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主要产品 2003/10/20 10:14:31

一、开关

上海生产的航空电器开关,有扳动开关、微动开关、转换开关及组合开关等4大类17种共106项产品。

1951年私营华昌厂最早仿制4种非密封性扳动开关。1953年又增加3种型号扳动开关,并开始仿制生产1种型号微动开关。

1954年公私合营华林电器厂成立时,已能生产8种扳动开关和2种微动开关。1956年该厂改为国营后,共仿制生产12种型号扳动开关、3种型号微动开关和5种型号自动开关。至1962年,有13种型号微动开关、2种型号转换开关及21种型号扳动开关共57项产品试生产定型。1965年将“KB”及“BK”型系列微动开关转到贵州华阳电工厂生产。

1964年,航空电器厂首次接受三机部下达的6种12个型号密封开关的研制任务。1966年在三、四机部联合召开的运7和直5改进型飞机协调会上,将为飞机配套的6种密封开关交给航空电器厂试制。1967年3月应哈尔滨飞机制造厂的要求,又增加1个改型品种。该产品采用全密封结构设计,接触系统和转换机构不受外界恶劣环境的影响。每一个规格的原型产品均带有1个有“发光眼”的改型(A型)产品。原型产品用于一般照明座舱,改型产品用于红光照明座舱。自1973年11月起,5年内陆续试制定型。该类产品安装在超音速歼击机上使用,在3万米高空均能正常工作,使用寿命达7年之久。其中,中立按压三极开关用于系统操纵飞机平尾微动,控制飞行和着陆。

1966年,工厂接受三机部下达的为歼8飞机配套的四位置按压开关、双刀三掷开关等2种转换开关和小型微动开关、起落架操纵开关的研制任务。技术人员深入现场跟踪产品,及时处理和解决试验中发生的技术问题,1年内就做出了样品。四位置按压开关由相互成90度角的四个按压位置构成,安装在驾驶杆上,以接通水平尾翼及副翼调整片效应机构电路。该开关弹簧片用镍铍合金材料制成,大大改善了开关拨柄力,其有效工作寿命为1万次,且在12公斤的按压力下不会损伤。

1973~1974年,航空电器厂为运10飞机配套研制的电器有:耐温500℃高温微动开关、旋转式起落架终点开关和双极转换微动开关等19项产品。其中WK5-2X2型双路(极)转换微动开关,是一种比较先进、性能优良的两支路单极转换微动开关,具有瞬时动作和自动返回功能,用于飞机舱门的收放控制。在研制过程中,用于常开点导电片的铍青铜,因双金属材料质量较差,曾发生银铜分层等技术质量问题,经技术攻关后获得解决。WK-9型微动开关,除具有瞬时动作和自动返回功能外,由于采用桥式转换触点,还具有防尘封闭外罩和耐高温的使用性能,适用于高温多尘环境中作线路控制,后又被用于直8机控制防水节气门和旋翼刹车指示灯。

1978年,用于控制歼8飞机起落架电磁阀,操纵起落架收、放的QLK-2型、QLK-2B型、QLK-2C型开关及用于控制襟翼位置的QLK-2E型开关在航空电器厂研制。1980年起,又为歼8、歼8Ⅱ、水轰5等飞机配套研制各种选择开关8项。上述产品先后试生产定型和设计定型。

1981年为适应歼8Ⅱ飞机飞行控制系统配套的需要,航空电器厂又开发LK-2A和LK-2B两种应急切断开关。该产品用于紧急情况下切断飞机控制系统的纵向和横向“姿态保持”系统电路,使飞机转为“操纵状态”,在海拔2.5万米高空,保障正常飞行。1987年10月设计定型,其主管设计工程师孟建贞获航空部三等功。

自1964~1990年,航空电器厂共研制、试生产航空密封开关13种26个型号,非密封开关10个型号,转换开关6种,组合开关3种6个型号,微动开关3大系列(KB、BK、WK)43个型号。

二、熔断器

上海生产的航空熔断器有普通熔断器、惯性熔断器、难熔熔断器和特种熔断器4类。

1951年10月,私营华昌厂按产品实样仿制生产ПΒ-1型普通熔断器,供修理歼5飞机使用。1956年,航空电器厂根据原文资料进行了大批量仿制,产品有5个型号普通熔断器和7个型号惯性熔断器。建厂初期仿制的产品,结构简单、质量稳定,主要为歼6飞机配套。

1957~1966年,航空电器厂共试生产定型ПΒ(现PB)系列普通熔断器12个型号、ΤП(现NB)系列难熔熔断器4个型号、СП(现TB)系列特种熔断器21个型号、ИП(现GB)系列惯性熔断器7个型号。这些产品绝大部分用于歼6飞机,少量为歼7等飞机配套。在仿制、试生产过程中,由于焊接质量的影响,自1958年起,惯性熔断器曾屡屡发生产品“不熔断”、“藕断丝连”等故障,严重威胁飞机的飞行安全。后经工厂组织技术攻关,进行各种试验,最后决定调换“媒介熔剂”,将“殊粉”改用“瓷粉”,才得以解决。

1977年,航空电器厂为霹雳5导弹自行设计试制成功2种新颖的一次性兼有熔断器和开关作用的产品:KRK-1型常开熔断开关和BRK-1型常闭熔断开关,并于1981年投入生产。其结构特殊、先进,一端是熔丝及由弹簧和触点组成待射状态的触头和切刀,另一端为固定触头,采用玻璃管密封,内部一切可见。该产品环境适应范围大,在低温-55℃至高温+130℃,海拔2.5万米高空均能正常工作。适用于导弹的控制电路、复杂的电子设备、程控飞行装置及产品的电流过载保护。如改变其熔断特性和开关端的负荷,则可以发展成为另一种规格的一次性熔断开关。

1979年,该厂自行设计5个型号特种熔断器,主要用于歼7飞机电气网络的保护元件。这些熔断器采用当时国内外普遍使用的“玻璃管式”结构,其熔丝焊在帽盖外端,当产品性能不稳定或其他原因不合格时,只需更换熔丝,整个熔断器不会报废。其抗盐雾能力达到国际一级标准。1986年6月设计定型。

1981年,该厂按直8机的要求自行设计研制的NB-50、NB-100、NB-150型难熔熔断器,是用来保护直流27伏电路中过载和短路的新产品。其结构、性能不同于一般熔断器,在低温-60℃、高温+165℃,海拔2万米高空以及低温-60℃时大气压力5466帕斯卡下均能正常工作,最大断流能力达到2000~5000安培。同年,工厂为配合上游1号导弹和歼7飞机的延长寿命(以下简称延寿)工作,对GB类产品作外场调研,收集大量数据,进行带负载试验。在用数理统计方法对大批试验数据进行整理分析之后,对产品结构和工艺作了改进,使寿命由原来的2年半延长到10年、1000飞行小时。在使用中,该产品在60年代曾发生的“藕断丝连”现象又重复出现。在三机部和空军订货部的督察下,工厂与驻厂军代表对GB-5型惯性熔断器进行全面研究分析,组织攻关小组,对400多只产品进行试验。最后,除将短路造成的隐患消除外,还将历年来性能不稳定问题一并解决。经改进后的1000只产品通过小批量考验,性能符合技术指标。随即批量生产2000只,产品质量稳定。

1982年4月,该厂与南方动力机械厂签订为霹雳7导弹配套生产PB-0.5型普通熔断器的经济技术合同。该产品用于导弹保险执行机构控制盒,起保险作用。同年12月~翌年8月,提供4批共260只产品,经过试用,性能符合技术条件,满足主机要求。1987年6月设计定型。

三、飞机照明设备及信号装置

上海研制生产的飞机内外照明设备及信号装置,包括座舱照明灯、机外灯、仪表照明灯、导光体灯、客舱灯、指示灯、信号灯盒和按钮指示开关等8类,供飞机内外照明、联络信号及显示飞机各系统和机构的工作状态,并保证飞机在夜间及复杂气象条件下飞行。

1952年,为适应空军更换备件的需要,私营华昌厂仿制生产БΑΗО-45型航行灯。翌年,私营林基工业社也仿制生产BA-42型航行灯及ОСД-42型信号指示灯。1954年又仿制ΚЛСРК-45型座舱灯。

1956年,新增加XC-39型航行灯和3个型号的信号指示灯。其中СЛЧ-51型信号指示灯为红、绿、黄、蓝、白、橙等6色,能见视角大于200度,能经受每分钟60~100次连续1万次4g加速度过载,1957年12月产品定型。该产品1961年3月在工厂“产品优质过关”活动中作了改进,成为航空电器厂建厂以来第一项优质产品。当年生产的还有着陆灯、萤光灯、工作灯、座舱灯等4种灯具7个型别。ПΦСВ-45型着陆灯安装在飞机头部下端,用于飞机夜间着陆照明,其放下和收起时间不超过11秒,保证无故障使用期为3年,可经受1万次放下和收起的全循环,发光强度在3500坎德拉以上。

1957年,上述灯具全部试生产定型,另有3种型号顶灯进行试生产,照明灯УФО-1型投入研制,3种着陆灯和1种着陆滑行灯陆续试生产定型。翌年,又有6种灯具7个型号试生产定型。其中ПССО-45型编队灯为飞机编队的灯光信号,以白炽灯泡(CM-30)为光源,滤光器为塑料制的蓝色折射罩,发光强度5.5坎德拉,能随机无故障工作2年。

1958年9月,一机部四局向航空电器厂下达试制高速歼击机配套产品T-6信号盒及ПП-2型起落架收放信号盒的任务。1959年2月,又接受改进型飞机电气配套产品信号盒的自行设计研制任务。由于该型飞机的最大速度及升限均有较大提高,故对信号盒要求也相应提高。由该厂研制的XH-4型信号盒是8灯信号盒,用于指示飞机燃料系统情况的检查和监护,其检查灯泡按钮能经受1万次接通,调光片能经受5000次循环移动,使用期限为300飞行小时。同年,仿制的K-10T(P)型照明灯试生产定型。这是一种用于飞机夜航照明瞄准器的灯具,在4ɡ加速度及每分钟60~80次的频率下能承受持续1万次冲击。此外,根据歼击机的研制需要,工厂对1956年生产的XC-39型航行灯作了改进,性能和质量有很大提高,成为此飞机的尾灯和起落架信号灯。经过改进的尾灯是白色信号灯,为飞机夜间航行的识别信号,其发光强度在球形角的160度范围内不少于2.5坎德拉,环境温度适应范围达到-60℃~+189℃,且可经受加速度高达8ɡ每分种20~100次频率下,持续1万次冲击,性能良好。至1959年止,工厂仿制飞机内外照明设备及信号装置各种灯具共9种26个型号,主要为歼5、初教5及歼6等飞机配套,并自行设计1种信号装置共8个型号。

1964年,XH-5(XH-11-1)型信号盒在航空电器厂投入研制,这是用于指示所带炸弹、舱门关闭以及炸弹是否爆炸情况的光信号装置,其检查按钮可经受5000次接通,且接通频率不超过每分钟6次;调光片能经受2000次循环移动,且移动频率不超过每分钟30次;起倒电门能经受5000次接通及换向,且接通频率可达每分钟30次;使用期限长达5年,无故障工作500飞行小时。1967年,在三机部的安排下,该厂将飞机内外照明和信号装置的灯具转给上海东风照明器材厂和上海人民灯具厂继续生产。

进入80年代,飞机座舱照明开始研制“导光”显示。这是飞机座舱仪表板内照明系统红光照明应用的一项新技术。与萤光照明相比,具有亮度均匀、可调节范围大、显示清晰、不污染环境等优点,但研制的技术难度很大。1980年7月,航空电器厂开始研制GZD-5、GZD-6型导光体灯。其表面技术标准要求达到无裂纹、压伤、划伤、毛刺、锈蚀、漆层皱裂或脱落和滤色玻璃的膨胀、变形、碎裂及其它缺陷。研制中要经受外观、重量、工作可靠性、照明颜色、滤光片适光率、绝缘耐压等6项严格检查,以及低温、高温、常温低压、振动稳定性、振动强度、着陆冲击、恒加速、湿热、霉菌、盐雾等10项试验,确保在温度-55℃~+60℃、海拔2.5万米高空均能正常可靠工作。GZD-5型导光体灯为直8机导光板配套,GZD-6型导光体灯为歼7Ⅲ、歼8Ⅱ、直8等飞机导光板配套,GZD-4型座舱工作灯为直8机配套。在此期间,该厂还研制用于仪表板或操纵台辅助照明及必要时也可用作应急照明的ZCD-7型泛光灯。该灯的研制生产,改变了国内飞机历来采用荧光照明的情况,提高了飞机的作战性能。该产品为歼7Ⅲ、歼8Ⅱ、运12等飞机配套。上述产品于1987年2月设计定型。同时设计定型的还有用于仪表表外照明的ZCD-8、9、10型仪表照明灯、ZCD-11型柱灯、XHD-1型迎角信号灯、XCD-3型带标牌自检信号灯、XHD-2平信号灯等,分别为歼7Ⅱ、歼7Ⅲ、运12、直9、歼8Ⅱ等飞机配套。

1981年,航空电器厂与沈阳飞机研究所签订协议,研制为歼8飞机配套的飞机座舱红光照明的导光显示主要零部件“导光板”,这是与导光体灯等灯具相匹配的显示器材。工厂遂即组成研制小组,开始研制。这个小组的主管设计员陈云阶工程师和蒋宏达、袁坤明、王义斌等,在没有完整资料和缺少加工、测试设备的情况下,虚心求教,刻苦钻研。通过对新材料、新工艺的反复摸索,终于掌握了导光板喷涂光刻制造工艺的特性,经过对导光板漆层厚度和亮度关系的测试,为喷涂工艺的控制提供了依据。在深入研究灯具布置与亮度的关系之后,解决了亮度不均匀的问题,仅花5个月时间,就提供了木质样机座舱,得到三机部电报嘉奖。工厂于1983年底提供第一批装机产品,经测试,基本达到美国军用标准MIL-9-7788中的Ⅲ型标准,类同苏联6244C57的水平。1984年,导光板小组获航空部歼8Ⅱ飞机研制集体三等功。1986年蒋宏达获“歼教7首飞”三等功。1989年,陆文冠获三等功。导光板自投入批生产至1990年底,共生产3个系列约60个型号,分别为歼8Ⅱ、歼7Ⅲ、运7、歼教7等飞机配套。

四、接插件及联接装置

上海生产航空接插件始于1953年,当时由私营华昌厂为空军工程部制造航空仪表插头。1956年是生产航空接插件最多的一年,当年航空电器厂生产的接插件有接线盒、插头、插座、插头座、插销、密封插销、压铸插销、单线插销、仪表插销等9种64个产品,多数为歼5飞机配套。

1957年,航空电器厂在沈阳建立综合车间,部分航空接插件转到沈阳生产。10月,综合车间升格为分厂,归二机部四局直接领导后,大部分航空接插件转到沈阳生产。1958年,航空电器厂为歼6飞机配套生产的航空联接装置:接线盒、接线板、绝缘筒等3个品种7个型号产品试生产定型。同年,四局决定将航空电器厂沈阳分厂扩大改建为兴华电器厂。至此,上海生产的航空接插件基本上都转到沈阳生产。

1965年初,由于研制歼7飞机配套件的需要,航空电器厂又接到三机部的指令性计划,试制G42A-1A、G42A-2A型插销以及JX21-3型分电盒,并于1966年试生产定型。

1976年9月,航空电器厂与江西乐河机械厂签订技术协议,为直8机研制JXH(K)型接线盒。该型接线盒是航空电器厂自行设计研制的产品,为涡轴6发动机电气装置配套。1984年12月改名为“分线盒”,1986年投入试生产,1987年3月向乐河机械厂提供试验件。经该厂试装,线路、插头座配套,接线盒安装尺寸及其他电缆均符合装配要求,但微型泵电缆、防冰活门电缆、防冰热测头电缆等在某些配套件上不能满足装配要求。6月,经航空电器厂改装后,按技术条件进行全面考核,顺利通过全部试验项目。试验件装机工作3小时27分、装机件随发动机工作171小时30分钟,工作正常。7月,乐河机械厂同意该产品参加涡轴6发动机鉴定试飞。经随发动机台架1000小时长期试车,以及随发动机装在直升机上试飞76小时,情况正常。1988年7月30日设计定型。

五、控制电器

上海生产的航空控制电器产品主要有飞机控制电器的双发升压起动箱(含定时机构)、加力箱、襟翼控制盒、失调传感器,发动机控制电器的发动机控制盒以及控制电器元器件的可变电位器、射程变压器、分电盒等。

1.双发升压起动箱

航空电器厂生产的双发升压起动箱(以下简称起动箱),是飞机起动电气系统的主要部件之一。该产品与歼6、强5飞机配套,用于控制QF-6型起动电机,使涡喷6发动机完成起动、冷转、空中点火和发动机内部油封。最早生产的QDX-12型起动箱(含DS-15型定时机构,下同),原由三机部秦岭电气公司生产,1969年底转产到上海。航空电器厂在试制中,对产品结构作了较大改动。1970年6月,经空军装机飞行7个起落及地面起动20余次(包括地面起动和冷转),使用情况良好。7月,参加沈阳发动机厂涡喷6型发动机台架试车,经长期试车和一般试车,除一次因起动发电机并缴绕组控制继电器触点烧结,经过打磨外,工作一直正常。1971年第二季度试制定型,投入小批量生产。

1972年4月,三机部在沈阳召开的QDX-12型起动箱协调会上,指出定时机构不能作时间微调影响性能,并提出提高降压电阻绝缘板耐热性能的要求。会后,航空电器厂从7月起停产整顿,组织攻关小组,改进了定时机构,做到能作时间微调;又将降压电阻绝缘板的材料,用有机硅环氧玻璃布板替代原来的环氧酚醛玻璃布极,使其耐热性能得到提高。改进后的定时机构,经工厂各种模拟试验,性能符合技术要求,并获得部队和特设人员的好评,认为结构新颖,调试、维护工艺都比较简单。同年11月,该起动箱型号定为QDX-12C型,定时机构型号为DS-15B型。1974年12月,DS-15B型定时机构重新试生产定型,投入批量生产。

工厂在生产起动箱过程中,不断进行改进。1976年将箱体侧壁改为可拆卸,并恢复箱体箱盖云扣、弹簧锁扣式锁紧装置;1977年,定时机构接线柱组件加了一个塑料防护罩,以防止短路事故;1978年,工厂又对起动箱线路图作了更改。1982年9月,被评为上海市和三机部优质产品。1983年,经航空部组织外场调研,起动箱的技术寿命已达到400飞行小时。1986年,经航空部机载设备局批准,强5飞机用QDX-12C型起动箱首期翻修期为6年600飞行小时。此产品从1974~1990年,共生产4808台。

在此期间,工厂为了适应不同飞机机型的配套需要,在QDX-12C型起动箱的基础上,改型生产用于强5加大航程飞机的QDX-12D型起动箱。此产品1983年3月定型,1987年评为航空部优质产品。此外,还生产了用于强5飞机的QDX-12D-1型起动箱,用于直8机的QDX-18型起动箱,以及用于轰炸机的QDX-20型起动箱等。QDX-18型起动箱于1989年6月设计定型。

2.加力箱

加力箱是飞机加力电气系统的主要部件之一。航空电器厂研制的JLX-1型加力箱用于涡喷6型发动机状态控制系统,与有关附件一起控制2台发动机的加力状态和最大推力状态。此产品为歼6、强5飞机配套,原由贵州天义电工厂生产,1970年初转产到上海航空电器厂。工厂接到任务后,成立三结合试制小组,对原JLX-1型加力箱作了改进:缩小体积,减轻重量,箱体内继电器安装布局和线路排列更为合理,节约了原材料,减少了工装。经厂内试验性能稳定,于1970年12月试生产定型,1971年5月开始首批生产。1981年8月,工厂又作了设计改进,在加力箱导线束根部增加卡箍,提高了使用的稳定性及可靠性,经厂内试验和部队使用,性能稳定,工作可靠。1985年3月,经航空部批复,歼6、歼教6飞机用的JLX-1型加力箱首期翻修期延长至6年400飞行小时(翌年增加为600飞行小时)。曾于1980年9月评为上海市优质产品,1981年评为三机部优质产品。1989年8月再度评为1988年上海市优质产品。

为歼6E歼击机配套的JLX-1B型加力箱,是JLX-1型加力箱的改型产品,也是由天义电工厂转到航空电器厂生产的。1B型与1型加力箱在工作原理、结构和作用上大致相同。其区别是1B型多一只J15继电器,用于控制油箱油压下降,解决了飞机夜间飞行时油量表看不见数值的缺陷。此产品与JLX-l型加力箱先后3次同时评为上海市和三机部优质产品。

3.襟翼控制盒

航空电器厂于1958年9月试制的YKH-2型襟翼控制盒,是高速歼击机的6大电器配套产品之一,用以控制接通、断开和放下、收起飞机襟翼液压电动活门,并反映着陆、起飞、收起位置,1959年4月开始批量生产。该产品结构特点是具有自动断开程序,额定电压27伏,其着陆、起飞、收起的按钮各能经受3300次接通,断开按钮能经受1万次断开,减低灯泡亮度的调光板可有2000次移动。该产品曾用于歼6飞机配套,1965年转到贵阳华阳电工厂生产。

4.发动机控制盒

航空电器厂于1958年9月开始试制的KZH-1型发动机控制盒,为高速歼击机配套产品,是带有自动装置电缆集合管的一个操纵箱,用以控制发动机的起动、额定、最大加力等工作状态,曾供歼6飞机配套使用。该控制盒共有106个零组件,由于结构较复杂,技术性能要求高,加工难度大,在试制过程中曾发生摇臂发脆断裂、滑块硬度低以及壳体搭铁、接触电阻不稳定等大小事故多起。虽然逐步有所改进,但自1959年10月试生产定型后,仍因质量问题未能投入批量生产。为此,工厂于1963年成立攻关组,经过5个月的反复探索,改进了工艺,使产品质量达到技术要求。

1965年工厂将KZH-1型发动机控制盒内6个微动开关改为起动发动机、调节喷口大小、切断加力及最大加力工作状态等4个开关。1972年前后曾不断接到部队反映:微动开关在使用中多次发生不工作的故障,严重影响飞行安全。工厂经过调查分析,查明主要原因是由于小滑轮不转或转动不灵所致,遂对产品结构作了改进,同时又调整控制盒夹子和微动开关之间的工作行程。经多次试验,效果良好。

1973年将滑轮结构改为滑块结构后,控制盒随涡喷6发动机进行200小时延寿试验,经超高温150℃、超寿命1万次的试验,并经发动机厂长期试车及部队试飞试用,性能良好。1979年工厂为歼6甲飞机所用的涡喷6发动机配套,生产按KZH-1型改型的KZH-3型控制盒,于5月定型投入批量生产。1980年又将控制盒送发动机厂随发动机工作318小时22分,加力状态近30小时,未见异常现象。1989年11月,由中国航空机载设备总公司批准,将为强5飞机配套的KZH-3BW型发动机控制盒首期翻修期定为300发动机小时、3年。

5.失调传感器

1959年航空电器厂试制的ДΡ-5Ⅱ型失调传感器,是飞机水平尾翼操纵系统的控制专用附件,属保险备用装置,配套于飞行高度2万米、飞行马赫数2的高速歼击机。1960年及1961年,工厂又根据更改单等资料,进行复查及结构性更改,提高了产品使用的可靠性。该产品在优质过关活动中,经过5个月的小批量生产考验,符合优质过关标准,转入批量生产。

1965年工厂根据三机部指示,与驻厂军代表组成产品查访组,历时半载,走访14个省的34家飞机厂和空海军部队、航校等,对工厂历年生产的ДΡ-5Ⅱ型失调传感器进行检查。其中对1960~1964年生产的395台检查337台,发现84台有故障,54台退厂处理。1966年,海口基地1个月中接连有3架飞机因失调传感器失效,使飞机水平尾翼操纵系统失去工作能力而停飞。经工厂派人到现场检查分析,原因是失调传感器内微动开关触点发生烧结和弹簧铜绿腐蚀所致。其中微动开关所用的铍青铜片是从苏联进口的铍镍钛合金带料,其质量不合格,加上加工过程中冲模落料产生应力,故易造成断裂。

1968年,按三机部指示,ДΡ-5Ⅱ型失调传感器从上海转到贵阳华阳电工厂继续生产。1970年,根据配套需要,三机部又向航空电器厂下达生产ДΡ-5Ⅱ型失调传感器年产600台的任务。工厂根据历年生产的质量情况,对9只零件工艺作了较大改进。1974年经部批准,ДΡ-5Ⅱ型改为STG-1型。1975年工厂认为该产品自生产以来,长期存在性能、质量不佳的情况,已严重影响飞行安全。在总结部队使用和维护失调传感器的现场经验中,对STG-1型失调传感器的部分结构作了改进,用AKI-1型微动开关替代AKI-3型微动开关,经各部队使用反映良好。

六、告警装置

航空电器厂研制生产的飞机告警装置,是用来显示或告知飞机某系统、某部分发生故障的一种装置。30年来,随着航空事业的迅速发展,机载设备相应增多,早期分散告警已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于是出现集中告警,即告警系统。告警系统分为视觉的灯光告警(有闪与不闪灯光)和听觉的音响告警(有固定频率断续音响和特殊音响)两类。80年代末期,为了提高可靠性、增加余度,航空电器厂发展研制了灯光、音响交联的综合型告警系统。

1.灯光告警

1981年,沈阳飞机研究所委托航空电器厂研制为歼8Ⅱ飞机配套的晶体管化全电子告警系统成品,并签订技术协议书。1982年3月正式下达课题任务书,经方案论证后,10月投入试制。这是歼8Ⅱ飞机首次采用集中告警。

该系统由告警控制盒、告警灯盒、主警告灯和带标牌自检信号灯组成。整个系统能对飞机上的极温、滑油(左右)、火警(左右)、直流断电(左右)、满油、交流断电(左右)、返航、舱盖未锁、危险高度、剩油、主液压降、助液压降等14路故障发出信号以示警告。

该产品设计上具有独到之处。其特点是告警灯盒的光、色性能主要是将半导体平面发光器件作固体光源,由半导体发光二极管(LED)通过点发光组合散射后形成的平面发光块的光辐射而发光,寿命比钨丝灯泡高2个数量级,且发光可靠性高,不必经常调换。经4倍超寿命试验,5只达到1400小时、8只达到2000小时,均未发现损坏。

整个全电子告警系统根据“正常飞行是长期的,故障机会是短暂的”设计思想,在飞机正常飞行时,处于不工作状态,一旦故障出现,系统就立刻工作,从而延长了设备寿命,提高了线路工作的可靠性。在生产过程中,工厂先后解决绝缘电阻低于正常值、灯盒指示灯亮度小于500坎德拉/平方米、灯盒安装纵向尺寸超差、自锁螺母铆裂、抗电强度低于标准被击穿以及飞机在滑跑时出现“助液压降”指示灯不亮等技术问题,使整个产品达到体积小、重量轻、路数多,优于苏联米格型飞机的同类产品。

1983年9月,工厂向沈阳飞机研究所交付地面试验件,10月完成装机件,1984年通过试制鉴定l月正式定为新型号KZH-6型。1986年10月,经研究所装机试飞82个起落、飞行53小时,认为新产品空中使用正常,可以定型。1987年6月29日设计定型。

灯光告警系统,有14路线为歼8Ⅱ飞机配套;36路线和72路线为运7飞机配套;18路线为直9及强5飞机配套。

2.音响告警

航空电器厂从1987年起研制的音响告警系统,是为直9、强5、运7等飞机配套的一种听觉告警系统。

直9、强5飞机用的告警系统信号有高音与低音,故又称“双音响报警器”。其中高音频率为1200~1600赫兹,低音频率为600~800赫兹。控制高音间隔频率为10赫兹,控制低音间隔频率为3赫兹。运7飞机告警系统具有优选功能,共有失速报警、超速报警、座舱压力报警、失火报警、起落架告警、运动配平、自动驾驶仪偏航阻尼脱开、座舱谐音等6个等级8种音调。告警频率326~3000赫兹,输出信号功率峰值大于5瓦。

双音响报警器BJQ-1型,航空电器厂于1987年5月与哈尔滨飞机制造厂签订技术协议,1988年正式投入研制,1992年11月8日设计定型,为直9机配套。综合电子告警系统KZH-72型是以灯光和音响交联的组合方式进行报警,于1991年9月与南昌飞机制造厂签订技术协议,1992年正式投入研制,为强5飞机配套。

3.发光块

航空电器厂于1981年开始试制航空用高亮度半导体平面发光器件(简称发光块),用作飞机信号显示的光源。由于它具有体积小、重量轻、功耗低、亮度均匀、颜色一致等特点,所以用来替代传统小型的白炽灯泡,国外已在飞机上广泛应用。

在研制中,工厂主管设计师杨炳尧等通过查阅国内外有关资料和测试、分析研究,采用平面发光形式,选用高亮度的管芯材料,反射腔的反射面采用接近抛物线斜面;在反射面上采用真空镀银或镀铝膜工艺,以提高反射面的光洁度;反射腔内的框架用金属代替尼龙,从而加强了面板的散热性能,降低了器件的温升和功耗。由于采取一系列技术措施,发光块结构牢固、使用寿命长、亮度提高、性能稳定可靠。试生产后,产品满足用户要求。1982年10月,发光块正式用于歼8Ⅱ飞机的KZH-6型全电子告警系统中的告警灯盒上,从而使此项发光二极管技术首次应用于国内航空产品。发光块的光色标志分为红、黄、绿3种,1984年型号定为GZD,后被多种飞机选用。主管设计师杨炳尧于1984年荣立航空部歼8Ⅱ新机研制三等功。发光块由航空电器厂研制成功后,转到苏州半导体总厂定点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