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业务经营与工艺特色 2003/11/5 11:29:59

解放前,上海西服业主要生产经营西装、西裤、礼服、精粗纺呢大衣、呢中山装等。在经营方式上,有备料定制,来料缝制和现成服装供应。有的大户如荣昌祥等西服店还兼营呢绒和进口的西服附属品。

早期西服店缝制和经营西装、大礼服、宴会服等不同服式,一般都配备具有各种不同技术特长的技工,按每个消费者的体型定型,在量、裁、试、缝、验5个环节上把好工艺关,形成各自的经营特色和服务特色。有的西服店还将顾客的体型纸样、尺寸、穿着习惯等资料入档案,供下次再来定制衣服时参考。每逢换季时,营业员带着新花样面料到老顾客的住处或办公室去介绍和推销。如果顾客指定要的某种面料店里没有,营业员就会尽可能出去寻找来满足顾客的需要。有的顾客不能亲自到西服店里定制服装时,也可电话预约,营业员会上门承接定制、试样,待做好后送衣上门。

民国34年(1945年),全市458家西服店,每月可销4万套以上,是西服业的兴盛时期。民国37年,廖道、廖光如兄弟俩,针对南京路上缺乏中低档西服店的情况,在南京路731号,开设以经营西服现货为主的春秋标准西服厂,开创了西服业现货供应的先河。

上海解放初期,人们穿着趋向俭朴,西装销量只占解放前的10~20%,连有名的王兴昌、培罗蒙等专营西服、呢绒服装的商店也改营布制服装。

1952年“三反”运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期间,西服业中绝大多数是亏损户,流动资金与资产净值逐年减少。据125家自报查帐材料统计,流动资金1953年为145.71万元,1954年为95.80万元,1955年为73.62万元;资产净值1953年为173.64万元,1954年为126.99万元,1955年只有100.96万元。全业盈不抵亏,中小户亏损比大户更严重。不少西服店(场)关闭歇业,有的则裁减员工,紧缩业务。黄浦区的西服业除南京路的西服店外,湖北路的西服店开始消失,四川中路上只留下零星几家,别的地区西服店更寥寥无几。

公私合营后,西服业经营的品种主要是:呢中山装、两用衫、长短大衣,西装基本无人穿着。在经营方式上,少数西服店仍保持前店后场,有来料加工和备料定制,绝大多数西服店则供应现成服装。有的自产自销,有的向批发部进货,大多数是按照上海市服装鞋帽公司制订的等级标准,同街道、乡镇的服装厂(工场)建立固定的协作关系,发料加工,在成衣上订上商店的商标。

“文化大革命”期间,西装被禁止生产和销售。上海西服业严重萎缩,名店名牌、传统工艺特色消失。

改革开放后,上海服装业开放早,搞得活,发展快,出现了“百业经商、争卖服装”的局面,一时很难划分西服业、时装业等业别。西服业是较早恢复经营特色和传统工艺的行业。由于消费需求的变化,业务经营的扩大,许多特色商店和名牌产品不断出现,技艺精益求精。如“培罗蒙”的艺术产品燕尾服、司摩根礼服、猎装、马裤等,是上海西服中的精品。曾慕名而来的国际贵宾有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埃塞俄比亚皇帝塞拉西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曾

挥毫题词“剪裁工巧,瞻视端严”,盛赞“培罗蒙”西服。进入90年代后,“培罗蒙”根据现代西服工艺发展潮流,逐步向“薄、挺、松、软”方向发展,以工艺改革为突破口,在面料、辅料、造型三方面作了大胆改进,总结出了C+M=BRM(即传统工艺十现代工艺=培罗蒙工艺)这颇具个性的新型西服工艺,受到消费者的欢迎。1983年,培罗蒙牌大衣获得全国商业部优质产品,1990年培罗蒙西服获得全国商业部西服优质产品评比第一名。亨生西服公司总结出一套中国传统工艺与国外新工艺相结合的方法,使西服具有“轻柔、挺括、洗后不变样”的特点,形成亨生“青年派”西服特色,颇受外宾、华侨、台港澳同胞和上海文艺界、社会知名人士的欢迎。上海西服业的后起之秀,擅长制作青年服装的人立服装店(现改名为人立制衣公司),于80年代初期创新设计出英俊潇洒的多种款式的茄克衫,如飘逸俊俏的“骏马衫”曾轰动沪上,以后又推出“飞鹰衫”、“飞龙衫”等数十种茄克,吸引了广大顾客,被称为“茄克衫王国”。不少西服店也纷纷设计制作了多种多样的茄克衫。从此,茄克衫逐步发展成为老中青消费者普遍喜爱的款式。

进入90年代后,上海服装业中“三资”企业发展很快,法国“皮尔卡丹”等国外名牌西服在上海设立专卖店。同时,上海商界实行“引厂进店”后,许多外地西服也打进了上海市场。各大百货商店、服装店陆续引进浙江宁波杉杉牌西服和江苏常熟圣达菲牌休闲西服等品牌,使上海西服业空前繁荣。根据上海市商品信息中心对41家上海市零售额超亿元的专业商店(场)销售西服的统计,50只西服品牌,1995年总零售额为14972.24万元。零售额前10名分别为杉杉、圣达菲、欣格、培罗蒙、威立、冠和、潇翔、金狮、亨达绅、东方鳄鱼,占服装总零售额的67.9%,其中外地和上海家数各半;杉杉、圣达菲、欣格3只外地品牌的零售额占了总零售额有39.3%,外地西服品牌在上海的市场占有率不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