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上海鱼市场的建立 2003/12/31 9:32:09

一、筹设上海鱼市场

民国22年(1933年),国民政府实业部为“谋调节产销,平准市价,发展渔业,统制渔业经济”,计划在上海建设规模较大的鱼市场。民国23年1月5日国民政府行政院第141次会议通过筹设上海鱼市场案。实业部上海鱼市场筹备委员会由梅哲之、徐廷瑚、余恺湛、冯立民、周监昇、侯朝海、吴桓如等7人组成。设办事处于上海四川路33号一座大楼内,2月8日起正式办公。筹委会商请鱼行投资,经反复磋商,实业部认可,实业部上海鱼市场改为官商合办上海鱼市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鱼市场)。由实业部呈准行政院核定经费120万元,以官商各投资半数为原则,先招集商股30万元,实业部垫款60万元,商股不足的30万元,由实业部垫付(后大陆银行认588股计5.88万元,盐业银行认466股计4.66万元,实业部实际垫款为19.46万元)。

上海鱼市场由理事15人(官股8人,商股7人)组成理事会,设常务理事5人(官股2人、商股3人),理事长杜月笙;设监察5人(官股3人,商股2人),常驻监察人钱新之;总经理王晓籁,副经理朱开观,孙臣;下设总务、营业、会计、技术4课,另设秘书、技师、稽核、顾问、咨议等职。共有员工170余人。

上海鱼市场场址系先后租用浚浦局新填定海岛(今复兴岛)土地共4.54公顷,江岸线长335米。民国24年元旦奠基,至11月15日竣工。主要建筑为:鱼市场办公大楼(屹立在市场的中心),楼高7层;拍卖场,占地面积1517平方米;冷冻设施,占地面积1788平方米,有冷藏库5间,制冰室1间,冷冻室2间,机房2间及处理室数间;经纪人办事处,面积1429平方米,共2层,52间。

民国25年4月颁发《上海鱼市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5月,核定《上海鱼市场股份有限公司营业规程》(简称《营业规程》)。

民国25年5月11日上午10时,上海鱼市场举行开幕典礼。12日凌晨3时正式营业。按照《营业规程》第二条规定:“鱼货输入上海市之第一次交易须在鱼市场行之”,原在十六铺一带营业的鱼行进入鱼市场作为经纪人代客买卖。

上海鱼市场自开业起至当年年底234天营业总额为825.51万元。

民国26年八一三事变后,上海鱼市场业务停顿,留少数人员办理结束事宜,其余暂行解散。至9月15日全部结束。鱼行同业仍回到十六铺小东门一带恢复原有营业状态。

[定海岛上海鱼市场大门及办公大楼的情景]

二、日伪建立上海鱼市场

抗日战争期间,上海被日本侵略军占领。民国27年,日伪政府渔牧司司长张柱尊,勾结日占领军当局商议恢复上海鱼市场。经议定由中日双方共同成立上海鱼市场组合,暂定资金总额为日金10万元,中日双方各半认缴,并议定营业期限暂为一年,中方推选理事监事呈报伪政府立案。同时觅定杨树浦齐物浦路(今江浦路)黄浦江畔的广场为建筑鱼市场场址,占地2.08公顷(民国32年7月与公共租界工部局立有买卖契约)。民国27年7月25日假座上海日本人俱乐部举行创立大会。8月15日正式开幕,16日起开始营业。同年11月6日起鱼市场归并新成立的华中水产公司管辖。鱼市场以日人竹崎正丑为理事长,福岛忠夫任场长,李家生为总经理。订有民国29年4月22日起施行的《华中水产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鱼市场业务规程》,其基本内容与民国25年5月《上海鱼市场股份有限公司营业规程》大体相同。

鱼市场建立后,统制鱼货,十六铺鱼行不得已以分支机构形式进鱼市场交易。也有些爱国的鱼行老板,宁愿关闭歇业,不为利用,在十六铺设立中法渔业公司,借外商力量与日敌抗衡。然而力不能敌,中法渔业公司至民国28年冬结束。民国29年秋创设渔业银行,调剂渔业金融,颇得同业的赞许。

三、上海鱼市场复业

抗日战争胜利后,民国34年8月24日,唐承宗奉农林部令接收华中水产公司上海鱼市场。31日农林部又加派杜月笙、王晓籁会同接收。11月1日成立鱼市场临时办事处。因定海岛原址遭破坏严重,2日在接收的杨树浦齐物浦路(今江浦路)10号华中水产公司上海鱼市场场址先行营业。民国35年2月28日临时办事处结束。3月1日上海鱼市场正式复业。同年5月21日起假上海广播电台于每日上午9时至9时5分播送上海鱼市场商情。9月,将定海岛场址出借于渔业善后物资管理处使用。民国36年1月,重派重选理监事和总、副经理;2月,修订《官商合办上海鱼市场股份有限公司章程》和《营业规程》。8月于方浜东路设十六铺办事处。

鉴于江浙渔区渔民每年因遭飓风袭击,生命财产损失惨重,民国36年上海鱼市场购置长短波5灯收音机10架及天线干电全副,送请农林部江浙区海洋渔业督导处分给浙江定海县沈家门、玉环县坎门、平阳县鳌江、象山县石浦、临海县梅梨港、定海县六横岛衢山岛长涂岛,以及江苏嵊山岛泗礁岛等主要渔区,设飓风预报站,与中央气象台密切合作,收听气象报告,以随时报警渔民防范,保障海洋渔民的安全。

民国38年2月,上海鱼市场常务理事兼总经理唐承宗离沪,其职务由理事兼副经理朱开观代理。5月23日上海解放前夕,上海鱼市场成立同人工作研讨会议,会议决定所有职工不论底薪高低,每人借支银圆7元,配米2斗,同时宣告暂停营业,并组织员工守护鱼市场财产和文档帐册,等待解放。

[杨树浦齐物浦路(今江浦路)上海鱼市场(40年代)]

1945~1949年上海鱼市场鱼货成交数量统计表

单位:吨

年份

总计

淡水鱼

海水鱼

咸干鱼

1945年11~12月

3302.76

1177.38

1454.53

670.85

1946

56471.76

8583.90

34754.82

13133.04

1947

62143.19

13581.40

39029.87

9531.92

1948

70391.68

12589.33

46285.84

11516.51

1949

27243.95

12069.65

8076.00

7098.30

资料来源:上海市水产供销公司。

四、上海鱼市场的黑暗面

解放前,上海鱼市场、大世界和北火车站是上海三大黑暗场所,各帮地痞流氓、“黄牛”、恶霸汇集其间,依仗恶势力,称王称霸。他们在鱼市场强占硬买,压斤抑价,甚至不付钱。他们往往在鱼市场未开秤(交易)前,抢先进场,上船翻舱(冰鲜海水鱼在船上交易),将优质鱼货霸占一空,人们称之谓“钻舱老鼠”。他们看中的鱼货,装过秤,一般6折计量(100斤只能算作60斤),甚至还要白拿。鱼行从业人员稍加劝阻,便遭拳打脚踢,人们恨之入骨,但敢怒而不敢言。当时有个原系南市唐家湾菜场的鱼贩(姓名不详)左手五指全无,绰号“抓手”。1947年,一次泰昌新鱼行一位职工写帐问了他名字即遭一拳,险些跌入黄浦江中。不仅白白挨打,还得挽人“赔礼道歉”。上海解放前夕,国民党青年军进驻上海鱼市场,这个“抓手”不买帐,曾被吊在鱼市场大门口示众。解放后此人被镇压。另据海产运销联合会理事汪云卿亲身经受所诉:1947年7月22日,他运鱼来沪投售。船泊上海鱼市场码头。清晨,将开秤之际,突有“黄牛党”20余人蜂拥登船,钻进鱼舱,恃其人多势强,擅自将鲳鱼、大黄鱼盛跃舱而出,不讲市价,压价强买,无异抢劫。海产运销会得悉派员同往鱼市场警卫室,警士也无可奈何。汪损失惨重,无力继续经营。

民国36年5月17日晨4时半,鱼贩甫有郎,任意翻动船仓中鲜鱼,府海鱼行秤手金良甫和船户货主陈阿美喝令阻止,双方一言不合,即动手殴打,鱼贩聚众持棍帮凶,致金的头部和腰背伤势严重,陈落江中。鱼商、渔民百余人目睹危急,上前相助,被鱼贩上百人阻拦,双方展开了一场恶斗,驻场宪兵和警局派员到场弹压。不料,时隔2小时,双方因余愤未平,一语触发,数百人又在市场内混战,顿时拳棒乱舞,哭喊震天,警宪再度弹压。可是,时至7时许,双方再次发生斗殴。警局先后拘捕了行凶者46人。上海各报两天内都以醒目标题报导了这次事件。另据上海鱼市场《场务日记》记载:自民国37年11月8日~民国38年2月15日,发生鱼贩争购强买鱼货而口角斗殴;国民党士兵、“荣军”,游民和不明身份者强索鱼货等纠纷案件98起。不少鱼行老板和从业人员不得不拜一些流氓头子为“老头子”、“先生”作靠山藉以应付。

五、改造上海鱼市场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上海鱼市场职工整理修复了被国民党军队入驻时破坏的场所,并随即恢复业务。5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财政经济接管委员会农林处派黄亚成等接管了上海鱼市场,隶属华东区财政经济委员会农林水利部领导。1950年3月,上海鱼市场归新成立的华东军政委员会水产管理局领导,同时受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商局指导与监督。

解放后,上海鱼市场逐步进行了清理、整顿和改造。

上海鱼市场原有员工457人。经过学习,自请辞职、还乡生产以及遣散和开除者共225人,至1949年12月底实有员工232人。

上海鱼市场原系官商合办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总额1.20万股,每股100元,其中官股7946股,商股4054股。遵照华东农林水利部令,1950年3月1日上海鱼市场召开商股股东临时大会,通过改为国营议案。由官股6人,商股3人组成上海鱼市场股份清理委员会;同时颁布《上海鱼市场股份清理办法》,依照财产折算,每股1元作0.7银元按照当时牌价折合人民币2800元。上海鱼市场在1950年4月3日改为国营。处理发还商股股款事宜于1952年5月基本结束。

委托上海鱼市场出售鱼货,鱼行向货主收取佣金原为7%,而另加其他名目繁多的费用,一般都在15%以上;鱼行还向买客(鱼贩)收取手续费1.5%(外佣)。解放后,规定经纪人向货主除收佣金7%外,概不再收其他费用。1950年5月1日起佣金减为5%,8月取消向买客收取的外佣。1951年5月1日起,经纪人收取费用一律减按3%收取。1955年1月再次调整为所有海、淡水和咸干水产品,按售价收取管理费2.5%,咸干水产品以样品为标准交易者,收取管理费1.5%。

鱼款的收付,原来全由经纪人办理,而经纪人对于买客,往往施行赊帐,容易造成各种弊端。1950年8月12日起,上海鱼市场实行现款交易、统一收付的办法,买客的货款由鱼市场统收,货主的货款由鱼市场付给,并一律以现款收付。

渔民在鱼市场出售鱼货,原规定每百斤以9折计算,俗称“加一放秤”。自1951年4月4日起,革除了这一不合理的陋规。

在交易制度方面,首先取消拍卖制,并在1952年2月1日起,实行所有鱼货一律起卸至岸上交易。

每天清晨约有3000~4000名,最多上万名鱼贩进入上海鱼市场,秩序非常混乱。1952年10月22日开始实行以区为单位,分区排队进场,并推选代表管理各自的队伍,才基本上消除了隔夜排队和一拥而入的混乱局面。但遇到货少时,仍有争先恐后的现象发生。

为了加强集中交易的管理,华东区财政经济委员会农林水利部规定,到沪水产品的第一次交易必须在鱼市场行之,所有鱼行揽截鱼货,逃避集中,搜取暴利的行为,应严予取缔。并规定沪宁、沪杭两线运沪水产品提单上必须盖有上海鱼市场印鉴,方准提取。同时,对在十六铺一带零星交易的淡水鱼,也一并加以集中管理。上海鱼市场分派员工在车站轮埠接运鱼货进场交易。1955年9月10日起又实行各地火车运沪鱼货必须集中上海站卸货的规定。

为给外海渔民合作社、各地养殖渔农合作社、各地水产公司、出海作业渔轮以及各地鱼商提供上海鱼市信息,上海鱼市场经与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联系,1950年7~9月期间试办以中波900千赫在上午11时05~10分作鱼市广播。10月16日起改于每日下午1时15~20分用中波800千赫和短波5985千赫同时广播上海鱼市场当日鱼市价格及供销情况。

1953年3月,华东水产管理局撤销,上海鱼市场划归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商行政管理局领导。5月,上海鱼市场改称“上海水产市场”。1954年7月1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同意将上海水产市场划归上海水产公司直接领导。1955年1月,上海水产市场成为“上海水产公司业务部”,保留“上海水产市场”的牌子,下设第一、二营业部。1956年2月,在上海水产公司业务部(上海水产市场)的基础上成立中国水产供销公司上海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