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大事记 2004/9/24 10:08:02

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

五月 英国“达门佳士”轮在金山附近海面失事,24名船员获当地乡民救援。英国驻沪领事和驻沪水师官联名制“普渡众生”匾额,向金山人民致谢。

六月初五日(6月29日) 《申报》刊登《中西泛海各项船只海中相逢各规条》(即航海避碰规则)。

七月 驻上海各国领事公议,拟在中国沿海一带设立济命局(即救生局),购买救生船只。

十一月 《中外救生船总会章程》公布。该章程共9条,规定了总会的成员组成、救助失事船舶、救生等具体办法和责任。该总会设于上海江海关前。

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

三月初七日(4月22日) 外商派船并遣一英国人赴沉没于吴淞口外“西丹”轮潜水作业,因风大流急而舍弃打捞。

八月二十日(9月30日) 救命小火轮在黄浦江苏州河口拖起即将沉没的煤炭驳船。

清光绪元年(1875年)

十二月十六日(1876年2月4日) 招商局“厚生”轮在虹口码头失火后沉没,隔日捞起。

清光绪五年(1879年)

十一月廿六日(1880年1月7日) 光绪皇帝批准《行船免碰章程》,共26条。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政府公布的航海法规,对于减少海难事故有重要意义,也为海难事故的事后诉讼提供了法律依据。

清光绪七年(1881年)

二月 麦边洋行在上海雇人赴荻港,用船底凿孔穿铁链从沉船两面穿出系于拖轮上的方法打捞“汉阳”轮并拖回上海,历时2个月。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

二月十二日(3月28日) “流云”轮在黄浦江张华浜江面被太古洋行蓝烟囱船撞断,载客百余人、船员12人,除救起20余人外,仅捞尸10具。沉船由救生局用二艘大船抬捞。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

七月 两江总督为在上海地区奋身冒险救助失事船员旅客满30人的5名水师有功人员,奏请光绪皇帝“比照异常劳绩”给予褒奖,分别提升。

十二月廿七日(1887年1月20日) “万年青”轮在吴淞口锚地,被英商“你包尔”轮撞沉,死114人,捞起尸体70余具,捞获物资变价收入白银4700余两,英商赔偿白银10万两。

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

五月 怡和洋行“安和”轮在吴淞炮台附近被太古公司“牛庄”轮撞沉,死300余人,前后共捞尸248具。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

七月廿九日(9月14日) 钦命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和硕庆亲王等人与日本驻京临时代理公使签署有效期为一年的两国《拯救遇难船只条例》(共4条)。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

十月初五日(11月20日) 浦东东沟航船在黄浦江遭风沉没,一百数十人救起80余人。

清宣统三年(1911年)

七月 美商“美顺”轮在黄浦江招商局中栈码头失火,殃及怡和公司“和生”等4艘轮船,后经一中国水手数次泅水冒火系缆绳,将“美顺”轮拖至浦东滩地。

民国元年(1912年)

5月下旬 沪军都督批复沪南市政厅要求续办救生局的呈文:“应准照行”。

是年 英轮“奥斯丁”在公和祥码头沉没,英商征集中国潜水员和辅助工,采用封舱抽水法捞起。

民国4年(1915年)

7月14日 “新泰”轮在黄浦江张华浜被狂风倾覆沉没,死近200人,共捞尸77具,沉船未能捞起。

民国8年(1919年)

9月 沪南救火会由绅董发起集资添购救火小轮,预备黄浦江内救火、救生。

民国11年(1922年)

8月7日 “瑞安”轮在宝山东门外吴淞口失事,死200余人,捞获尸首172具,沉船捞起。

民国12年(1923年)

7月18日、28日 吴淞救生局先后两次召开筹商救生经常费济用会议。

民国13年(1924年)

7月10日 吴淞救生局开征救生捐。

民国18年(1929年)

7月7日 上海浦江救火小轮委员会成立,虞洽卿等7人为常委,办事处设于中华路救火联合会。

民国20年(1931年)

8月9日 中华民国交通部决定,在各地成立的航政局,聘请法律专家3人筹组海上法庭,专事审理海难事件。

民国24年(1935年)

9月19日 上海港务长宣布自10月1日起上海港内船只失火归海关救火队救护。

民国34年(1945年)

4月2日 日轮“阿波丸”在福建平潭海域被美军潜艇击沉。该轮于1977~1980年被以上海救捞局为主力的中国救捞单位和海军联合打捞。

11月 私营华兴打捞公司在上海成立,因经营不善,不到一年即破产倒闭。

民国35年(1946年)

12月9日 上海港务整理委员会核准成立的打捞沉船计划委员会举行首次会议,议定打捞沉船工作先从台湾、厦门开始。

民国36年(1947年)

1月31日 中华民国交通部公布《打捞沉船办法》。

5月 私营华兴打捞公司重新开业(以下简称华兴公司)。总经理童葵轩。业务范围:打捞江海沉船、清除航道。

10月 华兴公司取得对沉没于南京浦口的3500吨货轮“国星”号的打捞权,并于当年打捞成功。

是年 国营招商局设立海事(打捞)课,并配备经改装后的“济安”号作救助拖轮。

民国37年(1948年)

5月21日 中华民国经济部发给华兴公司《打捞营业许可执照》。

10月27日 中华民国陆军第三方面军司令汤恩伯签发批复,规定华兴公司属民营打捞,限于敌国沉船,盟国及本国公私船只不得列入,若捞获军械全部无条件贡献政府,打捞所获盈利应以部分捐献政府。

12月3日 “江亚”轮由上海开往宁波途中,在长江铜沙浅滩附近触水雷爆炸沉没,全船2500余乘客,仅811人生还,成为中国航运史上重大惨案。

1949年

5月27日 上海解放。

6月9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以下简称军管会)航运处成立“船舶打捞修理指导委员会”,并组织个体打捞户和私商打捞行,立即在黄浦江打捞沉船,清除航道障碍。

6月 招商局海事课“济安”轮在黄浦江先后捞起沉没于广东路金陵路外滩一带的货轮“大生”号、油轮“永洛”、“永淮”、“永洮”号和沉没于关桥码头边的货轮“伯先”号。

7月 华兴公司在龙华长桥港打捞“南京”号火车轮渡,同年12月捞起。

同月 上海军管会航运处没收华兴公司的官僚资本股权,改作人民政府公股,华兴公司转变为公私合营企业。

1950年

是年 招商局海事课在外白渡桥附近捞起千吨油轮“永汉”号。

同年 招商局海事课举办一期潜水学习班,学员9人。

1951年

6月 公私合营华兴打捞公司颁布章程,业务范围以打捞江海沉船、清除航道为主,兼营轮船运输。

8月20日~10月9日 交通部第一届航务基建检查会议召开,会上确定打捞公司的工作方针与任务。

8月24日 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批准,交通部决定成立“中国人民打捞公司”(以下简称打捞公司),由交通部航务工程总局领导,公司设在上海中山东一路13号海关大楼4楼,职工120人,李立明为经理。

8月 打捞公司成立后第一个打捞工程打捞“江新”轮在黄浦江洋泾港码头开工,第二年11月全部完成。

10月中旬~12月1日 打捞公司在连云港打捞“保深”挖泥船,这是该公司成立后首次赴沿海港口打捞。

12月1日 打捞公司长江办事处在武汉成立。

12月3日 打捞公司华南公司成立。负责广州及海南岛地区沿海的沉船勘测及打捞。办公地址设在广州六二三路108号,后移至沙面复兴路60号。

1952年

5月 打捞公司成立后第一次在长江口施工,打捞“伏虎”轮,9月捞起。

8月5日 打捞公司在浦东大道昌邑路建造首批职工宿舍,建筑面积1960平方米,中央投资12.477亿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2.477万元),1953年3月竣工。

8月25日 潜水衣和打捞机具修理所在陆家浜路435号建立,自此,潜水衣修制由船上迁到陆地。

9月16日 在黄浦江杨家渡打捞“普安”船底工程时,潜水员王宝发采用10英寸新式吸泥管,解决了急流时除泥的困难。

11月14日 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发给打捞公司业务执照,编号为:公字第243号。

12月13日 交通部航务工程总局副局长高原陪同苏联专家来打捞公司参观,交流打捞工作经验。

1953年

1月15日 2名朝鲜实习生来打捞公司学习打捞工程及潜水衣修造技术(翌年2月结束)。

1月22日 打捞公司更名为中央人民政府交通部航务工程总局打捞公司(以下仍简称打捞公司)。

2月11日 潜水衣和打捞机具修理所一分为二,分别成立打捞公司潜水衣修造厂和打捞公司打捞机具修理所。潜水衣修造厂自行设计制造的潜水衣投入生产,改变了潜水衣依赖进口的状况。

4月27日 上海港务局核发打捞公司杨树浦路1426号仓库岸线159米使用执照。

5月18日 打捞公司承接第一项水下爆破工程并首次用国产炸药,清除海南岛海口市秀英港3艘沉船。

5月 第一测量队工人利用旧有电话和潜水帽改装成潜水电话,改变过去水下作业依靠绳索传递信号的局面,既提高工作效率,又保证水下作业安全。

7月4日 打捞公司委托上海船厂制造250吨打捞浮筒4只完工验收,为打捞工艺的重大改革准备了条件。

8月30日 上海市房管局将代管的杨树浦路1426号房产移交给打捞公司自行管理,同年9月7日办理手续。

10月17日 打捞公司成立4个固定工程队。

是年 中国筹备人民经济成就展览会赴苏、民主德国、波、捷、瑞典、印度等国展览,打捞公司提供工程照片及自制潜水设备参展。

1954年

2月23~28日 打捞公司召开第一届第一次职工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交通部航务工程总局中国人民打捞公司工会,隶属于中国海员工会华东区委员会。

11月8日 打捞公司组成4人打捞勘测小组,携工具支援越南港口恢复修建工程(1955年11月7日返回,工具留赠越方)。

冬 打捞公司潜水小分队赴北戴河沿海抢救触礁遇难的“临城”号货轮获得成功。这是该公司成立后的首次海上救助。

是年 打捞公司清除了营田封锁线和江阴封锁线两处的航道障碍,使湘江、长江的航运得以畅通。

1955年

2月4日 打捞公司颁发组织章程,明确国营企业性质和打捞沉船、清除航道障碍、配合国家重点建设水下工程、临时抢救任务的经营范围。

4月27日~5月18日 首次用一对250吨浮筒抢捞“民主三号”轮获得成功。该轮系当时沪甬线主要运力,于4月17日在宁波港口外触礁沉没,捞起后修复使用。

5月8日 打捞公司经理张智魁率工程技术人员和潜水员共8人,赴波兰进行为期6个月的沉船打捞实习。

5月30日 打捞公司举办首期潜水员训练班,学员46人,于1956年4月30日结业,实际结业学员38人。

是年 打捞公司自制全套潜水装备参加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莱比锡展览会。

1956年

1月1日 打捞公司更名为交通部航务工程总局打捞工程局(以下简称打捞局),由企业单位改为事业单位。当年交通部拨给事业经费350万元。6月1日迁至中山东一路18号4楼办公。

3月20日 首次使用大批浮筒抬捞沉船“捷喜”轮成功,并创断船整捞历史(该轮1950年6月触水雷沉没在长江口中沙航道),6月17日捞起。

3月~4月23日 打捞局潜水小分队为吉林小丰满发电厂主取水闸进行水下电焊大修成功。

4月8日 奉交通部指示,向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呈送打捞局建立以来工作情况、现状、存在主要问题和今后改进措施的专题报告。

4月13日 打捞局呈报《关于调查全国沉船的报告》,6月18日交通部批复,勘测沉船列为打捞局工作重点之一。

4月20日~1958年11月8日 先后有私营仁记打捞工程所、协兴昌翻砂作、打捞机具租赁修理行、老福茂铜铁工场、和新机器厂、徐兴发汽车修理工程行等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并入打捞局。

是月 全国交通系统先进生产者会议在北京召开。打捞局潜水员沈阿四、钱阿梅,电工毛达生出席。会议期间举办展览会,打捞局有多项展品参展。

5月12日 打捞局成立长江口工区,统一指挥长江口5艘沉船的打捞,施工结束后该工区撤销。

5月13日 打捞“江亚”轮开工(8月20日捞起后段,10月29日捞起前段,1959年修复使用),经打捞共收集到黄金287两,白银50两,钻戒3只及受难者遗骨,全部上交上海市人民委员会统一处理。

6月29日 交通部指示打捞局实行事业单位企业管理。

9月1日 潜水保健制度实施:潜水员每人1套绒线服(包括帽、衣、裤、袜),每人每天享受1.20元的保健津贴。

10月8日 打捞局成立汉口工区,打捞汉口地区沉船,工程结束后该工区撤销。

1957年

1月1日 中国、朝鲜、苏联三国政府签订的《关于在海上救护遇难的人命和救助海上遇难船舶及飞机方面进行合作的协定》正式生效。打捞局和海军是中国方面执行该协定的主体。

2月25日 交通部任命童葵轩为副主任工程师,这是上级任命的第一位打捞工程师。

3月7日 打捞局成立“技术研究委员会”和“先进经验推广委员会”,制订《合理化建议工作的几点暂行规定》,以鼓励群众的创造精神。

3月11日 交通部决定将海难救护打捞设备列入基建计划,当年投资43.6万元。这一项目首次列入基建计划是发展救捞事业的标志之一。

上半年 打捞局设立北洋、上海两个打捞救助队,规定既执行打捞任务,又担负救助工作。

7月11日 打捞局制定《打捞工程设计施工试用劳动定额》,内容包括布置工场、施工、起浮、拖航、收拾工场的打捞工程全部工序的工程量计算标准,主要机具搬运劳动定额等。

9月7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打捞沉船管理办法》公布实施。

9月19~26日 打捞局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讨论并通过《交通部航务工程总局打捞工程局职工代表大会组织条例》,规定职工代表大会是“全体职工参与企业管理和监督行政的权力机关”。

10月9日~1958年4月24日 打捞局先后派出两批援越打捞小组,帮助越南打捞沉船并无偿支援打捞工程驳和潜水装备。

12月24日 打捞局将1952年成立的打捞机具修理所和潜水衣修造厂合并,成立打捞机具修制厂。

1958年

4月3日 经上海打捞局建议,交通部对捞起沉船有关交接事项作了具体通知,使沉船捞起后移交有主,捞以致用。

7月1日 交通部通知:航务工程总局打捞工程局改名为:上海打捞工程局,(仍简称上海打捞局),归上海海运管理局代管,原驻华南的第三工程队下放到广东省航运厅航务工程局。

8月1日 全国工业交通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展览在北京开幕。上海打捞局参展的有潜水衣、自动攻泥器、水下铆钉枪、水下电焊电割工具、浮筒和抬撬打捞沉船方法的实物照片图表模型及先进人物事迹。

9月1日 上海打捞局、海军东海舰队、上海基础公司水下工程队、上海市物资供应局组成“上海市打捞沉船指挥部”,以多捞沉船、向水下要钢铁为目标,统一布置打捞任务,协助解决物资供应问题。该部至12月7日撤销。

9月16日 交通部部长王首道批示:海难救助打捞工作合并。自即日0时00分起,从温州至鸭绿江口海域的海难救护工作划归打捞局负责,原上海、青岛、天津港的救护船和工具移交上海打捞局。

9月17日 交通部指示:加强和各省协作,尽一切可能增捞钢铁。据此,上海打捞局先后与浙江、江苏省签订协议,共同打捞两省境内及沿海的沉船。

11月18日 打捞局第二工程队在长江口鸭窝沙打捞“龙兴”沉船时,指挥不当,使借用的上海海运局“生产二号”沉没,造成7名船员死亡,经济损失16.6万元。

是年 上海打捞局基本扫清马垱阻塞线沉船。

1959年

1月2日 上海打捞局迁到杨树浦路1426号。

2月21日 邮电部、交通部批准,上海打捞局架设专用无线电话台。

5月 打捞机具修制厂自行建造塑料快艇“东风”号一艘,这是国内首次建造塑料快艇(该艇后移送杭州西湖作游览船)。

同月 上海打捞局丁梅苞、颜育林研制出首台潜水对讲电话,改变了原利用旧式电话改装潜水电话语音不清的现象。

5~6月 为庆祝建国10周年,上海打捞局将打捞“江亚”轮的图片、浮筒打捞沉船新技术资料、双舱式加压箱、重装潜水衣、水下攻泥器、潜水对讲电话等送往北京参加大型展览会展出。

7月9日 中国《国庆10周年纪念画册》刊登了上海打捞局共产党员、全国先进生产者、一级潜水员沈阿四身穿该局自制潜水衣的照片。

12月10日 上海打捞局成立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领导小组,将职工文化技术教育列入议事日程。至是日已建立12个基层业余文化学校。

1960年

2月13日 上海展览馆举办建国10周年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展览会,上海打捞局的潜水对讲电话、电热潜水衣等8个产品实物参展并进行打捞沉船模拟表演。

2月 上海打捞局与海军协作打捞“418”潜艇(该艇于1959年12月1日训练时不幸碰撞沉没于舟山海区),这是第一次打捞潜艇并创海中潜水深度32米的纪录。

3月7日 打捞局在浙江石浦港天妃宫附近捞起清光绪元年(1875年)由上海江南制造局制造的红木壳舰船“驭远”号,船上铜炮等有历史价值的古物交上海文物保管委员会。

4月1日 上海打捞局成立拆船队,在上海浦东三林塘港建立拆船基地,救、捞、拆成为该局的主要生产任务。

4月27日 交通部在广州召开全国港口、水运工业规划会议期间召开打捞工作座谈会。7月27日下发《广州打捞工作座谈会纪要》。

1961年

2月上旬 全国交通会议召开,明确打捞方针为:“向海洋深水以及技术复杂、施工困难和大型沉船进军,既捞又拆,并担任海难救助工作。”

2月8日~7月15日 交通部、中国机械出口公司、上海市经委先后5次下达任务,要求上海打捞局年内增加生产供援外军事装备和外贸出口的潜水装备74套和潜水衣141件。该局按质提前于10月底完成。

4月4日 挪威籍货轮“范雷特”号载运5000余吨小麦来沪,在长江口铜沙搁浅,经施救于12日脱险。因对方不履行救助契约,拒付救助费用,引起诉讼,成为上海打捞局担负海难救助工作以来第一件争议案。经过近两年谈判,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海事仲裁委员会调解,于1963年3月14日以挪威方支付救助费27万元人民币解决。

10月 上海打捞局开办潜水员训练班,学员75人,其中招生上海学员20人,其余55人来自其他14个省(自治区),学期半年。

1962年

1月1日 上海打捞局成立北洋、上海救助工区和南洋救助站。

1月3日 交通部通知,上海打捞局改为差额预算管理单位,核算体制仍为事业单位。

8月15~16日 交通部召开打捞工作座谈会,调整救捞工作方针为“救捞并举、以救为主、清除航道障碍、根据需要进行打捞”,并以此明确上海打捞局的4项工作任务。

11月16日 上海打捞局接收天津港“津救”轮并筹建天津救助站。

12月 上海打捞局在原南洋救助站基础上筹建温州救助站。

1963年

2月15日 上海打捞工程局改名为“上海海难救助打捞局”(以下简称上海救捞局)。

5月1日 中国自行设计制造的第一艘万吨级远洋货轮“跃进”号首航日本,在韩国济州岛西南海域遇难沉没,新华社发布公告。

5月4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亲自领导组织对“跃进”号失事原因的调查。上海救捞局派拖轮2艘并改装上海海运局提供的“和平60”号货轮,派上潜水员14人,其他人员37人,组成潜水作业队,参加以海军为主的海上临时编队,实施海上调查作业。

5月13日 周恩来在交通部长王首道、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海军东海舰队司令陶勇陪同下视察参加海上调查作业的“和平60”号轮。

同日 周恩来在海军吴淞基地和部队、地方首长、部分参加“跃进”号调查作业人员及全部潜水员合影。

5月 经18天现场作业,共潜水72人次,水下作业42小时零6分,最深下潜56米,在北纬32°06′、东经125°11′42″海底找到沉没的“跃进”号,查明了船身触撞苏岩礁致船舱进水而沉的原因。

6月4日 “跃进”号勘测工程临时编队安全返回上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致电祝贺。勘测工程指挥部在上海吴淞海军基地召开立功表彰大会。

6月5日 遵照周恩来批示,交通部和劳动部部署本年度在全国范围内招收潜水员工作。11月下旬,招收工作结束,共录取80名。

12月2日 国务院批准上海救捞局在上海、烟台、天津、青岛、温州5地设立海难救助站,以保证海上运输安全,适应沿海遇难船舶救助之需。

1964年

3月14日 交通部北方区海运管理局(简称北方区局)成立。上海救捞局党政关系即日起隶属于北方区局。

4月18日 上海救捞职工奋战3昼夜,施救在浙江东福山海区触礁将沉的英籍“GRAWFORO”(克劳福)货轮,23日拖回上海。

4月 成功抢救遇险难度较大的触礁朝鲜渔船“南浦232”轮。

5月13日 上海救捞局技术委员会成立。

7月1日 北洋、上海两个救助工区建制撤销。

7月2日 凌晨,上海轮船公司“中兴5”号轮在成山头以北被希腊籍“新纽扬”轮撞沉。正在石岛港锚泊待命的上海救捞局“救捞8”号,屡失职守,贻误了抢救时机,有关人员分别受到行政处分。

11月17日 上海救捞局小分队赴黄河打捞“鲁黄344”号货驳,12月15日捞起,这是上海救捞局首次进黄河打捞并获成功。

12月16日 交通部港监局批准上海救捞局《关于外轮实行救助收费办法》,并于1965年1月1日开始执行。

1965年

4月13日 《北方海区海难救助工作试行办法》公布。明确了专业救助单位与北方区局直属港航单位在实施海难救助中的分工协作关系。

6月 在浙江温州执行一级待命任务的“救捞2”号,以单边抬绞抽水起浮办法,成功捞起长11米、宽2.5米、有6个隔舱、载运4立方米石子的木船,为救助船独立实施打捞作业提供了经验。

同月 “救捞1”号轮在山东海域采取堵漏抽水拖绞法,单独成功地抢救搁浅的朝鲜“326”号渔轮。

10月6日 上海救捞局贯彻“以救为主、以北方航区为主、以清航为主”的指示,制订《救助待命实施办法》,执行一二级待命制,使救捞船舶做到出动快、救助有成效。

11月9日 上海救捞局试制的轻装潜水装备通过技术鉴定,1966年起列入生产计划。

1966年

10月12日 上海救捞局圆满完成由国家科委、石油部、建材部、交通部组织全国18个单位参加的钻井船单体海上模拟试验中8个项目的试验任务。

11月23日 上海救捞局按交通部1965年7月24日下达的中国援越6508工程(即援越打捞站设备)中几项任务需求,于该月中下旬分3批发送越南,总价值人民币53.54万元。

1967年

1月21日 上海救捞局转发交通部《对外轮救助暂行费率标准和计算办法》。

3月25日 3万吨级希腊籍“安琴太西亚”号货轮在吴淞口检疫锚地断锚搁浅。这是上海港历史上船舶吨位最大、搁浅程度最严重的一次海难事故,经7天紧张抢救,于4月1日出险。

5月3日 上海救捞局首次举办的水下摄影训练班经过近1个半月训练学习后结束。

7月15日 上海救捞局举办为期3个月的潜水医务保证人员训练班结束。

9月20日 北方区局在上海救捞局投资11万元建设轻装潜水装具生产车间。

12月20日 上海救捞局对1964年招收的潜水学员进行考核,97名转为正式潜水员,这是该局历年中培训潜水员人数最多的一年。

1968年

2月5~17日 在渤海桑岛海面,上海救捞局多艘船舶冒着严寒和8级以上大风及海面结冰封船的危险,将触礁搁浅的英籍“捷克多”轮抢救脱险,并于2月20日护送到大连港。

7月26日 英籍“荣福”轮载配套设备等7042吨货驶往阿尔巴尼亚,途经福建平潭岛附近触礁下沉。周恩来指示:“应采取措施施救,货也不损失为好。”因在“文化大革命”中受无政府主义思潮影响和现场气候恶劣,只捞起1550吨货物。

12月21日 “红捞一”号朱法刚等5名船员驾驶工作艇到长兴岛凤凰镇,离镇后下落不明,经5艘船半个月搜寻仍不见踪影(1969年4月10日在南汇县海边发现朱法刚一人的尸体)。

1969年

2月10日 希腊籍“鲁卡姆”轮载10200吨磷灰土由埃及驶往朝鲜途中,在东经123°40′、北纬38°08′处公海遇难,船员弃船,成无人驻守漂流船。上海救捞局前往施救,于16日救助成功。

7月 上海救捞局将1967年11月30日沉没于吴淞检疫锚地的塞浦路斯籍“阿基米德”轮第二段捞起(第一段于1968年10月捞起)。

10月 上海救捞局将1967年11月30日沉没于吴淞检疫锚地的英籍“南光”轮断船整捞成功。

1970年

2月19日 上海救捞局为越南培训4名沉船打捞技术专业实习生(同年9月8日结束)。

2月25日 上海救捞局对在渤海湾与沙河口外搁浅的希腊籍“莫尼加斯”轮进行救助,27日脱险。

4月16日 上海海运局“战斗29”号轮在长江口鸡骨礁附近与“战斗6”号轮相撞沉没。上海救捞局立即组织力量前往打捞。

6月19日 难船“莫尼加斯”船东违反救助契约,拒付救助费,上海救捞局委托天津外轮代理公司交涉,以船东及其伦敦律师事务所败诉而结案。

7月15日 因大风将钢丝崩断,使14日已起浮的“战斗29”轮复沉,4只500吨打捞浮筒直漂航道,严重威胁他船航行安全。8名突击队员在黑夜里冒生命危险与风浪拼搏4个多小时,终于追回3只(另一只沉没于海底)。以后对“战斗29”轮数度组织打捞,均告失败。

9月20日 上海港务监督对希腊籍“鲁卡姆”轮作拍卖处理,偿付上海救捞局1969年2月对其施救及事后在上海港内对其看守、堵漏、抽水等费用。

11月6日 上海救捞局于东海洋面在狂风巨浪,救助船单舷摇倾40多度的困难情况下,成功抢救因主机故障遇难的希腊籍万吨货轮“希斯派纳”号。

1971年

4月 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1940千瓦(2640匹马力)沿海救助拖轮“沪救6”号投入使用,这是当时中国第一艘最大功率的沿海救助拖轮。船上首次使用国产的双机并车用液压藕合器、齿轮箱及可调螺旋桨,获得上海市重大科技成果奖。

10月1日 中国政府和朝鲜政府签订的在两国沿岸各海,对各方遇难船舶(飞机)及所载人员、货物建立相互救助的合作关系协定生效。

1972年

5月 上海救捞局在浙江舟山海域水深64米处捞起“红星542”500吨货驳。这是迄今为止打捞史上用空气潜水最深的一次。

6月29日~7月8日 上海救捞局潜水装备厂试制的水深200米氦氧潜水装备完成陆上各类安装测试后,在海军司令部和海军东海舰队支持下进行现场试验通过鉴定,填补了中国潜水装备生产的一项空白。

12月8日 上海救捞局在天津港务局、天津航道局等单位协助下,在渤海湾曹妃甸救助搁浅的3.6万吨级希腊籍货轮“阿基斯维瑞”,卸货量达1.2万吨,于19日救助成功。

1973年

2月 上海救捞局首次对船舶干部全面考核、发证。

3月 中国政府签字参加1960年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组织。上海救捞局成为中国执行该公约的实体单位之一。

8月31日 上海救捞局成功打捞江苏大屯煤矿深井钻头,并创空气潜水90米深度的新纪录,交通部通电表扬。

10月9日 希腊籍货轮“波罗的海克里夫”在福建厦门以东40海里处遭台风袭击遇险,船长向中国求救,因风浪巨大,救助船小无法出海施救,造成该轮沉没,船员14人失踪(另9人被新加坡商船救去),政治影响很大。对此,周恩来指示加强海上援救工作。

12月11日 交通部将广州海运局“大庆231”油轮调拨给上海救捞局。上海救捞局随即成立“231工程指挥部”,将此轮改建为浮船坞。

12月 在周恩来关心下,国务院召开全国沿海省市海上安全工作会议,决定建立全国海上安全指挥部、各沿海省市设立相应的海上安全机构。上海海上安全指挥部成立。

1974年

2月19日 挪威籍货轮“帕克斯”在长江口锚地失火,浓烟火柱高达20余米,甲板烧红、壳板变形,是上海港史上最大的船舶火灾,经上海救捞局和市有关单位等奋力抢救扑灭。

3月12日 交通部向国家计委上报《关于建立和健全海上救助打捞工作的请示》,提出新建烟台、广州救捞局建议。

4月4日 上海救捞局举办船舶驾驶员轮机员培训班。

5月25日 国家计委批准交通部关于建立和健全广州、上海、烟台3个救捞局的请示,并对所需人员、经费、基建等问题作了安排。

9月12日 交通部决定成立烟台救捞局,负责辽宁、河北、天津、山东、江苏(部分)等省市沿海的救助打捞工作,前隶属于上海救捞局的天津、烟台2个救助站自1975年1月1日起划归烟台救捞局。

11月13日 中日海运协定签定,交通部下发协定副本,要求各救捞局履行有关海难救助条款的职责。

12月9日 上海远洋运输公司4000吨级远洋货轮“东安”号在上海港务局第三装卸区码头卸货时倾侧90°沉没。上海救捞局在兄弟单位配合下,连续作业10昼夜,于20日成功捞起“东安”轮。

12月 上海救捞局李景成等5人组成监造组赴日本监造6615千瓦(9000匹马力)救助拖轮,这是救捞业首次派人员出国监造船舶。

1975年

2月25日 交通部在北京召开救捞工作座谈会,确定“以救为主、救捞并举”的方针。决定将上海救捞局的“红捞一”号和“红救8”轮成建制移交烟台救捞局。上海救捞局副局长刘峰辉等308名职工转入烟台救捞局。

6月18日 “红救4”轮在排除“勘探一”号的故障突击抢险中,使用空气潜水创海洋潜水深度68米的新纪录。

8月15日 交通部确定以上海救捞局为主,在“五五”计划期间实现快速打捞沉船和海上消防关键技术的突破,在“六五”计划期间实现深潜水及深潜装备关键技术的突破。

9月21日~10月17日 上海救捞局在云南抚仙湖进行氦氧深潜水作业试验获得成功,9人次突破百米大关,其中5人创造156米的纪录。经云南抚仙湖氦氧潜水试验证明,上海潜水装备厂试制的“喷射再生式潜水装具”结构合理、性能良好,填补了中国深潜装具生产的空白。

11月4日 交通部和海军联合颁发《关于共同做好海上援救工作的通知》,规定东海援救区(北纬33°03′至福建宫头口135°方位线)由上海救捞局和东海舰队负责。在执行特殊抢救任务时,可不受援救区域的限制。

12月5日 上海救捞局将“红救5”轮作培训实习船,举办船长及轮机长学习班。

1976年

1月1日 交通部批准上海救捞局《救助待命实施办法》,使救助待命有章有循。

3月4日 交通部将向日本订购的3200吨自航打捞救助船“沪救捞3”号分配给上海救捞局。上海救捞局派船员赴日本接船。

3月9日 奉交通部指示,上海救捞局组成7631工程队,支援广东汕尾打捞索马里籍万吨级油轮“南洋”号工程,至7月26日工程结束。

5月21日 上海救捞局仅用30个小时,在长江口南水道,将上海远洋运输公司装载1.25万吨货物的“风阳”轮脱浅出险,这是抢救大型难船用时间最少的一次工程。

7月8日~8月2日 交通部、海军在青岛举行海上援救工作联席会议,研究海上军民联合援救的调度指挥等问题,并提出打捞“阿波丸”沉船的设想。

11月12~15日,11月19日~12月5日 上海救捞局分两个阶段成功地进行了10米空气饱和潜水模拟试验,填补了中国作业潜水科学研究的空白。

12月21~25日 全国首次潜水装备产品定型会在上海召开,交通部副部长彭德清出席并讲话。会议定型了TF12型、69Ⅲ型、6071HY型潜水装具和SH68型水下电焊工具。

12月 上海宝山县横沙岛动工兴建救助码头(1979年建成)。

1977年

1月13日 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由福州军区牵头,有交通部、海军、总参谋部的领导人员参加组成打捞“阿波丸”工程领导小组。工程代号为7713,并在福建平潭岛设立工程指挥部和党委。上海救捞局连续4年出动近千人打捞船队和海军防救部队一起进行季节性打捞。

1月24日 交通部决定,上海海难救助打捞局潜水装备厂改为上海潜水装备厂,芜湖719工程指挥部更名为芜湖潜水装备厂,两厂均隶属上海救捞局。

4月 上海救捞局派出2名潜水员,赴伊拉克参加桥梁工程建设。

7月 交通部部长叶飞、副部长彭德清在上海主持召开打捞“阿波丸”工程技术攻关座谈会。

9月26日 用“大庆231”油轮改建的抬举力为1300吨的浮船坞“泰山”号,提前3个月胜利建成,这是救捞工人唯一的一次自力更生造船坞,是救捞事业的一个创举。

1978年

1月9日 上海救捞局在长江口花鸟山外抢救希腊籍货轮“雅典地平线”号,并帮助抢修。

1月28日~2月2日 打捞“阿波丸”工程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在上海召开,研究制订本年度打捞计划。上海救捞局主办会务。

3月22日 上海救捞局1940千瓦(2640匹马力)拖轮“沪救7”号拖带打桩船和方驳去广州,与广州救捞局拖轮组成拖航编队赴柬埔寨,完成任务后于4月28日安抵广州,创造拖轮出国拖航先例。

4月10日 “德大”轮赴日本海面拖救遭火灾事故的上海远洋运输公司“团结”轮回国。

5月3日 交通部命名一批部属企事业单位。上海救捞局全称为:交通部上海海难救助打捞局。对外使用英文缩写名称为COESS。

7月1日 上海救捞局经过3昼夜奋战,在长江南水道捞起因触碰爆炸物而半沉的上海航道局自航式挖泥船“山峰”号。

8月7日 横沙救助码头启用,“沪救10”轮首次前往待命,改变了“文化大革命”期间救捞船舶长期停靠港内码头的局面。

8月25日 本年度打捞“阿波丸”工程在潜水、清障、除泥、揭盖、捞货方面取得较好进展,国务院、中央军委、工程领导小组、交通部、海军、福州军区分别致电表彰和祝贺。

9月18日~11月2日 以上海救捞局局长王德祥为团长,包括交通部救捞局、海军第六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等单位人员共9人的交通部救捞考察团对联邦德国进行技术考察。

9月 上海救捞局举办为期10个月的电报员、潜水员培训班,共培训潜水员40人、报务员25人(1979年7月结业)。

10月16日 交通部将向日本订造的15300千瓦(20800匹马力)远洋救助拖轮“德大”号分配给上海救捞局。这是中国功率最大的拖轮,大大增强了海上救助能力。

12月22日 国务院批准,交通部救捞局加挂中国拖轮公司牌子。上海救捞局相应加挂上海拖轮公司牌子,并于1979年5月1日开始对外使用该名称。

1979年

1月13日 上海救捞局成立救捞科学技术研究所。

1月24日 上海救捞局召开首届科技大会。

2月 打捞“阿波丸”工程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在上海举行,确定本年度打捞作业计划。

同月 “德平”轮(4410千瓦、6000匹马力)救助拖轮加入上海救捞局服役。

4月6~9日 联邦德国海洋工程技术经济协会经理赫尔霍夫一行4人访问上海救捞局,对海洋工程技术进行交流。

7月4日 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上海海难救助打捞公司向由日本厚生大臣桥本龙太郎率领的“领取‘阿波丸’沉没者遗骨访华团”首次移交“阿波丸”沉船死难者遗骨和私人遗物。

1980年

1月29日 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上海海难救助打捞公司,在上海第二次向日本政府代表团移交“阿波丸”死难者遗骨和私人遗物。

1月30日 在离青岛260余海里海面上,山东胶县和胶南县的10艘渔船,受强冷空气和狂风巨浪袭击,150多名渔民遇险。上海救捞局“德大”轮赶赴现场,经120多小时努力,2月3日将10艘渔船安全护送到青岛。

1月 打捞“阿波丸”工程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在福州召开,决定本年为打捞“阿波丸”工程最后一年,重点搜寻贵金属(结果未发现),上海救捞局主办会务。

3月10日 上海救捞局船员驾驶天津第一航务工程局支援毛里塔尼亚的2646千瓦(3600匹马力)962吨的三用拖轮,经印度洋、大西洋、穿东海、南海、红海、地中海,过苏伊士运河,航程1.2万余海里,历时2个月,于5月10日安全到达毛里塔尼亚友谊港。

4月2~17日 上海救捞局“德大”轮将排水量1.1万吨的大型自升式海洋石油勘探平台“南海4”号,由日本大阪安全拖抵中国海南岛三亚港。

4月4日 上海救捞局成立机具修造厂,231坞修车间(“泰山”号浮船坞)改为航修站。

5月19日 上海救捞局在日本建造的起吊能力为2500吨的自航浮吊船“大力号”接收回国。这是中国最大的海上浮吊船。

7月6日 上海救捞局潜水员云守璞在横沙水域为抢救遇到淤泥坍塌重围的潜水员于学波,遭受严重塌方被埋于江底,不幸牺牲。(1981年2月1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云守璞为革命烈士)

7月 上海救捞局首次在台湾海峡56米深水处进行潜水钟试验。

8月 历时4年的打捞“阿波丸”工程结束,海军负责打捞的沉船首段由“大力号”吊浮出水。

10月8日~12月15日,上海救捞局在南海主办交通部救捞系统轻装潜水技术训练班,有潜水钟载人潜放,钟外出潜等项目,51名学员接受训练。

10月 上海救捞局“大力号”在镇江五峰山抢救严重搁浅的“大庆51”油轮成功。

1981年

1月21日 “大力号”在黄浦江东下1—2浮筒水域,将上海石化总厂二期配套工程用的重524吨、长27.9米、高5.6米,直径4.85米的加氢裂化反应器从远洋货轮“花园口”号上吊卸下来,这是上海港第一次吊卸大件工程。

2月18日 上海救捞局范仑、童义钧、林镜新、赵孟信、王洪涛5人经交通部技术职称评定委员会审核通过为第一批救捞专业高级工程师。

2月18日~3月7日 英国华顿威廉公司高级潜水顾问麦克·史迪威和高级水下检验顾问克林·瑞离费尔斯来上海救捞局讲课。这是上海救捞局第一次请外国专家来沪讲授潜水方面的课程。

3月22日 “德平”轮拖带“重任502”甲板驳赴日本装运南京化工厂进口成套化工设备五大件计1640吨,安全拖回南京。这是上海救捞局首次使用甲板驳在海上拖运大件。

4月16日 “德大”轮在上海东南约270海里洋面上,对10.5万吨希腊籍油轮“阿梅特斯”施救时,首次使用单边带通讯,使施救现场与上海指挥中心领导通讯畅通及时。

4月25日~5月6日 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上海海难救助打捞公司第三次向访华的日本政府代表团移交“阿波丸”沉船死难者遗骨和私人遗物。至此,中方全部移交了打捞起来的遗骨共370具、私人遗物218项1683件。

5月 上海救捞局在东海海域第一次用抓斗打捞水深68米的沉船“沪渔454”获得成功。

同月 上海救捞局在东海首次成功进行76米水深的氦氧深潜作业,将“勘探2”号的海水深井泵打捞起来。

6月15~26日 上海救捞局船长应颂元代表中国交通部出席法国政府在巴黎举行的海上安全搜寻和救助讨论会。参加这次讨论的有20个国家的代表和联合国海事协商组织IMCO的代表。

7月16日 “大力号”浮吊在黄浦江78~79浮筒处,为长江航运局吊卸两艘从美国引进的顶推拖轮,每艘重740吨,创上海港吊卸单件重量历史纪录。

8月1日 交通部成立中国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上海救捞局相应成立中国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10月9日 上海救捞局局长李景成发表《坚决拥护叶剑英委员长关于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方针和交通部彭德清部长关于作好同台湾通航准备的五项决定》的声明。并提出保护海峡两岸船只安全航行3点措施。

10月11日 上海救捞局李景成、梁炎生、陈家麟随石油部、地质部组团,赴美国考察饱和潜水设备。

11月5日 渔业资源调查船“东方”号在钓鱼岛东北53海里处失控向日本漂流,“德平”轮冒着10级大风前往救援成功。

11月 “沪救7”轮在长江口抢救因拖缆崩断失控的废钢船“航峰5”号成功。

12月1~5日 潜水装备新产品定型鉴定会在苏州召开。

12月22日 上海潜水装备厂研制的HZK—7型消防空气呼吸器通过公安部七局鉴定(后于1985年获交通部技术成果二等奖)。

12月 “德大”轮克服台风侵袭等困难,经2个多月7600海里艰苦航行,从日本拖带8.8万吨大油驳“伊拉万”号,安全抵达泰国,开创上海救捞局远洋拖航最大物件纪录,创外汇65万美元。

是年 上海救捞局潜水小分队克服海拔2800多米的高山生理反应,在青海省黄河上游龙羊峡水电站,抢在洪峰之前快速捞起重达20吨的矿山开采车。

1982年

1月22日 交通部部长彭德清亲自指挥,在黄海、东海、南海分别由烟台、上海、广州3个救捞局值班待命拖轮参加的海上救助演习。在连云港的上海救捞局“沪救8”轮仅用18分钟出航,创这次演习的最佳纪录。

4月22日 “德大”、“德平”两轮赴东海为海上钻井平台“渤海4”号“勘探2”号担负守卫任务。这是救捞业务的新拓展。

6月22日 上海救捞局召开技术职称评定发证会,32名工程师领到证书。

8月23日 上海救捞局的水下小分队,在渤海首次采用超声波无损探伤方法检验“渤海6”号钻井平台水下部分获得成功。

11月4日 上海市市长汪道涵听取上海救捞局局长王德祥等汇报后,要求上海救捞局代市政府拟文,向国务院汇报为东海海洋石油开发服务的设想。后据此组建上海海洋石油开发服务总公司。

12月14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代表团和上海市政府办公厅、交通部办公厅、上海港监等领导参观检查并了解上海救捞局“德大”轮工作情况。

12月21日 “沪救捞4”号首次运货抵澳门,受当地人士欢迎,开30多年来上海澳门货运航线先河。

12月 上海救捞局召开第二次科技大会。

是年 上海救捞局从美国泰勒潜水公司引进1套该公司编号为CT—8旧饱和潜水系统设备,自行设计安装在“沪救捞5”号轮上。这是中国首次在船上安装饱和潜水设备。

1983年

1月11日 上海救捞局使用CT—8设备举办饱和潜水第一期培训班,由美国泰勒潜水公司3名专业人员授课,广州、烟台、上海3个救捞局和海军的潜水员、生命支持人员共60名接受培训,4月底结业。

4月8日~5月2日 “大力号”浮吊船在渤海埕北油田起吊高23米、宽36米、长41米、重1800吨的海上采油导管架,这是迄今为止“大力号”起吊的最大重量,也是第一次用浮吊进行吊装的海洋工程。

5月6~9日 上海潜水装备厂研制的FD—LKI型风力发电机通过交通部组织的技术鉴定。

6月1日 上海救捞局挂出中国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牌子。

8月11日 美国国际海洋工程公司总经理一行访问中国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双方签署合作意向书。

9月 上海救捞局自行筹资购入半潜驳“重任一”号,开拓海洋拖航业务和干拖技术,这在国内尚属首次。

10月21~27日 第二届上海国际海事技术学术会议和展览会在沪举办。期间先后有8个国家和地区的16批外商访问上海救捞局洽谈业务或交流技术。

10月29日 上海潜水装备厂研制的BJ—1型保暖救生衣,通过交通部鉴定并获技术成果4等奖。

11月4日~12月20日 上海市举办技术革新成果展览。上海救捞局的水下超声波探伤、原子防护气衣、保暖救生服等16项科技新产品参展。

12月6日 芜湖潜水装备厂为下水道工作试制的GF—83型隔离式防护装具通过国家有关部门的劳动保护机关的技术鉴定。

12月19日 福州救助站与“沪救捞3”、“沪救14”轮通力合作,及时抢救了在闽江口搁浅的希腊籍万吨轮“环球巨人”号。

1984年

1月4日 中国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美商莱芹船务公司签署租用船员合同。上海救捞局开始打入国际间船员劳务输出市场。

1月15日 “大力号”浮吊船在长江口北槽航道清航作业中发现6只银元宝,送市文物管理单位。

2月24日~3月19日 “德大”轮从日本津港拖大型半潜式钻井平台“潘诺德77”号赴美国阿拉斯加荷兰港,航程3000海里,途遇11~12级大风,浪高达11米,9英寸拖缆被浪崩断,历经危险,最后安全抵达。

4月6~15日 交通部和海军联合在厦门开办水下刮船器技术培训班,由上海救捞局具体负责。

4月10日 上海救捞局水下无损检测小分队在青岛外40海里处,为中英合作勘探开发南黄海石油的第一艘海上石油钻井平台“渤海10”号进行水下检测。

5月31日 1215时,“沪救8”轮在台湾海峡五担岛和清屿附近,遭驻金门的台湾当局军队无理枪击,船体上层中弹两发。

8月19日 “大力号”浮吊船在渤海埕北油田与日本500吨起重船“黑潮丸”配合,双船抬吊2245吨重的导管架获得成功。这是上海救捞局首次与国外起重船配合作业。

8月31日~9月5日 “沪救13”、“沪救14”轮,在台湾海峡成功救助了遭台风袭击致漂流的台湾工程驳“益群”号。

8月 上海救捞局在离台湾当局军队驻守的福建白犬岛5海里处,成功地快速打捞了香港渔船。

同月 上海救捞局与联邦德国专家举办“深潜设备和近海安全”专题讨论会。

9月 上海救捞局高级工程师王洪涛代表上海救捞局参加在美国举行的国际救捞学术会议。

10月16日 台湾渔民潜水员花有文患急性重症潜水减压病,经上海救捞局潜水医学研究室两个多月精心治疗,脱离垂危下地走路。

10月 “大力号”浮吊船在长江九段沙拖绞抢救6万吨级矿砂船“江达海”轮成功,这是迄今为止抢救的最大吨位难船。

1985年

3月19日 装载高43米、宽30米的大型集装箱门吊的“重任一”号驳船,由“沪救2”轮拖运从日本安全拖抵天津。如此庞大的门吊整体拖运是中国拖运史上第一次。

4月28日 上海救捞局科研所和上海潜水装备厂研制的MZ—300型潜水面罩、潜水头盔通过交通部科技局鉴定,投入批量生产。

6月7日 交通部部长钱永昌为《上海救捞报》创刊号题名,7月1日《上海救捞报》创刊。

6月11日 “德平”轮将已报废的排水量为1.3万多吨的航空母舰“墨尔本”号从澳大利亚悉尼安全拖抵广州。

7月8~13日 上海救捞局在长江口47~48灯浮处,成功救助搁浅的装载着2.5万吨铁矿砂的天津远洋货轮“密云海”号。

10月7日 上海救捞局科研所与有关单位共同研制的水下超声波探头,通过交通部技术鉴定。

11月11日 上海救捞局首次组织的中国第一支大规模远洋拖驳船队载运中国援建缅甸仰光丁茵大桥工程所需的工程船舶离开上海前往仰光。本工程共进行6个航次,装运全部工程器材、设备共动用远洋拖轮及驳船11艘次。

11月16~17日 上海救捞局在长江口鸭窝沙附近成功救助搁浅的2万吨级散装货轮“振奋一”号。

1986年

4月14日 上海救捞局拖轮船队成立。

5月30日 上海救捞局工程船队成立。

8月 在美籍货轮“挑战者一”号上劳务出租的25名上海救捞局船员,驾船经停台湾省高雄、基隆等港口,并赴台北市参观。

9月20日 上海救捞局在宁波沿海救助塞浦路斯籍“尼科尔”轮,因该轮船东未按协议支付救助报酬,上海海事法院于1987年1月8日依法扣押该轮,直至收到船东付款(16.8万美元)后,于1月16日解除扣船命令。

10月23日 上海救捞局成立总工程师室。

1987年

1月2日 上海救捞局“沪救10”轮参加上海市海上安全指挥部组织的海上立体救生通讯演习。

2月22~23日 交通部救捞局在上海召开上海海上救助专用通讯网扩大初步设计会议。

3月18~22日 上海救捞局船员驾驶挂巴拿马旗的“北京”号三用拖轮,从日本冲绳港接拖已改挂希腊旗的“尼科尔”号至台湾高雄港交船。

5月2日 “沪救11”轮在外高桥协助“勘探二”号钻井平台靠泊时,与钻井平台碰撞后沉没,9日被捞起,直接经济损失34万余元。

6月10日 一艘装有45桶剧毒物硫酸二甲酯的水泥船在黄浦江吴泾段沉没。至12日平湖打捞队捞起22桶。14日,上海救捞局等单位奉命前往协同打捞,在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直接指挥下,经9个昼夜努力,又捞起22桶,其中上海救捞局捞起18桶。

7月9日 上海救捞局承担的福州火电厂水下炸礁工程胜利结束。

7月17日 上海救捞局派出6名潜水员参加首次中美合作打捞“阿波丸”与“箱根丸”沉船工程。

8月13日 宝山钢铁总厂原料码头引桥被巴拿马籍货轮“大鹰海”号撞入长江。国务院、上海市领导亲临现场。上海救捞局局长叶似虬立即组织力量打捞。31日全部捞起,吊上原料码头。随即清理桥墩和抢修钢桩。

9月28日 宝山钢铁总厂主、副原料码头引桥重新修复接通。上海救捞局“大力号”浮吊船在安装工程中起了重大作用。10月10日,上海市政府交通办公室在上海救捞局召开“宝钢引桥抢捞抢修抢运工程经验交流座谈会”。11月18日,宝钢总厂举行“原料码头引桥抢修保产庆功大会”。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江泽民、副市长黄菊、冶金部副部长陆叙生、交通部副部长黄镇东等领导到会。上海救捞局等单位被授予锦旗。

10月30日 上海海上安全指挥部组织海空联合援救演习。“沪救捞3”号轮参加这次演习,上海市副市长倪天增及有关领导观看了演习。

10月31日 上海救捞局岑志良设计的上海救捞局标志正式采用。

11月24日~12月18日 上海救捞局深潜小分队在东海成功打捞并复原了海洋石油钻井平台“勘探3”号失落在93米海底重84吨的防喷器,显示中国深潜事业已由实验走向大工作量生产领域。

12月31日 上海救捞局购买位于深圳蛇口的华威近海船舶服务有限公司及其所属的华镇、华洋船务有限公司的大部分股权,这是上海救捞局第一次控股经营中外合资企业。

1988年

1月12日 上海救捞局港作船队成立。

2月26日~3月18日 “德大”轮接到命令后仅6小时(包括联检)即快速出动,航程5000余海里,前往太平洋营救满载3.6万余吨重晶石的因主机失灵而漂流的“长白山”号,并将其拖往夏威夷港,这是该局历史上距离最远的一次远洋救助。

3月1日 上海救捞局召开第三次科技大会。

3月13日 “捞13”轮在上港三区捞起一桶落江的有毒品二甲苯。

3月下旬 “德大”轮在夏威夷港外拖救主机失灵的古巴籍货轮“加勒比安公主”号,并将其安全送往日本横滨,这是远洋拖救之始。

4月20日 中国最大的海上救助专用码头——上海浦东外高桥救助码头建成验收并启用。

4月28日~5月1日 上海救捞局在吴淞口成功救捞被巴拿马籍油轮“好望”号撞损严重且坐搁沉没的“淮安”轮。

5月31日~6月4日 为中国海上救助专用通讯网提供先进设备的英国马可尼通讯设备技术研讨会在上海举行,上海市副市长倪天增出席开幕式。

7月22日~8月2日 上海救捞局在福州平潭海湾抢救触礁搁浅的4000吨货轮“新风”号成功。

7月 上海救捞局船队远征南沙群岛5个多月,参加联合国委托修建永署礁海洋观察站的施工,胜利完成任务。该工程规模在中国水上建筑史上尚属首次。

10月25日~11月4日 上海救捞局将沉没于吴淞口检疫锚地主航道边缘的3000吨级货轮“芝罘”号抢捞出水,并拖往宝山滩地。

11月14~19日 上海救捞局举办混凝土大坝水上修理技术研讨会。3名美国专家与国内近百位专家参加探讨、交流。

1989年

2月21日 “德大”轮历时4个月,航程2.6万海里,从美国巴尔的摩港拖运15万吨级浮船坞“友联三”号,第一次绕过好望角,第一次经过巴拿马运河,第一次完成环球拖航,安全抵达新加坡。

3月13日 中国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救捞潜水专家组赴孟加拉国进行为期3个月的教学讲课。

3月31日 上海救捞局在吕四渔场附近成功救助塞浦路斯籍失火船TETI(泰蒂)轮。

5月23日 “德大”轮从波斯湾拖运伊朗56万吨级超级油轮“海上巨人”号,历时45天,安全抵达韩国的蔚山港。

6月26~28日 上海救捞局通过国家二级企业评审。

8月10日 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副市长黄菊、倪天增视察浦东外高桥地区时,到“大力号”浮吊船慰问救捞职工。

8月19~23日 上海救捞局华威公司的“华镇”轮,赶赴菲律宾以东洋面成功拖救因主机故障漂流的英国16万吨级E·B·CARRIER伊·比·卡里厄散装船,并拖往台湾高雄港。

10月1日 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上海救捞局“大力号”浮吊船队长钟加年出席。晚上登上天安门城楼,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的亲切接见。

10月26日 芜湖潜水装备厂开发的新产品医用高压氧舱通过上海市组织的产品标准鉴定。

11月9日 上海救捞局成功救助严重搁浅于福建东山岛苏尖湾浅滩上的越南5000吨货轮“边艺”号。

11月 上海救捞局在南海惠州21~1油区为CACT联合石油公司的“南海5”号石油钻井平台实施ROV(遥控无人深潜器)服务,圆满结束。

11月28日~12月2日 第五次上海国际海事展览在上海举行。上海救捞局参展。上海市市长朱镕基、交通部部长钱永昌和英国海贸集团主席霍可斯·西米斯特等分别参观了展览会。

1990年

2月18日 国务委员邹家华等在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和副市长黄菊、倪天增等陪同下视察外高桥地区时,到上海救捞局外高桥救助码头视察。

2月21日~3月6日 上海救捞局潜水小分队为陕西汉中石门水库成功清理大坝闸门异物。

3月31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在朱镕基、黄菊等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外高桥地区时,到上海救捞局外高桥救助码头并登上“大力号”浮吊船,接见中共上海救捞局委员会书记李景成、局长叶似虬。

4月15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鹏在上海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外高桥地区时,在上海救捞局外高桥救助码头接见李景成、叶似虬等上海救捞局负责人。

7月下旬 由日本承建的7820千瓦(10640匹马力)大型救助拖轮“德意”轮被上海救捞局接回并投入营运。

7~8月 “沪救捞3”号轮在为中美意三国合作开采的惠州21~1油田服务中,多次进行深度为116米的氦氧深潜水作业获得成功,创造中国海上深潜水作业的新纪录。

9月27日 上海救捞局为苏州河吴淞路闸桥拖运底板并胜利通过外白渡桥就位安装。

10月29日~11月1日 上海救捞局在舟山附近海域成功救助因火灾被弃的福州海运局“盖山”轮。

10月 “大力号”浮吊船在福建湄州湾吊起2100吨的沉箱,创该轮吊重新纪录。

11月1日 上海救捞局将在舟山沈家门遇难沉没的台湾渔轮“溢丰31”号打捞起来并顺利拖抵台湾基隆港外交给船东。

12月10日 国内首次250米密闭式氦氧潜水装具系统试验及300米巡回饱和潜水试验在上海救捞局圆满完成。标志着中国海洋开发深潜作业能力达到国际水平。

12月17日 上海救捞局组织举行海上消防技术研讨会,荷兰专家威廉进行技术讲学指导。

12月28日 上海救捞局建造的300米饱和潜水系统通过美国ABS船级社和中国船级社验收。

12月31日 “德大”轮经14920海里航程,历时129天,将英国石油公司所属价值2亿多美元的半潜式海洋石油钻井平台“先锋”号拖抵北海油田。

12月31日 2200时,“沪救10”、“沪救8”轮在连云港外海区冒着8级大风抢救因尾轴断裂失控的“苏冷2”号,至1991年1月1日1100时将其安全拖回吴淞口,受到中国海上搜救中心通报表扬。

1991年

1月19日 上海救捞局温州救助站主动向温州港务监督请战,参加正在抢救尚未奏效的搁浅难船“瑞新”号。该轮系上海至温州客班轮,1100时许不慎偏离航道在瓯江16号灯标处狭窄航道上搁浅。温州救助站接受温州港监指令后即投入救助,2340时左右将“瑞新”轮救拖出险。

1月22日 上海救捞局潜水服务中心派出小分队,为南浦大桥打捞起断落在15米墩坑泥浆中的重达数百斤的钻头。

3月6~11日 上海救捞局成功抢捞沉没于吴淞口航道的“浙宁机105”轮,保证了上海港航道畅通。交通部副部长林祖乙于3月14日批示:“这种顾全大局、行动迅速、卓有成效地完成任务的做法应予表彰和表扬。”

3月9~16日 “德意”轮赶赴日本东北洋面,救助因主机失灵漂流的利比里亚籍万吨级滚装船“AYAⅡ”(阿亚Ⅱ)轮,将其安全拖抵日本东京湾。

3月22日 “德大”轮启拖“渤海6”号钻井平台,从大连出发南下,于4月18日安全抵达北部湾新井位,总航程达1900余海里。

4月28日~5月5日 “德意”、“德平”等轮先后在东海舟山群岛外海域和厦门外海域成功救助中国海南省轮船公司所属的被外轮撞破进水将沉的1.5万余吨散装船“三亚湾”及主机故障的1.1万吨级“牙龙湾”轮。

4月29日 2230时左右,上海救捞局温州救助站在浙江洞头海面救助“洞航109”号摆渡船,使船上24名旅客得以生还。

4~5月 上海救捞局科研所潜水医学研究室为秦山核电站核反应堆安全壳泄漏试验提供医学检测保障,顺利完成任务,受到核电站领导的好评。

5月20日 苏联籍货船“安德罗波夫”一船员患急病,应上海海上搜救中心和上海外轮代理公司要求,“沪救23”号轮赶赴检疫锚地接下该病员,送往上海医院治疗。

5月21日 因绕车叶在长江口灯船附近锚泊时被香港嘉陵公司巴拿马籍“雅诗”轮撞沉的“沪渔716”轮,经“沪救7”、“沪救捞62”轮探摸打捞,历时2个多月,由“大力号”吊出水面,并移至吴淞口小轮锚地滩地上扳正座滩。

5月21日 因主机故障在闽江口外60海里处漂泊的广州远洋运输公司“凌昌河”轮,在“沪救14”轮连夜奋力救助下,于中午趁潮进港,安全锚泊在福州亭江锚地。

5月24日 凌晨,“沪救27”、“沪救捞55”轮奉命赶赴宝山水道灯浮以北浅滩,救助不慎搁浅的“辽舟8”号轮,0750时到达后仅用40分钟即将难船拖绞出浅并拖送至安全水域。

5月28日 “沪救14”轮偕同福州港务局的一艘拖轮将在福州闽江口搁浅的福州海运局货轮“新河”号拖救出浅。

6月9日 0550时,“沪救12”轮奉命赶赴福建北碇以东海面,抢救失火的“沪水供油1”轮,于1050时到达现场,1107时救下难船船员,后扑灭大火,将难船拖往厦门,6月14日拖至上海横沙锚地交船。

6月20日 “沪救1”轮在福建平潭川良礁礁区救助搁浅的“闽海102”轮出险。

7月15日~8月29日 “大力号”在“德平”轮协助下,对沉没在新加坡东锚地63米水深处的1200吨瑞典籍家畜运载船“康特”(CONDOR)轮实施打捞作业获得成功。在作业过程中,上海救捞局潜水员采用大深度空气潜水。这是中国救捞队伍首次进入国际沉船打捞市场。

8月25日 “华吉”轮拖带“重任一”号,历时167天、航程2万余海里,完成为中国成套设备出口公司运送援建物资等三个航次的非洲、中东之行返沪。

9月9~15日 “沪救8”轮在拖运万吨级“第二天洋”驳船自连云港至日本和歌山航途中,摆脱12级以上风力的第十七号台风的正面袭击。

9月16日 中国最大的15万吨级浮船坞“南通”号,由“沪救11”、“沪救15”、“沪救27”、“江南10”轮自上海黄浦江安全拖抵南通船厂。

同日 “沪救1”轮在福建平潭海军某护卫艇大队配合下,将触礁沉没的“民州5”号轮24名船员全部救起。

同日 上海救捞局深潜队、科研所ROV(遥控无人深潜器)小组及“沪救捞3”轮历时71天,为CACT石油公司在中国南海石油勘探开发工程中提供优质服务,圆满完成任务。

10月24日 “大力号”经20天奋战,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交界海域成功捞起1200吨油渣船“海上光荣”号,将其交付委托方。

10月4日~11月11日 “德意”轮自上海出发赴新西兰奥克兰港,将因主机连杆断裂、曲轴箱缸床被炸毁失去动力、在该处待拖3个多月的上海远洋运输公司6000吨级滚装船“小石口”号拖回上海。途中,“德意”轮摆脱了2个台风的围追夹击。上海远洋运输公司为此向上海救捞局和该局拖轮船队分别赠送锦旗。

10月30日 “沪救12”、“沪救捞57”轮在厦门港外成功抢救货舱大量进水的马来西亚5000吨级货轮“帕莱玛·度”(PRIMA DUA)。

10月 全国交通系统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上海救捞局“沪救捞3”号轮被评为1989年、1990年度先进集体,胡岳林被评为劳动模范。

11月13日 温州救助站“沪救捞52”成功打捞起沉没在瓯江状元桥煤库码头边的温州市燃料公司500吨级油驳。该驳于11月5日沉没,舱内400吨燃油部分外溢引起火灾,烧伤附近船只数艘,经消防人员全力扑救和温州救助站潜水员冒险下潜堵漏,才免酿成更大惨祸。

12月4日 交通部部长黄镇东视察上海救捞局外高桥救助码头和“大力号”海上自航浮吊船。

12月18日 上海救捞局“华力”轮经63天1.5万余海里航行,将上海船厂建造的豪华游船“龙宫饭店”运抵瑞典哥德堡港,交给瑞典华洲贸易公司,该游船长40米、宽12.5米、高14.5米,重530吨。

1992年

2月4~21日 “德意”轮在西太平洋将满载铜矿、因主机故障漂泊待拖的POLO(波洛)轮拖救至日本神户港。

2月28日 上海市质量工作会议召开。上海潜水装备厂RPP12、19、20自给正压式空气呼吸器获得1991年上海市工业优质赶超产品奖。

3月13日 经上海救捞局潜水医学研究室20余小时高压治疗,在安徽铜陵长江大桥施工的湖南公路桥梁局潜水员袁祖清脱离严重减压病双下肢瘫痪的危险,站立起身走出加压氧舱。

3月17日 经上海救捞局工程船队历时两个半月的施工,沉没于福建省马尾港的载有5650吨煤炭和21辆汽车的“闽富”轮被拆解打捞完成。该轮于1991年4月17日搁浅后自救无效沉没,至打捞工程开始时,该轮上层建筑已陷入泥下8米。

4月1日 交通部救捞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宣布当年救捞工作指导方针是:深化改革、加强管理、保证救助、搞活经营,为保证海上交通运输等活动和对外开放创造良好条件,做出新的贡献。

4月26日 上海救捞局在石洞口电厂码头以西约300米处的宝山水道上,成功捞起沉没的25000吨级油轮“大庆62”号,解除了对石洞口电厂和宝钢码头的威胁。交通部发来贺电,上海市政府交通办代表上海市政府向该局表示感谢和慰问。

4月28日~6月8日 “德意”轮拖带大型废钢船CINDAD DEPASTO(辛达·迪帕斯托)由美国洛杉矶安抵上海港。

5月14日 “沪救9”轮拖运装载3000吨袋装芝麻的“重任507”驳安抵韩国釜山港,这是中国救捞系统悬挂五星红旗的船队首次进入韩国港口。5月27日零时卸完货物后的“沪救9”、“重任507”离开釜山港。

5月 上海市召开劳动模范表彰大会。上海救捞局“沪救捞3”船队长张洪林、拖轮船队队长助理袁国民荣获1991年度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该局华威公司“华镇”轮获模范集体称号。

6月 “德大”轮接连圆满完成三起救助任务:5日赴长江口外接“锦河”轮病员;8~15日在宁波港外200海里处救助巴拿马籍液化气船“安迪卡”轮;20~27日在北纬29°26′、东经123°49′处救助英国15万吨级散装货轮“伯莱莎”,该轮因机舱失火、配电盘烧毁而失去动力在海上漂流,“德大”轮根据该船要求将其救拖至香港海域,途中还救治了该难船一名严重受伤的船员。

7月8日 交通部第一航务工程局(天津)所属“打桩6”号,因受台风袭击,在蛇口海域发生走锚事故,面临船沉人亡危险。华威公司领导带领“华腾”轮冒着10级狂风,强行出动,将难船拖至安全水域并协助其重新抛锚。

8月4日 上海救捞局的“海上拖航大偏荡研究课题成果”通过交通部技术鉴定。该研究成果为今后拖航营运中采取措施避免发生大偏荡、提高拖航作业安全性,提供较好的参考与借鉴,具有重要意义和科研价值。

8月15日 “沪救12”、“沪救23”、“沪救捞59”通力合作,将在厦门五担岛附近礁丛中搁浅的“营口”轮救助出浅。该船长136.8米、宽17.26米,船上装有6000吨玉米和1500吨钢材。

8月25日~9月3日 因受第十六号台风侵袭,上海救捞局救助辖区内外发生大小海事十起,出动救助船舶17艘次,共救助遇险船员约370人。

8月25日 巴拿马籍集装箱船“INTEGRA”(因特格拉)轮在上海驶往香港途中因车叶被绕而失控,“德大”轮载潜水小分队赶赴现场,因难船船长拒绝“德大”轮直接靠上难船施工,“德大”轮只得克服风大浪高的困难放工作艇载潜水员进行作业,9月2日将渔网及缆绳解脱,使该轮恢复动力。“德大”轮即回头驶向金山救助“大庆85”轮。

8月28日 “浙海116”轮在浙江温州磐石附近严重搁浅,“沪救25”轮在“港拖4”号的协助下,于8月29日将难船拖绞出浅。

8月29日 上海远洋渔业公司渔业加工船“开丰”号因主机故障在独联体(前苏联)海域北纬55°56′、东经149°4′处漂泊。刚完成拖航任务的“沪救8”轮迅速从青岛港启航,9月3日在狂风恶浪中与难船会合并一次接拖成功,于9月10日将难船拖抵上海港。

8月30日 韩国顶推拖轮“RATLER”(拉特勒)和“RATLESS”(拉特雷斯)由新加坡驶往张家港途中,在长江口2号灯浮附近,因舵机失灵抛锚求救。“沪救10”轮迅速赶至现场施救,克服达90度偏荡的困难,通过长江口南水道狭窄航道,使难船安抵临时锚地锚泊。“沪救10”继续守护至9月1日改去抢救台湾渔船,难船由“沪救15”、“沪救26”、“沪救27”轮协作拖往张家港。

8月 上海救捞局科研所和芜湖潜水装备厂联合研制的TF—88型重潜水装具,通过交通部鉴定。该装具克服了TF—12型重潜水装具容易产生放漂事故等3种故障的问题,采用了国际上在潜水装具制造方面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

同月 上海救捞局高级工程师吴应祥主编的《救捞船舶船机实用技术手册》问世。全书约26万字、图表500余幅。

9月1日 台湾渔船“志兴112”、“志兴121”在长江口南水道83号灯浮附近严重搁浅,“沪救10”轮和随后赶来的“沪救11”、“沪救捞61”轮冒着船舶摇摆剧烈和自行搁浅的危险,将台湾渔船抢救出浅。

同日 上海海运局“大庆85”号油轮满载33487吨原油,因舵柱架脱离无法航行,锚泊于金山附近海面。为避开第十六号台风正面袭击,“德平”、“德大”两轮对其进行拖救,并顺利通过狭窄水道,安抵北仑港卸油。9月6日再由“德大”将其拖回上海浏河锚地洗舱抢修,7日抵达上海。

同日 因受当年十五、十六号两个强台风的先后袭击,“勘探三”号钻井平台上的89名钻井人员面临生命危险。“沪救捞3”号于9月2日到达东海海域的井位,克服困难,强行靠上“勘探三”号,将全部人员接下返航。

9月3日 “红旗196”轮在福建东引岛附近失控,“沪救1”轮接福建省海上安全指挥部命令后即出动,4日凌晨赶抵现场。“红旗196”轮主机已可慢速航行,“沪救1”轮在傍护航,直至“红旗196”轮安抵闽江口。

9月4日 “大力号”、“沪救捞62”号组成的打捞船队在香港青衣水域,将9月3日打捞起浮的沉没在该处的“临江”轮搁上滩地。

9月30日 塞浦路斯籍万吨级货轮“TRADELONGEVITY”(贸易长命)号装载134个标准集装箱由宁波往香港途中,在福建乌丘以东海面因主机故障失去动力漂流。“沪救12”轮于1600时许奉命出动,至10月1日晨在出事海域附近经3个小时的搜寻联络,找到漂离原位20余海里的难船,并将其拖往香港,10月3日安全抵达香港锚地。

11月14日 上海救捞局货轮船队成立。

11月23日 “沪救捞59”号经1个月的捞货和打捞施工,将触礁沉没在厦门港内的“浙舟537”轮顺利打捞出水。

11月26~28日 上海救捞局“沪救1”轮在北纬26°50′、东经120°45′处的东海海域上,冒着10级以上强风和狂浪,成功救助上海凯达船运公司的“凯达”轮。该轮长102米、宽16.3米、深8.15米,装载5500吨黄沙由东山驶往上海,因主机失灵被当年第30号台风和北方强冷空气夹击漂移,处境十分危险。

12月28日 上海救捞局拖轮船队船舶职工郑根海收到英国伦敦吉尼斯总部颁发的“微型海螺”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成为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与英国吉尼斯总部接轨后的中国第一个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者。

1993年

1月2日 上海救捞局物资分公司组建成立,3月中旬正式对外营业。

1月14~16日 “沪救捞3”轮在东海海面成功救助俄罗斯拖轮拖航的“西比亚”废钢船。“西比亚”系一艘报废的冷藏船,长135米、宽16.84米、排水量3285吨,无主机、无锚机,在驶往舟山途中因机舱大量进水发生严重尾倾,救助船赶到现场时,该轮尾部全部入水,已处沉没之境,“沪救捞3”冒着北方强冷空气带来的狂风巨浪,对其封堵漏洞并抽水,使其转危为安。

1月16~20日 广州航道局自航开底泥驳“开拓一号”从上海开往澳门途中,在沙埕附近海面(北纬27°09′40″、东经120°27′26″)主机故障,请求上海救捞局救助并将其拖往珠海。“沪救25”接指令后克服船小功率小抗风能力差等困难,从温州港顶风赶赴现场启拖,18日将其拖至福建湄州湾交给从厦门赶来的“沪救12”轮,由“沪救12”轮继续拖往珠海,20日1000时,“开拓一号”主机修复要求自航,“沪救12”轮方解缆返回厦门。

1月19日 “德意”轮在长江口海域成功拖救舵机失灵的上海民生轮船公司“渠江”轮,返回上海。

1月22日(农历十二月三十日) 广州远洋运输公司的4万吨级货轮“平海”号,在进上海港途中,螺旋桨被长江口北槽256号浮筒锚链缠绕。“德意”轮载潜水小分队即刻出航,至当晚2200时将缠绕在车叶上的锚链全部清除干净。23日(正月初一)凌晨0400时,刚离险境的“平海”轮又因频繁试车试航且加上风大流急而发生走锚,“德意”轮再次对其拖救,使其化险为夷。

1月23日 “沪救捞61”轮放弃春节休息,抢捞沉没于黄浦江高桥港水域、影响航道畅通的“湘航8336”号驳船,该驳船属湖南省京市轮船公司,因海损事故在冲滩时船底朝天沉没,致吴淞港监采取封港措施。25日(正月初三)该船被完好地捞起办理交船手续。

1月27日 “沪救捞3”号轮紧急出动,赴长江口外50海里处,接回锦江航运公司“通洋”轮1名手指被轧断的船员。

1月31日1605时~2月1日0400时 “沪救1”轮在福州港芭蕉尾3号灯浮处成功救助搁浅的福建省轮船公司万吨级“大平山”轮。

2月12日0505时 宁波海运公司“天封”轮从宁波载客450人驶往上海,在大戢山附近海域主机失灵。“沪救9”火速出动救助,1125时到达现场启拖,1750时将其安全拖抵吴淞口小轮锚地移交给二条港作拖轮,使450名旅客平安到达上海。

2月13日 锦江轮船公司“通运”轮装载3000吨货物从上海开往香港,1015时在长江口236号灯浮附近突发主机故障无法继续航行,“沪救10”闻讯赶赴现场守候护航,14日1000时应该船要求启拖回沪,1845时安全拖抵吴淞口小轮锚地。

3月10日 福州救助站及“沪救1”轮在闽江口2号灯浮处成功拖救福建省轮船公司所属搁浅的2万吨级货轮“金洋”轮。

4月19日 “德意”轮将31万吨级报废油轮“燕路飞”(YELLOWFIN)从马来西亚顺利拖抵江阴港,该轮长350米、宽52米,因机舱失火已失去动力,拖航困难大,尤其在途经长江口狭窄水道时,“德意”轮船员凭着灵活高超的操船技术化解了一个个险情。

4月20日 “大力号”在汕头水域将杭州海运公司的1430吨货轮“清风洲”轮顺利打捞出水。该船长81.3米、宽11.5米、高4.8米,载有34只集装箱。

4月26日 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交通部原部长彭德清在参加中国航海学会救捞专业委员会成立10周年暨学术交流会期间,视察上海救捞局厦门救助站。

5月2日 “沪救1”轮在福建闽江口1号灯浮处将搁浅的广州海运局“红旗168”轮救助出浅。

5月2~5日 “德意”轮奔赴东海海域追赶撞沉中国海洋科学研究船“向阳红16”号船的塞浦路斯籍货轮“银角”号,并将遇险的107名“向阳红16”号船员和科研人员接回上海,受到上海市人民政府、国家海洋局等领导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赞扬。

5月3日 “沪救10”轮在长江口成功救助主机失灵的大连黄海渔业公司“黄海渔冷3”号。

5月3~6日 “沪救1”轮在浙江沿海救助失火的舟山海运公司“浙舟53”号冷藏船,并将其拖至清屿门。

5月14~15日 “沪救1”轮在闽江口外救助主机故障的海南省太平洋公司所属的“金太阳”货轮,获得成功。

7月1日 上海救捞局组建通力航运设备公司,9月完成注册登记,对外营业。

7月5日 上海救捞局组建上海华益房地产开发经营公司和华跃科技开发公司。华益房地产开发公司于8月24日完成工商登记,华跃科技开发公司于9月2日完成工商登记。

7月23日 “重任702”驳装集装箱桥吊整机,在“沪救15”、“立新2”、“立新4”号拖轮拖带下,自江阴扬子江船厂抵达上海港务局第十装卸区并顺利顶靠码头,通过滑轨将集装箱桥吊整机移上码头就位。这项由上海救捞局与振华港口机械公司合作开发的国内首创滑轨式运输集装箱桥吊整机工艺获得圆满成功。

7月26日~8月24日 “沪救9”轮从上海拖2艘驳船,途经台湾海峡、南中国海、苏禄海、苏拉威西海及赤道,至印度尼西亚的山马林达港,安全优质完成拖航任务后顺利返回上海,往返航程4230海里。

8月7日和11日 “沪救2”轮拖“重任505”、“沪救8”轮拖“重任502”,分别将单件重达1000吨以上的4墩海上石油导管架,从日本东京湾富津港启程安全运抵龙口港胜利油田基地,创下1940千瓦功率拖轮的大件拖航运输新纪录。

8月 上海救捞局筹建华久实业公司,10月中旬完成工商登记。

9月11日 上海救捞局工程船队在长江口50号灯标水域打捞起台湾巴商德烈国际公司的“明和”轮,该轮于2月27日与它轮相撞而沉没,当时载有木材8394吨。工程船队于5月16日奉命前往打捞施工。

9月17日 华威公司“华龙”号在受十六号台风影响的南海海域成功救助“长船囤”一号驳。

9月18日 “沪救11”、“沪救27”、“沪救捞3”轮先后出动,在长江口21号灯浮处成功救助民生轮船公司搁浅的万吨级货轮“涪江”号。

9月21日 “沪救捞3”、“沪救11”轮在长江口成功救助主机发生故障的“华海二”号轮。

9月29日 “德大”轮在从孟买返航途中奉命前往南印度洋救助瑞典籍难船“蓝宝石”号,将其拖抵澳大利亚卸货后,再拖至新加坡船厂。

9月30日 “沪救1”轮在福建沿海救助因舵杆丢失的安徽省皖江轮船公司“铁山”轮,将其拖至白塔锚地。

11月15日 上海救捞专用通信网通过交通部竣工验收,全国海上救助通信网正式建成联网。

同日 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全回转双螺旋桨的港作拖轮“沪救16”号在东海船厂顺利下水,该船长35.5米、宽9.8米、深4.3米,航速12.5节,拖力43吨。

12月18日 上海救捞局和香港华德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合资3000万美元组建的上海华威近海船舶服务有限公司在浦东成立。

12月19日 “大力号”在南通将希腊籍“斯克福斯莱福”号沉船首段吊出水面并安全移至张家港拆船厂滩地。该沉船沉没于水深40余米处,倾斜80余度,打捞采用链锯作业法。

12月25~26日 “沪救7”、“沪救2”轮在长江口锚地救拖主机故障的上海海运集团公司所属2万余吨级货轮“神州”号,将其安全拖抵金山湾锚地。

12月 上海救捞局组成5人考察组赴越南西贡市,就沉船打捞等事宜进行考察。

1994年

1月13~14日 烟台海上救助打捞局所属远洋救助拖轮“沪救101”轮,在温州外海100余海里处因机舱失火,35名船员被迫弃船,被巴拿马籍货轮“信友宏达”号救起。“沪救捞3”号轮奉命出动,将35名遇险船员接回,同时全力帮助“烟救15”轮,成功接拖尚在燃烧中的“沪救101”轮。交通部救捞局为此贺电表扬,烟台救捞局发来感谢电。

1月18日 交通部上海救捞局厦门公司成立。

是日 交通部上海救捞局华众海上服务公司(温州)成立。

1月23日 “沪救12”轮在距厦门港20海里的临门皋附近救出浙江丽水船务公司触礁沉没的“浙丽91”号17名船员。

1月29日 “沪救9”轮在福建东山西南20海里处成功救拖因舵杆断裂、舵机失灵在风浪中飘流的福建畅达船务公司“畅达”轮。

2月10日(农历正月初一) 吴淞口外31号灯浮处因风浪袭击,有两艘外轮走锚,“超六”轮锚链缠绕到“坦丕克2”号轮螺旋桨上并发生碰撞。“沪救捞3”号奉命前往救助成功。

2月11日(正月初二) 青岛信达海运公司“信达28”轮在长江口外因副机故障无法正常航行,“沪救捞3”号迅速出动前往援救,圆满完成任务。

2月12日 大连碧海船务公司所属“碧海3”轮在福建崇武海域发生副机故障,“沪救12”号顶风冒浪前往救助,于次日将其安全拖抵厦门港。

4月4日 “沪救9”轮拖带装载着60多米高的集装箱门吊整机的“重任702”驳,顺利抵达湛江。又于7日将门吊安全移至湛江码头。

4月27日 “沪救12”轮在厦门外海视线不足1海里的浓震中搜索并成功救助舵叶脱落的舟山航运公司“浙普08008”号船。

4月28日 上海市召开劳动模范、模范集体表彰大会。上海救捞局陶宝龙获得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德意”轮获得上海市模范集体称号。

6月16日 经24昼夜奋战,上海救捞局工程船队将5月23日倾覆在黄浦江黄浦码头边的客货轮“长征”号打捞起浮。这是继1974年冬打捞“东安”轮后在黄浦江的又一重大打捞工程。交通部于6月18日发来贺电。

6月18日 “德意”、“沪救7”轮在长江口外全力救助遇大风浪袭击发生断缆事故随风逐浪漂流的“滨海307”和“渤海一”两艘驳船,于当晚将两驳安全拖至外高桥码头。

6月27日~7月3日 上海救捞局在无锡马山举办内部产权制度改革研讨班(马山会议),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以落实法人财产权、建立资产经营责任制,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为目标,进行上海救捞局的经济体制改革。

6月28日深夜 “沪救生1”轮火速出动赴长江口锚地接应因跌跤而昏迷不醒的韩国籍“九阳”轮船长上岸就医。

6月29日 一艘拖带废钢船的俄罗斯籍拖轮在浏河锚地断缆,主拖缆和龙须缆均缠绕在自己的锚上,船体无法活动。“沪救11”轮急速前往救援守护,至7月12日完成守护任务。

7月7日 上海救捞局召开大型内部产权制度改革报告会,局机关干部和在沪各单位及船舶党政工负责人300余人出席会议,中共上海救捞局党委副书记方松权主持会议,局长叶似虬作长达6个多小时的报告,阐述上海救捞局经济体制改革的思路。

8月4~5日 局长叶似虬与拖轮船队就产权制度改革的实质性问题进行商讨,并落实局与拖轮船队之间的资产经营责任书具体方案。

8月7日 因舵机失灵在长江口外7海里处漂泊的深圳南方运输公司所属5万吨级满载矿石船“鹏海”号,面临逼近上海的十四号台风威胁,在“德大”、“德意”轮全力救助下脱险。

8月 局长叶似虬分别与工程船队、港作船队、物资公司、上海潜水装备厂、科研所、货轮船队落实资产经营责任书具体方案。

9月5~26日 “沪救9”轮拖4艘驳船从上海到达泰国,途中遭二十四号台风威胁,船员团结一致、守岗尽责,战胜9级狂风。

10月25日~11月8日 “德大”轮从大连拖“渤海8”号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经台湾海峡、中国南海、绕过海南岛,一路上多次经受冷空气袭击,并受三十二号台风的影响,安全抵达北部湾作业井位。

10月 上海救捞局把救助待命由事业行为转为企业行为、按市场价格向二级单位租船执行待命任务并签订救助待命合同。

是月 局长叶似虬分别同华威近海船舶服务公司、厦门公司、温州救助站、职工培训学校、局机关谈妥资产经营责任方案。

11月16日 1.5万吨级中国台湾籍货轮“加乐”号在牛皮礁附近搁浅,“沪救捞3”、“沪救7”闻讯前往施救,因现场风浪大、流急,又值汛期,难船越搁越高,情况十分复杂,上海救捞局又陆续增派“华吉”“德大”并租用2艘大马力拖轮,经4天努力,才将难船救助脱险。

12月20日 扬州海运公司1000吨散装货轮“琼花”号满载大理石板材从厦门往上海,遇九级大风,在北纬24°32′、东经118°35′处车叶发生故障,船舱进水,19名船员生命受威胁。“沪救12”奉命出动,于当日中午带缆成功,至1700时将其安全拖进鼓浪屿锚地。次日由潜水员为其清除缠绕在车叶上的缆绳杂物,排除了故障。

12月22日 上海救捞局领导叶似虬、方松权、盖富山、吴功烈参加局与各二级单位资产经营责任书签字仪式。方松权主持,叶似虬代表局分别与在沪各二级单位负责人在资产经营责任书上签了字,标志着“马山会议”后,上海救捞局在产权制度改革方面又迈出了一大步。

12月 上海救捞局与新加坡KSH公司合资成立的KSH—COESS Pte.Lte(强祥伟—中国海洋工程服务公司上海公司),在新加坡依据公司条例正式注册为有限公司。

1995年

1月1日 上海救捞局在各二级单位实行以1992年12月国家公布的《企业会计准则》、《企业财务通例》为标志的新会计制度,以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财务会计体系。

1月5~8日 上海救捞局在松江召开经济工作会议,旨在使上海救捞局经济工作从高投入高速度的运行模式转变到注意和提高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的轨道,以发展经济、保证救助。这是自“马山会议”后的又一次重要会议,也是上海救捞局历史上的第一次经济工作会议。

1月27日 凌晨,“沪救12”前往崇武海区抢救因主机失灵的千吨级集装箱船“北峰山”号,连夜将其拖抵厦门鼓浪屿锚地,并守护至第二天清晨。

1月28日 “沪救12”轮紧急离“北峰山”轮,赶赴金门岛附近海域抢救1艘舵机失灵的500吨货船,将其拖至厦门港锚地。

1月29日 “沪救25”轮在温州瓯江口救助舵杆断裂失去航行能力的“大益”轮,30日中午将难船安全拖抵锚地。

1月29日晚 大连远洋运输公司“江永关”轮在东海海域发生35度严重倾斜,“沪救捞3”轮奉命前往途中该轮已告翻沉,29名船员有2人失踪,27人被过往船舶救起。“沪救捞3”奉命继续前往搜寻,经努力,从渔船中追回难船救生艇两只及艇内保存的资料,为以后的事故调查取得第一手材料。直至2月1日因现场风浪不断增大,经交通部同意后,“沪救捞3”轮才返航。

1月31日 天津航运公司“津源”轮在连云港外海域主机失灵,“沪救7”轮迅速前往救助,2月1日将难船拖进上海港。

2月1日 刚回上海的“沪救捞3”轮,又奉命前往东海,救助主机故障的5000吨级集装箱船“京湾”轮,3日中午将难船拖回上海修理。

2月2日 新加坡恒海船务公司1.5万吨级货轮“HUIPENG”(海丰)在福建海域发生主机故障,要求拖救往香港。“沪救12”轮在赶赴现场途中,受九级风浪袭击损坏,被迫返航,由“沪救1”轮担负救助任务,因现场风浪太大,“沪救1”只得在傍守候。2月3日,上海救捞局调度根据现场风浪仍未减弱的情况,派“沪救捞3”轮前往增援,此时“沪救捞3”轮才拖“京湾”轮回沪靠码头仅1小时即出发南下。4日,难船主机自行修复,通知正在途中的“沪救捞3”轮返航,“沪救1”护送“HUIPENG”去香港。

3月1日 “德意”轮经2个月航行,将旧航空母舰“BENNINGTON”(本岑顿)从夏威夷附近的太平洋上拖至印度阿郎交船。16小时后,收到委托方施密特(SMIT)拖轮公司表扬暨感谢电。

3月10日 江苏射阳的“苏射渔1308”轮在长江口41号灯浮附近被安徽的3000吨级货轮“鲁江”号撞翻,倒扣在长江中,13名船员除1人失踪外,12人被闷在船舱中。恰逢航经该水域的“大力号”发现江中半浮沉的“苏射渔1308”轮船底,立即驶近施救,经近2小时的努力,将难船吊出水面,12名船员获救。

3月24日 泰国籍“JOTHASVPHANNIKA”(约瑟斯芬尼克)轮与“EOWATORCRYSTA”(依奥瓦时克莱斯塔)轮在北纬23°52.5′、东经118°44.1′处相撞,后者二号舱破损进水。“沪救12”奉命赶往救助,完成封堵工作。台湾亚洲服务代理有限公司的救助拖轮“救助皇后”号随后亦抵现场参与救助。25日凌晨,两艘救助船协商决定,由台方拖轮主拖,“沪救12”轮担任护航,26日将难船拖至其指定地点。台湾公司对“沪救12”轮在此次共同救助中给予的合作表示感谢。

4月8日 1545时,锚泊在福州亭江锚地的福建省矿产海运公司2万吨级散装货轮“金湖”号机舱失火,“沪救1”轮闻讯于1605时赶到投入灭火救助,至1705时将大火扑灭。

4月8日 1800时,“沪救1”轮赴北纬25°50′、东经120°21′处海域拖救主机失灵的厦门宏山船务公司“金太阳”轮,至9日中午,将难船拖进亭江锚地。

5月11日 “沪救11”、“沪救26”、“沪救27”轮协同作战,克服风浪大、操纵困难等因素,将2万余吨的“中交一号”轮从长江口安全拖抵江阴船厂。

5月21日 1430时,山东国际海运公司“太平泉”轮在北纬25°44′、东经120°18′处,因机舱失火,无法控制。上海救捞局接求救电后,立即命令在福州亭江待命的“沪救1”轮火速出动,2035时,抵达现场后迅速登轮灭火,22日0145时,“沪救1”轮拖“太平泉”轮返航,至1230时靠福州亭江救助站码头。

5月23日 全国劳动模范、上海港务局“抓斗大王”包起帆应邀为上海救捞局职工作专题报告。中共上海救捞局党委书记方松权号召全局职工把“船学华铜海、人学包起帆”活动引向深入。

5月30日 上海救捞局成立海员技术服务公司,主管全局船员外派业务,专业从事海员技术、劳务输出。

6月7日 “德大”轮完成拖航任务到达南部非洲,即接STEWART(斯底瓦特)公司的紧急拖救任务,当即赶往位于大西洋畔的毛里塔尼亚国努瓦消特港。经36小时的全速航行,于8日傍晚抵达难船位置,经努力,将搁浅几天的难船拖离浅滩。这是中国救捞船首次在大西洋对外轮实行成功拖救。

7月1日 《上海救捞报》创刊10周年,出报200期。

7月6日 “大力号”、“沪救捞62”号经1个半月的辛勤奋战,将5月2日在拖航途中沉没于长江口69号灯浮处的苏联废钢船“安德烈·叶夫丹磨夫”轮用链锯和爆破法完成清航打捞。

7月13日 “德意”轮在长江口南水道与“沪救11”轮协同,成功救助搁浅的上海海兴轮船公司货轮“海兴”号。

7月14~24日 “德意”轮赴日本大分港启拖“ORIANA”(奥丽亚娜)大型客轮,安抵秦皇岛港。

7月28日 “德意”轮在返回上海途中奉命折向北纬31°54′、东经126°26′处拖救“COMET”(康米特)轮,将其拖往日本长崎港。30日上午抵目的港后返航。

7月28日 “沪救8”轮在返航途中转向往绿华山锚地,将外轮“中国光荣”号一胃出血生命垂危的船员接回上海诊疗。

8月16日 上海救捞局租用的烟台救捞局“北海102”轮,从新加坡出动,驶向沙捞越巴拉旺以西洋面,救助已被弃船的失火外轮“BLANCHE”(布兰奇)号。19日0500时进入出事海域后,经10小时搜寻,才找到已漂近礁区的难船,20日早晨将大火扑灭,同时将其拖至安全水域。又根据船东要求,于24日将难船拖抵菲律宾达沃湾(DAVAO)。这是一起按“无效果—无报酬”标准格式签订的救助合同。

8月下旬 挪威籍6万吨级散装货轮“KAMSAR VOYAGER”(卡姆萨·沃奇)在关岛以东的太平洋中部因主机失灵随波漂流求救。上海救捞局获悉后即向国外中间商提出救助报价,经几轮竞争后于8月底中标,迅即指令正在韩国蔚山港的“德意”轮前往北纬25°、东经175°海域施救。尽管船东3次提供的船位都不准,但“德意”轮还是服从命令克服困难找到难船并帮助其抵御了台风的袭击。9月8日根据船东要求拖往目的港日本横滨。

11月18日 上海救捞局物资公司、拖轮船队与浙江海宁市黄湾乡工业公司合资组建的海申石料实业责任公司正式投产。

11月20日 0825时,福建马尾轮船公司“闽榕101”轮在东碇南海域发生主机故障,厦门救助公司即令“沪救12”轮出动,正值冷空气南下,海面风力骤增,涌浪极大,经近10小时努力,终将难船拖抵厦门救助站码头。

11月20日 1100时许,上海远洋运输公司“熊岳城”轮在东碇外海域发生主机故障,厦门公司临时调遣远航刚归的“沪救10”轮前往救助,经顶风破浪航行,当晚抵达现场,又经6小时与风浪搏斗才给难船带上主拖缆。“沪救12”轮也赶来支援,在“沪救12”轮的护航下,“沪救10”轮于21日2000时许将难船安全拖抵厦门港检疫锚地。

11月20日 系泊在南海油田CACT公司工区浮筒上待命的“华镇”轮发现1艘即将沉没的小渔船,即冒着七八级风和五六米高的浪,将该渔船两名船员救起。该两人系台湾高雄渔民,因渔船机损,从东山岛开始漂流已达2昼夜之久。

11月下旬 上海救捞局举办“无效果—无报酬”救助合同专题研讨会,以促进该局救助工作与国际救助公约有关规定迅速接轨。

12月5日夜 “沪救7”轮在外高桥的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三海”码头内侧岸边抢救搁浅的上海振华港口机械有限公司的“航驳5001”,该驳载有一台高达61米的集装箱桥吊,受风面积大,驳船重心高,随时有倾覆的危险。在“沪救10”轮的协助下,当晚2400时救助成功,保住了价值400万美元的船货,也保护了码头设施的安全。

1996年

1月2日 “沪救生1”轮往长江口外60海里处,将作业中头部受重伤的“苏渔725”轮2名渔民接回上海,使之得到及时治疗。

1月4~7日 “沪救5”轮与随后赶到的“沪救14”轮,联手将在北纬21°53′、东经115°51′处海域因断缆失踪的新加坡拖轮“ROYAL7”(皇家7)及围栏甲板驳“PACIFIC6”(太平洋6)擒住并拖往厦门。该拖轮与甲板驳由“ROYAL8”(皇家8)拖轮从上海拖航往新加坡,行至台湾海峡南澳岛兄弟屿海峡遭东北风袭击,缆桩拉断,致被拖拖轮及甲板驳漂失。“ROYAL 8”(皇家8)轮在搜寻无着下离开现场。

1月8日 装载着1.5万吨煤炭的“宁安1”号轮在长江口搁浅,“大力”号奉命火速前往,采用卸货减载、定位拉绞等方法使难船脱险。

1月12日 “大力号”等轮在长江口成功地将高位搁浅的“母亲”轮拖出浅滩。

1月22日 “沪救捞3”号轮在长江口将主机失灵的装载着420只集装箱计4960吨的集装箱货轮“向旺”号及时拖救回上海港。

2月8日 “沪救25”轮在温州港内救起一对落水船民夫妻,该装满石子的小货船因机器失灵在修理时被驶过快艇的浪击而沉没。沉船于2月9日由“沪救捞52”抢捞起浮后交还该夫妇。

2月9日 在浏河锚地“龙川”号沉船打捞工地,上海救捞局海工队副队长徐国梁不顾个人安危,从水下减压点重新下潜至41米水深处救出出现险情的潜水员朱仁宝。

2月16日 刚完成“勘探三”号钻井平台拖航任务的“德意”轮未进上海港即赴长江口以北150海里(278公里)处,抢救因主机失控的“闵安八”号,当时海面有八九级北风和几米高的涌浪,大雪纷飞,气温在摄氏零下6度,条件十分恶劣。“德意”轮于2130时赶到现场,经数度努力克服引缆崩断等困难,2月17日0600时成功带上拖缆,当晚返回上海。

2月19~22日 “沪救1”和“沪救12”轮先后分别在台湾海峡搜寻发生海难事故后失踪的中国远洋运输公司万吨级集装箱货轮“谷城”号,直至上级宣布搜救任务结束。

2月27日~3月7日 “沪救2”轮从上海外高桥码头出发,赶赴山东石岛拖救因渔网缠绕车叶被迫停车的外轮“彦德”号,按其要求将其拖至香港,并在香港对其进行守护至“彦德”要求结束为止。

3月8日 海南中化船务企业公司装载5000吨柴油的“中化一”号油轮在福建沿海航行时被外轮撞击。“沪救10”、“沪救捞3”轮先后出动救援,“沪救2”轮从香港返航途中也奉命参加救助。15日1230时,“中化一”轮船长在交船书上签字,救助圆满结束。

3月12~15日 “沪救2”轮从福建厦门港外锚地“中化一”轮救助工地出发赶赴长江口外北纬21°40′07″、东经122°34′08″处海域,救助1艘俄罗斯难船成功。

3月21日 “沪救生一”轮赴长江口外接回外轮“金发”号1名病危船员。

4月29日 上海市公布1995年度劳动模范和模范集体名单。上海救捞局余开亲和“德平”轮分别获得上海市劳动模范和上海市模范集体称号。

是日 “德大”轮将3万吨级废钢船“SHINING STAR”(新英星)轮从美国纽约港顺利拖抵印度阿朗港。从3月5日启拖至交船,历时近2个月。

4月29日~5月7日 “德意”轮利用拖航的间隙时间,从新加坡赶赴缅甸仰光外100海里处拖救美国籍货轮“乔治·B”,成功返回新加坡。

7月4日 在新加坡东锚地的“华祥”轮日夜兼程赶赴印度洋,经87小时航行于8日到达该处,成功救助因电机损坏漂泊5昼夜的满载27000吨货物的外籍难船“迪巴之星”号。

7月上旬 上海救捞局人员交流管理中心成立。

7月12日 上海救捞局拖轮船队举行“拖轮船队船舶工效挂钩协定书签字仪式”,船队队长丛达、政委吴世昌同首批参加签约的“德大”、“德意”、“华吉”、“沪救5”、“沪救9”、“沪救14”轮的船长、政委在工效挂钩协定书上签字。中共上海救捞局党委书记方松权、局长叶似虬出席签字仪式并讲话,指出这项举措是局马山会议以来的很重要的改革,将进一步解放拖队的生产力,对全局改革工作产生深远的影响。

7月19日 汕头市锚地海域的俄罗斯籍万吨级货轮“康斯坦丁”号沉船打捞工地,经沉船剩油抽吸新工艺施工后,采用水下爆破解体打捞成功。该沉船1994年横倾沉没,威胁航道安全,且沉船舱内尚有300余吨剩油,随时有外溢污染附近海域渔场环境的危险。本年初,上海救捞局工程船队争取到该项打捞任务,立即引进国外水下抽油技术和有关专用设备。沉船剩油抽吸新工艺与爆破解体残骸清除打捞相结合的技术应用在上海救捞史上尚属首次。

7月 上海救捞局业务处处长和厦门公司副总经理随海峡两岸交流协会考察团赴台湾考察了基隆等4个港口和2个海岸电台,与台湾海运研究会就海峡两岸海难救助、沉船打捞及船岸通讯等问题作座谈交流。

同月 希腊籍货轮“IMAN”(伊曼)满载2万多吨散装水泥,因机舱进水在台湾海峡宣布弃船。“沪救12”轮在“沪救1”“沪救捞3”轮以及台湾方面船舶的配合协助下,赶在七号台风逼近之前,将其拖救至厦门港锚地。

8月8日 交通部第十二期部长办公会议纪要载:上海救捞局为九五期间海上救助直升飞机的建设单位,投资规模控制在2亿元以内。上海救捞局据此成立救助直升飞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和筹建办公室。

8月17日 经“沪救捞52”轮1昼夜施工,沉没于温州霞关海域的台湾渔轮“世晖102”号被打捞起浮,又经5天清舱后将其交付台湾船东。

9月5~6日 上海救捞局召开陆上单位生产经营工作会议,准备用3年时间,通过深化改革、调整结构、优化组合、政策扶持等措施,改变经济速度发展缓慢问题,使之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实现陆上工业年产值逾亿元,成为该局支柱产业之一。

9月13日 上海救捞局副局长孙富民一行3人赴美国西雅图参加1996年国际拖轮与救助会议。

9月26日 “沪救12”轮赴北纬24°38′、东经118°46′处海域搜救因主机失灵漂泊的南京建宁船务公司所属的“宁发877”轮。27日0600时将其安全拖至崇武锚地。

9月28日 1400时,青岛轮船公司满载5000吨煤炭的“青鹏”轮在北纬31°21′、东经112°28′处漂泊。“沪救捞3”轮于2150时赶到现场时该轮已东倒西歪十分危急,在风浪中几经周折后终于带上拖缆,途经长江口时又发生断缆,经努力再次擒住难船,在进港途中,“沪救16”、“沪救17”轮前往通力协助才圆满完成救助任务。

9月29日 “沪救16”轮奉命出动护送上海海运集团公司因双锚失落的“安源”轮进上海港系带浮筒。

10月19日 “沪救12”轮赴北纬23°5′、东经117°5′处拖救福州盐业公司“闽盐拖407”和其所拖的千吨级驳船成功。

10月22日 韩国籍2000吨级货船“天狼星”在北纬24°24.2′、东经118°05′处因主机故障漂泊,“沪救12”轮将其安全拖至厦门港。

10月24日 韩国籍货轮“钻石”号因主机故障在北纬24°18′、东经118°处漂泊,“沪救12”轮将其成功拖至厦门港。

11月15~18日 “沪救7”轮在长江口外搜寻到俄罗斯失控的拖轮和货船,将其拖至浏河锚地。后又应外轮代理要求,将其拖往扬州红杨拆船厂。

11月24日~12月8日 “德大”轮从波斯湾的杰贝勒阿里港启拖美国SONAT(索纳特)公司四桩脚插桩式特大型钻井平台,安抵印度孟买。

11月28日 由交通部救捞局安排,上海救捞局组织召开海上救助法律、商务研讨会。部救捞局、广州和烟台救捞局、上海海事法院、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上海公司等单位代表共50余人参加。

12月9日 “沪救14”轮从上海出发,拖2艘驳船穿越台湾海峡、巴林塘海峡、尼都洛海峡、马六甲海峡、托雷斯海峡、跨过赤道,航程3800海里(7038公里),历时21天,于12月底到达巴布亚新几内亚达鲁港,创上海救捞局1940千瓦拖轮远洋拖航新纪录。

12月18日 台湾洋赐渔业公司铁质渔轮“进丰1”号不慎在东碇礁区搁坏船舵。“沪救12”轮将其救至厦门后又派潜水员下水检查,台湾船东深表感谢。

12月20日 4000吨级福建船“莲花峰”在长江口以东140海里(约260公里)处主机故障漂移,“沪救7”轮迅速赶到后,战胜较大涌浪和迷雾,将其拖进长江吴淞口检疫锚地。

12月23日 上海救捞局工程船队200米饱和潜水系统应用技术培训班开学。

12月 全国交通系统创建文明行业大会召开,上海救捞局余开亲、“沪救26”轮、拖轮公司分别被交通部授予学习包起帆先进个人、学习“华铜海”先进集体、学习青岛港先进单位称号。

1997年

1月1日 上海救捞局拖轮公司挂牌。该公司系原拖轮船队改制而成。

1月28日 上海救捞局工业公司成立。下辖上海潜水装备厂(含中外合资依格安全装备公司)、芜湖潜水装备厂、机具修造厂。

2月11~15日 “沪救2”轮在北纬27°、东经124°海域救助因机舱失火的韩国渔船。

2月25日~3月4日 “德大”轮从绿华山拖“勘探三”号钻井平台,航行1200海里(约2200公里)后,顺利到达海南岛三亚海面井位,并协助其定位抛锚。

3月17日 上海救捞局举办首期工商管理岗位专业知识培训班。机关处室领导和二级单位领导参加学习。

4月7~9日 “华吉”轮在北纬31°01′、东经123°27′处海域,成功救助因渔网缠绕螺旋桨而失去动力随风流漂移的印度尼西亚籍危险品载货船“波密使者”号。

4月19日 工程船队近150名施工人员经77天的共同努力,将长江下游嘶马州附近水域的沉船“如意2”号剩余部分打捞出水。该轮沉于48米水深处,船体变形严重,打捞采用分段吊浮,尾段已于3月27日吊出水面。

5月2~19日 “德大”轮从新加坡拖1艘大型半潜式钻井平台,穿过马六甲海峡、跨越孟加拉湾,行程1600海里(约2960公里),安抵印度马德拉斯。

5月5日 500吨级“黄鹤”轮在福建西洋岛附近被撞沉,“沪救1”冒着自身被搁浅的危险,成功救助在海上漂泊的14名难船船员。

同日 福建货轮“金泽”号(长154米、宽23米、深12.5米)在北纬30°35′、东经122°59′处被撞击,左舷三四舱破口达5×17米,“沪救捞3”号轮前往营救,接下难船全部船员33人,并将难船拖往附近准备抢滩,终因雾大和进水严重,难船未至浅滩于5月6日0445时沉没在北纬30°44′、东经122°59.54′处,水深47米。

同日 “沪救生1”轮赶赴北纬31°、东经122°27′处海域,接下上海海运局“长阳”轮急病的大副。

同日 2030时,福建粮食海运公司万吨级货轮“万隆”号,于北纬30°58′41″、东经122°33′52″处在大雾中发生海事,左舷二三号舱被严重撕裂,大量进水后逐渐左倾。正在“金泽”轮抢救现场的上海救捞局领导立即制定“救人、抢滩、扶正、进港”的施救方案,“沪救7”于2320时首先赶抵现场,救下“万隆”号17名船员(另9名漂走船员被渔船救起),“沪救17”、“沪救捞3”陆续赶到施救,6日1454时难船被拖至绿华山锚地。“沪救26”、“沪救27”轮拖运一对500吨打捞浮筒抵达后分布于“万隆”轮两侧,9日2000时,由“大力号”将“万隆”轮扳正成功,11日1330时“万隆”轮被“沪救7”、“沪救17”、“沪救16”拖进长江靠妥外高桥救助码头。

5月17日 “沪救17”等5艘港作拖轮联合作业,把长196米、宽36.6米、抬举力达1万吨的大型浮船坞“天山”号从吴淞口水域安全拖运至闵行水域的长江轮船公司闵南船厂基地。港务监督安排了巡逻艇全程护航。

6月3日 上海救捞局实现连续安全生产2000天。

8月10日 “大力号”为天津渤海西油田吊装好最后一块1500吨大型模块,顺利完成天津市为民服务提供天然气工程的任务。渤海采油区又增添一座海上大厦。

8月17日 交通部副部长刘松金、洪善祥,交通部救捞局局长林玉乃、安监局局长刘功臣等一行,视察上海救捞局选定的海上救助直升飞机机场场址。

8月18日 交通部副部长刘松金、洪善祥拜会上海市市长徐匡迪、副市长夏克强时,就上海救捞局的海上救助直升飞机建设交换了意见。

8月19日 0015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上海市委副书记王力平一行到上海救捞局视察迎战第十一号台风工作、亲切慰问奋战在防台抗台第一线的救捞职工,受到正在现场指挥抢险抗台战斗的上海救捞局局长叶似虬、副局长孙富民及在场职工的热烈欢迎。

8月下旬 交通部打捞沉船沉物资格规定研讨会在上海救捞局召开。

9月5日 中国坦桑尼亚海运公司1.5万吨级货轮“鲁伏”号在福建闽江口外主机故障,“沪救1”迅速出动搜救,于7日将难船拖回厦门港。

是日 韩国万吨级货轮“ELENAI”(埃利纳)号在舟山外的东海海域,因辅机故障断电,随风漂移且无法对外联络,“沪救5”轮经近2天的搜寻于7日2050时找到该难船,由随后赶来的“德平”轮将难船拖至长江口锚地。

9月上旬 “沪救5”轮从香港友联船厂启拖装载着分别高70米、自重590吨的2台集装箱桥吊整机、排水量约1.5万吨的无人甲板驳“振兴”号,顺利拖运至厦门港新建的海沧码头,并成功装上该码头。这次成功也为1940千瓦功率拖轮拖大吨位驳船积累了新经验。

9月16日 在“勇士”、“沪救捞3”、“沪救7”轮共同绞拖下,被十一号台风卷上日照港锚地浅滩上的1.5万吨级台湾籍(挂巴拿马旗)货轮“胜丰”号顺利脱出浅滩。这次拖救施工难度极大,“胜丰”轮在落潮时船底已全部裸露在沙滩上,拖绞距离长达2.5公里,钢缆曾三度被拉断,为救捞局有史以来拖救难船之最。

10月9日 上海救捞局采用2500吨浮吊船“大力号”和1000吨浮吊船“勇士”号共同抬吊沉船的方案,将8月23日沉没于吴淞口主航道31~32灯浮水域的上海海运局5000吨级满载煤炭货船“林海5”号打捞起浮移位至浅滩,使妨碍主航道达47天的吴淞口畅通无阻。

10月15日 经上海救捞局工程船队3个多月的实际施工日,将2月28日在航行途中被撞沉没于长江口的柬埔寨籍货轮“康松”轮,先捞除舱内货物,后解体打捞成功(该队自4月23日起投入施工),长江口恢复正常通航。

10月15~22日 上海救捞局出动“沪救捞3”、“华吉”、“沪救7”等救助拖轮和使用2对500吨打捞浮筒,对在长江口海礁岛附近不慎触礁的装载着700只集装箱的3万吨级塞浦路斯籍集装箱货轮“ZIM RAVENNA”(以星·拉费纳)号进行救助,获得成功并拖回外高桥保税区码头卸货。10月26日“ZIM RAVNNA”轮由上海救捞局拖轮安全拖至南通船厂进坞修理。这是上海救捞局最大的一次成功的海上商业救助。

11月7日 《上海救捞志》(评议稿)通过上海救捞局、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上海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市地方志评审委员会)先后3次评审,原则定稿。

11月14日 “沪救7”轮驶赴长江口外110海里(约200公里)处成功拖救外籍货轮“HRAIA”(赫雷厄)号。

11月30日 “沪救9”轮赴北太平洋北纬44°25′、东经148°30′处救助在北太平洋冬季捕捞作业中因舵机失落的中国大型远洋捕捞加工船“创业”号,在往返长达3200海里(约5926公里)的航程中先后遇到来自西伯利亚的5个低气压正面袭击,风力达10级、浪高六七米,3次顶风滞航共达60余小时。最终安全救回“创业”号捕捞船。

12月2~5日 上海救捞局参加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1997年国际海事展览获得成功。

12月9~11日 交通部救捞系统在烟台召开救捞工作座谈会,讨论《救捞系统至2000年上新台阶方案》。上海救捞局领导叶似虬、方松权参加会议。

12月30~31日 “德大”轮赴北纬29°22′、东经122°25′处海域成功拖救因主机损坏、在海上漂移的满载3万余吨货物的集装箱轮“晶河”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