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沿革 2003/11/5 10:30:20

古时,人们用含碱性的草灰擦洗器物,又有将含胰皂汁的皂荚捣烂成丸用于洗濯,但都未进入市场成为商品。自19世纪海禁开放后,始有“洋胰”输入,其后称为“肥皂”。据海关关册汇载,上海最早在清咸丰十年(1860年)就有英商礼和皂进口,继之有祥茂皂,北忌皂盛行市上。清末,日商积善洋行在上海生产的家用粗皂上市,以后英商、德商相继在沪开设制皂厂。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国人在上海创办裕茂制皂厂,继有丰泰、汇中制皂厂及中国化学工业社等,但产品质量不及洋货。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商固本肥皂厂于民国10年(1921年)由华商接盘(后为五洲药厂接办),成为当时国内最大一家制皂厂。民国27年6月,中国工业社向德国购进甘油设备,大量生产剪刀牌(后改箭刀牌)肥皂,质地优良,盛销市场。抗日战争期间,全市民族工业制皂厂有20余家,月产量约10万箱。各厂生产的香皂品牌繁多,到40年代市场上较为知名的有美丽香皂、裕华硼酸浴皂、新华香皂等。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制皂工厂增至48家,但大部分受时局影响,陷于半开工状态,月产量11万箱。

解放后,上海制皂工业经过社会主义改造,行业归口,工业部门管理生产,商业部门统购包销。肥皂有伞牌、固本、祥茂、箭刀、兰花等15种牌号。香皂有天鹅、玉叶、月宫檀香及玉叶香药皂等。1962年起投产的肥皂有莱花、洁民、工农、大众等牌号,其中产量较大是菜花、工农、日用3种。当年受自然灾害影响,所需原料天然油脂不足,肥皂生产下降,以致市场供应紧缺,其后曾进口椰子油作替代原料,采用合成脂肪酸生产合脂肥皂,以缓解市场供应。改革开放后,经济形势好转,动、植物油脂供应充裕。1985年全面恢复生产全油脂皂,牌号有固本、箭刀、扇牌、国光等。1980~1985年上海肥皂总产量年均突破10万吨,基本稳定在400万箱左右。到1990年,上海肥皂行业已形成蜂花、美加净、白丽、上海、扇牌和固本6大系列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主导地位,并运销欧、亚、美洲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

洗涤剂为洗涤用品后起的品种。1958年,上海开始试制成功第一代合成洗衣粉,1959年正式投产。1963年起,洗衣粉由永星制造厂(现上海合成洗涤剂厂)独家生产,以白猫牌洗衣粉为主导产品。70年代,随着洗衣机的兴起,国内外市场对洗衣粉有新的要求,上海合成洗涤剂厂研制出多种型号的合成洗衣粉新品种,从单一的高泡型逐渐开发出低泡型、中泡型、浓缩型和加酶型,提高对衣物的去污、洗净能力。佳美牌加酶型、浓缩型、高效型3种产品在市场上受到好评,成为80年代后期的主要产品。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液体洗涤剂新品种不断涌现,形成洗涤、清洁、消毒等用品系列。60年代初,上海洗衣粉产量800余吨,到1990年已发展到6.41万吨,占当年全国产量120万吨的5.34%。是年,上海生产的各类液体洗涤剂达1.39万多吨。

上海早期市场上出售的牙膏全是外国货。民国11年,中国化学工业社参照进口牙膏配方,通过洋行进口软管,首先在上海生产三星牌牙膏。到40年代,上海牙膏生产厂已达78家,年产量4320万支,三星、白玉、无敌、黑人、固齿灵、留兰香、先施等牌誉较好,行销全国。上海解放初期,牙膏生产厂经过关停并转,到1954年尚剩21家。1956年全行业合营后又进一步作调整,1958年将有关化妆品厂和药物厂生产的牙膏全部并入中国化学工业社,改名上海牙膏厂,成为上海独家生产牙膏的专业厂,所产中华、白玉牌牙膏享誉全国。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牙膏被列为国家二类计划商品,由上海百货站统购包销,向全国调拨供应,但市场需求量大,长期处于供应紧张状态。在牙膏品种开发上,60年代肥皂发泡剂、碳酸钙磨擦剂、铅质软管的牙膏趋于淘汰,生产以磷酸氢钙为磨擦剂、十二醇硫酸钠为发泡剂、留兰香型、铝质软管灌装的美加净牌新型牙膏。70年代试制出具有防酸、防龋、健龈等功能的药物牙膏。1990年,上海市牙膏产量高达36550万支,包括联营厂生产共计53000万支,计有27个品种,50多个规格,市场供应充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