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综述 2004/1/14 9:06:24

上海作为国际上著名的大城市,是建筑业发达的地区之一。早在明清年代,上海就成为“东南之都会”。建筑业随社会经济不断发展,给我们留下一批又一批风格迥异、宏伟瑰丽的建筑精品。建筑业的发展成为上海城市发展的重要标记,而建筑施工行业正是实现这一业绩的主要创造者。

(一)

上海建筑业的历史源头,可追溯到6000年前的远古时代。在今青浦县崧泽村假山墩遗址发掘过程中,发现有新石器时代的建筑遗迹。这是一种半地下式的圆形建筑,底部铺有细沙和坑灰,是迄今上海发现的先民创造最早的建筑。

上海有史书记载的最早大型建筑当数沪读垒。东晋年间(325~342年),吴国内史虞潭率兵在吴淞筑垒,后由吴郡太守袁山松重修。据南宋《云间志》载,垒由东西两城构成,互为犄角,东城广万余步,有4座城门,规模相当可观。但是,在宋代之前,这里由于地处边陲,人烟稀少,建筑发展甚缓。

两宋时期,青龙镇的兴起为上海建筑业的发展提供了第一次契机。青龙镇在历史上有“小杭州”之称,建筑有36坊、22桥、3亭7塔13寺院,官署、学校、仓库、茶楼酒肆等建筑鳞次栉比。建筑需求量大,工匠队伍得以发展。宋绍兴二十三年(1161年),宋室南渡,偏安一隅,大批曾在以汴京为中心的中原地区从事建筑活动的工匠,迁徙江南,使上海地区的建筑业更趋发达。现存的报德寺塔、龙华塔等就是当时的杰作。特别是建于北宋年间的兴圣教寺塔,又称方塔,其斗拱的大小尺寸和架设方法,同中原地区的宋代建筑技术一脉相承。

由于长江泥沙东下淤积,导致海岸线逐渐东移,商船队要通过日趋狭窄的吴淞江上溯青龙镇颇感困难,于是就在今南市区附近的江面上停泊,就地交易。上海镇于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设立。当时,董楷担任上海市舶提举。在他的倡导下,大兴建筑,上海镇很快初具规模。

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设上海县。据史料记载,元代上海的建筑比青龙镇增加1倍,建筑技术日臻成熟并有不少创新。中国古代建筑史上的经典著作《营造法式》于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向全国颁行,长期成为通行全国的营造法则。从上海仅存的元代建筑真如寺的构造形式来看,其正殿在结构上与苏州的玄妙观三清殿、洞庭东山轩辕宫、浙江金华天宁寺等都有类似之处,其平面布置又和山西永乐宫纯阳殿相近,斗拱的做法与苏州虎丘二山门相一致,证明上海建筑工匠对《营造法式》已全面掌握。真如寺的地基是在砖柱周围1.8米阔、3米长的范围内,用黄土和铁渣分层夯实,深度达到2米,为古建筑中少见,其柱子、梁架、斗拱等各种构件的背面或接榫处,元代工匠用毛笔书写的字迹,墨色浓重,注明构件的位置和名称,目的便于安装,不至于发生差错,反映了元代建筑管理已具相当水平。

明代的上海建筑业又有了新发展。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上海第一座城墙出现在黄浦江畔,在高墙深池的拱卫下,矗起一批优秀的建筑。各处私家园林争奇斗艳。始建于嘉靖三十八年的豫园有“东南名园之冠”、“江南土木一奇迹”之称,至今仍为老上海的标志性建筑。会馆建筑也是此间一大成就,现存的商船会馆其规模在江南首屈一指。嘉靖年间,上海城已有南北、东西交叉整齐的街巷,楼宇相连,人烟稠密。

随着建筑业的繁荣和发展,古代建筑工匠在施工技术和建筑艺术方面也达到了较高的水准。寺庙建筑、园林建筑、塔式建筑等在结构布局、地基处理、高空起吊、艺术装饰等方面都独具匠心。嘉定孔庙和文庙魁星阁精巧的“斗拱”木架构造,龙华塔的类似“筒中筒”结构和软土地基处理,松江唐经幢的石刻,南市书隐楼、大境阁和松江照壁的砖雕、木雕,豫园和嘉定古猗园千姿百态、古朴自然的建筑造景,龙华塔3吨多重的塔刹在1000多年前就能吊至40多米高空安装就位,都显示了能工巧匠们高超的技艺。

上海建筑业在逐渐兴旺和发展中,行业的组织运营机制也不断发生变化。

明代以前的上海建筑工匠实行“轮班”、“住坐”的无偿匠役制,因此工匠们流亡逃避者甚多。明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以银代役”法令出台。明隆庆三年(1569年),时任应天巡抚的海瑞推行“一条鞭法”,提倡以纳税来代替繁重的劳役,上海的一批建筑工匠便通过纳税来换取经营活动的自由。明万历至崇祯年间,上海县城内的纳税建筑工匠已达500多名。

清代继续推行以银代役制,松江府曾再次颁布告示,禁止无偿役用建筑工匠。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锯作”、“漆作”首次在上海出现,标志着分散的建筑工匠开始向作坊式经营转变。清康熙年间,海禁解除,上海开始设立海关。对外开放使上海的建筑业发展又一次获得动力。嘉庆年间上海已有街巷60条。大东门外“人烟稠密,市井喧阗”。由于建筑需求量大,一些具有相当规模的建筑要多人合作才能完成,于是“作头”应运而生。

(二)

鸦片战争后,上海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帝国主义列强纷纷进入上海,他们在资本输出的同时,也带来了资本主义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以及西方的建筑样式,这一切都导致上海建筑业有了进一步的变化和发展。

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有文字记载的水木作出现。在以后将近半个世纪里,上海的水木作主们学习西方的建筑企业管理经验,并积累了一定的资本,到清光绪六年(1880年),川沙籍泥水匠杨斯盛开设了上海第一家由国人创立的营造厂——杨瑞泰营造厂。

上海的近代建筑业作为一个独立的产业,到19世纪末初步形成。其标志是:建筑市场开始出现。马关条约后,外国资本对华输出剧增,上海建筑产品的需求骤然膨胀,建筑材料营销,劳动力使用,工程承揽,多数依靠市场自由竞争,市场机制趋于成熟。近代建筑技术开始占主要地位。清光绪十九年落成的由杨斯盛承建的江海关二期大楼,为当时规模最大、式样最新的西式建筑。国人开设的营造厂逐步形成规模,如上海籍的顾兰记、江裕记、张裕泰、赵新泰、宁波籍的魏清记、余洪记等等。杨斯盛于光绪二十~二十一年间主持重修鲁班殿,并于光绪二十一年与顾兰洲等10几位知名的营造厂主商议筹建水木业公所,以取代于清道光三年由水木作头们创办的带有浓厚的古代封建行会色彩的鲁班殿。

清光绪二十一年至抗日战争爆发,不足半个世纪,上海的建筑业得到迅速发展,这是上海建筑业形成规模的时期。

建筑市场逐步形成。从封建社会过来的上海建筑工匠原不知有“投标”竞争一事。清同治三年(1864年),由西方营造厂在建造法领事馆时引进这一形式,他们一时还未适应过来。直到清光绪十七年江海关二期工程“税务司悬最新之西式招华人构筑”时,竟然“无敢应者”,只有杨斯盛一人投标。可是过了仅仅10年,上海的营造商们即以强烈的投标竞争姿态出现在上海建筑市场上。从当时的重要建筑承建者看:光绪二十九年的德华银行、三十年的爱俪园、三十二年的德国总会和汇中饭店、民国5年(1916年)的天祥洋行大楼等,分别由上海籍的江裕记、王发记、姚新记和裕昌泰营造厂中标承建。光绪二十一年~民国16年间,在上海的建筑施工企业中尚有英商德罗洋行、法商上海建筑公司等数家实力雄厚的外籍企业在活动,并承包了汇丰银行、麦加利银行、徐家汇天主堂等几幢重要建筑。而在20~30年代上海崛起的33幢10层以上高层建筑的主体结构承建者,则全部被中国营造商所包揽。到30年代,投标竞争的范围已扩大到房屋建筑以外的领域,如民国22年以馥记为首的几家营造厂主动到当时的铁道部交涉,要求参与原先只有洋人参加的浙赣铁路沿线桥梁建筑的投标,结果,馥记取得了贵溪大桥、南昌赣江大桥的承建权。

建筑市场范围不断拓展。上海的大门被打开后,各地的建筑工匠纷纷进入。上海“鲁班殿”的作头们从清同治七年起就认识到“上海五方杂处,各匠难以分帮”,当年颁行的章程规定:“不论上海、宁绍各帮统归新殿”领导,完全改变了开埠初期“造华人屋宇者谓之本帮,造洋人屋宇者谓之红帮,判若鸿沟,不能逾越”的闭锁状态。据民国35年的资料统计,上海建筑业中,上海籍的营造厂占53.2%,只占一半略强,浙江籍占25.2%,江苏籍占18.9%,其他各省籍的占2.7%。上海建筑业还向国内比较重要的南京、武汉、重庆、昆明、北京、天津、广州、杭州、西安等城市以至东南亚辐射。中国近代建筑史上著名的南京中山陵、广州中山纪念堂由上海的姚新记、馥记、新金记康号营造厂承建。上海的孙福记、陶记、新亨、鹤记等营造厂分别赴香港、澳门、泰国等地施工,成绩斐然。由于上海近代建筑业在全国的影响,民国36年全国营造业同业公会联合会在南京召开成立大会,上海馥记营造厂业主陶桂林以最高票数被全国同行推选为理事长。

西方近代建筑技术也随着上海的开放逐步被吸收。清光绪八年,上海电气公司最早使用钢结构,九年上海自来水厂最早使用水泥,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建造的英国上海总会是上海第一幢使用钢筋混凝土的大楼,民国12年建成的汇丰银行最早采用冷气设备。上海吸收西方近代建筑新结构、新材料、新设备、新技术的速度很快,如电梯是1887年在美国首次使用,19年之后的1906年,上海汇中饭店即已使用;1894年巴黎的蒙马特尔教堂首次使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14年后的1908年,上海德律风公司就用上这一技术。

上海建筑工匠们既能信笃传统的观念又能接受新的观念。早在唐咸通十年(869年),在青浦朱泾镇的法忍教寺中已出现了建筑业行业组织——鲁班殿,上千年来,上海建筑工匠供奉这位祖师爷。近代上海建筑业的营造厂主与西方建筑、设计、房地产洋行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杨斯盛与英商爱尔德洋行、顾兰洲与英商马海洋行、江裕生与德商信高洋行、姚锡舟与挪威协泰洋行等。上海建筑工匠继承传统的建筑技术,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并崇拜上海建筑业的先行者。民国36年,上海建筑业的同行们举行了隆重的“先贤入祠”仪式,将学习西方建筑技术卓有成就的先驱者杨斯盛、顾兰洲、江裕生、张效良的遗像请入位于南市硝皮弄的“鲁班殿”内供奉。

民国20年成立的上海市建筑协会在对西方先进建造技术的传播、研讨、创新方面起了重要作用。他们创办《建筑月刊》,出版国内第一本《华英、英华合解建筑辞典》,与中国建筑学会联合举办建筑学术讨论会、演讲会,促进了近代上海建筑行业水平的提高。

20世纪30年代许多著名建筑拔地而起,形成东方大都市风貌。有当年雄踞远东第一高楼的国际饭店,有被誉为“从苏伊士运河到远东白令海峡最华贵的建筑”汇丰银行大厦,还有高耸挺拔、风格迥异的新永安大厦、沙逊大厦、百老汇大厦、三期江海关、中国银行、都城饭店、华懋大厦,以及众多精巧秀美的花园洋房等。这时期上海建造10层以上的高层建筑有30余幢。这些著名建筑不仅在层高和气势上跨越了一大步,而且在结构、用材和装饰上也有质的飞跃。花岗石、大理石、面砖、钢窗、钢结构、钢筋混凝土结构等被大量采用,出现了俗称“石头房子”、“铁房子”、“大理石公寓”的建筑。工业建筑也开始由单层向多层、由砖木结构向钢架结构和钢筋混凝土结构发展。民国2年上海福新面粉厂建成6层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主车间,代表着上海高层工业厂房建筑的开始。民国22年上海啤酒厂建造了9层钢筋混凝土框架酿造楼,是旧上海同类结构最高的厂房。民国27年杨树浦电厂扩建了10层、50米高的锅炉厂房,成为旧上海钢结构厂房高度之最。新结构、新材料、新设备的运用也促进了施工技术的发展。如桩基础施工技术,高层建筑施工中各种土办法上马的吊装技术,高层脚手架搭建技术,水暖、电梯、设备安装技术,外墙装潢雕塑技术等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反映了近代建筑工匠们的智慧和才能。

租界割据,帝国主义列强各自划分势力范围,给上海建筑打上了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的烙印。一方面是租界内高楼林立,豪华奢侈,一方面是华界内棚户相连,简陋寒碜;在建筑风格上,英国式、希腊式、哥特式、法国式、俄国式、美国芝加哥学派式、日本式等争相出现,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帝国主义列强在上海这块被瓜分土地上的势力。

上海的建筑队伍在二三十年代得以迅速壮大。民国23年,上海注册的营造厂已发展到2000多户,拥有建筑工人10万多人,营造队伍素质提高也比较快。据统计,合伙经营的甲级营造厂占27.8%,跳出了传统的独资小本经营的圈子,即使是独资经营的营造厂内,也设有帐房、估价、看工等专职人员。一些完全为建筑西式房屋而配置的专业施工队伍也开始形成,如擅长吊装的史惠记营造厂,20世纪30年代国际饭店施工时的吊装工程就由该厂分包。在基础打桩行业,由于沈生记、陈根记的成功经营,形成了与著名丹麦籍打桩企业康益洋行分庭抗礼的局面。江海关、百老汇大厦、中国银行等重大建筑的打桩工程均由他们承揽。擅长石作工程的陈林记营造厂,从石头的粗坯制作、打平磨细到砌筑,形成专业特色。外滩一带的沙逊大厦、汉弥尔登大厦等外墙石作工程均由他们承包。即使在外商占优势的水电、卫生设备安装行业,上海的专业商行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也已达80余家。由多工种合成的营造企业也开始出现,最典型的是国华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混凝土搅拌、运输、打桩、吊装等设备齐全,而且还拥有发电设备。一批营造家从单一经营转变为跨行业多元经营。上海的房地产商程谨轩、周莲堂都是出身于建筑业主。著名企业中国水泥厂、振苏砖瓦厂的创办者也是营造厂主。

自杨斯盛开始,上海的营造家们就认识到办学的重要性,清光绪三十三年杨出资20余万两银子兴建浦东中学,不少建筑同行的子弟在此就读成才。民国17年,沪绍水木公所在老西门创建的水木公学(1933年改名为通惠小学),是上海最早由实业界投资开办的小学之一。30年代,由上海市建筑协会主办的正基工业补习学校培养了一批建筑业的技术骨干。据民国37年的资料统计,在甲等营造厂的厂主或经理中,具有大学学历者占8.3%,配备有主任技师的厂家占30%,其中出现了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厂主。不少厂主、经理还取得了经当时的国民政府实业部考核认可的技师、技副职称,中国工程师学会上海分会会员有20余人。

在民国31年日本侵略者占领“租界”后,建筑业跌入低潮,上海营造业的主要厂商有的迁往内地、有的闭门歇业。

抗日战争胜利后,民国37年前,上海建筑业也有一些发展,但由于内战爆发,经济萧条,建筑业处于萎靡不振状态。直到新中国的建立,上海建筑业的历史才翻开崭新的一页。

(三)

上海解放后的前28年,是国营建筑队伍开始形成和发展,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初展雄风的时期。1949年11月,华东工业部华东建筑工程公司成立,这是上海第一个规模比较大国营建筑公司。接着,又组建了市工务局公营建筑公司、市房地产局建筑公司,开始形成国营建筑企业的初创局面。1951年,华东建筑工程公司吸收了最具影响的馥记营造厂。1952年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建筑五、六、四3个师先后集体转业到上海,壮大了国营建筑队伍的力量。同时,通过吸收社会闲散建筑员工和实行公私合营等措施,把13个与建筑业有关的行业,3855户营造厂、水木作、工程行等相继并入或转为国营建筑企业。到1957年,上海建筑业在发展国营队伍的同时,实现了由私营到公私合营,由小到大,由分散到集中的转变。为加强对建筑业的领导,1952年成立了华东军政委员会建筑工业部(即华东工程管理总局),1953年组建成立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建筑工程局,两局分别行使行业管理和自带施工队伍的双重职能。

国家从1953年开始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当时重点建设项目全部安排在内地,上海先后派出4万多名建筑职工,包括一大批有实践经验和专业技术水平的干部陆续支援东北、华北、西北、中南等地区,成为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国内重点建设骨干力量。长春汽车制造厂、富拉尔基重型机器厂、洛阳拖拉机厂、洛阳矿山机械厂和轴承厂、山西榆次纺织机械厂、西安自来水厂、新疆八一棉纺厂等一批大型建设项目,都是以上海建筑职工为主要力量建成的。在支持国家重点建设同时,上海建筑业为上海的城市恢复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气势恢宏的中苏友好大厦(今上海展览中心),是当时展示建筑业成就的标志性建筑。曹杨新村等两万户工房的建成,拉开了上海大规模住宅建设的序幕。工业建设也得到了恢复性的发展。上海解放后的头8年中,共完成工业交通建设投资9.28亿元,其中用于老厂改造占78.7%,用于新建为21.2%,新增固定资产率为89.4%,为以后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其间,由于建设重点和建筑力量的内移,客观上延缓了上海的建设速度和建筑业的发展。同时,在建筑业全行业改造中,追求单一的全民所有制,把以修缮、装潢为主的水木作和油漆、白铁摊也全部合营改组,造成了人民生活的不便。在建筑业管理中,全盘照搬苏联的经验,否定上海原有的招标投标等较为成功的做法,也是值得引以为戒的。

1958年3月,华东工程管理总局与上海市建筑工程局合并,成立新的上海市建筑工程局,统辖在上海的国营建筑单位。职工队伍有5万余人。此时,“大跃进”开始了,处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最前线的上海建筑业广大职工率先提出“放下扁担,消灭肩挑人抬”的口号,反映了建筑职工要求改变生产落后面貌的强烈愿望。1958年6月国家建筑工程部在上海召开建筑业技术革新经验交流会,上海建筑施工行业迅速形成技术革新热潮。在土方、混凝土搅拌、吊装、粉刷等工程上,通过革新,采用机械,搞“一条龙”施工,形成新的生产工艺,提高了机械化、半机械化施工水平。同时,积极发展建筑构件预制加工,组建了木门、钢筋、混凝土、金属结构和钢门窗等加工厂,实行专业化生产,施工生产进入一个新水平。在以钢为纲,大力发展重工业的指导思想下,上海建筑业为新建、改建一批钢铁厂作出了很大贡献。并在建设中创造了两个月建成上钢五厂转炉车间的高速施工经验。在化工建设方面,开辟了吴泾、吴淞、高桥、桃浦4个化工基地;机电建设方面,建设了闵行、彭浦、安亭等基地;轻纺工业和交通运输业也通过建设有所发展。建筑业为上海基础工业的发展,工业结构的改变和布局的改善,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其间,卫星城建设是上海建筑业的重大成就。先后建成闵行、吴泾、嘉定、安亭、松江等5个卫星城,其中仅用6个月就建成“闵行一条街”,在当时上海传为美谈。“大跃进”开始后,在“以快速施工为纲”的口号误导下,出现过不尊重科学,盲目求新求快的倾向,导致一些工程质量下降,以后不得不加固补强。

1960年至1962年,国民经济处于困难时期,上海贯彻国家“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基本建设投资减少,大批在建项目停建缓建,建筑业面临困境。建筑业职工有3.9万人转业,下放农村,5千多人去福建等地支援林业以及其他建设,建筑企业内部进行了裁并改组。

1963年后,国民经济逐步好转,上海建设任务逐年回升。到1964年,上海建筑工程局把原来的综合性大公司划小,新组建成八个土建公司,使生产力的配置趋向合理。但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企业生产指挥系统一度瘫痪,批判“平方米挂帅”造成思想混乱,生产秩序遭到破坏,生产水平大幅度下降。上海建筑工程局系统1967年至1969年连续3年亏损,人均竣工指标一直徘徊不前。

1970年以后,在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决策和直接支持下,上海的许多重大工程得以兴建。南京梅山脚下,建造了大型炼铁厂。杭州湾畔兴建了当时国内规模最大的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徐家汇地区建成了拥有1.8万个座位的上海体育馆,体育馆施工中600多吨的大跨度网架屋盖整体提升、空中移位体现了建筑机械化施工的高超水平。南京路旁建起了高达210.5米的上海电视塔。还有漕溪路高层住宅群的兴建,成为上海高层建筑大量崛起的先声。这一时期援外支内建设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上海建筑业派出精干队伍承担了加纳、坦桑尼亚、苏丹、赞比亚、阿尔巴尼亚等10多个国家的经援建设任务,完成了冶金、纺织、轻工等工业项目和会议厅、体育馆、办公楼等公共建筑,赢得了受援国家的赞扬,成为中国建筑业走向世界的前奏。上海建筑业还组建队伍承担了江西、安徽、贵州等地的“三线”建设任务,奔赴南京、大屯、铜陵和莱芜等地,建设了煤矿、铁矿等工业原料基地。

60年代至70年代末,上海建筑业实行严格的计划经济,不计法定利润。建筑企业成为只是消化国家投资而不产生利润的单位,建筑业随国家基本建设的调整而起伏,行业自身发展步履艰难。

(四)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以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通过拨乱反正,贯彻改革、开放的方针,上海的建筑业成为城市改革的突破口。1990年,国务院宣布开发浦东,1992年,邓小平同志提出上海要“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后,上海建筑业步入了持续高速健康发展的时期。

南浦、杨浦两座大桥建成,外滩和人民广场的综合改造,第一条地铁和内环线通车,468米高的“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的建成启用,市政大厦、上海博物馆新馆等建筑的建成,浦东开发和旧城区的改造,充分展现了上海建筑业的实力和水平。

高层建筑的兴起,是这一时期上海建筑业高速发展的显著特征。由于深基坑挖土、深桩基围护、大面积深层降水、超高层垂直运输、高层外墙脚手架和高层钢结构制作安装等新技术、新工艺的全面推广运用,为上海高层建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980年,91.5米高的上海宾馆的建成,首次使在上海称雄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国际饭店高度成为历史。之后,雁荡大厦、华亭宾馆、新锦江大酒店、上海商城等相继建成,将上海高层建筑的高度一再刷新。至1994年底,上海的高层建筑已达1300多幢。浦东88层420米高的金茂大厦也业已动工。在此期间高层工业厂房也有较快的发展。如电子、仪表、纺织、服装、制药等系统的70多个单位先后盖起了8至16层工业厂房,其中表计二厂表计大楼,共16层,高67米,成为上海工业厂房建筑层数和高度之最。

住宅建设创造了新记录。1979年后的15年中,通过成片开发新区和有计划地改造旧区,住宅建设共投资316.4亿元,竣工6427.7万平方米,新建居民新村200多个,是前28年住宅竣工总量的3.5倍。由于设计和建筑水平的提高,住宅一改过去“兵营式”的呆板格局,在造型上有板式型、矩式型、十字型、风车型等;在布局上,高低相间,错落有致,配套齐全,出现了象曲阳居住区、康健小区、古北小区、甘泉苑等全国优秀住宅区样板。

工业建设全面展开,一批大型现代化工业企业相继建成。宝山钢铁总厂一二期工程、上海石化总厂二期工程、年产400万套显象管玻壳生产线、年产50万套子午线轿车轮胎生产线、大众汽车有限公司、耀华皮尔金顿有限公司、贝尔电话有限公司、永新彩色显像管厂等全国知名的企业厂房都在这一期间建成。

这些大型建设项目,施工中具有“高”、“大”、“深”、“重”的特点。如近70米高的厂房,45米高的钢柱,17万平方米的单层车间,上千立方米的球罐,40米深的地下连续墙,500吨重的钢结构单件等。这些工程的建设,体现了上海建筑施工工艺、技术、设备的全面进步。在垂直运输方面,各类塔式、汽车和履带式吊机全面配套;在混凝土施工方面,商品混凝土搅拌楼、搅拌运输车、输送泵形成系列,2万多立方米的基础混凝土一次浇捣成功;在结构施工方面,滑模、升板、滑一浇一、内浇外砌、内浇外挂、全现浇、全装配、现浇柱预制梁板等施工工艺形成科学化的施工工法。超大、超重型结构的制作和吊装难题被一一攻克;在地下基础工程施工中,进一步发展了压桩、钻打结合、钻孔灌注、地下连续墙、钢管长桩、沉井、沉箱、大体积混凝土浇捣、长距离顶管、水底电缆管敷设等地下、水下施工工艺;在设备安装方面,发展了2000立方米大体积球罐焊接安装、高速电梯安装、大型电子计算机安装调试等施工工艺;在混凝土构件生产方面,由露天转向室内,混凝土构件的钢筋预应力、抽芯、蒸汽养护技术和钢模等得到全面推广,立窑、平窑、红外线养护等先进技术得到采用。

浦东新区、虹桥开发区、闵行开发区、漕河泾高技术开发区等一批新区的建设,体现出上海正在发生的变化,而豫园、徐家汇、南京路、淮海路、四川路商业街的改建成功,使上海的城市面貌日新月异。

1981~1990年,上海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累计达到了2020.1亿元,年平均增长20%以上。1991~1994年用于城市建设、改造的资金更呈大幅度增长态势。巨大的投资形成了国内不多的有一定规模的建筑市场。自1984年开始,各省市和中央各部的建筑队伍陆续进入上海。1980年,上海的建筑队伍为30.9万人。至1993年,全市各类施工企业已有4000多家,计160万人。其中外地、部属企业1100家,近百万人,外地进沪建筑施工队伍中江苏省和浙江省的占到一半。

为加强对上海建筑市场的管理,上海市建设委员会进行了行业管理的探索。1988年,授权上海市建筑工程管理局统一管理全市建筑业。1994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设立上海市建筑业管理办公室,全面归口管理上海建筑行业。通过上海市建筑企业管理处、上海市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管理办公室、上海市建设工程定额管理总站、上海市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总站、上海市建设工程安全监督总站等机构实施具体管理。这一系列的改革,政府主管部门开始转向对企业经营资质、工程质量、取费定额、安全生产、招标投标等行为的监控和对建筑市场的宏观调控。

建筑施工企业为适应市场变化进行改革,转换经营机制。80年代初开始实行承包经营责任制和百元产值工资含量分配办法,建筑企业的生产经营积极性得到调动。1989~1991年的国民经济治理整顿中,上海建筑企业发生全行业亏损。上海建筑施工企业开始探索从深层次进行改革。从管理层和作业层的“两层分开”到以项目管理为核心的企业内部机制改革,从以单一从事建筑施工到调整产业结构,发展房地产业、商贸、服务等第三产业和加工工业,从开展跨行业经营到跨地区、跨国经营。并逐步形成总承包、施工承包、专业分包和劳务分包等适应多层次建筑市场需要的企业结构。1993年11月市委、市府发文,同意撤销市建筑工程管理局,同时组建上海建工集团。1994年7月,上海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正式授权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统一经营该集团的国有资产,集团内形成了以国有资产管理为纽带的法人联合体。不久,上海住总集团也相继成立。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和上海住总(集团)总公司又被国家建设部定为中国建筑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首批试点企业,上海建筑企业迈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新步伐。

90年代,上海在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发展格局中处于“龙头”和“中心”地位。上海的建筑市场将继续向国内和世界开放,通过法律、法规来规范市场行为。上海的国有大中型建筑企业将继续发挥技术、管理、装备、人才以及地理的优势,向资金密集型、智力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管理密集型的更高层次发展,加快探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步伐,组建更多的跨地区、跨行业、跨国集团,在激烈的竞争中去占领更大的市场。

建筑业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基础性产业。邓小平在1980年指出,“建筑业是国民经济的三大支柱之一”。中共十四大明确提出:“振兴机械电子、石油化工、汽车制造和建筑业,使它们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上海市政府已将建筑业列为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上海建筑业将抓住机遇,开拓思路,解放思想,振奋精神,深化改革,向支柱产业的目标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