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后记 2004/9/24 10:12:57

《上海救捞志》的编纂,历时8个春秋,于今告成。经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审定验收,交付印刷出版。

按照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上海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的要求,交通部上海海上救助打捞局于1990年底成立以局长叶似虬为主任的编纂委员会,承担编纂《上海救捞志》的任务,并由局长叶似虬亲自担任主编。

在第一次编委会上,根据《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若干规定(试行)》的精神,确定《上海救捞志》的编纂指导思想为: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原则,坚持实事求是,准确真实地记载上海救捞行业的历史事实。

编委会对上海救捞行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处的地位、《上海救捞志》的性质特点、入志内容范围、时间断限等诸方面进行研讨、定位。

救捞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不能与主要产业相提并论,但仍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虽然救捞行业的业务范围有了较大的扩展和延伸,但救助、打捞的行业主体,既不能过分渲染,也不能人为贬低。说到底,救捞业所记述的工程事件,毕竟是国民经济运作过程中的一次次事故或灾难,必须予以恰如其份的记载。

《上海救捞志》是一部记载上海救捞行业经济、技术、工程为主体性质的专业志,内容记述以“大事不漏、小事不求全”为原则。

《上海救捞志》的记述时间,虽然可以上溯到更早的历史时期,但因涉及海难事故的主要对象为木帆船、沙船,且历史资料匮乏,故以上海黄浦江上出现近代化的蒸汽机轮船为上限,下限则定为1990年止,个别之处予以适当延伸。其后发生的事件,留待下一次续修《上海救捞志》时予以记载。

结合地方志、专业志书的体例、规范、要求,编委会制定了《上海救捞志》篇目的初步框架,确定了《上海救捞志》编纂工作的方向和步骤。

嗣后,上海救捞局史志办公室成立,同时调集人员于1991年起进入资料收集的实质性启动。其间,随着资料收集的进度和资料的逐渐积累,对《上海救捞志》的篇目进行调整和细化达4次之多,直到进入志稿撰写阶段方予正式确定,但未对篇目的初步框架作伤筋动骨的大改动。事实证明,原定的篇目框架结构是基本成功的,为后来的资料收集和志稿撰写规定了大体的方向,使《上海救捞志》的编纂减少了走弯路的可能,也使《上海救捞志》的编纂得以比较顺利地进行。

资料收集的艰苦程度,非亲历者难以体会。编纂人员查遍了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至1949年共78年40余万页的全部《申报》缩印件,在字迹模糊的蝇头小字中寻觅有关海难事故、救生救助、打捞的历史资料;翻阅了1949~1990年的全部《解放日报》;查阅了上海救捞局成立伊始至1990年的7000余卷文书、技术档案材料;还到有关图书馆、交通部档案馆积极寻觅;请老领导老职工知情者提供史实回忆;还对上海市郊县的地方打捞队伍进行信函调查。至1995年底,《上海救捞志》共收集历史照片100余幅、文字资料近1000万字,整理并建立起数千份资料卡片。

根据《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若干规定(试行)》中有关规定,《上海救捞志》于1996年起进入资料长编编写阶段,对所收集的文字资料按篇目的章节目进行去粗取精、去芜存菁的分类整理,将整理后的原始资料和资料卡片逐页编号并装订成册,归入上海救捞局档案科保存。对不拟入志的资料卡片另行整理成册分类保管以备后用。在此基础上,是年7月,约120万字篇幅的《上海救捞志资料长编》印成分呈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上海市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和《上海救捞志》编委会各委员以及上海救捞局各有关处室。

1996年7月,《上海救捞志》进入志稿撰写阶段。由于资料长编的编成,为志稿撰写提供了具体的内容范围,使志稿撰写大为方便易行,至是年底,各人分工的章节志稿大体完成。

1997年初,《上海救捞志》志稿进入总纂,由常务副主编负责,按照地方志的行文规范及救捞行业特点,对各章从头至尾进行或调整、或增删、或润色、或修改、或重撰(如第四章工业、第九章职工队伍等)的统筹总揽,至6月底完成《上海救捞志》的评议稿。

是年下半年,《上海救捞志》进入评审、修改、验收定稿阶段。10月15日,上海救捞局的编委会率先对该稿进行评议;10月2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上海市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召集上海市交通专业志的各位常务副主编等专家对该稿进行热烈认真的评议;11月7日,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组织上海市的地方志专家学者对该稿进行评议审查。3次评议,分别从救捞行业特色、救捞历史史实以及是否符合志书体例等方面进行审阅,在给予“原则定稿”的前提下,提出一些修改意见。嗣后,《上海救捞志》编纂人员将所吸收的意见归纳整理,据此对该评议稿作了认真的修改增删调整,至1998年5月初送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审定验收,终告其成。

参加《上海救捞志》具体编纂工作的,先后共有12人,所有人员无一有文史类专业特长。参加编纂的人员凭着一股还历史真实的热忱,边积极工作、边认真学习史志编撰知识,努力将史志体例规范要求与救捞行业历史有机地揉合在一起,方有今日的《上海救捞志》。编纂人员在十分艰苦的条件环境下,完全依靠放大镜眼看、利用最原始简单的办法用手工一笔一划地摘抄、撰写,长年累月不计报酬地坚持工作。《上海救捞志》的完成,编纂人员功不可没。

《上海救捞志》的完成,得到方方面面的关照、支持、帮助:

德高望重的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交通部原部长彭德清,对救捞事业的发展殷切关心,为《上海救捞志》写了序言;老领导王德祥为《上海救捞志》书名题签;老领导张智魁为《上海救捞志》积极提供史实回忆;

上海救捞局档案科、交通部档案馆、同济大学图书馆、上海市图书馆为《上海救捞志》提供查阅历史资料的积极协助,《上海救捞报》不但主动提供资料,王祖毅、王定远还协助翻拍或主动提供历史照片,许多职工为《上海救捞志》积极提供线索、史实资料;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经常进行督促、检查、支持、帮助;

《上海公路运输志》常务副主编朱大均冒着酷暑,给《上海救捞志》全体编纂人员讲授史志编撰知识,使我们受益匪浅。

《上海救捞志》的编委们对该志的编纂自始至终给予热情的关注、对志稿的形成到最终成功付出许多心血。上海救捞局的党政主要领导为该书的编纂从人员到经费给予很大的支持和关心,并在总体框架设计、章节设置上提出原则要求,对重要的章节一一过目提出修改意见,使《上海救捞志》终于顺利完成。

由于参与该书编纂人员的学识水平有限,又系初次接触从事志书的编纂,《上海救捞志》的内容、文字难免有疏漏之处,我们期待着来自各方面的批评指正意见,以期在续修《上海救捞志》时作出改进。

·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