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沿革 2003/11/5 10:23:22

19世纪70年代,晋隆、华泰等外国洋行开始运来缝纫机在上海市场销售,但数量很少。19世纪末,美国胜家缝纫机公司在上海南京路开设营业所,取得销售优势。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浙江奉化人朱兆坤在郑家木桥(今福建南路20号)开设美昌缝纫机商店从事缝纫机修理等业务。以后这一带又开设了施茂泰、瑞泰、久昌等缝纫机商店,并逐步能仿制零配件出售和进行维修。民国8年(1919年)沈玉山等3人开设协昌铁车铺,后改为协昌缝衣机器公司(今协昌缝纫机厂),仍以修配为主,将组装的缝纫机定名为“无敌牌”,与洋货抗衡。

[上海第一台国产家用缝纫机]

[民国初年高级将领李宗仁题词]

民国14年以后,国内提倡服装改革,由手工制作的中式服装改为由缝纫机制作的西式服装,市场上缝纫机的销量大增。民国17年开办的胜美缝纫机制造广,除梭心套和摆梭外,其余零件均能生产。当时开设于嵩山路的协昌公司,顺应社会上风行平顶帽而设计生产便于加工草帽的缝纫机,很受用户欢迎。国产组装的缝纫机价格仅及外国货的1/3,市场销路好。外商以维护商品牌誉为由,恃租界特权,强行要求上海市缝纫机同业须在产品上注明“经售业”3字,以控制市场。民国23年,日本生产的缝纫机大量输入上海,其质量较差,但以价格低廉而占有市场。抗日战争爆发后,沦陷区内以服装缝纫业谋生的人颇多,增加了对缝纫机的需求,上海一些五金厂转产缝纫机零件,多数利用灶披间、亭子间作工场,虽然设备简陋,技术条件差,但协作分工,形成以卖带修的缝纫机行业。抗日战争胜利后,因时局动荡和美货倾销,缝纫机行业多数陷入困境,只有协昌缝纫机厂等少数几家尚能勉强维持。1949年,全市缝纫机产量仅4500架。

新中国成立后,国民经济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由于皮革、针织内衣、服装等行业的兴起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各方面对缝纫机的需求迫切,平民家庭购买缝纫机的也日益增多。其它行业也有不少厂转产缝纫机零件,组装缝纫机应市。1950年9月,上海市缝纫机工业同业公会成立时,有会员92户,至1953年增为334户。

1952年,上海市百货公司搪瓷批发部开始收购缝纫机,但数量较少,仅占市场总销量的5%。1953年,上海百货站统一收购缝纫机厂生产的6种主要零件,再分配给缝纫机装配厂组装,掌握缝纫机的绝大部分货源。1953年、1954年,上海百货站共销售缝纫机21.72万架,占同期工业生产总数的85%。

1955年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时,全市有大小缝纫机厂473家(包括无照户100多家),经过改组调整,保留17家缝纫机工厂,有4家整车厂分别生产飞人牌、无敌(蝴蝶)牌、蜜蜂牌、标准牌缝纫机,2家缝纫机机件厂和11家缝纫机零件厂。分布在福建路郑家木桥一带的100多家个体修理户,一部分组织为长乐合作商店,另一部分安排到服装厂当维修工。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缝纫机由上海百货站统购包销,调拨供应全国二级站(包括上海)。1955~1970年,上海市场缝纫机供应量约占上海百货站总销售量8~10%,1970年以后则为10~20%左右。全市有78家经营缝纫机的百货零售商店。

1975年,上海市百货公司根据缝纫机零件品种规格多、体积小、价值低、专业性较强的特点,在黄浦区开设上海缝纫机专业店,总店设在金陵中路,分店设在西藏南路,专售各种牌号的家用缝纫机及其零配件。原修理缝纫机的长乐合作商店,也由上海缝纫机专业店归口管理。

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服装款式变化快,市场上购买成衣的增多,家用缝纫机使用率相对减少,工业缝纫机的需要量增加。1985年起,缝纫机退出国家计划商品范围,国营商业部门不再进行统一分配。市政府一度将缝纫机列为监控商品,协调工业生产与商业收购。1991年取消监控,产销放开。工业部门增设门市部,并进百货大店租柜经营,扩大自销。上海百货总公司设缝纫机经营总汇,实行批零兼营。上海缝纫机专业店销售重心由家用缝纫机向工业缝纫机转移,改名为上海制衣设备销售公司,并先后在金陵东路与浦东地区再增设2家分店。原来兼营缝纫机的大中型百货商店,只有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1家还继续引厂进店经营。另外,出现了东长治路缝纫机一条街,约有40多户私营店铺,以经营工业缝纫机为主,也有经营家用机与零配件的,实行批零兼营,以卖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