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04/9/24 10:09:21

彭德清

《上海救捞志》是上海地区编纂的第一部江河湖海、特别是海上救助打捞活动的地方专业志。上海市领导赋予上海救捞局编纂《上海救捞志》的任务,叶似虬局长为主编,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为指导,搜阅了大量资料,深入调查研究,去粗取精地进行严谨编纂,客观地反映了上海地区航海救捞的历史事实和面貌。古人云: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盖“史志所以资治也”。盛世修史编志,鉴往察今,务在求索前进。

水能兴利,亦能为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给人们带来美好的生活,也给人类带来严酷的灾害。故而中国人民的救助打捞活动,已经历了漫长的历程。《史记》记载“秦始皇返过彭城斋戒祷词,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没水求之,弗得”,这说明早在距今约2200年前的秦朝就已有了潜水打捞活动。在唐宋及清代的各类史籍或其他文书资料中,都有关于潜水打捞活动的零星记载。清代中期,上海作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成为全国对外贸易中心和最大港口,其水运海运业甚为兴旺发达。清代后期,上海诞生中国第一代蒸汽机船,航运业更发展迅速,为上海救捞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像上海是全国经济中心一样,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上海的救捞业成了中国救捞事业的主力和缩影。但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中国的潜水打捞海上救助事业基本上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的救捞事业才获得了新生。在交通部和上海市的领导下,上海救捞队伍从旧上海滩的废墟上建设起来,继往开来,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在实践中不断提高救捞技术水平,从浅水到深水,从内河到沿海,打捞沉船、扫清航道、抢救难船,保障广大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保证国内和国际航运的畅通,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贡献。50年代打捞沉船、清理航道;60年代,“跃进”号沉船探摸工程;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上海救捞局为主,组织了海军及广州、烟台救捞局的潜水力量,完成了打捞“阿波丸”工程,成为中国打捞救助事业发展的三大契机。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对我国海上安全救捞事业历来非常重视:1956年签定了中、朝、苏三国海上救助协定;1963年亲自组织对“跃进”号沉船的调查探摸工程和接见潜水员;1973年“波罗的海克里夫”沉船事件后,国务院决定成立全国海上安全委员会,同时由交通部、总参谋部、海军、水产部等部门联合组成全国海上安全指挥部,沿海各省和上海市也都成立了海上安全指挥部,更进一步促进了中国海难救助事业的发展。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开放政策,又使中国救捞事业跨出国门,开辟国际救助打捞、远洋拖航的航海市场。

海上救助打捞活动是与惊涛骇浪打交道的,具有一定的风险性。这部《上海救捞志》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真实记载了上海救捞职工团结一致,为了完成党和国家赋予的光荣任务,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拼搏精神和艰苦创业精神,发扬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成为航海运输事业强有力的安全保障力量,人民当不忘他们所谱写的英雄业绩。

中共十四大以来,我们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深化改革开放,狠抓两个文明建设。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努力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奋斗,全国百业俱兴,各条战线生机勃勃,航海航运事业也迅速发展,形势大好。当今是高科技时代,全体救捞职工更应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坚定革命人生观,积极努力学习现代航海科技,不断提高航海救捞的科技水平,发扬救捞拼搏精神,在发展社会主义救捞事业的基础上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并应认真学习、坚决贯彻中共十五大精神,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迈进21世纪,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

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工作期间,在中央交通部、海军司令部、福州军区统一领导指挥下,进行了举世瞩目的“阿波丸”打捞工程并胜利完成,中国的救捞事业有了很大的进步和发展。现在我虽离开了交通部工作岗位,但仍对救捞事业有着深厚的感情,时时关心着救捞事业的每一点改革、进步和发展。上海救捞局的叶似虬局长、方松权书记盛情邀请我为他们编纂的《上海救捞志》作序,我很高兴地接受了,欣然为其命笔。

1997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