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上海蔬菜产销方针政策 2007/3/14 15:05:05

中共上海市委和市人民政府对本市居民吃菜十分关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采取了不同的方针、政策和措施,促进蔬菜生产的发展,确保城市蔬菜供应,稳定人民生活,保证上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顺利进行。

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上海市蔬菜生产和供应也遭受过困难和挫折,但市委和市政府根据新的形势,不断调整蔬菜产销政策。特别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把蔬菜产销作为“菜篮子工程”重要组成部分来抓,把上海市的蔬菜生产和供应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现将各历史时期,蔬菜产销的主要方针、政策和措施概述如下。

一、国民经济恢复时期

1950年3月,在中共上海市郊区工作委员会领导下,市郊农民协会(筹)组织召开第一次郊区农民代表大会,明确提出了发展郊区生产,开展减租减息,为土地改革作准备和维护菜农正当利益,制止私商投机剥削。同月,市郊区供销合作社建立了蔬菜经营机构——蔬菜联合办事处,在郊区设蔬菜供销站,在市区设蔬菜营业处,对蔬菜进行代销或代处理。并结合“反霸”(菜霸和粪霸)斗争,减少向农民收取内佣,后又取消了向摊贩收取外佣。工商行政部门也加强对私营蔬菜地货市场的行政管理。但当时蔬菜产销面临着两大问题:一是郊区蔬菜生产少,2/3以上的蔬菜供应依赖外地;二是货源掌握在私营地货行手里,供应紧张时,菜价猛涨,国家难以调控。

二、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

1953年,中共中央和中共上海市委提出了“城市郊区农业生产为城市服务”的方针。10月,中央农村工作部召开京、津、沪等8大城市郊区农村工作负责人会议,专门讨论了大城市蔬菜生产和供应问题,会后向中央提出了报告,报告称:为解决大城市和工矿区蔬菜供不应求的矛盾,应有计划地在郊区发展蔬菜生产。郊区农业生产,应以生产蔬菜为中心,以适应城市需要,为城市和工矿区服务。报告还提出了要改变蔬菜供应由私商操纵的现象,指出供销合作社必须有计划地逐步占领蔬菜供应阵地,掌握蔬菜市场,保证蔬菜供应。11月,中财委也向中央报告,对蔬菜生产提出了:组织郊区蔬菜生产合作社,就地生产,就地供应的方针。中央批转了上述两份报告。市委在贯彻中央方针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积极扩大菜田面积,发展蔬菜生产。1953年本市蔬菜种植面积已达19.6万亩,1955年又增加到20.4万亩;亩单产1953年已提高到1300公斤,1955年又达到1750公斤;郊菜的自给比重1953年达49.5%,1955年又上升到64.9%,客菜的比重相对下降。

1954年起,本市加强了对私营蔬菜批发商的社会主义改造。根据郊区蔬菜地货行户数少,资金薄,且合作社在经营上已占优势的情况,实行排挤的政策,到上半年改造已基本完成;对市区蔬菜地货行,由于户数多,资金厚,经营量大,合作社一时无法全部包下来,改造分两步走,先切断他们与农村的货源联系,在控制菜源的基础上先代批,再过渡到代替,到1955年秋,也基本上完成了改造,蔬菜批发阵地开始由合作经济替代。

1955年9月,国务院发文提出要加强对蔬菜的统一经营。12月又发文,将蔬菜划归国营商业统一经营。1956年1月,在对私改造高潮中国营上海市蔬菜公司成立,标志着对私营蔬菜批发商改造的全面完成,从此蔬菜批发经营由合作经济转为由国营经济统一领导。

对蔬菜零售摊贩的改造,根据1953年11月中央互助合作会议不要“过早地挤垮零售小贩,造成社会失业”的精神,以及1955年市委对摊贩改造提出“组织起来,加强改造,严密管理,限制发展,区别不同情况,逐步进行改造”的方针,1955年秋各菜场开始组织合作小组。到1956年1月20日实行全行业公私合营,菜场仍走合作化道路。按行业小组联购分销,自负盈亏,或联购联销,共负盈亏,简称为“小合作”。

1956年3月,国务院转发了商业部、农业部和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在1955年底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大中城市,工矿区蔬菜工作会议总结。此总结明确提出今后国家对于蔬菜必须采取“发展生产、保证供应、稳定价格”的方针。指出大中城市、工矿区需要的蔬菜,应逐步做到以当地生产为主,外来调剂为辅,蔬菜生产要有计划,在全面规划和年度计划中,计划生产的数字应该产稍大于需;同时指出在蔬菜经营管理上,要保证国营商业对蔬菜市场的领导地位。

1957年7月,陈云副总理在13省市蔬菜会议上提出:“保证蔬菜供应的前提是看蔬菜生产数量是否足够,看播种蔬菜的面积是否足够,而且要有安全系数。”同时指出,蔬菜供应“不靠郊区,只靠全国或全省调运是不行的,应以郊区生产为主,全国调剂为辅。只依靠郊区,没有调剂全国的生产基地也不行……”。

随着“郊区为城市服务”方针和“地产地销为主,外地调剂为辅”,“以销定产、产稍大于销”原则的贯彻,私营蔬菜批发商的改造完成,菜贩组织起来走合作化道路;并在农业合作化运动的推动下,这段时期的上海蔬菜供应是历史上较好时期之一。具体有3个特点:一是生产上的“大计划、小自由”。蔬菜生产已从过去的无计划初步纳入国家计划,并因地制宜,给农业社留有一部分(约15%)自行种植品种的机动权。20余万亩菜田面积大部分固定下来,并发展为常年种菜的专业性菜田。生产条件改善,平均亩产增加。到1957年平均亩产已达2600公斤,比解放初提高了1倍。当年上市蔬菜为502万吨,居民喜爱的土豆、番茄、茭白等品种有了较大发展,淡旺差距缩小,郊菜自给比重维持在64%上下。二是在购销上,私营地货行为国营蔬菜交易市场代替,但仍保留了进场交易,自由选购的形式,产销直接见面,生产与市场衔接较好。农民关心种植品种的销路,根据国家计划和市场需要来安排生产,产销大体对路,居民买菜也可自由挑选,比较方便。三是在价格上实行“大管小活”,在大的方面管住了,又有一定灵活性,菜价比较稳定。

三、“大跃进”及国民经济调整时期

1958年1月,中央城市服务部召开了16省、市蔬菜会议,总结了1957年蔬菜供应的经验教训。2月,国务院在批转会议报告时指出,一年来经验证明:城市需要的蔬菜实行“就近生产、就近供应、按城划片、基本自给”的方针是正确的。蔬菜生产必须打足安全系数,蔬菜生产多了还可以代替部分粮食和饲料,希望各地人民委员会切实加强对蔬菜工作的领导。

1958年下半年开始“大跃进”,本市蔬菜需求大量增加,市场出现紧张。到11月底,市农业局和商业二局发动了蔬菜上市突击周,并要求第二年1~2月份淡季上市再放“卫星”,实际上已开始“寅吃卯粮”。为了增加生产,保证蔬菜自给,1958年底,中央决定将江苏省上海、嘉定、宝山、川沙、松江、青浦、南汇、奉贤、金山和崇明等邻县划归上海市。随着行政区划的扩大,原来上海东、西、北3个“小郊区”变成了具有10个县的“大郊区”,商品菜田面积扩大到30万亩。与此同时,零售菜场开始实行荤素全行业统负盈亏,成为集体所有制的合作菜场,简称为“大合作”。菜场实行大合作标志着对零售摊贩社会主义改造的全面完成。1959年各区都已建立了国营区副食品公司,加强对合作菜场和副食品行业的领导。

1959年为“三年困难时期”的头一年,上海蔬菜供应更加紧张。6月,中央批转了农业部部长廖鲁言召开的14城市蔬菜会议的报告。报告提出近郊区的农业生产方针应该“以菜为纲”,其次是猪鸡鸭鹅和饲料的生产。报告谈到蔬菜和粮棉争地的时候,粮棉应该让路。菜农粮食不足,由国家供应。如近郊区(指原小郊区)挤了粮棉,蔬菜地仍安排不过来,可以由市委决定把近郊区扩大一些范围,安排种植蔬菜。6月下旬,李先念副总理在上海召开全国大中城市副食品和手工业品生产会议,并给中央写了报告。报告称:在蔬菜、生猪、鸡鸭等副食品生产方面,总的方针应当是城乡并举。除了乡村大力发展副食品生产支援城市外,大中城市应当执行“自力更生为主,力争外援为辅”的方针。同时强调农村必须继续贯彻执行大力发展副食品生产,积极支援城市,支援出口的方针。中央及时批转了报告,同时指出近郊区的生产应以生产蔬菜为主。发展郊区的副食品生产应当以蔬菜和猪肉为纲,带动其他,全面发展。在副食品生产方面,应当实行公私并举,两条腿走路的政策。既要发展国营和集体经营的副食品生产,又要允许社员个人饲养家畜家禽和进行其它生产。中央在12月又批转了李先念在重庆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大中城市副食品生产会议的报告,重申了上述方针。

根据中央关于蔬菜产销的方针政策和中央领导历次讲话和指示,在市委、市人委领导下,1959年起本市蔬菜产销工作实行了高度的集中统一领导并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一是组织上在1959年冬,市委、市人委建立了蔬菜生产供应指挥部,由市长亲任总指挥,下设蔬菜办公室,农商合署办公,统一抓蔬菜产销,协调区县和产批零各方。二是生产上继续扩大商品菜田面积。1959年扩大到37.8万亩,到1960年达到43万亩。规定专业菜田必须常年种植蔬菜,不得改种、间种或插种粮食或其他作物。三是收购上规定专业菜田生产的蔬菜,必须全部进入国营蔬菜收购站,不得私分私吃,不得进入集市贸易。与此相适应,购销形式从原来进场交易,自由选购改为区县对口、场队挂钩、田头交货(后改在收购点交货)、统购包销。四是制定了鼓励菜农生产和交售的各项具体政策,包括为保护菜农积极性,菜农口粮由国家供应,定量水平按低于市区职工、高于棉粮农的原则。为促进菜农交售积极性,实行了粮食补贴和综合换购的政策,完成和超额完成包干合同的每50公斤蔬菜奖粮100~250克;并按交售的蔬菜金额,每10元发日用工业品购货券0.5张,专用商品购货券1张,超额完成年度包干交售数量的,对超额部分,每50公斤再加发50%的购货券。五是零售上对居民买菜从原来敞开到划片定点凭证限量供应,居民必须到规定的菜场(或门市部、营业组)凭小菜卡购菜。六是从1961年2月,开放了城市农副产品集市,批发部门在交通要道建立蔬菜地货批发代理行,零售菜场还设立过60余个非计划渠道蔬菜的代销店(摊)。为解决本市居民吃菜,市委还同意组织“三头一菜”补充(棉粮地区搞来的草头、红花头、马兰头和麦田菜),当时连不卷心的卷心菜、花菜梗都组织上市。1961年10月中央书记处召开北方地区城市和工矿区蔬菜工作会议,提出“菜、豆、薯并举”的方针,上海为贯彻中央方针及陈云副总理要开辟一条“大豆战线”的指示,大抓豆制品、酱咸菜生产,采取了“以豆补菜”、“以咸补鲜”的措施。

由于上述政策措施的实施,在三年困难时期,保证了上海居民基本的吃菜需要。本市蔬菜供应已做到立足郊区、基本自给。1958年由于江苏省的10个邻县划入,自给率已达88.4%,1959年到1961年,自给率分别为98.5%、99.8%和99.1%,年供应量分别为126万吨、125.6万吨和141万吨,比1958年的80万吨分别增加50~75%。1960年到1962年,对居民供应达到人均每天吃菜430克、470克和580克。由于粮食不足瓜菜代,吃菜水平为历史的最高点。

经过国民经济调整,1962年下半年起,蔬菜生产、供应开始好转,鱼肉禽蛋等各类副品供应也逐渐增多,蔬菜需要量相对减少,并出现产大于销。市委、市人委根据调整的方针,及时抽调了大批干部进行调查研究,于年底制订了《关于改进蔬菜工作的若干规定》(简称35条),35条总结了蔬菜产销工作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恢复了1956~1957年行之有效的做法,并加以充实完善,以条文的形式规定下来。农商部门根据这个文件精神,在蔬菜产销上采取了一系列调整的政策措施。

在生产上,一是着手调整菜田布局,减少菜田面积,根据“砍远不砍近,砍低产不砍高产,砍分散不砍集中”的原则,把43万亩商品菜田中离市区较远、交通不便、产量较低、布局分散的18万亩改种了粮食、棉花、药材和花卉等作物,并落实了由于砍面积而影响菜农收入的各项具体政策措施。由于压缩菜田面积要比当年增加菜田面积困难得多,因此,采取了“走一步,看一步”的比较慎重的方针。既注意不一下子压缩过多过快,造成蔬菜再度紧张;又使被压缩面积的菜农收入不影响过大。因此,从1962年秋开始到1965年9月,经过8次调整,才把43万亩菜田压缩到18.1万亩。留下的18万亩菜田主要在近郊。根据负责到底的精神,对菜区多余的劳力,与城市建设部门等单位挂钩安排。1964~1965年,共有3万余名农民转入工业。二是调整品种市局,发展适销品种,增加淡季上市量,压缩旺季上市量。自1963年起,取消了超售粮食奖励和单项品种奖励,对菜农实行口粮补贴。凡常年菜田生产队和轮作菜田以蔬菜生产为主的生产队,平均口粮水平低于邻近棉粮地区水平的,给予补贴。

在批发上,一是取消了场队挂钩的做法,1963年3月恢复进场交易。但统购包销的政策不变,凡常年菜田生产的蔬菜全部由国营商业收购分配,由批发部门与生产队签订产销合同;二是在价格安排上,使菜农收入稍高于棉粮农而低于城市职工工资水平。为保护菜农利益,蔬菜在销不掉时,蔬菜公司仍按最低收购价收购;三是继续执行综合换购的办法。1964年起上述政策措施又稍有调整,在综合换购上,对超额完成商品菜田交售任务的不再发购货券,工业品购货券发放标准,也从原交售金额10元发0.5张改为0.3张等;同时,适当提高口粮补贴水平,从原人均每年220公斤提高到225公斤。

在零售上,一是恢复批发部门分配数量和由菜场选购品种、质量相结合的做法;二是改变划片定点供应办法,允许居民跨区向附近菜场买菜。1963年4月起恢复敞开供应;三是在蔬菜供大于求时,采取买菜奖油措施,使居民多吃菜。

由于贯彻了一系列调整的政策措施,1963~1965年本市蔬菜供应数量充足,质量新鲜,品种多样,价格稳定,购买方便,为历史上产销良好时期之一。

四、“文化大革命”时期

十年动乱,上海蔬菜产销受到左倾错误路线的严重干扰和破坏。1966年后期起,原来行之有效的许多政策措施被作为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来批,把“35”条批判为“修正主义黑货”、蔬菜领域“复辟资本主义的纲领”,把进场交易批判为“资本主义市场的缩影”,搞乱了思想,搞乱了政策,蔬菜产销又一次遭受到大的折腾,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僵化了计划管理。不但蔬菜生产、上市完全实行指令性计划,还把生产队“大管小活”下有限的种植自主权笼统地称之为“看价种菜、看价上市”的资本主义倾向,把菜农少量的自留地作为“资本主义的温床”来割尾巴。在购销形式上取消了蔬菜进场交易,把交易市场全部改为购销站,实行“三固定”,即生产队必须到固定的购销站交售,菜场必须到固定的购销站采购,购销站按固定的计划比例分配菜场。同时强调了保证供应的一面,超产照收,不讲经营效益,包下来的结果是商业部门亏损不断增加。

二是1969年“菜农不吃商品粮”的口号,在报上广为宣传,并把这个目标作为菜区“斗批改”的方向,郊区出现砍菜田面积,被分散布局的菜田有2千多亩,“以粮挤菜”也十分突出,1970年夏秋二季借茬口占用菜田近3万亩,蔬菜基地遭到破坏。这个口号还流毒全国,各地煽起一股砍经济作物歪风,有些地方砍掉的果树、药材几年都恢复不过来。

三是在1973年又把“数量第一,品种第二”作为蔬菜生产供应的方针提出,助长了生产者片面追求产量的倾向,产量高的粗菜大种大收,上市大起大落,淡旺矛盾扩大。

但是,在这段历史时期,由于蔬菜实行统购包销,菜田面积基本稳定(1975年10月还从棉粮田陆续增补1万亩菜田),菜农的口粮补贴政策继续执行,坚持正常生产上市,维持正常经营,因此,上海居民吃菜需求基本上还是保证的。另外,在价格政策上,贯彻了“保两头,贴中间”的原则,即保护生产者和消费者两头利益,在购大于销时,批发部门实行进销倒差,稳定零售牌价,因此,菜农的收入还有所增长,菜价也基本上稳定,但批发亏损增加,国家补贴越来越多。

五、改革开放时期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本市蔬菜产销恢复了近郊菜区“以菜为主”和“为城市服务”的方针,坚持了计划生产、计划上市,坚持社会主义经营管理、经济核算和按劳分配,坚持了农商团结协作,搞好蔬菜生产供应。

在具体政策措施上,对生产一头:一是稳定当时18.7万亩蔬菜面积。1978年底蔬菜工作会议上确定并公布了近郊种菜比较集中的27个公社和16个大队为“以菜为主”社队,明确过去市区基本建设征用和开河道占用的4千亩菜田必须补足,今后需征用要随征随补,年终补足;规定社队不得借茬占地,以粮挤菜,对少种蔬菜多种粮食的社队,要采取征购和减销粮食措施,同时对菜农口粮仍按不低于邻近棉粮农的水平由国家安排。二是为解决蔬菜生产“靠天吃菜”的现状,加快菜田基本建设,1978年完成了1万亩菜田喷灌,1979年又发展3万亩。还发展蔬菜保护地栽培、地膜覆盖和矮棚,以及开始建设塑料大棚。对流通一头:在批发上,一是继续实行收购包销政策,但从1979年起已在中山西购销站恢复计划分配数量、菜场选购品种质量的改革试点,1980年后全面推开;二是继续执行稳定物价的方针和坚持“计划第一、价格第二”的原则安排好价格水平,同时对温室和塑料大棚栽培的蔬菜和新发展的品种,实行保护价格,不使生产队吃亏;三是国家拨款和多渠道集资,支持批发部门改善储藏设施,加快万吨冷风库建设,增强调剂淡旺能力。在零售上,一是对菜场松绑扩权,逐步放开搞活。1979年末,明确菜场可自行对外采购蔬菜。二是鉴于零售蔬菜经营长期来亏损,实行了“亏批发不亏零售”的原则,亏损体现在批发。在购销价倒差,以及淡季要求菜场外采的蔬菜,均由批发部门采取贴价措施,以调动零售经营蔬菜的积极性。

由于“以菜为主”方针的恢复和上述政策措施的贯彻,1977年到1979年,本市蔬菜生产和供应开始好转。1977年战胜了蔬菜生产史上罕见的严重自然灾害,全年上市蔬菜110.6万吨,完成年度计划的90%;1978年上市145.5万吨,比上年增加31.5%,常年菜田亩上市6800公斤,超以往历史水平。但是,由于郊区蔬菜生产条件仍很落后,抗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还低,从1979年11月起,青菜病毒病大爆发,后又遇几次寒流袭击。1980年一季度平均每天上市只有1500吨,供应紧张,这年又遭百年不遇异常气候,大伏不热,气温过低,连绵阴雨,导致全年有169天供不应求(低于日均2500吨水平)。

为了保证上海人民吃菜,1981年市蔬菜工作会议重申了菜区生产“以菜为主”的方针,并强调指出三点:一、上海是我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中央提出全国要保上海,郊区搞好蔬菜是为上海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作贡献;二、郊区大多数社队不是单独种菜的,十年动乱时期片面强调“以粮为纲”,使一些领导主要精力抓粮食,虽经拨乱反正,但仍要防止“以粮挤菜”;三、由于近年社队工副业发展很快,据几个蔬菜公社典型调查,1975年蔬菜纯收入占总收入的33.6%,1979年已下降到27.1%,要防止工副业挤菜。会后,市政府发了《关于改进蔬菜生产供应工作若干规定》的文件。对产批零提出多项政策措施,包括:在生产上固定领导力量,固定劳力,固定菜田面积,严格控制征用土地,提出调整菜区的收益分配政策,务农社员的实际分配收入应稍高于或不低于同等劳力的务工社员;在批发上要改变现行统购包销的形式,按照“大计划、小自由”的原则,恢复进场交易;在零售上进一步扩大菜场采购和经营自主权,改善零售设施等。之后,每年的具体政策虽经常调整和变化,但“以菜为主”和“为城市服务”的方针一直坚持,每次蔬菜会议和市政府发的有关蔬菜文件年年强调。

1982年10月,市政府发布了《上海市蔬菜生产保护区暂行规定》共7章36条。划入保护区的实种常年菜田17万亩,连同轮作、间种蔬菜及周围需要成片保护的耕地共27万亩,分布在46个公社、334个大队。这是一个稳定与发展蔬菜生产的重要文件,对保护蔬菜耕地,加强菜田建设,保护生态环境,稳定种菜劳力,保护菜农利益都作了明确的规定。其中重要的措施之一是建立菜田建设基金。文件规定凡特殊需要必须征用保护区土地以及近郊划入保护区的常年菜田的周围耕地的,征用单位除交付征地费用外,每亩要缴纳2万元的菜田建设基金。这样,就为菜田建设开辟了主要的资金渠道。从1982年建立菜田建设基金后,菜田建设加快了步伐,并开始初见成效。1982年郊菜上市156.1万吨,其中常年菜上市138万吨。1~2月和8~9月两个淡季每天供应量都在3500吨左右。花色品种也有较大增加。1983年是郊区蔬菜生产多灾多难的一年,依靠菜田建设的投入和菜农的努力,从灾害中夺得了中等年景,郊菜共上市113万吨,亩产量仍达5200公斤。1984年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特大丰收年,上市和亩产量双超历史纪录,全年郊菜上市168万吨,平均亩产7600公斤。这一年7月份虽然遇到百年少见的持续高温干旱,但由于排灌能力增强,蔬菜仍然丰收。问题是当年批发和零售蔬菜返销处理高达61万吨,占全年总上市量的三分之一。

1985年5月,根据“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和逐步放开的方针,上海蔬菜产销改革实行“大管小活”的政策,具体为“管八放二”,,即管占上市总量80%的22个主要蔬菜,对它们仍实行计划种植,计划定购,计划价格;对占上市总量20%的花色品种和主要蔬菜的见新、落令部分放开经营,由生产队自主种植,自行上市,进场交易,价格掌握在市蔬菜公司公布的行情价上下20%幅度内浮动。10月,召开市蔬菜工作会议,总结了几个月来的实践,完善了具体政策措施,当月28日市政府批转了市农委、市财办和市蔬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做好本市蔬菜产销工作》的文件,对蔬菜生产和蔬菜流通提出了18条配套的政策措施,后被简称为“双9条”。

其中促进生产的政策措施有9条。当时“无工不富”的声音大大超过“无农不稳”,本市菜区离农倾向发展,蔬菜基地不稳,菜田面积减少(包括征田、占用、出租、办小工厂和改种经济作物),种菜劳力向工、副、商业转移,土劳比例严重失调。针对上述情况,文件提出切实保证菜田面积,稳定并充实种菜劳力,稳定和完善菜区生产责任制和加强务农宣传等5条,此外,为稳定菜农情绪和提高种菜积极性,还有4条优惠政策:一是改变原对菜区按比例价供应粮油和对出售蔬菜每50公斤补贴5角的办法,从1986年起凡种足种好常年菜田,认真完成合同定购者,按统销价供应口粮、口油。反之,菜田不种菜、不与国营商业部门签订定购合同或不执行合同,抛荒和弃农离菜的仍按比例价供应;二是继续实行菜区乡镇企业工副业利润共享,并规定菜区乡镇企业的税后利润要有相当一部分用于支持蔬菜生产,并做到务农社员的分配收入不低于务工社员,蔬菜生产搞得好的可高于务工社员;三是菜区乡镇企业减免税收与种菜好坏挂钩;四是保证菜区生产的物资供应,对化肥、农药、玻璃、薄膜等生产资料平议差价实行补贴。

改进蔬菜流通的政策也有9条。一是继续实行“管八放二”,对管的品种签订定购合同,对放开的品种可签订定购协议,两者均可进站成交,选购多余的菜,按保护价收购。定购的部分在丰产时上市量还允许上浮10%;二是适当提高购销价格水平,规定收购最低保护价和零售最高限价;三是批发部门要保证履行定购合同;四是除合同定购外,批零部门还可实行多种经营形式;五是规定菜场按供应人口日平均不低于300克指标进货,并与减免税收挂钩;六是继续给蔬菜公司亏损补贴,按1984年亏损实际,保持三年不变。此外,还有加强蔬菜市场管理,建设大型批发交易市场和推行塑料箱装蔬菜、强化储运手段等。

“双9条”调动了产批零各方积极性。1985年是个歉收年,生产上接连遭受灾害性气候严重影响,但在生产上有2千多个劳力归队,菜区干部和企事业单位突击支农,批零双方积极外采客菜。市场供应仍然较好,全年共组织货源111.2万吨,其中郊菜收购85万吨,市区零售供应86.8万吨(包括集市贸易),人均日吃菜水平为350克,大宗菜价格也基本稳定。

1986年继续贯彻“双9条”规定的各项政策。在生产上推行了塑箱优质净菜上市,实行优质优价,增加菜农收入;对批发继续给予财政亏损补贴,同时明确为平抑菜价,安排好市场,有必要亏损时,还按实给予补贴;但改变对蔬菜公司原有减亏分成办法,以免为追求减亏而影响供应和菜价稳定。实行核定人均留利水平的办法,经营实绩好的还可增加,以鼓励批发经营积极性;对蔬菜经营困难的,给予减免税收照顾。这年蔬菜获得丰收,郊菜上市115.5万吨,常年菜田总产值和菜农劳均实收均比上年增长20%,零售蔬菜经营利润达653.7万元。

1987年蔬菜产销实行“管七放三”,管的品种由22个减少到17个,放的品种数量增加,这年为上海蔬菜生产灾年,本市气候出现114年来罕见的异常现象,年初出现高温,接着发生龙卷风,阴雨连绵,以后台风连连侵袭,暴雨倾泻成灾。到8~9月份,蔬菜生产陷入严重困难,四次抢种,四次烂秧。但是,由于始终贯彻了“双9条”,生产上执行计划指导和坚持统分结合的生产责任制;经营上实行逐步放开的方针,较好地发挥了政策的导向作用。本年度又根据市长江泽民指示,加快了菜田建设,菜区建立了一大批蔬菜良种场、工厂化育苗设施、喷灌、暗排明沟、管棚、钢架大棚、铝合金钢架温室等,累计总投资达2.4亿元。菜区广大菜农一靠政策,二靠科技,三靠投入,通过努力在多灾之年夺得一个中等年景。当年郊菜总上市量108万吨,其中常年菜上市99万吨,全年除受灾最严重的5月和8~9月有30多天供应偏紧外,多数月份郊菜日上市量都在2千吨以上。加上组织客菜和吸收市外流入20万吨,市区日人均吃菜水平为34O克左右。由于细菜增加和收购价每年适当提高,蔬菜生产产值达1.36亿元,亩产值为674元,零售蔬菜经营利润达735万元,均超历史水平。

1988年是上海实施“菜篮子工程”的第一年。从年初开始即建立考察团北上取经,经过几个月调查探讨,制订方案,于8月11日市委、市政府联合召开了区县局干部大会,宣布了《关于建设郊区副食品生产基地,改革产销管理体制的决定》。从此,本市“菜篮子工程”建设正式拉开序幕。

与“菜篮子工程”相适应,1988年市蔬菜工作会议在蔬菜产销上提出了10个方面内容的政策措施,其中既保留了“双9条”中行之有效的部分,又补充了若干有利促进生产、搞活流通的具体措施。在生产一头,除原定各项优惠政策不变外,价格与税收上新增了3条:一是对合同定购的蔬菜计划收购价每50公斤提高6角;二是返税补贴每50公斤增加5角;三是超过合同或协议定购的蔬菜,以及随行就市的花色小品种,收购保护价分别从6折提高到7折和从3折提高到5折;上述新增3项优惠政策使郊县菜农增加收入2千万元以上。在批发一头,推行了3项改革,一是改革购销形式,引入竞争机制,实行“双轨分流”,即各郊县购销站再挂一块交易市场牌子,计划内的蔬菜由购销站收购分配,超计划的、放开的花色品种在交易市场成交,买卖双方直接见面,价格随行就市;二是市蔬菜公司在与财政局盈亏一头结算的前提下,实行盈亏分开核算,即将政策性亏损与经营成效分开核算,以有利考核政策性亏损情况和发挥经营其他业务的积极性。对经营其他业务的利润,50%可作为公司留利;三是改革外调经营体制,由原来只有一个蔬菜经营部对外改为各蔬菜经营部都能直接外调,提高各个部的经营积极性。在零售一头,为鼓励菜场和营业员多卖菜,除继续减免蔬菜营业税外,还采取了3条措施,一是对菜场的蔬菜经营利润集中减免所得税,专项用于菜场自身改造;二是旺季推销,给予超销劳务费奖励;三是菜场完成采购任务与减免税收挂钩。

由于江泽民书记和朱镕基市长以及各部门领导对蔬菜工作的关心,逢会必讲抓好“菜篮子”的重要性,1988年,生产发展,供应良好,淡季不淡,菜农增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比较好。全年郊菜总上市量达107万吨,其中常年菜田上市量99.2万吨。适销品种增加,滞销品种压缩,还上市了塑箱优质菜16.24万吨,比上年增长66%。郊区常年菜总产值达1.86亿元,比上年增长37.3%。

1989年,市委、市政府把“力争蔬菜生产和供应工作好于去年”作为全市蔬菜产销奋斗目标,为此制订了以下各项政策措施。对生产一头,贯彻了“适当提高收购价,稳定零售价”的方针,一是对17个管的蔬菜品种,继续纳入计划价格管理,并在上年基础上再提高6%;二是原规定购销价在执行中可上浮10%,下浮5%的政策不变;三是由于购销差价扩大,市财政增加1千万元补贴。在上述3条具体政策外,再加上原来向菜农供应平价粮油和生产资料,返税款和财政补贴,以及“以工副业补菜”等。这年,菜区各项优惠政策的补贴额超过2亿元。对流通一头,自3月1日起,市蔬菜公司划归市农委领导,成为“产供销一体化”的结合点,在完善“双轨分流”的基础上,开展多种形式的产销联合。对零售菜场则是深化改革,强化管理,优化服务。

1989年底,根据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全国十城市蔬菜体制改革经验交流会上“市长要亲自抓蔬菜”和“蔬菜供应的好坏将成为考核市长、市政府领导班子政绩的重要标准”的要求,市委、市政府领导亲自抓副食品生产基地建设和产销管理体制改革,并要求县长抓“菜园子”,区长抓“菜摊子”。在各级领导重视,农商批零共同努力下,克服了频繁的自然灾害和那一场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给生产供应带来的困难,基本上实现了蔬菜生产、供应好于上年的目标。全年郊菜上市106万吨,其中常年菜上市97万吨,超额完成了90万吨的要求,两个淡季和节日供应都较好,蔬菜的社会供应量达113.9万吨,人均日吃菜水平为380克,其中菜场供应64.4万吨(人均日供应为241克),约占社会供应量的三分之二,在保障供应,稳定市场,平抑菜价方面发挥了主渠道作用。郊县常年菜总产值达2.05亿元,也比上年增长10%。

1990年,根据市委、市政府“一要稳定、二要鼓劲”的要求,对蔬菜产销提出了“两个为主”,即坚持菜区以菜为主和供应以主渠道为主的方针。

在贯彻“两个为主”的方针时,对过去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仍继续贯彻执行,如生产规模,管放比例,生产责任制形式,“以工补菜”以及扶持生产,搞活流通等政策,基本上都保持稳定不变。由于实际情况不断的变化,对部分政策,则在原有基础上补充和完善,包括完善合同制,稳定种菜劳力,“双轨分流”的调查总结和蔬菜公司内部亏损切块包干的继续试点等。

1991年10月,市府办公厅转发了市财办、市农委《关于深化蔬菜产销改革的若干意见》,对蔬菜产销两头各采取了6项政策措施(简称为“双6条”),根据“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原则,进一步扩大市场调节的比重。11月1日,上海蔬菜实行放开价格,放开经营。

对生产一头的6条政策是:1.稳定菜田种植面积。郊区16.3万亩计划常年菜田必须种足种好,并每年向市场提供80万吨左右的适销对路商品蔬菜,以确保市场供应;对菜田生产基础设施,贯彻谁破坏、谁负责修复的原则。2.坚持集体生产、统一经营。对郊区常年菜田继续实行“两头统、中间包”联产(联值)计酬为主要形式的生产责任制,大力抓好规模经营与集约生产,坚持统一建设菜田和集体产品统一进批发交易市场成交。3.对销剩蔬菜适当补贴。由蔬菜公司按一定保护价格水平收购处理,年补贴总额不突破600万元(后由农商协商根据上市量、返销等实际情况,分县、分乡、分村切块包干),列入市财政政策性亏损补贴,今后逐步压缩。4.稳定蔬菜产销享受乡镇工业返税的政策,从1992年起,调整具体返税办法。凡进入批发市场成交的蔬菜,每百公斤返税2.5元,核定的常年菜田每亩每年返税70元。此项返税款由各县统筹用于菜区发展生产。同时,在上述两笔返税总额中提取20%,用作生产风险调节基金。5.菜农的口粮、食油和燃料等供应政策不变,常年菜田设施建设投入,继续按原规定扶持,菜区“以工补菜”政策继续执行,常年菜田种菜劳力按照每4亩不少于1个劳力的要求保持稳定。6.实行指导性生产计划管理。生产部门可根据市场需求和指导性计划,合理调整品种结构,安排和组织好生产。

对流通一头的6条政策措施是:1.完善蔬菜批发流通网络。批发交易市场应主管蔬菜,掌握占总供给量70%左右的菜源,并按成交金额向交售方收取6%的手续费,其中10%返回乡农业公司,主要用于销售服务及风险调节;同时,对进场交易的个体商贩和其他直接消费单位,收取2%的手续费;还继续对交易市场实行手续费超额提成奖励。2.落实保淡保节菜源。自1992年起市蔬菜公司全年合同定购17万吨蔬菜,成交价低于合同价时由公司给生产单位差额补贴,专款专用。3.为了使市蔬菜公司掌握保淡保节供应和平抑菜价的经济调控手段,国家继续给予财政补贴,1992年财政补贴为4600万元(包括上述常年菜田销剩蔬菜补贴600万元,保淡保节补贴1256万元和财政给市蔬菜公司的费用补贴2744万元,这笔费用补贴由市公司按各经营部购销费用实际情况,切块包干到部),同时,现行定额留利政策不变,在二三年内逐步减少补贴。4.继续扶持和搞活零售经营,菜场可自行选择进货渠道。同时,对菜场继续实行减免蔬菜营业税的扶持政策,一二年内不变。5.改进蔬菜价格管理办法。凡进入批发交易市场的蔬菜,由产销双方按市公司发布的行情价协商成交;零售价由菜场按低于集市价和综合平均批零差率不超过60%的原则顺加定价。6.制定批发市场管理规章,加强蔬菜批发交易市场管理。

1949~1990年上海市蔬菜总上市量构成情况表

单位:万吨

年份

郊客菜总上市量

郊菜上市

批发客菜购进

合计

占总上市%

其中

合计

占总上市%

其中

常年菜

插种菜

采购调入

市外流入

交易市场

1949

1950

1951

1952

1953

1954

1955

1956

1957

1958

1959

1960

1961

1962

1963

1964

1965

1966

1967

1968

1969

1970

1971

1972

1973

1974

1975

1976

1977

1978

1979

1980

1981

1982

1983

1984

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29.39

33.32

33.55

41.75

51.88

58.42

55.08

65.96

78.19

84.56

130.20

125.55

143.85

169.99

127.92

116.73

126.04

115.56

120.05

133.33

108.57

120.87

130.87

140.20

108.07

121.13

108.16

130.32

115.84

152.45

136.03

111.56

119.93

170.62

127.65

174.45

108.53

137.02

121.59

121.21

119.47

114.14

12.64

15.49

12.83

16.47

25.70

32.87

55.65

42.74

50.17

68.90

122.93

123.39

140.92

164.16

118.12

108.46

117.22

104.47

106.80

117.55

99.97

112.80

124.90

135.61

101.80

114.73

100.40

124.46

110.56

145.43

128.13

98.89

107.00

156.13

112.98

168.04

94.64

115.57

108.09

106.97

105.70

100.96

43.0

46.5

38.2

39.4

49.5

56.3

64.7

64.8

64.2

81.5

94.4

98.3

98.0

96.6

92.3

92.9

93.0

90.4

89.0

88.2

92.1

93.3

95.4

96.7

94.2

94.7

92.8

95.5

95.4

95.4

94.2

88.6

89.2

91.5

88.5

96.3

87.2

85.2

88.9

88.3

88.5

88.5

12.64

15.49

12.83

16.47

25.50

32.87

35.65

42.74

50.17

68.90

105.18

112.59

130.66

159.30

107.30

95.44

98.59

92.25

95.68

104.11

89.18

101.06

106.00

112.82

91.87

94.16

89.58

111.53

98.32

123.95

112.13

85.23

88.91

137.46

103.15

152.67

85.43

106.08

98.58

99.18

96.96

93.72

17.75

10.80

10.26

4.86

10.82

13.02

18.63

12.22

11.12

13.44

10.79

11.74

18.90

22.79

9.93

20.57

10.82

12.93

12.24

21.48

16.00

13.66

18.09

18.67

9.83

15.37

9.21

9.49

9.51

7.79

8.74

7.24

16.75

17.83

20.72

25.28

26.18

25.55

19.43

23.22

28.02

15.66

7.27

2.16

2.93

5.83

9.80

8.27

8.82

11.09

13.25

15.78

8.60

8.07

5.97

4.59

6.27

6.40

7.76

5.86

5.28

7.02

7.90

12.68

12.93

14.49

14.67

6.41

13.89

21.45

13.50

14.24

13.77

13.18

57.0

53.5

61.8

60.6

50.5

43.7

35.3

35.2

35.8

18.5

5.6

1.7

2.0

3.4

7.7

7.1

7.0

9.6

11.0

11.8

7.9

6.7

4.6

3.3

5.8

5.3

7.2

4.5

4.6

4.6

5.8

11.4

10.8

8.5

11.5

3.7

12.8

15.6

11.1

11.7

11.5

11.5

23.22

28.02

15.66

7.27

2.16

2.93

5.83

9.80

8.27

8.82

11.09

13.25

15.78

8.60

8.07

5.97

4.55

6.24

6.38

7.74

5.84

5.27

7.01

7.86

12.54

12.46

13.90

13.03

4.08

7.40

11.87

5.98

5.50

4.40

3.89

0.04

0.03

0.02

0.02

0.02

0.01

0.01

0.04

0.14

0.21

0.09

0.19

0.19

0.35

1.42

0.08

0.18

0.14

0.26

0.50

1.45

2.14

5.94

8.16

7.44

8.56

9.23

9.29

说明:蔬菜长期来实行统购包销体制,郊客菜总上市量实际上即批发部门总购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