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写说明 2006/11/14 10:16:35

《上海丝绸志》是一部记述1840年上海开埠前后到当前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关于这个国宝产业在这个港口城市中,包括外贸、工业、商业和农业等方面一百五十多年来的兴衰起伏和发展变革的专业性史志类著作。

这部书的编写工作,于1993年春,由上海丝绸行业主要专业公司负责人和包括农业、科研方面在内的部分老丝绸工作者、教授、专家等遵循上海市志办批复原则,并在上海市史志学会指导下,组成《上海丝绸志》编纂委员会和编辑部后,开始启动的。

1986年上海市市长江泽民,1982年朱镕基对修编地方志一再动员后,一个盛世修志的高潮在浦江两岸掀起。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丝绸行业的全国管理体制,是在农业、纺织工业、对外贸易和商业四个部门分口领导下运作的实际,因此修编上海丝绸志的任务,就由市志办按行政系统分别下达给有关局委,在各自所属专业单位建立机构配备专职人员进行工作。至1993年春他们搜集积累的资料已近300万字,整理和编写了20多万字各类文稿。但各局委修志规划中安排给丝绸方面的篇幅字数甚少。因为近半个世纪以来,蚕桑丝绸的生产、流通在上海经济生活中的比重,除了外贸丝绸出口仍占有一定优势外,其他部门的丝绸行业虽也有所发展,但与别的产业相比,相对滞后的趋势已日益明显。历史上曾经拥有过的上海是全国丝绸最大集散中心和全国丝绸主要输出口岸的地位,已大大淡化。这一情况反映到相关行政主管局委的修志规划中,丝绸专业的比重和篇幅就少而又少了。至此,多年来关于这方面工作的初步成果,就面临搁置不用和随时间推移而流失的危险。然而,这些资料和初稿大多是丝绸行业的宝贵财富和重要的历史见证。于是,编写一部跨行业的,反映上海丝绸全貌的史志类著作的设想由此萌发。

但是,这个设想只能调动几方面的部分力量,以业余个人学术活动性质,组织起来才能逾越行政管理体制的界限而见诸行动。党和政府对于这样的一部志书的领导,也将有别于一般专业志。这就是市志办将这一工作批转上海市史志学会与我们发生指导关系的原因。换句话说,这部《上海丝绸志》,它的有利条件是可以容纳整个行业的全面史实,不受各部门分工领导的局限影响;因此,这部《上海丝绸志》定位于:从当前实际来说,可能是一部唯一能反映上海丝绸全貌的志书。

今天,《上海丝绸志》出版了。我们的心情十分激动,激动在于一百五十多年来,上海丝绸行业在几次脱胎换骨的历史变革中,锤炼而成的行业品格:“爱祖国,爱丝绸,重技术,重市场”这12个字,不再是行业秘密了,它将转化成一项社会财富,一个重振祖国丝绸业和上海丝绸业的巨大动力。同时,我们的心情也非常喜悦,喜悦在于一百五十多年来,全国主要蚕丝产地,汇集在上海的丝绸工作者,在多次存亡关头,超越各种惊风骇浪中,形成的一条经营诀窍:“一切所思所为必须从国情、民情和市场之情出发”这20个字,已不再是部分丝绸工作者所私有,而将成为一条导致祖国丝绸事业永葆青春的重要法则,一条真正的永无止境的现代中国丝绸之路。

这部《上海丝绸志》由总述、大事记和七篇正文及附录所组成,是由下列同志为主编写的:综述和大事记是集体编写的,正文编写者依次是,第一篇丝绸对外贸易的历史情况,执笔者陆志濂;第二篇解放后的丝绸对外贸易,执笔者孔子熊;第三篇解放前的丝绸工业和第四篇解放后丝绸工业生产的改造和发展,执笔者徐善成;第五篇丝绸的国内商业,执笔者金育治;第六篇郊县丝绸,执笔者李璞成;第七篇丝绸的教科文活动,是集体编写的。对各篇章文字、内容作若干章节性补充和改写的,为宋峙、郭沪生、谢璐锦和夏桑等。有关统计的编制、核对为孔子熊、陆颂敏。摄影、图片为杨思明、汪华佩。

《上海丝绸志》的出版,得到了北京、江苏、浙江等省市、专业部门领导、行业前辈、史志专家、相关社团和新老丝绸工作者的热情帮助(提供朱新予、钮守章在全国人大会上的发言文本;提供费达生、朱竹雯、梁加龙在各大日报和专业期刊上发表的论著),得到上海、港澳行业贤达,有关企业(上海丝绸进出口公司、上海中丝进出口公司、同德绸缎贸易公司、开林丝绸有限公司、时光丝绸有限公司、丰茂纺织有限公司、华时丝绸有限公司、华富丝绸有限公司、华申丝绸有限公司、锦润丝绸公司、中国丝绸进出口公司上海办事处)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深致谢忱。

《上海丝绸志》时间跨度大,行业体制、管理和经营机构变化多,特别是在深化改革中,行业活动日新月异,推陈出新之事,目不暇接,编写中的谬误缺漏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