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财会工作 2003/10/21 10:13:03

一、会计核算

建国初期,会计核算,全国学苏联模式,先在少数国营工业企业试行。1954年部分私营企业转为公私合营,开始边学习边推行“国营工业企业会计核算制度”,记帐方法采用借贷法,会计科目按国家统一规定。1956年大合营后,大中型企业执行“公私合营工业企业会计制度”,小型企业执行“公私合营工业企业简易会计制度”。为了加强固定资产的管理与核算,维护企业财产的完整,要求企业按照化工局制订的“固定资产管理办法”,编制“固定资产目录”和设置固定资产明细帐卡,财务处同时制定了“低值易耗品管理办法”,便于企业核算和管理,并结合上海化工行业实际情况,具体制定了“公私合营工业企业会计核算形式”。

1957年国务院颁布《国营企业会计核算工作规程》和《国营企业会计核算工作的若干规定》,此时,局属企业按不同的经济性质,分别执行相应的统一会计制度,会计核算方式统一,会计报表统一,确立了核算体系,正常了核算秩序。1958年财会机构精简,财会人员下放,出现了“以表代帐”、“无帐会计”情况,会计资料残缺,全局无法汇总报表。1960年以工人核算员提供的“班组核算”成为企业经济核算的主要内容,强调政治挂帅,因与会计核算难以衔接,未能持久。1961年,根据国务院要求,企业进行整顿,局按中央要求,整顿了企业财务会计工作,职能渐有恢复,会计核算随之起色。1963年国务院颁布《会计人员职权试行条例》,财会职能又受到重视,财会人员归队,财务处即根据企业不同的经济性质,制定了不同的会计制度,并分类指导实施。1965年橡胶行业试办“托拉斯”公司,实行集中核算,未及成型即因停办“托拉斯”而终止。“文化大革命”时期,会计核算有名无实,记帐方法改为“增减记帐法”,报表上报时间严重脱节。1976年财务处采取对策,实现了企业次月3日、公司4日、局5日上报会计报表的决定,保持至今。1978年国务院颁布了经修订的《会计人员职称条例》,财会工作恢复原来方法,包括记帐方法,重又采用“借贷记帐法”;只有1966年实行的企业大中小修理费用合并预提办法,才保留至1989年,后恢复为大修理基金预提办法。自1978年起,按国家规定,化工企业可提取企业基金。基本折旧基金50%企业自留,50%上缴国家财政。

1979年,对上海化工财务会计工作进行整顿,充实人员,健全机构,加强了核算基础工作,核算秩序走上正规。同年,化工局成立清产核资办公室,具体工作由财务处主持,在企业全面清查财产的基础上,核定企业流动资金和固定资金需要量,由财务处向国家申请财政拨款补充。同年,按上海市财政局通知,化工企业开始将更新改造资金与大修理基金合并使用。另外,凡是全面完成上年8项指标,年度计划产量、利润等指标,企业可按职工工资的5%提作企业基金,新投资的企业,在3年内基本折旧基金20%自留,80%上缴国家财政。1980年根据化工部要求,在局系统企业中推行“全面经济核算”和“增产节约,增收节支”活动,会计核算范围开始从囿于记帐、算帐、报帐的“小财务”,扩展到参与企业经营管理的“大财务”和加强资金管理的“内部银行”的核算工作。会计核算特有的预测、控制、分析、考核办法被广泛应用,核算质量明显提高,化工部为之在上海召开有全国化工厅局以及重点企业参加的现场会。1983年终财务处根据国务院规定,布置企业普遍进行财务税收大检查,其后增添物价的内容,每年进行l次。1984年,遵照财政部财务(会计)整顿的通知,财务处负责指导并贯彻财务整顿办法和考核验收60条,得到上海市财政局的好评,并向全市工交系统发文推荐。财政部指定上海化工局写经验介绍,化工部又以上海化工局的做法为模式,在上海召开全国化工现场会,此项工作在全国有一定影响。之后,财务整顿纳入企业整顿作为重要组成部分。198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颁布,会计核算和会计监督作为立法的主要内容,自此会计工作有法可依,财会职能以立法形式固定下来。1986年全国工业普查时,财务处负责完成全局大量财会数据和报表的汇总。

1987年部分企业实行综合承包。1988年占全局97.5%企业全面推行承包经营责任制。化工局根据科学、合理原则,经过反复测算,确定上交利润承包基数,作为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主要依据。1988年起,化工局开展会计工作达标升级,发动60%的财会人员参加首届全国会计知识大赛,进一步组织化工系统各企业对照中央财政部《会计工作达标升级试行办法》、《会计工作达标考核标准(试行)》和上海市财政局《会计工作达标升级实施细则》进行自查整顿,检查验收后颁发证书。1989~1991年,全局有上海化工厂等42家全民企业通过会计工作达标验收,促进化工系统企业会计工作规范化、现代化,提高了会计工作的水平。1990年为了加强会计监督和各级出纳岗位责任心,财务处制定“关于建立稽核制的规定”。1992年局组建企业集团,财务处做好与财政、物价、银行等综合部门的协调工作,并对组建的企业集团应具的财会职能进行指导。1992年按国务院经贸办“关于认真清理预算内国营工交企业潜亏的通知”,经调查,局有85%企业不同程度存在潜亏问题。经过清理,促进了会计核算功能的发挥,真实反映企业经营成果。1992年财务处组织32家企业试行财务会计改革,与国际惯例接轨。1993年7月1日组织全局各企业贯彻《财务通则》和《会计准则》。正式实施新财会制度,并举办多期培训班,约有1000人参加新财务会计制度培训。

二、成本

解放前上海化工企业缺乏正规的核算产品成本制度,少数较大的私营企业虽有成本核算,采用的则是西方成本计算方法。解放初期,只在为数不多的国营化工企业中设置成本计算岗位,是按财政部规定的苏联模式计算产品成本。大合营后,开始从粗到细,全面推开,基础较好的企业,设车间成本员,推行二级(车间)成本计算。经过组织业务辅导和交流,成本计算质量逐步提高,使产品价格有了比较可靠的基础。

1957年3月全局整风,所属企业财务机构精简,大批财会干部下放车间,使职能削弱,管理放松,会计资料残缺,工作陷于停滞。1960年以工人核算员为主体,大搞班组核算,财务处集中力量深入基层进行分类指导。同年上海市计委、财政局发出“关于加强企业成本管理工作的联合通知”,所属企业按行业和产品归属,根据财务处的要求,统一了成本计算方法,初步开展同类产品成本分析评比工作。1963年财务处结合化工生产特点,制定了补充规定。并为硫酸、烧碱、电石、聚氯乙烯以及塑料、染料、涂料、橡胶行业制定了成本核算规程。1989年化工局恢复大修理基金预提办法,将起自1966年按上海市财政局要求建立的上海化工企业大中小修理费合并预提的做法改了过来,恢复到同全国工业一样的处理办法。1977年组织重点企业总结成本计算和管理的经验交流,以烧碱等同类产品成本评比分析为起点,开展局管产品成本“双赶超”(赶超本厂历史先进水平和同行业先进水平)活动,推行目标成本管理,制定产品目标成本,由局财务处下达企业作为赶超目标,按季组织成本分析和考核,这项工作延续未断,效果突出。1978年,财务处结合所属企业实际情况,安排企业财务部门对全厂增产节约、增收节支(简称双增双节)项目汇总,制定本单位的双增双节计划据以督促和考核。同时,对亏损企业和亏损产品逐一排队分析,区分政策性和经营性亏损,要求企业限期扭亏。1979年按上海市财政局通知规定,企业除国政策性、计划性亏损外,对经营不善而亏损的不予补贴。随着原材料、能源价格不断上涨,部分企业经济效益滑坡,全局大力开展双增双节活动,财务处帮助指导企业分析有利、不利因素,采取措施,消化不利因素影响,每年下达实现利税目标,层层分解落实,按月预测分析完成情况,写出财务分析,提供领导及有关部门参考,并将企业目标完成情况,纳入厂长考核内容,使全局每年都完成上级下达的目标,按月召开行业经济效益分析会,挖掘增收节支和降低成本的潜力,重点抓好原材料单耗和费用升降2个环节,收到了一定的效果。积极推广目标成本、成本控制、价值工程、会计电算化等先进的财务管理方法和现代化管理方法,促进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益。

1992年,对所属企业的成本管理,财务处提出和组织有针对性的“三降二减”活动,“三降”:一降低原材料采购成本,二降低原材料消耗水平,三降低委托外加工费用。“二减”:一减少劳务费用,二减少利息支出。控制了成本上升趋势。

三、资全

局属企业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大合营期间,根据中央“关于私营企业在合营时财产清理估价几项主要规定”逐一作了核定。1957年财务管理明确所属国营企业自有流动资金由国家财政逐季拨给,超定额物资储备资金及生产费用向银行申请借款。1958年开始实行的《地方工业企业留成包干试行办法》、《上海市地方企业流动资金管理办法》,对所属企业核定流动资金、70%由国家财政下拨,其余30%由人民银行贷款,均得由财务处审批。在定额流动资金中,当时比重最大的是原材料,其次是生产资金和备品备件资金。1962年结合“清仓核资”的要求,制定了储备资金定额,要求和指导企业编制“材料目录”,并推行资金分级归口管理办法和ABC管理法,减少资金占用。1972年和1979年,先后根据财政部通知,在全局范围清查财产,核定资金(简称清产核资)工作,局成立清产核资办公室,财务处主持具体工作,在企业全面清查财产的基础上,核定流动资金和固定资产需要量;申请到的财政拨款,参照局属公司具体缺额,按比例下拨到企业。1960年、1968年和1976年,根据中共中央财政部“关于冻结机关团体银行存款和企业专项存款的通知”分3次进行指定范围的冻结存款工作。1980年实行流动资金占用费交纳,所属企业全部执行。上海化工企业流动资金周转天数:1979年为29.2天,1980年为29.7天,为全国化工行业第一。1983年企业流动资金、国家财政部门不予过问,改为统一由人民银行与主管局财务处管理。1985年国家开始对宏观信贷基金控制,企业流动资金改由银行统一管理,财务处经调查摸清企业资金余缺,与局供销处、生产技术处、银行及时沟通资金信息,提出“确保重点;兼顾一般,用好有限资金”的具体做法:1.根据企业生产规模,与银行核定保证生产所需的资金;2.下达年度计划,要求企业流动资金加速周转;3.下达考核指标,与局供销处、生产技术处配合,要求企业压缩库存。这个办法顺应资金运用实际情况,作为全局安排,协调资金的举措。1987年,为了进一步融通、调度所属单位的资金,加强与银行合作,财务处成立了化工资金调度中心,对管好用好资金,缓解企业资金困难,发挥了更好的作用。

化工局成立后不久,所属企业按国家规定设置企业基金。专用基金中专项拨款的有技术组织措施费、劳动安全措施费、新产品试制费和零星固定资产购置费(简称四项费用)。其余的大修理基金、企业奖励基金、医药卫生补助金、福利补助金,均需专款专用。财务处为了充分发挥专用基金使用效果,对企业的技术措施(技术改造、革新)新产品试制等项目,着重按“花钱少、上马快、效果好”进行评审,经常会同局生技处、科技处到厂检查帮助,收到较好效果。其余的大修理基金、企业奖励基金、医药卫生补助金、福利补助金,强调专款专用,固定资产更新改造基金,原由国家计划下拨,1958年实行企业留成办法后,留成中的部分作为更新改造资金的来源,重点的技术措施项目则仍由国家财政补充。随着专用基金管理要求的不断提高,财务处对基本建设、技术改造项目的立项、设计、施工、验收和移交生产各个环节有关资金的组成和使用过程,基建会计和报表的编制,进行指导协调和配合,使之与上级要求取得一致,保证项目顺利建设,发挥预期效果。1979年上海地方投资的基本建设项目,试行设备贮备贷款,并对项目建设资金由国家拨款改为建设单位向银行贷款的试点,化工局选定局直属的上海炼油厂与原拨款单位石油部一起,将炼油厂炼油装置工程,由拨款改为向建设银行全额贷款,试点成功后,在全市介绍逐步推广。吴泾化工厂30万吨合成氨、24万吨尿素和配套工程是国内自行设计、制造、安装和开车的第一套大型化肥装置,财务处根据基本建设项目试产期收入,可用于该工程填平补齐的政策,帮助策划决策;即将获得的盈利,用以完善装置平衡,还解决了扩建所需的资金。此外,对部分企业的奖励基金、福利基金以及大修理基金,因经营和其他原因影响而出现红字,由财务处争取财政部门支持,作出平衡和安排。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化工局针对上海的特点,主动争取中央和市有关部门的支持,用足用好中央和地方在支持技术引进、技术改造方面制订和实施的一系列优惠政策:1.1982年中央给上海二批汇率低,还款期长的扩权外汇,化工局争取到12%额度计3840万元,解决了当时一批急需引进用汇而无汇归还的技术改造项目;2.1984年起基本建设项目的国家拨款开始实行银行贷款,财务处辅导基建财会工作并作了相应改动,而更新改造和技术改造的项目用款自1982年后已陆续由国家拨款改为银行贷款。原全局技改规模1.2亿元,争取拨款4000万元左右。后市先后放权,至1987年彻底下放资金权,化工局认真贯彻这一政策,使企业增加了自我改造的能力;3.1986年中南橡胶厂等单位技术改造任务重,企业自筹资金不足,而调节税率较高,局争取市财政部门支持给予减免调节税140O万元,支持了企业的技改资金;4.1986年起化工局先后利用“九四”专项资金25亿余元,安排“三联供”、“TDI”、“子午线轮胎”等许多重大项目,为化工后劲奠定了基础;5.1989年起,市对重点技改项目的达产、超产规定了奖励办法,化工局加强对有重点项目单位的考核。6.1991年中央给上海1亿元资金,用于技改贴息贷款,以支持出口创汇好的单位。局属轮胎公司等单位均先后争取到这项贴息贷款:

另一方面,向市有关部门争取照顾政策,以解决企业更新、消除隐患、根除“三废”等项目用款:1.1958年起,化工局争取市环保局及排污管理处同意,对“三废”排污罚款返回款2000万元改拨款为低息贷款,并向市争取到每年1400万元的“三废”专项贷款,用于解决“三废”项目用款。2.为帮助企业解决调整产品结构小项目的资金困难,化工局曾向市经济委员会争取到年250万元的财政拨款改贷款,每年用于解决七八家小企业、小改造项目,效果甚佳。3.全局“三废”迁建任务特别重,为完成搬迁任务,先后向市有关部门争取多项优惠政策。如经市同意争取到的基地由市统一安排转为基地转让费,收入全部用于迁建投资;在搬迁期内,允许老厂继续生产,所获税利留给企业;对“三废”迁建企业,免交“戴帽投资方向调节税”和“增容费”等;企业税利留成不足,尚需贷款部分给予戴帽专项贷款,使京华化工厂、上海染料化工一厂、三厂、上海塑料厂、上海氧化铁厂等单位的迁建工作得以顺利进行。4.根据化工局企业易燃、易爆、有毒、房屋设备陈旧更新资金不足,不安全隐患严重等情况,争取市府同意,以1987年为基数,自1988年起,连续3年将全民企业上交的产品税、增值税、超1987年部分以及超承包上交利润的30%退局作为消除不安全隐患的资金来源。至1990年止3年共退资金1.3亿元,1992年根据解除隐患实际需求又退资金2000万元,4年共得安全资金1.5亿元,支持化工企业解决消除不安全隐患的资金问题。

随着改革的深化,化工局实现多元化、多渠道筹措资金,以适应历年更新改造,投资规模不断扩大的需要。70年代时,化工局全年更新改造投资规模为5000~6000万元,主要靠上级拨款和企业自筹。1980年后,引进项目,技术改造投资规模逐年增加,到80年代末已接近7亿元,同时在资金筹措渠道和形式上也发生了很大变化。80年代初,建设银行负责投资贷款,工商银行负责流动资金贷款,中国银行负责外汇贷款。1987年起各专业银行打破了分工界限,工商银行开始投入技术改造贷款,以弥补建设银行贷款资金的不足,中国银行同时发放人民币贷款,以避免一个项目、多头贷款的不便。而贷款形式也从单纯的人民币贷款增加到外汇贷款,设备租赁实物抵押贷款,外汇抵押贷款,委托银行国外财团贷款,申请政府贷款及世界银行贷款等。除此之外,还有发行债券、企业内部集资、向用户集资、局委托贷款、发行股票等形式。通过上述多元化、多渠道地筹集资金,解决了全局年10多亿元投资的资金来源。

四、价格

上海化工产品价格工作的沿革,大体上有4个阶段:1949年解放前为第一阶段,化工产品价格受国际、国内市场的影响,由企业主随行就市自行定价。1949年解放后至1956年大合营前为第二阶段,当时私营企业接受国家加工、订货、收购包销、国营商业部门代表国家审定价格。1956年大合营后至1978年前为第三阶段,当时价格工作,管理权限高度集中,由国家统一负责,中央地方分级,工商部门分工管理。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为第四阶段,按照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轨道上来的要求,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步发展,化工产品价格管理工作,不断由国家统一管理的模式,逐渐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由“计划第一,价格第二”,价格和价值严重背离,稳步向放开搞活价格,扩大企业订价权,纳入按价值规律办事的轨道。局属企业生产化工产品6500余种,约3万余个规格。改革开放前,由中央国家物价局和化学工业部管理价格的产品有202种、5000余个规格;其余均由上海市物价局、化工局和局属各公司管理价格,占全市化工产品品种的绝大多数,企业则无订价权。

经历了14年的价格改革,上海化工产品价格管理体制和价格体系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央和地方物价部门先后实现了四方面的改革措施,即:有计划、有步骤地调整部分重要化工产品价格,使产品价格水平趋于合理;采用多种定价形式,改变单一的国家定价为国家定价、国家指导价、市场调节价等多种形式;制订和改进产品作价办法,体现化工产品优质优价的政策,统一简化轮胎、胶管等产品出厂价格的计算方法,按质分档合理规定了化工产品的包装作价问题;下放价格审批权限,于1980年后分三步将国家统一定价中产量不大,地区性较强,以粮食为主要原料和二、三类化工产品的定价权下放到企业。到1992年底为止,通过贯彻实施上述各项改革,将原分工管理的权限,除硫酸、硝酸、盐酸、化肥、农药、煤气、轮胎、聚氯乙烯、电石、液氯、甲醇、甲醛等12种有关国计民生的重要产品仍属国家定价外,其余所有化工产品的定价权均下放到企业,使企业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遵循价格规律,体现等价交换原则,积极参与竞争从而提高化工生产的经济效益。

五、上交利税

自1978年实行企业基金以来,经过全额利润留成,基数利润留成,超额分成,第一步利改税和第二步利改税,随着财务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企业财权不断扩大,全局留用的利润由1981年5157万元扩大到1987年的19795万元,增长了3.8倍。1983年化工企业开征所得税,税率为55%,利改税普遍执行。1984年起局协同财政做好企业缴纳奖金税。

1986年局辅导企业做好城建税、教育费附加的缴纳为企业争取减免调节税,着重做了两项工作:1.调整第二步利改税实施方案。由于开征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减免调节税,根据财政部门布置,于1986年调整了第二步利改税实施方案。还争取国家物价总局同意调整因价格影响利润部分4665万元,使全局第二步利改税的基期利润从100033万元调整为91177万元,调节税从33065万元调整为24348万元,调节税率从33.05%调整为26.7%。2.积极争取大中型企业减免调节税。1986年化工局减免调节税4463万元,其中:列入大型骨干企业由国家经委戴帽下达减免调节税2299万元,地方切块减免调节税2164万元。

1988年4月,化工局对所属全民所有制企业实施承包经营责任制,并对工业企业102家、供销企业5家、施工企业3家,分别采取基数包干增收分成,定额包干,递增包干,以及税贷包等4种承包形式,自1988~1992年5年为期,核定了承包上交利润基数,由化工局、财政局、作为发包方,各企业作为承包方分别签订了承包合同,促使企业转变经营机制,增强企业活力,提高经济效益。按此计算,以1987年应上交利润为基数,经过调减和重新核定,全局应交利润为35235万元。1991年化工局组织部分企业实行“税利分流”改革试点,1992年这项试点又进一步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