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3/10/21 9:55:40

上海是中国近代化学工业发展最早的地区。它的起源可追溯到19世纪60年代。经历了130多年的历史,尤其是在上海解放以后,经过7个五年计划的建设,上海化学工业已发展成为上海六大支柱产业之一。上海化学工业局建立于1957年4月,它的前身是上海市第二重工业局。在建局之初,归口企业计994家,职工64522人,归属行业有化学原料、染料、造漆颜料、医药、轮胎胶鞋、橡胶杂品、木材等7个工业公司。此后,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和生产发展的需要,1979年7月,医药工业公司划归上海市医药管理局;1982年1月,上海炼油厂、高桥化工厂划归上海高桥石油化工公司;归属上海化工局系统的化学工业有化工原料、塑料、染料、农药、涂料、橡胶加工、试剂、化肥、化工装备、炼焦和焦炭等行业,每年能生产18个门类的化工产品,年生产总量350万吨,6500个品种,3万余个花色规格。它为上海市国民经济的发展提供必需的化工产品,为郊县农业提供全部化肥和60%以上的农药,为本市轻工行业提供70%以上的化工原料和全部聚氯乙烯,为纺织行业提供85%以上的酸、碱、染料和印染助剂,为造船和机电工业提供涂料、塑料、橡胶制品,为上海市民和工业提供48%的城市煤气。

上海化学工业局系统是上海化学工业的主要部分。1990年,上海大化工的产值总和为115.78亿元(不含医药),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10%。其中上海化学工业局系统工业总产值(80年不变价)554958.4万元,占上海大化工产值总和的52.3%,占上海市工业总产值的5.2%,占全国化工总产值的7.85%,居全国第2位。上海化工局系统是上海工业出口行业之一,出口产值47551.4万元,有80余家企业生产的250多种化工产品,远销6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上海是中国化学工业的发祥地。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鸦片战争后“洋务运动”兴起,清政府洋务派官僚在上海开办近代军事工业,清同治四年(1865年)成立江南制造总局,生产枪炮、火药、军用船只,并自制无烟火药的基本原料硫酸、硝酸以及硝化棉、雷电汞等化学品。清同治六年(1867年),中国近代化学的启蒙者徐寿,其子徐建寅、徐华封等人,调到江南制造总局,与英国传教士傅兰雅、金楷理合作翻译大量的近代西方科技、军事方面的著作,最早翻译化学元素符号和西欧化学名著《化学分原》、《化学考质》、《化学求数》等书籍,从西方引进技术和化学知识,研制无烟火药和制造无烟火药的基本原料硫酸、硝酸等。清同治十三年,在龙华火药局,借鉴西方的生产技术.用铅室法制造硫酸,取得成功,成为中国近代化学工业最早借鉴西方生产技术的一个开端。

同年外商也开始在上海设立工厂,英国商人美查兄弟在上海开办了一家精炼金银用酸的工厂,后改为铅室法制造硫酸的江苏药水厂。清同治十四年改为股份有限公司,向德国公司购买设备,生产硫酸和硝酸,从英国订购焚矿炉,扩建和新建铅室和塔,年产量从900吨增至2000吨,还生产硫酸铁,硫酸铜,蒸馏水以及蓄电池专用硫酸。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美查兄弟回国,江苏药水厂交给代理人英国商人哈许华士经营。它是中国化学工业中第一家外商企业。

上海开埠以后,英、美、法、德等国在上海设立进出口贸易洋行,上海成为外国资本主义在中国倾销商品,搜括原料的主要口岸。英、美、法等国相继进入上海投资设厂,获利颇厚,刺激了民族资本主义的产生。上海化学工业的民族资本主义企业也开始相继成立。民国4年(1915年)阮霭南和周元泰合伙建立开林造漆颜料厂,是中国第一个工业化生产的涂料工厂;民国5年,邵晋卿开办振华实业公司,生产油漆,颜料,飞虎牌油漆在上海市场上击败日货鸡牌油漆,还享誉东南亚。民国7年,叶钟廷、叶翔廷兄弟开办永和实业无限公司。民国8年,日本华侨容子光、容祝三创办中华制造橡皮有限公司;同年,林涤庵集资开办大丰工业原料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锡酸、铬酸等10余种无机化工产品。民国10年,胜德织造厂内设立了赛珍部,试制成功浇铸型酚醛树脂,为国内塑料生产的起源。同年,吴蕴初开办炽昌新牛皮胶厂,民国11年,张礼林开办亚洲橡皮厂,民国12年华侨陈嘉庚创办橡皮公司上海分行。民国16年、民国17年,正泰、大中华橡胶厂先后创立建成,生产套鞋、跑鞋、力车胎等,民国23年,大中华添置设备开始生产汽车轮胎,为中国第一个生产轮胎的工厂。民国17年,吴蕴初创办天原电化厂股份有限公司,民国19年竣工投产,生产盐酸、烧碱和漂白粉,是中国第一家电解化学工厂。民国24年,吴氏又建成上海天利淡气厂,生产合成氨和硝酸等产品,是中国最早生产合成氨的工厂。民国22年,中孚、大中染料厂兴建,是上海最早的染料工业企业。同年,李允成、郭永恩等人集资开办中国工业炼气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氧气及乙炔气,民国25年起生产电石。民国22年,美商建立远东酒精厂,民国24年,中国酒精厂建成。

民族工业的发展,打破了外商独占化工市场的局面,引起外商的嫉视,采取压价倾销、分解收买等手段,打击民族工业,致使中孚染料厂、中华制造橡皮有限公司、亚洲橡皮厂、橡皮公司上海分行等相继破产停业。爱国的民族资本家,为了谋求中国工业的独立,以国货与洋货相抗衡,都以购进国外的设备,聘请外籍技师,引进西方的生产技术,为上海民族资本主义化学工业技术进步的起点。民国18年,吴蕴初花资8万元,购进法国远东化学公司设在越南海防的生产盐酸的二手设备,120只爱伦·摩尔式电解槽,为了保证工厂的正常生产,还以1万银元的高额酬金聘请该公司法籍工程师班纳负责拆运、安装、试车工作。天原电化厂生产的太极牌盐酸、烧碱在上海市场异军突起,打破了英商卜内门公司垄断中国碱业市场的局面。大中华橡胶厂筹建创办时,与日本A字护谟(橡胶)厂达成协议,由日方负责培训制造套鞋的技术人员,提供全套机械设备。之后,还高薪密聘日本人加藤芳藏为技术顾问,指导生产套鞋的配方、熬油和上光等关键技术。正泰橡胶厂最早生产八吉牌套鞋时,聘请日籍技师足立之治为技术指导。中国工业炼气股份有限公司开办时,购进德国麦瑟公司制造的30立方米/时制氧机,生产氧气,并请德国工程师来厂工作,为解决生产乙炔的电石,民国24年,购进日本制造450KVA电石炉设备一套,民国25年,国产葫芦牌电石问世。民国10年,顾兆帧投资30万元,并向法国订购生产设备,生产浇铸型酚醛树脂(又称人造象牙),成为中国最早用化学合成方法生产塑料的工厂,生产的“九链牌”为商标的人造象牙筷独占国内市场,且远销东南亚地区。吴蕴初开办的上海天利淡气厂,从美国杜邦公司购得一套水电解制氢和中压法合成氨装置,生产合成氨、硝酸产品,后又从法国卡登巴许公司引进日产14吨稀硝酸的装置。民国23年,吴蕴初向法国厂商订购日产200只盐酸坛设备一套,开办天盛陶器厂,并聘请德国化学陶器制造专家马塞尔、加斯洛为技师,生产盐酸盛器。在当时国内机器装备工业十分落后、技术人才奇缺的状况下,上海民族资本化工企业的创立,以引进西方的先进技术,购买国外的设备,聘请外籍技师等,为企业技术进步的起点,在国内最早开创了一批化工产品的生产门类,填补空白。

抗战前夕,上海民族工业已经形成的化学工业有90余家(不含医药行业),外商企业5家,在日军占领上海以后,被日军炮毁、占领的达56家之多,而幸存的企业,其资产直接或间接遭受损失的达1/4~1/3,仅为谋求生存而维持下来。归日商经营的企业达29家,大多是一些原来有竞争实力的民族企业。染料行业当时由日商开办的维新、兴亚、万国、德康等4家化工厂生产染料,独霸上海市场,唯一幸存的一家民族工业华安染料厂被迫停产。上海的沦陷,使化学工业遭受严重的损失。天原电化厂、中国炼气厂、中兴赛璐珞厂、大中华橡胶厂四分厂被迫内迁的设备和物资,途中全部散失,损失惨重。天原电化厂、中国炼气厂西迁四川后,上海相继又有19家小型企业产生,其中除1家为日商外,其余均为民族工业。制酸工业有天工化工厂、天星化工厂、新华电化工业社和宜丰化学工业厂,分别生产氯磺酸、漂白粉、烧碱、氯酸钾、盐酸、硫化碱等产品,以适应当时市场的需要。1942年,上海试剂行业育发化学制造厂成立,生产硫酸、盐酸、硝酸、氨水等十余种无机化学试剂。此时,塑料工业新开设的有中华工厂等3家,生产再生赛璐珞片、胶木粉等产品;涂料工业新增设的工厂有鸿康、金星等6家;橡胶行业此时新开办投产的工厂有企昌、大华等5家,生产橡胶制品,以适应胶带、胶管和杂件制品需求的增加。

民国34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上海市政府根据国民政府《上海区敌伪产业处理办法》中的规定,接收敌伪在上海的产业。天原电化厂,日本明治制糖株式会社明华糖厂(今上海化工厂)、开林造漆厂、振华造漆厂潭子湾路老厂,胜德织造厂赛珍部等工厂,分别归资源委员会和经济部接收,一批日商经营的染料、橡胶企业,被接收后,作为敌产出售给原业主,民族资本家则购买敌产重建工厂,恢复生产。抗战胜利后,一批民族资本主义化工企业纷纷恢复生产,外地一些企业也陆续迁来上海,化学工业得到不同程度的恢复和发展。其间,重建恢复的老厂达81家,新开办的私营化工企业178家。吴蕴初在国民政府发还上海天原厂之前,就主持该厂的修复开工,修复工程历时一年半。民国36年5月,上海天原电化厂终于恢复生产。大中华橡胶厂迅即恢复生产,并盘进日商上海护谟工业株式会社,之后,又盘进几家工厂,发展成为拥有6个橡胶分厂,3个原料分厂,1个机修分厂的国内最大的综合性橡胶业。正泰橡胶厂也发展成为拥有4个橡胶分厂和2个原料厂的大企业。民国35年,华元染料厂厂长吴光汉,抢先恢复硫化元染料生产,赢得了时机。随后恢复生产的还有中孚染料厂等。其间,不少工商业者又纷纷投资,相继开办了40余家染料厂。民国35年(1946年),周志俊、孙师白开办新业制酸厂,以10万美元向美国购进一套“接触法”制造硫酸的设备。民国37年6月投产,开创了中国以接触法制造硫酸的历史。同年顾卫承在胜德织造厂原地另建胜德新艺厂,向美国购买塑料注射机,用进口聚苯乙烯制造牙筷、皂盒等,为中国第一家热塑料制品加工厂。但是,在此期间新开办的私营化工企业,大都是一些无经济实力的、技术落后的、生产水平很低的弄堂小厂,多数是一般的加工企业,原料依赖进口或回收利用,产量不高,工艺落后,设备简陋。美国大量倾销剩余物资,使民族资本化学工业的战后复兴的愿望遭到打击。同年8月国民政府发行金圆券,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囤货成风,投机盛行,物资匮乏,企业无法正常生产,纷纷减产歇业。油漆行业生产萎缩、品种老化,无竞争能力。染料行业的产量和质量都下降,硫化元的产量下降到3384吨。橡胶行业也陷入困境,同年大中华、正泰两厂的生产下降40%,上海解放前夕,生产又下降40%。其他无经济实力的小厂,停工歇业者颇多;有的难以为继,转向投机买卖。民族资本主义化学工业面临深重危机,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停工的占60%,开工的企业开工率一般只有1/3。

至上海解放前夕,上海化工系统有436家工厂(含医药工业126家),产品大类有99种之多,工业总产值8168万元,全部固定资产814万元,全部从业人员2.8万人(不含医药工业为20982人)。虽然,企业户数之多,门类之齐为全国化工之最,但是,企业的规模很小,大多数是小型的加工企业。基本化学工业的比重极少,基础极为薄弱,碱总产量仅6600吨/年。塑料工业品种很少,发展缓慢,染料工业品种单一,全市47家染料生产厂,其中29家生产硫化元染料,其他兼产杂色品种。民国37年,硫化元总产量达5969吨,涂料总产量2780吨。橡胶工业仅能生产普通胶鞋,力车胎、轮胎,1949年轮胎总产量8000条。民族资本的化学工业基础十分薄弱,所需原料除原盐、石粉和桐油等外,其他都依赖进口。有机化工10种基本原料均为空白,不少企业濒临无法正常生产的绝境。

上海解放后,市军管会财政经济委员会的轻工业处、重工业处按照华东局接管指示,对官僚资本工业企业进行接管,市军管会财政经济委员会重工业处派员接管中央化工厂筹备处上海工厂、天原电化厂、开林油漆厂、江苏药水厂、永光油漆股份公司等工厂。除天原电化厂属公私合营之外,中央化工厂筹备处上海工厂等厂改为地方国营。上化、天原归属华东军政委员会工业部领导,1953年后划归重工业部化工局,病虫药械制造实验工厂归属华东农业部,江苏药水厂、开林油漆厂等企业归属市财政经济委员会地方工业处和地方工业局领导。上海市人民政府根据“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方针,通过收购积存商品,发放贷款,从外地调运原料等措施,首先帮助原料厂恢复生产,私营染料企业,在人民政府提供外汇贷款的支持下,购买原材料中间体及设备,恢复了生产,产量达到7499吨,为1949年的2倍多。1953年,人民政府根据“统筹兼顾,全面安排”的方针,将私营企业的生产逐步纳入国家计划的轨道。1954年,对正泰橡胶厂、中南橡胶厂进行公私合营的试点,1955年4月,上海市重工业二局成立后,在按行业分期分批地对私营企业进行清产核资的基础上,准备实行公私合营。企业户数恢复和发展到916家。但工厂小而分散,其中100人以上的工厂仅27家。1955年底,涂料、染料、石粉行业,实行全行业公私合营。1956年,市政府批准全市205个行业、106274家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公私合营。在公私合营高潮中,按行业归口,分别成立上海市染料工业公司、上海市化学原料工业公司、上海市造漆颜料工业公司、上海市橡胶工业公司、上海医药工业公司。企业从916家(含医药235家)调整、归并为779家(含医药194家),并利用原有的生产设备和厂房条件,进行重点的改建和扩建,先后改建了上海试剂厂、上海溶剂厂、上海化工厂和上海炼油厂;扩建了天原化工厂和大中华橡胶厂,迁建了上海橡胶厂、染化九厂(原名泰新染料厂)、大孚橡胶厂等企业。并用新技术把这些工厂装备起来,生产出柴油、润滑油、丙酮、丁醇、甲醛、冰醋酸等在解放前不能生产的原料,还生产了大型轮胎、传动带、运输带和工业用的橡胶配件等产品。至1957年,全系统产品品种已有2600多种,其中在1956年、1957年两年中试制的新品种有1500种以上。染料行业,1957年已发展到生产染料、染料中间体、染料助剂等201种,其中1/4是中间体,过去一直依赖进口的。化学原料和塑料行业,于1957年内完成试制和投产的有270种,其中环己醇、甲基1605、氮气、黄血盐、氰化钠等过去一向依赖进口。塑料行业已开始开发生产有机玻璃、聚氯乙烯薄膜、硬板、电缆料和高级的绝缘材料等产品。试剂行业,1953年11月在醋酸厂工程处,建成年产300吨醋酸装置。涂料行业增加了绝缘漆、锤纹漆、船底漆等高级品种。橡胶行业制订了重点发展工业用的橡胶制品的方针,增加了大型轮胎、工业用的橡胶配件等1400余种新品种,规格400余种,这些以往全部靠进口。

“一五”期间,投资2094.4万元。1957年固定资产原值(含医药工业、高桥石化系统)14094万元,净值6395万元,工业总产值60681.3万元,比1952年增长194.4%。平均每年增长24.1%。实现利税20051万元。

1956年5月,化学工业部成立以后,上海于1957年4月,撤销市重工业二局,成立上海市化学工业局,归口管理上海市化学工业。将原属重二局管辖的化学原料、染料、造漆颜料、木材等4家工业公司归属化工局领导,又从轻工业局划入轮胎胶鞋工业公司、橡胶杂品工业公司,并将华东农林部所属的病虫药械制造实验工厂,直属化工局领导。共有企业994家、职工64522人。1958年,木材公司划给轻工业局,医药工业公司归属化工局,同年,将上海炼油厂、天原化工厂、上海化工厂、上海试剂厂、上海溶剂厂、上海第一制药厂、上海玻璃厂、科发药厂、民用药厂等部属企业,下放给化工局。化工局成立后,对所属企业,进行几次经济改组,按行业和产品门类,组织专业化生产的原则,将工厂归口合并,并关停了一些生产任务不足的工厂,企业户数至1958年调整为328家(含医药53家),调整了布局,合理组织生产。

1958~1962年,国家执行第二个五年计划。根据“充分利用,合理发展”的方针,“二五”期间,上海化学工业有较大发展。先后开辟建设了吴淞、吴泾、桃浦和高桥4个化工基地,调整了工业布局,并对一些老企业进行重点的改建和扩建,完成了基本建设投资33479.5万元,使基本化工原料的生产有了大幅度的增长。吴泾化工厂、上海焦化厂、上海电化厂、高桥化工厂、上海农药厂、上海乳胶厂、制药三厂、上海玻璃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为克服市区内工厂拥挤的现象,在桃浦地区建成了新的化工基地,上海染化八厂(原名润华染料厂)、桃浦化工厂、泰山化工厂等迁址桃浦、建设新厂。在“二五”期间,还依靠老厂自身的技术力量,建设了一批新型的生产装置。上海化工厂先后建成聚氯乙烯加工车间及模具车间,在国内最早生产聚氯乙烯电缆料、薄膜、硬管及硬板等产品。上海溶剂厂建成乌洛托品车间,天原化工厂建成聚氯乙烯(悬浮法)车间,吴淞化工厂扩建电石车间,上海炼油厂先后两次扩建了常减压蒸馏装置,使年原油加工能力由50万吨扩大到100万吨。

“二五”期间,化工系统还形成小化肥行业和化工装备行业。为了支援农业增加粮食生产,1958年,在化工部部长侯德榜的领导下,化学工业部在上海化工研究院成立“建造县级氮肥示范厂领导小组”,组织40多个单位的大协作,自行设计、制造、安装,建成了全国第一座年产2000吨合成氨配8000吨碳酸氢铵装置的县级氮肥示范厂,生产出国内第一批碳酸氢铵肥料。化学工业部在全国推广布点建设30套年产800吨合成氨装置,1960年5月上海华元染料厂三车间合成氨装置建成投产。1960年11月为化工部技术鉴定的样板厂。上海市郊各县集资1600万元同时布点,建成了12个800~2000吨/年的合成氨厂,于1961年陆续投产,形成了小化肥行业。并于1963年成立化肥农药工业公司。为了适应上海化学工业发展的需要,1958年化工局投资筹建上海化工机修总厂、工程安装队和土建队,组建一支专业化的化工工程建设和设备制造队伍。各行业也建立了适应本行业更新改造需要的机修厂,为业内配套服务。在“二五”期间,局属各工业公司统一管理生产技术和经营活动,在行业内部实行了专业分工,对产品布局作了适当调整,按专业化集中生产的原则,关并了一些生产任务不足的工厂,企业户数至1962年调整为206家(含医药51家),各行业初步形成了以产品分类为主体的制造厂、原料厂、机械制造、模具、配件厂等配套协作的专业化生产体系。在国家计划经济体制下,发展成为局及直属企业和公司两级管理的模式,对生产、技术、资金、价格、财务、劳动工资、基建、技措项目和产品质量、单耗等指标,按权限分级管理。

1960年1月,中共上海市委在闵行召开上海市科学技术会议,要求上海化学工业集中力量重点发展国防尖端技术所需的有机氟、有机硅、试剂、塑料、橡胶、粘合剂、聚酰胺、透明材料、涂料、染料、磁性材料、稀有气体等12类化工新型材料。此后,化工局着手组建科技队伍,创建科研机构,在各个工业公司中试室的基础上,先后建立了各行业的独立的研究所。1960~1963年期间,先后建成的独立的研究所有:橡胶制品、合成橡胶(有机氟材料)、劳动保护(后撤销)、合成树脂、塑料、染料、涂料、农药、化学试剂、石油化工等研究所;上海焦化厂、天原化工厂,建立了厂办研究所,其他各厂也都建立了中心试验室,与1956年化学工业部在天利淡气厂的基础上建立的上海化工研究院,在上海化工系统形成了一个多层次的各有侧重的科研体系,组建了一支具有科研开发能力的科研队伍。其间,还开办了上海市化学工业学校、上海市化学工业半工半读专科学校、化工局技工学校等各类学校,培养各层次的化工专业人才,走上生产和科研岗位。

“二五”期间,上海化学工业广大工程技术人员,开发研制了一批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在全国领先,并在化工局和各工业公司的协调下,及时组织工业化生产。有的重大科技成果,得到化学工业部的重视和支持,在全国推广应用,加快了全行业的技术进步。大中华橡胶厂为赶英国邓禄普,1958年6月,试制出第一条国产钢丝帘线轮胎,同年,大中华橡胶厂在国内率先试制出国产氯丁橡胶内胎和国内第一条用人造丝帘布的轮胎,投入成批生产。1958年10月,上海硫酸厂总工程师孙师白在“接触法”制酸炉气净化方面,首先使用“三文一器”水洗流程新工艺,革除庞大的电除尘、电除雾器和传统的洗涤塔器,大大简化了生产过程,可节约硫酸厂的建设投资。通过国家鉴定在16个省市推广应用。为了配合合成纤维的发展和适应印染、纺织工业的需要,1958年1月,上海润华染料厂技术员奚翔云、陆锦霖试制成功中国第一个活性染料——红光黄。中国染料二厂谈满生解决了生产过程中的干燥问题,提高了干燥稳定性能,为X型活性染料工业化生产创造条件。1959年12月,润华染料厂年产600吨活性染料车间建成投产。这一研究成果,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视,全国不少染料生产厂纷纷设立研究活性染料的课题,高级活性染料相继开发出30种品种,还研制出带有双活性基的活性染料、可溶性还元染料、缩聚染料等。1960年上海市染料涂料研究所试制成功国内第一只聚丙烯腈用新型染料“阳离子艳蓝RL”,1962年中国染料一厂李仲骥等人扩大试验,并于1964年解决了“冻结”问题,实现了工业化生产。中国染料一厂、中国染料三厂研制成功分散染料,主要品种有分散黄RCFL、分散红6403、分散蓝6407。至1963年,染料产品从1957年的9大类89种增加到12大类268个品种。工程塑料研制开发中的几个大品种,都是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自行研制开发投入生产的,1958年涂料研究所虞兆年研制成功601、604、634环氧树脂,并在上海树脂厂形成工业化生产。合成树脂所首家开发羧甲基纤维素钠,在上海赛璐珞厂投入生产。1959年上海赛璐珞厂独创的聚酰胺塑料品种之一——尼龙1010试制成功。上海树脂厂1961年研制成功有机硅树脂,1962年投产。合成橡胶研究所建设了聚四氟乙烯中试车间和氟硅中试车间,为有机氟产品科研及生产奠定基础。塑料加工技术方面,上海化工厂率先开发聚氯乙烯塑料制品的加工技术。上海胜德塑料厂重点开发尼龙和聚碳酸酯等工程塑料制品的新品种,上海市塑料研究所开发成功氟塑料制品加工技术。涂料行业,振华造漆厂1959年在全国最早试制出聚醋酸乙烯乳液和乳胶漆,聚乙烯酸缩丁醛及缩醛胶液,于1962年相继投产。化学试剂行业在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初期,发展速度较快,试剂一厂在副厂长兼总工程师林其祥与技术人员共同努力下,首先开发了高纯试剂,水溶和熔融单晶体,有机闪烁试剂、仪器分析试剂等,为一些新型军事装备、原子能工业、电子、激光等新兴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条件。为了利用上海炼油厂在石油炼制过程中所产生的石油气体资源,1957年筹建高桥化工厂,1959年开始建设聚苯乙烯试验装置,6750吨/年气体分离装置利用炼油厂提供的热裂化石油气分离乙烯、丙烯。上海地区的石油化学工业从此起步。

由于“二五”期间,前3年是在大跃进的要求下进行的,建设和生产都追求高速度,1958年、1959年,工业产值比上年分别增长57.8%和36.9%。1961年、1962年出现了大起大落,产值分别比上年下降32.1%和6.5%。期间,大搞技术革命、技术革新的群众运动,取得了一批技术革命的成果,但在热火朝天、日夜奋战的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下,有一些项目的试制还不成熟就盲目推广。化工局也曾一度盲目推广“超声波”、“管道反应”、“固相反应”等新工艺,成效甚少,造成损失。尽管如此,“二五”期间,上海化学工业发展还是比较快。至1963年,上海化工系统原料生产比重从1957年的17%上升到43%,硫酸产量达到15.5万吨,比解放初期增长11.7倍;烧碱产量达到5.4万吨,比解放初期增长28倍,并相应发展了盐酸、液氯生产;抗菌素1963年生产能力为1957年的13.9倍。并且,在“二五”期间,还增加了一批无机盐、染料、助剂、涂料、塑料、农药和化学试剂等系列品种,调整了行业内部的产品结构,每年生产品种达6500余种,为上海市工农业的发展提供配套服务,初步形成了一个生产门类齐全、专业化协作配套的生产、科研相结合的综合性全国化学工业的重要基地。

“二五”期间,投资33479.5万元,1962年(含医药、高化)工业总产值100956.3万元,固定资产原值44538万元,净值32998万元。实现利税71631万元。

1963~1965年3年调整时期,裁并关闭一些生产任务不足、经济效益差的工厂,生产开始回升。在3年调整时期,按照中共中央下发的《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整顿企业管理秩序,开展产品质量升级活动,并以天原化工厂、上海炼油厂为全市试点单位之一,根据全市工业广泛开展发展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的“四新”活动的要求,投资19624.3万元,用于技术改造,发展新产品。1965年(含医药、高化)工业总产值173103.6万元,固定资产原值68280万元,净值50805万元。实现利税110237万元。上海化学、石油化工的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21.1%。

1966年开始“文化大革命”,持续10年,打乱了企业的正常生产秩序,干扰了技术进步的步伐,1967年,上海化学工业生产下降17.2%,对项目管理实行边试验、边设计、边建设,盲目上马,造成损失。上海电化厂尼龙66项目,以小试验数据为依据,未作中型试验,就仓促上马,致使该项目在试车阶段即遭夭折,造成项目总投资1620万元的严重浪费。上海溶剂厂羰基合成丁醇项目,也由于项目前期工作未做好,只得被迫下马。但由于上海化学工业在“文化大革命”前积蓄了后劲,以及全国对上海的支援和广大职工和技术人员的努力,1968年后,又有回升,并保持略有增长的势头。技术人员虽身处逆境,仍自行开发、设计、制造、建成一批新的生产装置和车间。1970年,浦东化肥厂投资114万元,建设年产万吨纯碱和农用氯化铵装置,是中国第一套合成氨变换气制碱的新工艺。上海炼油厂建成原油加工250万吨/年常减压,催化裂化60万吨/年,铂重整15万吨/年装置,原油加工能力从100万吨提高到500万吨。高桥化工厂同时建设乙基苯、苯乙烯、聚丙烯、异丙苯和ABS装置;为利用裂解分离出来的丁二烯建成的万吨顺丁橡胶装置从高桥化工厂划出,建立上海合成橡胶厂。1973年上海桃浦化工厂3台0.5平方米负荷1000安培的金属阳极隔膜电解槽投入试验运行,获得了大量数据。与此同时,上海天原化工厂在桃浦化工厂小试的基础上,试制成功国内第一台工业化金属阳极隔膜电解槽。1974年,国内首批46台30平方米金属阳极隔膜电解槽在天原化工厂安装就位,投入生产。它标志着中国电解烧碱技术的第二次飞跃。1969年上海化工厂试制成功涤纶拉幅机,建成年产100吨涤纶薄膜车间和250吨聚四氟乙烯加工车间。1970年上海溶剂厂年产100吨聚甲醛试验装置建成投产。染化二厂设立光气点、建成聚碳酸酯装置,天山塑料厂建成聚砜装置,红旗塑料厂建成聚苯醚装置,后经扩建,聚甲醛、聚碳酸酯的年产均达到1000吨,为发展工程塑料打下了基础。1974年,上海吴泾化工厂自行开发的以轻油为原料、采用蒸汽转化一步合成甲醇的工业装置试车投产,生产能力达8万吨/年,1974年开始筹建国产第一套年产30万吨合成氨和24万吨尿素大型化肥工程,至1979年试车,生产出了合格产品。

1966~1975年是国家执行“三五”、“四五”计划期间,上海化学工业基本建设的投资共47026.8万元(其中小三线东至化工区1.18亿元),用于企业改造仅3.5亿元。但是企业每年要承担向国家财政上缴利税的任务。化工局只能依靠企业自筹资金。千方百计挖掘企业潜力,扩大生产能力,提高经济效益。上海天原化工厂改造挖潜,烧碱产量从1965年45547吨,1970年提高到66164吨,1975年达到81049吨,比1965年几乎翻了一番。上海电化厂烧碱经过几次技术改造扩建,以23型金属阳极电槽替代石墨电槽,烧碱产量达到20万吨。小化肥行业各厂合成氨的生产规模,经过几次挖潜改造,填平补齐,从年产800吨规模扩大到年产万吨以上。全局1975年实现利税在1967年、1968年连续两年下降之后,1969年开始回升,1975年实现利税177446万元(含医药、高化),比1965年增长57.62%。1965~1975年,10年累计实现利税1536418万元。1975年固定资产原值145385万元,净值87462万元。中央提出进行三线建设方针以后,化工局支持大三线的化工企业有:上海化工厂、大中华橡胶厂部分迁入贵州,联一橡胶厂迁入贵阳,橡胶制品三厂迁入四川。上海化工局负责包建的有:在贵州建设了061工程、在四川和昆明分别帮助建设了晨光化工厂和钢铁厂等,在江西包建了9345厂、东风制药厂、前卫化工厂、黎明制药厂等,至1970年上海化工系统支援内地建设共74批。其中部分内迁22批,技术支援36批,包建16批,共支内职工8579人,支援设备2871台。在此期间,上海化工局接受下达的军工任务,为原子弹、导弹和新型飞机研制和生产所需化工新型材料,共为701、708、728、814、航天工程和导弹工程完成300多项新材料研制任务。1970年化工局抽调人员参加小三线东至化工区的建设,完成投资1.18亿元。1972年还包建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化工一厂、二厂的7套引进装置、4套国内装置,完成投资7.41亿元,并支援骨干力量;确保投产。

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宣告结束,此后的两年多时间,上海化工系统进行了恢复性整顿。

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政策指导下,上海化学工业坚持改革开放,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改革工业管理体制、扩大企业经营管理自主权、转换国有企业的经营机制。

1985年上海焦化厂、天原化工厂、上海溶剂厂、向阳化工厂列为上海市“三配套”改革的试点单位。至1988年底共有99家企业实行了厂长负责制,企业从试行利润留成逐步发展到普遍实行企业对国家的承包经营责任制,全局留用的利润由1981年5157万元至1987年增加到19795万元,使企业提高自我改造的能力。1988年化工系统102户工业企业、5户供销企业、3户施工企业,分别采取基数包干增收分成、定额包干、递增包干,以及税贷包干等四种形式实施承包经营责任制。在企业的生产经营上,国家逐步减少指令性计划任务,扩大指导性计划;国家减少物资的计划分配种类,企业按市场需要组织生产。产品价格除硫酸、硝酸、盐酸、化肥、煤气、轮胎、聚氯乙烯、电石、液氯、甲醇、甲醛等12种仍需国家定价外,其余所有化工产品的定价权均下放给企业。建设资金的筹措改变了以往依靠国家单一的拨款渠道,采取多样化、多渠道筹措资金。

1980年后,引进项目,技术改造投资规模逐年增加,从70年代初的更新改造投资规模5000~6000万元,发展到80年代末已接近7亿元,给企业增加了活力。1978~1990年正式立项的引进项目有146个,共成交金额25853.33万美元。(不包括上海氯碱总厂的氯乙烯单体和聚氯乙烯两套装置)其中硬件23148.58万美元,占89.54%,软件2704.75万美元,占10.46%。1979年正泰橡胶厂以1381万美元,从联邦德国引进生产子午线无内胎轿车轮胎二手成套设备,国内配套计划投资971万元,形成乘用车胎年产50万套能力。1982年5月生产出子午线无内胎轿车轮胎,填补了国内空白,取得美国交通运输部DOT—YS标准证号。1984年取得欧洲共同体ECE标准认可证书,回力牌子午线轮胎首次销往西欧、美国及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并作为国产化配套产品,为上海桑塔纳和长春奥迪轿车配套。1983年上海化工厂向联邦德国道尼尔等公司引进国际先进的年产1500吨的薄型涤纶薄膜生产线,总投资3862万元,产品供作多种片基。1982年开林油漆厂与英国国际油漆公司引进船舶漆技术、建成生产车间,生产船舶漆3570吨,替代了进口油漆,为国家节约外汇。1983年5月,国家计委确定将国家第四套30万吨乙烯装置建在上海,依托上海老厂“三点一面”,发展化纤、塑料及基本化工原料。1983年8月23日汪道涵市长主持办公会议,确定30万吨乙烯工程定点在金山、高桥、吴泾的建设方案。1984年12月31日,上海30万吨乙烯吴泾工程指挥部成立。1987年5月,上海30万吨乙烯吴泾工程指挥部与上海电化厂合并成立上海氯碱总厂。建设从日本引进的年产20万吨氯乙烯,20万吨悬浮聚氯乙烯和15万吨离子膜法烧碱装置,从意大利引进1万吨四氯化碳联产0.5万吨四氯乙烯装置,利用外资从美国引进的2万吨糊状聚氯乙烯和从加拿大引进的0.5万吨漂粉精装置等工程,计划总投资14.9亿元。15万吨离子膜法烧碱装置于1987年12月与日方签约。工程自1988年5月打下第一根桩,于1990年3月一次投料试车成功,创造了大型烧碱装置建设史上的奇迹。年产20万吨氯乙烯和20万吨聚氯乙烯装置于3月下旬相继投料试车成功,于3月31日提前一个月打通全流程,生产出合格产品。天原化工厂从日本引进万吨离子膜法烧碱生产装置和万吨聚氯乙烯糊状树脂生产装置,分别于1986年、1989年建成投产,引进装置生产的离子膜法高纯烧碱、聚氯乙烯糊状树脂,系升级换代产品,达到80年代国际先进水平。

1986年起,利用外资引进项目共25项,占引进项目总数146项的20%,总投资25亿人民币,已建成投产的项目14项,在建项目11项。这些项目的全部完成,将为上海化工的发展增添后劲。1988年大中华橡胶厂利用外资引进美国费尔斯通技术和设备,计划投资19985万元,在闵行分厂建设30万套/年钢丝子午线载重轮胎工程,1990年5月开工,于1991年竣工投产。天原化工厂、上海氯碱总厂电化厂,分别从加拿大引进2套5000吨/年高效漂粉精生产装置,1990年进入试生产阶段。上海吴泾化工总厂10万吨/年醋酸装置,吴淞化工总厂万吨/年甲苯二异氰酸酯装置,以及上海焦化总厂从煤的气化出发,同时生产煤气、化工产品和热电利用余热的“三联供”工程,投资约10亿元,上海轮胎集团公司年产140万套轿车子午线轮胎等重大工程,列为上海市重点工程之一。此期间,上海化学工业的技术引进项目,绝大多数是成功的,促进上海化学工业产品的升级换代,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离子膜烧碱、汽车轮胎、聚氯乙烯、聚甲醛、聚四氟乙烯、甲醇等主要产品产量在全国居第一位,但也有少数的项目效果欠佳。上海磁带厂从1983年开始对磁带生产进行技术改造,从国外引进磁带涂布设备、剖切设备等。其生产工艺技术装备经过脱胎换骨改造,录音磁带质量有所提高,但未达到预期效果。上海染化七厂建设万吨/年苯酐引进技术改造项目,1985年开工,1990年末工程已全部建成,但由于价格倒挂,未能投产。

1979~1990年,上海化学工业共完成投资30.6亿元,占1953~1990年38年建设总投资43.6亿元的70%,其中技术改造、技术引进项目完成投资14.8亿元,基本建设完成投资15.8亿元,建成了上海氯碱总厂,还相继建成投产了一批具有先进技术水平的技术改造和技术引进项目。全局146个工业企业中,有115个企业得到技术改造,覆盖面占企业总85%。其中有3家企业得到全面改造,固定资产更新率达70%以上;有28家企业得到部分改造,固定资产更新率在50~70%之间;有84家企业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局部改造,固定资产更新率在50%以下。部分企业的产品、技术和设备都达到国际80年代的水平,增强了上海化工产品在国际国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在改造老企业的同时,化工局还重点抓汞、镉、铬、砷、铅、酚、氰的治理,以及厂群矛盾大的工厂的治理。通过改革工艺、新增治理装置等治理“三废”的环保设施和技术,改造老污染点,控制新污点的发生,降低“三废”的排放量,均已取得成效。80年代,还通过科技攻关,提高环保治理技术,针对各行业成份各异的废水,建成9套处理能力在千吨级以上的装置,使有关企业的污染治理技术达到国内领先水平。1990年,化工系统废水处理率为52.1%,废气处理率为81.8%,废渣处理率为99.2%,工业用水循环率为62.3%,环保设施的固定资产为l.2亿元。

自1987~1990年,化工局利用外资3225万美元,成立了上海比欧西气体工业有限公司等13家中外合资企业,其中已投产的有比欧西气体公司、大伟力鞋业公司、联合塑料公司、世强塑料公司、国成塑料公司、新杰抛磨材料公司、国际油漆公司、环球联碳分子筛公司等8家企业,已生产出一批具有高质量的特种气体、船舶漆、分子筛等化工产品以及高档运动鞋、抛磨材料等。1990年实现产值6298.3万元,出口拨交值4398万元,占69.8%。1980年以后,化工系统开始与城乡经济加强地区间的横向经济联系,发展联营企业。1980~1990年化工系统共办联营企业270家,产值50553万元。

1980~1990年,化工系统共完成科研成果1594项,开发新品种2797只,荣获国家级进步奖10个,部级科技成果奖65个,市科技进步奖128个,市新产品奖287个,完成了28项军工任务,7项市重点工业国产化项目。

上海化工产品在推行全面质量管理的同时,相应制订了产品的工艺规程及产品质量升优等规定,认真执行产品质量标准,至1990年,累计采用国际产品标准139项。1979~1990年优质产品获奖共有776项次,其中国家金质奖11项,银质奖38项次,部优产品奖398项次。市优产品奖329项次,1990年优质产品产值率46.8%。

1981~1990年,是国家执行“六五”、“七五”计划期间。1985年“六五”期末,上海化学工业总产值达521653.4万元,“六五”期间,增长21.6%,平均年增长3.99%,实现利税162188.2万元,职工人数134709人,全员劳动生产率43046元/人。1990年上海化学工业总产值达554958.4万元,“七五”期间增长6.4%,平均年增长1.25%。实现利税155713.5万元,1990年固定资产原值315429.3万元,净值186093.1万元。

上海解放以来,上海化学工业的发展不断完善,产品结构趋向逐步合理,上海化学工业的经济效益在全国化工行业中居首位。1957~1990年,化工局上缴利税累计3436782万元,为1990年上海化学工业固定资产原值的10.8倍,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1981~1990年10年中上缴利税累计1514854万元,占44%。1991年上海化工局实现利税占全国化工系统的比例为12.1%,按全国工业经济考核办法,上海化工局经济效益综合指数为1.52,居全国化工系统第一位。

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工业结构的调整,在1979年,上海医药工业公司和上海医工研究院划归上海医药管理局;1982年,上海炼油厂、高桥化工厂和上海石油化学研究所划归高桥石化公司之后,1986年又先后撤销了橡胶、染料、农药、化肥、塑料、化工原料、化工装备、吴泾化工联合公司的建制,至1992年,先后组建了一批以骨干企业为龙头的经济实体性的企业公司,实行了企业间的兼并工作。组建的企业集团有上海轮胎橡胶(集团)公司、太平洋化工(集团)公司、亚太农用化工(集团)公司、上海胶鞋公司、上海橡胶制品公司、化工工程建设公司、上海化工原料联合公司、上海染料公司、上海塑料联合公司、上海涂料公司、上海化肥联合公司和上海化学试剂总厂等一批总厂。改为股份制企业的有:上海轮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氯碱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胶带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三爱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1994年,上海市化工局总产值1233151万元(90年不变价),实现利税122264.8万元,出口交货值151494.6万元,1994年末,共有职工142726人,固定资产原值783090.3万元,固定资产净值480875万元。化工局管辖的企业有131家,其中全民企业87家,集体企业27家,三资企业23家,股份制企业4家。专业研究所11所,科技专业单位5所,还有高等学校、中专、职工大学等共8所。分属于基本化工原料、染料、农药、塑料、涂料、试剂、化肥、橡胶加工、化工装备、炼焦和焦炭行业。在131家工业企业中,有大型企业23家,中型企业26家,小型企业82家。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化,上海化学工业的管理体制长期来由化工局实行以部门管理为基础的行业计划管理体系,改革为对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负责的,与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相衔接的国有资产控股(集团)公司,实现“政企职责分离”、“政资权能分离”的化工局管理体制的改革。市政府于1995年12月28日,正式批准成立上海化工控股(集团)公司,由俞德雄任董事长、高均芳任总裁。上海化工控股(集团)公司,实现对化工系统国有资产加强管理和经营,对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