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序言 2003/8/8 13:55:18

清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以上海徐园首次放映新奇的“西洋影戏”为嚆矢,十年以后,继以北京丰泰照相馆创办人任景丰试制成第一部戏曲短片《定军山》;又八年,郑正秋、张石川合作编导,在上海拍摄了国人自制的短故事片《难夫难妻》,电影艺术自此在神州大陆落地生根,发荣滋长,成树成林。到1995年,已整整经历了一个世纪。

世界百年,日新月异;中国百年,地覆天翻。中国电影的成长道路艰难曲折,悲欢跌宕,不断接受考验,接受挑战,直至今日。影坛前辈,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创业维艰。三十年代初叶,正当影业困顿,力图奋发的时机,以夏衍为首的左翼电影小组因势利导,风云际会,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名家竞秀,佳作如林,盛极一时。抗战军兴,上海沦陷,春江遗恨,西子蒙不洁,电影命脉,已成涸辙之鲋。抗战告捷,噩梦万甦。革命底定,国运更始,电影成为社会主义文化事业,鸿图初展,璀璨可期。《武训传》批判忽如雷霆爆发,泰山压顶,从此运动不断,风波叠起,人人自危。难能可贵的是,电影艺术家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如逆水行舟,如带枷跳舞,兢兢业业,成绩仍斐然可观。到了十年浩劫,地老天荒,濒临绝境。改革开放,才见春回地暖,另是一番蓬勃气象。

天地悠悠,逝者如斯。百年辛苦不寻常,几辈人的惨淡经营,炎凉甘苦,已成为千金难买的历史经验。电影冶文学艺术与科学技术于一炉,寓潜移默化于赏心悦目,无美不臻,无奇不有,巧夺天工,雅俗共赏,是公众美育的最佳设施,与生硬的教条格格不入。电影创作,要兼有思想家的睿智卓识,艺术家的锦心绣口,事业家的高瞻远瞩,尤其是真正深刻地理解电影,理解观众。电影当然是商品,但不是一般的商品,而是物化的精神商品。经营者不但应精娴商业经纬,更应恪守商业道德。这大概可以看作是长期实践中发现的规律。

电影是舶来品,世界性的现代文化宠儿。在五口通商、西风东渐中传入租界时代的上海,使上海成为国产电影成长的基地,是顺理成章的事。新中国成立,电影事业遍地开花,有很大发展,上海挟其历史和地理优势,仍有半壁江山之称。新时期以来,新生代的电影开始突破藩篱,走向世界,举世瞩目,令人鼓舞。但比较而言,在竞争剧烈的世界影坛上,我们仍然瞠乎其后,却是不可讳言的事实。本世纪已成尾声,新世纪迎面而来。知识爆炸,科技腾飞,新潮汹涌,瞬息万变,世界范围电影艺术与技术的发展变化,突飞猛进,不难预见。五千年灿烂的文明传统,证明中华民族是有为的民族,摒弃抱残守缺、深闭固拒的积习,解放思想,急起直追,迎头赶上,是我们应有的精神准备。

《上海电影志》纵览鸟瞰,总结了百年来影坛的风雨阴晴,消长得失,纵横环顾,首尾相衔, 缕周详,足为史鉴,兼策将来。敬缀片言,借表心仪。

柯灵

1998.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