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大事记 2003/12/19 14:15:41

春秋

吴王夫差元年(公元前495年)

吴国大夫伍子胥主持开凿自长泖接界泾而东,尽纳惠高、彭巷、处土、沥渎诸水的运河,后人称为胥浦。

三国

吴咸熙年间(3世纪后期)

华亭谷极东南,有金山咸塘,风激重潮,海水为害。

东晋

东晋咸和年间(326~334年)

晋吴国内史虞潭修沪渎垒,以防海抄。

南北朝

南朝·宋元嘉二十二年(445年)

吴兴人姚峤认为太湖流域洪水泛滥成灾,虽以“松江、沪渎”两河排水入海,但泄水不畅,因而提出从吴兴排水“直入海口一百余里”(入钱塘江)的意见,此为太湖流域排洪出路设想的最早记载。

开皇年间(581~600年)

随着华亭镇的设立,位于吴淞江支流顾会浦(今通波塘)旁的华亭港逐渐形成,是古代上海地区第一个通商港口。

武德年间(618~626年)

长江口涨露东、西两沙,是崇明岛的前身。崇明岛形成后,长江口遂被分成南北两支。

开元元年(713年)

《新唐书·地理志》载:“盐官有捍海塘堤,长百二十四里,开元元年重筑”。

天宝五年(746年)

在吴淞江与青龙江交汇处(今青浦县旧青浦镇)形成了青龙镇港,它是华亭港的外港,又是苏州的通海门户。

建中元年(780年)

陆羽完成《茶经》,提出“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的饮用水标准,平分天下水为二十个等第,吴淞江水列为第十六。

元和五年(810年)

苏州刺史王仲舒主持筑松江(吴淞江)堤。

太和年间(827~835年)

疏浚盐铁塘,西起杨舍镇、经常熟、太仓县境,在黄渡入吴淞江。

五代十国

吴越天宝八年(915年)

吴越王钱镠为“富境御敌”,置都水营田使,创设撩浅军,专事治河筑堤,一路径下吴淞江,一路自急水港,下淀山湖入海。

吴越时期又开华亭塘,运盐铁,故名盐铁塘。

宝正二年(927年)

浚柘湖及新泾塘,由小官浦入海。小官浦又称青龙港,在金山卫东南,即东江入海之故道。

东晋以后,杭州湾北岸金山至澉浦岸线开始向后退缩,至唐初已内坍近二十里。至唐末五代,岸线已紧迫金山脚下。

北宋

端拱二年(989年)

由于北宋蓄兵京师,已成强干弱支之势,故“以兵食为重”、“兵食以漕运为主”,凡有碍漕运的措置均受削弱,塘浦圩田制亦开始受到影响而走下坡路。

景祐二年(1035年)

参知政事范仲淹,治水苏州,著有《上吕相公书》、《条陈江南、浙西水利》,提出“浚河、筑堤、置闸三者如鼎足,缺一不可”的论述。

宝元元年(1038年)

两浙转运副使叶清臣,疏盘龙汇、沪渎港。

庆历元年(1041年)

华亭知县钱贻范开顾会浦。

皇祐四年至至和元年(1052~1054年)

华亭知县吴及在沿海筑堤百余里。

嘉祐六年(1061年)

两浙转运史李复圭主持开松江之白鹤汇,裁湾取直。

熙宁二年(1069年)

王安石推行变法,颁布《农田水利约束》,在包括华亭县在内的浙西路广修水利,民得其利。

熙宁六年(1073)

郏亶先后编写《奏苏州治水六失六得》、《治田利害七论》两篇文章,提出“治低田,浚三江”、“治高田、蓄雨泽”治水治田相结合的原则和“高圩深浦,驾水入港归海”的方案。

熙宁年间(1068~1077年)

两浙转运使沈立主持开吴淞江南岸,在白鹤、盘龙二汇之间的顾浦汇裁湾取直。

元祐年间(1090年左右)

华亭县新泾塘置闸,闸两旁贴筑咸塘,是上海地区最早的海塘挡潮防冲护岸工程,后因沙淤废坏。

元祐六年(1091年)

单锷对太湖水系源流、宣泄形势及水涝成因进行调查研究,凡三十年,提出行洪、排涝、通航等综合治理措施,撰成《吴中水利书》。

大观三年(1109年)

两浙监使请开淘吴淞江,复置十二闸,于四年动工。这是吴淞江下游置闸的最早记载。

政和三年(1113年)

华亭县始置市舶司,掌管华亭港和青龙港中外商船及征收税捐。后两浙路市舶司又移驻华亭,统辖临安府、明州、温州、秀州和江阴等五处市舶司。后因吴淞江泥沙淤积,航道日浅,至庆元元年(1195年)撤销市舶司。

宣和元年(1119年)

两浙提举常平司赵霖奉旨围裹华亭泖为田,围田内开河筑岸,高阔六尺,次年八月完成。

南宋

建炎元年至四年(1127~1130年)

下沙盐场全盛。南汇各灶门港(灶门港系随开河通海、引潮煎盐而形成)渐次开浚。

绍兴十三年(1143年)

今金山县招贤泾河口置石跶(即石砌溢流坝)。

绍兴十五年(1145年)

秀州通判曹泳重开顾会浦,起青龙镇(今青浦县),至华亭县北门(今松江县),役工二十万,用粮七千二百石,用钱二万五千缗,历时三个月。

乾道二年(1166年)

为泄内地涝水,除金山张泾堰外,柘湖北岸堤堰尽行改堰为闸,于张泾堰旁开月河一道,与青龙港接通,并在月河口筑张泾闸,依时启闭。

乾道七年(1171年)

九月 秀州知州丘崈沿金山柘湖北岸修筑捍海十八堰。由于新泾堰迫近大海,无法持久,遂内迁筑运港大堰,同年十一月竣工,史称“捍海塘堰”。

淳熙二年(1175年)

立庸田司于平江,疏浚吴淞江泥沙,浚各闸旧河渠渎,含盘龙塘、浦汇塘、通波塘,南北俞塘等。

淳熙十三年(1186年)

开淀山湖湖中围田,以便泄水。

淳熙年间(1174~1189年)

提举浙西常平罗点奉旨率夫万余,大力疏凿淀山湖北岸阻水圩岸,使水复通航,湖田两利,并将朝廷降旨刻石碑立于湖岸,永禁滥行围湖垦殖。

大小金山沦入海中,成为岛山。金山县岸线形成中部向海突出,两侧和缓收进的形状。

至元十四年(1277年)

在上海镇设市舶司。

至元三十年(1293年)

任仁发著《浙西水利议答录》,阐述吴淞江淤塞原因、低洼地区作田以及浙西治水方法等。

同年 修置湖泖河港应置桥梁闸堤九十六处,动用工匠十二万余人。

大德五年(1301年)

七月 朔江水大溢,高四、五丈,东起通泰崇明,西尽真州等地,漂没庐舍,被灾者三万四千五百余户。松江大风,屋瓦楼楣挚入空中,漂没一万七千余人。

同年 筑华亭捍海塘。

大德八年(1304年)

任命任仁发为平江都水少监,主持疏浚吴淞江,西起上海县界,东抵嘉定县石桥,长三十六里,挖深一丈五尺,开阔二十五丈。大德十年(1306年),他又继续疏浚吴淞江,包括赵屯浦、大盈浦、白鹤汇、盘龙汇等,又在庙泾以西,盘龙以东开挑出水口五处,于新泾置木闸二座。

泰定元年(1324年)

松江府、吴江州诸河淤塞,江浙行省左丞相朵尔只班任命任仁发主持浚淀山湖,次年浚吴淞江下游诸河(原文为吴淞二江)。

至顺元年(1330年)

闰七月 平江、嘉兴、湖州、松江三路一府大水,坏民田三万三千余顷,被灾者四十余万户。松江府饥民一万八千户。

元统二年(1334年)

下砂盐场司令陈椿撰绘《熬波图咏》成。自“各团灶座”至“起运散盐”共四十七图,每图皆有说明,并附以诗。

至正二年(1342年)

修筑沿海塘堤,自南跄口至浙江边界,包括老护塘及大德海塘。

同年 周文英著《论三吴水利》,创“掣淞入浏”之说。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

海溢,松江、海盐溺死灶丁二万余人。七月朔,嘉定飓风,漂溺人庐无数。崇明海溢,沿沙庐舍尽没,民溺死十之七、八。

永乐元年、二年(1403~1404年)

户部尚书夏原吉治水苏松,浚吴淞江南北两岸安亭等浦港,导吴淞江水由浏河白茅入海,即“掣淞入浏”。又采纳叶宗人意见,浚范家浜引浦(大黄浦)入海,即“黄浦夺淞”,逐步形成了现在的黄浦江水系,为日后上海港的大发展创造了条件。

疏浚上海、华亭两县运盐河,开挖漕泾分水港,分水南排杭州湾,形成三路排水格局。

永乐七年(1409年)

在上海县东清浦镇筑土为山(又称宝山),立堠表为志,引导海舟进出长江口,万历十年(1582年)被海潮冲垮。

正统四年(1439年)

巡抚侍郎周枕浚松江上游,使昆山顾浦诸处水急驶而下,尽涤下流沙壅,凡民间私筑堤堰,尽数毁去,并立表江心,以示水位。

景泰二年(1451年)

筑淀山湖堤。

天顺二年(1458年)

七月 上海县(含今川沙、南汇境等)海溢,死者万八千。

同年 巡抚副都御史崔恭主持开浚吴淞江下游段,西起大盈浦,东至吴淞江巡司(在今潭子湾附近),再东接宋家浜。

天顺四年(1460年)

巡抚南都御史崔恭巡视松江,浚治永乐初遗留未浚的东段河道,自昆山夏驾浦,经上海白鹤汇,迄嘉定庄家泾。又浚黄浦东面诸水,自曹家沟开河至新场,民受其惠,称曹家沟新河为都台浦(今咸塘港)。

天顺五年(1461年)

七月十五日夜 大风雨,潮涌丈许,淹没庐舍,崇明、嘉定、昆山、上海等县,海塘冲决,溺死一万二千余人。

成化八年(1472年)

七月十七日 大风潮,海涌,土塘倾圮,死者万余人,水退后,尸骸遍野,卤潮所经,禾稼尽槁。翌年,巡抚都御史毕亨,松江知府白行中主持修筑华亭、上海、嘉定等县海塘。同年,置苏州府水利分司,由浙江按察司合事吴瑞兼理,专管苏、松、常、镇、杭、嘉、湖七府地方河道水利。

弘治年间(1488~1505年)

上海港成为“海运要津,东南通闽越,西北距河淮,乘潮汐上下浦,射贵贱贸易”,系万商云集之处。

嘉靖元年(1522年)

巡抚李充嗣主持疏浚吴淞江,西起夏驾浦,东至嘉定龙王庙旧江口止。

同年 吴淞所(原宝山县老城)东北角渐坍入海,至万历四十年(1612年)全部坍没。

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

太学生乔镗奉檄修川沙捍海塘九十里,置水洞八个。

隆庆三年(1569年)

六月朔 沿海各县海溢,大风,人畜漂没无算,禾稼经卤潮尽死,蟛蜞为害,崇明平地水深丈余,居民十存三、四。

十二月 应天巡抚海瑞巡历上海县,考察吴淞江,并委上海知县负责开浚测量、施工。次年正月,委松江府同知率上海、嘉定等县知县分理。疏浚吴淞江下游入海淤地。江面旧宽三十丈,减半开十五丈,自黄渡至宋家桥八十里,用以工代赈的办法。并建闸二坝(老闸)。

万历三年(1575年)

五月底 受海宁海啸影响,大风海溢,决漴阙、川沙等处海塘,漂没庐舍,民死者几及万人,卤潮入内地,经岁田为斥卤。六月一日崇明飓风大作,洪潮冲决,漂荡民居几半。巡抚侍御史邵陛、巡抚中丞宋仪望、松江知府王以修等捐银修塘。

万历六年(1578年)

巡按御史林应训开竣通浦主要河道,自黄浦横潦泾、朱泾、经秀州塘入南泖,至山泾港等处,共四千余丈,使浙江上游来水无所阻滞,以达黄浦入海。

万历十二年(1584年)

上海知县颜洪范主持筑外捍海塘九千二百余丈,即今川沙、南汇两县沿海,亦名备塘,俗名小护塘(为钦公塘前身)。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

崇明自新镇、吴家、孙家、袁家四沙到享沙、南沙等处,筑堤长五十里,为北洋沙堤。

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

进士吕浚主持疏上海县城河,浚城西肇嘉浜至新港十八里,城北自虬江达嘉定十五里。

崇祯元年(1628年)

徐光启编撰完成的《农政全书》,提出治理江河的关键是处理好洪水出路问题,“浚上游入洵(淀),浚下游入海”。

崇祯六至七年(1633~1634年)

华亭县漴阙海塘迭溃决,松江知府方岳贡、华亭知县张调鼎创建石塘二百八十九丈,为上海地区第一座石塘。崇祯十三年(1640年)又在东西两端接筑石塘二百八十五丈。

清顺治九年(1652年)

御史秦世祯檄华亭知县刘成龙浚春申浦、六磊塘、蟠龙塘、俞塘等河道及支河二百余条。

康熙元年(1662年)

海塘实行岁修法,建立塘长制,分段由塘长养护。

康熙十年(1671年)

江宁巡抚玛祜主持疏吴淞江,自黄渡至黄浦长一万一千余丈,又于吴淞江入黄浦口前建宋家桥闸一座(闸址在今福建路桥附近,此闸于康熙二十九年废坏)。共用银十四万余两。

康熙十九年(1680年)

五月 大水,黄浦溢,八月骤雨潮涨,城内水深五尺,冲塌上海县南城数丈。八月初三,崇明飓风海溢,民溺死。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

开放海禁,于华亭县漴阙设江海关。后因公廨窄狭,移驻上海县城宝带门内。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

四月初二夜 崇明洪潮漫溢,溺死人丁无算。夏,六月初一,飓风大雨。夜半海溢,宝山、嘉定水高丈许,沿江海漂溺人丁万人,南汇、奉贤盐场尽没,海滨水深最高曾达一丈四、五尺。秋,七月二十三日,天未明,金山大风雨,竟日夕方止,天色昏黑,水积尺许,漂没人畜无算。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

因华亭漴阙一带土塘屡溃,石塘孤露水中,乃内徙另筑土塘即康熙土塘,东至华家角,西至胡家厂(今塔港外),与元大德老塘相接。

同年 上海知县许士良主修沿海土塘。

雍正二年(1724年)

四月上旬 卤潮大,入松江内河,禾尽槁。七月十八日,飓风骤雨,海溢,江浙各处海塘冲毁,人庐淹没。崇明溺死七千余人,岁饥。

雍正四年(1726年)

吏部尚书朱轼主持筑华亭县捍海石塘,至雍正十三年竣工,自龙珠庵至华家角长七千一百二十八余丈。

雍正五年(1727年)

修建外护土塘,自戚家墩至华家角,十二年竣工,长七千四百六十七余丈。

雍正八年(1730年)

总理塘工太仆寺卿俞兆岳在外护土塘顶冲地段筑护塘坝,称玲珑坝,又称桩石坝,自戚家墩至胡家厂,长二千三百余丈,是上海有护塘坝之始。俞兆岳还发明了“铁笋铁箫法”,使石塘的整体稳定性增强。

雍正十年(1732年)崇明县知县命令县民分工挑筑避潮墩四十二座。

同年 著名集镇宝山黄窑镇于清初渐坍入长江,至雍正十年坍尽。

雍正十一年(1733年)

江苏巡抚乔世臣疏准由华亭县丞驻漕泾镇,专职管理海塘。

同年 命宝山知县薛仁锡筑宝山江东土塘四千余丈(今川沙县高桥海塘),南起黄家湾,北至宝山旧所城基。

同年 命南汇知县钦连以外捍海塘为基础(明万历十二年筑),修筑捍海外塘,从奉贤五墩涵水庙界起,至宝山黄家湾界止,长一万五千余丈,习称“钦公塘”。

雍正十三年(1735年)

复建吴淞江闸於上海金家湾(在今大统路桥附近,又称新闸桥)。

乾隆十二年(1747年)

七月十四夜 沿江沿海飓风海溢,人丁淹没无算,宝山、崇明溺死甚众,岁大饥。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

督府题准松江府董漕同知移驻川沙城专管上海、南汇海塘。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

崇明知县赵廷健主持筑堤两段,一处自北向东,由东三沙至十滧,另一处自西向南,由平洋沙到蒲沙套迤东,共长百里,名赵公堤,以防御咸潮、大潮。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

巡抚庄有恭主持浚吴淞江,自吴江起至宝山止,并将黄渡镇一段裁湾取直(今镇南千秋桥下一段河道)。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

六月十八日 飓风骤雨竟昼夜,海潮溢入内河。十八、十九日,崇明风潮大作,淹毙居民一万二千人,坏民房一万八千余间。

嘉庆九年(1804年)

青浦监生孙峻著《筑圩图说》一书,系统地总结了当地群众运用“围”、“饯”设施,分级控制,高低分排,治理“仰孟圩”的实践经验,内容有“八图”、“十论”、“五弊”等。并在青浦县孙家圩实施,继之推行全县。

嘉庆十四年(1809年)

松江知府唐仲冕刊印娄县岁贡生徐朝俊所创制的“龙尾车”图样及说明,颁发府属各县仿制推广,以利农田灌溉。

道光七年(1827年)

巡抚陶澍檄十一州县会浚吴淞江,自井亭渡至曹家渡,逢湾取直。长一万一千丈。

道光十一年(1831年)

七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 宝山、川沙、崇明等县飓风,大雨,海溢,沿海居民淹尽,崇明溺死九千五百人。

道光十五至十八年(1835~1838年)

道光十五年(1835年)六月 飓风暴潮,宝山、华亭、金山、奉贤等地海塘遭破坏。江苏巡抚林则徐奏准大修江南海塘。是年九月至次年五月,修宝山海塘。东塘(今川沙县高桥海塘),自草庵渡起,黄家湾止,长四千三百余丈,分段以字编号;西塘,自吴淞口起,楚城泾止,长六千四百丈,共分十六段,以地名为名。

道光十七年(1837年)十一月至次年九月 修华亭海塘。因华亭外护塘西段坍毁难以修复,决定增修西段石塘土坡,坡外垒加桩石坝,在龙珠庵西土塘上创筑盘头坝,塘外加筑护滩坝和挑水坝。西塘长约四千丈,自西而东分为十二段。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

长江口南支形成瑞丰沙(原名崇宝沙)、潘家沙、鸭窝沙。光绪六年(1880年)形成石头沙、圆圆沙,1927年又形成金带沙。

咸丰二年(1852年)

外商船员在黄浦江举行首次赛船会(划船比赛)。

咸丰十年(1860年)

上海开始打第一口深井,开采地下水,但不久废弃。

同年 上海海关为航运需要,在黄浦江张华浜的“吴淞信号台”设置水尺和信号杆,由人工观读水位。

同治元年(1862年)

夏 李鸿章为阻止太平军东进,于金山卫西门外开挖长壕,将海塘塘岸开通

,造成咸潮涌入。次年六月由当地士民捐资堵筑。

同治二年(1863年)

李鸿章督疏吴淞江以便军运,并将上海五逆湾开通取直,长一百八十余丈。

同治三年(1864年)

李鸿章主奏疏浚吴淞江,自老河口起至双庙止,又开浚曹家渡带淤浅,并开始用机器挖泥。

同治七年(1868年)

两江总督曾国藩、江苏巡抚丁日昌主持大修华亭县捍海塘石塘,长三千一百余丈,加筑桩石坝及拦水坝,于同治十一年(1872年)竣工,用银二十四万余两。

同治十年(1871年)

两江总督曾国藩、江苏巡抚张之万奏准大修宝山县江西土塘石塘,同治十八年竣工,用银二十一万余两。

同年 江苏巡抚张之万请设水利局,兴修三吴水利。并用挖泥机船疏浚吴淞江黄渡至新闸一百四十丈。

同治十二年(1873年)

上海徐家汇天文台开始观测雨量。

同治十三年(1874年)

江苏省设塘工岁修局,岁岁有工,并选用熟悉工程的人员为驻塘委员。在宝山修谈家浜南炮台等处土塘及桩石护坝工,又修陈华浜等工程。

光绪八年(1882年)

清政府向英国购买一艘“安定号”挖泥船,次年春开始疏浚黄浦江吴淞外沙,因船小沙多,未见效果。

光绪九年(1883年)

五月 上海杨树浦水厂开始放水,李鸿章参加放水典礼。

光绪十年(1884年)

南汇知县王椿荫于钦公塘外,增筑外土塘,南起一团泥城南角,北至七团川沙厅撑塘,全长一万余丈,高六尺,面宽一丈,底宽三丈,官称“王公塘”,实由彭以潘发起修筑,民称“彭公塘”。

光绪二十年(1894年)

崇明建大树坝、青龙坝、朝阳坝等三道石坝。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

崇明自青龙港口至寿安寺东道止,增建双桩木夹石护坡,长五百六十五丈。又在青龙、朝阳两坝间增建挑水坝一道。

八月 清政府在沪南设立上海水利局。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

宝山县在南石塘工段首先采用水门汀(水泥)修筑海塘。

同年 以黄浦江口张华浜的吴淞信号台咸丰十年至光绪十六年(1860~1890年)三十年间所记录到的最低潮位为零点基面,确定“吴淞水平零点”,习称“吴淞零点”。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

清政府被迫签订《辛丑条约》,设立黄浦河道局,每年拨款银四十六万海关两,为期二十年整治黄浦江等。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

八月 沿海大风潮,八团、九团、横沙塘圩尽毁,人畜死无算。宝山八月三日(9月2日)大风暴雨,潮暴涨,是夜吴淞信号站水位为十八英尺六英寸,折算为5.55米,为百年所未有。沿海居民漂没万余人,当时上海租界马路水深数尺,沿江各货栈积存货物漂没殆尽。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

南汇知县李超琼于王公塘外,增筑外圩塘,南起一团,北迄川沙县撑塘,长九千七百余丈。民称“李公塘”。

同年 崇明筑杨惠沙堤长六千七百余丈。

同年 黄浦河道局聘用荷兰人奈格为总工程师,整治黄浦江航道,设计并建造吴淞口左导堤、右顺坝。左导堤堤身自今吴淞海军码头起,向东北长江口伸展1395米,堤呈孤形向下游入海之势。又治理高桥内沙,堵塞轮船航道(老航道),使潮流刷深帆船航道(新航道),水深由-2.4米增加到-5.8米。

宣统二年(1910年)上海开采深井地下水成功。

中华民国

民国元年(1912年)

成立上海浚浦局,在吴淞口(炮台湾)和黄浦公园(原外滩公园)设立自记潮位站。1914年在建源码头(原名汉冶萍),1916年在米市渡(原松江南厍)、淀峰(原名关王庙)等处又设立自记潮位站。1912~1920年,浚浦局对黄浦江高桥段、周家嘴至虬江段、制造局路段、汇山码头段进行筑堤、筑坝、疏浚整治。

同年 各县塘工岁修局驻塘委员一律撤销,归各乡公所经理。但金山嘴驻塘委员保留。各段塘长,悉仍其旧。

民国3年(1914年)

江苏巡按使韩国钧筹兴江南水利,设江南水利局主持其事,10月成立,设于吴县,首任总办为徐寿兹。

同年 上海城外英法租界交界处的洋泾浜填平筑成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

民国4年(1915年)

在宝山县修东西两塘桩石工。

同年 宝山吴淞镇因台风出险,衣周塘改用水泥砌造,首次招标用工。

同年 江南水利局测量蕰藻浜及吴淞江。

民国5年(1916年)

江苏省淞泖测量(队)主任庞树典、袁承调查淞(吴淞江)泖(泖湖地区)各河概略,并提出疏浚淞泖计划。

民国6年(1917年)

上海浚浦局测量淀泖地区河道,使用挖泥机船挖泖河淤泥。

民国9年(1920年)

10月 设督办苏浙太湖水利工程局于苏州。同时组织苏浙水利联合会于杭州,筹议太湖水利。

同年 上海浚浦局挖浚泖河下游古浦塘口处淤积段。

同年 江南水利局机浚吴淞江。

民国10年(1921年)

上海已有在用深井8口,年开采量为30万吨。当年地面即有下沉现象。

民国11年(1922年)

设扬子江水道讨论委员会,1928年改为扬子江水道整理委员会,1935年改为扬子江水利委员会。

民国14年(1925年)

上海浚浦局用筑堤束窄江面方法,整治虬江口至周家嘴间黄浦江航道,历时十年填筑成复兴岛(原称周家嘴岛、定海岛),成陆面积1600余亩。

民国15年(1926年)

英商在林肯路(今天山路)罗别根路(今哈密路)建沪西污水处理厂。

民国16年(1927年)

5月 裁撤督办苏浙太湖水利工程局及江南水利局,改设太湖流域水利工程处,直属国民政府。

同年 嘉定县徐行八字桥居志良用12马力煤油机配10英寸离心泵,经营抽水灌田。

民国17年(1928年)

宝山、太仓、常熟、松江等四县的塘工岁修局合并为江南塘工事务所,松江在金山嘴设分驻所。

同年 苏州河水因污染而混浊,北新泾镇居民用水恐慌,闸北自来水厂取水口自苏州河迁

移到黄浦江边。

7月 宝山县西塘新炮台以南及东塘全部归上海市管辖。

民国18年(1929年)

太湖流域水利工程处改组为委员会,隶属于全国建设委员会。

民国20年(1931年)

8月25日 上海遭台风高潮侵袭,黄浦公园站最高潮位达4.94米,增水1.42米,为建站以来最高记录。市区南市一带水深及腰,沿海海塘多处出险。

同年 徐家汇年雨量达1602毫米,为历史之最。

同年 上海市工务局(以下简称市工务局)委托上海浚浦局调配6艘挖泥机船,疏浚吴淞江市区段,自外白渡桥至庄家泾,并进行虞姬墩裁湾工程,历时6年整。继于民国26年(1937年)又协议疏浚庄家泾迤西至蟠龙塘段,后因日军侵华战争影响,中断。

民国22年(1933年)

9月1日和17日 上海连遭2次台风侵袭,暴雨、海溢,黄浦江吴淞口出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潮位5.47米(9月18日)。市区马路积水,交通受阻,沿海各县淹没居民千余户,死伤众多,农田受损严重,崇明全县死亡400余人。

同年 江苏省建设厅江南海塘工程处于次年大修海塘险工,用款42800元。

民国23年(1934年)

9月 江苏省主办海塘大工告成。规定岁修经费每年10万元。责成各县县政府建设科办理。

同年 南汇县县长袁希洛兴建海塘,自二团六灶港起至川沙县界止,长25.97公里,后人称“袁公塘”。

民国26年(1937年)

11月5日(农历十月初三) 日本侵略军在金山沿海大举登陆,炮火轰击,海塘遭受严重破坏,巡塘处解散,房屋毁于炮火。

同年 上海地区水文测站工作中断,仅有黄浦公园站维持水位记录。

民国35年(1946年)

2月 江苏省建设厅与美国援华善后救济总署苏宁分署联合设立江南海塘工程处,以工代赈。

5月 行政院水利委员会组成江南海塘工程委员会,举办松、宝、太、常四县桩石工程,由江苏省建设厅江南海塘工程处具体实施。

12月3日 江苏省政府批准恢复设立松江海塘巡塘处。

民国37年(1948年)

南汇县因李公塘日益坍毁,修筑预备塘,南自小洋港起,北至二灶泓止,长11公里,堤线内移100~200米。

1949年5月27日 上海全境解放。今上海各郊县水利工作(崇明县属江苏省南通专区主管)归属江苏省苏南行政公署生产建设处主管。9月,生产建设处下设农林水利局。市域内水利工作及吴淞、高桥等海塘由市工务局主管。

5月 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原江苏省江南海塘工程处。7月,交松江专署水利局。

7月24~27日 上海遭受6号台风袭击,外滩实测瞬时风速39米/秒,潮水直达钦公塘。25日凌晨黄浦江苏州河口水位达4.77米,潮水倒灌,市区部分路段水深达0.3~2.0米。郊县农田被淹,南汇、川沙、崇明等县及高桥海塘多处决口,上海地区农田受淹208.3万亩,倒塌房屋63200间,死亡1600余人。由市工务局长赵祖康指挥,著名专家茅以升、关富权、孙辅世、汪胡桢、施永怀、黄炎等来沪商讨抢修堵口计划。抢堵抢修工程7月31日开始,以李公塘、高桥海塘塘身为主。

8月29日 中共中央华东局(以下简称华东局)第二书记、上海市市长陈毅亲临抗灾第一线——高桥炮台浜决口察勘。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年

10月6日 川沙、南汇两县受损海塘全部修复竣工,验收大会一致赞同陈毅意见:命名修复后的海塘为“人民塘”。

1950年

1月 上海市财政办公室拨款全面加高加固吴淞、高桥海塘。

2月 中共苏南区党委书记陈丕显等实地视察松江海塘(今金山段)。6月,松江、宝山段整修工程陆续完成。

4月1日 长江下游工程局在南京成立。不久,太湖流域工程处在苏州成立,1953年8月撤销。

5月 吴淞、高桥海塘加高加固工程全面开工,9月相继完成。

6月21日 松江县天昆区暴雨,首次使用戽水机(柴油机)排除涝水。

同年 建立上海市防汛总指挥部,汛期统一领导全市防汛工作,副市长潘汉年任总指挥。

1951年

1月 市工务局决定在高桥海塘周家浜险段筑丁坝6道,为上海境内海塘筑丁坝之始。

8月25日 中共上海市委(以下简称市委)批准成立郊区工作委员会,设水利、交通工作部。

同年 上海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颁布施行《上海市堤塘修防养护办法(草案)》。

1952年

设立苏南海塘防汛指挥部,下设松江海塘防汛办事处。

1953年

金山县金山嘴一带受海潮顶冲,滩地不断被侵蚀,江苏省海塘工程处决定修建丁坝。

1954年

春 上海最早的内燃机灌溉站——地方国营金山卫抽水机站在金山县金卫乡和松江县城东区长岸村(分站)同时建成使用。1955年冬,该站被评为全国先进单位,荣获政务院奖状。

4月1日 市委批复郊区工委,同意在市政府增设农业生产管理局,专管郊区农村和水利工作。

5~9月 长江中下游地区梅雨,徐家汇气象台龙华站汛期5~9月雨量达934.9毫米。上海地区有105.5万亩农田被淹,郊外低洼地区积水32天才退,市区高潮倒灌严重。

10月15日 国内第一座喷灌站在大场区塘南乡(今彭浦地区)白遗桥村建成使用。市委第二书记陈丕显前往视察。11月,西南少数民族参观团到此考察。

1955年

上海开始发展电力灌溉,第一台11千瓦电动机在西郊区梅陇乡华一村投入使用。

1956年

5月 崇明围垦聚兴沙滩涂12400亩。

6月10日 上海市人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市人委)宣布成立上海市防汛总指挥部(以下简称市防汛指挥部),副市长宋日昌任总指挥。

6月13日 上海最早的地方国营嘉定县马陆电力灌溉站建成投产。

7月1日 上海市第一座电力灌溉网(西郊电力灌溉网)建成,副市长宋日昌剪彩。

7月31日~8月3日 上海遭受12号台风高潮袭击,市区倒坍房屋4500间,损坏2.8万间,死亡12人,受伤340人。因断电全市工厂停工457家(其中20余家大厂),因坍房、进水等事故停工的有338家。全市动员30万人投入抗台斗争。国务院于8月、9月2次派工作组来沪了解灾害善后处理情况,肯定上海抗台斗争的成绩。

汛期,崇明县受2次台风高潮、3次暴雨袭击,江堤溃决29处,冲损江堤9627米,21.68万亩农田受涝。灾后江苏省副省长季方等赴崇明慰问。

9月 上海市农业局(以下简称市农业局)设农田水利处,1957年3月该处与机械处合并为机械水利处。

1957年

4月4~8日 水利电力部(以下简称水电部)在南京召开太湖流域规划会议。会议决定成立太湖规划室,由淮河水利委员会负责。市委农村工作部部长董铨参加会议。

1958年

1月17日 国务院批准将上海、嘉定、宝山三县从江苏省划归上海市,11月21日又批准将川沙、青浦、南汇、松江、奉贤、金山、崇明七县从江苏省划归上海市,水利工作由市农委农村工作部和市农业局领导。

3月 奉贤县在滨海围垦滩涂7469亩,后建立海滨农场;南汇县在滨海围垦滩涂111亩,后建立机耕农场。

9月21~29日 上海河道工程局(上海航道局前身)首次在长江口进行综合性水文测验调查。

11月18日 华东局在上海召开由江苏、浙江和上海省市领导参加的会议,研究确定太湖流域规划的原则问题。

11月 太浦河工程开工。江苏省吴江、江阴、吴县和上海市青浦、松江、金山六县12万民工参加。第一次施工于1959年5月5日结束,完成土方1205万立方米。该河控制工程太浦河闸同时开工,1959年10月建成。

12月16日 蒲汇塘(即淀浦河规划线中段)疏浚拓宽工程动工。

12月 浏河裁湾取直、浚拓一期工程开工,上海嘉定、江苏太仓、昆山三县民工参加,一期工程全长24.8公里,嘉定县长度为6.36公里。1959年6月完工。

冬 为适应农业生产发展需要,上海郊区提出了“以电(力)代机(内燃机)、机电并举”的电力排灌建设方针。

1958年冬~1959年春,苏、浙、沪水利部门多次协商研究太湖治理和太浦河继续施工等问题,对太浦河、望虞河工程标准进行研讨,并拟订了汛期使用的临时过渡办法。

1959年

1月17日 华东局再次召开由江苏、浙江、上海两省一市和苏州、嘉兴地委领导参加的会议,研究太湖流域规划和太浦河继续施工问题,并决定组建太湖流域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太委会)。

3月 市委决定撤销市委农村工作部,建立市人委农村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市人委农委),下设水利交通部。该部提出“全面规划,分片治理,大蓄大排,蓄以待排,充分依靠人民公社,大力举办小型工程”的治水原则。

秋 市委、市政府领导听取中共崇明县委、县政府领导关于修建海塘、围垦滩涂的汇报。后经副市长宋日昌率有关部门领导及工程技术人员赴崇明视察海塘,决定:在南沿筑丁坝群挑流促淤保滩,保护大堤;北沿围垦,开发土地资源。

12月8日 水电部批复同意《江苏省太湖地区水利工程规划要点》,开挖太浦河、望虞河,建太湖控制线,拓竣沿江各河并建闸控制。在1960年1月关于太湖治理的上海会议期间,经有关省市协商,并按谭震林副总理指示,继续开挖。2月10日,太浦河进行第二次施工,由青浦、松江、金山三县及六个区的城市待业知青参加,工程未按计划完成,河道仅初具河形。

12月 崇明县围垦开沙6.2万亩,围后建立新海农杨;围垦东平沙57200亩,围后建立东平农场和东平林场。

1960年

5月 市防汛指挥部在长江口新建高桥(长)岛式潮位测亭,为永久性钢筋混凝土结构,1961年建成启用,实现潮位自动记录。

8月 副市长宋日昌率领各区、局负责人及工程技术人员到崇明县新安沙、合隆沙、百万沙踏勘,计划围垦三沙,筹建上海市副食品基地。

9月 市委决定继续大规模围垦崇明岛和长兴岛滩涂。

10月 上海市围垦总指挥部成立,副市长宋日昌任总指挥,新安沙、合隆沙、百万沙、长兴岛各垦区建立围垦分指挥部,各区及有关局相应成立围垦指挥部。

同年 上海郊区开始大力发展电力灌溉。

1961年

5月 全市机电排灌工程经营管理体制下放给社队经营。

11月27日 南汇县芦潮港排涝挡潮闸突然坍毁。

冬 市围垦总指挥部动员市内干部、职工、学生和居民10万人,在崇明岛新安沙、合隆沙、百万沙和长兴岛共围垦土地12.5万亩,建成16个国营畜牧农场。

1962年

7月31~8月2日 上海受7号台风影响,伴有大雨,黄浦江、苏州河沿岸决口46处,市区大部积水,南京路积水深50厘米,最深处达2米,最迟10天后才退尽。崇明、长兴、横沙三岛海塘多处决口,31日市防汛指挥部组织队伍和抽水机泵抢险,上海市城市建设局(以下简称市城建局)突击将外滩防汛墙从4.5米加高加固到4.7米,苏州河部分土堤和砖墙亦加高加固。

8月13日 市委批复同意市围垦总指挥部《关于垦区畜牧场性质、领导和组织形式等问题的请示报告》,明确各垦区的农牧场均属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性质,其生产建设和经济活动都须列入国家统一计划。

1963年

5月8日 市人委办公厅转发了国务院1963年4月19日国编鑫字第288号文关于同意成立上海市农垦局(以下简称市农垦局)[上海市农场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农场局)前身]的批复,同时撤销市围垦总指挥部。

5月28日 市人委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上海市管理苏州河驳岸和防汛墙暂行办法》。

11月20~23日 太委会召开第一次会议,研究太湖流域治理的近期方针、任务及远景规划。

12月 上海市电力排灌公司(以下简称市排灌公司)正式成立,属华东电业管理局(以下简称华东电管局)领导。

1964年

5月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海军指战员在崇明富民沙围垦土地2.03万亩,建立富民、海军两个军垦农场。

12月 太湖流域水利局成立,1970年撤销。太湖流域的规划治理工作移交水电部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以下简称长办)。

1965年

6月30日 市人委第23次会议通过《上海市城市排水工程设施管理暂行办法》。

冬 市农垦局在崇明岛东旺沙、新安沙、大新沙、百万沙围垦土地8.3万余亩,除东旺沙建立东旺沙农场外,其余均为原有新安沙、大新沙、百万沙农场扩建用地。

1966年

开始进行以县、社河道疏浚、平整土地,调整灌区、建设排涝泵站,发展地下渠道,完善圩区配套为主的农田水利建设。

1967年

冬 上海市粮食局(以下简称市粮食局)在奉贤县盐场滩涂圈围1万亩,以改善奉贤盐场生产条件。

1968年

年底 崇明县发动23个乡,6万余民工,围垦各乡周边滩涂11.36万亩。

1969年

4月5日 黄浦江吴淞站出现历史实测最低潮位-0.25米。

春 川沙县黄楼公社首创地下输水管道进行灌溉。同年冬,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以下简称市革委会)在黄楼召开现场会,向全郊区推广应用。

1970年

上海郊区电气化灌溉普及率达90.6,率先在全国实现灌溉电气化。

1971年

春和冬 崇明县分2次在老鼠沙围垦土地4.4万亩,建立新建副业场。

6月 上海市卫生防疫站(以下简称市卫生防疫站)组织进行苏州河水质调查,于1974年2月结束。

11月20日至1972年1月25日 水电部在北京召开长江中下游规划座谈会,专题研究太湖流域治理问题。

同年 奉贤县沿海5乡自筹资金在奉贤南滩围垦土地3.5万亩,用作发展养殖业。

1972年

2月 长办会同江、浙、沪两省一市组织太湖流域查勘,在苏州拟定太湖流域治理规划。

3月 长江口石头沙、瑞丰沙、潘家沙、鸭窝沙、金带沙、圆圆沙等六沙经1964年以来不断修筑堵汊工程,连并成上海最大人工岛,定名为长兴岛。长兴岛将长江口南支分为北港与南港两股水道。

7月 上海石油化工总厂(以下简称石化总厂)围堤指挥部成立,12月开始在金山县金卫滩涂兴筑围堤等工程,至1990年先后共围得滩涂1.6万亩,作为该厂建设用地。

10月 上海市治理三废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市三废办)会同上海市卫生局(以下简称市卫生局)、上海市水产局(以下简称市水产局)、市农业局等20个单位组成上海地区水系水质调查协作组,当年起开始对长江口及杭州湾北部沿海水域进行海岸带调查,于1976年7月结束。1975年6月起,开始对黄浦江干流及其主要支流进行水质和底质调查。于1976年10月结束。

12月 上海警备区在南汇东滩围垦土地8000亩,建立警备区农场。

1973年

10月 上海市围垦领导小组成立,下设办公室,具体负责日常工作。

12月 市围垦领导小组动员川沙、南汇、奉贤三县民工10余万人分别在三地滩涂围垦,至1974年4月结束,围得土地8.1万亩,用以扩建农场。

1974年

7月8日 市排灌公司制定《上海市郊区电力排灌工程7年规划》。

8月18~22日 受13号台风影响,上海普降中到大雨,黄浦江苏州河口20日高潮位达到4.98米,超过了黄浦公园站1913年以来60年的最高记录。市郊结合部地区及横沙岛等地有10余处堤防决口或漫溢。几千户居民住宅进水,农田受淹8万亩,全市死亡10人。

9月 上海市淀浦河工程指挥部(以下简称市淀浦河指挥部)成立,负责计划、设计、施工管理等日常工作。

同年 市围垦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围垦江苏省大丰县沿海滩涂,1975年2月成立上海市海丰围垦指挥部(同时撤销上海市围垦领导小组)。经3年努力,至1977年围得土地26万亩,其中4万亩划给大丰县,22万亩建立上海市海丰农场。

1975年

市农业局水文站在黄浦江和沿江沿海水域设水质监测点98处。

1976年

8月25~26日 市排灌公司在川沙向排灌系统推广应用排灌工程自动控制器。

10月 为贯彻全国农田基本建设会议精神,市委第三书记、市革委会第二副主任彭冲亲自抓农田水利建设,研究筹建市、县水利机构,组织力量制订水利规划,并特邀江苏省水利厅副厅长高鉴来沪任水利顾问。

12月 上海、嘉定、宝山、松江、金山、青浦6县102个公社、14万人参加淀浦河续浚开挖工程。1977年8月淀浦河全线竣工通水。

1977年

3月上、中旬 遵照市委指示,市革委会郊区组核心组成员、市农业局局长燕明率农田基本建设参观团赴江苏省南通、盐城、扬州、淮阴、镇江、无锡等专区参观学习,参观团由各县县长、有关市局及部分公社负责人、工程技术人员等共100多人组成。

4月15日 上海市农田基本建设规划组成立,从事郊区水利规划工作,隶属市革委会郊区组。

4月28日 市革委会郊区组下达《关于转发市农田基本建设规划组〈关于上海郊区农田基本建设规划工作的意见〉的通知》。《通知》提出了郊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实行分片综合治理的规划意见,以治水改土为中心,同城市建设、发展内河航运、战备相结合,实行水、田、林、路、村统筹安排,洪、涝、渍、盐、旱、污综合治理。

4月 建国后上海最大的人工河道大治河破土动工,1978年11月全线开挖,翌年1月底竣工,横贯上海、南汇两县,全长38.54公里。

8月21~22日 上海北部地区遭受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200毫米以上雨量笼罩面积约1520多平方公里,暴雨中心在宝山县塘桥,24小时最大雨量达581.3毫米。市区中山北路以北和宝山、嘉定地区积水严重,地势略低地区一片汪洋。暴雨后,市委在上钢一厂成立现场指挥部,市委书记严佑民亲临指挥,紧急动员部署抗灾。至25日,积水大部排除,恢复生产。

10月7日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以下简称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成立,由原市农田基本建设规划组、市淀浦河工程指挥部和市农业局水利组组成,指挥王德明,办公地点在复兴中路1473号。

10月 市革委会农业办公室召开农田基本建设会议。提出了郊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实行分片综合治理的规划意见,市、县、乡三级干部参加了会议。

10月 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规划室与华东水利学院(今河海大学)水港系合作,首次研制浦东片感潮河网非恒定流水力模型,并采用计算机(108-2型)进行计算。

12月9日 市排灌公司制定《上海市郊区电力排灌基本建设发展规划》。

同年 市农业局水文站[上海市水文总站(以下简称市水文总站)前身]与上海师范大学[即华东师范大学(以下简称华东师大)]协作,在蕰藻浜吴淞水文站首建自动化缆道测流控制仪,并投入测试,汛期检测流量获得成功。

1977年冬~1978年春 上海郊区进行规模空前的农田基本建设,共完成土方1.9亿立方米。

1978年

春 市革委会第二副主任彭冲在南汇县召开现场会,要求各委、办、局确保大治河工程所需经费、物资、劳力等。

5月 市水文总站新建郊县无线电通话网,共设电台13处。开展水位、雨量无线电报讯业务,为防汛服务。

6~10月 雨量仅为常年的38%,长江流域大旱。10月至次年5月,长江口咸潮入侵严重,造成市区部分工厂停产或产品质量下降,直接经济损失1400余万。崇明岛被咸水包围90~100天。

8月16日 市委批准上海市水利综合治理规划和分年实施的意见,规划提出了洪、潮、涝、渍、旱、盐、污综合治理,以治水改土为中心,同城市建设、内河航运和备战相结合的水利建设方针,将全郊区分为松金青、川南奉(含崇明)、上嘉宝(含长兴、横沙两岛)3大片。1980年又调整为近郊、浦东、低洼地、岛屿等4个地区、14个片。

10月 长办提出《太湖水系综合规划要点暨开通太浦河计划任务书》。11月17日,水电部在北京召开有江苏、浙江、上海和长办代表参加的关于开通太浦河工程问题的会议,12月5日形成《水电部关于开通太浦河工程的意见》。1979年1月,水电部批复《关于太浦河续办工程(江苏、上海段)初步设计》。

11月19日 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制定《上海市水利工程管理办法(试行草案)》。

同年 各县先后恢复水利局建制。

同年 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规划室参加水电部和上海经济区领导的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部分工作,对上海市与太湖流域规划的关系、地位、效益和义务等提出意见,供市政府决策。

同年 为贯彻水电部湖南桃源会议精神,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召开首次市水利系统综合经营会议。

同年 按水利分片综合治理规划,开挖蕰藻浜、油墩港、大治河、川杨河、金汇港等骨干河道,并开始建设或筹建控制水闸枢纽工程,这些骨干河道和骨干工程兼有引水、排水、通航和改善环境的综合功能。

1979年

3月 上海在崇明县团结沙泓道首建长2500米的锁坝,堵泓促淤,于1983年竣工。

12月 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制定《上海市农田基本建设财务管理办法〈试行〉》。

同年 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在松江县泖港乡、奉贤县邬桥乡、宝山县罗店乡、青浦县香花桥乡最先开展农田埋设塑料暗管治理渍害的试验。

1980年

3月20日 市政府撤销市农田基本建设指挥部,成立上海市水利局(以下简称市水利局)局长王德明。

4月 上海市财政局(以下简称市财政局)和市水利局联合颁发《上海市水利工程管理单位财务包干试行办法》。

5月 根据水利部和上海市农业委员会(以下简称市农委)统一部署,市水利局首次开展上海市水利区划与地表水资源调查和评价,1984年5月完成报告。

8月15日 市政府颁发《关于保护水利工程设施安全的布告》。

1981年

6月4~11日 市水文总站根据“黄浦江污染治理小组”的要求,会同上海市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市环保局)、上海航道局、上海市自来水公司(以下简称市自来水公司)首次对黄浦江进行水文水质同步调查。

8月31日至9月2日 上海遭受14号强台风和特大潮汛袭击。9月1日凌晨长江口、黄浦江下游22个水位站水位创1913年有记录以来最高值,黄浦江苏州河口黄浦公园站水位达5.22米。在台风、高潮袭击之时,市政府两次召开紧急会议,动员组织全市人民投入抗台。市长汪道涵等亲临第一线察看汛情,亲自决定打开浦东地区沿黄浦江的水闸纳潮,以降低黄浦江水位。川沙沿江7座水闸纳潮600多万立方米。全市还组织了20多万人的抢险队伍,崇明县新村乡新城大队大队长顾思礼、民兵连副指导员张林生为抢堵圩堤决口献出了生命,被市政府追认为烈士。

10月 市水利局根据全国水利管理会议精神和水利部《关于对水利工程进行“三查三定”的通知》要求,开展查安全,定标准,查效益,定措施,查综合经营,定发展计划的“三查三定”工作,1984年8月15日提出报告。

同年 市水文总站首次筹设蔬菜区水质监测点28处,筹设氯化物监测点80处(其中南汇夹塘地区50处)。

1982年

8月 水电部、交通部和市政府在宝山钢铁总厂(以下简称宝钢总厂)联合召开“上海水利座谈会”。会议就长江口整治和黄浦江综合治理两个重大问题进行专门研讨,重点是保证上海市区防汛安全。市水利局代表在会上提出了在黄浦江苏州河口建闸控制的设想。韩哲一主持会议,钱正英、汪道涵、子刚、陶琦出席会议并讲话。会后陈宗烈副市长陪同钱正英部长视察崇明,钱正英提出既保长江航道又促进崇明扩大圈围面积的要求。

冬 崇明围垦二通沙滩地1万余亩。

同年 水电部党组发文通报表彰金山县水利工程队副队长汤发良为水利系统中年知识分子的先进典型,其事迹在《中国水利》杂志上刊登。

1983年

2月 宝钢总厂在宝山县罗泾沿长江口岸段利用边滩兴建长江蓄淡避咸调蓄水库,1985年8月20日建成,库容1084万立方米。1986年12月国家主席李先念为水库题词。

3月 宝钢江堤加固工程开工。宝钢总厂厂区段的设计标准为防御“百年一遇”高潮位加12级台风,为当时全国最高海塘标准,并在塘坡上首次引进栅栏板护坡型式,1985年9月竣工。

5月 市水利局接受上海市海岸带和海涂资源综合调查领导小组的任务,组织力量开展上海市海岸带工程和海涂资源调查工作。1986年5月工作完成,成果经专家评审,获1988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5月 倪天增副市长自汛期开始任职市防汛指挥部总指挥,此后历时10年主持全市防汛工作。

9月26日 经国务院批准,由水电部、交通部、江苏省、上海市负责人共同组成长江口开发整治领导小组,在上海市召开第一次会议。

10月20日至11月10日 以上海经济区规划办公室主任王林为团长,水电部顾问李化一、长办主任黄友若为副团长的沪、江、浙、皖三省一市太湖流域规划综合治理查勘团一行65人,对全流域进行了综合考察。

12月 范仲奕任市水利局局长

同年 市水利局规划设计室、市水文总站合作参与黄浦江上游取水工程取水口选址论证工作。

同年 国家海洋局东海分局大戢山海洋站开始承担上海防汛防台报汛任务。

1984年

5月5日 市防汛指挥部颁发《上海市沿江水闸纳潮分流实施方案》。

5月11日 市政府颁发《上海市排污收费和罚款管理办法》。

5月26日 市政府批转市防汛指挥部《关于保护防汛设施安全的通告》,由市防汛指挥部发布。

6月11日 国务院下达《国务院关于扩大长江口开发整治领导小组及成立太湖流域管理局的批复》文,批准在上海成立太湖流域管理局(以下简称太湖局)。同年11月14日,该局正式成立,受水电部和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双重领导。

7月28日至8月6日 原长江口整治领导小组增补浙江省负责人参加,同时更名为长江口及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在浙江省召开。会议审议了《太湖流域治理骨干工程可行性初步报告》,议定了上海市区黄浦江防汛墙加高加固标准、确保上海宝钢防汛墙安全、长江口南支下段整治工程和长江口入海航道等问题。11月22日至12月2日,领导小组组织对太湖流域进行补充查勘。

8月28日至9月5日 长办水文局组织进行长江口全潮同步水文测验。从徐六泾到南北港及黄浦江布设12个测验断面,测验项目有流速、流向、含沙量、含盐度、水温、风力、悬移质和河床质颗分等。市水文总站参加了黄浦江水文同步测验工作。

8月 上海水利志编纂委员会成立,朱家玺为主任委员。1993年12月编委会重新调整,朱家玺任名誉主任委员,徐其华为主任委员。

9月22日 市政府批准成立上海市长江口开发整治局(以下简称长江口整治局),与市水利局两块牌子、一套机构,受水电部和市政府双重领导,以地方为主。

9月 《上海水利》创刊,为科技类刊物,内部发行。

9~10月 水电部《关于“上海市区近期防洪水位标准的意见”的复函》确定:为保证上海市区防汛安全、近期上海城市防洪按“千年一遇”的潮位标准(黄浦江吴淞口为6.27米,黄浦公园处为5.86米。)加高加固市区防汛墙。

10月26~31日 太湖水利史学术讨论会在江苏省吴江县召开。

同年 重新发现血吸虫病的南汇、川沙、松江、奉贤等县17个乡和江湾机场,结合疏浚河道围歼残存钉螺,至3月5日,清理河岸环境561.8万多平方米,占规划任务数89.8%。

1985年

2月13日 上海市编制委员会(以下简称市编委)批复同意市水利局《水利工程管理单位编制定员试行标准上海市补充规定》。

4月12日 市防汛指挥部制订《上海市区驳岸、防汛墙统一设计管理暂行规定》。

4月19日 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14次会议通过《上海市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条例》。

4月 市水利局成立防汛调度中心。

5月10~24日 以市农委副主任徐正泰为组长、市水利局副局长朱家玺为副组长的上海市水利专家小组一行8人赴荷兰就围垦、河口整治、水资源开发利用保护、城市防洪、低洼地治理等问题进行技术考察。

6月17~26日 荷兰鹿特丹市政执委G·LAAN,公共工程局局长A.B.Vander Plas、局工程部负责人S.B.Derries应市政府外事办公室邀请来沪进行友好访问,双方就水利技术问题进行了座谈,在苏州河口建闸、围海促淤、河口水下测量、人才培训四个方面签订了技术合作意向备忘录。

7月17~23日 长江口及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及《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骨干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论证会在上海市松江县召开。会议审查并原则通过长办提出的《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骨干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研究了急需实施的防洪除涝工程。原则同意上海勘测设计院编制的《长江口综合开发整治南支河段第一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

同年 市水利局在地处低洼腹地的松江佘山和青浦香花桥分别建立农田水利科学试验站,进行水文、地质、土壤、农业气象和农田暗管排水工程等试验,为治理低洼地渍害提供科学依据。

1986年

1月1日 市财政局、市水利局颁发施行《上海市水闸工程管理单位固定资产提取折旧及大修理基金办法〈试行〉》。

年初 市水利局提出今后上海水利工作指导思想:围绕提高水利的经济、社会、环境效益这个中心,把水利工作从以农田水利为主,转变到为全市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全面服务轨道上来;从单纯搞工程,很少讲究投入产出转变到以水为主,综合经营,加强经营管理,提高经济效益轨道上来;从传统水利技术转变到传统水利与现代化水利技术结合上来,为改造振兴上海经济全面服务,主动服务,优质服务。

2月6日 市水利局、上海市城市规划院(以下简称城规院)、上海市政工程局(以下简称市政工程局)共同制定《上海市城乡结合部区域性水利规划》。

3月6~10日 长江口及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在南京市召开第四次会议,审查太湖治理骨干工程设计任务书及长江口南支河道第一期工程规划。水电部部长钱正英、上海经济区规划办公室主任王林,江苏、浙江和上海有关方面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基本同意太湖流域治理骨干工程设计任务书内容,确定第七个五年计划期间开始实施太湖治理。

3月 朱家玺任市水利局局长。

春 上海市水利工程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市水利工程设计研究院)提出《苏州河口挡潮闸闸址选择和桥闸结合可行性研究报告》,建议闸址选在吴淞路,闸孔宽60米,桥闸结合,此方案被市政府采纳。

6月20日 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22次会议通过《上海市滩涂管理暂行规定》。

6月 市水文总站和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南海所)协作研制近海遥测波浪浮标系统。年底在杭州湾试测。翌年,在杭州湾、长江口投放运用。经5年试测改进,1991年初通过鉴定,为我国水利部门第一代遥测波浪浮标系统。

10月 国务院批准上海市黄浦江及支流208公里防汛墙加高加固工程计划任务书,这项工程包括在苏州河口建筑开敞式挡潮闸。

11月17日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视察崇明。

冬 上海石洞口电厂采取聚丙烯扁丝编织布袋充填土筑坝新技术,进行粉煤灰堆场围堤,获成功,围得土地1.15万亩。

冬 市水利局在水电部长春水利机械研究所和江苏省水利部门的支持下,大力发展河道疏浚机械,研究制定了机械疏河的发展规划。1988年春,挖泥船已发展到63艘,水力挖塘机74台套。

1987年

1月12日 上海经济区、长江口及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领导小组科技组在上海开会,讨论审查太浦河、望虞河两项工程的设计任务书。同年8月11~14日领导小组在浙江杭州召开第五次会议,再次组织审查。

4月18~23日 中共中央代总书记、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到上海市进行调查研究,考察了黄浦江上游引水工程及崇明岛团结沙。

5月18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荣毅仁视察崇明团结沙滩地及北八滧垦区。

5月22日 市政府批复同意《上海市土地垦复基金征收管理办法》。

5月 市水利局参加《三峡工程对长江河口及上海地区生态环境的影响及对策》课题研究,并完成所承担的研究项目。

7月1日 上海市举行黄浦江上游引水一期工程(临江泵站及临时取水口及输水管道工程通水)部分投产典礼。市委书记芮杏文、市长江泽民出席典礼并讲话。

同日 上海市水资源办公室(以下简称市水资源办)成立。

7月 市水利局围垦处采用国产纤维织物模袋充填混凝土作护坡的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在南汇县果园垦区围堤中试验成功。

8月29日 市政府颁发《上海市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条例实施细则》。

冬 崇明围垦东旺沙滩地1万余亩。华东电管局在奉贤县滨海滩涂围垦1650亩,用作电厂粉煤灰场。

同年 崇明县在垦区盐碱地上发展淡水鱼养殖,经过5年试验取得了成效,成为市三大商品鱼基地之一。

同年 《黄浦江潮位分析》课题获1987年全国科技进步三等奖,该课题1983年立项,1984年完成。

1988年

4月20~26日 第三届国际水利水电展览会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市水利局参展内容有外滩防汛墙改造方案、苏州河口闸桥模型及土工布应用等。

6月 市水利局与华东师大河口海岸研究所、市农场局技术推广站、上海航道局设计科研所共同完成《应用航空遥感新技术调查滩涂资源》的研究。

8月11~16日 市水利局和有关部门利用汛期有利时机,在浦东地区进行南引北排,引清冲污调水试验。从南汇大治河、奉贤金汇港引清水6650余万立方米,从白莲泾、洋泾、高桥3闸冲排污水800万立方米。据测定,河水黑臭指标下降。

8月25日 上海市治理苏州河水质的合流污水一期工程正式开工,1993年12月29日主体工程建成通水。该工程是接受世界银行贷款用以改善上海水环境的第一项工程。

8月29日 市政府办公厅转发市水利局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明确上海市水利局为上海市水行政主管部门,市政、地矿、交通、港务、规划、环保、公用、水产等有关部门按各自的职责分工,协同市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有关的水资源和水事管理工作。

10月27日 吴淞路闸桥工程开工,水利部部长杨振怀、市长朱镕基为开工典礼剪彩。

10月 市农委区划办公室(以下简称市农委区划办)、市水利局围垦处、华东师大地理系共同拟订的《上海市沿海(江)滩涂农业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规划》通过评审。

同年 崇明县大新乡和长江农场围涂造地1.1万亩。

1989年

4月12日 市政府发布《上海市城市排水设施管理办法》,自1989年5月1日起实施。

5月 长江口及太湖流域综合治理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在上海召开。会议讨论了水电部上海勘测设计院(曾改称华东勘测设计院上海分院,1984年起恢复原名,故以下均简称水电部上海院)提出的《长江口综合开发整治规划要点报告》。

5月6日、6月6日 市委书记、市长朱镕基检查防汛,两次视察龙华机场河清障情况。事后市政府发文要求市内各区负责区内河道清障,由市水利局进行业务指导。

12月7日 朱镕基等市委、市人大、市政府领导带领千余名机关干部到奉贤县泰青港工地与群众一起参加挖河劳动,在全市掀起冬春水利高潮。

12月 松江县被评为1988~1989年度全国水利建设先进县。

1990年

春 川沙县自1988~1990年共投资1400多万元,建成地下渠道412公里,在全国率先实现灌溉输水地下化。

3月30日 市水利局召开乡村水系整治规划会议,提出治水到乡村、治水到田头,分期分批实现河、沟、渠、路、桥、田配套,从而全面提高治理七害的能力。

4月18日 国务院总理李鹏在沪正式宣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开发、开放浦东的重大决策。市水利局开始编制《浦东新区水利规划》。

6月 市政府同意崇明东滩围垦开发计划。第一期工程围垦团结沙2.8万亩,11月22日全面动工,1991年秋完成。第二期工程围垦东旺沙6.6万亩,1991年冬开工,1992年底完成。

6月底~8月初 上海遇到一百多年来罕见的高温干旱,全市1600多座喷灌站共喷灌菜田120万亩次,每亩喷洒7次左右,保证了16.4万亩蔬菜“遇旱不旱”,蔬菜供应“淡季不淡”。

10月26日 《上海市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肯定了《浦东新区水利规划》中提出的综合安排,兼顾航运、农业、防洪、排水及水环境的指导思想。该《规划》于1991年6月经市基本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市建委)批准后实施。

11月8~9日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叶公琦、副主任胡传治等检查上海市《水法》实施情况。

12月 市政府决定成立上海市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指挥部,庄晓天副市长任指挥,黄富荣、吴俊国、朱家玺、郭苗钦任副指挥。

同年 上海河道实现常年疏浚机械化。

1991年

4月9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提出:要把水利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放在重要战略地位。

4月30日 吴淞路闸桥工程竣工。水利部部长杨振怀、市长黄菊、中顾委委员王林、副市长倪天增、三峡总公司(筹)主任陈赓仪及有关方面负责人参加了落成典礼。该桥由市水利工程设计研究院和水电部上海院联合设计,获199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4月 根据全市防汛工作的具体情况,市政府决定延长防汛期,每年的5月1日~10月20日为防汛期。

5月 首次北京、天津、上海三市水利局联谊会在上海召开。

6月3日至7月15日 上海地区梅雨持续43天,全市平均降雨量达474.4毫米,是常年降雨量的2.3倍,城乡大部地区受淹。同时,太湖上游及邻省暴雨不断,形成流域性洪灾。为缓解流域灾情,根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以下简称国家防总)指示,并应江苏省省长陈焕友的请求,上海于6月18日打开蕰藻浜和淀浦河水闸,7月5日、8日又分别炸开红旗塘、钱盛荡坝基排水,承泄上游洪水41.72亿立方米,青浦、松江、金山三县洪涝威胁更趋严重。流域洪灾期间,江泽民总书记和国家防总总指挥田纪云、水利部部长杨振怀、民政部部长崔乃夫等在市委书记吴邦国、市长黄菊陪同下分别视察了灾区,慰问了抗灾第一线的军民,盛赞上海人民顾全大局、牺牲局部,为兄弟省排忧解危的高尚风格。

7月23~27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乔石视察上海太浦河,慰问抗灾军民。

8月7日、9月5日 上海两次遭特大暴雨袭击,最大雨量1小时达158毫米(闸北区),市区苏州河北新泾水位达4.09米,超历史记录11厘米。500多条马路积水,部分交通中断,全市死亡21人,伤200余人,近10万户居民家中进水,市长黄菊、副市长倪天增等视察灾情。保险公司赔款达1.4亿元。

9月17~21日 国务院治理淮河、太湖会议在北京召开,部署进一步治理淮河、太湖方略。确定“八五”期间在太湖流域兴建十项骨干水利工程,太浦河治理为十大工程之一。

10月21日 外滩防汛墙外移工程开工。此项工程沿黄浦江从黄浦公园到新开河,全长1356米的岸线分别外移6~43米,工程分两期进行,1993年12月25日全线竣工。

10月30日 市委、市政府召开太浦河施工动员大会,市党政领导吴邦国、黄菊等出席。副市长倪天增介绍了太浦河工程情况,副市长庄晓天主持了动员大会。会议宣布成立上海市太湖治理领导小组,黄菊任组长、倪鸿福、倪天增、庄晓天任副组长。太浦河工程总指挥部由市农委副主任黄富荣任指挥长,市水利局局长朱家玺、青浦县县长李炳章任副指挥长。太浦河全长57.4公里,上海境内长15.24公里。12月1日,太浦河上海段工程全线开工,至22日160万立方米土方的筑堤工程胜利完成。

11月17~22日 国务院总理李鹏同国务委员李贵鲜等来上海考察工作。20日上午,李鹏考察了太浦河治理工程上海段工地,慰问在当地的驻沪三军和干部群众,并和水利建设者们一起劳动。

11月23日 市政府批准《上海市水利工程供水水费和堤防维护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从1991年12月起施行。

11月 《上海水利动态》创刊,1993年1月更名为《上海水利报》,内部发行。

12月 松江县被评为1990~1991年度全国水利建设先进县。

同年 建国后新开辟的油墩港土方工程全线开通,北起吴淞江四江口,南至黄浦江上游横潦泾,全长36.5公里,是青松大控制片的骨干河道。

1992年

1月22日 市委、市政府召开上海市防汛抗洪暨太浦河水利工程会战总结表彰大会。会议由市长黄菊主持,副市长庄晓天宣读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名单,并授奖。副市长倪天增总结,市委书记吴邦国出席大会并讲话。

4月 市水利局会同上海市土地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土地局)完成了部分海塘、水闸、农村河道的土地确权工作。

4月 浦东新区水利一期工程可行性研究完成。

5月5~7日 长江中下游五省一市防汛总指挥部指挥长会议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副总指挥长、长江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长委会)主任魏延铮主持会议,水利部部长杨振怀、副市长庄晓天到会并讲话。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五省省政府领导和广州军区、南京军区、武汉市、南京市的有关领导出席会议,会议议定了长江中下游地区联合抗洪救灾、协力安渡汛期的有关计划和章程。

10月17日 市第九届人大常委会37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该《办法》于1993年2月1日起施行。

1993年

1月5日 市政府办公厅发文明确:关于防汛墙的经营管理和产权问题,由长江口整治局代表市政府行使所有权,整个208公里防汛墙总建设单位是长江口整治局。6月,该局委托上海拍卖行在兰心大戏院首次对外滩防汛墙部分空厢使用权进行公开拍卖,收缴5年租金共3114.76万元,用于防汛墙的建设和管理。

2月 市水利局召开水利经济工作会议,制定了《加速发展水利经济若干政策规定〈试行〉》。

5月 徐其华任市水利局局长。

6月17日 市长黄菊率队乘船全程察看了太浦河工程上海段。

6月28日 金山漕泾海塘法布混凝土护坡工程胜利竣工。该工程海塘总长2700余米,护坡26000平方米。

7月7日 由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副部长何璟带队的国家防总长江口防汛检查组,在副市长夏克强陪同下,实地视察了黄浦江、苏州河沿岸以及浦东新区防汛工程设施,听取了上海防汛工作汇报。

8月28日 由浦东新区管委会、市水利局、上海市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市交运局)3家出资组建的浦东水利航运开发公司成立。

9月16日 集纳潮、排水、治渍、冲污、通航为一体的大治河东闸修复开通,向东海排水。

11月17~19日 第二届国际水都会议在上海举行,市水利局作为会议筹委会成员参加筹备工作。来自日本、德国、加拿大、荷兰、奥地利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外专家及代表共250人出席了会议。市长黄菊到会致贺词,并就上海的规划、水资源保护、环境、港口、绿化等问题发表了讲话。11月19日一致通过《上海宣言》。

1994年

3月22~28日 市水利局会同市政府法制办公室(以下简称市府法制办)主办了主题为“为了上海的水”世界水日暨水法宣传周活动。

3月25日 市政府办公厅发文明确“市、区水利部门是同级人民政府的河道主管部门,统一负责本行政区域内河道的管理工作。”至10月底,有关区均明确了水行政主管部门,并建立了河道管理所。

6月3日 上海市首次市区河道工作会议在浦东新区召开,标志着市区河道管理和浚治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

6月9~11日 国务委员、国家防总总指挥陈俊生率领检查组来沪视察防汛工作,先后察看了浦东新区外高桥港区和外环运河、苏州河闸桥、外滩防汛墙、太浦河工程上海段等处。

7月 上海水利系统举办首届艺术节。

8月 市水文总站制订《上海市1995~2000年水文站网调整和发展规划》。

9月 浦东新区调水试验课题经过市水利局三年努力全面完成。该项目分为“浦东纳潮模型研究”、“改善浦东新区水环境研究”和“浦东新区排水研究”3个课题。

10月 全市所有通航水闸实行凭证过闸,并调整了过闸费。过闸费由每吨0.30元提高到0.50元。

12月 太浦河上海段河道疏浚工程基本完成,疏浚土方1650万立方米,汛期能通过450~500秒立方米流量。

同年 崇明南横引河西段15.27公里河道拓宽浚深工程于1991、1993、1994年分三期进行,市财政共投资2500万元。

1995年

3月22日 副市长赵启正视察浦东新区水利基础设施一期工程。

同日 杨树浦港疏浚工程正式开工,揭开了市区河道整治的序幕。

6月5日 市政府发布《关于大力加强水利工作的决定》。

6月12日 市长徐匡迪签署市政府令,正式发布实施《上海市取水许可制度实施细则》,同年8月1日起施行。取水许可登记依法已于2月10日先期开始进行。

6月 卫星云图处理系统由中国科学院图像服务部安装完毕,7月28日上海市气象局(以下简称市气象局)、市水利局、市防汛指挥部办公室、银波大厦工程部、市水文总站等单位组织验收,确认设备符合标准。

7月8日 市防汛指挥部指令开启蕰藻浜西水闸和东水闸为江苏泄洪。

7月24日 市政府在上海展览中心召开上海水利工作会议,传达全国水利工作会议精神,部署上海城乡水利工作,夏克强副市长到会作重要讲话。

7月 市水利局制定《上海市水利改革与发展纲要》(1995~2010年)。

8月15日 上海市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指挥部通知调整指挥部领导成员,由孟建柱副市长任指挥,潘龙清、杨雄、徐其华、任连友任副指挥。

9月7日 市水利局作出“关于加速发展水利经济的决定”。

9月28日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在经济建设中,要通过市场机制和国家宏观调控作用,重点加强农业、水利、能源、交通、通信、科技、教育。

9月 市水利局提出苏州河“接管、清底、引清、裁湾、法制”综合治理预可行性研究总报告。

9月 市水利工程设计研究院被水利部评为全国水利系统先进集体。

10月24日 孟建柱副市长主持召开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指挥部第一次工作会议,研究“九五”农田水利发展规划和今冬明春农田水利基本建设计划。

10月30日 上海市水利系统首届科技工作大会在银波大厦召开,会议提出了科技兴水的新举措。

12月27日 太浦河工程上海段河道疏浚完成,全线贯通。

1996年

2月18日 市政府成立上海市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副市长夏克强任组长。6月22日市政府发文调整为由徐匡迪市长任组长,夏克强任常务副组长。

3月19日 《上海市黄浦江防汛墙保护办法》经市政府第四次常委会议通过,并以上海市人民政府第25号令颁布。该《办法》自1996年5月1日起施行。

4月5日 上海市水环境监测中心(网点)通过国家级计量认证。

4月16日 市长徐匡迪乘交通艇巡视苏州河,提出要把苏州河治理作为重要内容列入重新修订的《上海城区总体规划》,要求有关各方加强整治和管理,努力把苏州河建成上海的一个旅游景点。

5月24~28日 全国水利经济工作会议(南片)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水利部部长钮茂生及各位副部长、市长徐匡迪、副市长孟建柱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黄菊会见了水利部领导。

6月29日 《海平面上升对上海影响对策研究》课题通过评审。

6月 中国与欧共体合作的上海市防汛自动测报系统建成并投入使用。该系统具有90年代同行业国际先进水平,可为上海防汛指挥和决策提供可靠依据。

7月1日 市水利局和上海市城市规划管理局(以下简称城市规划局)联合发出《关于城市水利规划和管理的通知》,明确水利规划特别是城市河道规划在城市总体规划中的地位和作用。

7月7日 上海市防汛信息中心成立。

7月9~11日 东南亚城市水文研讨会在上海举行。

8月22日 太湖流域综合治理和上海防汛抗洪重点工程“青浦青西防洪除涝工程”在西岑、金泽、商榻等地全面启动,首期投入资金2000万元,涉及11个工程项目。

9月18日 《上海市水利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方案》经市编委审核,市政府批准,由市政府办公厅印发。

9月28日 上海化学工业区围海造地工程开工。

10月31日 市第十届人大常委会31次会议通过《上海市滩涂管理条例》。

10月 市水利局获全国水利事业进步奖,局长徐其华获全国水利优秀领导干部称号。

12月 《上海水利志》通过部、市级审定,交付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