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明代 2003/7/8 9:29:11

明代上海地方行政机构有府、县两级,府一级为松江府,县一级初为华亭、上海两县,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以后为华亭、上海、青浦三县。

明代地方基层组织在城镇为坊、厢、甲,在农村为里、甲。

一、行政机构

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吴王朱元璋派大将徐达领兵围攻平江,松江府守臣王立中向徐达投降。朱元璋派荀玉珍为松江知府,祝挺为上海县知县。县民钱鹤皋勾结张士诚旧部,发动叛乱,攻下松江,杀死荀玉珍,派总兵姚大章攻取上海。知县祝挺与主簿郑著等,联络乡里大户,收复上海。明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即帝位,建立明朝。明初,改金陵为南京,松江府直隶南京。

明代上海地方行政机构分府、县两级。府按税粮的多寡分为三等,税粮额在20万石以上的为上府,10~20万石的为中府,10万石以下的为下府。松江府税粮通常在100万石以上,为上府。

松江府设知府1员,正四品;同知1员,正五品;通判1员,正六品;推官1员,正七品。府下设有经历所、照磨所、司狱司等办事机构。知府职能与宋代没有太大区别,掌一府之政,凡府内民政、财政、文教、司法、吏治及上传下达等,均由其负责。同知、通判分管巡捕、税粮、农田水利等事。

松江府初辖华亭、上海两县,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析华亭县二乡、上海县三乡地置青浦县,松江府所辖遂由二县扩为华亭、上海、青浦三县。

明代的县按税粮多寡分为三等,税粮额6~10万石为上县,3~6万石为中县,3万石以下为下县。华亭、嘉定、上海等均为上县。县设知县1员,正七品;县丞1员,正八品;主簿1员,正九品,另有典史1员。

明代上海地区运用行政力量举办的要事,主要有:

(1)接黄浦江通流入海。14世纪末期,吴淞江下游130余里长的一段,潮汐壅障,菱芦丛生,严重淤塞,黄浦江在今外白渡桥以北与吴淞江合流,这样,水无所归,时常泛滥成灾。永乐元年(1403年),主持治河的尚书夏原吉采纳华亭人叶宗行建议,征用民工20余万,疏浚范家浜,接黄浦江通流入海。江浦合流,水源充足,冲刷泥沙,使其不易淤积,成功地解决了吴淞江水患问题。范家浜所在即今外白渡桥至复兴岛的一段。这样,大船由海可直接驶至上海县城,奠定了上海良港的基础。到明中叶,黄浦江的地位便超过了吴淞江。明中叶以后,上海逐渐形成内河航运、长江航运、沿海北洋航运、沿海南洋航运和海外航运五条航线,使上海襟江带海的自然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

(2)修筑海塘。上海地区东、南境为海,南宋时曾修海塘,元代以后屡次发生海溢。明永乐、成化年间,多次海溢溃塘,沿海居民被漂溺数以万计。成化七年(1471年),松江知府白行中督工兴筑海塘,东起嘉定,西抵海盐,筑堤5000多丈,面广2丈,高1丈7尺,俗称里护塘,相当牢固,有效地阻挡了海潮的侵袭。此后,在嘉靖、万历年间又多次维修。

(3)青浦县的设-废-设。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巡抚都御史夏邦谟、巡按御史舒汀奏请割华亭、上海县各一部分,设立青浦县,县治在青龙镇。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因青浦县屡遭水旱兵灾,田荒民散,撤销建置,县域复归华亭、上海二县。万历元年(1573年),在巡抚都御史张佳允支持下,朝廷据兵科给事中、上海人蔡汝贤之请,恢复青浦县,迁县治于唐行镇(今青浦城)。

(4)修筑华亭、上海、青浦县城。华亭设县后,曾筑过城墙,但史料记载阙如,难悉其详。元末张士诚占据此地后,为防元军进攻,再次筑城,具体情况不明。洪武三十年(1397年),依旧城重修,周长9里173步,高1丈8尺,护城河宽10丈,城门4座,东名披云,西谷阳,南集仙,北通波,另有水门4座。上海设立县治后,未筑城墙。进入明代,因经常遭受来自海上的倭寇侵扰,筑城自卫极为重要,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松江知府方廉据上海乡绅顾从礼等人之请,批准建筑上海县城。同年九月动工,十二月竣事,城墙周围9里,高2丈4尺,辟朝宗、跨龙、仪凤、晏海、宝带、朝阳六个城门,另有三处水门。万历二年(1574年),青浦县城始筑(原唐行镇),万历五年(1577年)竣工。

(5)抗击倭寇。嘉靖年间,倭寇经常侵扰上海地区,严重时连舰数百,年或数至。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倭寇曾攻破上海县,青龙、乌泥泾等镇尽成瓦砾。上海地方官民和驻军奋起抗击,激战多场,终于在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最后击败倭寇。

清末上海各县治所一览

县名

治所

县名

治所

嘉定县

嘉定镇

松江县

松江镇

川沙县

城厢镇

青浦县

青浦镇

南汇县

惠南镇

上海县

莘庄镇

奉贤县

南桥镇

崇明县

城桥镇

金山县

朱泾镇

二、基层组织

明代地方基层组织,与宋代无甚大区别,在城镇为坊、厢、甲,在农村为里、甲。

明代城内有坊,设坊长;近城有厢,设厢长。在乡村为里,每110户为一里,设里长,推丁粮多者10户为里长,其余100户分为10甲,每甲10户,有甲首1户。坊、厢、里之下是甲,设甲首。另有里书,由略通文字算术者充任,协助里长、甲首编制黄册、摊派赋役。乡村虽有乡的划分,但仅仅作为地区划分的单位,未建立组织。所以,明代农村基层组织主要是里甲。

里甲在明代主要有五项职能:一是宗法职能,主持祭祀;二是司法职能,处理民间诉讼;三是接待职能,迎送政府有关人员;四是财政职能,追征钱粮,采办贡物,徭役;五是户籍管理,督促乡民从事农副业及其他生计。

明代前期上海县仍有5乡,辖吴会、乌泥泾、下沙、新场、周浦、盘龙、青龙、唐行、三林塘和八团10镇,都村、鹤坡、诸翟、东沟、崧泽、杨林、北蔡、敏行和高行9市。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北亭、新江、海隅三乡划归青浦县,上海县还剩长人、高昌2乡15保。明代弘治十年(1497年)嘉定县在析西北境隶太仓州以后,尚领15都349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