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7/2/26 13:33:17

上海地处中国东海岸中部,位于长江三角洲东缘,西与石灰岩等非金属矿资源丰富的江、浙两省接壤,境内地势平坦,河网稠密,交通便捷,为吞吐量大的建材工业发展提供良好的条件。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上海被迫辟为通商口岸,西方殖民主义者强设租界,开洋行、办工厂,所需洋灰(水泥)、玻璃、洋砖洋瓦和水泥制品等建材产品,从国外输入,随之西方一些制造近代建筑材料的技术也相继传入,孕育和推动了上海近代建材工业。随着建筑业的兴起,建材市场容量不断扩大,建材工业也相应发展,经过近百年艰难曲折的历程,业已建成具有一定规模和技术水平、门类比较齐全的基础材料工业部门,正向建立现代化建材工业奋进。

(一)

上海地区在4000多年前已有最初的砖块建筑。据考古工作者发掘青浦福泉山良渚文化建筑遗址时,发现遗址四周有红烧土块堆积(类似低温砖)。据史籍记载,粘土砖的使用可上溯至唐代。唐天宝十年(751年)始设华亭县时建的城墙,南宋嘉定十二年(1219年)建的嘉定县城,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建的奉城和明嘉靖年间(1553年)为抗倭所建的上海县城墙,都用大量砖瓦建成。从唐代至宋代建有不少古塔,至今尚存14座,南翔寺的楼阁式砖塔是全国仅存的一对年代最久的砖塔。50年代发掘北京明陵时发现刻有“松江”字样的墓砖,70年代拆除松江县城墙时发现刻有“松江”印记的城砖,质量均属上乘,足见当时松江的砖瓦生产已有一定的规模和技术水平。至清嘉庆、道光年间,青浦已有从事砖瓦生产专业户,产品销往江浙一带。

上海近代建材工业始于砖瓦业。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后,帝国主义列强在上海黄浦江滨和附近地区建造大厦,修筑马路,中国传统的青色土砖小瓦已不适应这些近代建筑的需要,各砖瓦企业相继仿制西式机制的红砖和连环式平瓦。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上海先后开设浦东机制砖瓦厂和瑞和砖瓦厂,建下抽式方型和圆型窑,用机器制造红砖、红瓦和耐火砖等产品,供现代建筑之需。与此同时,一些从事筑路出身的工头,自设瓦筒作,生产中小型水泥瓦筒,用作排水管道,以替代砖砌阴沟。

民国3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洋货输入减少,中国民族工业获得发展机会。民国9年,胡厥文创办的中华第一窑业工场和管趾卿创办的华大鑫记砖瓦厂开业,建德国式窑墩,用机器制造砖瓦。接着有黄首民的泰山砖瓦公司二厂、杨试锋的乐善砖瓦厂相继创立,生产机制砖、平瓦和装饰面砖等产品。民国9年,刘鸿生等人集资120万元,创设华商上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水泥厂),民国12年建成投产,产销两旺。但帝国主义国家经战后恢复,又卷土重来,特别是日本对中国水泥市场采取屯并政策,向中国输入大量水泥,降价倾销,致使国产水泥滞销。上海水泥厂和华北启新洋灰公司等联合起来,每桶水泥各减银3钱,与日货展开竞争。在民国14年“五卅”运动和全国提倡国货、抵制日货运动的推动下,建材工业得到短暂的发展。至30年代初,全市已有机制砖瓦厂9家,加气混凝土砖厂1家,年产机制砖达到1亿块,机制瓦600万片。水泥制品厂(作坊)已有40多家,生产各种无筋和有筋水泥管,改变了筑路用排水管依赖进口的局面。华商大理石厂有3家,中国石公司用国产原料,加工生产的花岗石、大理石制品,用于民国20年建的当时远东最高建筑国际饭店的石材装饰工程,获得各界好评。民国25年,上海水泥厂水泥产量已达9.78万吨,创历史最高纪录。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到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前,为上海近代建材工业发展的兴盛时期。上海水泥厂的“象牌”水泥、瑞和砖瓦厂的红平瓦、泰山砖瓦公司二厂的薄面砖、中国制瓷公司的瓷砖、中国石公司的大理石板材,以及振苏、大中砖瓦厂的机制砖和空心砖等产品,质量上乘,品种齐全,可与舶来品媲美,当时新建的高层和高级建筑大部分采用国产材料。

民国26年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11月,上海华界沦陷,翌年华界地区的上海水泥厂、泰山砖瓦二厂、信大窑厂、永业和永宁石矿等先后被日本侵略军占用,其产品为日军所用。刚新建的陶瓷厂和建华油毡厂被日军炮火所毁。在8年抗战时期,除在抗战初期的公共租界内新开设天祥和顺昌水泥厂外,其余建材企业处境艰险,大部分厂停产,广大职工流离失所,生活十分困苦。

民国34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一些赴内地的民族资本家陆续返沪,被日本侵略军强占的工厂全部收回,但工厂已千疮百孔。上海水泥厂等企业向银行贷款后,才得以修复,民国35年恢复生产。后又开设水泥厂3家,大理石厂和油毡厂各1家,设在天津的耀华玻璃公司也在沪兴建平板玻璃厂。饱受8年战乱的民族工商业者和广大职工曾满怀希望,以求建材工业获得较快恢复和发展,但不久即连遭外货倾销、恶性通货膨胀和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等影响,建材生产又一次面临困境。刚新建的顺昌、光华水泥厂被迫歇业,郊区砖瓦厂大部分停产,已建成的上海耀华玻璃厂无法投产。到上海解放前夕,建材工业濒临崩溃,许多厂矿的职工被解雇、遣散。从1945年8月至1949年5月,全市累计生产水泥9万吨,仅及抗战前1年的产量。1949年,全市建材工业总产值仅3100万元。主要产品产量:水泥3.79万吨,砖5000万块,瓦1000万片,油毡4万卷,石棉瓦11万张。

旧中国的上海建材工业技术落后,基础薄弱,除水泥工业外,砖瓦、石材、防水材料和水泥制品等行业,大部分是手工操作,作坊式生产;即使机制砖瓦厂,其采土、装出窑和运输也是依靠人力,露天操作,季节性生产,生产方式极为落后。

(二)

上海解放后,上海军事管制委员会立即派军代表接管官僚资本企业。各民营建材企业较快地恢复生产。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建筑业的复苏,建材工业开始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1950年11月起,国家对水泥实行统购统销,主要原材料由国家计划供应,促进了水泥工业的发展。1952年全市水泥产量达到11.35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1952年9月上海耀华玻璃厂正式投产,当年生产平板玻璃3万标箱,填补了上海及华东地区生产平板玻璃的空白。同时,对重点砖瓦企业采用购买、租用和合营等方式,组建华东一、二、三砖瓦厂和公私合营振苏砖瓦厂,并立即对这些企业进行技术改造,新建和扩建轮窑3座,扩大生产能力,适应各方面建设的需要。1952年,全市建材工业总产值达到5600万元,比1949年增长64.52%。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工业总产值每年递增21.77%。

1953年开始实行有计划的经济建设。在“一五”计划期间,建材工业实行全行业公私合营,并对一些小型企业按产品类别进行调整和改组,把一些设备简陋、技术落后的企业裁撤并入生产设备和管理较好的企业,形成新的生产能力。1956年,天祥水泥厂并入上海水泥厂,翌年水泥产量达到19万吨,比设计能力提高近1倍。原全市油毡厂有20多家,大都是作坊式小厂,劳动条件很差,最大的万利油毡厂年产油毡仅7万卷,经合并改组为上海建筑防水材料厂后,对原生产工艺进行改造,年产油毡达100万卷,1956年起油毡开始出口。建筑石材加工企业有17家,大部分是手工操作,产量很低,裁并为建华和孙隆兴2家大理石厂后,年产大理石和花岗石板材1000平方米,并有少量产品出口。在此期间,全市建材工业企业还开发一批新产品。1954年上海耀华玻璃厂试制成中国第一块钢化玻璃,产品参加莱比锡国际博览会;以后又试制成中国第一块夹层玻璃,为中国汽车工业提供风挡和防弹防爆玻璃。1956年,中国玻璃纤维工业社程伟民用自制陶土坩埚拉出中国第一根6微米玻璃纤维丝,并织成玻璃纤维带和玻璃纤维布等产品,为国家填补了空白。1957年,上海耀华玻璃厂与中科院冶金陶瓷研究所合作,研制成无碱玻璃纤维,并建成年产2000吨玻璃纤维车间。上海水泥厂试制生产600号纯波特兰等水泥,向国外出口。市建工局材料研究所,利用工业废渣研制成粉煤灰建筑砌块,并建成五层住宅,在全国是一个创举。“一五”期间经生产关系的变革,推动了生产力发展。1957年全市建材工业总值达1.37亿元,比1952年增长1.45倍。

“二五”计划期间,贯彻中共上海市第一次党代会“充分利用,合理发展上海工业”的方针,上海的基本建设规模逐渐扩大,1958年基建投资比1957年增加1倍多,对建材产品需求量激增,建材工业加快发展步伐。上海水泥厂扩建3台湿法回转窑,新增矿渣水泥20万吨,并新建吴淞、洋泾、红旗、白水泥等水泥厂,1960年,水泥产量达到45万吨。上海耀华玻璃厂将二机窑改造为四机窑,引上机板宽由1.8米改为2.4米,平板玻璃产量达63万标箱,比原来产量翻一番多。该厂还从联邦德国引进磨光机等设备,生产磨光玻璃,为玻璃深加工,制作钢化、夹层玻璃创造条件。同时,新建年产平板玻璃25万标箱的上海平板玻璃厂。1958年成立的上海建筑材料工业公司,领导所属砖瓦企业开展以提高机械化和半机械化程度为内容的群众性技术革新活动,建成从原料土采挖到砖瓦成型的机械化生产联动线,大幅度提高了生产效率;新建较为先进的隧道窑,工人从窖内高温操作,改为窑外作业;砖坯由自然干燥,改用隧道窑余热干燥,实现砖瓦常年生产。新建一批砖瓦厂,增加砖瓦产量,满足全市基本建设需要。1958年,建华和孙隆兴大理石厂合并,组建为上海大理石厂。当年该厂承接北京十大建筑工程4000平方米大理石、花岗石加工和安装任务,原加工设备陈旧落后,经群众性技术革新,自制各种机械,胜利完成人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和北京火车站等石材装饰工程,为此,1959年该厂被评为全国工交系统红旗单位。上海石灰行业为满足冶金工业的需要,将土窑全部改为半机械化的人工竖窑,石灰产量翻一番。

“二五”计划前3年,上海新建一批建材生产骨干企业,生产获得很大发展。但由于受“大跃进”的高速度、高指标和浮夸风等“左”的错误影响,片面追求产量,忽视质量和经济效益,造成严重后果。1958年动员全市各行各业开展“大办水泥”群众运动,高峰时土窑达5000余座,所产水泥质量差、能耗高,浪费很大。1961年,国家开始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全市基本建设投资锐减,建材工业企业生产任务严重不足,不少企业处于停工和半停工状态。1962年,全市建材工业总产值下降到1.93亿元,仅为1960年6.94亿元的27.8%。在调整过程中,通过总结经验教训,深入贯彻《工业七十条》,从加强企业管理入手,建立和健全管理制度,严格质量和设备管理,恢复经济核算,使企业管理逐渐走向正轨。对于一些盲目上马的新建项目和生产任务严重不足的企业,实行关停并转。各生产企业还精简一部分职工,回乡支农。在此期间,水泥和墙体材料企业积极利用工业废渣,生产新产品。水泥厂利用发电厂粉煤灰作水泥掺合料,生产粉煤灰水泥获得成功。上海硅酸盐制品厂建成年产粉煤灰砌块12万立方米的生产线,成为中国第一个综合利用工业废渣生产墙体材料的专业工厂。经过3年调整,从1964年起,建材生产开始回升,1965年全市建材工业总产值达到3.52亿元。1966~1976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干扰和破坏,一些刚建立起来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被废除,正常生产秩序遭到破坏,产量下降,消耗上升,利润减少,事故增多。从1967年起建材工业总产值连续3年大幅度下降,3年平均总产值比1966年下降39%,水泥产量下降17%。这10年中,建材工业基本建设投资仅0.82亿元,只占全市基本建设总投资的0.16%,由于新增生产能力微小,原有生产停滞不前,导致建材工业同国民经济各部门之间的比例严重失调和建材产品长期紧缺的被动局面。

在“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广大职工坚守岗位,建材生产力保全市基本建设和人民生活基本需求。根据国民经济发展和上海后方基地建设需要,1970年,市建工局在安徽宁国新建年产30万吨的胜利水泥厂。吴泾砖瓦厂(现上海石英玻璃厂)建成石英玻璃和多晶硅2条生产线,以后又研制成单晶硅,为中国发展微电子工业提供基础材料。上海耀华玻璃厂改制拉丝设备,玻璃纤维产量翻一番,以后又建成中碱玻璃纤维池窑,年产量达到5000吨,成为中国生产玻璃纤维重要基地。1971年上海玻璃机械厂为洛阳玻璃厂制造中国第一条300吨级浮法玻璃设备,该工艺线获国家发明二等奖。

(三)

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通过思想上的拨乱反正和恢复性整顿,建材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得到领导部门的重视。1977年10月,中共上海市委和市革委会批准成立上海市建筑材料工业管理局(下称市建材局),负责全市建材工业的统一规划和管理,将分散在全市各系统的重点企业和市建工局大部分建材企业,以及市物资局的上海建材供应公司划归市建材局领导,以加强全市建材工业的专业化管理。市建材局建立后,迅速制订中长期发展规划,促进了建材工业发展。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以及实行一系列改革开放政策后,上海建材工业进入全面发展的新时期。1978年,金山水泥厂扩建1台145米湿法回转窑,上海白水泥厂新建一条铝酸盐水泥生产线,大中砖瓦厂扩建一条“一次码烧”生产线,上海硅酸盐制品厂新建一条加气混凝土砌块生产线,均很快建成投产,使全市水泥和墙体材料供需矛盾有所缓解。1980年,全市建材工业总产值达9.05亿元,比1976年的6.92亿元增长30.78%。

1981年进入“六五”计划时期,全市基本建设投资比“五五”计划增加2倍多,特别是宝山钢铁总厂和上海石化总厂二期特大型工程上马,使建材产品供需矛盾更加突出。市建材供应部门除向外省市采取补偿贸易和物资串换等方式,组织一部分资源外,还动用大量地方外汇进口水泥。“六五”计划期间共进口水泥73.5万吨,用外汇3240万美元。为改变建材产品紧缺状况,1982年4月,市长汪道涵指示市计委、科委、建委和建材局联合召开座谈会,听取各方面专家对加快上海建材工业发展的意见。100多名专家历时1个多月的座谈讨论,详细分析建材工业发展滞后的原因,提出在“六五”和“七五”计划期间加速发展建材工业的意见,建议经过两个五年计划的努力,把上海建材工业生产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与上海市经济建设、城市建设和人民生活需要相适应,并写成会议纪要,上报市政府。嗣后,市政府成立由副市长朱宗葆、倪天增为组长和有关部委领导参加的上海建材工业规划领导小组。在1984年先后召开4次领导小组会议,统筹协调关于发展建材工业的指导方针、技术和经济政策,对重点建设项目等事宜作出决策。与此同时,市财政、税务、银行、物价和劳动等部门,对建材工业也采取各种扶植措施。上海建材工业以此为契机,积极利用外资,引进先进技术,加快发展步伐。至1985年末,共签约成交中外合资和技术引进项目49项,总投资8.45亿元,其中外汇1.38亿美元。“六五”计划期间,全市建材工业共完成基本建设和技术改造4.61亿元,相当于新中国建立以来累计固定资产投资的2倍。“七五”计划期间,全市建材工业共完成基本建设和技术改造14亿元,是“六五”计划投资的2倍多。

在这期间,上海以水泥工业为重点,共投资5亿多元,先后对川沙、金山、上海、宝山水泥厂进行技术改造。1987年川沙水泥厂建成上海第一条由中国自行设计和制造的日产熟料700吨级窑外分解干法水泥生产线。金山水泥厂利用丹麦政府贷款,引进先进技术,将145米湿法回转窑改造为干法窑,1989年建成投产,降低能耗43%,增产熟料75%,为全国大型湿法水泥回转窑改造提供了经验。宝山水泥总厂采用租赁形式,引进日本节能型干法生产线,1990年建成投产,年产水泥能力30万吨。同时,上海郊县12个小水泥厂也相继完成技术改造。这些小水泥厂经过改造,大量采用原料均化库、计算机配料、预加水成球、复合矿化剂等先进技术,提高产品质量,机立窑熟料平均标号达到550号以上,淘汰了325号水泥,生产425号以上水泥。能源消耗也有所降低,1988年全市每吨水泥能耗比1981年下降16%。“七五”期间共新增年产水泥能力155万吨,1990年生产水泥230.03万吨,水泥供需矛盾得以缓解,从水泥进口转为向国外出口,1990年上海出口水泥8.5万吨。为加快水泥生产运输,节约包装材料,1985年成立上海市散装水泥办公室,积极推广散装水泥。1990年市政府颁布《上海市散装水泥管理办法》,开拓了“依法推散”的新路,1990年全市散装水泥达127.7万吨,占水泥总量45.16%,比1989年提高9个百分点,上海被评为全国推广散装水泥工作第一名。

玻璃工业受到市领导的高度重视,为改变中国玻璃工业落后面貌,1981年,市长汪道涵赴英国考察浮法玻璃技术,并为中外合资上海耀华皮尔金顿玻璃公司选址,1984年动工建设。在建设过程中,市长江泽民主持浮法工程协调会,解决工程建设中重大问题,因而该工程于1987年顺利建成投产,使上海平板玻璃制造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1988~1990年该公司出口浮法玻璃434.6万重量箱,1989年和1990年连续2年荣获全国十佳生产型中外合资企业称号,出口创汇在全国生产型中外合资企业中名列第一。浮法玻璃生产线的建成,带动了玻璃深加工行业的发展,全市镜子玻璃厂增加到10家,奉贤申丰镜业公司建成年产200万平方米的镜子生产线,生产的高级银镜,被誉为“中国第一镜”,为中高级宾馆选用,并进入国际市场。上海耀华玻璃厂为大众汽车公司“桑塔纳”轿车配套,引进先进技术,建成年产30万平方米弯钢化弯夹层玻璃生产线,1988年正式投产,“桑塔纳”轿车所需12块玻璃可生产11块。1989年,上海平板玻璃厂新建一条国产浮法玻璃生产线(1991年建成投产)。至此,上海市年产平板玻璃生产能力达到670万重量箱,比1980年实际生产量提高4倍多,其中浮法玻璃占75%。玻璃纤维也有较大发展,1990年,全市共生产中碱和无碱玻璃纤维9378吨,比1980年增长61.58%。

墙体材料工业向高强、轻质、空心方向发展,立足综合利用工业废渣,限止毁田烧砖。1982年,上海硅酸盐制品厂引进技术设备,对年产16万立方米加气砌块生产线进行改造,提高粉煤灰加气砌块的成品率。同年,杨浦煤渣砖厂对加气砌块车间进行改造,年产量提高到5万立方米。此后,上海硅酸盐制品厂引进美国混凝土空心砌块机组,建成年产中型空心砌块14万立方米生产线,空洞率达50%。上海新型建材厂建成年产150万平方米低碱水泥玻璃纤维板生产线。1990年,全市生产新型墙体材料产量占墙体材料总产量的13%。

其他建材行业也通过引进技术建成一批新项目。汇丽化学建材总厂先后建成高级喷瓷型外墙涂料、多彩内墙涂料和塑料卷材3条生产线。上海大理石厂建成大理石、花岗石板材生产线。上海平板玻璃厂、上海新型建材厂和上海电力保温制品厂分别从日本引进年产0.4万吨玻璃棉制品、年产1万吨矿棉制品和年产1万立方米硅酸钙绝热制品生产线,使上海保温材料工业上了一个新台阶,部分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建筑陶瓷企业与美国恩特肯公司合作,太平洋陶瓷公司建成年产中高档卫生陶瓷35万件生产线,泰山陶瓷公司建成年产墙地砖1000万平方米生产线,产品销往北美和东南亚国家。此外,还建成一批PVC上下水管、门窗和壁纸等生产线,并形成批量生产。

为加快发展建材装备工业,上海新建机器厂从日本、丹麦引进制造技术,生产日产水泥熟料2000吨级窑外分解干法生产线成套设备,被列为国家水泥装备出口定点企业。上海玻璃机械厂引进法国制造技术,以提高国产浮法玻璃冷端设备技术水平。上海建材设备厂自力更生,研制成花岗石板材联动磨抛线等设备,加工的产品质量好,效率高,价格仅为同类进口设备的1/3,上海已成为全国制造建材机械装备的重要基地。

80年代,建材工业是全市重点技术改造行业之一,先后建成一批具有国内外先进水平的生产线,初步改变了建材行业技术装备落后面貌。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也有较大改善。随着建材生产规模的扩大和建材市场的开放,建材产品供需矛盾已得到缓解。

1990年末,全市建材和非金属矿制品生产企业共594家,职工14.8万人,独立核算企业工业总产值21.11亿元,比1980年增长1.33倍,利税总额3.73亿元,直接出口总值3.55亿元。

(四)

90年代初,因受宏观环境影响,建材市场一度疲软,企业效益下降,建材行业又一次受到严峻考验。1992年,邓小平南方重要谈话后,上海经济建设和城市建设加快步伐,浦东新区开发进入实质性启动,建材市场全面回升。在实现上海三年大变样中,全市建材行业加快调整产品结构和技术结构,积极发展外向型经济。上海水泥厂引进丹麦技术建成现代化的日产2000吨熟料干法生产线,生产高标号水泥。上海耀华皮尔金顿玻璃有限公司和石英玻璃厂,通过改制为股份制公司,向国内外发行股票,集资8亿多元,建成浮法玻璃二线和多晶硅生产线。上海耀华玻璃厂建成热线印刷弯钢化弯夹层玻璃生产线,使“桑塔纳”轿车12块玻璃全部国产化。新组建的阳光镀膜玻璃公司投产,年产各种镀膜玻璃和水平钢化玻璃160万平方米。为改变新型墙体材料发展缓慢和实心粘土砖仍为主导产品的状况,1990年1月,市政府颁发《上海市鼓励发展新型墙体材料管理办法》,成立市发展新型墙体材料协调小组,加大墙体材料改革力度,采取行政和经济措施,鼓励发展新型墙体材料,限制生产和使用实心粘土砖,取得了重大进展。新型墙体材料占全部墙体材料的比例,由1990年的13%,提高到1994年的37.3%。新型墙体材料厂由12家发展到110家,新材料品种达22种。

在中共上海市委和市政府的统一部署下,1993年,市建材局被列为政府机构改革试点单位。年末市建材局撤销,同时成立上海建筑材料(集团)总公司,原市建材局的行政管理职能由市建材业管理办公室承担。市建材局和所属企事业单位成建制转为企业后,加快改革步伐,积极探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进行第二次创业。1994年,又新组建9个中外合资企业。新建上海建材商城开业,以扩展国内外贸易。当年总公司完成工业销售收入24.31亿元,比1993年增长18.9%,实现利税5.36亿元,其中全资企业1.7亿元,增长49%,出口交货值3.79亿元,增长90%。

1994年,全市建材和非金属矿物制品工业总产值57.98亿元,出口交货值7.20亿元,生产水泥379.44万吨,平板玻璃664.81万重量箱,墙体材料42.68亿块,其他建材产品均有较大增长。

经过46年的努力,上海建材工业获得了很大发展。上海天然资源贫乏,制约建材生产发展,但是上海有大量的工业废渣、充足的化工原料、雄厚的科研力量和建材市场容量大等优势,为发展新型建材产品提供良好条件。上海建材工业通过深化企业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进一步发挥优势,调整产品结构,由主要生产传统产品转向生产新产品,由高能耗产品转向节能产品,由生产原材料转向深加工产品。到20世纪末,上海水泥工业主要生产高标号水泥,发展水泥深加工产品;玻璃工业再建一条大浮法生产线,淘汰能耗高的垂直引上四机窑;墙体材料工业立足利用工业废渣生产新型材料,严格限止实心粘土砖的生产和使用;发展高档装饰装修材料、防水保温材料、建筑和卫生陶瓷、化学建材和建材机械等新产品,以增强国内和国际市场竞争能力,为上海建成国际大都市作出应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