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03/11/24 15:48:56

《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是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厂史编纂委员会(简称“厂史编委会”)以社会主义新方志的要求主持编修的上海石油化工总厂企业志。她全面记载了自1972年总厂建厂至1993年6月29日总厂重组为上海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石化上海金山实业公司整整21年的历史。《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的出版是上海石化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大成果。

厂志编修始于1987年底。头三年缺乏修志经验,曾二次发动和组织队伍,数次修订纲目,编辑出版厂志通讯,开展史料征集,摸索组织修志的规律。1990年底厂长王基铭亲自主持了第四次厂史编委扩大会议,对前三年修志工作进行了认真总结,统一了思想,明确了编修一部高标准严要求,与总厂地位声望相称厂志的目标;作出了扩大厂史办编制,组建一支精悍的专业修志队伍以及拨款添置现代化文印设备的决定。分管修志的副厂长一边放手厂史办的工作,同时又及时协调解决修志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总厂志的编修走上了较顺利发展的道路,编修的步伐大大加快。1991年底基本完成259万字资料长编的编写。1992年4月,完成150万字的厂志试写稿。1993年初,完成110万字的初评稿。同年4月,召开了总厂各处室各单位领导和知情人参加的各专业编评稿会、一期工程包建单位领导评稿会、总厂老领导和厂史编委会评稿会、市经委修志指导小组及经委系统修志同行参加的评稿会、市地方志审定委员会成员参加的评稿会,汇集修改意见1600余条(处)。厂史办公室本着博采众长择善而从的原则,对志稿进行修改,于1994年初完成了105万字的厂志定审稿。随后即送市地方志审定委员会的有关专家,学者阅审。同年4月,市地方志审定委员会在全面审核后准予定稿。同年6月,厂史编委会召开第七次会议,作出了同意定稿的决定。同年8月,通过市地方志审定委员会的验收,交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从1987年底酝酿编修,到1995年初出版成书,前后历经7个多年头。期间,查阅档案4110余卷,计2亿余字,摘录资料卡片3万张,修改纲目10余次,志稿全面修改4次,工程之浩繁,可见一斑。

《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为编、章、节、目小编并列式结构。志首为总述、大事记,编首设概述,章首有无题小序。为了在编目设置上体现上海石化的企业特色,全志按油、化、纤、塑、公用工程生产等分别设编。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又是企业兼办社区的体制,所以在突出生产主体地位的前提下,又分类记述了社区的各行各业。在厂志内容上,力争以历史唯物主义态度述事系人,如实反映事物发展的起伏,昭明因果关系,追求历史的真实,使之达到可信、可读、可用。《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的编修工作,自始至终是在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党委和厂长的直接领导和支持下进行的。修志的7年中,戚原、王基铭、顾传训、周公侠、徐以俊、王名实、曹臻、周耘农等总厂党政领导先后担任编委会主任和副主任。吴亦新、王观泽、张一飞、辜昌基、沈光照、王锡荣及总厂工、团和有关处室的领导担任编委委员。原中国石化总公司总经理陈锦华及总厂的老领导周璧、龚兆源以及周公侠、徐以俊、陈世开、周大逵担任顾问。有一名副厂长分管日常修志工作。

《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的编修坚持了专业为主、业余配合、专家指导的“众手修志”方针。自1987年底至1991年,经过三次的发动和组织,组成了一支由各处室和直属单位的各领导分管,修志联络员组成的资料收集联络网。这支业余联络员队伍担当了专业修志人员资料工作的向导和助手,帮助考证史实,弥补史料的缺漏;还担当了志稿的专业评审工作,纠正专业知识上的差错。总厂的档案部门,为资料搜集工作畅开了大门。修志的7年中,我们自始至终都得到了市经委修志指导小组、市地方志办公室的领导、专家、学者,以及奉贤县志办、金山县志办和经委系统各局志办修志同仁们的指导和帮助。应该说《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是总厂各单位各处室部门齐心协力,专职修志人员与业余联络员联袂合作,厂内外人士热心支持的集体劳动成果。

修志工作既艰难又辛苦。本人奉命担任主编,主持厂史办的工作,深切体会到参与厂志编修的同仁们不计名利,长期为厂志辛勤工作精神的感人。特别是在厂志初稿总纂阶段,同志们克服了家庭的各种困难,离家集中在淀山湖,改稿三月,不出疗养院大门一步。有的同志因长期伏案工作,双脚浮肿,积劳成疾。还有一大批业余修志联络员,他们默默无闻地利用业余时间协助总厂志的编修。今借厂志出版之际谨向他们表示深深的敬意。

同时我们深深怀念总厂厂史编纂委员会顾问,原总厂筹建指挥部党的核心领导小组组长,前市政协副主席周璧同志,他一直关心着厂志的编修。遗憾的是他未及总厂志出版瞌然而逝。今天,我们谨以此书的定稿出版来告慰他在天之灵。

在《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成书出版之际,我们感谢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冲以及国家计委主任陈锦华同志为厂志题词。感谢中国石化总公司总经理盛华仁同志为厂志作序。感谢市经委修志指导小组、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等有关部门给予我们工作上的指导和帮助。特别是吴宇良、姚秉楠、黄苇等老同志老教授,为提高厂志质量而给予的种种指导和帮助。感谢关心和支持《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编修出版的总厂领导、全体编委和所有为之出力的各界人士。

编修总厂志工程浩繁,专业性强,时间又较短,资料搜集难度大,再加我们水平有限,故而错漏必然存在,还望读者指正。

徐金华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