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03/10/27 10:05:36

编纂《上海汽车工业志》,是根据上海市经济委员会1990年9月关于“经委系统所属单位承担编纂专业志的任务目标的通知”下达的任务。通知要求以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为主编纂《上海汽车工业志》。为此,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于1992年6月在完成《上海汽车工业史》编纂任务的基础上,成立上海汽车工业志编纂委员会和将原编史办改为修志办公室,着手有计划、分阶段的开展编纂工作。整个编纂工作分四个阶段进行:

1.准备阶段。1992年6月,修志办公室通过学习长春第一汽车厂、南京汽车厂、上海化工局、医药局等单位修志工作经验,结合本行业实际,于6月底拟就《上海汽车工业志》篇目提纲和工作计划。7月初召开了第一次编纂委员会议,会议通过了篇目提纲和工作计划。8月中旬,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召开了全行业修志工作动员大会,要求各级领导把修志工作列入各单位行政工作议程,组织落实编撰人员,按总公司的修志工作部署,抓紧完成各自的修志任务。此后,修志办对有跨系统编写任务的100余家单位进行组织落实。

2.搜集资料和编写长编阶段。资料是编写志书的基础,而长编是决定志书质量的主要依据。为此,修志办要求各单位撰稿人员要高度重视资料的搜集和坚持遵循编资料长编是不可逾越的修志程序。1993年1月,各单位开始搜集资料,并对所搜到资料进行筛选考证,务使所用资料可靠可信。经过一年半时间的广征博收,全行业共搜集到1000余万字的资料。在此基础上,以目为单位,编成各篇章节目的资料长编,共300余万字。修志办对各单位的资料长编按预定要求分别进行验收,以保证长编的质量,为撰写初稿创造条件。

3.编写初稿和分篇总纂阶段。编写志稿,要符合志书的体例规范。上海汽车工业志的编写成书,经历了一个学习、探索、深化的艰难过程。当全行业的修志工作进入编稿阶段时,修志办公室针对编写人员都是修志战线上新兵这一情况,通过学习研讨的方式,使大家掌握编志稿的知识和方法。在全行业先后组织了20余次的编写研讨会和数十次200余人次面对面的修志业务指导,推进了汽车工业系统编写志稿的工作。1994年,当全行业编写工作全面展开以后,修志办又加强了对有关部门和单位的编写协调工作。到1996年底完成的志稿占全书的63%,进入初稿编写的占30%。1997年是志书初稿编纂全面展开的年份,经过大家的艰苦努力,到当年底,终于完成了总述、大事记、及正文10篇35章122节和附录,约75万余字的志书初稿。

4.志书评审和修改阶段。志稿总的经过“三评三改”后成书。为了及时了解已编成的志稿处于何等水平,于1997年7月将已成总纂稿的产品、企业、教育和人物等4篇志稿分发给《上海汽车工业志》编委会成员、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姚金祥和市经委地方志指导小组的成员试评。试评总的评价较高,意见中涉及体例、史实和文字等方面有200余处(条)。事后按所提意见作了修改。1998年3月,全志形成送审稿。同年4月10日,送审稿经上汽总公司老领导、老专家评议,认为:资料全面系统,内容翔实,详尽地记述了上海汽车工业发展的历史轨迹,是上海汽车工业的一笔宝贵财富。但内容下限不统一,建议统一到1995年。1998年5月22日召开《上海汽车工业志》市、经委两级评审会,出席评审会的有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沙似鹏、刘其奎、姚金祥,原主任吴云溥、黄美真,原副主任曹宪镛,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委员陈扬、郁品方,市经委地方志指导小组负责人吴宇良等。在评审会上,与会者就送审稿作了多方面的分析评论,认为:《上海汽车工业志》(送审稿)指导思想正确,资料翔实,框架结构基本合理,客观地记述了上海汽车工业发生、发展的历史轨迹和改革开放以来至90年代初的现状,专业特点和地方特色鲜明,文字表达也较通顺。基本符合新编地方志的质量要求,原则上可以定稿。同时提出适当充实志稿内容,规范文字等12方面的意见。会后,我们按评审会上所提意见将送审稿作了一次梳理,充实了志稿内容,各篇下限统一到1995年,并删繁就简,修饰文字。修改后的志稿(验收稿)于同年11月10日和12月初分2次送交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验收。市志办分别于11月24日和12月底将验收稿返回。然后,我们对验收稿稍作修改后,于翌年元月正式付交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出版。

编纂《上海汽车工业志》涉及面广(跨10余个工业局),工作量大,时间跨度长,是一项系统复杂的文化工程。在编纂过程中得到了全行业各级党政领导、老领导、老专家、老职工的关心支持,并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宝贵资料和鲜为人知的史实;得到了市地方志办公室姚金祥等修志专家、市经委地方志指导小组吴宇良等及兄弟局修志同行们的帮助指导;得到了全行业全体修志同仁们的无私奉献、辛勤工作、默默耕耘;档案部门同志给予热心支持,众志成城才得以编成具有90万字的《上海汽车工业志》。借此志书出版之际,谨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上海汽车工业志》是汽车行业的一部百科全书,专业性强,文字篇幅较大,由于编纂时间局促,加上我们水平有限,书中的错误和遗漏之处,敬请读者指正。

编者

199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