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3/12/19 13:57:40

上海,位于长江三角洲前缘,太湖尾闾,扼长江入海之咽喉,居远东海上航线之要冲。上游既有面积广阔、物产丰富的内陆腹地,又承泄长江、太湖来水;下游既面对大洋,可通达世界各地,又承受东海潮水的澎击,是个典型的靠水兴市、对水设防、治水兴利、借水发展的河口海岸城市。上海简称沪,别称申,均渊缘于水。没有水利,就没有上海的兴盛与发展,没有水利,上海就会是另外一个模样。

上海原是滨海渔村,于宋代发展成镇,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立县。民国16年(1927年)国民政府设上海特别市,民国19年改为直辖市,时面积527.50平方公里。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中央直辖市,其时全市面积618平方公里。1958年江苏省10县划归上海市后,地域面积扩大。1990年全市地域南北长约120公里,东西宽约100公里,面积达6340.50平方公里。其中大陆部分5179.20平方公里,江岛部分1161.30平方公里,海岸线长449.60公里。地理座标为北纬31°14’,东经121°29’。

上海地处北亚热带南缘,东亚季风盛行。受海洋湿润空气调节,气候温和湿润,降水丰沛,四季分明,雨热同期。多年平均气温为15.5℃,冬季以1月份为最冷,夏季以7月份为最热。多年平均降水量为1147.3毫米,年雨日达132天,年内降水分布不均衡,夏秋为多雨期,年际降水变化较大,丰枯比约3倍多。暴雨、热带气旋、连续干旱等灾害性天气对上海时有侵袭,其中热带气旋及其伴随的暴雨和风暴潮危害尤甚。上海城市建筑物密集、工业集中、人口密度大,绿色植被少,市区已出现“热岛效应”这一城市气候特征。

上海地区属长江河口三角洲冲积平原,处于以太湖为中心的碟形洼地东缘。地质构造比较稳定,基岩以海相、浅海相沉积岩为主,埋深一般在200~400米以下。新生界第四系沉积物覆盖其上,厚度受基岩起伏控制,东北厚而西南较薄。全境除西南部有天马山(海拔99.83米,为上海陆上最高点)、佘山等少数不足百米高的小山丘外,整个大陆部分和三个岛屿地势均低平坦荡,起伏变化和缓。陆域微地形呈东高西低,似向西倾斜的半个碟子。海域有大金山(海拔105.03米,为境内最高点)、小金山、乌龟山等石质小岛。杭州湾一带水域较深,大金山近岸一带水域在-20米以下。上海地区平均地面高程3.93米(西部最低处不足2米),地势低平,每逢大潮汛、太湖洪水下泄和热带气旋同时发生时,最高潮水位可达5米以上,城乡全靠海塘、江堤保护。

上海地区属长江水系,江、海、河、湖相间,水网交织,水资源总量丰富。江河、湖泊坑塘水面合计1800平方公里,陆域水面积691平方公里,占陆地总面积的10.9%。河网密度为每平方公里6~7公里,平均每隔100~300米就有一条河道,是全国水面积比重较大、河网密度较密的地区。

长江河口段在上海境内全长145公里,江面宽阔,径流丰富。多年平均流量为28300秒立方米,相应水量为8925亿立方米,占全国河流总水量的37.7%。长江口是一个中等强度的潮汐河口,属非正规半日潮型。由于口门较宽,风力也大,因此进潮量很大,两个全潮进潮量可达60亿立方米左右。

黄浦江和吴淞江(市区段称苏州河)是境内大河,婉如两条玉带镶嵌在城区和乡间。黄浦江为长江最末一条支流,干流全长113.40公里,上溯连通太湖,贯穿上海市区,在吴淞口汇入长江,具有航运、锚泊、供水、灌溉、排涝、游览等多种功能。吴淞江源于太湖瓜泾口,全长125公里,流经上海境内约54公里,在市中心黄浦公园处汇入黄浦江,是上海又一条重要的内河航道。

长江,大浪淘沙,滚滚东去。东海,潮涌潮落,滔滔不绝。江流与海潮相互作用,挟拥着巨量泥沙,在东方古老陆块——扬子地台上,经年累月,堆积塑造,终使上海由沧海变良田。

水,造就出上海,现在与将来仍继续孕育和造就着上海。

唐末五代时,吴越王钱镠治国数十年,以水利为本,设都水营田使,创设撩浅军,在吴淞江沿岸大搞圩田水利,“岁多丰稔”,促进了上海地区农业的发展。农业是封建经济的基础,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吴越农业的长足发展,带动了手工业和商业的前进,使太湖地区逐步上升为全国的重要经济区。

明代,被誉为上海之根的松江府以“民命寄于水利”致“富冠全国,衣被天下”,经济发展始终走在全国前列,并一直持续到清。松江地区的兴盛富庶,很大程度上亦取决于人们对水的依托、控制和利用。

水还给上海带来舟楫之便,商贸之利。在近代陆上交通工具尚未出现时,市镇的兴衰存废都与水道的畅通阻塞、流徙变迁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自唐代中期至两宋之间盛极一时的青龙镇港,位于吴淞江上,沪渎海口。此港依赖连江通海的优越地理位置,成为当时南北商品交流、内外海上贸易的重要港口。青龙镇曾经“船商云集,衢市繁华,梵宇壮丽,风光秀美”,较早地发展成东南重镇。宋时还设水监于此,“盖以治水利兼领海舶也”。元代后,由于海岸线东移,海口与青龙镇距离日远,吴淞江更加湮郁不畅,渐为沙涂,海舶越来越难以溯流而上,青龙镇日渐萧条,丧失了贸易港口之利,终致衰落。

继之而起的是黄浦江、上海港。明永乐二年,户部尚书夏原吉治水苏松,他“掣淞入浏”,导吴淞江水经浏河出海;开范家浜,上接大黄浦,下至南跄浦口,扩大淀山湖一带来水向东出海的通道。由于范家浜处于受水条件较好的位置,被自然冲刷逐步形成一条足以代替吴淞江的出海大浦——黄浦江。到明中叶,黄浦江逐渐取代吴淞江成为太湖下游重要的泄水通道,并最终演变成为上海的母亲河。

夏原吉的治水举措,不但有利于农田水利建设,更有利于太湖下游的水系变化,促成了“以浦代淞”和“江浦合流”。水道自然条件的变迁,确定了上海作为中国东南沿海良港的地位,为继青龙镇港而起的上海港的发展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上海港的开辟,使上海“襟江带海”的自然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成为政治、经济、文化水平较高地区,揭开了古代上海发展史上新的一页。

1843年,上海开埠,为提高通航能力,曾连续多年对黄浦江航道进行整治,使上海得以继续以港兴城。开埠,曾使上海人民遭受屈辱;开埠也使先进的思想、文化和技术得以源源涌入,打破了上海经济的封闭性,由重农而趋于重商,促使近代工业和商品经济发展;开埠,迫使上海卷入世界资本主义经济旋涡,进而迅速取代广州成为中外交通枢纽、国际贸易中心和重要国际港口,由此极大地推进了上海的近代化进程,使上海得以最快的速度,走在中国其它城市近代化的前列。上海在近代崛起,成为中国的骄傲。

还是水,带来了上海地区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使上海由滨海渔村而东南名邑,继而成为世人瞩目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

上海水利工作既具有水量丰富、取水方便、地势平坦、水利工程便于布置等有利因素,亦由于水量年内分配不均、年际变化较大、地势低洼、排水不畅、地面沉降、天然水资源遭受污染等不利因素,且又地处中纬度沿海,位居环球两条主要自然灾害地带,每年都有可能遭遇到不同程度的台风、暴雨、潮、洪、涝、旱等灾害的侵扰。同时,随着上海地区人口大幅度增加、向国际化大都市发展迅速、高科技及生命线工程愈趋密集等现状,水旱灾害的敏感性和灾害的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不断增长。水旱灾害,特别是水灾,不容忽视。

据1401~1900年五百年历史资料分析,上海地区“水高丈余,死人及万”的特大天灾,平均约50年发生1次,较大灾害平均4~5年发生1次。五百年间,发生水灾的年份有224年,平均2.2年出现1个灾年;发生旱灾的年份有78年,平均6.4年出现1个灾年。近百年来,申城居民还常为居所进水、马路积水等水患所苦。

历史上的大灾,使无数的田园庐舍被淹没,成千上万的人畜被淹死,亦或河渠干涸,颗粒无收,饿殍载道,其状惨不忍睹。如1385年的一次大旱灾后,饥民竟易子而食,借以活命。1831年的一次风暴潮灾,溺死9500人。1949年7月,6号台风和高潮侵袭了上海,全市海塘决口溃堤145处,农田受淹208.3万亩,死亡1613人,倒坍房屋6.32万间,十余万人无家可归。

“欲兴国,必治水”,这是华夏民族的千古垂训。春秋,伍子胥凿“胥浦”,汇纳上游众流,东泄出海。三国,东吴筑金山咸潮塘,以御海潮。隋唐五代,开发沼泽洼地,兴建塘浦圩田、发展戽水工具,加强水利管理,为上海地区农田水利河网化奠定基础。宋以后,在培修江堤海塘、整治圩区水系的同时,着力于下游排水河道的拓浚和调整。近代,开始引进机灌、机浚等新技术。千百年来,上海人民为了生存、繁衍、发展,在这片广袤的冲积平原上,筑堤、围田、浚河、建闸、兴水利、除水害,一代接着一代顽强不屈地进行治水活动。一道道海塘江堤,一条条大小河流,一座座水闸、泵站,是上海人民治水业绩的历史见证。

在长期的治水实践中,涌现出不少重视治水兴利、关心民间疾苦的人士。其中有吴越国王钱镠、朝廷命官夏原吉、海瑞、林则徐、华亭县令吴及、上海市长陈毅以及许多治水英雄。人民群众感念他们的治水功绩,或为之建庙立祠,或在墓碑中为之铭记,或以其姓名命名浦塘,永载史册。

上海虽然地处平原,地貌形态单一,但由于上海地区特定的经济地位和地势低下、滨江临海、泥沙丰富等独特的自然条件,构成上海地区治水的特殊性,水利与水运、治田与治水、蓄水与排水、围垦与禁垦的矛盾时有暴露,引起人们对水利理论问题的关注。北宋以来,言水利者日众,有识之士纷纷探古述今,著书立说,陈述治水之策。北宋范仲淹曾提出“浚河、筑堤、置闸、三者如鼎足,缺一不可”的著名论点。元任仁发引伸其意,提出“浚河港必深阔,筑围岸必高厚,置闸窦必多广”。郏郏侨父子、单锷、夏原吉、周文英、叶宗行等也都有过不少研究和实践。前人的治水理论和实践给上海人民的治水活动带来积极意义和深远影响。上海人民在近现代治水工作中,吸取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古代治水经验,继续在理论和实践中探索疏与堵、蓄与泄、冲与淤、围与导之间的辩证关系,积极寻求挡潮、泄洪、排涝、灌溉、航运、供(给)水、治渍(盐碱)、治污、抗旱综合整治开发利用的治水方法。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尤其是战乱频仍,水利工程遭到摧残和破坏,到解放时,海塘残缺不全,灌溉设施落后,水系紊乱无常,上海地区原有的水利工程设施已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生产发展的需求,水利建设严重滞后于国民经济的发展。

1949年7月,6号台风侵袭上海,陈毅市长亲临海塘第一线指挥抢险救灾,揭开了上海人民除水害、兴水利新的战斗序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中共上海市委和市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依据上海地区大城市的特点,针对历史遗存的各种水利矛盾,将治水与城市发展和建设密切结合,上海水利建设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时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防汛保安,城市水利稳步发展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工业基地和港口城市,也是重要的金融、贸易、文化、教育、科技和信息中心,城乡防汛保安要求高、任务重、责任大、历来为上海治水第一要务。1954年起,着手全面整修海塘和江泖圩堤,1959年开始贯彻“保滩与护岸并重、养护与建设并重”的护岸工程建设方针,加强海塘养护和建设,对海塘险段不断进行除险加固,消除隐患,并不断探索新结构和新工艺,使海塘建设工程质量日益提高,防御台风、高潮能力不断增强。到1990年底,国家主塘(464.4公里)的52%达到了防御“百年一遇”潮位加11级风的标准。

由于地面沉降、高潮位不断超过历史记录,1956年在市区黄浦江、苏州河沿岸开始修建不连续、不封闭的防汛墙,1962年曾首次加固加高。1963年后,全面兴筑,初具规模,但建设标准不高,虽经1972年加固加高,防御标准仍偏低,与上海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极不适应。1982年8月,上海水利座谈会提出了提高上海城市防洪标准的目标和任务。1986年经国家水利电力部批准,上海城市防洪标准近期提高到防御“千年一遇”高潮位。1988年,按新的防洪标准,概算投资8.4亿元,第三次进行防汛墙加固加高和在苏州河口修建挡潮闸。1993年底,外滩防汛墙一、二期工程已按新标准建成,市区208公里防汛墙已有一半以上达到新的防御标准,拥有现代化设施的苏州河口吴淞路闸桥也已投入运行。同时,全面更新防汛通讯手段,在建设水文遥测遥传系统的基础上,1990年开始与欧洲共同体合作,引进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和资金,建设卫星防汛自动测报、辅助决策系统,有效地提高了防汛通讯水平。建国后,市区排水设施建设发展较快。初期,首先在严重积水区域修建、改建排水管道,建造防汛泵站和防潮闸门;以后在新建居住区下水道布设中,进一步采用雨水、污水分流措施;1978年起,城市雨水排水系统工程的设计标准由半年暴雨重现期改为一年,从而使平均每平方公里的排水能力由原来的2.83秒立方米提高到1990年的5.42秒立方米。城市排水泵站经过更新改造和调整扩建,至1990年,全市共建成排水泵站160座,总排水能力达870秒立方米,比建国前提高50余倍。经过45年的努力,一个以海塘、江泖圩堤和城市防汛墙、挡潮闸和排水泵站为主体的具有较高防洪标准的城乡防洪挡潮工程体系已初步建立。

上海作为建设中的现代化国际大城市,搞好市区水环境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建国后,上海实行供水事业统一经营和管理。至1990年末,全市自来水综合日供水能力达到462万立方米。上海水厂均地处黄浦江中下游,因水源污染日趋严重,不仅影响市民的饮用水水质,也使部分工业生产受到影响,开辟新水源和处理城市污水成为当务之急。水利部门积极参加了黄浦江上游寻找合理水源地的论证、合流污水一期工程排放口选择等工作,还结合长江口整治,提出了开辟长江口青草沙水源地的建议方案。1985年开始兴建的黄浦江上游引水工程已付诸实施;1992年6月,从长江口取水的月浦水厂正式并网供水;1993年12月,上海迄今规模最大的污水处理工程——合流污水治理第一期工程的主体工程建成通水。按照“接管、清底、引清、裁湾、法治”的治河思路,苏州河污染综合治理预可行性研究已经立项,苏州河有望早日变清。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浦东新区,水利建设纳入了城市总体规划,按照集资办水利的新思路,协同新区政府进行了总投资12亿元的新区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具有防汛、排涝、供水、绿化、航运等综合功能的工程已经开工。由于城市化面积迅速扩大,工业发展迅猛,城市排水不畅和水环境恶化已成为治水顽症。为此,专门作了市郊结合地区排水、改善水质规划。1994年起,市政府明确市区河道的主管部门为市水利局。在认真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拟就了市区370条(段)河道的整治规划,其中矛盾突出的杨树浦港、真如港已动工整治。

城乡一体、服从全局、团结治水取得综合效益 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赋予水利部门防汛保安、发展城市水利重任的同时,亦以其经济和技术的优势,有力地推进了农村水利事业的发展,形成了城乡水利建设互为依托、互相促进的良好态势。特别是上海地区的农(菜)田机电排灌,技术先进标准高,全面普及效益好,居全国领先地位。建国前,农田灌溉全靠三车(人力车、牛车和风车),设施落后,效益低下,无法抗御洪涝灾害的威胁。建国后,为贯彻郊区农业生产为城市服务的方针,水利部门以大城市雄厚的经济基础和先进的科学技术为依托,依靠国家和集体的经济力量,以“先菜区、后粮区”为要求,从发展机械灌溉起步,继而机电并举,并逐步将电力灌溉从菜区扩展到粮棉区。至1970年,上海郊区电气化灌溉普及率达到90.6%,率先在全国实现灌溉电气化。与此同时进行灌区地下渠道建设,灌溉机具型式亦逐步改进提高。1978年,开始在菜区发展喷灌。1995年底,全市有效电灌面积达432万亩,占总耕地面积的99.2%;地下灌溉渠道长12646公里,形成了农(菜)田电力排灌工程体系。上海人民用短短的30年时间,即以先进的电力排灌技术和设施取代了沿用千余年的三车,由此提高了排涝能力,扩大了受益面积,降低了生产成本,使上海地区的农(菜)田灌溉水平跃上了新台阶,在加强农业基础、确保菜篮子工程、为城市服务中发挥出显著效益。上海农(菜)田机电排灌在50年代起步,此后迅速发展,其意义不仅仅在于水利工作本身,更重要的是它促进了当时尚为一片空白的农村电网的兴建,从而带动农副产品加工和农村经济的全面发展。

上海居太湖流域下游,黄浦江是太湖流域主要泄水河道,承泄全流域外排洪、涝水量的44.64%,上海地区的防洪、排涝、供水、灌溉、航运、水环境与流域关系十分密切,言上海水利,必及太湖流域。然而上海作为重要的经济发达地区,有自己的治水需求和特点,水利建设过程中需要与太湖流域有关地区、部门密切配合,处理好局部和整体、个性和共性的矛盾。

建国46年来,上海人民发扬团结治水的精神,坚持上下游兼顾、流域一盘棋的治水思想,勇于探索,大胆创新,锲而不舍地寻求治水良策。在50年代即开始进行的联圩并圩、并港建闸、河道疏竣等局部水系整治的基础上,按照统一规划、洪(潮)涝分开、高低分治、排灌自如的治水原则,1977年提出了全市水利分片综合治理的设想和规划,并开始逐年实施。规划将黄浦江及其上游三大主要支流以及苏州河等留为上游泄洪排水通道,将水利建设和城市建设、发展内河航运相结合,按照不同地情、水情和区域经济特点,全市划分为4大区14个片,实行水、田、林、路、村统筹安排,洪、潮、涝、渍、旱、盐、污综合治理,明确了治理标准、工程布局和工程规模,提出了管理运行的要求和水资源调度的原则。其中尤以整治骨干河道、兴建水闸泵站,改造三地(低洼地、盐碱地、高亢地)为治理重点。1977年和1978年的全市大规模农田基本建设高潮以后,每年冬春都根据分片治理规划要求集中兴修农田水利。经过长年和阶段性的工作,已先后整治开挖了淀浦河、大治河、川杨河、蕰藻浜、油墩港、太浦河等骨干河道和800余条次的中、小河道,建设了一批控制性水闸工程,基本形成了有纲有网、能控能调的水系网络,扩大和增强了流域和上海地区的引排能力,也提高了遍布城乡的通航河道的通航能力,有效地减轻了黄浦江、苏州河的航运压力。至1995年,高亢地已基本平整,盐渍地改良率达78%,低洼地易涝地的治理率达93.3%,地下排渍的塑料暗管敷设面积达14.73万亩,建设了松江新五、宝山罗店、青浦香花桥等一批较高标准的园田化乡(镇)。1986年制定了上海市城乡结合部区域性水利规划,城乡结合地区的水系和河道逐步得到疏理和竣拓。1991~1992年,郊区各县又进行了乡村和县级水利规划,将水利综合治理又推进了一步。经过治理建设,上海已是干河成纲,支河成网,引水有源,排水有门,过境水有路,抗旱有电灌,排涝有闸泵,洼地有圩区,除渍有暗管。配合太湖流域综合治理和城市建设发展,全市确立了水利分片综合治理和水资源调度的总体格局,各项水利设施已开始发挥防洪、引排、预降、调蓄的综合效益。特别是青浦、松江大控制片的先期完成运行,为低洼地区的治理积累了成功的经验。

水利分片综合治理规划及其实施,进一步发展、完善了上海地区古代治水思想之精华,有效地加快了上海地区城乡水利建设的步伐,治理标准得到提高,工程布局更趋合理,建设规模不断扩大,提高了水利建设效益和技术水平,有利于水资源的利用、水污染治理(包括调水冲污)和防洪纳潮等水利工程的调度管理,使水利建设和管理工作更加系统化、科学化,上海市水利分片综合治理成效显著。

持续促淤围垦,扩展陆域,促进河势稳定 长江平均每年有4.7亿吨泥沙下泄入海,其中约有一半在长江口和杭州湾北岸沉积,使上海滩涂不断扩展。建国以来,随着上海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口的日益增多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城市建设用地、工业生产用地、居民住宅用地不断扩大,上海人多地少的矛盾日益突出,土地资源利用已到了见缝插针的地步。土地,成为上海人民最为宝贵的资源,围涂造地,开发新的土地资源,是保证上海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措施,是上海治水兴利除弊的重要工作之一。

1954年以来,市政府和水利部门多次在崇明、长兴、横沙三岛和川沙、南汇、奉贤、金山等县沿江沿海进行大规模的围涂造地。1990年崇明团结沙一次围垦2.7万亩,1992年崇明东旺沙一次围垦6.6万亩。南汇芦潮港50万亩人工半岛促淤造地工程亦已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按照围垦、整治、疏浚三结合方针持续进行的促淤围涂工作,为上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提供了为数可观的土地资源,至1995年底,全市共围涂造地110万亩(1990年101万亩),相当于上海市现有地域面积的12%。在这些新围垦的土地上,建立起了一批国营畜牧场、农场和乡镇、村舍,垦区成为城市农副产品的主要供应基地,并接纳了37万城市知识青年。新垦区成为城市工业扩散和市政工程项目用地主要区域之一。垦区的开发项目也从农、副、渔业扩展到工业、市政、环境、旅游等各个领域,杭州湾畔上海南翼工业辅城的建设已经起步,尤为引人瞩目的一座国家级规模的化工城——上海金山石油化工总厂拔地而起,屹立在新开垦的热土上,灰场、垃圾堆场和供水水库相继建成。科学合理的促淤围涂工作,有利于长江河口河势的稳定、整治和航道、港口的疏浚、建设。长江河口今仍为自然状态河口。徐六泾河段北岸自60年代通过围垦,将13公里宽的江面束窄为5公里后,已成为一个人工节点;50年代末60年代初长江口南支南、北港河段中的沙洲经由人工堵汊围堤联并成长兴岛;崇明岛北沿围垦促进了长江北支河道的整治。这些围垦工程在一定范围内消除了沙洲在河口中的游移,减少了活动沙的来源,局部地控制并调整了上游主泓摆动对下游河势的影响,束水归槽,对河势稳定、有效进行河口治理和航道贯通发挥了重要作用。积极地促淤围涂工作,还促进了围涂造地工程技术的进步。由于历年陆续不断的滩涂围垦,近期可资开发的高滩资源已很有限,自80年代起,开展了低滩促淤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的研究和工程建设,并先后在杭州湾北岸、崇明东滩等处进行工程实地试验,取得了快速促淤的预期效果。

积极改革,依法管水,水利事业逐步走上良性循环轨道 1978年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经济快速发展。为适应城市建设和自身发展的需要,上海水利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突破旧传统旧模式,从农村走向城市,进行城乡一体治水、多层次多方位服务的尝试和努力。1980年上海市水利局成立,1984年上海市长江口开发整治局成立,这对统一领导全市的水利工作起到了积极的推进作用。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颁布后,市政府确定上海市水利局为市水行政主管部门,上海水利建设更有了冲破旧态势、积极开拓进取的责任和依据。

上海在治水实践中,逐步从多头管理转变为统一管理和分级分部门管理相结合,不断强化水行政主管部门的职能。自1988年起相继明确市、县水利部门为同级人民政府的水行政主管部门以后,对水资源统一管理的工作得到加强。1992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又颁发了《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它和已先期制定的《上海市滩涂管理暂行规定》、《上海市海塘江堤养护管理暂行办法》、《上海市防汛墙加固加高工程建设管理办法》、《关于新划市区排水河道清障管理暂行规定》等法规规章上下衔接,使水资源和水利工程建设及管理做到有章可循、有法可依。1987年以来,全市各县、区分别成立了水利公安机构,培养了一支水利执法队伍。市、县(区)水政管理单位依法开展水政管理、水利治安管理,有效地加强了上海水利法制建设和水行政执法工作,为加强对水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发展壮大水利基础产业和保障城乡防洪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

80年代以来,在水利部关于转轨变型、推行经济承包责任制和开展综合经营、有偿服务方针的指导下,上海水利建设逐步走上“以水养水”、“一业为主,全面服务”的发展道路。适时将水利工作重点转移到管理上来,加强工程管理和技术培训,健全管现机构和队伍,深化管理体制改革,从一般的岗位责任制发展到经济承包责任制,水利建设长期以来“重建轻管”的倾向逐步得到改变。充分利用水利设施和技术优势,在开展多种经营的基础上,发展水利经济,创办经济实体,增强经济实力,至1995年底,上海水利经济产值已达11.95亿元,利润已达0.98亿元。水利经济的快速发展,逐步改善了水利职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为机构改革和职工队伍的稳定创造了条件,使水利事业发展更有后劲。在抓紧工程管理、抓好水利经济发展的同时,上海水利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改革和探索,改变水利只讲投入不计产出的现状,适时将水利由社会公益转向社会公益、经济效益并举的轨道,在注重社会效益、环境效益的同时,也讲究经济效益。1991年12月起实行水利工程有偿供水,依法征收水利工程供水水费、堤防维护费。同时改革水利投资体系,拓宽资金来源渠道,改善投资结构和投资方式,改革水利产权制度,实行经营式开发,实现国有资产滚动增值,改革水利劳动用工制度,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上岗聘任制和岗位技能工资制,改变“企业吃国家,职工吃企业”的旧面貌,逐步将水利事业纳入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良性运行机制,形成水利为社会、社会办水利的社会主义水利行业新风貌。

在水利事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水利科技水平也在不断发展和提高。水文测报手段已居全国先进之列,规划和设计已采用计算机操作,新建水闸也已应用计算机运作管理,还建立起了一支既有事业精神,又比较系统、全面掌握现代水利科学技术,能完成各类水利工程规划设计、施工、管理运行的专业队伍。数十年来,水利工作者呕心沥血、孜孜以求,努力奋斗,用水利建设的成就和效益雄辩地说明水利不仅是农业的命脉,而且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城市发展、建设的命脉,在国际大都市的形成发展中,开始奠定下水利的应有地位。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上海水利建设已初步形成了市场化、法制化和现代化的初步格局。

上海水利建设,是一项极其复杂繁重的系统工程。建国46年来,伴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进程,遵循着水利事业自身的发展规律,上海水利事业不断开拓、发展,总计投入资金55亿元,取得了任何历史时期都无法比拟的伟大成就。为上海乃至太湖流域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生态环境的保护,发挥了积极作用,有效地保障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促进了上海城市的发展。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中共中央确定将上海建设成长江流域经济发展龙头和形成经济、金融、贸易三个中心的发展目标,浦东新区的开发开放,也给上海水利带来机遇和挑战。由于受自然条件、地理位置和历史遗留问题的限制和影响,上海现有的水利工程设施还不能满足上海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的要求,防洪防潮、排涝工程体系有待进一步完成达标建设,开发利用水资源的工程和各类设施建设也需要进一步提高,在某种程度上,水的问题已成为上海社会、经济进一步发展的一个制约因素。

上海虽属沿海河网地区,水资源总量丰富,但量大质差。上海原有城市基础设施比较落后,经济发展和水环境保护没能应有地“同步”,市区河道已全部受到污染,黄浦江下游段85%的水体不合格,上游水体也开始受到影响,除长江口和淀山湖外,可利用水资源紧缺,水污染问题十分突出,处于江南水乡的世界著名水都已被列为全国主要的水质型缺水城市。

90年代以来全球气候异常,专家预测本世纪末至下世纪初将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严重时期,21世纪内海平面将会上升;太湖综合治理,太浦河工程开通后,黄浦江上游水情明显变化,汛情加剧,西部地区防洪治涝面临新的考验;预定的工程项目和标准尚未完全建成或达标;由于上海及周边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地面沉降仍未根本控制。凡此种种,洪、潮、涝、污等水患还会给上海带来严重威胁。

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上海城市化进程加快,部分水系被打乱,城郊结合地区水利设施亟待重建新建。上海现有排涝泵站、灌溉泵站、水闸、渠系建筑物大都建于六七十年代,经过数十年的运行,大量老化失修,效力锐减,亟需更新改造。

此外,还要继续深化水利改革,大量增加水利投入;加强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现有工程标准,进一步发挥效益;加强水利科技和管理队伍建设,提高科技兴水和科学管理水平;完善水利法规建设,依法管水治水,保护水资源和水利工程免受损害;发展水利经济,增强经济实力。

1992年中共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水利是国民经济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的指导思想。1995年,十四届五中全会又把水利放在基础设施的首位。事实证明,城市越发展,经济越发达,水利建设任务越艰巨。城市防洪、排水、水源地建设、水环境保护等工程是城市建设中的重大基础设施,维系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我们必须居安思危,牢固树立水患意识。

上海市人民政府于1995年6月作出了“关于大力加强水利工作的决定”,明确上海水利建设的主要目标是“从上海作为国际化、多功能大都市的要求出发,在90年代末,建成较为完整的防洪防潮安全体系、水资源开发和调整体系、农田排灌体系和水利政策法规体系”。

回首往事,我们曾经有过辉煌。展望未来,水利建设任重道远。站在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上海,正以崭新的姿态面向世界,面向21世纪。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上海人民定会谱写出团结治水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