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4/2/17 9:57:08

上海园林是从南北朝开始逐步发展起来的。据传三国时期在今上海市境已建有寺观园林,但言之有据的是建于南朝梁初。到了梁末陈初(551~581年),位于今金山县亭林镇出现了一座未命名的宅园,园主是语言文字学家、史学家顾野王,乡人以该园是顾晚年读书写作之处,称为“读书堆”。据明、清两代《松江府志》载,读书堆在亭林“宝云寺后,高数丈,横亘数十亩,林樾苍然”。这是现今上海地区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宅园。此后,在北宋有嘉定的赵氏园,南宋有嘉定的怡园、松江的施家园、南汇的瞿氏园,元代有上海乌泥泾的最闲园、青浦小蒸的曹氏园、奉贤陶宅的云所园等。由于倭寇骚扰,明代中叶宅园建设一度停滞。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为御倭寇建上海县城墙,三年后倭患停息,经济渐趋繁荣,宅园兴建进入鼎盛时期。从明代中叶至清代中叶,在现上海市境内所建的宅邸园林累计达数百处,其中较为著名的明代有上海县的豫园、日涉园、渡鹤楼(也是园)、露香园,嘉定的秋霞圃、古猗园、檀园,松江的秀甲园、濯锦园、熙园。清代有松江的醉白池、青浦的曲水园、上海的城隍庙东园、丛桂园、 溪园、奉贤的一邱园等。这些古园几经沧桑,大多湮没,唯豫园、秋霞圃、古猗园、曲水园、醉白池残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这几座园林经多次修复、扩建,成为上海五大古园。

古代宅园是地主、官宦、士大夫的私产,一般由园主亲自筹划、监造,其风格以园主的文化素养而异,造园意境多借鉴于诗词书画,“以画入园、观园如画”。明代中叶江南园林风格逐步成熟,上海地区涌现出一批技艺精湛的专业造园家,如堆砌豫园大假山的松江人张涟(南垣),古猗园的规划设计者嘉定人朱稚征(三松),日涉园的规划和营造者上海人张南阳、曹谅等。

上海最早建造具有防护作用的绿化工程在南宋乾道年间(1165~1173年),当时朝廷诏令在新建成的浦东海堤上栽种芦苇,并严禁樵采。明万历年间(1573~1619年)崇明县海塘修筑后,有“植桑其上,有桑千顷”的记载。清代每当海塘大修,也都在大堤前后广植芦苇、柳树。

鸦片战争以后,上海被迫辟为通商口岸,西方殖民主义者竞相购地建造西式住宅、花园别墅,较著名的有兆丰花园(原址位于今中山公园北部)、哈同花园(原址位于今上海展览中心)、麦边花园(原址位于今南汇路一带)等。此外,外国人还兴建了一批兼有休闲、游览和体育活动多种功能的花园,其中有德国花园俱乐部(后改为法国总会、锦江俱乐部、今为花园饭店)、虹桥俱乐部(今龙柏饭店)、高尔夫球场(今上海动物园内)等。国内的达官富贾也兴建了不少私人花园,其风格仍以中式为主,少数为中西合璧,其中较著名的有小万柳堂、九果园、小兰亭等。几经变迁,这些花园都已成陈迹,唯丁香花园、黄家花园(今桂林公园)保存至今。

为了点缀城市景观和满足外国侨民的需要,英美租界(1899年改名公共租界)于清同治七年(1868年)建成公共花园(今黄浦公园)。这是上海最早的城市公园。20世纪初,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又相继建成虹口游乐场(今鲁迅公园)、顾家宅公园(今复兴公园)、极司非尔公园(今中山公园)。至民国16年(1927年),两处租界先后共建造了14个公园,其中除苏州河畔的一个小公园(俗称华人公园)以外,都以种种藉口禁止中国人入园,黄浦公园门口还曾挂出过牌子,规定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种殖民主义的行径激起了上海人民的义愤,抗争延续半个多世纪。民国14年五卅运动后,上海人民的反帝斗争风起云涌,迫使租界当局自民国17年6月起陆续将租界公园对中国人开放。

清末民初,上海地方政府开始在其直接管辖区辟建公园。青浦县于清宣统三年(1911年)将曲水园改作公园开放,宝山县利用几座相邻的小宅园改建为城西公园。此后崇明、上海、金山、嘉定等县都先后改建或新建了几个小公园。民国16年上海建市后,又相继辟建了市立园林场风景园、市立动物园、市立植物园、市立第一公园。这些公园后来大多毁于日军侵华战火。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上海出现了一种以营利为本的对公众开放的私有园林。清光绪八年(1882年),由申园公司创办的申园开业。在此后数年内,这一类园林竞相发展,规模较大、设施完善的有双清别墅(徐园)、味莼园(张园)、愚园、大花园等。营业性私园融园林、戏院、中西餐饮和各式娱乐设施于一体,既打破私园对外封闭的传统,又开综合性游乐场之先河,成为各界人士游乐和举行多种社会活动的重要场所。张园是当时举行民间集会的主要地方。徐园则以举办各种花会、琴会、灯会闻名,被誉为“诗酒风流,名闻遐迩”,“座上客满堂,樽中酒不空”。民国初年,张园、徐园先后衰落,半淞园、闵园、丽娃栗妲村等相继而起,其后均于抗日战争初被毁。

上海的单位附属绿地首先出现于外国教会及租界当局建立的学校、公墓、医院。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英国圣公会创办的裨文女校(今市立第九中学),和法国天主教会创办的圣依纳爵公学(今徐汇中学)就建有小块绿地。此后不少新建的学校、医院、机关团体和文化教育单位都同时辟建附属绿地。民国20年在江湾新建的市政府办公大楼配建有大面积的附属绿地。由叶家花园改建的澄衷医院(今市结核病防治中心第一防治院)更是有名的花园医院。

配合马路的辟建,清同治四年(1865年)冬沿英美租界外滩马路种植了上海的第一列行道树,法租界外滩路段也于同治七年种植行道树。此后,租界当局就不断在界内的马路及越界辟建的“军路”两旁大量栽种行道树,至民国14年,两处租界行道树总数达4.6万多株。上海县政府于清光绪三十四年始在今南市区外马路植行道树,至抗日战争前,上海市政府直接管辖区共有行道树1万多株。

上海的植树节活动始于民国5年清明节,当时只是一种官绅举行的植树仪式,少有群众参加。从民国16年上海建市到抗日战争前,是植树节活动开展得较好的时期,参加人数较多,活动内容多样。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因受战事影响,植树节活动时断时续。

随着园林事业的发展,专业生产、销售花木和营造花园的行业在清代中叶逐渐形成,近郊部分农民生产花卉、树苗由副业变为主业。清咸丰三年(1853年),浦东人陆恒甫在龙华镇以南的方板桥购地15亩开设陆永茂花园(花圃),不久又开设了专业经营花木的第一家商店。随后又有多家园艺农场(苗圃、花圃)和花店陆续开业。光绪十七年创立上海花树公所,上海建市后改组为花树业同业公会。解放前夕,全市有园艺农场80个,花店71家。

清同治十年,英美租界工部局建立了第一个园林专业苗圃,法租界公董局也利用公墓的空地建立园林苗圃。民国32年汪伪政府“接收”租界时,产权属两处租界当局的园林苗圃共6个,总面积约18万平方米。宝山县于清光绪三十二年建林木试验场,为今上海市辖境内最早的官办苗圃。民国7年建成上海县立苗圃。民国17年,上海县立苗圃和浦东塘工善后局花圃合并为上海市立园林场,下属有4个分场,总面积为9.54万平方米。上海解放时,全市共有园林专业苗圃7个,总面积22.04万平方米。

租界时期,上海园林管理机构三足鼎立。公共租界工部局于光绪二十五年设公园与绿地监督;法租界公董局于民国6年设园艺主任,三年后设园林种植处;上海市政府的园林管理在抗日战争前分属于社会局、教育局、工务局,抗战胜利后建立园场管理处。园林绿化长期的分散管理,形成各辖区的园林布局、园艺风格、管理规程各有差异。

1949年解放时,市区有公园14个,总面积65.88万平方米;街道绿地10处,总面积3600万平方米;行道树1.85万株;市区人均公共绿地面积0.13平方米。全市园林绿地总的情况是类型不全,绿地、树木大多集中在沪西高等住宅区一带。当时的郊区及解放后划入上海市的县内共有公园6个,但都残破不堪,有的名存实亡。

上海解放后,市人民政府确定了“为生产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首先是为工人阶级服务”的城市建设方针,把园林绿化列为城市建设任务之一。1950~1952年经济恢复时期,园林部门在修复被破坏公园的同时,利用城市空地、荒地、墓地、垃圾堆场和某些庭园辟建为公园。1950年9月7日市长陈毅宣布,市人民政府决定将过去被帝国主义分子盘踞多年的跑马厅北部改建为公园,并题写了“人民公园”园名。在国家财力还很不充裕的情况下,园林部门按照“先求其有,后求其精”的建园方针,3年中新建9个公园,重建、扩建2个公园,新增园林专业苗圃面积16.99万平方米。

1953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有计划发展的新阶段。上海市人口稠密,土地紧缺,百业待兴,资金不充裕,市人民政府仍然将园林绿化纳入城市基本建设计划,在每年的城市建设投资中占有一定的比例。园林部门在困难的情况下坚持勤俭办园林,努力节约投资,挖掘土地潜力,园林绿化事业得到较快发展。1953~1957年,共辟建公园15个,其中有浦东、西郊等大型公园;新建街道绿地27处,面积14.3万平方米;把肇嘉浜改造成林荫大道,整修、扩建了外滩绿地,辟建了曹杨新村住宅区绿地。人民政府的这些举措,改变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园林绿地集中在少数高等住宅区的状况,改善了城市环境。

上海国有园林专业苗圃面积一直较少,1952年仅及私有苗圃总面积的三分之一。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于1953年在苏州辟建面积为41.7万平方米的吴县苗圃,次年又辟建面积70.63万平方米的龙华苗圃(今上海植物园)和68.73万平方米的北新泾苗圃。1956~1957年利用黄浦江边的吹泥滩地辟169.33万平方米的共青苗圃(今共青森林公园)。1956年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全市87个园艺农场实行公私合营或合作经营,575户花农分别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或花木生产合作社,花店、鸟店、金鱼热带鱼店以及花鸟鱼虫摊贩分别实行公私合营或合作经营。从此,园林花木以及观赏动物的生产、供应、销售都纳入国家计划的轨道,具有雄厚实力的国有园林专业苗圃在园林花木业中占据主导地位。

1958年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出“实行大地园林化”的号召,市、区两级政府成立绿化领导小组,出现了声势浩大的群众绿化运动,先后在劳动人民聚居的杨浦区辟建占地20万平方米的仿西湖布局的杨浦公园,在虹口区辟建占地17万多平方米的和平公园,在普陀区辟建占地36万多平方米的以人工山水为特色的长风公园,在佘山辟建占地约400万平方米的植物园。1958~1959年,除在建中的佘山植物园外,全市新开放公园14个,总面积160万平方米。在此期间,各工厂、机关、学校、医院、部队等也自己动手绿化、美化本单位的环境,至1962年,已在全市6550个单位内种植乔、灌木148.3万株,建成绿地620.9万平方米。农村掀起了“四旁”(宅旁、路旁、村旁、河旁)绿化的高潮,郊区公路普遍种植行道树。1960年9月至1963年5月,全市的林业生产及林业苗圃曾划归市园林管理处管理,市园林处和市农业局互相配合,在郊县辟建了一批林场和林业苗圃,发展了林、果、蚕、桑生产,初步形成城乡一体的绿化格局。但当时由于受浮夸风的影响, 出现片面追求数量、忽视质量的现象,以致绿地保存率、树木成活率都较低。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期间,园林科技工作和园林专业教育开始起步,园林工程设计、施工能力明显加强。1958年,市园林管理处设技术指导室。1959年国庆十周年期间成功地举办“百花齐放展览会”,使四季花卉同时开放。1963年成立园林科研组,进行花期控制、常用花木的物候观察和抗性树种研究,建立了园林植物病虫害预测预报情报网。市园林管理处于1956年开办园林干部、技术工人训练班,1959年委托上海市松江农业学校开办园林绿化班(中等专业),1963年举办园林绿化专科训练班,以后又举办半工半读的园林职业学校,为园林事业的发展培养了一批技术人材。在园林建设工程方面,1954年1月成立园场管理处绿化施工队,承担起上海市园林绿化建设的主要施工任务,一改以往大部分工程由私营企业承包的局面。园场管理处造园科经充实技术人员后,于1956年改为园林设计室,规划设计了长风、杨浦、和平等一大批公园以及其他多项园林绿化工程。

1960年因国家经济困难而大量削减城市建设投资,此后数年,园林绿化建设处于低潮。1962年市园林管理处根据上级关于苗圃土地归还农田的指示,把园林苗圃的面积由1337.75万平方米减至346.89万平方米,部分公共绿地和单位附属绿地也改种蔬菜。经过三年的调整,1964年城市园林绿化已有转机,1965年又继续有所发展,但接踵而来的“文化大革命”使上海园林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园林花卉、盆景、观赏树木、观赏鱼、鸟等都被视为剥削阶级的玩物。园林部门做的工作被认为是为“封、资、修”(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服务。为此,园林部门大多数领导干部受冲击,园林科研、设计机构被解散,专业学校停办,技术人员下放劳动,管理规章被否定,大量公共绿地被占、被毁,已经粗具规模的佘山植物园停办。郊区花农生产土地全部被迫改种粮食、蔬菜,许多花卉品种散失。市区47家花鸟商店被迫停业,后来只许4家恢复营业,而且仅限销售纸制花圈和农具、农药。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作为城市基础设施之一的园林绿化被重新纳入城市建设规划,园林绿化事业得到持续、稳定的发展。每年都有新的公园建成开放,先后辟建和改建上海大观园、上海植物园、共青森林公园、东平国家森林公园、佘山国家森林公园、上海野生动物园,新建33个居住区公园,使全市公园的类型更加齐全,分布更趋合理。街道绿地和行道树发展较快,建设了人民广场、徐家汇绿地,南浦、杨浦两桥桥堍绿地,以及四平路、翔殷路、虹桥路、罗山路、杨高路等干道绿化。

随着社会经济建设的发展,城市生态环境日益受到重视。80年代后期,上海园林绿化专家认真总结历史经验,广泛研究国内外园林绿化的发展趋势,根据生态学的原理,提出建设生态园林的观点。园林绿化建设不再是单纯辟建几块绿地,而是逐步建成城市完整的生态园林绿化体系。199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浦东。1992年邓小平提出上海要“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市政府根据新形势对上海城市建设的要求,编制出《上海市绿地系统规划》,并把1994年作为环境保护年、城市绿化年。至1995年,全市有各类公园105个,总面积1457.32万平方米;市区街道绿地总面积749.18万平方米,行道树27.64万株;市区人均公共绿地面积由1978年的0.47平方米提高到1.65平方米,绿化覆盖率从8.2%提高到16%。

根据《上海市植树造林绿化管理条例》的规定,各项建设工程在规划设计中按比例安排绿地面积,建设投资中包含绿地建设经费,从而保证住宅区绿地和单位附属绿地的协调发展。1980年以后成片规划建设的住宅区,绿地面积均占总用地面积的30%左右。依照生态园林的要求规划建设的普陀区甘泉新村北块(甘泉苑)、浦东新区竹园新村、杨浦区民星新村的绿地,其面积分别占各新村总面积的44.98%、43%和37.5%。中心城区的里弄用“见缝插绿”和种植攀缘植物等办法,也不同程度地改善了绿化面貌。至1995年,全市居住区绿地总面积为1136.21万平方米。各单位按照《条例》要求,因地制宜积极发展附属绿地。现代化大型企业上海石油化工总厂、上海宝山钢铁总厂绿地面积分别占总用地面积的29.64%和27.28%,厂区环境质量得到明显提高。新建的学校、医院及其他事业单位也按规定留出一定比例的绿地面积,使单位绿地逐年增加。在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各项建设蓬勃兴起,由于管理跟不上形势的发展,在一段时间内绿地被建筑物挤占、树木被砍伐的现象比较突出,经依法加强管理后得到了遏制。单位附属绿地虽有增有减,但总量增大于减;市中心城区的部分单位绿地被建筑物挤占,新扩展的市区和郊区的单位附属绿地却得到了较好的发展。1995年全市单位附属绿地面积共3292.9万平方米,占全市园林绿地总面积的50.2%。

自1979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每年3月12日为植树节,1981年第五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通过《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之后,上海市历年都在植树节期间组织群众义务植树,开展各类宣传、表彰、咨询服务活动,并组织各区互相交流经验,检查评比。各级领导干部每年都带头义务植树,全市人民也积极参加植树造林、绿化上海的活动。1984~1995年,全市共有32个区、县、局及单位被评为全国绿化先进集体,79人获得过全国性的绿化先进个人称号。

市园林管理局于1982年对全市古树名木进行调查,发现1962年重点调查过的古树已损失半数。1983年9月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上海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规定》。市园林局于当年成立古树名木管理组,陆续为每株古树建立“一树一卡一照片”的资料档案,并在树旁竖立保护标志,设兼职管护员。1993年全市有百年以上的古树及名木共1369株,其中千年以上古树7株。

1983年经园艺专家研究提出10种花卉为候选市花,并在几个公园设点请市民投票评选。1986年经市政府初审并报市人大常委会审定白玉兰为市花。

1980~1985年间,上海市园林工程公司、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园林建设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市园林设计院相继成立。至1995年,全市已登记并取得许可证的园林绿化专业设计单位27家,园林绿化施工单位47家。这些单位除完成上海市各类园林绿化工程外,还承接不少外地和国外园林工程。在此期间,园林设计、施工共获得8项国家和部级奖励,其中上海大观园先后获得国家建设部优秀设计二等奖、建筑工程银奖和中国建筑业协会鲁班奖;承建国外和香港地区园林工程27项,有3项在当地获奖,其中建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市的梦湖园获加拿大地区荣誉奖和蒙市拯救历史遗产学会优秀规划设计奖。

园林花木业在80年代中期出现多种经济成分和跨行业生产、经营,从而改变了过去由国有专业园林机构独家经营的局面。到80年代末,上海市花木公司有花木商店17家,其他部门或单位所有的71家,合资与个体花店400余家。1995年除园林部门所属的总面积为309.22万平方米的苗、花圃外,房地产、公路、铁路、农林等部门的苗、花圃总面积约有200万平方米,集体、个体所有的苗木、花卉生产面积约500万平方米。

1979年起,园林科研工作和园林专业教育逐渐步入正轨,是年成立上海市园林科学研究所和上海市园林(中等专业)学校,1981年和1984年又成立了上海市园林技工学校和上海市园林职工学校。至1995年,园林科研所及园林部门各单位完成的科研项目100多项,其中有16项分别获得国家、部、市的奖励;共培养中专毕业生1530人,技工学校毕业生622人,通过技工教育和职工教育经考核取得技工等级证书的共4476人。

1978年市园林管理处改制为市园林管理局。之后,各区、县都建立相应的管理机构。从1985年起,根据市政府明责放权、事权下放的原则,除几个专类性公园以外,陆续将市管的公园、行道树、街道绿地移交给各区、县管理。全市绿地建设发展计划指标采取分解的方式,调动了区、县人民政府对绿化建设和管理的积极性、主动性。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上海园林绿化事业的发展与以往相比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按照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的要求来衡量,以及与国内外城市相比,还有明显差距。1993年世界主要城市人均绿地面积的平均值为43.32平方米,绿化覆盖率的平均值为30.8%;1992年中国506个城市建成区的人均公共绿地面积平均值为5.47平方米,绿化覆盖率平均值为21%;北京、南京、广州人均公共绿地面积是上海的5~7倍,绿化覆盖率为上海的2~3倍。上海园林绿化建设的任务任重而道远。进入90年代以后,上海市从领导干部到市民都愈来愈关心城市的生态环境,正在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园林绿化建设。《上海城市绿地系统规划》展示,到20世纪末,市区人均公共绿地面积为3~4平方米,绿化覆盖率为20%;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末,市区人均公共绿地面积将达6~7平方米,绿化覆盖率达到30%,上海将逐步成为清洁、优美、舒适的生态园林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