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三节 参加各级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2001/12/25 14:20:33

在历届各级人民政协中,民建都有一定数量的会员担任各级政协委员,与各界委员一起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的职责。

一、担任历届各级政协委员

1.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上海民建会员

第一届(1949.9~1954.12)

胡厥文 陈巳生 盛丕华 简玉阶 包达三 蒉延芳

第二届(1954.12~1959.4)

盛丕华(常委)

金学成

胡厥文

盛康年

荣毅仁

郭棣活

汤蒂因(女)

经叔平

刘靖基

席文光

刘鸿生

第三届(1959.4~1964.12)

盛丕华 荣毅仁(以上常委)

丁佐成

刘靖基

刘念智

孙鼎

沈方成(女)

金学成

胡厥文

徐永祚

席文光

汤蒂因(女)

叶宝珊

冯少山

劳敬修

陈朵如

第四届(1964.12~1978.2)

丁忱

刘念智

金学成

胡厥文

沈方成(女)

丁佐成

刘靖基

孙鼎

席文光

第五届(1978.2~1983.6)

刘靖基(常委)

丁忱

孙廷芳

吴志超

陈铭珊

杨俊生

金学成

卓碧玉(女)

荣仁本

汤蒂因(女)

祝公健

姜庆湘

酆云鹤(女)

徐之河

钟兆琳

蔡体铨

徐昭隆

陆薇读

第六届(1983.6~1988.3)

刘靖基(1984年3月增补为副主席)

陈铭珊 汤蒂因(女) 孙廷芳(以上常委)

金学成

姜庆湘

祝公健

蔡体铨

丁忱

吴志超

荣仁本

荣漱仁(女)

徐之河

卓碧玉(女)

酆云鹤(女)

钟兆琳

徐昭隆

陆薇读

第七届(1988.3~1993.3)

刘靖基(副主席)

陈铭珊 董幼娴(女) 孙廷芳 吴志超(以上常委)

王仁中

王洪昌

庞延斌

姜庆湘

蔡体铨

丁忱

刘鹤章

张春申

荣仁本

胡世俊

诸德耀

徐之河

马仲文

徐昭隆

蒋达宁

卓碧玉(女)

林万骙

2.担任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委员的上海民建会员

第一届(1949.12~1950.10)

胡厥文(副主席)

徐永祚

陈巳生

盛丕华

项叔翔

刘靖基(以上常委)

王艮仲

王志莘

包达三

刘鸿生

冷遹

吴蕴初

严谔声

张絅伯

荣毅仁

俞寰澄

郭棣活

蒉延芳

1950年4月增补刘鸿生为副主席,包达三、经叔平、严谔声、吴蕴初、荣毅仁、胡子婴(女)为常委,吴振珊、姜鉴秋、盛康年为委员。

第二届(1950.10~1953.4)

胡厥文(副主席)

王性尧

吴振珊

徐永祚

盛丕华

经叔平

刘靖基

严谔声(以上常委)

方子藩

王志莘

刘念义

沈日新

陈巳生

姜鉴秋

胡汝鼎

席文光

唐志尧

盛康年

蒉延芳

第三届(1953.4~1955.5)

胡厥文(副主席)

吴振珊

徐永祚

盛丕华

经叔平

刘念义

刘靖基(以上常委)

方子藩

王志莘

王性尧

严谔声

沈日新

陈巳生

姜鉴秋

胡汝鼎

席文光

唐志尧

盛康年

蒉延芳

3.担任市政协委员的上海民建会员

第一届(1955.5~1958.10)

盛丕华 胡厥文(以上副主席)

方子藩

吴承禧

吴振珊

胡子婴(女)

洪念祖

姚惠泉

徐永祚

唐志尧

郭棣活

荣毅仁

漆琪生

刘念义

刘靖基

刘鸿生

蒉延芳

严谔声(以上常委)

胡铭绅

姜庆湘

陆慕云

盛康年

毛啸岑

朱企章

朱鸿仪

沈子槎

吴志超

季慕卿

车懋章

姜鉴秋

祝公健

陈丰镐

孙鼎

孙照明

徐昭侯

张进良

虞贤法

董春芳

潘以三

经叔平

瞿振华

连瑞琦

1956年4月增补李伯龙、荣鸿仁、丁方镇、丁佐成、贝焕章、黄山涛、彭佩瑛(女)为委员。1957年4月增补张春申、周锦水为委员。

第二届(1958.10~1962.7)

刘靖基 胡厥文(以上副主席)

朱鸿仪

孙更舵

吴中一

吴士槐

严谔声

陈铭珊

季慕卿

胡子婴(女)

洪念祖

荣毅仁

姚惠泉

盛丕华

盛康年

董春芳

漆琪生(以上常委)

史慕康

李伯龙

胡铭绅

荣鸿仁

祝公健

丁忱

丁方镇

甘源涵

孙照明

孙煜峰

刘念智

刘孟承

吴元康

吴志超

吴振珊

贝焕章

车懋章

周家声

周锦水

唐志尧

徐昭侯

张春申

曹金水

彭佩瑛(女)

黄山涛

顾庆丰

廖有猷

蒋伯笙

钱序葆

谢润泉

王子澄

1959年12月增补刘念礼、李名岳、姚清德为委员。

第三届(1962.7~1964.9)

刘靖基(副主席)

王性尧

孙煜峰

朱鸿仪

吴士槐

吴中一

吴志超

陈铭珊

严谔声

季慕卿

洪佐尧

洪念祖

姚惠泉

盛康年

董春芳

漆琪生

潘以三(以上常委)

史慕康

李伯龙

金曰英(女)

胡厥文

胡铭绅

荣鸿仁

祝公健

丁忱

丁方镇

孔绶蘅

甘源涵

孙照明

刘念智

刘孟承

刘炳章

吴元康

吴振珊

李名岳

李统劼

杜学展

励立

贝焕章

车懋章

周家声

周锦水

张春申

张敏智(女)

姚清德

荣仁本

唐志尧

徐昭侯

曹金水

彭佩瑛(女)

黄山涛

廖有猷

蒋伯笙

钱序葆

谢润泉

韩志明

顾庆丰

王子澄

刘念礼

戚叔玉

第四届(1964.9~1977.12)

刘靖基(副主席)

王性尧

朱鸿仪

孙煜峰

陈铭珊

吴士槐

吴中一

吴志超

严谔声

季慕卿

洪佐尧

洪念祖

姚惠泉

胡厥文

董春芳

盛康年

漆琪生

潘以三(以上常委)

李伯龙

金曰英(女)

胡铭绅

荣鸿仁

祝公健

丁方镇

孔绶蘅

王嘉振

甘源涵

孙照明

刘孟承

刘炳章

吴元康

吴振珊

李名岳

李统劼

杜学展

励立

贝焕章

何裕棠

车懋章

周家声

周锦水

张春申

张敏智(女)

张鹤龄

姚清德

唐志尧

徐昭侯

曹金水

彭佩瑛(女)

黄山涛

廖有猷

诸德耀

蒋伯笙

钱序葆

谢润泉

韩志明

顾庆丰

刘念智

王子澄

戚叔玉

第五届(1977.12~1983.4)

刘靖基(副主席)

王兼士

汤蒂因(女)

吴志超

陈铭珊

季慕卿

胡汝鼎

洪佐尧

洪念祖

姚惠泉

董春芳

漆琪生(以上常委)

文先俊

李伯龙

金曰英(女)

宗之琥

祝公健

荣鸿仁

董幼娴(女)

丁忱

王嘉振

贝竹韵

贝焕章

孔绶蘅

车懋章

甘源涵

叶炳祥

许秀珍(女)

许资新

刘孟承

汤所均

朱保洪

吴元康

吴振珊

何裕棠

李名岳

李柏华

陈育三(女)

陈发源

杜学展

邹剑雄

宋耀章

张春申

张敏智(女)

姚清德

胡世俊

徐昭侯

郭志明

袁丕烈

诸德耀

钱序葆

顾庆丰

强锡麟

黄山涛

彭佩瑛(女)

童伯型

谢润泉

韩志明

刘念智

王子澄

陈林祥

戚叔玉

1979年12月增补陈元钦为常委,吴中一、蔡体铨、姜庆湘、杨锡山、周仲洁、李立侠、杨通谊、张雪澄为委员。1981年4月增补夏晋熊、章志鸿为委员。1982年3月增补孙照明、沈祖棫、马仲文为委员。

第六届(1983.4~1988.4)

丁忱

马仲文

王兼士

王嘉振

沈祖棫

李立侠

杨通谊

陈元钦

陈铭珊

宗之琥

季慕卿

洪念祖

胡汝鼎

姚惠泉

董春芳

漆琪生(以上常委)

文先俊

汪熙

吴中一

吴沈钇

李伯龙

金曰英(女)

荣鸿仁

夏炎德

董幼娴(女)

丁忱

戚正元

贝竹韵

贝焕章

包文华

叶炳祥

甘源涵

朱天民

孙丕晋

孙照明

吴元康

吴志超

何裕棠

李名岳

李柏华

陈育三(女)

陈武卿

余益年

宋耀章

张春申

张敏智(女)

杨少振

郎继芳(女)

姚思伟

姚清德

胡世俊

唐志尧

顾庆丰

徐昭侯

诸德耀

钱序葆

夏晋熊

陶敏之(女)

章志鸿

黄山涛

强锡麟

彭佩瑛(女)

谢润泉

韩志明

吴逸平

杨锡山

徐雪筠(女)

洪佐尧

王子澄

吴光汉

张兰祺

张雪澄

陈林祥

戚叔玉

1986年4月增补诸德耀为常委,顾宗棠、方孟伟为委员。

第七届(1988.4~1993.2)

陈铭珊(副主席)

王雪渔

杨通谊

汪熙

沈祖棫

宗之琥

荣正平

荣鸿仁

顾宗棠

唐齐千

雷传湛(以上常委)

王汝涌

王鸿文

朱德瀛

吴沈钇

陈庆梁

林帆

金人仲

徐萱寿(女)

蔡国杰

蔡立勍

胡上融(女)

王兼士

王嘉振

贝竹韵

贝焕章

方孟伟

石培钧

包文华

戎嘉芳

朱天民

孙丕晋

李昌允

李柏华

吴中一

余益年

沈本涵

张士德

张敏智(女)

陆孟津

陈信

陈元钦

陈武卿

郑善忠

郎继芳(女)

袁垒堂

顾永熙

夏晋熊

钱绍忠

唐志尧

陶敏之(女)

黄山涛

章志鸿

董春芳

蒋鸿礼

薛槃若

吴逸平

许懋昌

高凯生

王宇平(女)

杨锡山

徐雪筠(女)

王汝珍

李启龄(女)

吴仲信

吴光汉

1989年4月增补万国森、王裕强、荣毅珍(女)为委员。

4.历届各区、县政协委员

1950~1992年担任历届各区、县政协委员的民建会员共243人次,其中担任历届区、县政协副主席的有49人次。

二、参加各级政协的主要活动

参加历届各级政协活动的民建会员,通过在政协的活动,列席同时召开的历届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参与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国家大政方针和国民经济计划,反映各自所联系的会员的意见和建议,在参政议政中行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的职责。

1.在历届全国政协会议上,民建委员有提案80余件和大会发言。

胡厥文、盛丕华、陈巳生委员在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中,参与讨论协商和制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3个历史性文件。

董幼娴委员在1988年3月全国政协七届一次会议上作了关于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的发言。认为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喊了多年,但反应不大。一个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收入不比一般工人高,搞复杂技术的赚小钱,搞简单技术的赚大钱,这是一个不奖励读书的工资政策。希望党政部门赶快改变这种不合理现象,真正做到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这是关系到子孙万代和民族兴亡的大事。

陈铭珊、王洪昌等5名委员在1990年3月全国政协七届三次会议上提出,负责上海市重点建设项目30万吨乙稀工程的上海氯碱总厂,没有出口经营权,今后偿还外债以及企业谋求发展,都将带来困难的提案。外经贸部采纳了建议,同意给上海氯碱总厂出口经营权。

陈铭珊等6名委员在1991年4月全国政协七届四次会议上提出《企业开展清产、消肿、建制的建议》提案。对当前一部分企业财产不清,库存积压、效益不实的情况,建议清理财产,消肿应把清产中积压物资、待处理财产回收起来;通过清产、消肿,建立和健全管理制度。国务院对提案很重视,决定成立国务院清产核资领导小组,先行试点,1993年全面推开。

陈铭珊委员在1992年4月全国政协七届五次会议上发言,提出应将“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写进国家《宪法》中去,这样,民主党派才有合法地位,同时也向全世界宣告,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1994年民建中央主席孙起孟正式写信给中共中央,强调这一建议的重要性。该建议被采纳写进《宪法》总纲部分。

2.在历届市政协会议上,民建委员结合各个时期形势和中心任务,共提出提案992件。

诸德耀委员在1979年12月市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提出关于发展轻工业生产,扩大出口方面的提案,认为上海轻工业产品质量好、名牌多、声誉高,有传统出口市场。问题是:(1)新产品、新品种、新花式发展不够快,跟不上国际市场需要;(2)产销不见面,工厂不了解国外市场情况;(3)外贸部门与工厂配合不够,影响扩大产品销售;(4)工厂场地狭小,厂房拥挤,生产能力受到限制。建议工贸双方成立“销售中心”,工业部门成立“经济情报中心”,建立出口补贴制度,加速老企业改造。

姚惠泉委员在1982年4月市政协五届四次会议上提出关于加强对上海市建筑队伍的管理的提案。认为上海市建筑规模日益扩大,现建筑业中私包工程、滥用临时工十分普遍,发生许多弊端:(1)质量低劣,造成浪费。无计划施工,破坏城建规划;(2)拉关系,搞不正之风,雇工剥削,投机取巧。有的甚至做掮客、作头,非法私揽工程,影响正式建筑单位的业务;(3)增加市区供应、交通和住宿方面的压力。

王洪昌委员在1989年4月市政协七届二次会议上提出搞活全民大中型工业企业的提案。认为在治理整顿中搞活全民大中型工业企业,一要认真贯彻《企业法》,推进企业的深化改革;二要完善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克服企业经营的短期行为;三要切实治理流通秩序,保证各类企业的公平竞争;四要促进企业内部的管理机制,以适应商品经济发展的要求。

宗之琥、吴仲信委员在1990年4月市政协七届三次会议上提出加速上海市工业危房改造的提案。认为上海市全民、集体企业约7000余家,不少企业建于二三十年代,是由弄堂小厂合并的,长期来产出多,投入少;挖潜多,更新少,工业危房日益增多,危害程度日益严重,已成为近年来困扰企业生存发展,威协职工生命安全的一个突出问题。市经委对此提案很重视,会同市财政局、市计委等单位进行了综合治理。此提案被市政协评为优秀提案。

蒋达宁、陈信委员在1990年4月市政协七届三次会议上提出制止盲目进口食油,以免上海市油脂工业陷入关停困境的提案。认为1989年国外油脂跌价,每进口一吨食油可获利800元,上海不少公司纷纷进口食油达17万吨左右,造成上海市17家油厂压库2.2万吨,大量资金被搁置,无力再组织原料加工生产,近80%油厂面临停产、半停产的困境。建议加强国家宏观控制,以确保民族工业。后来市政府采取提高食油进口税率等措施,限制食油进口,解决了盲目进口食油的问题。此提案也被市政协评为优秀提案。

顾宗棠委员在1992年4月市政协七届五次会议上作了《关于纠正流通领域还存在着若干弊端,严重影响着经济改革的顺利进行》的发言。提出现在:(1)回扣成风,扰乱正常的流通秩序;(2)假冒商标猖獗,成为商品流通中的一大公害;(3)假发票蔓延,为贪污、贿赂开了方便之门;(4)伪劣商品横行,大大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建议尽快立法,纠正弊端。民建市委在此基础上,参与民建中央起草了《关于当前商品流通领域若干问题的建议》。这份建议,得到国务院充分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