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3/12/31 9:14:07

(一)

上海地处长江出海口,面临东黄海、西依大陆,境内有吴淞江、黄浦江水系,气候温和,水资源丰富,具有良好的港口条件,对发展渔业亦属得天独厚。明清时期,苏松地区棉花种植已具相当规模,棉布生产和贸易日益旺盛。随着南北洋海上交通的发展,上海已成为一个具有50余万人口的港口城市,县城一带更是人烟稠密,商业兴隆。水产品贸易是在上海最早形成的渔业产业。

上海素有食鱼的习俗。鱼虾的分散自由交易,早已存在。清康熙六年(1667年)上海已有中间商鱼行产生。在鸦片战争上海开辟为通商口岸后,日本船“千岁丸”在同治元年(1862年)载水产品来沪贸易。当时,在小东门大街(今方浜东路十六铺一段)已是鱼行林立,形成鱼行街。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当时,封建帮会势力插手鱼行,欺行霸市。官僚、买办亦向买卖双方敲榨。鱼行为求生存,只得寻求靠山。在激烈的竞争中,鱼行的同业公会应运而生。民国初期,上海的水产品贸易已颇具规模。民国22年(1933年)交易的水产品已达5.9万吨。其中来自江浙的海水鱼3.1万吨,来自长江沿岸各埠的河鲜及江浙的养殖鱼近万吨,上海本市渔轮捕捞的海水鱼3000吨,日本渔轮运来的海水鱼700多吨;以及1万吨咸鱼和其他加工制品。这些货源主要在上海销售,少部分转销全国,上海已是全国最大的水产品集散地。

民国23年,国民政府以实业部出面垄断水产品交易,借口以“谋调节产销,平准市价,发展渔业,统制渔业经济”,筹款于定海岛(今复兴岛),兴建一个具有后勤设施的鱼市场。明确规定“鱼货输入上海市之第一次交易须在鱼市场行之”。在鱼行街开设的鱼行,将以经纪人的身份进入鱼市场集中交易。鱼市场从民国25年5月11日开业至年底,共交易水产品6万余吨。其中海水鱼37870吨,淡水鱼11802吨,咸干品10594吨。上海鱼市场成为全国设施最完善、交易量最大的鱼市场。

民国26年八一三淞沪抗日战争爆发,鱼市场被侵华日军占领,部分建筑毁于炮火。上海的水产品交易中心仍迁回十六铺一带。翌年,侵华日军在齐物浦路(今江浦路)原工部局码头再兴建日、伪官商合办上海鱼市场。为垄断鱼货交易,日伪更利用军事手段,强制鱼货进场交易。民国33年,上海的水产品贸易量仍保持有6.3万吨水平。

机轮海洋捕捞,自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张謇(季直)引进“福海”号拖网渔轮,首创江浙渔业公司后,至民国23年上海已有经营海洋捕捞的企业21家,共有拖网渔轮16艘,手缲网渔轮25艘,年产量近4000吨。抗日战争上海沦陷后,侵华日军设立的华中水产株式会社控制了上海的机轮海洋捕捞。生产的海水鱼专门供应侵华日军军需。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接管了华中水产株式会社等日伪产业。民国35年3月1日鱼市场复业,一切营业章程照旧,仍然强调进场交易,由鱼市场统销全市的海、淡水鱼。

民国35年8月,国民政府为了接受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价值2700万美元的救济物资,在复兴岛原鱼市场旧址成立了渔业善后物资管理处。接受美式渔轮70艘、澳式渔轮56艘,并在岛内设立配套的修船厂、修网厂、鱼肝油厂等后勤设施,初步形成复兴岛海洋渔业基地。还接管了日伪渔轮及配套设施,成立了中华水产公司。民营的机轮捕捞企业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亦有所恢复,至民国37年已有10余家公司。民国37年,上海的机轮海洋捕捞产量达1.93万吨,比抗日战争前虽有明显增长,但上海的渔业,仍以水产品贸易为主,机轮海洋捕捞为辅。

(二)

解放以后,上海的渔业在“发展生产、保障供给”政策的指引下,同其他副食品一样,得到市政府的重视。1956年12月成立全市水产行业的专职行政机构——上海市水产局。水产局的基本任务是发展海洋捕捞与郊区的淡水养殖,贯彻中央渔业政策,制定生产计划,领导所属企业,改善经营管理,组织货源,保证市场供应和出口任务。重点是保证上海人民的吃鱼。通过对私营企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局属企业已有第一产业的上海市海洋渔业公司,第二产业的上海渔轮修造厂、上海鱼品加工厂、上海网具制造厂,第三产业的上海市水产供销公司。加上当时由商业部领导的上海水产学院和中国科学院领导的上海水产研究所,已经初步形成以机轮海洋捕捞为中心,产供销一体化,科工贸相结合的上海水产行业特色。

1958年以前供应上海市场的水产品,以从外省市计划调入和计划采购为主。1958年下半年起,全国水产品供应趋紧,外省调入的水产品大幅度减少。为了确保上海市的水产品市场供应,在“自力更生为主,力争外援为辅”的方针指导下,机轮海洋捕捞船队获得空前发展。在1955年自行设计制造成功250马力混合式渔轮的基础上,市政府动员造船系统的沪东、求新、江南等大船厂亦参与建造渔轮,有的单位还自筹资金建造渔轮,委托渔业公司代管以增加水产品生产。五年内地方财政共投资4000多万元新造110艘渔轮投入生产。渔轮船队规模从1959年的88艘增加到1964年的198艘,扩大1倍多。在船队规模扩大的同时,捕捞技术亦有所突破。推广使用了适合捕捞带鱼的“轻网快拖”网具,提高了网具的捕捞性能。作业渔场亦相应扩大,不仅开拓了海礁产卵带鱼渔场,东海中北部外海的带鱼渔场,而且发现大黄鱼等多种底层鱼的渔场,作业渔场已涉及大陆架边缘。机轮捕捞的产量,从1959年的5.03万吨增加到1964年的10.44万吨,跃居全国首位。机轮海洋捕捞产量已占上海水产品货源的59.4%,形成了“吃鱼靠船”的新格局。带鱼在市场上曾一度供大于求而采取了买带鱼补贴油票的促销措施。这期间,局属的渔用配套工业亦发展很快,共建造了拖网渔轮35艘,渔轮主机45台,鱼类罐头1371吨,熟食品2641吨,鱼粉8171吨,各种胶丸2364万瓶,鱼片3274吨,机冰107.81万吨,绳索22675吨,渔网1227吨,网线1994吨。1964年的工业产值达到4910万元。局属企业获得有史以来的首次大发展,在上海水产行业中,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

上海郊区的群众渔业,自1958年国务院将江苏省10个县划归上海后,市水产局在1959年成立了上海市郊区渔业指挥部,具体负责群众海洋捕捞。郊区的淡水捕捞渔民,经过连家渔船改造工作,逐步由以捕捞野生鱼类为主转向从事河沟水域养殖。1964年郊区的群众渔业产量达到2.18万吨。

上海市的水产品贸易量在解放后逐年上升,1958~1964年间每年一直稳定在15~17万吨,但货源已逐渐转为自产为主。1964年从渔轮和郊县的收购量曾达到12.06万吨,占货源63.3%。在猪肉货源短缺的1961年,曾一度“以鱼代肉”弥补计划供应。此外,从1959年起,上海还承担向全国各地中转水产品任务,1964年中转的水产品达5.24万吨。

(三)

1965年起,上海市海洋渔业公司的船员分批调岸参加“四清”运动,在当时“左”的思潮影响下,撤换了一批有捕鱼经验的老船长,渔轮生产不稳定,产量出现下降。紧接着“文化大革命”开始,渔轮曾一度“停船闹革命”,产量进一步下降,1967年最低降到6.40万吨。直至1971年渔轮年产量才恢复到10万吨水平。70年代开始新设计的400~600马力渔轮逐步更新原有250马力以下的小型渔轮,新渔轮的捕捞机械、助渔导航仪器和生活设施均有所改善。1970~1972年三年内共投资6000多万元,新建了84艘渔轮,生产渔轮数增加到255艘。1973年渔轮的年产量达到12.70万吨。以后,由于带鱼和鲱鱼资源的变化,虽然新开发了外海的马面鱼资源,渔轮拖网的年产量仍保持在10万吨水平。1978年渔轮灯光围网捕捞经过多年的试生产,在黄海中部大沙渔场获得成功。产量逐年提高,1989年围网最高年产量达4.19万吨,成为上海市海洋渔业公司又一种重要作业方式。进入80年代,渔轮的最高年产量曾达16.06万吨。但拖网渔业资源逐步恶化,品种差、规格小,渔场也愈来愈远,效益下降,阻碍了渔轮近海渔业的发展。1983年,市水产局在市政府下达开拓远洋渔业任务后,开始筹建远洋渔业。1985年成立上海远洋渔业公司,引进远洋拖网加工船去白令海投入生产。同时利用近海生产的渔轮,先后同伊朗、摩洛哥等国家开展过洋性合作捕捞。至1990年,已有远洋拖网加工船2艘,冷藏运输船1艘,过洋性拖网渔轮24艘投入远洋渔业。为了适应远洋渔业的需要,先后在美国西雅图设立代表处,在西班牙拉斯帕尔玛斯设立上海远洋渔业公司驻西非总部,负责远洋渔业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远洋渔业的发展为国营渔轮摆脱近海渔业资源困境,闯出了一条新路。1990年远洋渔业的产量达到2.28万吨,占当年机轮渔业产量17.2%。1993年起,又发展了北太平洋鱿钓渔业,1995年有18艘鱿钓渔轮投产,共产鱿鱼6400吨。远洋渔业的总产量(包括鱿钓产量)达到7.66万吨,占渔轮总产量达60.3%,超过了近海产量。

郊县的群众海洋捕捞,通过国家扶持无息贷款,在1968年基本实现机动化。到1978年已发展到有机动渔船393艘,年产量达3.58万吨。国家规定从1980年起群众拖网渔业亦要遵守禁渔区规定,郊县的群众拖网渔业处境困难。市郊区渔业指挥部根据近海虾蟹资源尚有开发潜力,引导群众拖网作业改为捕虾的桁拖网作业。至1990年基本完成作业调整,桁拖网渔船已占郊县近海机动渔船的81%,虾蟹产量达到1.96万吨,增加了市场供应品种。

郊县的养殖渔业,通过贯彻落实建设精养鱼塘的水面政策、资金补助和物资供应政策,从1978年起开始由原有河沟养殖转向精养鱼塘养殖,并大规模建设了商品鱼基地。到1984年末共建成精养鱼塘5.98万亩。1985年后,随着郊区调整农作物和副食品生产布局,各县加快了建设精养鱼塘步伐。至1988年,共拨出补贴资金7500万元,无息贷款6000万元以及世界银行贷款743万个SDR(特别提款权),供应了一批木材、钢材、水泥等建设物资,共累计建成精养鱼塘15.8万亩,完成了渔业生产向淡水养殖调整的基础。为了提高精养鱼塘单产,普及推广了颗粒配合饲料养鱼增产技术和均衡上市等措施。精养鱼塘的亩产,从1985年的305公斤提高到1990年的446公斤。1990年,全市淡水鱼的总产量达到10.31万吨,其中精养鱼塘产量为7.39万吨,占71.6%,淡水鱼一年四季有活鱼上市。

海水养殖从1979年起推广了上海市水产研究所试验成功的对虾养殖。至1992年养殖面积达2.42万亩,产量5200吨。对虾成为上海水产出口的拳头产品。1993年夏因暴发病毒性虾病,97%的养虾塘绝产,产量下降到445吨,至今尚未恢复。

局属渔用配套工业,上海鱼品厂在1979年引进了调味马面鱼干片加工技术,为利用马面鱼资源探索出一条新的途径,加工的调味马面鱼生片还出口日本。1982年上海渔轮厂设计建造的8105型拖网渔轮,采用双速比齿轮箱、大直径螺旋浆、液压卷网机等新技术,获得国家银质奖,共批量建造96艘。上海绳网厂生产的聚丙烯单丝三股捻绞绳和八股编绞绳,在1983年获得国家船舶检验局船用产品认可,为大型出口船舶配套缆绳提供了产品。1990年局属企业的工业产值达到25084万元。

水产品贸易在上海市水产供销公司独家经营时,1978年贸易量曾高达28.06万吨。1979年开始购销政策逐步放宽,1985年以后更进一步放开价格,随行就市,按质论价,敞开供应,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沿黄浦江的水产品贸易货栈和交易市场相继开放,既有国营三产亦有集体或个体承包,到1990年发展到30余家。市水产供销公司的货源,在分流后逐年下降。供应餐饮业的名特优水产品的淡水鱼流通更是个体经营独占优势。通过上海中转全国的水产品,在1981年达到10.21万吨高峰后,亦逐年下降。1990年下降为3.95万吨。上海市水产供销公司经营的水产品数量到1990年亦下降为13.20万吨。水产品市场则比较稳定。

建国以来,上海的渔业取得了很大成就。1955~1964年为国营海洋捕捞迅速发展时期,1978~1990年为产业结构调整时期。同时,从海洋捕捞转向淡水养殖,近海渔业向远洋发展,郊县拖网向桁拖网转移,淡水养殖从常规品种向名特优品种发展。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凝聚着广大科技人员的心血。

目前,上海的水产品市场供求基本平衡,价格平稳,鲜活鱼和冻鱼小包装琳琅满目,上海的渔业在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正沿着健康的道路向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