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进口 2003/12/31 10:08:36

上海曾是中国水产品进口最大的口岸。始于清乾隆年间(18世纪中叶)。从上海进口的水产品,超过全国进口量的一半以上。

19世纪40年代,有些欧美洋行运货到日本,换回大批水产品运沪销售。清同治元年五月初六日(1862年6月2日)、同治三年正月十四日(1864年2月21日)日本船“千岁丸”、“健顺丸”先后载运水产品来沪交易。同治十二年,日本开拓使御用商人椱本六兵卫、林德左卫门等人在上海组成“开通社”,是第一家水产日商,代理推销北海道的海水产品。由于经营不善,仅四个月即关闭。清光绪二年(1876年),日商广业洋行在上海开业,对海带、海参、干鲍实行专卖,同时自营和代理海水产品的买卖。由于海带生产过剩,加工整理粗制滥造,声誉一落千丈,于清光绪十一年解散,拖延至清光绪十七年关闭。光绪十五年,日北海道道厅与民间共同投资50万日元,设立“日本昆布会社”,上海分社设在旧法租界兴圣街(今永胜路),委托上海三井洋行代理。至清光绪二十年,因负债累累而倒闭。

20世纪初,美国、加拿大、英国、俄国等产的水产品相继运沪销售。经营水产品进口贸易的国内商号也相继开设。较早的有清咸丰五年(1855年)开设的福裕南海味洋货号,至清同治十年已有10家。

进口日本水产品,十之八九由国内商号直接通过设在日本的办庄采办运沪。日商洋行自行运沪经营者仅占十之一二。日商洋行既做现货批销,又做期货抛售。海味业东洋办庄则现货现批,不收取佣金。这一经营方式,同经营欧美进出口贸易以代客订货,收取佣金的做法完全不同。

南洋华侨商人在新加坡、望加锡、吕宋、安南(越南)、暹罗等处设有庄号专营进出口。侨商采办海味品及燕窝等运来上海,出售得价款后购进中国土产去南洋。这类业务,委托上海的闽粤帮九八行代办,所有佣金(九八扣)、运费、关税、保险、脚力、栈租等费用,概由货主负担。上海的九八行,经常将国内市场行情报给对方客户。南洋华侨商人根据国内报价,认为有利可图的,即采用托收方式,一面将海味品装船运沪,并在装船后将品种、数量、指定卖价、装船日期通知上海九八行;一面将货价照上海银两结定,制成汇票,连同货物提单,交付当地银行或做汇兑业务的行家送至上海,代为收款。大致按货款总额先收6~8成。上海九八行见到南洋华侨商人开来的汇票后,即在汇票上批明付款日期。一般为10天或半月。开始时,按照货款总额先付5~6成,嗣后同业竞争,为了讨好客户,托付款折扣提到7~8成以上。余款则待货物售出后,再扣除应得的佣金和代垫付的关税、保险费、栈租等费用,与对方结帐。

上海进口水产品的品种主要有鱼翅、海参、干贝、鲍鱼、鱿鱼、乌贼、淡菜、虾米、海带、石花菜、洋菜、咸青鳞鱼以及其他咸鱼等。其中以咸鱼和海带两类进口的数量最大,其次为鱿鱼、乌贼、干贝、海参四类,鱼翅、虾干、淡菜、洋菜及其他各类海产品进口数量较少。这些水产品,主要来自日本、新加坡、吕宋、香港、美国、望加锡、暹罗、安南(越南)、孟买、马立斯、彐黎、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而以日本居首位。

清同治六年上海进口日本水产品海带已达6000吨,海参129吨,鱿鱼337吨,鱼翅12.8吨。

清同治三年上海共进口咸鱼1.9吨。清光绪二十一年增加至28吨。清光绪三十二年又激增至180吨。嗣后仍迅速增长,到民国元年(1912年)达到6285吨。民国15年是上海咸青鳞鱼进口数量最多的一年,共进口2.14万吨。咸青鳞鱼主要从加拿大和美国进口,而这年进口其他咸鱼1.8万吨,几乎全部来自日本。

上海口岸鱼介海产品进口国别(地区)比重表

单位:千关两

年份

日本

南洋地区

美国

加拿大

苏联(俄)

其他地区

总计

1864

94.3%

4.5%

1%

0.2%

602.6

100

1912

79.1%

16.2%

1.7%

1.5%

0.7%

0.8%

2923.3

100

1925

66.4%

22.9%

5%

4.4%

0.9%

0.4%

10219.1

100

1929

60.8%

22.1%

5.1%

10.8%

0.4%

0.8%

10542.3

100

1956

71.8%

18.4%

5%

3.4%

0.1%

1.3%

4507.5

100

资料来源:根据历年海关关册统计,按进口国别(地区)综合编纂,均未扣除复出口值。

上海解放后至50年代,上海没有直接进口水产品,只代理国家水产主管部门接收经上海进口的海带、明太鱼干、咸干大口鱼等,按照国家水产主管部门的安排,分配调运给各有关省市,从1953~1958年共接受进口水产品7790吨。

直至1985年5、6月间,上海市水产供销公司出口经理部委托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上海市食品分公司向香港订购海参53.5吨。合同规定1985年9月底前全部交清。但在10月19日收到港方交来的第一批海参1.3吨,1986年1月10日才收到第二批交货1.3吨。两次交货共2.6吨,仅占合同总量的4.8%,并且到货规格与样品不符。由于港方未能履行合同,这次交易就无形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