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兵灾匪祸 2004/9/23 10:06:43

一、国民党军强拉军差

1.十年内战时期

民国16年(1927年)国民政府建都南京后,操戈于内,调集军队,攻打红军,军差连年,差租商船运送兵员及军需物资,租船费厘甚低,船东不堪负担,多不愿从命,但又避无可避,只好被迫应差。然应差之船,收入减少,难以保本。航业公会为减少应差之船的损失,于民国17年6月召开会员大会决定,凡轮船公司被军差租用之船,由同航线未应差之船给以补贴,补贴数额,以足敷本船开支为限。民国20年5月,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召集航商代表会议,租船价有了提高,同线补贴办法随之消失。

国民政府军军差租船价虽有提高,但仍不敷亏耗,航业公会出面与国民党陆海空军总司令部交涉,要求增加江海各轮的军用租价,并于民国20年5月22日,在上海拟定一个租船的核价表,但至南京开会时,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一律按租船核定价削减25%,自同年6月1日起施行,各轮船公司只好依令接受。

民国21年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结束,国民党军的调遣改由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接办,差船租价仍照旧办理。民国22年春,军政部令,军用租船概照核定租价的六成五支给,后经航业公会及该会主席虞洽卿多次向军政部函商,拟以九成给现,一成记帐为让步,军政部只同意以八成支付,航业公会仍未满意,但屡争无效,只得忍痛接受,依照执行。

国民党军差租商船成患,自民国16年至民国24年4月底止,军差租船达490艘次,在一定程度上压抑着中国航运业的发展。兹将其各年所租用的船只,分别列表附后。

1927~1935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1

租用时间

租用船只数

1927年

57

1928年

23

1929年

199

1930年

74

1931年

35

1932年

48

1933年

19

1934年

20

1935年1~4月

15

合计

490

1927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2

租用时间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6月

国民党军船舶运输司令部

25

招商局

9

江安、江顺、新华、公平、江新、江裕、江天、江大、江靖

三北公司

3

伏龙、凤浦、醒狮

宁绍公司

1

宁绍

南华公司

1

华戊

鸿沅公司

1

元大

政记公司

2

安利、增利

肇兴公司

1

联兴

北方公司

1

北泰

同德公司

1

同德

福宁局

1

永宁

福星公司

1

福庆

文记公司

1

新福陞

大达公司

1

大德

大通仁记公司

1

隆大

小计

25

10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会同淞沪卫戍司令部

16

招商局

2

公平、江裕

三北公司

2

飞虎、时和

南华公司

1

华平

宁绍公司

1

市兴

和丰公司

1

时和

恒昌公司

1

恒昌

肇兴公司

1

肇兴

海通公司

1

华兴

大通公司

2

大吉、大德

大达仁记公司

1

志大

平安公司

1

新宝华

达兴公司

1

光济

宁安公司

1

宁安

小计

16

12月

国民党军淞沪卫戍司令部船舶管理处

14

招商局

4

江新、公平、江华、江天

鸿安公司

1

长新

三北公司

1

醒狮

鸿沅公司

1

元大

肇兴公司

1

联兴

源安公司

1

源安

国民航业公司

1

第一泰利

南华公司

1

华戊

文记公司

1

福康

直东公司

1

北晋

大通仁记公司

1

隆大

国民党海军司令部

2

招商局

1

公平

三北公司

1

鸣鹤

小计

16

合计

57

1928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3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国民党军第三十二军交通处

4

宏生公司

1

升利

振安公司

1

福安

招商局

1

同华

通华公司

1

华新

小计

4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兵站总监部野战交通处

4

平安公司

1

宝华

大达公司

1

大禾

大通仁记公司

1

沪大

沪兴公司

1

瑞平

小计

4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兵站总监部交通处船舶股

6

大达公司

3

大宁、元达、利达

新隆局

1

新升大

永裕公司

1

大运

聚丰公司

1

海门

小计

6

总司令部交通处船舶课

4

招商局

1

嘉禾

大达公司

3

大禾、元达、利达

小计

4

海军司令部

1

招商局

1

广利

小计

1

退伍军上海乘车船指导所

3

招商局

1

广大

通华公司

1

华新

宁绍公司

1

市兴

小计

3

总司令部交通处

1

招商局

1

江裕

小计

1

合计

23

1929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4

租用时间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3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会同淞沪警备司令部

25

招商局

8

江新、江华、江顺、江天、江大、江靖、新丰、嘉禾

三北公司

5

伏龙、凤浦、鸣鹤、新安、德兴

宁绍公司

1

宁绍

政记公司

1

回安

南华公司

1

济通

和丰公司

1

时和

大达仁记公司

1

台州

舟山公司

1

舟山

大达公司

1

大禾

平安公司

1

宝华

达兴公司

1

光济

聚丰公司

1

海门

崇明公司

1

朝阳

新隆局

1

新陞隆

小计

25

4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电租

13

招商局

9

江裕、广利、广大、公平、新康、遇顺、广济、新丰、新昌

三北公司

3

飞虎、长安、长兴

安泰公司

1

长泰

小计

13

5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

41

招商局

16

江顺、江安、江华、江裕、江天、江靖、广大、广利、海晏、泰顺、公平、遇顺、嘉禾、华阳、新丰、江大

三北公司

13

富阳、凤浦、伏龙、飞虎、醒狮、长安、德兴、长兴、新宁兴、升安、昌安、鸿安第一、源发

政记公司

1

源顺

常安公司

1

华安

隆茂局

1

第一泰利

肇兴公司

1

联兴

直东公司

1

北昌

5月

毓大行

1

毓济

通华公司

1

昌安

大华公司

1

大昌

南华公司

1

济通

宁绍公司

1

宁绍

大兴公司

1

唐山

囗囗囗囗

1

囗囗

小计

41

6月

国民党军船舶管理处

4

裕兴公司

1

新仁和

达兴公司

1

达兴

永裕公司

1

大运

台州公司

1

台州

小计

4

7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

5

招商局

4

江裕、江天、江靖、快利

三北公司

1

富阳

小计

5

8

10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

56

招商局

20

江大、江天、广大、华阳、江靖、快利、广利、公平、江顺、江华、江新、峨嵋、海晏、泰顺、新昌、新丰、图南、遇顺、嘉禾、同华

三北公司

8

伏龙、长安、升安、富阳、凤浦、万象、德兴、醒狮

海昌公司

2

海平、海顺

肇兴公司

2

裕兴、荣兴

怡大号

1

元大

台州公司

1

台州

宁绍公司

2

宁绍、甬兴

毓大公司

2

毓济、毓通

海通公司

1

华兴

北方公司

1

北升

大达公司

6

储元、元达、利达、储亨、大德、亨达

南华公司

1

华戊

8

10月

中华公司

1

华泰

济通公司

1

济通

和丰公司

2

时和、中和

直东公司

1

北晋

舟山公司

1

舟山

大通仁记公司

1

鸿大

馀隆公司

1

馀隆

隆茂局

1

第一泰利

小计

56

11

12月

招商局代兵站总监部及船舶股

55

招商局

20

新丰、泰顺、广大、遇顺、嘉禾、华阳、唐山、江顺、江安、江新、江裕、建国、江天、江大、峨嵋、快利、广利、新昌、公平、图南

三北公司

11

醒狮、飞虎、新安、伏龙、鸣鹤、万象、富阳、凤浦、德兴、长安、长兴

肇兴公司

3

裕兴、和兴、荣兴

海昌公司

2

海平、海顺

和丰公司

2

时和、中和

南华公司

2

华戊、华平

昌荣公司

1

大华仁

通华公司

1

赤坎

隆茂局

1

第一泰利

直东公司

1

北昌

北方公司

1

北泰

恒安公司

1

大中

济通公司

1

济通

怡大号

1

元大

毓大行

1

毓通

源安公司

2

源安、济平

赉锡洋行

1

摩特斯太

大通仁记公司

1

志大

大达公司

1

大禾

宁绍公司

1

宁绍

小计

55

合计

199

1930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5

租用时间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1

4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

23

招商局

12

江大、江天、江裕、江新、江华、江安、建国、遇顺、公平、新昌、华阳、广大

三北公司

6

凤浦、醒狮、飞虎、长安、德兴伏龙

南华公司

1

华平

和丰公司

2

时和、中和

肇兴公司

1

肇兴

新华公司

1

华恒

小计

23

5

6月

招商局代国民党政府财政部

35

招商局

20

江顺、江安、江华、江新、建国、江天、江大、江靖、峨嵋、快利、广大、广利、泰顺、公平、新铭、新丰、图南、遇顺、嘉禾、江裕

三北公司

1

长兴

政记公司

1

同利

肇兴公司

2

裕兴、肇兴

直东公司

1

北昌

海昌公司

1

海顺

毓大公司

1

毓大

海通公司

1

华兴

南华公司

1

华平

安泰公司

1

长泰

源安公司

1

源安

通华公司

1

赤坎

新华公司

1

华恒

捷运顺记公司

1

福申

北方公司

1

北泰

小计

35

7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

16

三北公司

4

升安、新宁兴、长安、长兴

肇兴公司

1

裕兴

毓大公司

1

毓通

宁绍公司

2

宁绍、甬兴

新华公司

1

华恒

政记公司

1

同利

北方公司

1

北泰

捷运顺记公司

1

福申

安泰公司

1

长泰

同德公司

1

同德

大达公司

1

大禾

源安公司

1

源安

小计

16

合计

74

1931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6

租用时间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5

7月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军用船运输事务所

25

招商局

12

江大、江靖、江裕、江顺、快利、峨嵋、江安、江华、江新、建国、遇顺、江天

三北公司

5

长安、德兴、长兴、伏龙、醒狮

宁绍公司

2

宁绍、市兴

大达公司

2

汉平、大和

大通仁记公司

1

鸿大

平安公司

1

安安

舟山公司

1

舟山

聚丰室记公司

1

鸿兴

小计

25

8

9月

国民党军总司令部交通处

10

招商局

2

江华、建国

三北公司

3

新宁兴、长兴、富阳

肇兴公司

1

联兴

安泰公司

1

长泰

和丰公司

1

春和

大达公司

1

广祥

华宁局

1

庆宁

小计

10

合计

35

1932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7

租用时间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4

6月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

27

招商局

14

江裕、江天、江大、江靖、同华、建国、遇顺、图南、海晏、嘉禾、江安、江新、广利、公丰

三北公司

8

长安、德兴、松浦、万象、升安、新宁兴、泰山、醒狮

宁绍公司

1

甬兴

肇兴公司

1

联兴

海昌公司

1

海顺

海通公司

1

景隆

三发公司

1

昌安

小计

27

11

12月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

21

招商局

11

江大、图南、泰顺、遇顺、新丰、同华、江裕、峨嵋、江大、江靖、快利

三北公司

5

清浦、松浦、升安、三北、富阳

毓大公司

1

毓济

华宁公司

1

庆宁

公济公司

1

时和

大达公司

1

广祥

大通仁记公司

1

隆大

小计

21

合计

48

1933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8

租用时间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1月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

2

招商局

1

江大

三北公司

1

凤浦

小计

2

3月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

2

三北公司

2

北安、伏龙

小计

2

8

12月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

15

招商局

6

江大、广利、江天、快利、泰顺、新铭

三北公司

3

新宁兴、醒狮、升安

三兴公司

1

三兴

海运商行

1

大喜

同德公司

1

同德

恒安承记公司

1

云龙

顺安公司

1

顺安

中威公司

1

通商

小计

15

合计

19

1934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9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

20

招商局

5

海晏、鲲兴、无恙、昌安、新丰

三北公司

10

松浦、龙山、新宁兴、万象、伏龙、升安、清浦、富阳、醒狮、德兴

海昌公司

1

海平

华宁局

1

庆宁

和丰新记公司

1

春和

中威公司

1

通商

民生公司

1

民族

小计

20

合计

20

1935年国民党军差租用船舶表 表7—1—10

租用时间

租用单位及租用数

被租单位及被租用数

租用船名

单位

船只数

单位

船只数

1

4月

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陆军署交通司

15

源安公司

1

源安

达兴公司

1

大兴一号

大达公司

1

大通

三北公司

1

永嘉

民生公司

11

民康、民生、民福、民享、民宪、民强、民治、民安、民意、民众、永游

小计

15

合计

15

资料来源:根据《航业月刊》第三卷第二期3~8页,(1935年6月15日出版)改编。

2.解放战争时期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挑起反共内战,对解放区发动军事进攻,长江轮船成为集运军队和军用物资的军事运输工具。大批船舶被军差强租,轮船公司不能自主经营调度,商旅受阻,货运滞留,亏损甚巨,长江运输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

民国34年11月起,所有军公民船均由国民党政府统筹调遣。随着战争的扩大,即由国民党军直接指挥调度,并相应建立了指挥机构,先后在南京设立联合勤务总司令部水运办公处、首都卫戍司令部江防委员会,在芜湖设立城防指挥部船舶管理处,在上海设立港口司令部,在宜昌设立武汉行辕宜昌水陆督运处,控制指挥船舶的运输。民国34年11月,指定“民熙”、“民来”、“民万”等17轮行驶渝宜线。民国35年3月规定渝宜线为“江庆”、“民治”、“华同”、“安华”等16轮行驶。宜岳(阳)线为“江济”、“江端”、“民族”、“渝丰”等22轮行驶。民国35年4月18日,国民党政府交通部长江区航政局指定招商、民生、三北等公司的“江昌”、“江济”、“鸿贞”、“民安”、“民哲”、“同元”、“镇北”等15艘轮船为宜汉段复员船只,并饬令于指定地段航行,不得改航他线。民国37年4月23日,联勤总部宜昌水运办公处决定,对过往船只实行征调,不得以任何理由推倭避差。在这样层层控制的情势下,轮船公司完全丧失了指挥调度的权利,一切听命于国民党军的指派。

以招商局为例,早在民国34年底就被联勤总部租用“江汉”、“江新”、“江安”、“江顺”等4艘大班轮投入军运。接着又经蒋介石批准,自民国35年1月1日起,招商局将11艘轮船拨租陆军总部,专作军事运输之用。同年春,上海港口司令部副司令刘耀汉率领军运管理人员多人进驻招商局,办理督办军运。这时招商局有大型江轮4艘、登陆艇5艘被指定为运兵专船。其中,长江线上有“江平”、“江亚”、“江泰”、“江宁”等9艘大型船舶在宁汉、申汉两段供应军差。到同年6月,招商局增派到长江航线担任军差的各类船舶、拖轮、驳船,共达45艘。从民国34年9月到民国38年5月,招商局为国民党政府运送军队342.4万人次,军需物资及枪枝弹药等154.2万吨。在军差压倒一切的情况下,招商局的营业遭受巨大损失。

军差租船,虽有租费,但费厘太低,且又久拖不付,航商难以维计。民国35年5月1日,在联勤总部的授意下,上海轮船同业公会作出规定,军用品运输照定价6折,危险品8折、官兵按4等客票6折计算。军差租费与成本相差甚远。民生公司经常有18艘主力船只被差租军运,由于兵差给费常被压低在一般标准之下,差租费不敷支出甚巨,仅及成本的1/5。民国36年4月29日,民生公司在致国民党政府行政院、交通部和联勤总部的呈文中申称:该公司除长期差船外,各航线营业船只,也被征用,损失日益增加,营业愈益减少,民国34年至民国36年应差损失即达1094464万余元,如此巨额损失,断难负荷。不仅如此,国民政府军差租费,久拖不付,催讨如乞。尚有其他轮船公司也同民生公司一样,在军差的沉重负荷下,陷入难以维计的困境。民国35年5月27日,三北、大达、大通3公司在联名致国民党政府交通部的快邮代电中诉称:各轮几乎全部军用、应差频繁,收支不敷,后勤总司令部所定差租,不及客货运费的1/3,以致业务未能开展。民国38年3月5日,全国轮船业公会在致国民党政府的呈文中,申诉了军运负担的严重情况:三四年来,军运频繁,不论大小船只,任何航线,无日无时,不在军事动员状况之中。各轮船公司不仅疲于奔命,抑且亏蚀重重,实属万难维持。军运运费,经久不发,垫用燃料,历久不还,其因币值之降落,利息之负担,收到款项,已等于无所收益。如以当时市息为例,一月之后,本利为本银之6倍。此种重荷,轮船公司怎能担当。

军差的频繁,商船大都被征,长江客货运输严重受阻。民国35年3月,积压宜昌的大宗货物长达3个月以上,有的已失时效。宜昌民生分公司急待上运的包运货多达1.4万余件,有的货主不得已,只好在宜昌提取,自雇木船运走。民国37年11月,九江招商分局电告上海招商总局,九江有粮食2万包,急需运往南京,经洽商汉口无船可派,请总局速派船装运。总局复电称:各船都在应差,何来余船运粮?南京是当时长江客运的中转大站,经常滞留旅客成千上万,沪汉班轮停靠时,蜂拥而上,秩序混乱,安全无保障,影响船舶的正常运行,客商无不怨叹。

二、江宽、江永、大吉轮事件

1.江宽轮事件

江宽轮是招商局申汉线上的一艘客轮,清道光六年(1826年)英国格拉斯哥船厂建造,注册吨位1000吨。

民国7年4月25日22时,大雨滂沦,江宽轮载1200人,装货1500吨及大量现银,由上海驶往汉口。在汉口丹水池,被越道而驶全速而下的北洋海军楚材舰连撞二下,迅速断裂,6分钟即告沉没。

在旁行驶的其他小船纷纷抢救落水者,又遭楚村舰士兵开枪射击。此难溺毙包括船长在内共369人,经济损失当在200万元以上,是当时长江上最大的江难。

楚村舰是北洋政府总理段祺瑞的护卫舰。惨祸发生后,招商局、遇难家属及社会舆论,强烈要求北洋政府惩办肇事者,赔偿抚恤。

为愚弄百姓,敷衍舆论,北洋政府海军部组织专案法庭,在上海审理此案。法庭由审判长沈寿堃中将、军法司长许继祥等5名军人、2名文职人员组成。

原定9月10日开审,推迟到10月7日才在高昌庙海军司令部开庭。至次年8月22日宣判,历时10个半月,庭审辩论30余次。最后判决楚材舰舰长赵进锐“无罪”,“楚材因碰之损失及湖北省代表到案之费用应令招商局负担”。

判决宣布,群情大哗,招商局抗告,向当时大总统徐世昌上诉。上海及各地商会纷纷致电北洋政府“慎重”。因罹难船员中有3名外籍,英国驻沪领事亦表示“不承认”判决。遂由前外交总长孙宝琦出面调处。直到民国9年冬,北洋政府才同意赔偿100万元,且是以公债券抵付,按市价仅值20万元。

2.江永轮事件

江永轮系招商局的一艘江轮,民国15年10月被军阀孙传芳强征运送军火弹药及兵员。10月16日江永轮满载军火和官兵,由南京驶抵九江,停泊江面,突然发生弹药爆炸,全船被焚,遇难船员88人,死伤兵士上千人。招商局致电北洋政府,要求赔偿损失,遭到北洋政府的拒绝。广大海员无比愤怒,工会议决一致罢工,各线轮船相继停驶,以示抗议。

3.大吉轮事件

大吉轮系上海大达轮船公司的一艘客货轮船,行驶于上海至长江的苏北航线。民国20年3月10日由上海开航时共载旅客537人,船抵通州时,多数旅客下了船。国民党军士兵41人,随带枪支弹药、手榴弹等随着乘客强行登船。由通州开航时,连同国民党军士兵共载客356人。3月11日晚,船行至长江水域的大树墩地方,火药爆炸,酿成惨祸,船被焚毁。经海关巡船及大禾轮驶往援救,救起191人,运送上海,余者一百多人遇难身亡。大达轮船公司蒙受巨大损失,历年盈余的数十万元现金,几乎全部用于善后处理。

三、土匪洗劫

解放前匪患成了上海长江航线上的祸害,民国24年前后,江轮屡遭土匪洗劫。

1.平安公司的宝华轮

民国25年11月16日下午在崇明西沙,有海盗16人乔装乘客混入船上,洗劫4小时,航警枪械被缴,伤1人,劫去汽锅盖,在芦泾港登预泊之盗船而去。

2.聚丰宝记航业公司的宝丰轮

行驶沪启线(上海至启东),于民国24年9月20日满载客货由沪开出。驶出吴淞口后,被乔装旅客的盗匪骑劫至浙省乱礁洋面,洗劫财物,盗匪还开枪射击,死伤多人。

3.大通仁记公司的鸿大轮

民国23年由沪载客货出口。有盗匪预伏舱内,船至吴淞口外,大肆劫掠,船员旅客无一幸免。船到白山,盗匪将机件损坏,携赃而去。又民国24年该公司的鸿大轮由上海南码头开出。航行至杨树浦时发现乘客中有行迹可疑之人,经护航警及船员检查,发现盗匪多名,并带有手枪弹药等。当即开回南市,急报公安局搜抄,捕获盗匪9人。鸿大轮因班期关系,未久留,第二次由南市码头开出。船到通州又查获盗匪1人,即解当地官厅并案讯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