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国际运价 2003/12/19 10:26:16

一、客运价

民国时期国际客运价的确定,是根据不同航线上的飞行成本,核算出每客公里的运价,并参考其他国家航空公司飞行在该航线的运价,然后乘以航程距离,得出乘客起讫站之间的票价。如“中航”的上海——旧金山航线,其全程客票价为726美元,这是由“中航”和美国泛美航空公司共同决定的,并已由交通部批准及经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承认,以后任何航空公司在这条航线上营运,都不可采用以低于此票价来竞争客运业务。其时,如有国外乘客来中国,并非到上海口岸为止,还需续航至内地的汉口、重庆、兰州等地,且乘客自愿在国外一次付给全程外汇票价,但由于自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统治区的物价飞涨,国币贬值,外汇与国币的汇率时有变动,这就发生由上海至内地因国币票价如何与外汇折算的问题,如折付外汇有利于乘客,不但可拓展国外与内地的航运市场,增加航空公司的外汇收入,同时也属招揽生意之道;如折付外汇不利于乘客,势必使乘客至上海口岸后,另行设法再续航内地,这对航空公司的外汇营业收入将造成颇多损失。因此,当时的“中航”和“央航”,在遇有愿以外汇折付票价时,大都采用有利于乘客的办法。

上海解放以后,根据民航总局的统一规定,国际航线运价主要分为双边协定运价和多边协议运价两大类。除此以外,还有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统一制定的国际航线运价。

1954年以前,中国民航在不具备自办国际航线的情况下,中苏两国政府共同创办了中苏民用航空股份公司,开辟了北京至苏联边境城市赤塔等3条航线。民航上海营业处在1952年作开航准备工作中,与中苏民用航空股份公司合作经营联运业务。中苏民用航空股份公司的国际航线运价,是按照中苏两国政府于1950年签订的《关于创办中苏民用航空股份公司的协定》的有关运价条款确定的,其运价分为两类:沿铁路线航段每客公里为18戈比(苏联货币);不沿铁路线航段从1500~3000公里以上分别为30戈比至27戈比。以后国际客运价多次调整,平均降低约20%。

中苏民用航空股份公司撤销后,从1955年1月起,中苏民用航空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全部移交中国,所经营的3条中苏国际航线和2条国内航线(北京至乌鲁木齐、乌鲁木齐至喀什)统归中国民航经营。中国民航以后又开辟了中缅、中越、中朝等国际航线,其运价与国内航线基本相同。

1962年,中国民航在制订中苏航线运价时,规定对东欧11个社会主义国家乘客采取公布运价的50%折扣计费,中苏航线的运价又一次降低。

1964年,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简称“巴航”)开航上海以后,中国民航采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统一制定的运价。

1967年2月,民航总局接“巴航”运价部门通知:自4月1日起,该公司现行适用于一些亚洲地点的“船员团体旅行票价折扣规定”,也同样适用于广州和上海。民航总局对上述“规定”表示同意,并于是年3月7日发出通知,在中巴航线上实行船员折扣优待规定,凡购买单程普通客票的船员团体:上海、广州与欧洲或非洲之间,20人以上40%折扣;上海、广州与巴基斯坦、印度或锡兰(今斯里兰卡)之间,20人以上45%折扣;上海、广州与阿巴丹(伊朗)、巴林、巴士拉(伊拉克)、达莱、多哈(卡塔尔)或科威特之间,20人以上40%折扣。

通知强调,所有船员必须搭乘同一飞机至目的地;船员每人的免费行李额为30千克。购票时必须具有船公司或有关部门的介绍信,介绍信内容应包括始发地、目的地、旅客人数、姓名、船名、船公司或有关部门名称和开始旅行日期。船员折扣票价不能与其他公布票价合并使用,但国内票价除外。退票按一般规定办理,如退票后人数少于规定人数,应按十足票价重新计算。旅客可以改变航程,但必须包括团体的全体旅客。

1974年9月29日,根据中日通航协定,中国民航开辟了北京——上海——大阪——东京国际航线。是年10月27日,中国民航又开辟了北京——卡拉奇——巴黎国际航线,结束了法国航空公司(简称“法航”)与“巴航”单方面通航中国的局面。随着国际航线的陆续开辟,中国民航国际航线的运价,逐渐与国际“接轨”,客运价一般都实行了头等舱(F)和普通舱(Y)票价。上海民航按照1974年12月17日民航总局《关于北京——卡拉奇——巴黎、北京——德黑兰——布加勒斯特——地拉那与北京——上海——大阪——东京航班时刻和运价的通知》规定,对客票价分别实行两种票价,即公布票价和暗扣票价。

公布票价 公布票价中的单程一般票价,分为一等票价和普通票价,如上海至东京,票价分别为人民币409.20元和292.20元;上海至大阪,票价分别为人民币318.80元和227.50元;北京——上海——地拉那,票价分别为人民币2809.50元和1656.80元。公布票价中的游览票价,分成以下两类不同的折扣票价:从北京、上海、广州至德黑兰、布加勒斯特、地拉那、巴黎以及欧洲、非洲各地,10人以上普通来回程票价39%折扣;从德黑兰、布加勒斯特、地拉那、巴黎以及欧洲、非洲各地至北京、上海、广州,12人以上普通来回程票价36%折扣;从北京、上海至东京、大阪,15人以上普通来回程票价30%折扣;东京、大阪至北京、上海10人以上普通来回程票价30%折扣。公布票价中的海员票价,分为团体海员和单个海员两类。如北京、上海、广州与巴基斯坦之间,20人以上普通票价45%折扣;北京、上海与东京、大阪之间,15人以上普通票价30%折扣。如是单个海员,北京、上海、广州与世界各地之间,普通票价25%折扣。公布票价中的青年票价:12~25周岁青年,在北京与巴黎之间,普通来回程票价50%折扣;学生票价:北京、上海、广州与欧洲、非洲各地之间,普通票价30%折扣;北京、上海、广州与巴基斯坦、伊朗之间,普通票价25%折扣。

暗扣票价(暗扣票价不对外公布) 民航总局与“巴航”、“法航”(AF)、法国联合航空公司(UT简称“法联航”)和非洲航空公司(RK)分别达成内部协议:对乘坐“法航”、“法联航”等航空公司班机的5人以上的中国团体旅客,给予20%暗扣;对乘坐“巴航”班机的6人以上的中国团体旅客和国内有关单位邀请的外宾,给予30%暗扣。中国民航开航卡拉奇、德黑兰、巴黎、布加勒斯特、地拉那后,分别对象给予20%或30%的暗扣。凡按规定购买折扣机票的旅客,如因故不能乘坐中国民航或规定的外航班机而改乘其他国家航空公司班机时,则应按公布票价补付票款差额。

由于英镑长期浮动,美元不断贬值,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于1972年以后改用贬值前的美元航空运价为基础货币,简称为FCU(客票价计算单位)和RCU(货运价计算单位)。因国际航空运价不断上涨,从1975年4月1日起,部分地区之间客运票价又提高8%。民航总局国际业务局下发了《关于使用国际航空客票价的通知》,规定从1975年4月1日起,采用《航空客运手册》(APT)62期公布的运价。

按照《通知》精神和国际票价计算规定,《通告》附件作了具体的介绍。

自中国始发至世界各地客票价的计算办法 (1)出售中国至以下各地的客票时,票价均按APT-62期公布的FCU票价(包括直达票价和分段相加的票价,下同)附减15.2%后,按1FCU等于人民币2.2673元折成人民币计收。由于APT-62期公布的人民币票价仅在FCU票价上附减8.43%后折算而得,没有把4月1日涨价的8%计算在内,故人民币票价不能直接使用。(2)出售自中国至以下各地的客票时,票价均按APT-62期公布的FCU票价附减7.53%后折成人民币计收。因APT-62期公布的各该人民币票价,其中包括自北京、上海至中东、非洲各地的相同点票价,均系按此办法计得,故可直接采用。如旅客全程乘坐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简称“埃航”)、“巴航”航班,则仍采用原与“埃航”、“巴航”协议的运价,无需附减。(3)出售自中国至以下各地的客票时,除下列外,票价也按APT-62期公布的FCU票价或分段相加的FCU票价附减7.53%后折成人民币计收,因APT公布的人民币票价并未附减7.53%,故在使用时需重新计算人民币票价。(4)出售中朝、中越、中缅、中苏、中老航线的客票时,上述票价的附减办法均不适用。在出售中罗阿航线以及经中罗阿航线至其他国家的客票时,客票上填写的票价也按上述规定计算。但中、罗(罗马尼亚)、阿(阿尔巴尼亚)三国公民的实付票款,仍根据1974年12月17日民航总局际字第413号通知规定的办法计算。(5)逾重行李运价分别按上述相应的规定办理。

出售自国外始发至中国各地的客票和预付票款通知时,票价的计算办法 (1)将始发的当地货币票价(已包括该地至中国适用的货币附减或附加),按出票之日中国银行公布的买入价折成人民币;(2)将始发地公布的FCU票价,减去中国至该地规定的票价附减百分比,然后按1FCU等于人民币2.2673元折成人民币。上述(1)与(2)比较,按较高的人民币票价计收。

出售仅在国外两地之间的客票和预付票款通知时,票价的计算办法 (1)将始发地的当地货币票价(已包括货币附加或附减),按出票之日中国银行公布的买入价折成人民币;(2)将始发地不包括附加或附减的FCU票价,按1FCU等于人民币2.2673元折成人民币。上述(1)与(2)比较,按较高的人民币票价计收。1975年8月27日,民航总局与“日航”修改《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国际业务局与日本航空有限公司运价协议》。是年10月29日,民航总局在《附送中日航线运价协议》(通知)中特别强调:民航总局出售中日航线客票时,仍采用FCU票价附减的办法。

随着中国民航国际航线的不断开辟,中国民航国际航线的运价工作也逐步有了改进和发展。上海民航按照1981年8月26日民航总局国际局《调整国际航线客运价》的规定,以及国际航线上实行头等舱和普通舱票价的惯例,调整了有关航线的运价,如中日航线运价:上海至东京头等舱FCU为320.30,折合人民币并附减0.80%后为581.00元;普通舱FCU为224.90,折合人民币并附减0.80%后为408.00元。调整以后的客运价,从是年9月1日起执行。

1991年1月2日,“东航”运输市场处颁发《关于调整国际客货运价的通知》,指出:经中日双方政府批准,自1990年11月24日起,由中国始发至日本的客货运价上调7%,自日本始发至中国的运价上调5%。由于人民币与外汇的汇率下调9.57%,为保持人民币票价的外汇值不受影响,经与日航协商,并经政府批准,决定从1990年12月20日起,自中国始发至日本的客货上调11%,即上海——东京的客票价,单程:头等舱人民币2619元,公务舱2024元,经济舱1840元;来回程:头等舱人民币5238元,公务舱4048元,经济舱3680元。东京——上海,单程:头等舱10320O日元,公务舱74100日元,经济舱68600日元;来回程:头舱180100日元,公务舱129100日元,经济舱122400日元。

从1995年起,据民航总局《1995~1996年文件汇编》“国际航空旅客运价”记载,上海至东京航线的客票价作了调整,单程票价为:头等舱人民币5060元,公务舱4100元,经济舱356O元。

是年9月14日,民航总局颁发《关于印发(国际航空运价管理规定)的通知》,《管理规定》共22条,其中第14条规定:民航总局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和当时的国际航空运价水平、市场情况以及货币兑换率的变化等,对航空公司所申报国际航空运价予以批准或不予批准。航空公司申报国际航空运价时,如不符合上述要求,民航总局将予以缓批或不予批准。

二、货运价

民国时期的国际货运价,是以客票价为依据的。国际普通货物及逾重行李运价,每千克一般都以客票价的1~2%收费,在不同航线和不同时间里略有浮动;贵重货物运价,多数为按客票价的2.5%左右收费。但也有一些例外的情况,如抗战胜利不久,“中航”于民国34年(1945年)10月1日公布的客货运价目表中,以重庆——加尔各答航线为例,其普通货物逾重行李每千克运价达客票价的4%,贵重货物运价每千克达客票价的10%。

“中航”渝加线客货运价目表

1945年10月1日起实行

单位:国币/元


单程客票价表

重庆

16500

昆明

35100

18600

汀江

43500

27600

加尔各答

普通货物及逾重行李每千克运价表

上海

660

昆明

1404

744

汀江

1740

1104

加尔各答

贵重货物每千克运价表

上海

1650

昆明

3510

1860

汀江

4350

2760

加尔各答


此后,在“中航”或“央航”公布的客货运价目表中,普通货物和贵重物品的运价与客票价,再没有发现有这样高的比例。

民国37年7月19日,“中航”和“央航”分别公布了历经多次调整后的国际客货运价。此时,在“中航”由上海起飞,经香港、昆明、缅甸仰光至印度加尔各答的航线上,客货运价采用了国币、港币、印度罗比和罗比/安那等不同币种的不同价目,逾重行李的运价,每千克为客票价的2%,使用的飞机已改为“空中霸王”。“央航”的中暹(泰国)航线,也采用了不同航段以不同币种计价的方式,其普通货物及逾重行李运价每千克为客票价的1%,贵重物品运价,在上海至广州航段每千克为客票价的2.5%,由广州至曼谷航段为客票价的2%。这期间,“中航”的中美航线,因是以美元制订价目的,所以全程726美元的客票价,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1948年7月19日“中航”、“央航”国际客货运价目表

“中航”沪港昆仰加线

上海

NC

360000000

7200000

南京

HK

380.00

3.80

HK

400.00

4.00

昆明

NC

347000000

6940000

NC

998000000

19960000

HK

690.00

6.90

NC

440000000

8800000

仰光

RS.

RS/AS

890/—

8/14

RS.

RS/AS

574/—

5/12

RS.

RS/AS

390/—

3/14

NC

1120000000

22400000

HK

850.00

8.50

NC

740000000

14800000

加尔各答

RS.

RS/AS

1000/—

10/—

RS.

RS/AS

710/—

7/2

RS.

RS/AS

616/—

6/3

RS.

RS/AS

226/—

2/4

“中航”中美线

上海

US

615.00

檀香山

US

726.00

旧金山

自上海飞旧金山或檀香山之美元票价一部分可结付国币。

“央航”中暹线

上海

汕头

广州

77500000

775000

1938000

56300000

563000

1408000

50700000

507000

1268000

曼谷

US

250.00

2.50

5.00

US

150.00

1.50

3.00

US

120.00

1.20

2.40

SM

4700

47

94

SM

3100

31

62

SM

2700

27

54

说明:(1)以上各表中,第一数字为单程票价,第二数字为普通货物及逾重行李每千克运价,第三数字为贵重物品千克运价;(2)NC为国币,HK为港币,US为美元(单位/元),SM为暹币,RS为印度罗比,RS/AS为罗比/安那(以下各表同)。

至民国38年7月25日,南京、上海、青岛、汉口等重要城市都已先后被解放,国民党统治区日益缩小,“中航”、“央航”和民航局直辖空运队可飞行的地区,仅剩下东南沿海和西南、西北少数省市。上年秋季,国民党政权强制推行限价措施,以金圆券取代贬值得几乎一文不值的旧国币,此时金圆券也像废纸一样不值钱了。这时,民航局召集上述3个航空单位和有关部门,又商讨了国内航空运价由银元改为以美元计收的比率等问题,确定每客公里客票价按0.0457美元基数计算;普通货物及逾重行李每千克按客票价1.5%计收,贵重物品按照普通货物2.5倍计收,航邮包裹及保价邮件按照普通和贵重货物同样分别计算,信函、明信片按1%计收,当日新闻纸按信函0.6%计收。但是,在实际执行中,“央航”的国际客货运价比率,基本上是按上述标准收费,而“中航”的国际客货运价费率,就不完全相同,并把逾重行李不再按普通货物收费。

1949年7月26日“中航”、“央航”国际客货运价目表

“中航”香港——加尔各答航线

香港

HK

400.00

3.60

4.00

9.00

SC

110.00

1.38

1.65

3.45

昆明

HK

690.00

4.70

6.90

11.75

RS

574/—

3/14

5/12

9/12

SC

102.00

1.02

1.53

3.83

RS

390/—

3/14

3/14

9/12

仰光

HK

960.00

6.60

9.60

16.50

RS

800/—5/8

8/—

13/12

SC

195.00

1.95

2.93

7.38

RS

643/—

5/10

6/7

14/—1

RS

253/—

1/11.5

2/8

4/5

加尔各答

“中航”香港——东京航线

香港

台北

HK

896.00

5.92

8.96

F

960.00

6.30

9.60

东京

US

224.00

1.48

2.24

US

160.00

1.05

1.60

“央航”中暹线

汕头

广州

香港

SC

150.00

2.25

5.63

SC

112.00

1.68

4.20

HK

512.00

5.12

12.80

曼谷

T

1560.00

15.60

39.00

T

1400.00

14.00

35.00

T

1280.00

12.80

32.00

说明:(1)“中航”的2份价目表中,第一数字为单程客票价,第二数字为普通货物每千克运价,第三数字为逾重行每千克运价,第四数字为贵重物品每千克运价,而“央航”仍把逾重行李按普通货物收费,故只有3个数字;(2)SC为银元,T为台币(单位/元)。

解放后,民航上海营业处于1953年开展国际货运业务。当时,上海民航与中苏民航股份公司联运的货运价,分境内段和国际航空段,这是由中苏民航股份公司于1950年制订的。

1954年中苏民航股份公司撤销后,中国民航开辟的国际航线,如中苏、中越、中朝国际航线,其运价都是按照双边协议运价承运,与国内航线的运价无多大差别。

1964年,民航总局与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对中巴航线上的货运价达成协议。是年4月21日,民航总局商务处下发《中巴航线货运价通知》,民航上海管理局按照中巴航线货运协议价执行,即:上海——达卡,45千克以下,每千克人民币3.03元,英镑8.80先令,45千克以上,每千克人民币2.28元,英镑6.60先令,最低运费人民币5.17元,英镑15.00先令。

上海经中巴航线转往西欧、北欧等主要城市的普通货物运价,按人民币计算分别为:上海至卡拉奇,运输时间2天,每千克货物运价,普通货物45千克以下为5.07元,45千克以上为3.80元,最低运费为5.19元;上海至巴黎,运输时间3天,每千克货物运价,普通货物的千克以下为10.21元,45千克以上为7.67元,最低运费24.94元;上海经贝鲁特(黎巴嫩)至开罗,运输时间4天,每千克货物运价,在45千克以下为8.66元,45千克以上为6.50元,最低运费为23.21元。

1972年以后,在国际上,外国航空公司还采取在FCU和RCU基础上附加或附减一定百分比,以提高或降低运价。在国际货币波动和油料价格上涨的情况下,民航总局也采取了国际航线运价附加或附减办法来抵消涨价的影响,以维持人民币运价不变,并制订出货物最低收费标准45千克以下和45千克以上运价,其运价的条件与国际通用的做法基本上相同。

1974年8月30日,“中日民航协议”在东京签订。是年12月17日,民航总局下发“北京——上海——大阪——东京航班时刻和运价的通知”,规定该航线的货物运价,按“中日民航协议”的运价收费。1975年10月29日,民航总局国际业务局下发《附送中日航线运价协议》(1975年8月27日在北京修订),按规定:普通货运价,分为45千克以下和45千克以上货运价;特种货运价,是指高于或低于普通货运价一定百分比的运价。以普通货运价为例:上海——东京,45千克以下为每千克人民币2.73元,45千克以上为人民币2.04元,最低运费20.07元。东京——上海,45千克以下为每千克424日元,45千克以上为318日元,最低运费为3008日元。

三、邮运价

民国时期的国际邮运价,主要是指邮局付给航空公司代运邮件的运费,并不是邮局向寄信人收取贴在信封上的普通邮资数额。因此,普通信函、书刊印刷品和包裹等,当需要空运时,都需另加航空运费。

在抗日战争以前,中国与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国际航空邮件,主要由“中航”的上海——马尼拉、上海——香港航线将邮件载运至该两地,然后再交给美国泛美航空公司至该两地的班机转运。抗日战争期间,利用“中航”和“欧亚”先后开办的自昆明至河内、重庆至香港、广东南雄至香港,以及“驼峰空运”中的中国至缅甸、中国至印度等航线,将邮件交其他国家的国际航班转运。据《菲华邮刊》记载,由中国寄美国及加拿大的信函和其他邮件,除普通邮资及如需挂号另加挂号邮资外,其航空邮运价每重5克,分别为(以国币计):民国28年11月,由昆明、重庆经香港的航线转运至美国4.00元,至加拿大4.70元;民国30年12月,中缅线至美国和加拿大都为4.10元;民国31年10月,由中印线转运美国和加拿大为5.10元;至民国34年10月,由中印线转运到美国和加拿大的邮件,因泛美航空公司和英国航空公司已先后恢复经印度至美国与英国之间的直达航线,其航空邮运价为9.00元。

抗战胜利以后,自民国36年6月起,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和“中航”分别恢复和开辟了中美两国全程航线,航空邮运比抗战前要通过香港衔接中转,或经中印线及中缅线等转运,又前进了一步。并且随着“中航”和“央航”对上海——新加坡、上海——仰光——加尔各答、上海——东京、上海——曼谷等国际航线的逐步恢复和开辟,国际航空邮运可达的范围更有发展。嗣后,邮运价经多次调整后,定下的标准大致为:信函、明信片每千克按客票价的1~1.2%收费,包裹每千克照普通货物收费,保价信函及包裹按贵重货物收费,每日出版的新闻纸按信函0.6%收费。但在不同航线及航段之间,以及各航空公司计收运费中,略有一些上下。

1949年4月17日“中航”国际航线货邮运价表

沪汕港曼新线(南洋线)

上海

GY

61010.00

91520.00

228800.00

汕头

GY

90680.00

136020.00

340050.00

GY

29670.00

44510.00

111280.00

香港

HK

3.50

8.75

HK

0.95

2.38

GY

218440.00

218440.00

546100.00

GY

157430.00

157430.00

393580.00

HK

3.47

8.68

曼谷

GY

326570.00

326570.00

816430.00

GY

265560.00

265560.00

662900.00

HK

5.27

13.18

新加坡

沪港昆仰加线

上海

GY

90680.00

136020.00

340050.00

南京

HK

3.60

9.00

昆明

GY

74150.00

111230.00

278080.00

GY

205250.00

205250.00

513130.00

HK

4.70

11.75

GY

84480.00

84480.00

211200.00

仰光

RS/AS

5/13

14/8.5

RS/AS

3/14

9/12

RS/AS

3/14

9/12

GY

281820.00

281820.00

704550.00

HK

6.60

16.50

GY

161050.00

161050.00

402630.00

加尔各答

RS/AS

6/12.5

16/15

RS/AS

5/8

13/12

RS/AS

5/10

14/1

RS/AS

1/11.5

4/5

港沪日线

香港

HK

3.50

8.70

上海

GY

90680.00

136020.00

340050.00

US

1.11

US

0.67

东京

(45千克或以上者)

(45千克或以上者)

US

1.8

US

0.89

(45千克或以上者)

(45千克或以上者)

中美线

上海

US

4.41

檀香山

US

5.51

旧金山

说明:(1)以上各表中,第一数字为航空邮件每千克运价,第二数字为普通货物及航空邮政包裹每千克运价,第三字为贵重货物及邮政保价信函和包裹每千克运价;(2)GY为金圆券。

70年代初,国际航空运输邮运价,按照客运价的1.35%计算。1972年,民航总局和邮电部联合颁发《关于公布航空邮运规定》文件,明确邮运费的计算标准为货运价的169%,这一标准同时适用于国际进出口、过境的邮件。

1975年7月3日,民航总局颁发《关于国际进出口过境邮运价计算问题的通知》等文件,指出:民航总局(72)《关于公布航空邮运规定》下达后,有些单位对国际邮件的结算,却仍按老标准客运价的1.35%计收,邮电部门提出了意见。为此,要求售票服务处向邮电部门计收国际邮运价时,应按《关于公布航空邮运规定》的计算标准(即货运价的169%)办理。按民航总局《国际邮件(包括信函、报纸、杂志、印刷品、包裹等)收费标准的原则》的规定,中朝、中越、中缅、中苏航线,一律按现行的以人民币公布的普通货运价(45千克以下)为计算单位。中苏航线按公布的人民币基本价,即适合于中阿(阿尔巴尼亚)等12国公民和机构的基本运价,无50%折扣优待;中巴、中法、中伊(伊朗)航线,从中国始发的国际邮件,一律按《航空客运手册》53期中以人民币公布的普通运价(45千克以下)为计算单位。

从国外运来的邮件以及国外两地间的邮件,一律按现行有效的《航空客运手册》中所公布的货运价基数(45千克以下)乘以2.2673折成人民币作为计算单位。中日航线一律按协议的货运价基数(45千克以下)乘以2.2673折成人民币作为计算单位,无任何货币附减;中阿、中罗(罗马尼亚)航线一律按协议(即《航空客运手册》54期中公布)的以人民币公布的普通货运价(45千克以下)为计算单位,无任何折扣优待;货运价以人民币“分”为单位;由货运价基数折算为人民币时取两位小数,第三位以下舍去。邮运价以人民币“分”为单位,由人民币货运价乘以1.69折算为邮运价时取两位小数,第三位以下舍去。如果货运价有变动时,也同样适用于邮件运价。

1979年,万国邮政联盟里约热内卢大会决定调整航空邮件运费计算办法,实行各类邮件的划一费率,即不分信函、明信片(IC)、其他函件(AO)和包裹(CP),一律按每千克公里1.74‰金法郎计算。为此,1981年4月10日,民航总局和邮电部联合颁发了《关于调整国际邮件运费标准问题的通知》,强调从是年7月1日起,中国民航承运的外国邮政交运的邮件(包括进口、过境以及在外国两点之间运输的邮件)的运费,一律按万国邮政联盟的新规定执行,即按每千克公里1.74‰金法郎计收运费。金法郎与人民币的比价为1金法郎相当人民币0.80元。

1991年12月14日,邮电部和民航总局联合下发《关于发布(航空邮运规定)的通知》,其中涉及国际邮运的,规定由中国民航国际或地区航班承运的其他国家或地区邮政寄发的邮件,由邮方按照万国邮政联盟规定的运价垫付运费;承运中国邮政发往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邮件,按国际货运价(45千克以上)计收运费。

1996年,民航总局颁发《关于调整国际(地区)航线航运费率的通知》规定:上海至东京航段,航程1900公里,每千克费率人民币11元;上海至巴林,航程7100公里,每千克费率人民币41.20元;等等。

四、专包机运价

民国时期的国际包机运价,一般都根据飞机载重量和飞行路线所需成本,再加上合理的利润,所以多数都由承包者和航空公司商议确定。如“驼峰空运”期间,根据国民政府交通部与美国陆军后勤部签订的合同规定,“中航”飞行汀江、昆明间的专包机运输,每架飞机的最低运量为4200磅(1905千克),昆明、汀江间每架飞机的最低运量为5600磅(2540千克),每一来回程由美军付给“中航”600美元(当时“中航”使用的是C-47型和C-53型飞机)。至民国33年6月,对上述合同曾作过修订,“中航”提出调整运价的理由是,国内物价暴涨,国币贬值,开支庞大。修订合同规定运价分为两部分,美元部分由美军偿付,汀江至昆明每班减为美元475~400元;国币部分,由中国政府偿付,作为“回惠《租借法案》”(亦称反租借法)项目。

民国34年2月,“中航”以飞行班次加多,成本有所减轻为由,将包机价减低20%,其具体办法是:对美陆军部、美新闻处、中央银行及中央信托局等机构的包机新旧价目为:加尔各答——重庆航线由原来每吨4000美元减为3300美元;加尔各答——昆明航线由原来每吨2700美元减为2200美元;对美海军包机的新旧价目为;加尔各答——重庆航线由原来每吨3000美元减为2400美元,加尔各答——昆明航线由原来每吨2000美元减为1600美元。另外,“中航”为同国际民航运价基本保持一致,还拟将印币罗比客货运价率减去20%,但同时又因国内生活水平高涨,国币折合外汇低微的缘故,准备在国民党六大会议和参政会结束后,将国币运价率增加一倍。

在“央航”历年公布的客货运价表中,都附有“包机运价另议”的文字,没有发现有公诸于众的国际包机价目。但是,“中航”在抗战胜利后,有专门公布的各条航线包机运价表,现择其2条国际航线的包机运价表列于下:

1947年3月16日“中航”包机运价表

单位:国币/万元

沪加线

上海

1764

2856

汉口

4704

7616

2940

4760

昆明

15120

24480

12096

19584

9996

16184

加尔各答

上海——马尼拉线

上海

1806

2924

厦门

3234

5236

1428

2312

香港

11340

18360

8820

14280

马尼拉

说明:以上两份包机运价表中。第一数字为C-47型飞机单程包机价,第二数字为C-46型飞机单程包机价。

民国37年4月6日起,“中航”在其经营的上海——马尼拉航线上,因国币不断贬值的缘故,单程包机运价已涨到(以国币计):C-47型飞机自上海至厦门49140万元,至马尼拉194400万元,自厦门至马尼拉162000万元;C-46型飞机自上海至厦门65520万元,至马尼拉259200万元,自厦门至马尼拉216000万元。

70年代后期,随着对外贸易的发展,利用航空包机运送的进出口物资不断增多。当时,中国民航国际航线的包机费高于外国航空公司。外贸进出口公司为减少运费支出,往往将货物运至香港后,再包用外航飞机运输。这样,可以用人民币结帐比较便宜,但实际支出的是外汇,无论从节约外汇支出,以及对中国民用航空的发展,都是不利的。1977年7月16日,民航总局经国家计委批准,下发《关于降低外贸进出口货物包机费率的通知》,规定从即日起对外贸部门进出口货物包机一律按现行收费率减收1/3,即波音707型、伊尔62型每公里人民币10元,三叉戟型、伊尔18型和安12型每公里8元。

1996年6月18日,民航总局下发《关于调整包机收费标准的通知》,指出:近年来,由于人民币汇率并轨、航空油料上涨等因素,航空运输成本大幅度上升,而包机收费标准偏低,故从是年7月1日起,调整包机收费标准。包机飞行收费按飞机最大起飞全重计费,320吨(如波音747-400型等飞机),每飞行公里费率人民币300元,每飞行小时费率人民币260000元,30~50吨(如福克100、BAe-146、空中客车300等型飞机),每飞行公里费率人民币80元,每飞行小时费率人民币50000元。国际(地区)包机,在上述费用基础上加收20%作为国际飞行处理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