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四节 总进度的演变 2004/7/11 14:16:29

计划任务书确定的工程建设进度是:1981年建成第一座高炉、两座转炉、开坯机系统和无缝钢管轧机,其中第一座高炉力争1980年出铁,1982年建成第二座高炉、第三座转炉和连铸机系统及热连轧机,相应要求自备电厂1980年投产,1983年建成冷连轧机及其他配套项目。

宝钢工程动工后,国家计委、经委、建委、冶金部、外贸部、机械部、中国银行于1979年5月9日联合发文(计[1979]222号)《关于宝钢建设工作安排的报告》,对建设进度作了调整,提“总的进度推迟一年左右,争取1984年全部建成。”“第一座高炉系统、两座转炉、初轧机和无缝钢管轧机由原定的1981年推迟到1982年,冷、热连轧板机在1983年建成,第二座高炉系统、第三座转炉在1984年建成。”与此同时,国务院财经委也提出:宝钢建设期限必要时可以延长一、二年,不要操之过急。

1979年初国民经济调整时,由于国家缺少现汇,宝钢已签的七项合同(从原料码头到初轧的主体项目)一度未能批准生效。经过半年艰苦谈判、斡旋,中日双方于6月15日达成协议,将原定的以现汇支付方式改为卖方信贷、分期支付而不增价。草签的合同始获国家批准,随后又陆续与外国厂商签订了其他合同。

国务院副总理谷牧于1980年7月22日召开18个部、委、局及银行负责人会议,听取国家建委主任韩光关于宝钢建设第二次协作会议情况汇报,在《会议纪要》中提出:“由于合同签订进度不一致,设计交付时间推迟,以及其他多种因素,有些工程过紧,按原进度要求在1982年底同步建成投产已不可能,……经反复研究,确定一号高炉系统争取1983年一季度开始陆续投产,有的项目投产期可能延伸半年或更长一点时间。

1980年9月全国人大五届三次会议期间,北京、天津、上海的代表团,相继就宝钢工程建设问题,向冶金部提出质询。新华社和京沪各报连续详细报道了质询过程,引起海内外的高度关注。全国人大代表就为什么要建宝钢,为什么一定要建在上海,宝钢会不会增加上海的环境污染,进口矿石有没有保证,宝钢的桩基位移能否控制,宝钢工程投资是不是“无底洞”等问题,提出质疑、询问和激烈的批评。冶金部部长唐克感谢代表们的关心监督,回答了质询的问题,表示:只能搞好,不能搞坏,要埋头实干,严格要求,认真听取专家和群众的意见,把这个建国以来最大项目建设好。

1980年10月初,在全国省(市)长会议上,开始提出宝钢工程停缓、下马问题。12月23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由国务院总理赵紫阳主持召开会议,从宏观调整国民经济出发,研究了对宝钢工程的“调整、退够、下好”问题,最后采纳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的建议,决定到现场先进行一次论证。

1980年12月30日,陈锦华向国务院领导写信,陈述对宝钢工程调整问题的意见,提出从工程进展实际出发,如果下马,损失太大,建议“细水长流,缓中求活,工程不致完全中断”。

由国家计委、建委主持召开的调整宝钢工程论证会,1981年1月7日至11日先在北京,12日至31日移至宝钢工地举行。国家计委、经委、建委、进出口委、机械委、财政部、外贸部、冶金部、煤炭部、一机部、电力部、交通部、铁道部、中国银行、建设银行、物资总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上海市的17个有关委、局、院校以及宝钢工程指挥部、宝钢顾问委员会的领导干部、专家、工程技术人员等200多人到会。论证会由国家计委副主任金熙英、国家建委副主任李景昭等主持,按照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指示精神,敞开思想,各抒己见。会上,争论激烈,提出三类意见:第一类,主张停建,不是永久不建而是暂时不建,等待时机,也有个别人主张完全停建,将已到岸设备“五马分尸”分到其他钢铁厂使用;第二类,主张按原进度继续建设,“紧一紧裤带”,争取1984年建成;第三类,认为在宏观调整的形势下,按原计划建设为国家财力所不允许,但停建下马则在经济上、政治上损失太大,主张为适应国家财力、物力状况,宝钢工程可缩小规模、延长工期,分段建设,发展联合,细水长流,再用25亿元投资,将一期工程建成,把已投入的103亿元设备、厂房救活,争取在1986年建成投产。

在此期间,宝钢工程指挥部面临工程可能下马的严峻局面,决定采取措施:(1)抓紧厂房建设,以厂房代仓库,储藏已到工地的大量进口设备、物资;(2)照常安装设备,使设备就位后得到有效维护,安装后有条件地定期试运转,实行动维护;(3)加强工地政治思想工作,抓干部和全体职工的思想教育,使全工地做到顾全大局,“国家要上,我们就上好;国家让下,我们就要下好”,保证“队伍不乱,人心不散,工程不停,物资不丢”;(4)生产准备按原计划、步骤进行。全工地上下一条心,做好两手准备,等待国家对宝钢工程的正式决策下达。1981年3月,谷牧、薄一波副总理先后到宝钢工地视察,肯定了宝钢工程指挥部的调整工作安排,要求加强设备维护工作。薄一波赞扬宝钢建设者干得很好,表示:不管宝钢工程决策怎么样,对你们宝钢建设者我是鼓掌的。4月,姚依林副总理到工地,表扬宝钢工地职工积极贯彻执行党中央调整国民经济方针,保持安定团结局面。7月,赵紫阳总理到工地进行实地调查后,于8月1日在韩光报告上批示:“宝钢一期作为续建项目,不要再犹豫了,请计委早日定下来。”1981年8月7日,国家计委、建委联合通知:宝钢一期改列续建项目。此后,宝钢一期工程建设顺利进行,直到1985年9月建成。

1982年5月14日,姚依林副总理在向国务院《关于宝钢当前建设中几个问题的安排》的报告中,提出“高炉点火时间定在1985年9月,由冶金部会同上海市及各有关部、委排出各项工作的具体进度表,并按此进度互相衔接,力求同步”。1982年5月19日,国家计委发文(计[1982]386号)传达国务院同意姚依林的报告,要求“请即执行”。7月24日,韩光在向国务院的报告中进一步明确:“关于建设总进度,宝钢工程指挥部即按1985年9月高炉点火要求,排出各项工程的进度,并已与日方进行了一轮谈判,8月中旬将同日方进一步协商确定。”此后,指挥部又根据施工进度和生产准备的实际情况,同新日铁协商,将高炉点火日期从9月30日提前到9月15日,结果一期工程各单元项目均按进度计划一次投产成功(无缝钢管项目除外)。

在一期工程紧张施工的同时,指挥部即着手准备二期工程建设。1982年底,重庆院按期完成了国家计委8月下达的二期工程可行性研究;1983年春,冶金部组织对二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评审后,重庆院又及时完成了修改和补充报告的任务。

1984年2月15日,邓小平和王震由陈国栋陪同来宝钢视察,在听取了工程总指挥黎明关于工程建设情况的汇报后,陈国栋提出宝钢二期看来是非上不可的问题,邓小平详细询问了建设二期工程的必要时间、资金安排和可行性后,表示:宝钢二期上是肯定要上,问题是什么时候上。国家计委原来考虑,宝钢二期在“七五”期间上,如果明年只要两亿元,还可以考虑上得快些,不要耽误时间。此后,二期工程准备工作便紧张展开。紧接着一期工程投产后,1986年1月,国家计委正式下达二期工程建设任务书,指挥部按此任务书的要求,于1990年先建成冷轧、热轧、连铸工程,1991年6月建成二号高炉系统,二期工程全面投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