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业务经营 2003/11/5 10:25:55

一、钟

早期上海市场上销售的钟,少数是外国成品进口,大部分是由手工作坊自制零件或向洋行采购机芯,组装壳面后出售。20世纪初,民族工商业迈步发展,国产钟在市场上始终居于主导地位。美华利制钟厂除自产自销各式时钟外,还先后为奉天咨询局、吴淞中国公学、杭州火车站、上海先施公司、北京中国饭店等单位定制建筑装饰大钟,因而名闻遐迩。多数钟厂都自设发行所或门市部,向市内钟表商店和外地客户提供货源,并有一部分远销到东南亚国家。解放初期,上海新建6家钟厂,产量从1949年的4.02万只,发展到1956年的104.65万只。通过上海百货站收购调拨,1956年市外销售94.8万只,市内销售8.39万只。1958年,轻工业部组织国内主要钟厂设计统一使用机芯,摆脱了仿制模式。上海制钟工业经过内部改组,发展成为比较完整的专业化生产体系,有配套的材料厂、元件厂、配件厂等,促使产量增加,质量提高,品种扩大。三五牌木壳台钟与挂钟走时准确,经久耐用,有“传代钟”之美称。钻石牌闹钟也是优质产品,在市场上很畅销。

1953~1957年,上海钟的产量虽然增长很快,但仍不能适应社会购买力,尤其是在1956年农业合作化后,农村市场对钟的需求增多,出现供不应求。“大跃进”高潮后,1960年,上海各类钟产量高达486万只,上海百货站当年向全国调拨供应447.47万只(其中市内供应39万只),产与销都达到了这一时期的高峰,市场转而出现供大于求。以后几年经过调整,到1964年钟产量降到266.44万只,商业调拨供应(不含外贸)降到81.3万只(其中市内供应降到10.99万只),产与销都降到了低谷。1965年以后,钟产量又逐步回升,商业收购虽相应增加,但由于库存减少,市场供应趋向偏紧。1971年钟产量498.1万只,已恢复到1960年的最高水平。以后逐年稳步增长,新品种增加,晶体管电子钟代替了交流电钟,市场供应基本保持平衡。只有台钟、挂钟有时偏紧,特别是三五牌台钟,在上海市场一度采取凭日用工业品购货券和专用票供应。1953~1983年,上海百货站共销售钟6773.19万只(不含外贸),占同期工业生产总数的51%,约占全国商业钟总销售量的40%。

[上海市百货公司手表券]

1983年,钟退出计划商品管理范围,商业由统购包销改为订购选购,工业可以自产自销,零售可以自选进货对象,市场购销情况起了很大变化。1986~1990年,上海百货批发商业向工业收购钟657.63万只,销售667.96万只(包括全国市场),较前五年分别减少665万只和664万只(包括全国市场)。其间,以经营钟表为主体的上海钟表眼镜公司曾采取多种措施,扩大横向联合,加强工商协作,尽量多争取货源,如在1989年串联上海8家小型钟厂,组织时钟产销集团,当年就收购和供应闹钟100万只,石英钟100万只,晶体管钟20万只。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工业自销和零售多渠道进货所占比重迅速增长,80年代中期,工业自销只占百分之十几,到90年代已超过80%,零售业也很少通过商业批发而以自行进货为主。改革开放以后,国内不少地方都能生产钟,特别是新型的石英电子钟,向国外引进元件加以组装,发展很快。上海各类钟1981年产量最高,达851.44万只,之后呈下降趋势。1986~1992年,年产量稳定在600多万只,1995年降到519.13万只,在国内市场占有量也相应降低。

90年代末期,上海零售市场上钟的款式多样。石英钟走时准确,有音乐设计和各类艺术造型,已超过机械钟而居于消费主流。国产品中,上海货仍占主导地位,价格低的每只不到100元,高的500~600元。落地座钟为机械结构,造型精致典雅,每座售价数千元甚至几万元。进口钟全是日本货,有精工舍、西铁城、丽声3种品牌,多为中高档产品,其工艺石英座钟每只售价都在千元以上。亨达利钟表店为日本西铁城钟在上海的总经销,既批发,又零售。

1950~1995年上海时钟产、销情况统计表

单位:万只

年份

产量

商业国内销售

年份

产量

商业国内销售

总销售

其中市内

总销售

其中市内

1950

5.68

2.97

1973

579.04

265.65

34.10

1951

12.35

6.61

1974

639.45

315.03

38.95

1952

12.85

9.56

2.87

1975

630.29

304.78

38.78

1953

26.76

22.49

6.63

1976

592.17

296.69

40.69

1954

40.85

39.25

10.39

1977

583.71

296.36

43.22

1955

50.48

49.44

7.22

1978

649.86

276.60

43.68

1956

104.65

103.19

8.39

1979

739.60

324.94

47.27

1957

137.26

119.11

10.79

1980

815.42

356.00

39.10

1958

196.75

141.12

16.79

1981

851.44

360.00

35.20

1959

397.87

320.60

33.60

1982

775.61

282.00

36.90

1960

486.00

447.47

39.00

1983

507.28

213.10

33.10

1961

334.02

288.99

37.34

1984

481.69

238.30

37.40

1962

315.35

261.93

30.99

1985

570.35

249.10

42.80

1963

305.77

168.46

14.61

1986

613.89

200.30

34.20

1964

266.44

81.30

10.99

1987

650.62

129.00

20.80

1965

277.86

134.54

16.65

1988

678.00

137.10

18.20

1966

323.17

118.26

11.71

1989

625.65

117.10

6.60

1967

330.42

123.91

13.34

1990

689.45

87.70

9.00

1968

395.34

147.02

20.85

1991

632.40

85.72

6.83

1969

428.50

187.94

35.36

1992

646.07

49.51

4.60

1970

478.61

230.18

34.01

1993

588.17

44.43

7.13

1971

498.10

245.50

31.64

1994

488.38

26.67

4.12

1972

532.58

251.94

33.21

1995

519.13

22.65

3.45

二、表

上海开埠以后,外国表源源输入。上海成为转销到全国其它中心城市主要口岸。在进口表中,瑞士产的质量好,品牌多,历来占市场主要地位。20世纪初,货源全由洋行掌握,钟表商大都委托洋行订货,也有一部分经由掮客转手订货,洋行逐渐脱离零售而主营批发。其后,一些钟表商以经销名牌表同外国厂商加强联系,扩大货源,如亨达利的“浪琴”、中美的“亚米茄”、亨得利的“摩凡陀”、太平洋的“西姆”、安康的“劳力士”等,都是以经销方式而开拓了业务经营。华明利记钟表行原是一家小型户,因独家经销瑞士“英纳格”表成功,生意越做越大,使这家专营英纳格表厂的实力亦大增,成为沪上同业中的大户。上海“两大亨”钟表集团分支联营户数多,进货销售量大,在市场上举足轻重。民国26年(1937年),亨达利通过犹太商惠明洋行经销瑞士“大罗马”、“麦唐纳”表,一年约30余万只,自销10万只左右,大部分批销给徐州、天津、北平等地同业。抗日战争期间,上海租界地区沦为“孤岛”,前期海运仍通,亨得利在香港设有分店,即向上海总行和内地重庆、昆明等市的联号继续提供货源。亨达利也采取联号分销的策略,扩大业务经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占租界,手表进口的购销渠道阻断,福州路长乐茶楼成为走私表和旧表的交易市场。这种不正常的购销状况,在解放初期还存在,后经工商管理部门加以禁绝。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北京进口了一批苏联表,上海市场也有供应,但销量不大。1958年,上海牌机械手表试制成功,以后上海轻工业局钟表工业公司建造了7家手表厂,批量生产上海、钻石、春蕾、宝石花等各种品牌的男女手表,成为中国手表工业的一个重要生产基地。1958~1970年,上海手表工业尚未走出仿制道路,产量不高,商业收购量不大。这段时间上海百货站向工业收购手表1131.07万只,调拨供应1121.4万只。1971~1980年,上海手表工业采用轻工业部设计的统一机芯,结束了仿制,产量增加,并自行设计小批量生产日历、双历自动机械手表,商业收购和供应较前13年增加了3倍。1980年,商业部分配给上海百货站一笔外汇,以备购进一批外国表。上海百货站从中拨出200万美元,进口制表设备支援工业部门更新机器,采取“买鸡(机)生蛋”方式,为市场多提供货源。1981~1985年,产品结构起了较大变化,新型石英电子表投入市场。上海百货站1年的收购和供应量即相当于以前13年间总的收购和供应水平。1985年后,手表退出计划管理范围,工业自销增加,零售进货渠道拓宽。国营批发商业曾采取多种形式同工业和零售部门联营,但手表收购和供应量仍急剧减少。上海国产手表在1958~1985年的计划分配期间,共销售10259.71万只,占同期工业生产总数的92.45%,占全国总销售量约1/3。据中国百货商业协会调查统计,1994年全国手表产量27100余万只,其中广东手表产量21100余万只,占77.5%,上海产量1600余万只,占6.12%。上海手表在全国市场的占有率已大大落后于广东。

上海城市大,居民多,外来流动人口也多,手表的销售量大。解放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上海市场上手表的供求矛盾十分突出。1958~1967年,上海市场分配供应国产手表95.28万只,进口手表19.96万只,总共115.24万只,按全市600万户居民计算,每6户才能买到手表1只,曾采取各种办法以调节供需矛盾。1962年将手表纳入日用工业品购货券供应范围,需50张购货券供应1只手表,不凭购货券则以高价供应,上海牌17钻全钢防震手表每只零售价从100元提高到240元,瑞士英纳格牌手表每只零售价从151元提高到423元,后对收券标准和价格提高的幅度逐步调整,直至恢复平价供应。1974年还由百货公司按各单位在职人员的一定比例分期分批发放手表票,实行凭票供应。直到80年代以后石英电子表大量上市,不仅敞开供应,而且一部分款式陈旧的沪产表几次降价促销。

[上海百货公司手表券]

1949~1995年上海手表生产、接收(进口表)、销售情况统计表

单位:万只

年份

国产手表生产数

进口手表接收数

商业国内销售

年份

国产手表生产数

进口手表接收数

商业国内销售

销售总数

其中市内

销售总数

其中市内

1949

7.10

7.10

1973

306.91

7.55

320.12

61.12

1950

6.10

6.10

1974

349.51

4.82

359.60

78.60

1951

6.96

6.96

1975

289.53

4.35

387.07

82.03

1952

5.82

5.82

1976

413.05

8.86

441.90

87.11

1953

17.44

14.44

1977

510.07

6.81

530.77

110.80

1954

67.0

6.70

1978

615.91

11.60

636.70

118.78

1955

8.21

8.21

1979

696.60

15.02

690.83

162.98

1956

17.00

17.00

1980

816.35

22.42

756.46

191.99

1957

16.74

16.74

1981

930.20

34.81

763.26

181.98

1958

1.36

9.85

8.81

1982

1040.35

17.59

854.15

109.52

1959

7.49

10.74

6.74

1983

1093.59

15.49

850.90

81.41

1960

45.06

38.38

5.44

1984

1099.50

16.20

992.80

99.59

1961

54.06

64.14

8.21

1985

1155.00

7.90

931.86

157.79

1962

70.16

64.87

7.15

1986

1199.25

6.50

647.51

116.86

1963

81.20

1.67

79.55

5.88

1987

1236.26

575.35

126.14

1964

83.98

6.26

65.57

9.95

1988

1347.27

539.37

143.04

1965

86.04

4.16

117.25

13.19

1989

1472.98

480.48

107.24

1966

92.25

3.69

110.64

16.61

1990

1521.69

414.82

129.41

1967

95.84

4.18

99.48

13.30

1991

1398.91

211.08

16.11

1968

113.05

3.72

118.80

13.99

1992

1300.19

264.15

18.75

1969

178.66

3.55

180.04

27.31

1993

1432.35

476.17

21.92

1970

228.15

6.25

227.98

28.08

1994

1662.82

341.86

5.23

1971

262.66

6.85

262.90

35.12

1995

1635.62

228.98

0.54

1972

281.00

7.15

292.52

51.52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手表购销渠道拓宽,外国表(主要是瑞士表)和广州、深圳等地组装的电子表源源流入上海。1980年,石英电子表只占机械手表的2.1%,1993年上升到39.72%。经营钟表的商店自行选择进货途径,进价各不相同,但各种品牌的零售价,都须按百货行业协会统一核定的标准上市供应。大体上分3档:5000元以上的高档表皆为瑞士名牌,如劳力士、亚米茄、雷达、浪琴等;中档表瑞士产品亦占多数,日本产的有西铁城、精工、东方3个品牌,深圳组装的只有飞亚达等品牌;500元以下的低档表基本上都是国产品(包括上海各种品牌)。90年代中期,据对上海市10家大中型钟表店手表品种结构的调查统计,进口原装表约占60%,三资企业组装的石英电子表占30%,国产品占10%。一些大型钟表店里手表品种繁多,各种名牌表都设专柜陈列出不同款式供消费者选购。瑞士劳力士以精工制造自动机械表享誉全世界,在中国长期断档,近年又恢复供应,每只售价从1万多元到20余万元。亨达利还设专柜展销世界豪华极品手表如伯爵、爱彼、康斯坦丁等,售价高达几十万元甚至100多万元。该店在1994年就曾售出1只用白金及钻石镶嵌的康斯坦丁牌手表,售价为150万元。中档表也比较好销。手表已成为大众化消费品,一人多表,中小学生都普遍戴用,低档表的销路亦好。据中百一店钟表部调查,该部的手表消费趋向,高、中、低档大体各占三分之一。

三、维修服务

以卖带修、前店后工场是钟表业的传统经营特色。亨达利以“货真价实树信誉,精工修理促销售”作为经营方针。该店出售的钟表坚持“三保”(保退、保修、保换),凭保单负责修理,对修理员要求严格,由高级技师负责接表、派工和检验,还设有专门修理高档表房间。瑞士劳力士表在该店设特约维修中心,全上海只此一家(国内另一家设在深圳)。亨得利历史上实行“配啥保啥”与“联号联保”的办法,凡在总行购进或修理的钟表,如有损坏可在其他分店或联号免费修理,这个优良传统至今仍然保持。30年代,上海有10余家修理钟表的工场,以家庭成员为主,专做表壳、上圈、中框、衬框、后盖等零件。解放初期这类工场发展到20余家。许多修理工熟悉各类进口手表结构,并能仿制各类进口表的壳、面、针和一部分零件,形成上海钟表业中一支特有的技术修理力量。

解放以后,随着钟表业的发展,修理队伍相应扩大。1956年,全市修理钟表的店、作坊、摊约有600多家,修理技工1700多人。1964年,上海市百货公司开办钟表技术学校,培养了585名修理员。据黄浦区钟表店统计,1965年共修表26.84万只,1978年增加到45.76万只。1979年,上海市百货公司将部分钟表修理作坊组成钟表零件厂,承接市内外客户的零件加工业务。该厂收集了上万种钟表图样,建立技术档案,掌握表面翻新与零件特制等高难度技术,为消费者排忧解难。有位少数民族著名人士,外宾送给他一只刻有沙特阿拉伯国王头像的手表,不慎损坏,别的地方无法修理。该零件厂受理后,指派技师画稿制版,翻新表面,重刻头像,整旧如新,使他非常满意,赞扬该厂不愧是一家“钟表医院”。1992年,该厂成立钟表维修中心,并在中央商场等闹市区组建22个修理网点,向消费者提供零配件和维修服务。

[亨达利钟表店钟表维修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