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清军的校阅 2007/3/26 9:58:38

一、曾国藩阅兵

清同治十年(1871年)两江总督曾国藩于九月初六(10月19日)在松江阅看提标中营、左营、前营、后营、松江城守等营,并调阅金山、青村、柘林等营及驻防凤凰山由洋人教练之勇丁3个营。九月十二日(10月25日)在吴淞口阅看吴淞、川沙、南汇、掘港等营,并调阅提标右营及苏松镇标的中营、左营、右营等营,又在海口阅看外海艇船6个营,内洋、八团舢板5个营及新造轮船操演1次。

二、刘坤一阅兵

1.校阅营勇

清光绪十八年四月十九日(1892年5月15日)12时,两江总督刘坤一(字岘)来沪阅兵,乘官舫共23艘,用8号小火轮拖带,下碇江南制造局码头。随行的有江南提督军门谭青崖、松江府太守思诗农等人。

上海的各级官员投递职名,登舟谒见,各营勇在江岸边站队并燃枪升炮以示敬意,在黄浦江上的龙骧、虎威、飞霆、策电、威靖、测海6艘兵船的兵士全部登桅并连放巨炮数响。苏松太兵备道聂缉规、海防同知刘司马、提标右营参将傅文彩、上海县袁大令闻报即出城往码头恭迎,刘坤一即传令进见,略谈片刻,江苏抚标沪军营统领萧云卿及督辕忠信二字营统领杨、土两军驰至浦滨。刘坤一即命中军官传谕明晨莅校场阅操,三军门(即傅、杨、土)遵渝各归营伍。

其时,日晖桥新筑操场演武厅上已预备一切,厅前建三军司命旗、令字旗、帅字旗。

四月二十日(5月16日)黎明时,聂缉规、谭青崖、参将傅文彩、太守思诗农、袁大令以及南汇县吴明府、福山参将、狼山镇参将、英廨谳员蔡太守、法廨谳员葛同转、帮办总巡朱明府、制造局总办刘观察等来到帅舟。上午8时刘坤一登岸,前导衔牌为“钦命肃静回避,头品顶戴,钦差大臣、阅兵大臣、南洋通商大臣、两江总督、郡堂硕勇巴图鲁,赏戴花翎”等。

刘坤一端坐4人抬的绿呢轿内。此时,各员将已站列在演武厅前,待刘坤一下轿步入厅中,各武员俱在道旁跪接,不久刘坤一升座,军官即半跪请发令,刘坤一即令开操。

先由忠、信两字营及江苏抚标沪军营合演一字长蛇阵、二龙抢珠阵、四方阵、八卦阵等。至11点钟,刘坤一入边厢休息片刻,不久复升座令演杂技,各勇分执长枪、短刀、连环棍等互相搏击,演毕各归部伍。之后又演蟹螫阵,刘坤一即令停操,仍由原路回入制造局。

下午,刘坤一委派营务处张、周两观察代阅洋枪打靶。

2.校阅水军

清光绪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1892年5月17日),两江总督刘坤一赴吴淞口阅兵。其时,各处水师齐集吴淞口,有高头舢板30余艘。上挂大红白厢边三角旗。由王、布、盛、张、沈、黄、李、丁、杨、伍各弁管带,计有江南福山镇标及吴淞外洋水师、川沙提标、南汇水师、苏松镇标外海水师、江苏镇标中营外海水师、彭军门所带江南狼山总镇、南洋水师。舢舻相节,鳞次栉比,并有炮艇两艘作巡哨之用,吴淞炮台也高插彩旗,突出东南重镇地位。

三、李朝斌阅兵

清光绪五年(1879年),江南提督兼统带轮船李朝斌,于六月初八(7月26日)早晨乘领港船至吴淞口校阅兵船及验收吴松炮台的工程。被校阅的有在上海的第六号“驳远”兵轮船,第三号“测海”兵轮船及福建船政局的“扬威”、“威远”、“超武”、“元凯”、“靖远”、“登瀛洲”等6艘兵轮。以上各轮原都停泊在吴淞河泊司署前,于初七各轮出吴淞口迎接李朝斌。初八,李朝斌领港船到口时各船皆升炮相迎,并在吴淞口操演各种阵图,有“双龙出海”、“四海升平”、“行前御敌”、“偃月进攻”、“斜雁阳”、“抄后夹攻”等。

李朝斌逐一阅毕阵式后,随即视察吴淞炮台,然后仍乘领港船回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