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引进合同类型 2004/7/11 14:20:49

在宝钢15年的进口贸易中,与世界先进工业国家的厂商共签订引进合同2670个(包括宝钢进出口公司签订的1700个备品备件合同),其合同类型共分为六大类:

一、成套设备合同

一、二期工程共签订成套设备合同25个,总金额达32.6046亿美元。其中,工厂成套项目合同又分为以下四种类型:

1)基本合同(成套设备合同):即一号合同,中方执行方——宝钢(甲方)。

2)合作制造合同:即二号合同,中方执行方——第一机械工业部(后改为机械电子工业部)或其下属公司(甲方)。

3)长期技术协作合同:即三号合同,中方执行方——第一机械工业部(机械电子工业部)或其下属公司(甲方)。

4)国内分包合同:即四号合同,中方执行方——与外商签约的中方公司(乙方)。

这四种合同在工厂成套设备引进时谈判和签约,第二、三号合同由中国机电制造部门与外商制造厂家进行技术谈判,商务仍由中技公司主谈,其费用包括在工厂成套设备合同总价之内,合作制造的比率(国产化率)和长期技术合作中技术转让条件是否优惠,是中方决定是否签署一号合同的因素之一,因而是工厂成套设备合同的组成部分。

二、软件合同

1)有价软件合同共计16个(份)。如:由中技公司(代表甲方)与新日铁(乙方)以及东朝阳贸易公司、三一企业公司(丙方)签订的《上海宝山钢铁总厂第一号技术协作合同》(包括①初步设计;②技术设计;③通用技术说明书)和《上海宝山钢铁总厂第二号技术协作合同》(包括设备订购规格书、报价书评价、设计审查与审核)以及《J-K》合同(即《生产培训和操作指导合同》)等均属此类。

2)无费用软件合同。如:由中技公司(甲方)和新日铁(乙方)签订的《关于订购上海宝山钢铁总厂成套设备的总协议书》和中技公司与西马克签署的《上海宝山钢铁总厂2030冷连轧机解决遗留问题和技术协助的协议》等均属此类,这类协议书或备忘录虽不发生任何费用,但在执行上参照与执行合同类似的国际准则。

三、工厂成套设备引进的辅助合同

这类合同是辅助成套设备达到其设计的先进性和完整性、可靠性而签订的单项合同,具体分为两种:

1)生产、维修用的消耗资材(储如油、脂、化学药品、备件等),特殊工器具等单项合同专项合同,共196个;

2)施工机械、施工材料、施工用的仪器、仪表等单项合同,共473个。

四、单机或小成套引进台同

二期工程与外商签订小成套及单机引进合同共计56个,其中高炉、烧结、焦化三项工程签订8个小成套和9个单机引进合同,在技术改造项目中还有这类单机及小成套引进合同。

五、国内总承包项目中的国外合同

二期工程建设中,高炉、烧结和焦化的大部分设备由“冶金部联合承包体”(中国冶金设备总公司)和机械电子部下属中国重型机械总公司分别承包。这两家公司(承包体)转向日本、德国、法国、卢森堡和瑞典等国的厂商签订了部分合同,其中有单机小成套设备,也有合作生产以及安装指导合同,共计13个合同。

六、备品备件合同

这类合同包括为工程动工紧急引进备件、退款备件以及为生产运行、设备检修所引进的备品备件。到两期工程全部建成时为止,这类合同共计1891个(其中宝钢进出口公司签订1700个合同)。

以上六大类合同中,有的还有合同附件。第一类合同的大型项目,包括16~18个附件,这些合同附件与合同正文具有相同的法律意义,是合同正文重要的补充文件。

以上合同,从宝钢与外商和中国制造部门之间的合同关系,又可分为两类:

A类:直线合同。即:宝钢与外商为设备引进合同的甲、乙方;外商与中国制造企业为另签设备制造合同的甲、乙方,中国的制造企业向外商负责;外商向宝钢负责,中国的制造企业与宝钢之间没有合同责任和合同关系。

B类:三角合同。即:宝钢与外商为设备引进合同的甲、乙方,在该合同中,部分设备由中国的制造企业提供,当中国的制造企业不能履行合同条款时,外商也不能履行对宝钢的有关合同条款;只有当中国制造企业履行合同责任时,外商才能履行对宝钢的责任,宝钢与外商与中国制造企业之间是一种三角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