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五节 成人高等教育管理体制 2007/10/10 9:25:13

一、上海解放17年的管理体制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同年10月,上海市人民政府高等教育处成立,作为上海市人民政府管理上海高等教育的办事机构,接管解放前留下来的15所普通高等学校办的夜校。1950年3月,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成立,上海市人民政府高等教育处并入教育部。同年5月,中央政务院颁发《各大行政区高等学校暂行管理办法》,7月又颁布《关于高等学校领导关系的决定》,规定各大行政区人民政府或军政委员会领导本区高等学校的责任。上海私立大学夜校的调整、招生计划的确定等,均由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领导管理。

1953年,我国进入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为加强对高等教育事业的领导,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高等教育部。 1954年6月19日 ,中央撤销大区一级行政机构,原各大区管理的一些高等院校由中央高等教育部直接管理。上海高等学校及其举办的成人高等教育则由中央高等教育部的派出机构上海高等教育管理局直接管理。

1955年12月,全国职工业余教育会议提出,业余教育由政府教育部门统一领导,厂矿企业办的各级各类学校由行政主管,各级工会协助行政办学。

1956年7月,中央高等教育部实行体制改革,下放部分管理权限。于是,中央人民政府高等教育部上海高等教育管理局被撤销,成立上海市高等教育管理局,作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分管高等教育的职能部门。自此,在上海的部属普通高等学校创办的函授教育和夜大学、工业系统创办的土建、动力、轻工、纺织等业余学院,均由各主管部门领导,而上海市高等教育管理局负责业务指导;市属普通高等学校的函授教育和夜大学由市高等教育管理局领导。

1958年4月4日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高等学校和中等技术学校下放问题的意见》。 8月4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教育事业管理权力下放问题的规定》,提出改变以条条为主的管理体制,加强地方对教育事业的领导管理。上海成人高等教育领导管理机构权也层层下放到各部门。1959年开始,上海成人高等教育又提出“党委统一领导、工会负责办理,其他组织协助工会办教育”的原则。但在具体领导管理上又有差异。普通高等学校举办的函授、夜大学由市高等教育管理局领导;区办业余大学和厂办职工大学由市教育局和市总工会领导;产业局和科研机关办的业余大学分别由主办单位负责管理。1960年,上海市高等教育管理局改为上海市高等教育局,同时成立上海市业余教育委员会和上海市业余教育局。上海成人高等学校,除市高等教育局主管的普通高等学校办的函授教育、夜大学和工业系统办的独立业余学院外,均由市业余教育局和市总工会负责管理。其中,市业余教育局负责教学指导,市总工会负责组织发动。

1961年10月,上海颁布《上海市职工业余教育工作条例》,规定职工业余教育应“在各级党委的统一领导下,各有关方面要分工负责,共同办好。职工业余教育由各产业部门和行政负责主办,各级工会负责主管。各级政府教育部门要协同主办和主管部门,加强对业余教育工作的管理和业务指导”。1962年开始,上海对成人高等教育进行调整,撤销上海市业余教育局,实行各级党委统一领导下,条块结合,分级管理的体制。同年10月,上海制订了《上海市业余高等教育暂行工作条例》,提出职工业余高等教育,除全日制高校附设的函授教育、夜大学外,应贯彻各方办学的原则,区办和产业部门办的业余高等学校,分别由各区、各产业系统业余教育部门领导。从此,中央各部门举办的学校由中央各部门负责主管;上海全日制高等学校的举办的函授教育和夜大学、上海电视大学、上海业余工业大学、各业务部门主管的独立业余学院和科技协会办的业余科技学院等成人高等学校的业务划归上海市高等教育局管理;上海各企业举办的学校由所属的产业部门负责主管;各区举办的业余大学,分别由所属的教育行政部门或工会组织负责主管。学校的设置、撤销、发展规划、专业设置、教学计划等,由各主管部门负责审批,上海市高等教育局对各成人高等学校给以业务上的指导,上海市总工会负责成人高等教育情况总结、经验交流等工作。举办独立业余高校的企业单位,建立企业党委领导下的由各有关方面组成的校(院)务委员会,负责研究解决学校工作中的重大问题。

二、“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管理体制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上海成人高等学校“停课闹革命”,教育机关陷入瘫痪,成人高等教育领导管理体制随之解体。1969年10月,中央发出《关于高等学校下放问题的通知》,规定高等学校由所在省、市、自治区革命委员会领导。上海从市、区、局到基层,普遍建立教育革命领导小组,领导所属的七二一大学。各级工会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负责业余教育的日常管理工作。后来,虽然建立了上海教育局工农业余教育组,管理全市七二一大学,但实际上则是由上海市工代会所控制,把持了上海成人高等教育的领导权。

三、社会主义新历史时期的管理体制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上海成人高等教育通过拨乱反正,恢复“文化大革命”前分级管理的体制。上海市人民政府对成人高等教育的领导管理是通过上海市高等教育局、上海市教育局等各级教育行政机构来实现的。1979年2月,成立上海市工农教育委员会,进一步加强市业余教育的管理,落实工农教育规划。上海市高等教育局设立职工教育处,上海市教育局设立工农教育处,分别管理所属的成人高等学校。市总工会配合教育行政部门,参与管理。

1981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职工教育工作的决定》,上海成人高等教育按照“加强领导,统一管理,分工负责,通力协作”的原则,实行政府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体制。但是,由于上海成人高等教育涉及面广,办学渠道多,因此,成人高等教育领导管理体制按其办学渠道不同又各有差异。

上海电视大学受上海市人民政府领导,日常行政工作由上海市高等教育局直接管理,教学业务受中央电视大学的指导。电视大学在各区、县、局设有电视大学分校(工作站)。电视大学分校的建制有两种。一种是独立建制的分校;另一种是非独立建制的分校,它是与各区的业余大学或各局的职工大学或社会团体联合办学的。各电视大学分校在行政上分别受所属的区、县、局领导,日常工作由区、县、局的教育局或教育处管理,教学业务受上海电视大学的指导。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由上海市高等教育局领导管理。

上海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受市人民政府领导,日常工作由上海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管理,委员会的办公室设在上海市高等教育局内,自学考试业务受上海市高等教育局的指导。

上海教育学院和上海第二教育学院由上海市教育局领导,教学业务受上海市高等教育局的指导。各区教育学院由所在区人民政府领导,区教育局主管。

上海各区业余大学受上海市教育局和区人民政府双重领导,以区为主。

上海各企事业单位举办的职工大学由所在企、事业主管部门领导,教学业务受上海市高等教育局指导。

各种管理干部学院和各科技干部进修学院等成人高等院校,分别由各主办部门领导,业务上受上海市高等教育局指导。

普通高等学校举办的函授教育、夜大学由所属的高等学校领导,其业务受上海市高等教育局指导。

中央各部在上海举办的成人高等学校,由各部直接领导,教学业务受上海市高等教育局指导。

上海成人高等教育领导体制和学校隶属关系复杂,但从总体上看,可分4类:(1)教育行政部门举办的上海电视大学、上海第二工业大学、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区业余大学和市、区教育学院;(2)各委办、局举办的职工大学和干部管理学院;(3)普通高等学校举办的函授和夜大学;(4)社会团体举办的学校。全市各类成人高等学校,除上海市教育局领导的市、区教育学院和区业余大学外,其他各类学校的教育规划、招生计划、教学业务等方面的管理统一归口上海市高等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