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抗美援朝 2001/12/25 14:10:45

一、开展抗美援朝宣传活动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于同年10月派遣侵略军越过“三八”线,向朝中边境推进,严重地威胁着中国的安全。1950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进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临工会遵循各民主党派对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联合宣言,举办朝鲜问题座谈会、控诉美帝侵略座谈会、时事形势报告会;传达学习上海市各界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代表会议精神,展开抗美援朝工作。

12月16日,临工会全体会员参加由15万人组成的上海市工商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示威大游行。会员中的工商界著名人士胡厥文、包达三、刘鸿生、荣毅仁、吴蕴初、蒉延芳、盛康年、经叔平、魏如、胡子婴、王性尧等都参加了游行,荣毅仁手执大旗,走在队伍最前面。临工会还通过各种形式的宣传活动,加强了会员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逐步扫除了部分会员中存在的恐美思想。

二、支持子女参军和参加军事干校

1950年12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政务院发出“全国青年学生、工人参加各种军事干部学校的联合决定”,广大会员积极响应和支持,胡厥文、吴蕴初、杨椒其、王毓翔、李文杰、沈子槎、何萼梅等57位会员送子女或亲属参加了军事干校,或上前线保卫国防。吴蕴初写信鼓励和支持女儿报名参加军事干校,并说:“我爱我的女儿,但我更爱我的祖国。”一时传为美谈。杨椒其有5个子女先后参加了国防建设,受到大家的称颂。

三、倡议捐献飞机大炮

1951年3月,临工会第三召集人陈巳生担任中国人民第一届赴朝慰问团华东暨上海慰问分团团长,他在朝鲜亲闻目睹中朝战士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情景,异常感动。在前沿阵地,他当场以上海工商界代表资格和民建会员的身份,向上海和全国各界人士发出捐献飞机大炮的倡议。这个倡议迅速得到全国人民的响应和支持。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在1951年6月1日发布的“六一”号召中把此倡议列为一项重要内容。

四、响应“六一”号召

1951年6月1日,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关于推行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和优待烈军属的号召。28日,临工会举行常委会议,响应“六一”号召,决定“把号召中提出的三项爱国工作,当作现阶段本会组织和每个会员的中心政治任务,加以切实推行,以争取抗美援朝战争早日胜利”。并通过由35人组成的工作委员会,胡厥文、姜庆湘、祝公健为召集人,设联络、设计、宣传、秘书、统计5组。在工作委员会领导下,会员们普遍订立了爱国公约和捐献计划,定期慰问烈军属。32个民建基层小组还修订小组爱国公约和业务公约,决定把捐献飞机大炮运动与增产节约运动相结合。

为开展“六一”号召的宣传工作,临工会专门成立了工商界响应“六一”号召宣传演讲队,演讲队讲师44人全部由民建会员担任。他们深入各区工商界,累计演讲150次,李文杰在3个月中,就演讲了21次,听众达10000人以上。演讲队的宣传教育,对工商界踊跃捐献,如期超额完成飞机大炮的捐献任务起了很大的作用。

临工会有12位会员还担任华东抗美援朝总分会委员,其中陈巳生任该总分会第二副主席。

五、捐献慰劳品和飞机大炮

抗美援朝运动开始,民建会员掀起捐献慰劳金、慰劳品、写慰问信等活动,支援前线。刘鸿生一次就捐赠羊毛内衣1000件,姚惠泉赠送仙鹤草素止血针10000支,陈清 捐献人民币5000万元(旧币,下同);还有许多会员如朱鸿仪、唐志尧、刘公诚、王性尧等都争先恐后地慷慨解囊,捐献代金及各种物品。会内的机关工作人员还自发义卖汽水、糕点等,把义卖所得全部捐献。1950年12月5日上海市各界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代表会议开幕,当大会宣布朝鲜平壤解放的捷报时,参加会议的会员自动发起捐献慰劳中国人民志愿军活动,在10日召开的会员大会上,当场募得450余万元。

自1951年“六一”号召发布后,临工会发动和组织会员做好捐献飞机大炮的工作。会员以个人名义捐献12亿多元,以企业名义捐献2671亿多元,可购置战斗机约179架(当时1架战斗机折合人民币15亿元)。

六、参加赴朝慰问团

从1951~1953年,中国人民派遣了3批赴朝慰问团。

在1951年3月,中国人民第一届赴朝慰问团中,民建有会员陈巳生、高事恒、王懋德、陈俊明4人参加,其中陈巳生担任中国人民第一届赴朝慰问团华东暨上海慰问分团(第三分团)团长。

在1952年11月,中国人民第二届赴朝慰问团中,民建有会员胡厥文、刘念义、吴中一、汤蒂因4人参加,其中胡厥文担任中国人民第二届赴朝慰问团副总团长兼第4分团团长。

在1953年9月,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中,民建有会员蔡叔厚、刘念义、吴逸生、魏如、罗伯昭、韩志明、孙瑞璜、荣漱仁8人参加。其中刘念义两次赴朝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