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06/11/14 10:11:57

序一

丝绸是我们中国自古以来的瑰宝之一,也是两、三千年来中国对外贸易的独特商品。在近代,帝国主义侵入中国,首先攫取的物资即为丝、茶,其过程历时一百多年。在此时期,上海丝绸行业,集中了我国主要产地的蚕丝资源和有关省市行业上下的智慧和劳动,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条件下,为了维护这个国宝产业的生存、发展,进行了长期的前赴后继的艰苦斗争。在这一代的丝绸工作者之中,不少科技人员由此耽误了自己的婚嫁时期,有的甚至抱了独身主义;不少业主、员工在内忧外患之中,几度倾家荡产,甚至献出了生命。这是中国民族工业发展史上,上海丝绸工业能够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形成一支令人瞩目的崛起力量的可贵原因,是值得后人永远铭记的。同时,这一百多年历史也揭示了一条真理:民族工业的发展愿望,上海丝绸行业的发展愿望,只有在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之后,才能实现。

1949年建国后,丝绸事业有了巨大的发展,但以后不幸遇上了极“左”路线的干扰,整个国民经济被推到崩溃的边沿,丝绸行业也被带进了风风雨雨的曲折过程。回头看一下同一时期,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国的丝绸事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从养蚕缫丝、织绸印染和国际贸易方面的科技化和现代化,依然跑在我们之前。后起之秀的韩国,丝绸产品所创的附加价值,也远远高于我们。以上情况说明,中国丝绸于20世纪70年代虽已重获世界第一大国的称号,但并非万事大吉了。特别是要在“蚕茧大战”和水货泛滥等事态中,我们要增加些“忧劳兴国,豫逸亡身”意识才好。同时,也说明,当前丝绸事业还有很大发展潜力,还有很多工作可做。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丝绸行业得到了恢复和新生,发展快,波幅大。但很多事态,与党的要求,人民的心愿,距离仍大。当前在深化改革中,丝绸体制正从统制外贸、国家专营,向市场经济转轨。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官僚主义和贪污腐败等毒菌,将得到荡涤,上下左右的关系会得到理顺。全国丝绸事业和上海丝绸事业一定会再展辉煌。

我和上海丝绸工作有过一段因缘:1949年5月初,在中共中央华东局驻地江苏丹阳,为了江、浙新解放地区春茧即将上市,和为上海即将解放,要接管国民党官僚资本的蚕丝垄断企业做好准备,我召集朱祖贤、茅玉书等同志,向他们传达华东财委有关方针、政策,布置人民政府收购第一批蚕茧和组织第一批丝绸工厂复工等任务。上海解放的第二天,又派姚晋卿等先后分赴苏南、浙江、山东等蚕茧产区,要求他们在当地党政领导下,通过市场投放人民币,保护蚕农利益,掌握出口资源,为新解放地区促进工农生产,活跃城乡经济,团结行业内外和一切技术力量,做好各项工作。这些已是40多年前的往事了。今日记忆犹新,倍感亲切。我对丝绸事业是深有感情的。

今日的上海丝绸业已非昔比。在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引下,面临着空前良好的机遇和更加宽广的创新探索任务。建国初期的老一代丝绸工作者,有的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他们仍带领和协同新一代第一线的丝绸工作者,联袂而起,作为热爱祖国丝绸和业余的个人学术研究,而编纂的《上海丝绸志》即将出版。他们实事求是,对一百五十多年的上海丝绸行业,包括对外贸易、纺织工业、商业、农业以及教、科、文等方面的兴衰起伏,探索创造的曲折过程,作了翔实确凿的记述。其中不少事态的发生、发展和演变,是与血泪相伴的,是可歌可泣的。《上海丝绸志》充当了一面诚实的镜子,是难能可贵的。这是深化改革和发展市场经济体制的需要,是振兴上海丝绸,提高经营素质的需要,也反映了广大的上海丝绸工作者发奋图强,统力协作,以史为鉴,共创丝绸明天的强烈心愿,这是令人感动的。对此,我表示由衷的喜悦和赞赏,并向他们谨致诚挚的谢意。

徐雪海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七日

序二

绚丽多彩的丝绸,是中国的特产,国之瑰宝,历史悠久,驰誉中外,早在公元前数世纪的古代,即不仅盛行国内,而且经由著名的“丝绸之路”,远销希腊、罗马帝国以至整个欧洲,历久不衰,备受喜爱和赞誉,成为我国的骄傲。及至近代,五口通商后,由于太湖流域杭、嘉、湖地区和苏、松一带盛产优质丝绸,便就近集中到上海一口,经由海路运销欧、美及中东诸国。从此,上海及诸边地区不仅成了生丝贸易的集散地,而且兴起了为数众多的缫丝、织绸工厂。这样,在上海,丝绸就发展成了一个包括丝绸供产销的、涉及面广的、影响很大的、举足轻重的重要支柱行业,极为令人注目。当今,盛世修志,很多地方和很多行业,都在编纂各类志书,用以记载其历史和现状,藉以鉴古通今,保存史料,又为现实服务。丝绸界老前辈、最早的国营中国丝绸公司原总经理朱祖贤有鉴于此,也发起并邀集丝绸行业中农、工、商、贸各界学识兼备、才智卓越人士集体编纂这部《上海丝绸志》,并不辞辛劳而任主编。现在这部《上海丝绸志》已告编纂成功,行将出版,可喜可贺。

这部《上海丝绸志》是编得很成功的。它内容丰富,材料充实,记载准确,体例严谨,条理清晰,层次分明,行文流畅,是一部合格的好志书;同时,又是一部很有特色并富有创新精神的志书。

首先,它不是如一般志书那样,以一个地方、一个行业、一个企业的情况为记载对象,而是以丝绸这个国宝产品为中心,遍载其种桑、养蚕、收茧、缫丝、织绸、印染、内销、出口等各方面的情况;而且在记载主次上也有特点,即在多方面的情况中,重点记载销售,而销售之中,外销即出口及其中反映的问题和寻求解决的办法,又是重点的重点。这是一般志书不曾有过的记载方法,是破例,是创新,是特色,从而摆脱了一般志书常犯的篇目雷同和排列次序雷同的通病。这是一个可贵的突破,很值得赞同。

其次,这部志书,虽然也遵循修志“横排门类、纵贯时间”的惯例,但一不是按生产、销售、运输、分配次序,加以横排,而是为了突出重点,首排“对外贸易篇”,而后才按顺序排“生产”等诸篇;二是一般志书是忌仿史书,按时期记载情况的,但这部《上海丝绸志》的记载却另辟蹊径,“对外贸易”部分和“工业部分”,都各分成“解放前”和“解放后”两段,依时期先后叙述。这又是突破,是创新,是特色,也是不同凡响的成功之处。

此外,尤其引人注目并更加值得重视的是,这部志书还突破了志书“只叙不议”的常规。它不仅在“调查研究”、“营销策略”及“开辟新路”等章、节中,用新近所得的实际调查材料为依据,充分写出了多种情况、问题、失策、错误、事端和后果,而且议论了得失、教训及今后可资改进的途径和办法。其中,反映的失策、错误、教训,都是事实,是可信的,是应该加以改正的;提出改进的途径和办法,也是有价值的、真诚的、可行的、会有成效的。《上海丝绸志》中,这样通过应用实地调查得来的真实材料,以积极争取改进的态度,这样如实地记载消极情况,并善意地议论其利弊和得失,不仅是对的,可取的,而且也是值得赞扬的。这使这部《上海丝绸志》具有一个更大的、更与众不同的特色。我赞扬这部志书的这类创新,赞美这样一些特色出现。因为,只有这样,我国具有数千年历史传统的修志事业,才能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前进,不断革新,不断前进,不断完善,显示出它的时代性、科学性、正确性和无限生命力。

复旦大学文博学院教授

中国地方志学术委员会委员

上海史志学会副会长

上海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委员

黄苇

一九九七年八月一日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