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学外国兵法 2007/3/26 9:58:17

清朝规定各总督、抚标、提标、镇标等官员对其统辖的营伍官弁均有领导部队操演之责。历朝对其部队训练内容、时间等都有严格要求。如道光二年(1822年)谕据嵩孚遵议操练章程折内称抚标左右两营额设官30员、兵1800余人,向以1、4、7日操演盾牌刀棍,2、5、8日操演弓箭长矛,3、6、9日操演鸟枪及排枪打靶,逢10合操。驻上海地区军队也按比例训练。

清同治元年(1862年)谕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奏:“练兵必先练将”。请饬沿海统兵大臣,暂假洋人训练。上海等处已先后办理择员弁令其学习外国兵法,学成后自行训练中国勇丁。

为此,曾国藩、薛焕、李鸿章、左宗棠商酌于都司以下武弁中酌挑一二十员在上海等地学习外国兵法,以副参大员同外国教练加以训练,数月后,得有成效,即将上海等处学习外国兵法的勇丁交其统带。

当时,两江总督曾国藩曾迅速通知广州、福州等处营伍必须仿照上海等处学习外国兵法。

清同治二十四年(1885年)清廷谕上海江南制造局拨新式快枪3000支、快炮7尊,原有淮军12000人,防、练军19000人归并训练。其中驻吴淞防军改训洋操,所用军械统归一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