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03/11/18 9:50:18

在上海市轻工业局的统一部署下,上海造纸公司于1988年底成立修志办公室,由公司副经理何厚余分管,并先后聘请12位责任心强、熟悉本行业发展情况的离退休老同志和有一定组织能力及写作水平的在职干部参与工作;同时全行业各基层单位也相应配备了80多名专职和兼职修志员,形成“上下呼应,左右沟通”的修志网络,为广泛搜集、考证、整理上海造纸行业的历史资料作了组织准备。

上海造纸公司修志办公室肩负着编写《上海轻工业志》造纸章和编纂《上海造纸志》两项任务。前后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89年到1992年末,历时4年。主要是制订、修改篇目,搜集、考证、整理资料,编写资料长编。其中搜集、考证资料是一项难度最大、耗时最多的工作。公司修志办公室的同志和各基层单位的修志员,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强烈的工作热情,顶暑冒寒,走南闯北,广征博采,经过3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共搜集各类资料800多万字。特别值得欣喜的是,经过反复查证,挖掘出一批极为珍贵的资料,澄清了若干历史误传。如中国第一家机器造纸厂,究竟为何厂,由何人何时创建?长期来散见于各类文件和书籍的记载,均谓上海伦章造纸厂,由李鸿章创建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现已查明,中国第一家机器造纸厂系上海机器造纸局,是由民族工商业者曹子撝于光绪八年(1882年)集资筹建,光绪十年(1884年)建成投产。再如江南造纸厂究竟是国人独资开办,抑或由中日合资经营?也是众说纷纭,未有定论。经江南造纸厂同志反复考查,最终从江南造纸厂历届股东名单的变化中,找到了“中日合资说”的有力根据,并从造纸业前辈陈彭年自传中得到了佐证。凡此种种,为保证史料的真实性、提高志书的质量作出了可贵的贡献。

在搜集整理资料的基础上,又用1年时间,按照篇目要求,编写《上海轻工业志》造纸章资料长编50多万字,为撰写初稿作了比较充分的资料准备。

第二阶段,从1993年初到1993年末,历时1年,集中精力,试写“造纸章”初稿,其间几经修改、补充,最后形成6万多字的送审稿;并编写陈彭年、计浩然、谈致中人物传略3篇,约5000字;同时提供上海造纸业大事记30余条,约1000多字。最后,经市轻工业局修志办公室综合平衡,将初稿中的8节、5万余字分别编入《上海轻工业志》行业篇和相关篇章中。在这项工作基本告一段落后,因调动工作或因身体健康等原因,公司修志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略有变动。徐国华(编委)、刘耀国(编委、副主笔)、陈筠慧(编采)、徐天耀(资料员)先后离开了修志办公室。对于这几位同志在行业修志过程中,不遗余力的工作态度和一丝不苟的负责精神,为修志工作做出了积极贡献,谨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第三阶段,从1994年3月起,开始着手编纂《上海造纸志》,由于前几年积累的资料可供选用,并通过多年修志实践,积累了一些经验,因此工作进度相对较快,从修订篇目、定向搜集资料、编写初稿,直到1995年10月通过评审,前后仅用了不到2年时间。首先用半年时间,在分析原有资料的基础上,根据缺啥补啥、拾遗补缺的原则,进行定向搜集资料,通过有的放矢地吊阅公司档案和召开各类人员座谈会,先后补收到文字和口碑资料近200万字。接着又用半年多时间分工编写志稿,到1995年6月,形成了概述、大事记和15个专章约60万字的初稿,打印成册后,分送《上海造纸志》编纂委员会各委员、顾问和全行业各基层单位及公司各科室,并先后召开有老领导、老专家、老管理技术干部参加的3次评议会,收到修改补充意见135条,经过修改补充后,于1995年10月通过编委会审定,交付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

在编写《上海轻工业志》造纸章和编纂《上海造纸志》的过程中,我们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情支持。上海市档案馆、徐家汇藏书楼、上海图书馆、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北京国家第一档案馆、南京国家第二档案馆、华东师范大学档案室、上海市轻工业局档案室、解放日报资料室等单位,热情地为我们查阅资料提供方便条件;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姚秉楠、曹宪镛、姚金祥以及《上海轻工业志》主编贺贤稷、《嘉定县志》主编杨于白,分别给予我们热情的指导和帮助。轻工业部前副部长王文哲为本志题词,上海造纸工业公司第一任经理、上海市人民政府前副秘书长兼对外协作办主任韦明为本志作序,使我们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此外前任造纸公司副经理朱绍云、陈炎生以及尤锺骥等,或口授历史情况,或捐赠珍藏的书面资料,体现了老同志对修志工作的一片真诚。本志所用高级美术铜版纸和双面胶版纸,均由江南造纸厂无偿提供。在此,对于所有关心《上海造纸志》并为之出力的社会各界人士和本行业各方面的同志,谨致衷心的感谢。数年来,虽经我们上下求索,广征博采,反复提炼,但由于我们水平有限,加上资料残缺不全,因此志书中错误和遗漏之处仍属难免,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李瑞坤

1995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