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沿革 2003/11/5 11:30:25

上海时装业起源于19世纪60年代初期。当时,外侨妇女需要添置的女式西服由专做男式西装的西服店兼做,或由苏广成衣业的中式裁缝仿样缝制。以后来沪外侨妇女增加,女式西服需求量扩大,加上女式西服工价高,收益多,中式裁缝改习女式西服者渐多,逐渐形成一支名为“女式红帮裁缝”的专业队伍。

上海最早缝制时装的是赵春兰。赵原籍江苏省川沙县(现属上海市)唐墓桥(现唐镇)黄家宅,从小继承父业,学习本帮裁缝。二十多岁时,到上海城内(今南市区)一家成衣铺作客师。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美籍传教士台维斯请赵做女式西服,以后介绍到洋人家中承接做衣业务。赵技艺较高,会讲几句上海腔调的英语,他精心研究外侨妇女服装,颇有成就。3年后,跟台维斯去美国学艺。1年后回国,自设洋服铺于南市曲尺湾,并收同乡子弟为学徒,传授女式西服缝制技术,服务对象也从洋人发展到上海上层社会的妇女。上海把这种女式西服称为“时装”。赵的门徒很多,不少门人弟子后来开设了时装店,有的在时装业较有名望。赵春兰被称为上海时装业的“开山祖师”。

女式红帮裁缝都为个体手工业者,自量、自裁、自缝,在里弄内设小型作场,收几个徒弟作助手,自己上门量体裁衣,成衣后送货上门,或带着徒弟到顾客家里缝制。业主常拎着一个包裹,携带量裁工具、衣料、成衣,往来于顾客家中兜揽生意,故称“拎包裁缝”。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上海“拎包裁缝”在城隍庙轩辕殿后面设立公议同行事务的场所,取名“三蕊堂公所”,就是上海时装业同业公会的前身。

20世纪初,女式西服在华人中逐步流行,政界、经济界上层人士的家眷开始穿着,在文艺界和社交界也广为流行。上海名流唐瑛(交际花)、江一平(律师)、江小鹣(艺术家)等人合伙在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开设上海第一家时装店——云裳时装公司,“时装”之名开始公开标牌。唐瑛负责对外宣传,两“江”负责设计和制作,向社会推广时装。

民国6年(1917年),金鸿翔创设鸿翔西服公司,开始了“中衣洋化”的改革。金鸿翔,原名金毛囡,江苏省川沙县(今属上海市)人。民国6年春,借600银元作流动资金,在静安寺路租借了三开间铺面开设鸿翔西服公司,内设专做女式西服的时装部。开始时承接外国人来料加工,制作女式西服。金毛囡借鉴西服工艺改革中国旗袍。一方姓小姐,在婚前到“鸿翔”定制嫁衣,做了件经过式样革新的旗袍。婚宴上新娘穿着这件新颖多姿的旗袍出场,宾客大加赞赏。从此“鸿翔”名声大振,有的顾客见到金毛囡就直呼“鸿翔”。金毛囡顺水推舟,把自己的名字改为金鸿翔。民国21年,金鸿翔又在南京路750号开设鸿翔公司分店(现鸿翔公司东号)。民国26年,金鸿翔将三开间门面的商店扩展到六开间,专营时装,并请弟弟金仪翔做帮手,兄弟两人创作出多种款式的女子时装。当时,中国“电影皇后”胡蝶结婚,“鸿翔”为她精心设计了一件绣有百只彩蝶的中西合璧式礼服,送给胡蝶。婚礼上,一些新闻界、文艺界人士对这套礼服无不称赞。金鸿翔见此盛况,又约请胡蝶在“百乐门”舞厅穿着“鸿翔”礼服演舞。这是上海第一次“时装表演”,轰动沪上。民国23年,宋庆龄盛赞“鸿翔”女服开革新之先河,符合妇女解放的新潮流,并题写“推陈出新、妙手天成、国货精华、经济干城”十六个字。民国26年,蔡元培为“鸿翔”题匾“国货津梁”。

鸿翔公司开设后,不少“拎包裁缝”陆续在静安寺路、同孚路(今石门一路)和福州路、湖北路一带开设时装商店。仿效西式结合中国女装特点的女披风、披肩风行一时,中西结合的女式大衣、上衣、裙子等受到各界妇女欢迎,时装市场迅速扩大。民国16年,在三蕊堂公所的基础上改组成立上海时装同业公会,会员有70余户。民国24年,德籍犹太人纳西德,为躲避纳粹的迫害,只身从德国来到上海,在南京路61号二楼开设专为外国女士服务的高级缝衣店——朋街。上海一些有地位的外国人成为“朋街”常客,许多社会名流、文艺界人士也慕名而至。抗日战争胜利后,纳西德以5000元大洋把“朋街”出盘给领班张新远、张根桃叔侄经营。

民国26年八一三事变后,外地一些生活富裕的人涌入上海租界避难,穿着时装者增多,时装店大批开设,到抗日战争胜利时已多达200多家,比抗日战争前增加1倍。抗日战争胜利后,女子时装进一步普及,到民国37年,全市时装店已发展到439家,逐渐形成了经营高、中、低不同档次的时装商店和时装街。静安寺路有时装店34家,主要经营高档时装,以社会名流为主要供应对象;同孚路一带有时装店64家,经营绣花内衣为主,以外侨妇女为主要供应对象;霞飞路有时装店56家,经营中档时装,以中等生活水平的顾客为主要服务对象;福州路、湖北路一带附近多妓院,有时装店52家,经营档次比较低的时装,供应对象主要为“欢乐场”中的妇女和一般劳动人民。

上海解放后,妇女穿着需求发生很大变化,时装销售量直线下降。据1950年8月份时装同业公会调查,解放后的营业额为解放前同期的52.5%(按大衣件数为计算依据)。上海时装业经营困难,一部分企业亏损,1949年亏损户约占15%,1950年扩大为35%,1951年高达52%。原来为洋人、官僚以及其他上层人士服务的高档时装商店纷纷倒闭。“朋街”搬迁到华懋饭店(今和平饭店)底层约20平方米的楼梯间,依靠承接出口苏联的开司米服装加工业务勉强撑持。

1956年1月18日,上海市服装公司成立,加强了对行业的领导和归口管理,原来的“时装业同业公会”作用逐渐消失。同年8月12日,上海市服装公司在南京东路原先施公司旧址开设了全市最大的第一家国营时装零售商店——南京路时装商店。同年,“朋街”迁到南京东路154号,扩大营业场地,充实技术力量。1956年上海时装业参加公私合营的共有532户。

“文化大革命”期间,时装业受到很大冲击,经营困难,纷纷改营大众化服装。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服装业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发生了巨大变化。各行各业突破原来经营范围改营时装。“三资”企业中开设时装公司的也为数不少,经营时装的个体企业、摊贩数量激增,形成几条经营服装的特色街,如九江路时装街,柳林路、华亭路服装街,淡水路牛仔服饰街,石门一路妇女服饰街等。九江路时装街从西藏中路到湖北路一段共有商店149家,其中经营时装的达123家,占82.6%。石门一路服饰街南起延安中路北至南京西路的791米路段上,共有商店135家,其中经营妇女时装、内衣、饰品、皮鞋、百货、化妆品的有102家,占75%。南京路、淮海路、四川北路、西藏中路等主要商业街和区商业中心各种类型的时装店星罗棋布。进入90年代后,上海服装业体制改革继续深入。1992年10月,以上海时装公司为主组建了上海时装(集团)公司。1993年12月,上海时装(集团)公司改制成上海时装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全国首家专营服饰鞋帽的上市公司。同时,原属黄浦区服装公司的朋街女子服装商店组建成上海朋街服饰公司。1993年,以上海鸿翔时装公司为主,汇集亨生西服店、第一西比利亚皮货店、龙凤中式服装店、培进童装店和科工贸结合的施玛尔时装研究所、香榭丽时装设计公司等108家企业,组建了鸿翔集团。到1995年,上海时装产销已由前店后场型向综合服饰配套集约经营型发展。

[民国23年著名社会活动家宋庆龄题词]

[民国26年著名教育家蔡元培题匾]

[朋街女子服装商店橱窗]

[1987年5月,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参观朋街服装艺术作品展,并接见技师]

[地处南京西路的鸿翔时装公司(西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