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四节 “三反”、“五反” 2001/12/25 14:13:43

一、参加“三反”运动

1951年12月1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实行精兵简政、增产节约、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和反对官僚主义的决定》。接着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反贪污斗争必须大张旗鼓地去进行的指示》。1952年1月,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在全国展开。

民建总会于1月9日发出通知,号召各地分会会员积极投入到这场斗争中去。临工会在20日成立增产节约委员会,领导机关内“三反”运动。

临工会机关内部从1月23日至2月9日,由临工会召集人,各处正、副处长及工作人员等在会上作自我检查,主动坦白贪污、浪费现象和官僚主义作风,然后分3个小组互提意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召开临工会扩大会议,要求全体会员向领导提意见;成立检查组,检查会内贪污浪费行为。临工会对机关内部及分布在各基层的会员,凡有贪污、浪费行为和官僚主义作风的,根据不同情节,给予不同的会纪处理:其中受到警告的2人,严重警告的3人,开除会籍的7人。

三、参加“五反”运动

随着“三反”斗争的深入,在揭发和清查贪污分子的过程中,揭露出许多贪污分子的违法行为与社会上不法资本家的违法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1952年1月16日,临工会第一召集人盛丕华在《解放日报》上发表《关于开展工商界反行贿、反欺诈、反暴利、反偷漏运动》的文章。结合机关内部的“三反”,在工商界中开展“四反”运动。

1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指示:“在全国一切城市,首先在大城市和中等城市,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守法的资产阶级及其他市民,向着违法的资产阶级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坚决的、彻底的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反对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斗争,以配合党政军民内部的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现在是极为必要的和极为及时的。”

2月6日,临工会举行基层小组召集人会议,要求各基层发动会员积极地投身于“五反”运动,带头坦白过去的非法行为,检举别人。临工会增产节约委员会还专门设立辅导组、资料组、接待室等工作机构。辅导组下设6个工作大组,每组设正、副组长各1人,工作人员5~6人,负责联系5~6个民建基层小组的“五反”工作;资料组负责收集、整理、分析、统计会员的坦白材料和收转会员的检查材料;接待室负责接待需要个别谈话的会员,并帮助会员解除思想顾虑。

3月2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假天蟾舞台举行市、区增产节约委员会联席扩大会议,由陈毅市长作报告,他阐明了“五反”运动的目的和意义,郑重宣布:上海“五反”运动正式开始,在市增产节约委员会的直接领导下进行。

当时上海共有民建会员825人,其中工商业者会员445人(337户),他们都参加了这一运动,受到深刻的教育。

4月初,在上海市增产节约委员会领导下把工商界中的各行业同业公会的主任委员及其他代表性人士共303户分成6大组,采取“背靠背”的方针,进行自我检查,交代问题。其中有94人是民建会员。4月中旬,临工会成立了9个临时互助组,有90多位会员参加,深入企业,帮助其他工商业者深入交代问题,其间还举办了13次座谈会,使一般会员都能比较顺利地“过关”。在运动中共收到会员坦白材料1478件,收转的检查材料3028份。许多会员还担任了“资本家互评小组”组长或参加“立功小组”。如民建普陀区基层小组的会员,每人都担任该区互助互评组的组长;长宁区纺织中队“立功小组”的正、副组长也都是民建会员。另外还有20多位会员参加“五反”检查队下厂工作。

6月,市“五反”评议委员会成立,复查评议“五反”运动中一些重大案件,会员胡子婴、汤蒂因担任评议委员。染织工业同业公会主委唐志尧原来要退赔240万元,后查明其中一部分是当时唐代表同业与市花纱布公司协商后,合法增加给该行业各厂家的加工费,通过评议,政府实事求是地核定唐志尧的退赔数为3万元。

同月,遵循政务院关于结束“五反”运动中几个问题的指示,上海市增产节约委员会对工商业者进行了分类处理,核实定案和退财补税等工作。采取资本家自报公议,工人店员集体审查,市、区两级增产节约委员会批准3道手续,经逐级审查,然后分别定案,并发给处理通知书。临工会共有工商业者会员337户,经核定,守法户51户,占15.2%;基本守法户106户,占31.4%;半守法半违法户132户,占39.2%;严重违法户43户,占12.7%;完全违法户5户,占1.5%。临工会对严重违法户和完全违法户进行了会纪处理:劝告2人,警告18人,严重警告10人,开除会籍6人。

“五反”运动后,会员经营的企业,普遍出现了新的气象。荣毅仁、郭棣活、唐志尧、王宛卿、平麟伯、李樾卿等主动改善经营作风,树立依靠工人阶级搞好生产的决心,投入“红五月”的劳动竞赛活动。孙照明经营的协大祥绸布庄,营业额日趋上升,劳资双方签订了劳保合同,这在上海市私营商店中还属首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