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三节 特大暴雨灾害 2003/10/30 14:18:19

清雍正十年(1732年)七月十六、十七日飓风大作,拔木倒屋,暴雨如注,海水大溢,潮入南汇县塘内声如打雷,西冲20余里,平地水3~4尺至丈余。宝山城内官署民房皆倾,上海城内水溢于途,浦东沿海水至树梢,漂没庐舍,溺死人畜十居六七。南汇五、六团尤甚,至不能辨井里,尸塞河,脂浮水黑,禾稼尽烂,鱼亦死。水数日退后,尸横遍野。是岁至次年春,大饥荒,初食豆饼糠秕,后食树皮草根,拆屋鬻妻,转乞邻群所弃子女,乞食他邑者无数。

1963年9月12~13日热带气旋暴雨。南汇县受灾最重。过程降雨量达434.6毫米。全县境内普降特大暴雨,降雨时间集中,雨量大,过程降雨量,大团512毫米,惠南497毫米,周浦431毫米,新场385毫米,泥城351毫米,六灶322毫米。受暴雨影响,水位上涨迅猛,塘东塘西水位高达4.52米,塘西水位越过钦公塘东流。松江、奉贤、上海等县降雨量300毫米以上,川沙、金山等县及市区降雨量250毫米以上,其他县也在100毫米以上。最大风力达11级。特大暴雨导致郊区受涝面积170万亩,秋熟作物损失严重。据市区不完全统计,共有257个工厂进水,260个工厂停工。学校停课的114所。积水点204个。以长宁区最严重,居民受水浸达7000余户,最深积水达1.4米左右。由于仓库进水,大量粮食、棉花、饲料、化肥、农药等因水浸受潮,损失很大。在灾害中死亡13人。房屋倒塌千余间。南汇县倒塌桥梁97座,沉没抽水引擎船99条,金山县沉没农船7条。

1969年8月5日中午前后,突起雷暴雨,5~6小时内>200毫米的特大暴雨入侵长宁、普陀、徐汇3个区、嘉定县东南隅和上海县北片。最大暴雨中心在嘉定县长征公社,降雨量达266毫米,1小时最大为104.8毫米。龙华站降雨量204.4毫米,为市区百年来最大日雨量。纺织、冶金、轻工系统近百家工厂进水,积水最深达1米,上钢十厂停产。15万多亩农田受淹,积水1米左右。

1977年8月21~22日东风扰动暴雨。为上海百余年来罕见的一次特大暴雨。暴雨中心在宝山县塘桥和嘉定县南翔,降雨量分别为585.6毫米和571.7毫米。主要集中在21日夜间至22日上午。暴雨范围波及全市(除川沙、南汇县部分地区),≥100毫米的大暴雨从市区北部、宝山、嘉定直至崇明县。蕰藻浜两岸因此洪水泛滥,积水最深处达2米,一片汪洋,田园尽淹。全市农田受淹104万亩,房屋棚舍受淹约7万间,倒塌万余间。沉船1389条,塌桥26座。死2人,伤16人。死猪、禽5.5万头。9月份上市蔬菜锐减,供应紧张。市区杨浦、虹口、普陀区有3万户居民家中进水。外贸、粮食仓库进水,上钢一厂、五厂、铁合金厂因进水完全停产。据市防汛指挥部统计,财产损失近2亿元。

1985年9月1日冷锋暴雨。暴雨特大中心在川沙县,高桥水文站总雨量高达459.6毫米,川沙气象站1小时雨量108.8毫米,短时间骤降的特大暴雨为上海所少见。受淹菜田36300亩、稻田9580亩、棉田7000亩。市区西部大面积积水成灾,严重积水路段水深达70~80厘米,致使不少工厂、仓库、商店和住房进水。因电气设备受潮触电死亡4人。市保险公司理赔483家企业547万元。

1991年8月7日、9月5日两场大雷暴雨,局部特大暴雨。8月7日以宝山最大,日雨量达210毫米,市区及半数以上县均在100毫米以上。松江、金山、青浦、奉贤县境内还遭受龙卷风袭击。20多万户居民住房进水,6万亩农田受淹,砖坯淋坏625万块,死亡9人(龙卷风损失另计)。9月5日以金山县雨量最大,为209毫米,其次是市区165~185毫米,崇明县境内出现龙卷风。全市数百条马路积水,10万多户居民住房进水,13条公交线路一度停驶。死亡4人,伤10多人。两场暴雨肆虐,市保险公司理赔款达1.4亿元。

[1977年8月21~22日特大暴雨上海中山北路上园路积水情形]

[嘉定县南翔镇红翔大队东长生产队洪水痕迹与小孩同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