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其它救捞企业、机构 2004/9/28 9:43:18

一、救捞机构

1.上海救生局

上海救生局,亦称救生公局,初建年代无考。清嘉庆年间(1796~1820)已有救生局这一机构的记载。

上海救生局,局址在清代上海县城大东门外老白渡,今南市区杨家渡(关桥)临黄浦江边。该局址原系上海果育善堂产业,由救生局租赁使用。至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后,上海税务司按该条约第六款接办海关时,以关平银4922两(合制钱7000吊)向善堂购下该局址。

上海救生局办事经理员,由上海地方政府委派。并每月拨官款白银300两作常年经费。

上海救生局有救生小轮1艘、巡船4艘、驳船若干艘。船首漆成红色,专任救护黄浦江一带各商船等意外危险及救助落水人员和打捞尸体等事宜,事成后按规定收取费用(所捞尸首由家属认领付费,无家属认领的则由善堂收殓)。

上海救生局办理以后,做了不少救生捞尸的善事,也偶有沉船打捞的事例。特别在清末民初袭击上海的几次大风潮时,救生局为抢救和打捞失事的船只及落水船民、货物出了大力。

辛亥革命期间,该局救生船只一度被征作军事运输之用,救生局暂时停办。光复后,沪南市政厅向沪军军部呈请发还救生船只,恢复续办救生局,沪军都督即批复,使(上海)救生局很快恢复。

至20年代,已不见上海救生局的记载和有关救捞活动的新闻报道。

2.中外救生船总会

清同治十二年七月(1873年8月),西方各国驻沪领事公议,拟在中国沿海一带分设济命局(即救生局),购办救生船只。

翌年元旦,由清政府官员参与起草拟订的《中外救生船总会章程》公布。章程共9条29目,对救生、捞获尸体、货物的具体处理作了详细明确的规定。该会总堂设立上海,通商各口岸及香港设立分堂。上海中外救生船总会在江海大关内办公。

该会成员有:清政府江海关道官员、各国驻沪领事馆官员或代表、中外驻上海军舰的武官、西商商会总董事、海关、税务司、河泊司等人员。

该会成立后的活动无史料可考。

3.吴淞救生局

该局成立年代无考。

该局备有救生帆船1艘。因吴淞口为黄浦江与长江汇集点,水流湍急,一有风潮,船只失事遇难的情况时有发生,所以该局的救生打捞活动常见诸当时的《申报》。如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怡和公司“安和”轮在吴淞口被太古公司“牛庄”轮撞沉,300余人遇难,该局先后打捞起尸首248具。民国11年(1922年)8月7日,“瑞安”轮在宝山县东门外吴淞口失事,该局因救生帆船陈旧,自顾不暇,难以援救,致“瑞安”轮遇难200余人,事后捞尸达172具。

为此,由宝山县水利局总办罗树森和宝山县县长共同出面,一面禀请江苏省省长拨款1万元,一面向当地土绅筹议募捐,得到各界热心慈善业者的响应和赞助,一举筹得三四千元。经与数家船厂联系后,决定向上海森记船厂订定制造新式铁质救生小轮1艘。该轮长八丈四尺(合28米)、宽一丈七尺(约5.6米)。因该轮定造价格达1.5万余元,所募款项不敷,且吴淞救生局日常经费缺乏,所以一面再次向社会各界募集,一面报请江苏省批准后,对进出吴淞口的船只征收“救生捐”。“救生捐”于民国13年(1924年)7月10日起开征,捐率为:沙船大号进口每次大洋1元;中号、渔船及杂货等船每次大洋6角;小号每次大洋3角;卤箪船每次大洋5角;砂泥石子船每次大洋3角;钓船入浦大号大洋1元,小号大洋5角。

民国14年,该局所订造救生小轮竣工,于5月4日下午试航后投入营运。

吴淞救生局终止年月无史料可考。

4.浦江救火小轮委员会

民国18年5月13日,上海救火联合会发起组织筹备浦江救火小轮委员会。7月6日,该委员会正式成立,虞洽卿为主席,常务委员7人,委员有刘鸿生等10人。拟集资购备救火小轮1艘,以资救济华界及浦江内水陆火政,兼用于水上救生。该委员会设办事处于中华路(今南市区)救火联合会。9月19日,该委员会召开添购救火小轮集资会议,到会绅董约四十余人,一致赞成此议。

后该委员会具体活动无考。

5.海关救火队

民国24年,上海海关宣布,为统一黄浦江内水上火警事权起见,定于10月1日起,均由该关救火队救护,并规定统一的火灾救护收费办法。

海关火灾救护队隶属于上海港务长管辖,救火队办公处设于杨树浦威妥玛路(今怀德路)。救火队有救护船两艘:“普济”号和“护宁”号,常驻泊于仁记路(今滇池路)外滩。

“普济”号,长120英尺(36.6米)、阔25英尺(7.6米)、吃水5英尺(1.5米),每小时速度11海里(20.37公里)。

“沪宁”号,长70英尺(21.35米)、阔15英尺(4.58米)、吃水5英尺(1.5米),每小时速度8.5海里(15.74公里)。

两船共有大小泵浦5架,大号泵浦每分钟射水量1000余加仑(4546升)。

6.上海海上安全指挥部

1974年底成立,与上海港务监督合署办公,主要任务是船舶的防火、防污染、防冻和施救。1989年撤销。

7.上海海上搜救中心

1989年初,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由交通部领导,协调各方海上救助力量,一旦发生海事,搜救中心的主要任务是救人,施救船舶及货物以船方为主,船舶的防火、防污染、防冻任务分别由各港航单位承担。

上海海上搜救中心设在上海外滩中山东一路上海港务监督办公楼内。

二、救捞企业

1.仁记打捞工程所

由潜水员出身的包工头章巧福及其家属于民国26年创办。1951年正式办理登记手续,登记时有员工12人,其中8人是章巧福的亲属。12人中有潜水员2人,信绳员2人。

该所民国33年在安徽荻港打捞“长华丸”;民国34年在南通天星桥打捞过枪炮子弹;民国35年在浙江桐庐打捞过“杭兰”、“浦阳”、“华顺”、“新振隆”、“富春”、“恒胜”6艘轮渡船;同年在上海黄浦江打捞沉于周家渡的江南造船厂一号吊钩船;但未能捞起该厂1艘沉于滩边的船底;民国37年赴山东荣成县成山头打捞“万里”号轮船,因遭狂风而至所携工具全部失落海中,未能施工;1949年,该所在南通青天礁打捞“志成”号轮船及货;在金鸡港外打捞“天福”轮船及货;在浒浦口外打捞“中字一号”400吨铁驳1艘;在白龙港外打捞茂泰洋行350吨铁驳1艘。

该所于1956年对私营企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高潮中并入上海打捞工程局。与该所同时并入打捞局的还有协兴昌翻砂作、打捞机具租赁修理小业主等。

2.中国打捞股份有限公司

抗日战争结束后,由曾主持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统计调查局的徐恩曾(陈果夫陈立夫的表弟)在上海组建。该公司设在江西北路崇明路口的淞沪警备总司令部特务团驻地5楼。

上海解放前夕,该公司已销声匿迹。

3.中国打捞工程公司

创办于1949年5月,1950年6月改组。地址在上海桃源路150号。

该公司打捞的工程有:1949年6月打捞上海自来水厂附近“丰成三”、“丰成五”渔船两艘,约100吨。1949年8月打捞上海张华浜铁道部码头“安和”1艘约100吨。同年12月在南京分别打捞招商局沉轮2艘,约60吨,三号码头处“友宁二”号,约60吨;济南铁路局南京渡轮段“济宁”沉轮1艘约60吨。1950年2月在南京老江口附近打捞登陆艇1艘,约60吨;3月在芜湖打捞“福鼎”轮,约250吨;7月打捞瓜洲江“封锁线”沉船3艘,约300吨;10月在川沙白龙港外长江下游中打捞“捷喜”轮的货物。1951年1月在南京航务局公用三号码头打捞沉趸1艘,约100吨;3月在南京航务局浦口老江口打捞火车轮渡靠趸1艘,约200吨。

该公司于50年代对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高潮中并入上海打捞局。

4.上海拆船有限公司

由许文荣于民国37年3月集股东筹资金,以有限公司方式组织,并向社会局办理商业登记,资金额为法币10亿元,其中许文荣占50%。该项资金用于购置打捞工具及在龙华新马路垃圾滩设置工场房屋及浮船坞,流动资金由许文荣及各股东临时设法筹措。经营业务以打捞沉船沉物为主,次为拆船修理。该公司在青岛设有办事处。

该公司成立前,许文荣系“达丰”号轮船股东之一。民国36年6月9日,“达丰”轮驶出吴淞口后遭狂风袭击沉没,许办理打捞工作,筹划一切,获得打捞工作经验,故筹资成立该公司。公司成立前后,分别于民国37年1月在吴淞口打捞“福沅”沉船,该沉船载重500吨;同年5月在青岛打捞“铭兴”轮,载重3000吨;1950年9月在黄浦江打捞“天平”铁驳,载重296吨;以后还打捞过“胜利”轮等沉船,其中1952年在青岛打捞沉船“葛罗福尼亚”号失败。

公司于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时有人员50人,其中潜水员4人,信绳员7人,技匠6人,助理工程师1人。

公司在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后并入上海打捞局。

5.泛亚打捞工程所

1949年筹备,1950年7月开始办理业务。专业从事打捞。无具体打捞工程资料。该所在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后并入上海打捞局。

6.华安祥打捞部

1949年10月19日成立时名为华安实业有限公司,1950年10月1日改组为华安祥行。资金总额为人民币5000元。系兼营打捞业务。

该行打捞的工程有:1950年1月打捞沉于南京燕子矶的1300吨级军舰“长治”号。其余仅完成芜湖荻港附近沉船“安东”号,黄浦江汇山码头附近沉船“惠罗”号,南京燕子矶沉舰“楚同”号,汉口三北公司码头沉没的趸船、长江杨中县斑曳沙沉船“隆和”号,南京头关附近沉舰“惠安”号的测量工作。

该部在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后并入上海打捞局。

7.海通打捞工程行

1950年6月成立。资本额为人民币5000元。专业打捞兼营拆船。

该行1950年测量过位于长江安徽繁昌荻港江面的沉舰“安东”号;位于连云港的沉船“保深”号挖泥船。同年打捞过南京大储栈破趸船1艘;招商局九码头木船1艘;鸿大厂1、2号浮筒木船1艘;吴淞藻浜口木船4艘。

该行在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后并入上海打捞局。

8.交通打捞工程行

1950年登记设立,专替各打捞同业负责打捞工程的除泥工作。50年代随其它打捞商行一起并入上海打捞局。

9.海江打捞公司

1950年12月1日创办。主要测量了“济南丸”、“海通”轮、“台州”轮;打捞黄浦江内水下沉铁等物。

该公司于50年代并入上海打捞局。

10.东亚打捞工程公司

1951年2月中旬正式组成,办事处设于江西中路170号3楼353室。资本总额1万元。

该公司在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后并入上海打捞局。

11.扬子打捞工程事务所

民国26年创办,民国36年改组,1950年再改组。以打捞为主业,起重和修理机件船舶为副业,资本额为人民币5000元。

抗日战争时期,该公司在川江打捞“建国”、“明兴”、“大豫”等长江轮,共约6000吨;民国36年后打捞完成机帆船“永德”号及小轮2艘;1950年打捞中国石油公司400吨工程驳1艘、施救出险民生公司“黎”轮1艘。

公司于50年代并入上海打捞局。

12.华记打捞起重修理船厂

民国20年时称林记公司,民国35年改为华记船厂,专业打捞,兼营起重及修理工程。

该厂打捞的工程有:民国25年在九江施救搁浅船“瑞祥”轮,长360尺(120米);在湖北沙市施救搁浅船“太享”轮,长280尺(93米)。1949年在口岸港打捞“德和”轮;在江阴打捞“鄱阳”轮;在上海打捞“宁绍”码头(囤船)、“扬子栈码头”(囤船)、“华通栈码头”(囤船)。

该厂所终无考。

13.黄朝记船厂

民国22年7月创办。工厂设在浦东周家渡,办事处设于九江路103号312室。资本总额14.53万元。主要经营沉船打捞业务,兼营起重吊装。

主要打捞的工程有:民国34年8月,打捞向公和祥码头购得的水底铁质浮码头。民国35年8月打捞招商局第九码头5号水泥浮码头。民国36年1月打捞民生公司第二十三号铁驳。同年6月打捞崇明堡镇轮埠石楗修理委员会的铁质浮码头。1949年5月打捞大达轮船公司大通航业公司的270吨“江昌”轮、180吨“储元”轮、145吨“江民”轮。6月打捞合昌商号的60吨拖轮“合昌”号。8月打捞崇明堡镇轮埠石楗修理委员会的铁质浮码头。1950年8月打捞美亚保险公司承保的“新宁”轮。

该厂现已不存,具体结局无考。

14.亚洲打捞公司

股份公司,资金总额人民币1万元。公司地址:上海四川中路346号512室,负责人李明杨。主管打捞、兼营拆船,仅1套潜水工具。

该公司开办日期与结局均不详。

15.泰昌机器造船厂

由应书麒合伙他人集资人民币1万元,专事修理船舶机器,兼营打捞。该厂所终无考。

16.华兴打捞无限公司

交通部上海海上救助打捞局的母体之一。

民国34年,由陈铭勖和童葵轩发起,依照当时的公司法中有关无限公司的规定组建。资金总额为国民政府货币5亿元。申请时公司地址为上海江西中路374号4室。经营范围由吴淞口外川沙海边起沿长江一带至汉口止水域中的沉船打捞和航道疏通。当时申请营业年限为3年。10月27日,经中国陆军第三方面军司令官汤恩伯(陈铭勖的亲戚)以第43号批文准予该公司开办。批文规定:“该公司系属民营打捞,应限于敌国沉船,至盟国及本国公私船只不得列入,倘有捞获军械应全部无条件贡献政府,打捞所获盈利应一部分捐献政府”,批文要求该公司“除呈报行政院外”,还应“详拟打捞计划,补呈核备,并向主管机关申请备案”。华兴公司接此批文后,立即呈请行政院及交通部等有关机关核备,并取得了国民政府经济部核发的捞许字第九号“经济部打捞业营业许可执照”。12月3日,华兴打捞无限公司在上海昆山路121号正式开张,并在《大公报》、《新闻报》上连续刊登启事3天。

民国35年6月,国民政府的敌伪产业处理局认为华兴打捞公司打捞起来的沉船属于敌伪产业,限令呈交并不予支付打捞费。华兴打捞公司只得停业,所雇员工全部解散。

民国36年初,国民政府正式颁布打捞法,规定民营打捞公司可以向交通部申请,自己垫本打捞敌伪沉船,以其所得为公司所有。华兴打捞公司重新提出申请,并迁址于上海四川北路857号,5月21日,国民政府经济部重新给华兴打捞公司颁发捞许字第九号打捞营业许可执照。

1949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航运处没收了华兴打捞公司中属于陈铭勖的官僚资本部分的股权,并派出军代表殷序对华兴打捞公司进行监管,华兴打捞公司成为公私合营性质的企业。当时对公司资本进行重新估价,定为人民币5亿元(折现币5万元),其中被人民政府没收的官僚资本充作公股的占3/10;私股部分童葵轩占4/10,周仁恩占3/10。时有员工24人(包括陈铭勖、童葵轩、周仁恩3人在内)。

1951年8月,经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交通部决定,华兴打捞公司并入上海海运局打捞课后组建成中国人民打捞公司。

华兴打捞公司从成立起至1951年8月并入上海海运局打捞课时的打捞工程先后有:

民国34年11月,在上海广信码头附近打捞“长城丸”;12月,在吴淞口外捞起登陆艇1艘,在黄浦江内捞起绿木船1艘。

民国37年5月,在南京浦口附近捞起6800吨货轮“国星”号;10月,在九江捞起“西江丸”。同年在马当“封锁线”上对沉船进行爆破以疏通航道。

[打捞“南京”号火车轮渡船]

1949年6月,捞起沉于外滩黄浦江中的炮艇“安民”及“安宁”号;捞起沉没的第三野战军所属巡船2艘;12月,在上海港龙华附近打捞可载火车车箱27节、空船排水量为2200吨的“南京”号火车轮渡。由于对该火车轮渡了解情况与实际不符以及台湾当局对上海空袭频繁等原因,在该工程中出现过5次失败。

1950年7月,在张家浜附近捞起被台湾当局空袭炸沉的RB3海军修械船,重约2000吨(船内载有工具材料等800吨,连船同时起浮);12月,在汉口捞起可载4000吨的大趸船“芦安”号。

1951年1月,在汉口捞起粤汉铁路的800吨趸船1艘;在宜昌捞起可载重1500吨的趸船“汉阳”号;2月在宜昌捞起载重3000吨的趸船“宁绍”号;3月,在城陵矶(湖南岳阳)附近捞起触礁沉没的第四野战军所属重约1000吨的“长江九号”轮。

17.招商局海事(打捞)课

交通部上海海上救助打捞局的母体。

民国36年,招商局在船务处下增设海事(打捞)课,课长范仑。同时,向美国购买进2艘1944年建造的700总吨882千瓦(1200匹马力)军用拖轮,进行改造,对原有打水灭火、潜水部分给予加强,增设医务室,加派随船医生,充作海难救助船,其中1艘驻泊上海,定名为“济安”,由范仑兼任船长。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招商局改名为海运局。海事(打捞)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航运处领导下,对国民党逃离上海前夕自沉于黄浦江外滩段的4艘千吨油轮“永洛”、“永淮”、“永洮”、“永汉”号进行打捞。此前还打捞了“大生”号货轮及关桥码头边的沉船“伯先”号,随后于1950年打捞起沉于黄浦江张华浜段的400吨铁驳1艘。打捞采用临时招聘雇用或发包给个体潜水打捞户的办法进行。

1951年8月,经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交通部决定以上海海运局海事(打捞)课为主,合并公私合营华兴打捞公司后组建成中国人民打捞公司。

18.松江县打捞队伍

1990年底,松江县有打捞队4个,共计14条小船,最大起吊能力为25吨。具体是:新浜打捞队,负责人王德平;泖港打捞队,负责人熊开金;塔汇东渔打捞队,负责人周宝弟;仓桥打捞队;负责人沈金洪。

松江县的打捞业务不多,各队主要在上海港做些小的水下工程。

19.金山县打捞队伍

1964年时金山县有打捞队1个。1966年因行政区调整,该打捞队划归松江县,即现今松江县泖港打捞队。金山县随即成立朱泾打捞队。现金山县有打捞队3支:朱泾打捞队有打捞船4艘,1990年在建新船2艘,共有打捞从业人员55人;兴塔乡打捞队有打捞船2艘,人员40人;申航疏浚打捞队,地址在金山县气象站南,队长唐志根。该队在1977~1985年的8年里,共打捞起沉船529艘5393.5吨。该队承担过的最大打捞工程是打捞起金山县山阳镇渔业队沉没在江苏镇江市长江里的120吨渔船1艘。

20.青浦县打捞队伍

青浦县有打捞队2个:县航务管理所打捞队,事业性单位。对县境内沉船有管辖、打捞权,遇有较大工程时,则与其它打捞队联合打捞,80年代间基本上与苏州市的打捞队联合施工;小蒸打捞队。

青浦县境内有水面较阔的淀山湖,海难事故时有发生。1987年有一次5条驳船被风浪打沉,由县航务管理所打捞队与小蒸打捞队共同打捞。1988年有11艘驳船被风浪打沉,由江苏无锡市江南航运公司打捞。

21.奉贤县打捞队伍

1986年前,奉贤县航务管理所有打捞队,并有1艘起吊15吨能力的内河打捞船。因任务清淡,一年捞不满20条船(最大60吨,最小5吨),所以将该内河打捞船出售给了松江县泖港打捞队。

1986年后,奉贤县无集体或个人的打捞队伍,遇沉船事故依靠南汇县惠南打捞队解决。

22.南汇县打捞队伍

南汇县有打捞队1个,即惠南疏浚打捞工程队,地址在南汇县沪南线薛家宅车站北首。该队有打捞船4艘,挖泥船1艘,其中最大的是“沪南捞4”号,有180总吨,起吊能力为80吨。

该队1982年11月,在大治河南航公路桥西侧打捞起每小时铰吸60立方米的挖泥船1艘,为该队打捞史之最。

23.宝山区打捞队伍

宝山区有吴淞打捞队,1959年组成时称打捞捕捞队,1966年起改用今名。地址在吴淞淞浦路327号。该队自1985年起拥有机动打捞工程船7艘,设备船1艘,潜水装备7套。具备打捞550吨级沉船的能力。

该队主业为沉船打捞。兼营其它水下工程,如敷设过江电缆,清除航道障碍物、水下安装维修、探摸船只水下情况,清除船舶螺旋桨缠绕物等。

24.川沙县(现为上海浦东新区)打捞队伍

川沙张江浦江打捞疏浚工程队,现名上海浦江打捞疏浚工程公司,公司设在上海南市区外马路984号305室。

25.黄浦江上其它打捞队伍

浙江平湖秀溪打捞队,有小型舷船1艘,常驻吴泾或闵行港务监督站码头。

江苏盐城兴化打捞队,常泊兰州路港务监督站。

上海港务监督打捞队。

26.上海华龙经济技术开发服务公司

成立于1988年5月,由上海救捞局离退休干部经营。

经营范围:打捞、水下工程、海上运输。

主营:科技咨询、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服务、技术培训、技术承包、技术中介、技术入股等科技经营业务以及经济信息、经营管理咨询。

兼营:经销自身开发的产品以及船舶电子仪器设备安装及维修。

三、承担救捞义务的其它单位

1.清政府驻上海水师(海军)

清政府规定,各地水师应参与水上救生,如果能冒险救生30人以上,政府给予褒奖。

光绪十二年,两江总督曾为“虎威”兵船把总虞庆堂等人奏请光绪皇帝按例给予提升和奖励。光绪三十四年,上海道呈请两江总督褒奖“普陀”兵船管带,赏给功牌,以示奖励。

2.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某部队

长年驻守在吴淞口外某岛屿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某部队,兼任吴淞口至长江口这段航道水域的水上救生及船舶急症伤病员的接送任务。

3.上海市打捞业同业公会

由上海华兴打捞公司发起,扬子打捞工程事务所、中国打捞公司、上海拆船公司、上海泰记船厂、黄朝记船厂、三北机器厂、成兴机器厂、友利造船厂参加,于1949年6月2日集会商讨成立上海市打捞业同业公会,会上推举华兴打捞公司童葵轩为筹备处主任、扬子打捞工程事务所朱复炎为副主任,着手筹备成立公会的有关事务。经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航运处批准,上海市打捞业同业公会于当月正式成立,公会设在江西中路374号上海华兴打捞公司内。

该公会成立后,颁发了共5章44条的章程。

因华兴打捞公司并入海运局海事(打捞)课组成中国人民打捞公司。且该公会成员相继并入中国人民打捞公司(即上海打捞局),该公会并无具体会议活动,自行消失。

4.交通部、石油部海洋水下工程科学研究院

1978年经交通部批准筹建。筹建期间由上海救捞局协助代管,筹建时名称为交通部海上救捞科学研究院,为局级单位。1980年,该院改由交通部、石油部共同投资合办,以交通部为主,1982年6月正式定名为交通部石油部海洋水下工程科学研究院。

该院主要任务是承担两部海洋水下工程、潜水作业和救捞方面现代化技术的研究,先进工艺、装备的研究、设计、试制以及潜水生理学、潜水职业病防治等科学研究工作,承担高级潜水技术人员培训工作。

该院地址:上海龙吴路(港口)。

5.中国航海学会救助打捞专业委员会

简称救捞学会。1983年5月成立,挂靠交通部上海海上救助打捞局。

该会每年举办年会,进行救捞学术交流。出版《救捞与潜水》学术刊物。

该会会员有交通部海上救助打捞局、烟台、上海、广州救助打捞局、海军航海保证部、黑龙江航运管理局救捞站(公司)、重庆长江救助打捞公司、华中航运集团公司水下工程公司、江苏海洋工程公司、无锡海洋工程公司等数十家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