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03/11/20 10:32:54

1987年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成立后,将《上海邮电志》列入上海市地方志专业志系列。根据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部署,上海市邮电管理局于1988年10月18日成立《上海邮电志》编纂委员会。年内,市邮电管理局暨所属市邮政局、市长途电信局和市内电话局(现市电话局)相继成立了史志办公室,其他基层单位和邮电部在沪单位也指定专人负责。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上海邮电志》的编纂工作从1989年1月正式起步,在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市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和邮电部文史中心的指导下,通过全体修志人员的共同努力和各有关部门的协作配合,历时十年,终于出版了。

本志的编纂从筹备、起步到出版,先后经历了建立班子、培训业务;制定规划,拟订篇目;搜集资料,资料汇编;分篇编写,合拢总纂;三级评审,修改定稿和上报验收等工作阶段。其中搜集资料与分篇编写二个阶段耗时较长,约化6年左右时间。

本志采取众手成志的编纂方式,先后参与修志工作者共有260余人,多数曾长期担任业务技术管理工作。他们对邮电情况虽然熟悉,但对修志工作却是初次尝试,以往习惯于撰写总结、报告的笔法与方志的独特体例颇不适应。经过参加多次方志业务培训学习,并通过不断的实践,才对修志工作逐渐地增进了理解与认识。

上海邮电的历史追溯到古代通信,可谓源远流长。从晚清创办近代邮电算起,也有100多年的历史。因而搜集资料的时间跨度长,项目范围广,加以有些档案不全,难度很大,任务十分艰巨。搜集资料主要从查找历史档案、报刊图书和知情人口碑入手,采取先内后外、先近后远、先易后难、先急后缓的步骤。邮电历史档案有些时期出现缺口,如上海国内电信1945年以前的档案,大部分查无下落,只能通过查找当时的图书报刊和调查访问当事人等方法来解决。我们先查本局档案部门,继去市档案馆,再去北京、南京、天津、大连、镇江、宁波等地的邮电部门、档案馆,一共查阅了9万余卷/册的历史档案。1945年以前的邮政历史档案因是洋人当权,都以外文为主,美商电话公司和大北电报公司等外商电信企业的档案更全是外文,因而需要翻译的外文档案数量较多,涉及英、法、丹麦和日文。对此,我们物色了20余位翻译人员,共翻译了18824份外文档案。在查找报刊图书上,除本系统搜集到500余册邮电书刊外,还到上海图书馆、历史研究所等处查阅书刊,摘录资料,并专门到复旦大学图书馆逐日翻阅1871~1949年的上海《申报》,复录了所有有关邮电的文章、消息报道以至通告、广告等资料共4600余件。此外,还发动长期在上海邮电工作的老同志,向他们征集资料,组织“上海邮电四十年”征文。

通过以上途径共搜集到资料3万余份,约3000万字,另有照片及实物1000余件。此外,为编写上海各个系统的专用通信网,在市交通办公室的支持下,邀请铁路局、海运局、气象局等22个单位举行资料征集会议,取得这些单位的大力支持,为我们提供了资料。在以上各项工作的基础上,对大量原始资料进行梳理、筛选与考证,对有用的资料,按所订篇目分类,整理了资料汇编、长编共200余册,约800万字,作为撰写志稿的依据。对有些重要史实或史料不清的问题,进行了反复核实和研讨,以确保史料的真实可靠。在汇编资料过程中,我们出版了《上海邮电之最》和《上海邮电史料汇编》等中间产品。

本志的篇目按照地方志的体例要求,借鉴其他专业志的经验,结合邮电实际情况制订,起先作为搜集资料的向导,以后在编写过程中反复修订,先后六易其稿。1994年8月29日,由市地方志办公室和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的领导和专家对本志篇目稿进行评议,获得基本通过。认为篇目符合志书体例,门类比较齐全,结构合理,归属得当,可作为总纂依据。经对评议中提出的意见进行修改后成为编写志稿的基本框架。在总纂和评审阶段,又对篇目作了局部调整,定为本书的目录。

进入编写阶段,按篇、章、节落实到人,实行主编、副主编、编辑的三级责任制。先试写,后全面铺开,经过上下结合几次修改,各篇的初稿到1996年相继完成。然后组成以常务主编为首的总纂班子,对全志进行合拢总纂。1997年8月,将总纂完成后的志稿作为评议稿,发给邮电各级领导、局机关处室负责人、编纂委员会委员与顾问以及部分离退休干部共120余人,征求意见,至9月底共收到近800余条修改意见。10月9日,市邮电管理局局长、主编程锡元召开了《上海邮电志》顾问扩大会议,对《评议稿》进行评审,大家在肯定志稿的同时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10月31日举行编纂委员会全体会议,对收到的评议意见进行归纳分析,经过讨论取得了如何修改的共识。在本局内审基础上,上海市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于12月17日,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与上海市地方志审定委员会于12月29日先后组织专家、学者对《上海邮电志》(评议稿)进行评审。评审意见认为:《上海邮电志》(评议稿)指导思想正确,资料翔实,文字通顺,专业和时代特色鲜明,框架结构基本符合志书体例,从总体上看,符合新编地方志的质量要求,可以定稿,但还存在若干不足之处,需作修改。1998年,针对内审和上级评审中提出的意见,总纂班子对志稿再作深入过细的修改补充,并对各篇之间在记事、时间、数据等方面出现的差异进行核对订正。是年11月,将修改后的志稿报市地方志办公室验收。12月,根据验收意见作了润色,交付出版。

《上海邮电志》的编纂始终是在市邮电管理局党委和行政领导下进行,并得到了领导上在经费、人员和工作条件等方面的保证。本志的编纂还得到了邮电老领导的关怀。现已去世的上海邮政老前辈、原邮电部部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朱学范,现已去世的上海电信老前辈、原邮电部邮电科学研究院院长卢宗澄,以及原上海市邮电管理局党委书记兼局长何永忠特为本志作序。本志编纂中,蒙市地方志办公室、市交通专业志编纂委员会和邮电部文史中心领导的不断关心、指导和帮助,并得到市有关局领导和修志同仁的支持,得到各邮电单位领导和同志们的协作,均表衷心的感谢。

《上海邮电志》的编纂出版,凝结着全体修志人员的辛勤劳动与默默无闻的奉献。参与修志的许多老同志,不顾体弱多病,勤奋工作,表现了可贵的敬业精神。如现已去世的长途电信局退休的高级经济师戚法信,兢兢业业,埋头苦干,撰写、修改了大量志稿,直至1997年春病危期间,还在关心本书的出版。全体修志人员同心同德,怀着热爱邮电、热心修志的赤诚之心,边学习、边探索、边实践,克服困难,一丝不苟,十载寒暑,坚持不懈,努力以尽可能翔实的资料,丰富的内容,对一个多世纪来上海邮电兴衰起伏的历史长卷,作全面系统的记述,以期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设中,发挥志书的“资治、教化、存史”的作用。

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是一项崭新的工作,《上海邮电志》是上海历史上第一部邮电专业志。由于编者初次尝试,经验不足,水平有限,书中难免有疏漏和不妥之处,敬希读者指正。

编者

199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