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04/9/22 10:27:27

序一

《上海长江航运志》作为上海市一百余部专业志之一,说明上海市十分重视长江航运在上海经济建设中的作用。

往事如烟,历历在忆。1954年6月,我到长航,主持航运工作长达24年。对长江的山山水水怀有深厚的第二故乡之情;对长江的舟船港埠的兴建、发展,永记心怀。

长江是我国的第一大河,长江水系横贯东西,纵连南北,流域面积达180万平方公里,流域内人口占全国的五分之一,有7万多公里的通航里程,有2亿千瓦的水电蕴藏量,有云贵大西南的丰富矿产资源,有上海等东南省市的智力资源和先进技术,有四川的天府之国,有一熟天下足的两湖和江南鱼米之乡,有沿江上下的二十几座工商业名城。建国后,重庆、武汉、铜陵、贵池、马鞍山、梅山、镇江、南通、上海等地新建一大批钢铁、有色金属、电力等工业,长江已经成为我国最大产业带之一。同我国沿海经济发达区,在上海相交,形成了我国“T”字的经济结构,长江是这个“T”字经济结构的中横轴,被誉为“黄金水道”。90年代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开发、开放浦东,兴建三峡大坝,上海成为长江流域开发、开放的龙头,上海和长江流域从此加快步伐,高速发展经济,长江航运也像条巨龙即将腾飞。

盛世修志,是我国的一个良好传统。江泽民同志指出,编修地方志对加强国情教育,特别是加强爱国主义、社会主义和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教育具有重要意义。他说:“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是两个文明建设的系统工程,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服务当代,有益后世的千秋大业。”《战国策》有句名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告诫人们,记取以往的经验教训,作为以后工作的借鉴。因此,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方法,实事求是地回顾历史,肯定成就,发现问题,总结经验,探索规律,从而使我们的志书,真正起到“资治、教化、存史”的作用。

上海城市兴起的历史告诉我们:以商兴市,以运促商。长江沿岸出现的商业城市,如唐宋的扬州,明清的汉口、仪征,都是地处纵横相交的航运中心。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解除海禁,长江航运和南北洋海运在上海接轨,上海逐渐成为国内贸易中心、航运中心。清乾隆年间,上海城东门外,舳舻相接,帆樯比栉,一派繁盛景象,“不减仪征、汉口”。鸦片战争以后,1843年11月17日上海开埠。由于上海地处太平洋西环航线的要冲,很快就成为国际航运中心之一。长江航运,在上海同外洋航运连结起来,是上海水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单独列志很有必要。

1982年以来,在中国航海史研究会统一部署下,长江航运史编写委员会组织、编撰、出版了52部(本)史书,约1400万字,成绩卓著。但是史志有别,各有所长。志与史相比,志书横排纵述,横不缺项,纵不断线,因此资料比较翔实,史志互补,将起到更好的“存史”作用。上海长江轮船公司在编写《上海长江轮船公司史》和主编《长江私营轮船运输业史料汇编》的同时,也承担了撰修《上海长江航运志》的任务,我十分赞许,特作此序,以表欣悦之情。

贺崇陞

1994年9月


序二

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决定,《上海长江航运志》由上海长江轮船公司负责编撰,史志编纂委员会嘱我写一序言。在上海长江航运界中,我是后辈,只得以粗浅的认识,求教于长江航运的前辈们和老师们。

以商兴市,航商共荣。自宋以来,大量民生必需品进入长途贩销,商人可自选地点设铺开店,于是在依河旁江、特别是河江相交的地段,市镇相继兴起,人舟云集,商贾贸迁。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所讲的那样:“商业依赖于城市的发展,而城市的发展要以商业为条件。”上海市的兴起,就是一个例子。明永乐二年(1404年),浚范家浜接黄浦,江浦(吴淞、黄浦)合流,水深江宽注入长江。从此,上海通过黄浦江同长江各口岸直接通航。上海地区棉布,“客贩湖襄、燕赵、齐鲁之区”,“江、楚、庐、安之粟”东下苏松。商货交流,促使了上海城市兴起,商肆林立,舟舸千艘,时人比之为“小苏州”。

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开放海禁,上海发展为“江海通津,东南都会”,成为国内东西、南北商货的集散地。长江中、下游的米、茶顺江而下至上海,部分经上海转销南北沿海地区。上海棉布、海盐和南北洋海进江的蔗糖、豆麦运销长江各口岸。到了乾隆年间,“凡远货贸迁,皆由吴淞口进泊黄浦,城东门外,舳舻相衔,帆樯比栉,不减仪征、汉口”。在鸦片战争前夕,上海港口货物吞吐量约达195万吨,长江货运量约45万吨,占上海港口货物吞吐量的23%左右。随着贸易发展,钱庄等金融业兴起,上海南市一带,人烟稠密,市井喧阗,时人讲:“一城烟花半东南”。

鸦片战争以后,上海和长江口岸相继开埠,长江航运成了棉纱、棉布、煤油、鸦片等洋货内销和茶叶、蚕丝、桐油等土特产出口的主要通道。民国25年(1936年)太古、怡和、日清、轮船招商局四大公司在长江航线上的货运量达110.8万吨,如果把三北、宁绍等私营航运企业的长江运量计算进去,长江货运量估计在150万吨上下,约占上海港口货物吞吐量的20%左右。当时,不但租界经济繁荣,而且形成了南北两市,人口超过四百万,成为远东经济、贸易、金融中心。

随着国内外贸易的发展,上海棉纺织业、面粉业、卷烟业等轻工业发展很快,成为中国轻工业生产的基地。长江航运为上海工业生产运入原料,输出成品,成为工业生产在流通领域里的继续。民国25年,棉花由汉口、沙市运上海8万多吨,小麦从汉口、芜湖、镇江来上海8万多吨,烟叶从汉口输入上海约2万多吨;而上海生产的棉布、棉纱、卷烟等很大部分返销长江口岸。民国25年,上海销重庆棉纱1万余吨、1281.6万元,运汉口0.62万吨、797.3万元,合计1.6万吨、2078.9万元,约占上海棉纱输出额的36%。棉布,上海销往重庆1608.3万元,销往汉口3630.9万元,合计5239.2万元,约为上海棉布外销值的67%。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国民党军队封锁长江口,海运停顿,上海市依靠长江航运,抢运两白一黑,米、棉和煤炭大量运入上海,恢复工业生产,安定人民生活。50年代以后,上海和长江沿岸,兴建钢铁、电力工业,长江航运为上海和长江下游钢铁、电力工业、基本建设运送煤炭、铁矿石和建材等。1990年进出上海港口长江货运量达2110万吨,其中,煤炭703万吨,金属矿413万吨,黄沙368万吨。

90年代,随着浦东开发开放和三峡工程兴建,以及长江口整治工程的动工,以上海为龙头的长江流域经济必将腾飞,作为长江流域经济大动脉的长江航运也将更加繁荣,上海长江航运前景辉煌。

蒋衍林

199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