这不但是表示对消费者负责,同时也完成了国家的计划,这是品质上的一大转变,以后当然要学习苏联先进经验,推行三大工艺制度,不断的提高品质、降低成本、以满足全国人民的日益增长的生活水平。

丙、呢绒、绒线、长毛绒过去只供内销,向不出口,政府为了奖励出口,在1951年曾规定退税免税办法,同业方面虽然做过一些努力,可是始终没有实现,至1953年由于贸易部门的努力,有很多呢绒和部分绒线、长毛绒运至苏、新国家,实现了呢绒外销的愿望,充分发挥了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这是有关外销的又一重大转变。

丁、推广工业用呢,过去造纸毛毯造纸厂向来采用进口货,现在由于国产造纸毛毯品质的逐步提高,造纸业已完全采用国产品,又如各种工业方面应用的罗拉呢、浆纱呢、毛毡、沙发绒、旗纱等,用途都相当广阔,现在除造纸毛毯已有初步成就外,其他种种仍须继续研究,扩大产品的种类,也是为毛纺业打开出路。

以上四点主要目的,在节约原料、提高品质、争取外销、扩大产品种类,这是目前努力的目标也是将来发展的方向。

Ⅱ、基本情况

1、一般情况

甲、户数 照目前的情况说,参加我会的成员,共为94个企业单位,除掉国营及公私合营的企业8户以外,余下的86户,都属私营企业。

这86户内,更需除掉没有设备的营业单位、停工厂以及不以毛纺为主业的绢纺厂等17户,目前实际上继续在开工的,只有69户,其中还包括着跨会和临时转业的单位等15户在内。

以上的69户开工厂,分属于精纺、粗纺、绒线、长毛绒、毛织、骆驼绒、辅助性作业(包括染整作业)特种工业、棉织等9组。(在绒线组内另有2户外商厂非会员不计在内)

这9个组都有着它不同的特性,在业内好都起着不同的作用。例如:就国家的领导关系来说,精纺、粗纺、绒线、毛织、骆驼绒和辅助性作业等组都属中百领导,长毛绒组专属中纺部供销分局领导,特种工业组和棉织组的领导关系比较复杂,归中百、花纱、中蚕、贸信、交电等领导的都有。再就对国家的业务关系来说,精纺、粗纺、绒线、毛织等组的外毛的制品是加工,国毛制品是包销,长毛绒组全部加工,骆驼绒组全部包销,特种工业和棉织组,加工或包销的都有,辅助性作业组的厂更为突出,虽然也大都和国家签订了生产力包销合约,但一般并不向国家直接负责,而是通过三角联系合约向协作的私营同业负责的。

上述的9个组,69个企业,不仅在组与组之间不同,而且在同组内厂与厂之间,也是千态万状,大小悬殊的。兹就其人数、产值、资金及生产规模等,列表作如下的分析:(附表1)

附表1

级别

户数

按职工人数分析

按产值分析

按资产分析

接生产规模分析

按是否毛麻纺专业分析

每户平均人数

户数

每户平均金额

户数

每户平均金额

户数

户数

户数

100人以上

50-99人

16-49人

16人以下

100万以上

50-99万

49万以下

100万以上

50-99万

49万以下

全能

半全能

非全能

专业

兼业

临时转业

全业共计

69

94.5

19

23

18

9

139

25

13

31

111

18

9

42

13

17

39

48

7

14

精纺组

4

284

4

263

4

447

4

3

1

4

粗纺组

9

117

4

4

1

87.5

4

4

1

96

5

1

3

2

4

3

7

1

1

绒线组

7

122

4

3

485

7

390

5

1

1

4

3

7

毛织组

10

43

3

4

3

47.6

1

3

6

36

3

7

10

8

2

长毛绒组

8

81.6

2

3

3

91.6

2

3

3

38.6

1

7

8

8

骆驼绒组

7

46.5

1

1

2

3

29.8

1

6

25

1

6

1

4

2

4

3

辅助性作业组

7

51

1

3

1

2

207

4

3

34

2

5

7

7

特种工业组

4

233

2

1

1

264

3

1

196

2

1

1

3

1

3

1

棉织组

13

47.8

1

5

6

1

39.8

2

11

22.3

1

12

13

1

12

附注:①表列是否全能厂部分系根据具备纺织染整三个工序者为全能厂。具备二个工序者为半全能厂,只具备一个工序者为非全能厂。在衡量上是以各该厂现阶段的业务为标准,例如粗纺组的鸿发、维一、特种工业组的勤奋,本来都是驼绒或呢绒的全能厂或半全能厂,但是目前都不经营驼绒或呢绒,因此仍列入半全能厂和非全能厂。

②毛织组和绒线组内的很多非全能厂,都集中在辅助性作业组内整理为成品,因此该组的产值特高,特别是两家呢绒染整厂的产值甚至比规模较大的呢绒全能厂更高。

在上表内可以看出就户数来说,是小厂多于大厂,非全能厂多于全能厂。而从实际上说,全业66%的职工,58%的产值,80%的资金,都是集中在19户百人以上的大厂里,所以总括一句可以说户数虽然分散实际却相当集中。

乙、职工人数 全业现有职工6,339人,其中50%都集中在精纺、粗纺和特种工业三组内;绒线厂的产值虽然大,而其职工人数在业内的比重,并不很高,只占14%,其他5组比重更低。合计只占36%。

这些职工,根据设备计算,劳动力配合是不顶足够的,除掉少数厂(如新华、华纶、振丰、大公、立丰、中国、纬纶、大华、美新、天翔、大明、美纶、经纬等)具有单班以上或双班劳动力以外,其余都一般只够勉强维持单班生产,有些厂如裕民、民治等甚至连单班的人手都不足,只能运转按装设备的一部,大光明甚至只能维持按装织机的1/4的单班运转,所以如果要将现有设备(包括未按装)充分运转,估计至少需要职工24,300名,即使照已按装的设备实行三班制计算,所需的职工,也在17,400名左右,换言之,也就是需要在原有职工外,增添11,100—18,000名,(注:上列估计数系根据设备锭台时之和与现在根据劳动力所可能运转的锭台时之和的比例求得)

在工种方面,目前最缺乏的,似乎无过于修补工,从解放初期起,我业为了要面向大众,为广大工农兵服务,所以产品都由细货转向粗货,无须经过严格的修补,所以当时大量修补技工,都缺乏工作,成为企业的包袱。因此被遣散或调训为挡车工的,为数很多,现在的人数,已大非昔比。而近来却由于品质要求提高,修补工作必需加强,以致修补工由极度过剩而转变为极度缺乏,在某些厂内,为了修补上的需要几乎经常的雇用着大量临时工,而事实上修补技工,那有这么多,因此据说连若干流动摊贩,也常被动员到了。

一般地说,我业在册的从业人数,近年来很少增减,只有长毛绒厂,由于任务的节节上升,因此在册人数,几乎逐年都在增加,光就今年第一季度来说,就比上年年底增加了6%,原因有部分临时工,转作正式工。至于与1952年相比,增加达15%,是近年本业内所仅见的突出情况。

丙、总产值 1954年全年产值,共为9,596万元,实际上由于我业生产环节的繁复,多数非全能厂都只在纺、织、染整的全部工序中担任着部分工作,而产值却都是各自计算的,因此同一产品,常被在毛纱、呢坯、成品的阶段上,重复地算上两三次产值,所以上述的产值是超过实际的。。

在全业内对产值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的是绒线组,无论是过去或现在,每年的产值,都占到全业的35%-38%左右,这是因为绒线的过程短、生产快的关系,所以精粗纺的人数,虽然比它多25%,而产值反瞠乎其后,只及该组的三分之一。

如果按照每一生产工的平均产值计算,以辅助性作业内的三家染整厂为最高,每人的产值,平均达到104,700元,即使是绒线组的厂也比不上它,(该组每人平均不过50,800元),至于精纺组的全能厂更是相形见绌,每人只扯12,200元,与染整厂的数字相比,还抵不到其九分之一。理由是染整厂既不附带纺织,需要的人手当然较少,平均产值当然较高,因此与过程长,人手多的全能厂,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在上述的情况下,如果这次行业改造,将现有的生产结构,按照块那个形式,彻底的予以改组;换言之,也就是按照棉纺的系统和方式,使轧花厂(相当我业开元厂的洗毛部)和飞花整理厂(相当于我业的丰大、大秦或天翔的弹毛部)都不附带纺绩;使纱厂(相当于我业的精纺、绒线或粗纺的单纯纺厂)都不附带织造;使布厂(相当于我业的单纯织厂)都不附带整染;染整厂(相当于我业的五昌、老恒昌或粗纺厂、驼绒厂的起毛部)都不附带织造;将我业的全能厂拆散,使它们纺并纺、织并织、染整并染整,都各自成为独立的企业,将所有的产品,洗毛(相当于皮棉)、毛纱、绒线(相当于棉纱)呢坯(相当于本色棉布)、呢绒成品(相当于色布)等,都作为流通商品处理,各自计算其产值,那末产值部分至少要比现在扩大五倍,以1954年的产值为例,当在新币4.8亿元左右。相反的如采取条条形式,将所有的非全能厂和半全能厂都归并为全能厂,那末产值部分,可能要降低20%,以1954年为例,原来的9,596万元将降为7.677万元左右。

丁、资金 正因为我业的原料贵、过程繁、产值高、周转长的关系,所有的企业,都必须拥有比别的行业更多的流动资金,因此,在全业的资产总额内流动资金共占到42%左右,至于就个别厂来说,如新华、中国、汇通、大成等的流动资金,都占到资产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大成、民和等更甚至超过四分之三,不仅大型厂如此,就是在十人以下的小型厂也如此。要不是我业内还有大量过剩机器,仍原封不动的闲在箱子里的话,固定资产的比重,可能要更少,流动资金的比重,还可能更大。这是我业不同于其他行业的一个最突出的情况。

根据行业的特点,国毛的供应既集中在初夏的剪毛期,而产品的销售,又集中在初冬,至于外毛的货源,目前还操纵在帝国主义手中,为了防止国毛供应上的脱节及外毛的封锁禁运,都应该有足量的储备。同时为了维持淡季期内的生产,避免旺季期内的脱销,成品的存底,亦不能过少,所以保持这样多的流动资产是有其必要的。

从1954年起,行业开始了全面包销,并逐步转变为加工之后,局面为之一变。各厂既无需自备原料,而销货上的淡旺季现象,也受到任务的冲淡而不再如过去的显著,因此,这些大量的流动资金,便逐步退处于无用,形成了资金的过剩。

同时更由于自备原料的用罄以及积压了多年的冷背货,经国家的收购,因此所有的流动资产更逐步向现款方面集中,尽管经过付税及认缴公债之后,而各厂的银行存款还是不断上涨,据今年第一季度的资料估计,不下1,550万元,假定以年息8%计算;全年的利息收入,就达124万元。近来很多厂在生产任务的限制下,因经营管理够不上社会主义经营的水平,而有巨额的赔料和罚款,因此他们必须视利息收入和赔料罚金的孰多孰寡,来决定本企业的盈或亏。

在现阶段,我业的资金过剩,是可以肯定的。只有少数厂(约29户共有职工2,012人占到全业户数的42%,人数的3.18%)周转上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困难。其中并有一户负债已超过资产,另有三户如果将帐外负债计入,也将发生倒挂。但全业统扯,还有过剩资金1,800万元左右,占到现有的流动资产的57%,尤其是集中在绒线和精纺两组内,前者达937万元左右,占该组现有资金的79%;后者达69%。其也各组也有些过剩,但数字不大。以上是多数产品为国家加工,不需自备原料的情况。

不过在行业改造之后,假定要由加工恢复为自营而必需自备原料,个别组的资金,就将感到勉强,甚至不够。于此,我们不妨作如下的估计:假定精纺、特种等组所需要的资金以相当于目前四个月的产值为周转上的合格标准,绒线组所需要的资金以相当于目前三个月的产值为周转上的合格标准,粗纺、毛织、驼绒等组所需要的资金,以相当于六个月的产值为周转上的合格标准,长毛绒、棉织等组所需要的资金以相当于两个月的产值为周转上的合格标准,辅助性作业组所需要的资金,因一贯代同业加工,不需自备原料,以相当于两个月的营业额为周转上的合格标准,那末各组的现有资金的过剩或不足情况,有如下表:

附表2金额单位:万元

组别

以自备原料为条件,经营上所需要的资金

现有资金

过剩+或不足-的%

过剩或不足的户数

说明

过剩的

适量的

不足的

全业合计

2,491

3,133.24

+21%

21

15

33

精纺组的现有资金,系包括协新无锡厂在内。因此倘连无锡厂的产值,计算其需要资金,该组的过剩部分将较表列%略低

精纺

352

911.08

+160%

3

1

粗纺

393

315.43

-19%

2

3

4

绒线

830

1,171.88

+43%

3

1

3

毛织

238

174.63

-27.5%

3

2

5

长毛绒

115

84.83

-27.2

2

6

驼绒

85

70.23

-18%

1

2

4

辅助性作业

33

63.88

+96%

4

1

2

特种工业

331

237.95

-28%

1

1

2

棉织

114

78.37

-31%

2

4

7

附注:①表列资金过剩的21户为:协新、寅丰、新华、大光明、汇通、裕民、中国、华丰、大成、正大、民和、海龙、贸利、天翔、大秦、老恒昌、大上海、丰大,勤奋、兄弟、大来。

②表列资金比较适量的15户为:元丰、华纶、鸿发、利康、恒丰,大东、联兴、中孚、天福、龚华兴、五昌、经纬、洪盛、经纶、华新。

③表列资金比较不足的33户为:振丰、大公、维一、立丰、精益、大陆、维新、纬纶、新康、永和、华昌、大华、美新、天龙、金龙、华翔、慎诚、大明、华丰、华隆、开元、美纶、福康、新新、永明、华美、达理、祥丰、仁福、永一、金华、民治、茂新。

就上表来看,可见我业资金不足的户数和组数,虽多于过剩的户数和组数,但如果这次进行行业性的大合并,资金还将是有余而不是不足。不过这一估计,是以生产任务不超过去年的水平及原料的供应不过度集中为条件的,否则在资金上有感到支绌的可能。

2、生产情况

甲、历年来主要产品生产情况 解放后的六年来,我业各种主要产品,除麻袋、绒线及驼绒等曾在生产上发生一些波折以外,一般都是向上发展的,列表如次:(附表3)

附表3

品名

单位

1949

1950

1951

1952

1953

1954

1955年5月止

备注

精纺品

千米

1,276

936

617

457

808

包括章华

920

318

497

498

266

不包括章华

粗纺品

千米

924

463

696

679

888

包括章华、安乐

628

472

806

824

234

不包括章华、安乐

绒线

1,308

608

340

917

1,626

包括章华、安乐

901

801

1,404

1,100

448.97

不包括章华、安乐

驼绒

千米

533

471

590

273

392

322

99

工业用毡

方米

1230

2390

2360

1951

长毛绒

千米

116

63

183

178

458

包括三驼

106.3

179

165

416

469

188

不包括三驼

造纸用呢

13

46

105

120

124

141

63

毛毯

千条

126

40

25.7

52

包括章华、安乐

3.48

11.9

11.9

11.4

不包括章华、安乐

麻袋

千条

682

983

1,680

3,042

3,624

2,472

包括章华

682

938

1,680

2,583

2,860

2,472

754

不包括章华

说明:①精纺品及绒线产量内,已将由公私合营厂或外商厂代染整的产量包括在内。

②1953年以前,部分已经退会的企业。如光大、立新、大达兴、华东泰记等厂的产量,包括在内。因此与最近合营工作组的资料不相吻合。又该资料的第35页勤奋厂1954年粗纺品产量1.92误作19.15,所以该年产量应依上表修正。

对于上表,有一点必须指出,就是历年来虽然增长不多,有些产品如精纺品和驼绒等甚至反见减少,但是如果与我业历年来的户数的减少情况作一对照之后,就可以明白我业的产量固然增加不多,而就每一企业户的产量来说,却一般都有增长。例如驼绒的产量,1949年虽较目前高了许多但当时参加驼绒生产的达24户之多,而目前却只剩7户还在继续生产,所以过去产量是分散的而现在却是集中的,因此每户的平均产量,仍多于过去。

同时,还须指出,在解放之前,常有很多地下工厂,在国外或向外商厂购入了毛纱,委托我业织造为呢绒,因此不需要经过纺制,所以如果要连纺带织,在现有的设备和劳动力基础上使生产超过1949年以前的水平,比较是有些困难的。

乙、品种的变化 呢绒方面的各项品种,在生产上的比例,近年来的变动情况都相当频繁。例如花呢的在精纺品总产量内所占比例,曾经逐年衰退,最近一年来由于出口的需要,又再度爬上第一把交椅。至于适宜于裁制制服或军装的华达呢等,在前些年内,虽曾获得高度的发展,而现在又见下降,不占重要地位。兹将各种品种在精纺品或粗纺品的生产总数所占百分率,列表以示其变动的趋势如次:

附表4

年份

百分率

品名

1950

1951

1952

1953

1954

19551~5月

说明

精纺品

生产总量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本表

1954、1955年的百分率系单纯根据华商厂自染的产量计算,其由外商厂或公私合营厂代为染整的产量并未计入,1953年以前则否。

花呢

49.28

31.04

27.40

18.76

54.59

34.55

哔吱

8.78

17.44

31.87

36.38

26.70

39.68

华达呢

8.82

20.10

30.97

34.09

5.59

8.38

直贡呢

1.15

2.16

1.39

3.92

9.25

10.90

派力司

0.83

0.62

1.24

0.27

1.14

2.62

凡力丁

27.30

22.40

1.95

4.07

2.10

3.87

女色呢

1.02

0.14

0.18

1.90

0.42

其他

2.82

6.10

5.00

0.61

0.21

粗纺品

生产总量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海力司

3.71

6.24

0.87

0.80

2.83

麦尔登

6.03

13.17

10.37

25.20

30.57

18.51

制服呢

21.43

25.06

8.75

9.67

20.60

24.07

法蓝绒

4.86

11.32

7.13

9.05

5.79

1.01

大衣呢

8.52

12.05

15.68

7.27

2.90

2.39

女色呢

35.10

25.70

32.55

27.81

25.67

33.29

其他

20.35

6.46

24.65

20.20

14.47

17.90

上表所以说明的只是品种名称上的一些有形转变,至于实质上的变化,却非上表所能表示,根据最近的发展情况我业正在向下列几项途径转变:①幅阔的改狭——在过去精纺品的一般幅阔都在148公分左右,粗纺品的一般幅阔都在145左右。而现在前者都已改狭至144公分,后者都已改狭至143公分。

②重量的减轻-华达呢的单位重量,目前已由过去的 540克 ( 114OZ /yds)减轻为 449克 。制服呢的重量,亦已由过去的 869克 (2.2¼%OZ/yds)减轻为 724克 。其他如目前所生产的通用麻袋,也较过去的标准麻袋为轻。

③混纺品的逐步扩大——从本年度起,精纺品内的中厚哔吱、华达呢、单面花呢、素色花呢、凡力丁等都大部分采用人造毛混纺,这些混纺品,在目前精纺品的总产量内,约占到34.5%左右,绒线内的外毛低级粗绒,现在也有部分采用柞蚕丝混纺,属于这些混纺品的产量,在目前占到低级粗绒的25%,在下季度起更将扩大为34%。同时高级粗绒也将开始采用人造毛混纺,其产量为高级粗绒的100%。

丙、产品质量 解放以后,毛纺织品曾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发生过极度的滞销,为了要求得售价的低廉,使能与棉织品的价格相仿佛,因此对质量方面,一般都漫不经心。特别是粗纺品和驼绒两种,质量情况更是每况愈下,售价固与棉布接近,品质也糟到极点,直至1954年初开始全面包销以后,大家才对品质初步有些注意,到该年的第三季度,国定标准实施以后,质量要求,更有进一步的提高,因此目前的产品质量,比两年前确已大非昔比了。

我业一年多以来,产品质量的有所改善,当然是可以肯定的,但是对于不断提高的客观要求来说,还差得很远,因此次品率还是很高,根据正规的统计资料,各种产品在生产上自行检验结果,其次品率略如下表:(附表5)

附表5

年份

品种

次品率

精纺品

粗纺品

绒线

驼绒

长毛绒

毛毯

一九五四

总次品率

15.50%

16.80%

1.01%

24.30%

11.50%

16%

其中次品最严重的品种或季度

凡力丁78%

法兰绒33%

第四季度

1.60%

第三季度

36.30%

第四季度

20.70%

华达呢48%

制服呢26.60

直贡呢34.40%

次品最低的品种或季度

花呢5.50

制帽呢2.23%

第一季度

第二季度

第一季度

派力司1.45

0.36%

6.85%

0.01%

一九五五年一~五月

总次品率

39.70%

21.90%

1.27%

19.56%

16.60%

20.20%

其中次品最严重的品种或月份

凡力丁95.70%

大衣呢40.80%

四月份

1.45%

五月份

27.80%

五月份

27.90%

五月份

31.70%

华达呢88.60

女式呢34%

直贡呢51.20%

海力司26.50%

次品最低的品种或月份

花呢2.39%

法兰绒6.13%

一月份

三月份

三月份

一月份

派力司1.84%

制帽呢9.20%

0.99%

9.85%

10.50%

无次品

上表所列的次品率,只是各厂自行检验的结果,如果提高到国家的验收标准上去看,其中也许还有若干产品,需要降级,次品率可能还要更高一些。

根据我业的技术条件和习惯,一般都对花色品种的生产,比较有经验,因此条花呢和派力司等的次品率就比较低。至于对国毛的采用,在哔吱、粗纺品、驼绒、长毛绒方面已比较有把握,而在绒线方面,由于验收标准较高,极易造成次品,所以一般都怕做国毛绒线。

在上表内,本年的次品率,一般都高于去年,这是验货所造成的差异,不一定是反映质量的下降,同时今年是混纺品大量投入生产的一年,由于在生产上还缺乏足够的经验,也是使次品率增高的原因之一。

丁、产品的特点和用途 就效用言,毛织品的特点是在于它的保暖效力、耐穿程度和颜色的坚牢度等,都优于棉织品和丝织品;所以,它不仅供应民用,而且也供应军用,它的织物如毛毯、呢绒、长毛绒等,按照国际标准来说,都是作为一个现代军人所必要的装备,因此,它在国防上比其他织物有着更密切的关系。

就价格言,毛纺织品所用的是兽发纤维,价值较一般的纤维为高,因此成品的售价也比一般的织物略贵。

就经济意义言,毛纺织品在用旧以后,仍旧是我业的有用原料,我们可以把它复制为良好的粗呢或驼绒,它不象其他织物那样,在用旧以后,只能作为废料或纸浆,所以产品的售价虽贵,而旧料的残余价值亦高;同时,由于原料是依靠畜牧业供应,目前国内未使用的天然牧场较耕地面积为大,所以比较可不受农业发展的限制,不象其他织物那样,必须依赖农业,多种了谷类或油料作物,就会影响棉、麻或树的种植面积,多种了棉、麻或树,就会影响人民的粮食,因之它在经济意义上,有比其他织物更优越的条件。

以上三点,都是毛纺织品,不同于其他织物的主要特点。关于产品的用途,是因品种而有所不同的,兹分别说明如次:

①精纺品的用途,主要当然是在服饰方面,不过其中的旗纱,却是专供制造旗帜之用的,由于羊毛的特性,具有在风雨中不易卷黏和褪色等优点,因此,在海上船舰和其他交通运输部门,都有相当广泛的需要。至于其他宜于做服饰的织品,在用途上近年来也很有一些转变,例如:直贡呢,在过去一般都是做中式马褂或大衣用的,鞋料方面也有大量的需要,因此通行的都是玄色,而目前却绝大部分是染成鲜艳的红色或绿色,听说是运销东北,供苏联大姊们做裙子用的。此外如花呢等,过去主要都以男性为对象,一般都用来缝制西服或中式长袍,而现在却成了女式裤子的主要材料。目前青年干部崇尚朴素的观念,虽然还未完全转变过来,做上装的还不多,但多数(特别是女同志们)都已喜欢穿花呢裤子了。

②粗纺品的用途,当然亦以服饰方面为主,但个别地也有采取为舞台的幕帷和窗帘之用的。最近由于文化生活的提高,弹子台上的绿呢,据说北京的军政机关也有相当广大的需要。至于在服饰方面的转变,近年来所流行的春秋衫、轻便装等新装,都是以粗纺品为材料,在我业内过去曾长期积压的粗纺品的出路问题,都是依靠这些新装来解决的。其中更突出的是过去专属女性用的女色呢,现在也用来缝制男性用的轻便衫了。

③驼绒是冬季服装材料,抗战前都用来代替棉花做中式长袍的夹里,而现在却多采用为童装的面子,以驼绒所使的罗宋帽,沿海渔民也有广泛的需要,至于专作衬里的条子驼绒,近年来需要很少,只占产量的10%左右。

④长毛绒是皮裘的代用品,由于它具有受潮不致发硬,受热不致发臭等优点,因此在军需上常有大量需要,在用途的发展上,正朝着下列趋向转变:(一)化整为零——由整块的在衣服上采用,改为小块的在衣领、帽边上采用。(二)由面子转向夹里——即使在整块应用时一般都用作制服的夹里,不再如过去的大量用作女式大衣的面子。它和驼绒的由夹里转向面子,正好恰恰相反。除此以外,它可作为沙发绒之用,(规格和服装用的微有不同)1951年内曾由铁路局大量订购。

⑤绒线——除小量用来扎缚妇女的发辫以外,一般都是用来编结衫、裤、围巾、手套、袜子等物,最近由手工摊贩所创制的婴孩鞋子,也常须消费一部分绒线。至于其中的开士米,更大部分是针织业的原料,只有少量由消费者或手工业者直接编结为衣帽或苏联式的女用网眼围巾。

戊、设备的数量和利用情况 我业的现有设备(包括停工厂在内)还不算太少,但实际运用的为数不多,如精纺锭、毛织机、驼绒机以及染整机等的利用数量,都在现有设备的半数以下,其他设备的利用情况,虽然比较好些,但除长毛绒机及绒线锭外,一般也不超过60%,列表如下:

附表6

设备名称

规格

单位

实有总数量

其中安装的

在安装数内的使用数

每千锭台时公称能力

数量

占实有%

数量

占实有%

占安装%

毛条梳理机

英式圆梳

31

23

74.1

6

19.7

26.1

毛条91T

法式平梳

8

7

87.5

毛条15.2T

绒线锭

合计

9,788

8,788

89.8

6,656

68.1

75.8

英式翼锭

9,036

8,036

5,904

低级粗绒130kg

法式环锭

752

752

752

低级粗绒120kg

精纺锭

合计

25,532

17,344

67.7

11,284

44.2

64.9

英式帽锭

19,166

10,928

5,363

45m/m毛纱 10.7kg

英式环锭

1,616

1,616

1,415

45m/m毛纱 10.7kg

法式环锭

4,800

4,800

4,506

45m/m毛纱 10.2kg

粗纺锭

合计

9,910

7,164

72.4

5,173

55.2

72

走锭

6,100

4,020

3,416

8m/m毛纱 25kg

环锭

3,810

3,144

1,757

8m/m毛纱 43kg

毛织机

合计

754

533

70.8

347

46

65.1

45m/m哔吱坯1,700m或8m/m制服呢坯1,900m

双梭箱

520

399

297

四梭箱

66

57

24

单梭箱

168

77

26

造币用呢织机

76"-230"

15

13

86.7

11

73.4

84.6

上毯4,250T

长毛绒电机

合计

100

78

78

76

76

100

铁机

46

42

91.4

42

91.4

100

长毛绒1,900m

铁木机

54

36

667

34

63

94.5

长毛绒1,900m

长毛绒手工机

木机

49

27

55

15

33

56.5

长毛绒240m

驼绒机

圆机

72

58

80.5

31

43

53.4

驼绒7,600m

平机

45

31

68.75

17

37.8

54.8

驼绒4,700m

上表所列的%,明显地表示了目前设备利用率的低下,不仅在实有设备内有很多是未安装的,就是已经安装了的设备,其中也有很多是未使用的。不过上述的利用率还只是设备的数量来计算,而实际上这些使用设备,也并未能充分的运转,除了极少数的厂(如美纶、大公、纬纶等)开日夜两班以外,其余的都只开一班,有的甚至连单班也开不足(如大光明、裕民、民治等)所以如果照国家标准-三班制的每天运转22½小时计算,设备的实际利用率还将更低,列表如次:

附表7

设备名称

(甲)按实有设备每天运转22½小时计算应开千锭台时

(乙)按安装设备每天运转22½小时计算的应开千锭台时

(丙)按使用设备配合劳动力所可能运转班数计算的应开千锭台时

(丁)1954年全年实际运转情况

备注

千锭台时

为甲的%

为乙的%

为丙的%

1.精纺锭

171,370

115,400

36,324

23,249

13.6

20.2

64

新华有144锭作绒线锭用,不计入本栏

2.绒线锭

67,100

60,330

17,784

11,694

17.4

19.4

70

包括新华的144锭计算

3.粗纺走锭

41,200

25,100

14,340

14,288

35.4

56.5

99.2

丙栏内不计入立丰用于棉纺的锭时

4.粗纺环锭

25,705

19,700

10,794

6,558

25.2

34.75

60.6

5.毛织机

5,089

3,600

1,015

675

14.3

18.6

66

丙、丁栏不计入用于棉织的台时

6.长毛绒电机

675

535

264

208

30.8

48.8

79

7.驼绒圆机

486

391

135

29.5

6.1

7.5

21.9

8.驼绒平机

303

209

69

13.5

4.45

6.48

19.4

丁栏不计入用于针织布的台时

9.造纸用呢织机

101

78.5

70

41.8

11.5

47.9

59.8

附注:上表乙栏内对停工厂的安装设备,如南华的粗纺环锭;丙栏内对临时转业厂的设备,均不予列计。

将上表的丙栏和乙栏作一对照,从它悬殊的对比上,我们可以发现本业在劳动力配合上,是不很足够的,如果要实行三班制,一般都还缺乏30%~70%的劳动力,因此,限制了设备的利用。同样的,如果将上表丁栏的上年实际运转锭台时,用三班制的标准来衡量,所需要的设备数量都极少。据我们推算:只要利用精纺锭4,500枚,绒线锭2,000枚,粗纺走锭2,200枚,环锭1,200枚,毛织机125台,长毛绒电机36台,驼绒圆机6筒,平机3台,造纸用呢织机8台,使它维持常年的三班运转,就足够保证上年任务水平的全面完成,而所有的全部职工,只要经过适当的调配,也不致发生比上年更严重的过剩。(临时转业厂的职工不在内)

结合了紧缩上海城市的政策来说,上述的情况就为我们提供了最有利的条件,因为在合并合营中,我们不必多此一举的拆迁设备,只要将符合于上列设备的推算数量的四或五家厂保留下来,就可以容纳全部职工及维持生产上的不间断,其余80%以上的设备便全部是过剩的,可以说搬就搬,立刻将它外迁到国家计划所认为适当的地区去,直到该地区的厂房落成,机器安装就绪以后,再从容地动员职工,继续地投入外地的新厂生产。而不像其他行业那样必须使生产活动长时期的停顿,来等待机器拆迁及外地基本建设的完成,这样做法,一方面既影响到国家的生产任务,另一方面也影响到职工的生活,但在毛纺业的外迁时,这些损失,却是绝对可以避免的。

至于我们究竟有多少闲置的设备呢?这里不妨再补一下细帐,列表如次:(附表8)

设备名称

单位

按照使用数量计算

照运转情况计算

备注

闲置数量

占有%

闲置数量

占实有%

圆梳机

25

80.3

28

90.3

表列闲置设备尚未将早经退会或停工的润丰厂的精纺锭绒线锭毛织机及振丰第三厂的精纺锭等的设备考虑在内

法式精梳机

8

100

8

100

绒线锭

3,132

31.9

7,788

79.6

精纺锭

14,248

55.8

21,032

82.5

粗纺走锭

2,684

44

3,900

64

粗纺环锭

2,053

53.9

2,610

68.5

毛纺机

407

54

629

83.5

长毛绒电机

24

24

64

64

驼绒圆机

41

57

66

91.5

驼绒平机

28

62.2

42

93.3

造纸用呢织机

4

26.6

7

46.6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闲置的设备呢?这是有着它的历史上的远因和生产上的近因的,我们不妨把它分析为以下几点:

①历史上的远因:

(1)解放前为了要达到骗取官价外汇配额的不正当目的,因而不惜以扩大设备来作为投机活动的幌子。某些厂自始就并无真正要利用它来生产的意图。(这些厂多数已被淘汰,但其设备仍由同业承购。)

(2)为了防止货币的贬值,以剩余的资金添置些设备,来保障企业的资产,而并未结合了供、产、销问题来考虑。

②生产上的近因:

(1)解放以后,由于原料恐慌,对国毛有了迫切的需要,因而感到毛条梳理机设备的缺乏,纷纷地添置而事实上这是和国家的国毛供应计划及出口计划,有些脱节的,因此解放后所添置的圆梳机,都百分之百地成为闲置设备。

(2)近年来由于质量要求的提高,因此某些陈旧的设备,不能适用,逐渐被比较先进的新设备所代替,而旧的设备,尚未到应该报废的程度,以致闲置设备因而增加。

(3)为了适应某产品不同的特殊规格,因此不得不多装些设备,准备在必要时应用。例如毛织机的阔度,就是多种多样的,假定只备狭的,对比较阔的织物就不适用;只备阔的,则对织造比较狭的织物就会浪费时间与动力,所以亦不顶适合;尤其是造纸用呢,必须切合于造纸机的阔度来生产,而目前造纸业的设备是阔狭不等的,因而自76″~230″的织机都得备一些。在这一情况下,所以织机的闲置设备,较纺锭为多,也是必然的现象。

己、全能厂的户数 由于我业的历史短促,发育上既不够成熟,分工上也不够细密,洗毛、梳毛、毛纺、毛织、染整等都尚未象棉纺系统或蚕丝系统那样,各自发展成为独立的行业。因此在我业内还有着若干大厂,以全能厂的姿态出现,能够独力完成自羊毛或毛条开始的各个工序。

在上文附表1内,我们已列出过在69户内共有全能厂13户,其中属于精纺组的3户是:协新、寅丰、元丰,属于粗纺组的2户是:振丰、华纶,属于绒线组的4户是:裕民、中国、华丰、民治,属于驼绒组的1户是:天翔,属于特种工业组的3户是:经纬、美纶、福康。其中的福康厂生产过程比较简单,因此是50人以下的小厂,其他的12户都是百人以上的大厂。

这13户全能厂,一般都不自行洗毛,其中的精纺和绒线全能厂,一般都不自梳毛条,尤其是美纶厂目前还必须依赖绒线厂,供应精纺毛纱,所以严格说来,除经纬的麻袋及天翔的驼绒(羊毛一贯自洗)以外,其余的11户,要称作全能厂可能还是有欠缺的。不过这些欠缺,还不难弥补,其中如梳毛设备,各厂不是没有,而是有而不用。

上列的协新、寅丰、元丰、振丰、华纶等五户,都是呢绒的全能厂,在生产上,如果精纺品以45%哔吱为准,粗纺品以8%制服呢为准,那末每台织机应配合精纺锭67½枚或粗纺的走锭54枚或环锭37枚。试将这一个标准来衡量各该厂纺部和织部的配合情况,其结果如次:

①配合相称的——协新厂以48台织机,配合精纺锭3,264枚;寅丰厂以83台织机,配合精纺锭4,644枚及粗纺环锭570枚,都恰可旗鼓相当,纺织两部分,谁都没有倚重倚轻。振丰厂以21台织机配合粗纺环锭540枚及走锭420枚,织部设备微感不足(约缺织机一台)但基本上还是配合的。

②纺部大于织部的——元丰厂以32台织机,配合精纺锭3,000枚及粗纺环锭150枚,纺部设备似嫌过大,约须增加织机15台,才能配合。不过该厂精纺锭内有1,200枚,前纺设备,不大齐全,尚未安装,使用的可能不大,如果除掉这些锭子不计,织机反将过剩1—2台。

③织部大于纺部的——华纶厂以47台织机,配合粗纺环锭230枚和精纺锭2,000枚,织机约须过剩11台左右,加以该厂的精纺锭全部都未安装,前纺也残缺不齐,缺乏作用的可能,假如除开不算,过剩织机更将超过40台以上。

至于驼绒的全能厂天翔,也存在着织机大于纺部的情况,该厂设备织部共有圆机14筒,平机10台,配合粗纺环锭504枚,至少要多出平机10台或圆机6½筒。(按每简圆机应配合纺锭36½枚及每台平机应配合纺锭22½枚计算)

又如造纸用呢的全能厂美纶,它的纺大干织的情况,尤其比较显著,按照该厂的织机来算,备有140枚环锭即可勉强配合,因为织略大于纺是正常的现象,而该厂现在却除了有这些环锭外,尚有810枚走锭,因而形成了在织与纺的配合上如此明显的倒挂,致过去该厂常有开了环锭便不开走锭,开了走锭就停了环锭的情况。

庚、最高生产量 在计算最高生产量之前,先得确定以下五项原则:

①我业产品繁多,而每种设备都常须供应多种产品的需要,为了要求得各种产品的平均发展,因此不能把某种设备,全部集中在一种产品上作用。

②在质量要求提高以后,各厂都已将车头改慢,自第三季度起,锭台扯显著下降,最近由于原料的升级作用及混纺品任务的扩大,锭台扯的提高,更无可能,所以在计算上还不宜把它定得太高,免得脱离实际。一般应依据上年的第四季度统计为准。

③成品的单位用纱量减轻,因此织机的负担加重,必须增开一部分。

④长毛绒纱在1954年内一贯由地方国营的裕华和外商的密丰供应,并不由私营厂代纺,因此不考虑在内,无庸另行支配纺锭。

⑤由于业内设备的极度分散,有些厂有余,有些厂不足,因此驼绒厂(中孚)造纸用呢厂的粗纺锭,不能不在以有余补不足的原则下,划出一部分来满足粗纺品方面的生产需要。绒线厂的精纺锭也是如此。

兹按以下三种方式,逐项推算并分别说明如次:

①按实有设备(包括临时转业厂及停工厂的设备在内)以三班制的每天开工22½小时计算,全年的最高生产量,理论上可达到如下的水平:

(1)精纺品(以45m/m哔吱为准)4,250千米,(已除染整缩率5%)织机的单位产量以每千台时1.70千米计算,共应运转2,385千台时,为附表7(甲)栏5项的47%。每公尺以用纱 408克 计,共需45m/m毛纱1650吨,精纺锭的单位产量(每千锭时)为10.3公斤,共应运转159,370千锭时,为附表7(甲)栏1项的93%。

(2)粗纺品(8m/m制服呢为准)2,770千米,(已除染整缩率12%)织机的单位产量以每千台时1.9千米计算,共应运转1,285千台时,为附表7(甲)栏5项的25.40%。每公尺以用纱 762克 计,共需8m/m毛纱1,857吨,单位产量走锭为25.2公斤,环锭为42公斤,共应运用走锭40,050千锭时及环锭19,900千锭时,为附表7(甲)栏3项的97.7%及4项的77.5%。

(3)绒线(以低级外毛粗绒为准)8,000吨,绒线锭的单位产量以120公斤计,共应运转66,660千锭时,为附表7(甲)栏2项的99.34%。

(4)长毛绒1,266千米,织机的单位产量以1.9千米计,共应运转675千台时,为附表7(甲)栏6项的100%,每公尺用纱 650克 ,共需26m/m毛纱823吨,由国营及外商供应。

(5)驼绒1,110千米单位产量,圆机为7.6千米,平机为4.7千米共应运转圆机128千筒时及平机28.4千台时,为附表7(甲)栏7项的27.2%及8项的9.2%。每公尺以用5m/m毛纱 360克 计,共需毛纱350吨,单位产量环锭为78公斤,共需运转4,860千锭时,为附表7(甲)栏4项的18.8%。

(6)开士米210吨,精纺锭的单位产量为17公斤,共应运转12,000千锭时,为附表7(甲)栏1项的7%。

(7)造纸用呢(以下毯为准)318吨,织机的单位产量为4.25吨,共运转75千台时,为附表7(甲)栏9项的74.3%,每吨需用2.15m/m粗纺毛纱735公斤及2.8m/m精纺毛纱352公斤,单位产量前者为环锭180公斤走锭为85公斤,后者绒线锭260公斤,共运转粗纺环锭945千锭时与走锭270千锭时及绒线锭440千锭时,为附表7(甲)栏2项的0.66%,3项的0.66%及4项的3.7%

(8)毛毯30,000条,共合呢坯60千米,织机的单位产量为2.5千米,共需运转24千台时。每条以用3m/m毛纱2.17公斤计,共需毛纱64吨;粗纺走锭的单位产量为72公斤,共需运转880千锭时,为附表7(甲)栏3项的2.14%及5项的0.47%。

按照上述的最高生产量计算,一般设备如精纺锭,绒线锭,粗纺走锭环锭以及长毛绒织机等都已充分利用,只有毛织机还有23%的剩余,(计1,395千台时)驼绒机剩余更多,超过80%。(计圆机308千筒时,平机277千台时。)

②按安装设备(不包括停工厂的设备在内)以三班制的每天开工22%小时计算,全年开足三百天,其最高生产量,可达到如下的水平:(其单位产量及单位用纱量已如上述,在下文内不再列出)

(1)精纺品2,720千米——应开毛织机1,675千台时,所需毛纱1,110吨,应开精纺锭107,300千锭时,占到附表7(乙)1项的93%及5项的46.5%。

(2)粗纺品1,645千米——应开毛织机983千台时,所需毛纱1,257吨,分别用粗纺环锭及走锭生产,应开环锭15,355千锭时及走锭24,400千锭时,占到附表7(乙)栏3项的97.2%,4项的78.9%,5项的27.3%。

(3)绒线7,500吨——应开绒线锭60,000千锭时,占到附表7(乙)栏2项的99.45%。

(4)长毛绒1,036千米——应开电机535千台时,占到附表7(乙)栏6项的100%。

(5)驼绒737千米(其中素色648千米,条子89千米)——应开圆机85千筒时,平机19千台时,所需毛纱265吨,应开粗纺环锭3,400千锭时,占到附表7(乙)栏4项的17.2%,7项的21.8%,8项的9.15%。

(6)开士米138吨-应开精纺锭8,100千锭时,占到附表7(乙)栏1项的7%。

(7)造纸用呢233吨-应开织机54.8千台时,所需精纺毛纱82.8吨,粗纺毛纱170吨,分别用绒线锭和粗纺环锭纺制,应开绒线锭330千锭时及粗纺环锭945千锭时,占到附表7(乙)栏2项的0.55%,4项4.8%,9项的62%。

(8)毛毯24,000条(合48千米)-应开织机19千台时,所需毛纱51吨,应开粗纺走锭700千锭时,占到附表7(乙)栏3项的2.8%,5项的0.53%。

这一计算方式,也是从充分利用纺锭出发的,因此仍有25%的毛织机和85%的驼绒机是过剩的。

⑧按使用设备配合劳动力所能开工的班数计算,其生产量,可达到如下的最高限度。(大公、振丰、美纶等的纺织两部,中国、华纶、鸿发、天翔等的纺部,纬纶、美新、金龙、天龙、大明等织部除天翔仅有1½班的劳动力外,其余均有双班劳动力,一律按每天开工20小时,此外的各厂原则上按单班计算,单班劳动力不足的裕民、民治、大光明等,按其一部分设备计算锭台时,已临时转业的立丰、勤奋以及棉织组各厂,其设备均不予列计。)

(1)精纺品808千米-应开织机476千台时,所需毛纱313吨,应开精纺锭30,434千锭时,占到附表7(丙)栏1项的83.8%,5项的47.1%。

(2)粗纺品890千米-应开织机540千台时,所需毛纱678吨,分别用粗纺走锭及环锭纺制,应开走锭14,084千锭时,环锭7,698千锭时,占到附表7(丙)栏3项的98.2%,4项的71.2%,5项的53.1%。

(3)绒线2,200吨-应开绒线锭17,500千锭时,占到附表7(丙)栏2项的98.4%。

(4)长毛绒505千米-应开电机264千台时,占到附表7(丙)栏6项100%。

(5)驼绒488千米-其中素色的430千米用圆机织造条子的58千米用平机织造,应开圆机56.5千筒时及平机12千台时,所需毛纱176吨,应开粗纺环锭2,256千锭时。占到附表7(丙)栏4项的21%,7项的41.6%,8项的17.4%。

(6)开士米100吨-应开精纺锭5,890千锭时,占到附表7(丙)栏1项的16.2%。

(7)造纸用呢205吨-应开织机48.2千台时,所需精纺毛纱72.3吨,粗纺毛纱151吨,分别用绒线锭和粗纺环锭纺制,应开绒线锭278千锭时,粗纺环锭840千锭时,占到附表7(丙)栏2项的1.6%,4项的7.8%,9项的59%。

(8)毛毯15,000条,共合30千米-应开织机12千台时所需毛纱32吨,应开粗纺走锭256千锭时,占到附表7(丙)栏3项的1.8%,5项的1.18%。

这一方式是结合了设备和现有劳动力的配合情况来推算的,因而它应该比较接近实际,除驼绒机仍有65%左右过剩外,其余如毛织机反须缺少13千台时左右,说明我业织部所缺的劳动力比纺部多,在必要时仍须由棉织组的同业,代织一部分。

兹将以上三种方式,所求得的最高生产量,与上年的生产水平,列表以资比较如次:

附表9

品名

单位

1954年生产量

照第一方式计算

照第二方式计算

照第三方式计算

最高产量

为上年产量的%

最高产量

为上年产量的%

最高产量

为上年产量的%

精纺品

千米

498

4,250

853

2,720

546

808

162

粗纺品

千米

824

2,770

336

1,645

200

890

108

绒线

1,517

8,000

527

7,500

494

2,200

145

长毛绒

千米

469

1,220

260

1,036

221

505

108

驼绒

千米

322

1,110

345

737

229

488

152

开士米

82.6

210

254

138

167

100

121

造纸用呢

141

318

226

233

165

205

145

毛毯

千条

11.4

30

264

24

211

15

132

附注:绒线不包括开士米,1954年产量内有细绒124.9吨,按1:4折合为粗绒计算。

必须指出,上述的最高生产量,一般都是从纺锭算起,因此如果能采取一部分棉纱或苧麻纱来织造交织品,不需要由纺锭来供应毛纱,产量还可进一步提高,同时,织机的过剩情况,也可以得到相应的改善。上年粗纺品实际生产量所以与上表第三项方式计算产量相接近,而和粗纺锭的运转情况不相适应,其原因就在这里。

辛 必须维持的最低生产 任务在企业不致赔钱,职工生活不致发生困难的前提下,每季的平均生产任务,我们认为不能低于下列的水平。这一水平与目前的任务和上年的每季平均产量,是有些差异的,列表以资比较如次:

附表10

品名

单位

最低的每季平均任务

为目前任务的%

为上年每季平均产量的%

备注

精纺品

公尺

152,500

92.1

122

粗纺品

公尺

188,000

125

88

包括毛毯

绒线

公斤

412,500

131

109.5

不包括开士米

驼绒

公尺

112,500

124

139

长毛绒

公尺

120,000

120

102.6

开士米

公斤

16,500

45.6

80

附注:①本表的绒线部分系以外毛低级粗绒为准,倘系细绒,得按4:1的比例酌量减少。

②表列的最低任务数量,除驼绒和长毛绒由各该组自行讨论决定外,其余均由公会根据设备和劳动力的利用情况,进行估定。

就目前(第二季度)的任务言,粗纺呢绒、绒线、长毛绒、驼绒等的任务,都感到不足。例如振丰的粗纺任务,只及该厂的实际生产能力韵1/4~1/3,其余如天翔及全部长毛绒厂等,也因任务过少的关系,亏损情况,一般也都相当严重,因此,必须维持的最低生产任务,应该把它定在目前水平之上,才能维持。至于精纺品的任务,目前比较高,—般都已接近饱和状态,因之,最低的生产任务,可以较此略减,只要维持目前92%的任务,就已足够了。开士米的任务,目前也比较多,使绒线厂对精纺毛纱的供应因而中断,因此部分单纯织厂所需要的毛纱,不得不委托外商代纺,假定要求得业内的自给自足,开士米的任务就可更减少得多一些,适量地用精纺毛纱去弥补它们。

致于上年的平均产量,为什么反较上述必须维持的生产任务为低呢?事实却并不尽然,各种产品都有它不同的原因,分述如后:

①精纺品——在产品专业化的原则上,上年曾生产部分开士米的精纺厂——新华、元丰等,都不再有开士米的任务,因此,必须酌量增多精纺品的任务,才能维持。同时,上年一、二季度内各厂尚有若干自备原料,并未全部为国家加工,订购、包销的利润,较加工略高,因此任务虽少,也能维持。而目前却必须以有限的加工工缴来维持开支,假定任务过少是有困难的,所以有增加的必要,应该由上年的每季平均124,500公尺,增为上表的152,500公尺,用增出的部分来弥补开士米的任务。

②长毛绒的任务,去年虽不算太少,但从美新、金龙等以先进的电机代替了落后的木机以后,生产力已可提高,如果不增加任务,职工的生活,就很难维持。(该组的生产工,过去都是季节工,淡季不给工资,开支很轻,所以1952年的产量虽少,仍能维持,与最近两年来已全部转作长工的开支相较,更不可同日而语。)

③驼绒厂过去一般都兼织针坯布,今后如专织驼绒就必须保持表列的最低水平。

④绒线——上年的任务,除华丰以外,其余如民治、恒丰、中国等都比较不足,尤其是上年一、二季度内,开工都在40%以下,如果没有利息收入的补贴,一般厂都将有亏损,因此也须维持表列的最低限度的任务。

附带必须说明:我业在生产上相互间的联系和配合,都异常错综复杂,一种设备往往须供应多种产品的需要,同时,一种产品也往往须多种设备来为它服务,因之,盈于此必绌于彼,某种产品任务多,另一种产品的任务就可以少。例如精纺品对粗纺品及开士米;绒线对造纸用呢或开士米;粗纺呢绒对驼绒、毛毯或精纺品;都可以起抵销作用,所以很难求出确数。上列的最低水平,仅供参考,在执行上是应该灵活掌握,当然不能限于这些数目字的。

在上列的任务水平下,我们相信,只要在经营管理上无大问题,是可以维持正常开支的,即使有些困难也不致赔钱过多。但是如果经营管理不善,对产品质量及用料指标、交货日期等,不能很好的掌握,致发生大量的赔款或罚金,还是会引起严重亏损,造成危机,从而影响到职工的生活的。例如华纶厂在本年第一季度内的某批任务,代价不过3万余元,而赔掉的罚金等却达4万元以上,四月份金龙厂的情况更严重,甚至连伙食也十分勉强。但这些困难,都与任务的多少无关。所以过去某些资金较多的厂对任务都具有戒心,认为多微多亏,少做少亏,自己经营管理搞不好,还是少接些任务,这种消极思想,当然是不正确的,不过经营管理的好坏和生产任务的多少,是确有其密切关系的。

壬 对附属行业的协作关系 上文(己)说过我业是发育不成熟,分工不细密的行业,因而它是一个综合性的行业,凡是有关于毛的企业,不问它是原料的整理也好,半成品的制造也好,成品的加工也好,或是其他的一些复制工作也好,都集中在—个行业内。甚至连废料的再整理工作,也在业内网罗无遗。所以它从原始的原料起,直到最后的成品,都在业内独立完成,除掉从羊身上剪取羊毛,由牧民担任以外,其余一般都不需要假手于人。对内虽然千丝万缕地将所有的同业连结在一道,起着“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的作用。而对于别的行业的协作关系,却已缩减到最低限度,因而并无附属行业的存在。

目前我业在生产上还须取得他业的协作关系,只限于下列的一些极简单的工作:

①棉纱的染色——作花呢的嵌条线用和作长毛绒底版用的棉纱,都常须委托染坊业代染。

②再生毛的弹制——在粗纺呢绒和驼绒内常须采用一部分用碎呢片,旧绒线等弹开的再生毛作为原料,在过去这种再生毛,大都由旧货商加工弹开后再卖给我业,所以也只是普通的买卖关系而并非协作关系。最近为了掌握产品质量,防止因旧货商的掺假掺杂,而在产品内造成疵点,所以一般都已自购废料,再行加工弹制。在同业内,粗纺厂和驼绒厂以及棉织组的龚华新等,虽然亦都有此设备,并有以此为专业的丰大等,但是由于需要频繁,往往仍须委托旧花布商业的锠鑫、卜恒昌等代弹一部分,不过这种协作关系,还并无很长的历史。

③成品的装箱——部分厂常须取得板箱业的协作,但是自从最近半年来改用麻布包装后,木箱的需要很少,所以与该业的协作关系,几乎已不存在。

④针织坯布的代织——部分驼绒厂必须为内衣业织造若干针织坯布,来调节生产上的淡季和任务上的不足。

癸 生产上的关键性问题

①存在在品质方面的:自从国定标准实施以后,品质问题就成为各厂的一个中心工作,从组织职工学习开始,直到实行呢坯分等,加强中间检查,以至改订操作规程执行染整上的三大工艺制度,都着实忙乱了一阵,而次品率仍不断地上升,罚金及贬价损失等,经常占到营业额的2%以上,形成企业的严重危机,其主要问题,存在在以下各方面:

(1)毛纺织品品质的试验工作,是一项极细致的科学工作,需要用精密的仪器及较长的时间来进行,而目前各厂虽已备了一些仪器,但一般都感到不够,同时由于任务的紧迫,缺乏足够的时间来试验,所以在中间检查的试验中,往往得不到正确的结果,等到事后发觉,次品已成定型,无法挽救。这是对于物理指标方面的问题。

(2)至于对外观上的品质,问题更大由于实物标样的缺乏,仅凭各人的肉眼来观察,眼光彼此不同,究竟在某种程度上应作为疵点,并无明确的界限,因此对于某些不明显而又不影响使用价值的毛病,是否应作为次品,很费考量,如果不作为次品吧,似乎是对消费者不够负责,作为次品吧,又明明是不影响使用价值的,徒然将有用的成品,评为次品,浪费国家的原料。(事实上二、三等品目前都非常畅销)这一问题,须等国家制订出正确的实物标样以后,才能解决。(在苏联是有这种标样的)

②存在在用料定额方面的:

(1)单位用毛量的多寡,是和生产量的大小成反比例的。在小量生产时由于翻车面,上机、下机等次数的增加,其纺耗和织耗等必然远过于大量生产时的损耗。因此在大量生产时单位用毛可能较低,在小量生产时就难免较高。而目前的交换率是统一规定的,并不因生产量的大小而有所差别。在现阶段中,由于生产品种的繁复(同批任务内,品种往往达四、五种之多),所以都是小量生产居多,不仅是小厂如此,就是大厂也不能例外,因此一般都做不到。

(2)呢绒等的标准含油率,按照国家的统一标准为不得高于1.5%,而在实际生产中,为了要照顾品质问题,在染整过程中,不宜有过高的油份,必须洗得较净,来保证不致染花,因此实际含油率,低于上述的标准,一般在0.6%~0.8%左右,而目前的单位用毛量却是根据上述的最高含油率来计算,并不参照成品的实际含油率来评定。因此要用毛量的降低,就照顾不到品质,要照顾的品质,单位用毛量就难免增高,很使各厂左右为难。

(3)原料的升级使用,例如以60支毛条代替64支毛条等。一方面影响了品质,同时也限制了单位用毛量的降低。就用毛的质量上说,固然是节约了,但就数量上说,却是浪费了,很难兼颐。

③存在在产品的专业化方面的:现阶段的任斧,品种还不够单纯,在同一工场或同一时期内,往往需要重的和轻的,厚的和薄的,深色的和浅色的,纯毛的和混毛的一起搞,而且极富流动性,不仅上季与下季不同,就是在季内上月和下月之间,亦不尽相同。因此很难掌握,无法在实际工作中积累经验,每当某种产品,刚在生产上找到一些门道,而尚未得出结论时,品种就往往已经更换,以致前功尽弃,不得不再度摸索。这对于掌握品质、节约用毛等,都有一定的影响。一般的理想都希望每年品种的变动,不超过三次;需要同时生产的品种不超过两种。相信这样做法对于搞好生产,降低成本,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④存在在分工负责方面的:由于业内生产环节过多,洗毛、梳毛、纺纱、织呢、染呢等,除全能厂以外,都各有单纯的专业厂承办,这些厂所生产的洗毛、毛条、毛纱、呢坯等都并不通过向国家交货后再转发给次一工序的生产单位继续施工,因此在发生了质量问题、脱期问题、用量超过规定限额问题时,职责就很难判明。这些问题,如果发生在全能厂内,各个车间之间,尚且要互相推诿,至于发生在各自为政的厂与厂之间,当然更不用提了。因此甲厂为归咎于乙厂,乙厂诿过于丙厂,不是怪某厂多用了毛,就是怨某厂染坏了呢,而另一方又常常以毛坯本身有毛病等理由来为自己辩护。诸如此类的问题,层出不穷,往往成为长期解决不了的争议。而应该直接向国家负责交货的织厂,就首当其冲的吃了赔款。但究竟是否确系代人受过呢?仍是一个无头的悬案。这些纠纷,在业内实行了条条合营之后,当然可能得到初步澄清,但只要业内的协作关系,继续存在一天,仍将是无法避免的。

⑤存在在染整方面的:有些厂对精纺品和粗纺品的染整工作,却集中在一个工厂里进行,这对于品质的掌握上是非常不利的,过去的某些疵点,如色渍和染花等,都因此造成,所以一般都主张应该结合产品专业化的原则,将精、粗纺品分开,尽量不使它们在一个厂里或工场里染整。

⑥存在在困难方面的:我业资金的过剩,固然是事实,但资金不足的困难厂,仍未尝没有,其户数已如上文1·丁所项。这些厂纵有少量的资金,但都有更多的负债,有引起甚至资负倒挂,在资本净值下呈现了赤字,因此在周转上十分困难。其中三户长毛绒厂,由于过去是以手工工具进行生产,因此职工特多,目前虽已安装了部分电机,但是“粥少僧多”,劳动力仍有过剩,因此更增加了这些厂的困难。

3.销售情况

甲 加工、订货、包销、收购情况 早在1950年第二季度起,当二六轰炸以后,上海的私营工商业正在极度困难的时候,我业便初次接受了国家的任务,首先是制服呢的加工,继之在第四季度,又有毛毯的加工,(前者为155千米,后者为12万条),但这些任务,都只是一次性的突击工作,并不经常化。实际上我业的正式纳入国家计划轨道,还是最近三、四年以来的事。到1953年第三季度以后,我业才逐步由点而面,由少量而大量,由低级型式而高级型式、由个别产品而整个产品,到目前为止,我业的全部企业户和产品,几乎都已为国家加工或包销,即使是已经停工多年的企业户,如越成等,只要它还有相当的存货,也一律和国家建立了关系,只有二家辅助性作业厂大秦、大上海,尚未经国家包销,但它们仍是和业内的包销单位协作,所以基本上仍是为国家的计划服务的。在各种产品中,麻袋和长毛绒对国家的业务关系,都建立得比较早,也比较稳定。四年来一贯由中央的直属机构领导,其关系型式,也较少变动,麻袋始终是加工,长毛绒始终是订货。虽然也曾发生过一些波折,(如长毛绒在1952年3~4季度内,麻袋在1953年三季度内,——当时的麻袋并有大量积压。)但基本上并无过大的变化。不像其他产品那样,形式上时而订货、收购,时而加工、包销;领导上的时而贸信,时而中百,变动得异常剧烈。在最近三年来长毛绒常有部分出国,麻袋部分也曾在1953年的滞销期内,一度自行设法向荷兰输出,但是最后还是通过了供销分局办理的。

造纸用呢也在解放后的1949年,一开始就对国营纸厂有大量供应,但并无专营的机关予以领导,一般都由要货者直接向美纶订购。到1953年国营纸厂的需要量,才通过轻工业部供销分局统筹办理,并有一部分经杂品公司订购,出口外销。到本年起,又改归贸信统一领导。至于私营纸厂的需要量,都在事前编送计划经工商局审核同意后,仍直接向我业订购。

呢绒、绒线等在1953年第三季度以前,只有贸信对旗纱,中畜对毛毯等曾分批对我业的个别有若干订货或加工任务以外,至于对中百的任务,一般都以收购为主,当时无非是用来调节各厂的资金,因此都以发生在税款的纳库时期的居多,而加工和订货等的任务,却为数极微。在1952年呢绒部的10,450公尺加工任务内,绝大部分还都是为国营厂代染整的任务,在1953年的第二季度以前情况,也是如此,所以在当时,呢绒部分基本上并无加工任务的存在。

驼绒部分的接受全面包销,在各种产品中为最迟,它比呢绒和绒线等大约落后了一年,比麻袋和长毛绒等更落后了两至三年。直到1954年的第三季度以后,才全部由国家布置了包销任务,到目前为止历史还不到一年,所以它在市场上的脱销情况,也比一般产品为显著,据说在两月以前,有人跑遍全市,竟买不到一公尺驼绒,今后如果能大力推销,是有着它广阔的发展前途的。

现阶段的任务,概括地说,大致可分以下两种情况:

①外毛产品加工国外产品包销——按国家总的方针,我业在生产上,精纺品和绒线等是以外毛为主,国毛为副;其生产上的比例,大概是外毛产品占90%,国毛产品占10%。粗纺呢绒以国毛为主,外毛为副;其生产上的比例,是国毛产品占60%,外毛产品占40%。至于毛毯、驼绒、长毛绒等都以全部采用国毛为原则。因此精纺品和绒线都几乎全部是加工,粗纺呢绒则部分加工,部分包销,驼绒和毛毯等因为并不采用外毛,故而并无加工任务。唯有长毛绒是突出的例外,虽然也采用国毛仍全部是加工任务。

②外毛的纯毛产品,外销较多,国毛及混纺的产品则多数为内销的——目前的精纺品和绒线等的生产虽仍以外毛为主,自从本年份混纺品的任务不断扩大以后,事实都已采用了柞蚕丝或人造毛混纺,所以真正用纯粹的外毛做的,已并不甚多。而这些纯毛的产品,十之六七是出国任务,(绒线部分可能不及此数)至于混纺的产品和国毛的产品,除长毛绒以外,一般都是内销,较少出国的先例。今后只要国毛供应充裕,并做好分级工作,相信我们出品的真正使用价值,也不致会在国际市场上受到低估的。

乙、自产自销的情况 在行业性全面包销开始以后,纯粹以自产自销为业务的单位,在我业内已不再存在。但个别企业的某些特定品种,或产量内的一小部分,在一定条件下仍容许自销,其情况可分如下四种来说:

①以特定品种自销的——如驼绒厂所生产的针织坯布是本品的生产,在驼绒厂是有其历史性的,目前驼绒厂虽已全部接受包销,但其中的个别单位(大明等)因为过去对本品的生产具有相当成绩,因此仍经中百同意,继续自产自销,供应给内衣工业应用。

②以部分产品自销的——如美纶的造纸用呢及福康的工业用毡两种产品,虽然亦大部经国家订购,但仍有一部分供应给私营工业应用。前者以各地的造纸厂为对象,后者以汽车配件厂为对象,自销的数量在各该厂的销售总数内各占到25%~33%左右,(以1954年的情况为准)但一般也须取得领导机构的同意。

③以旧存货自销的——如棉织组各厂的呢绒等是。目前棉织组的各厂虽已暂时放弃了呢绒的织造,并由国家对它们另行布置了围巾、被单、工业帆布等任务,但是一般还存有若干呢绒成品或其中半制品及原料,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一定的手续,中百同意它们将存货或就其原料,半制品等继续加工完成后自销。所以在上半年内自销数字精纺品仍达3,318公尺,粗纺品也达21,619公尺,主要都是这些厂所售出的。其对象一般都是本厂的职工或直接消费者以及服装商等。目前部分厂的存货尚未售罄,所以今后在一定时期,可能还有自销行为存在。

④一度自销后即暂停生产的——如元丰的印花衬呢等。本品系苧麻线和毛纱的交织品,为棉纺工业的染织工业棉布印花机上的必要装备,元丰厂创制以后,经各印染厂采用,并认为满意,所以经常地需要向我业订购一部,虽元丰厂接受包销以后,仍经中百同意继续生产和自销,直至上年第四季度以后才奉中百指示暂停生产。

至于历年来任务发展的趋势和具体数字,已在合营工作组所编资料第38页第十二表内逐年列出,可供参阅对照。这里不再重列。

丙、销售上所存在的关键性问题 在全业包销以后,所有的产品,都全部交给国家,而不再自营,因之并不接触到销售市场,所以在销售上所存在的问题,也就是在生产任务上的问题,因而它也和存在在生产方面的相同,无非是上述的品质、用料定额、产品专业化、业内的分工负责等问题,殊无复述的必要,所以这里只补充以下两点:

①为了做到生产上的彻底均衡,避免工作上的前松后紧及各车间之间的忙闲不均,—般均希望能更早的布置,原料能更早的供应;目前造纸用呢和长毛绒的任务各厂还认为不够早,有些产品的任务,往往有事后修改或追加,这些问题都可以引起工作上的忙乱和前松后紧。今后希望尽可能的避免。

②为了符合均衡生产的要求,对每一季度或每一企业单位的任务,都应该力求平均合理,不要某一季度特别多,某一个企业单位特别少。现阶段的任务,在这一方面,虽已有了改进,但是还不够理想。例如驼绒的第一季度的任务,只抵到第三季度的半数;又如粗纺品的任务,在上年内,已足够维持多数厂80%以上的开工率,而其中振丰厂的平均开工率还不到该厂正常生产情况下的40%,(据正确资料推算,该厂上年度的实际开工率纺部为32.5%,织部为45.5%)这些都是不顶合理的。当然驼绒的淡旺季现象,不可能在包销后一下子完全消灭;对个别经营管理上有问题的企业,也不能不予以区别对待。但其差异似乎不应该如此的悬殊。

4.原、材料供应情况

甲、主要原料实际消费量 根据1954年的年报及月报,相互参照后所得出的消费量,略表如后。(附表11)

附表11(单位:吨)不包括章华、安乐。

品名

国产原毛

国产洗毛

外国散毛

外国毛条

本国毛条

再用毛

制麻

总数

762

329

224

1,290

88

396

2,683

规格及细数

湖州毛 159

48S 25

48S 233

精纺用2

进口短毛回毛 5

黄麻 2,159

山东毛 170

50S 12

50S 488

绒线用83

国内弹坯 240

青麻 184

西北毛 345

56S 15

56S 79

长毛绒用3

其它 151

洋麻 340

西宁毛 35

58S 48

58S 131

西宁过洗毛 22

58/60S 4

60S 54

黑花毛 14

60S 27

64S 162

改良毛 6

60/64S33

70S 69

驼毛 0.2

64S 29

其它 74

羊绒 4

70S 6

其它过洗毛 6

其它 25

用途

湖州毛以用于驼绒为主,山东毛西北毛改良毛等以用于粗纺为主,西宁毛过洗毛等以用于绒线为主。

部分系粗纺厂使用,部分系梳成毛条后,交精纺厂或绒线应用。

48S~58S一般都用于造纸用呢,其余都用于粗纺品。

48S~60S以用于绒线的居多,64S~70S以用于精纺品和开士米的居多。

进口短毛回毛等以用于粗纺呢绒的纯用织品为主,国内弹坯等用于制帽呢等交织品为主。

全都用于麻袋及麻布。

表列的消费量,系采取分段的连续计算的方式,换言之也就是其中可能有若干部分是重复的。例如消费掉的国产毛条,可能就是用国产洗毛梳成。而这些洗毛,又可能就是用国产原毛洗成的,每当在原毛付洗,洗毛付梳,毛条付纺时,都列作消费量,因而重复的可能很大。但究竟有多少是重复的呢?这在统计上,还没有足够的资料可以肯定。但其中亦不一定完全重复,因为国家所供应的原料不一定完全是原毛,以洗毛状态或毛条状态拨给各厂的,也未尝没有。同时各厂在将原料加工处理后,也有并不作成最后的成品而以毛条或洗毛等交付与国家的情况。其中错综复杂,不可究诘,很难把各各原料,折算为原毛或洗毛来求得其简单而不重复的一种原料的消费量。

长毛绒用纱上年内均由外商厂等承纺后,由国家直接向我业供应毛纱,因此本国毛条内用于长毛绒部分的,为数极少,与长毛绒的产量,不成比例。

乙、主要材料实际消费量 至于材料方面,以硫酸及纯碱为最多,据上年年报统计,前者全年为93吨,都作为染色上的助染剂用,后者全年为60吨,都作为洗毛上或汰呢上去除油脂之用。

染料方面,目前都以采取匹染办法的居多,与过去将毛条染色的办法不同,因此过去大量用于毛条染色的媒介染料,逐渐为用于匹染的酸性染料所代替,其消费量据上年年报统计酸性染料为356公担,媒介料为33公担,在全部染料用量中,前者占80.4%,后者只占7.2%,与1949年酸性只占60%而媒介占到20%的情况大不相同。。此外为直接染料等一般都只作为补助套染之用,并不占很大的比重。

丙、供应来源及是否依靠进口 与国家过渡时期总路线总任务的进展情况相适应,强大的国营经济,正以一日千里的趋势,向前发展,而一切非社会主义经济——私营工商业却正在不断的受到改造和代替;因此我业过去所必需取给于私商或牧民的原、材料等,现在都已全面的由国家掌握统筹支配,不再需要假手于任何私商,所以无论是羊毛也好,棉纱也好,化工原料,染料也好,五金器材也好,包装的纸张也好;或是动力方面的煤、电也好,都几乎已百分之百的由国家的供销机关及花纱、化工、医药、中百、畜产、石油等专业公司供应了。

不过,总的情况虽是如此,而例外还存在。上文2、丁及壬内说过,呢绒、绒线等在用旧以后,仍旧是我业的有用原料,经过适当的处理以后,还是可以把它复制为良好的呢或驼绒、毛毯等。所以在生产上常需采用若干碎呢片或旧绒线。上年纬纶厂的大量制帽呢及大公厂曾经轰动一时的驼毛毛毯等,都是全部以这种再用毛为原料的。这不仅在生产上是一项化臭腐为神奇的好办法,同时也是符合节约原料的最高原则的。所以根据上年的统计,其用量就达到240吨之巨,它在生产上可以代替相等数量的外毛或国产洗毛,甚至数倍于它的国产原毛,(因为原毛的洗折和拣折都很大,而再用毛则否)作用相当巨大。而目前这些原料的货源,还全部掌握在私商手里(旧花布商)并不由国家供应。只是在成交时价格需要经过中百的核定。这是目前存在在我业原料供应上的,最突出的唯一例外。

毛纺工业是旧中国遗留下来一种工业,因此它从先天就带来了浓厚的殖民地性,无论是原、材料方面或机械配件方面,都不得不依附于帝国主义,几乎百分之百的需要依赖进口。当时它不仅需要进口羊毛,甚至还需要进口半制品(毛纱)。最近几年来,这一情况,虽然已有改善,如驼绒、长毛绒、毛毯等,都已不再需用外毛,但是由于畜牧事业的发展,尚未与我业的需要,取得协调和配合,因此在现阶段,我业所需要依靠进口的羊毛,仍不在少数,照上年的情况来说,我业所用的原料还有64.5%是外毛。(按各种产品所含纯毛量推算)这—情况,预料在今后的二三年内,暂时还不可能有多大的转变。因为羊种的改良和繁殖,都需要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它不像棉和麻或蚕丝的增产那样,可以一蹴而几。

再就材料来说吧!过去必需依靠进口的钢丝针布、钢领圈、钢丝圈等,现在,在远东钢丝针布厂的供应下,已可采用国货。惟有我业所用的酸性染料等,由于国内所能供应的数量和品种,还不够多,所以十之八九必还有赖于进口,不过在本质上也已有了转变,因为目前所进口的都是苏联或欧洲的民主国家的出品,已不再象过去那样必须依赖于资本主义国家了。

丁、原材料供应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①关于国毛的分级问题 这一问题,是我业搞好产品质量,统一产品规格,执行用毛定额的先决条件,而现阶段的国毛,却多数尚未进行分级,即使有分的,也分得不够细致,与各厂在生产上的客观要求,还有很远的距离。这不但妨碍了品质的提高,规格的统一,和单位用毛量的持久稳定,同时也影响到各厂资金周转和财务计划的正确掌握。因为国毛既没有细致的分级,厂方就不可能适量地获得它生产上所必需的羊毛。假定需要四号毛时,就不得不连一、二、三号毛一道买进。这就造成了资金的积压和周转上的不能运转自如。所以大家都希望国毛的分级,能够更迅速、更普遍、更有效的全面执行。

②关于混纺原料问题 目前所供应的混纺原料内,有一部分是动物性人造纤维,在理论上说这种纤维和羊毛混纺,应该比较适宜,而实际上得到的经验却并不如此,一般都发现了以下两种缺点:(1)颜色坚牢度很差,(2)抗伸强度不够。因此对使用价值颇有影响。同时所说这种纤维的代价很高,与毛条相差极微,用它也不顶上算。我业认为今后还是采用植物性人造纤维,比较价廉物美。但是植物性人造纤维,染色上可能更困难些,因此在向国外订购时,酌办若干有色的纤维,(颜色可按几种大路货规定)是有其必要的,免得在将来染整时染不好。

⑨关于进口毛条的品质问题 在上年三四季度内,毛条支数的不足,唛头的凌乱以及草屑杂质的过多等,都曾有很严重的发展,引起处理的困难,并在生产上造成一定的损失。目前虽然已有了很大的改进,这些问题基本上已不存在。但品质上的高次不一,还是续有发生,以致某些规格相似的产品,如外毛粗绒,原分甲、乙两种规格,但是由于原料的支数有上落,也许在生产甲级粗绒时,领到的原料恰巧比较差,而生产乙级粗绒时,相反的恰巧比较好,因而就很难从实质上分别出它的甲乙或高次来。所以今后在向国外订购时,还须在品质方面加强注意,充分避免这些问题的再度发生。

④关于黄麻的供应问题 在自然灾害和其他关系的影响下,黄麻的供应情况,近年来始终不大稳定。有时过剩,有时缺乏,过剩时急于出国,缺乏时又不得不忙着以青麻代用或向国外进口,所以光是最近半年来,生产上所用的原料,就常有变换,先由黄麻变为青麻,再由青麻恢复为黄麻,直到最近改用进口的印度麻为止,前后已不下变换了三四次之多,这对于生产上来说,当然是不顶正常的现象,在某些方面,可能会造成若干损失。同时在品质方面,也部分地存在着原料等级搭配,不符合要求,及青麻有硬性与脱胶不善等情况的存在。

⑤关于国毛的供应季节问题 现阶段国毛的供应,大部集中在二三季度内,四季度和次年的第一季度内,虽有若干秋毛供应,但质既差、量亦少,无济于事。如果要在二三季度内一次备足全年的用量,照各厂目前的经济能力来说,还有所不足。今后是否可以由国家设法予以适当的调节,来维持正常的供销关系,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Ⅲ对行业安排和改组、改造的意见

1、毛纺织工业由于过去的盲目性经营,大都集中在上海一隅,这是很不合理的,造成畸形发展的主要原因,有下面几点:

①毛纺织厂过去所用原料,不论精粗纺绒线等,大部分采用外毛,因为上海进口便利,所以纷纷设厂。

②单纯织厂所用的毛纱,或是洋商厂供应,或是买毛条委托洋商厂代纺,所以在密丰、怡和两厂成立后,单纯织厂相继设立,即染色整理也大部分委托怡和加工,无异以它们两厂为中心,造成了当时染整多于织、织多于纺的不平衡现象和生产上的依赖性。

③抗战胜利以后,原料进口,其外汇限额系根据生产设备分配,由于“官价”与黑市的距离很远,因此在这一阶段设厂最多,从它们设厂的时期来分析是带有投机性的。

④水电供应,机件修配,机物料采购,比较便利。

⑤各地游资集中上海,银行钱庄特别多,资金调度比较灵活。

⑥解放以前,绒线、呢绒是商品筹码之一,因之成为囤积居奇,投机抢购的对象。

⑦抗战前后,由于内地劳动人民的不堪受日帝国主义和反动政权的压迫,纷纷到上海避难,因此劳动力容易雇用。

⑧上海和内地的生活水准相差太远,都市和农村形成对立因此很少愿意到内地去。

解放以后,由于社会风气的由奢侈浮华转入朴素平实,更由于政府为了要实现社会主义建设,一切生产要服从国家的整个计划,所以过去带有机会性、危险性的同业,首先暴露了种种弱点,这是盲目经营的自食其果,它们固然已经受了时代的遗弃,但是照目前的情况,还存在着很多问题,值得研究。

①解放以后,为了节约外汇,采用国毛的比例已在逐年增加,可是国毛产地大部分在西北,原料供应与生产地点相距有数千里之远,不仅浪费了运输力量,也大大地影响了生产资金的周转率。

②广大的消费者,分布在全国各地,工厂从遥远的地方取得了原料,成品再从上海销售到遥远的地方,一来—往不知要浪费多少人力物力,增加多少成本。

⑨我国从前的国际交通路线,着重在沿海地区,正是受帝国主义经济的侵略最严重的地方。现在国际交通路线,着重在华北和西北,上海在国防上是前方,而在社会主义建设上已是后方,因此上海在国际上经济上的重要性已有所转变。

④毛纺织业的原料,由于政府的大力推动羊种改良工作,几年来在西北已有显著成绩,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可以不需要进口,根据原料的供应,上海不适宜于毛纺织的生产是很显然的。

⑤毛纺织品的外销,现在仅仅是开端,以后还是要大力推进,才能发挥“生产为重工业建设服务”的作用,而外销的对象,可能还是以和平民主阵营的兄弟国家为主,也可能进一步向和平共处的国家推销出口,其出口地点不一定是在上海。

⑥毛纺织工业,除在服装方面供给人民需要外,还应该在工业用呢方面,推广品种,如:造纸毛毯、工业用毛毡、罗拉呢、浆纱呢、旗纱等,这些市场也是分布在全国各地应该配合他们的需要就地供应。

2、上海应否全部或部分保留?

毛纺织业集中在上海的不合理现象,上面已经谈过,为了实现社会主义建设,消灭和减少都市与农村的矛盾,应该合理分布到全国各地,在上海只须保留一小部分,兹分别列表如下:

附表12

设备名称

单位

实有总数

其中安装的

其中使用的

粗纺锭

9,910

7,164

5,173

精纺锭

25,532

17,244

11,284

毛织机

754

5,33

347

绒线锭

9,788

8,788

6,656

圆梳机,平梳机

39

30

6

仅照以上五项设备而论,毛纺业的潜在力量很大,如果开双班,则在使用的机器,还可以减少一部分,我们可以先将未装的,次将不使用的,有计划地,有步骤地络续外迁;这一工作,希望在五年之内做好。第二步等到外迁厂开工以后在上海方面再逐步缩小使用率,譬如外迁开出粗纺1000锭,即在上海5173锭内减少1000锭;绒线锭、精纺锭等采取同样步骤,当然这还要看毛纺织业整个生产任务来决定,并不是机械式的。照这一蜕变工作,也希望在第二个五年之内完成;最后在上海保留的,粗纺不超过2,000锭,精纺不超过4,000锭,绒线不超过2,000锭,相当于现有设备总数据的20%,留在上海的其所需用原料,当以山东毛浙江毛为主,以改良种羊毛为辅。

毛纺织厂的外迁是完全必要的,到底迁往那儿去呢?我们的外迁目的地有:郑州、济宁、西安、兰州、西宁、包头、乌鲁木齐等处,每次外迁时,应该要有整套计划,如某地应该办什么厂?应该配合那些设备?都要考虑得尽善尽美,尽量不使有纺多织少或纺少织多及染整不够等脱节现象。每个厂都是一个有机体,都可以独立生产。我们初步打算,在西宁办一洗毛梳毛厂,在兰州办一大型绒线、精纺兼长毛绒厂,在西安办一大型粗纺厂,在济宁办一小型粗纺厂,在郑州办一小型精纺厂,在乌鲁木齐办一大型毛条厂及大型精纺厂,(结合出口)在包头办一大型粗纺厂;看事实需要也可迁一小部分到东北。骆驼绒厂多数用浙江毛,可以保留得多一些,即使外迁,也可配合若干纺锭成为一个全能的生产单位。俟—个外迁厂开出以后,再迁第二个厂,这样的稳步前进,对整个行业都是有好处的。

查上海现在有55.8%的精纺锭、47.8%的粗纺锭、31.9%的绒线锭、54%的毛织机都并不使用,染整设备未使用的也很多,所以毛纺工业逐年抽调一部分外迁,对生产任务,绝对不受影响;外迁的数量,我们认为精纺锭、绒线锭可以外迁70%,粗纺锭可以外迁90%,留在上海生产的,主要在照顾华东地区的消费,他们的生产环境,必须有牢固的现代化的水泥钢骨独立式厂房,凡是弄堂厂砖木建筑的一律需要迁出。

我们在1954年建议在西北设立毛条制造厂,曾反映各有关方面,因为毛条厂可以先走一步。同时,还可组织考察团,在政府领导之下,到乌鲁木齐、兰州、西宁、西安等处,实地考察羊毛、水电、机物料供应等实际情况,以作外迁的重要参考。考察团的组织应包括纺管局干部以及纺织染整专家人数以5-7人为限,考察时间希望不超过四个月。

关于行业改组、改造方面,因为毛纺织业已经宣布行业改造,如何裁并,另有方案,不再赘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