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3/3/28 13:53:40

(一)

上海批准建县于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隶松江府。据明正德《松江府志》记载,松江府有163936户,上海建县分得72502户。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由知县郭经领修编纂的弘治《上海志》,载有自元至正十五年(1355年)至明弘治十五年间的岁课、夏税、秋粮、税课、土地、人口户数等统计。清同治七年(1868年)由巡道应宝时领修的同治《上海县志》载有除上述内容外的海关口数、税额、支出和盈亏、水利治理、漕运及海运、储谷备荒、学校经费及兵防等统计。明清两代上海县当局在全县丈田(田地普查)中,健全统计记录,田有字圩号数,册有鱼鳞归户,进行制图造册(所谓鱼鳞造册是居民地数的图册,也是征税的依据),形成比较完整的地产记录。随着上海贸易和经济的繁荣,沙船、票号钱庄、国药、京货帽业、花糖洋货业等先后成立行业性公所,外埠来沪商贾以地域建立会馆,民间商业团体林立,经贸统计应运而生。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上海商业会议公所成立,以后经几度改组,改为上海总商会,不断加强各工商行业的统计调查工作,逐渐成为经贸统计中的重要一翼。在报刊中定期传递经济信息的,首推《申报》。从清同治十一年创刊起即逐日登载金融、花纱布、金属品、主副食品等40多种商品的市价,项目和品种不断增扩,一直延续至上海解放前夕。

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上海已是“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引起了帝国主义的凯觎。英国殖民主义者挑起鸦片战争,列强入侵,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十一月上海被迫开埠,两年后开设领事馆,设立租界。租界各拥有其独立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机构。租界初期统计主要是人口、地政、房屋和财政等方面统计。以后随着租界行政业务的扩大,逐步扩展到行政和社会等各个方面。

上海开埠后,西方统计理论和方法随着西方经济和文化的渗透一起传到上海。租界当局的行政管理和在沪的外商企事业所实施的近代统计制度,影响和促进了上海的统计事业。清咸丰九年(1859年)上海海关开始编制海关贸易清册统计,表式及编制说明均按西方统计格式制订,按月、按年编制,列载中国对外贸易状况,按国别记录各地海关进出口货物的数量与价值,各国船只进出口吨数,金银进出口数量,各通商口岸及各省人口估计数,以及各国侨民人数和外籍行号数,有很大的研究参考价值。近代中国统计学家刘大钧在1934年所著的《中国之统计事业》一书中评述:“近代之统计,可谓于1859年创刊之海关册”。

(二)

清宣统三年(1911年),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推翻清朝的统治,翌年(1912年)元旦成立中华民国。

民国元年至民国15年军阀割据时期,国内政局不稳,军阀混战,连绵不断,上海政体也变化多端,没有设立政府统计机构,各业务部门基本上承袭清末规模,略事更张,各行其是。内务部、农商部(后改为农工商部)、交通部、财政部等举办人口清查、产业清查及物价指数等统计调查,其中影响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首推财政部驻沪调查货价处进行的物价调查和指数编制。该处编印的《上海物价月报》、《上海输出入物价指数》和上海海关编印的《中国海关华洋贸易报告总册》,成为当时中央在沪单位反映上海对内对外贸易和市场物价情况的重要统计资料。在经贸统计活动中,以上海总商会(后改名市商会)及所属各同业公会的经济统计较为显著。民国10年,上海钱业同业公会和上海总商会相继出版《钱业月报》和《上海总商会月报》(后改名为《商业月报》)。载有金融统计、商情统计、经济统计专栏,以及国内外金融现况及发展趋势、金银市场变化之评析,各工商行业生产或经营情况等调查报告。民国13年,上海银行周报社编辑出版的《经济统计》(月刊),系上海金融界有权威性的金融统计月刊,被国民政府主计处统计局誉为:“其历史悠久,内容丰富,为我国不可多靓之金融资料。”上海租界统计随着租界地域的扩占和行政管理的加强而逐步发展。租界当局把所属业务活动尽可能列入统计范畴,以强化对租界的统治。统计内容以行政和社会统计为主,但广度和深度都较过去有所扩展。

民国16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上海晋升为特别市(民国19年改称为市),属国民政府直辖。上海市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先由秘书处负责统计工作,市政府所属的公安、社会、卫生、教育等局均设置了统计股,开展统计活动。由市政府秘书处编辑的《上海特别市市政统计概要(民国十六年度)》在民国17年11月出刊,市长张定璠作序,内容有:财政、土地、社会、工务、公安、卫生、教育、公用等8类统计,图表并茂,成为上海有史以来第一次官方出版的综合性统计年度汇编,颇得各界人士瞩目。民国21年10月19日,国民政府公布《中华民国统计法》,对政府统计的范围,调查者与被调查者的权利与义务,统计调查的时间、统计报告的递送程序,统计公开程度分类以及政府统计事务的上下级关系、办事原则等都作了规定。民国24年,国民政府又制定《统计法施行细则》。同年,上海市政府成立统计委员会,由市政府秘书长俞鸿钧任委员长,并依法制订《上海市政府统计委员会组织规程》,规定了双重隶属关系,统计业务受国民政府主计处统计局监督指导,市政府八局二处的统计机构和人员有所加强。从此,市政府统计委员会和各局处统计部门对所辖的行政公务和社会经济情况进行了统计调查。社会局在统计专家蔡正雅主持下所进行的劳工统计,享誉国内,国际上引用中国劳工统计数字,常以此为准。在这时期,上海官方统计有较快发展,民间统计活动也甚频繁,学者开展统计调查和统计学术研究逐渐成风。民国18年,真如区市政委员洪兰祥组织区内社会经济概况实地调查,并以个人名义出版《上海特别市真如区调查统计报告表册》,包含气象、土地、交通、教育、物产、商业、人民生活等数据。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罗志如编辑的《统计表中之上海》于民国21年出版,分气象、土地建筑、人口、卫生、教育、交通、工业及劳动、商业、社会、市政等10类,资料多数取自民国15~19年,部分资料,还追溯至清代同治年间或民国元年,共有统计表格274种。此书材料来源甚广,仅参考书刊就达150种左右,集官方统计、民间统计、租界统计之大成。民国19年,中国统计学社在南京成立,并于民国21年在上海召开年会。在此前后,上海统计学术界也出现较为活跃的局面,统计教材和统计研究也从翻译渐进为创作。刘大钧在上海创建中国经济统计研究所,开展统计调查和统计学术研究,并与社会局合作调查,于民国23年出版的《上海工业化研究》和民国25年出版的《上海的成长发展与工业化》英文版(民国29年译成中文本),成为30年代上海工业研究的权威著作之一。租界当局为强化税捐收入,加强了有关税捐来源的业务统计和调查研究,充实了社会经济统计资料。

民国26年8月,淞沪战争爆发,日军侵占上海,成立伪上海市大道政府。后改为伪督办上海市政公署、上海特别市政府。民国29年,汪伪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又将伪上海特别市政府改称为伪上海市政府。统计体制和统计制度方面基本上承袭国民政府时期旧制,统计业务由伪市政府秘书处负责。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先后成立伪清乡事务局、伪保甲委员会和伪清乡地区封锁管理处,在这些机构内设有专职部门进行人口调查统计、保甲户口编组统计以及封锁业务等统计。民国32年3月,汪伪最高国防会议决定成立全国商业统制总会,设在上海。总会下设置米粮、棉花、粉麦等专业统制委员会,制订各种登记和统计表格,以加强对沪宁两市和苏浙皖三省战时物资的掠夺。上海沦陷后,金融机构、工商企业和民间社团大都设于租界。公共租界当局鉴于战时物价波动大,为维持租界的安定和妥协劳资争议,聘用原市社会局统计人员,以中国统计学社的名义,继续进行工人生活费指数、零售物价指数、工人工资等统计。民国32年1月,汪伪政府宣布向英美宣战,在日军授意下,同年7月30日和8月1日汪伪政府先后“接收”上海法租界和公共租界,上海统计不再区分华界和租界。

民国34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官方统计机构有所加强。市政府成立统计处,制定了《上海市政府统计处组织规程》,明确统计长的职责和市统计处的机构及其掌管的事项,进一步规范了各级统计机构和各级统计人员的公务行为。市政府所属各业务局在民国36年后,也成立统计室。到上海解放前夕,市统计处共有职工60人,市属9个业务局统计室共有67人,全市还有兼办统计员上百人。这些人员均由市统计长委派,形成了统计工作的组织、业务和经费的垂直领导格局,以适应国民政府为加强财政监督而建立的“超然主计”制度需要。市政府统计处除规划和检查全市统计工作外,偏重于社会经济综合统计的定期整理和编刊,各业务局偏重于公务统计(即主管业务的各项统计)。在重要国势调查方面,每年进行一次户口调查。民国35~37年,市政府统计处还会同市商会和各商业同业公会进行全市商情调查;会同社会局、上海总工会和各业工会进行全市工业调查。由于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造成物价飞涨、百业凋敝,从民国36年开始,先后出笼“经济紧急措施方案”和“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两次勒令冻结职工生活费指数,经过上海工人的斗争,才被迫宣布有条件地解冻生活费指数;继而又将米、油等部分商品价格按照配售价计算,使上海职工生活费指数抑低20%左右。另一方面,美国商品大量对华倾销,加上战时影响,造成上海大批工厂减产或倒闭。据上海市商会、上海市工业会、上海机制国货工厂联合会等的调查表明,民国37年底,上海棉纺厂开工率为60%、毛纺厂为50%,卷烟、化工、造纸、机器业开工率更低,商号开业比民国36年减少40%。

(三)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人民政府)成立。统计工作由市人民政府调研室(后改为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统计室)负责。为了使一些必要的统计工作持续进行,及时组织有关人员搜集、整理、编印了各类物价指数和有关的基本统计数据,并编印综合统计资料汇编,市长陈毅为上海解放后的第一个统计刊物《上海市统计月报》题写刊名。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1950年到1952年全国国民经济恢复时期,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在计划局内设立统计处(简称中财委统计处),于1950年3月发布命令,对全国国营、公私合营等工矿企业进行普查。上海市完成工业普查任务后,于1951年初开始实行全国统一的公营及公私合营工业企业定期统计报表制度、国营贸易企业和对外贸易企业定期统计报表制度,以及基本建设统计报表制度。同年7月,上海市财政经济委员会(简称市财委)设立统计处,年底,与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统计室合署办公,负责全市统计工作。1952年6月,市财委统计处通过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简称市工商局)对全市私营工业61个行业的大型工业企业以及十几个重点行业的小型工业分期布置私营工业企业定期统计报表,接着又对125个行业分批建立私营商业定期统计报表制度。同时,还组织了全市私营大型工业企业基本情况的快速调查和全市私营小型工业以及个体手工业基本情况的调查。1952年8月,市财委统计处根据中财委颁布的《1951年国民经济总产值估算办法》要求,估算了1951年全市工农业总产值。同年11月,又按照中财委关于在全国进行工农业总产值和劳动就业两项调查的指示,开展1952年度上海工农业总产值和劳动就业的调查,为全国有计划地进行国民经济建设做好准备,同时也为掌握上海的市情和市力,发展上海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提供基础资料。

1953年1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作出《关于充实统计机构加强统计工作的决定》,明确全国统计工作要建立起集中统一的领导,统一制订全国性的统计制度方法以适应大规模经济建设的需要,迎接全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的到来。同年4月1日,经市人民政府第15、16次全体会议决定,建立上海市人民政府统计局(简称市人民政府统计局)。5月29日,由市长陈毅签署命令,颁布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充实统计机构加强统计工作的决定》,提出了全市各级统计机构充实人员的具体办法,明确市人民政府统计局应根据国家统计局规定的制度和报表,统一指导、监督、检查全市统计工作。并要求保证统计人员在政治上的纯洁性,规定了统计机构的职责和培训统计干部的目标。从此,各级政府统计机构和部门统计力量都有加强。同年5月,根据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为准备普选进行全国人口调查登记的决定,市人民政府成立人口调查登记办公室,进行第一次人口普查,为全市建立经常的户口登记和人口统计打下了基础。1954年,市人民政府统计局为了进一步摸清全市私营工商业的现状,又进行了私营10人以上的工业企业调查、私营9人以下工业企业与个体手工业调查,在市、区两级均成立了调查办公室,抽调数百名干部,经过8个月的时间,全面完成了75000个单位的统计调查任务。同年9月,公布《关于上海市1953年国民经济发展情况与国家计划执行结果统计公报》。1955年2月,上海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组成上海市人民委员会(简称市人委),市人民政府统计局改为上海市统计局(简称市统计局)。按照全国私营商业、饮食业与服务业普查的统一部署,全市抽了2千余名干部调查了6万多户坐商、近19万户摊贩,基本摸清了私营商业(包括饮食服务业)户数、从业人员及营业情况。1956年初,全国出现社会主义改造高潮,上海有203个行业、8.8万户资本主义工商业转变为国家资本主义性质的公私合营企业。市统计局根据“赎买”政策、制定“定息”方针要求,又进行了“资本主义工商业资金及盈余分配”调查,从“四马分肥”到定期发给资本家固定利息(年息百分之五)的统计调查,为制订对私改造政策,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在私营工业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市人委对上海工业管理体制进行了调整与改组。按行业“梳辫子”,成立了74个专业公司,除少数单位由中央部直接管辖外,均分别归口由工业局与工业公司管理。全市的工业统计工作基本上依靠局与公司(即“条条”)进行,区、县(即“块”)的工业统计范围极小,这样形成了以“条”为主、“条”“块”结合、分层管理、逐级上报的统计体制。除工业外,交通运输、建筑、商业等也建立了以“条”为主,“条块结合”的统计网络。

市人委各业务主管部门根据中央有关部、委的要求,结合本地区、本部门的需要,也逐步建立了一系列的统计报表制度,统计指标体系逐步得到充实,同时也加强了劳动、教育、文化、出版、卫生、科研、体育等定期统计报表制度。至此,统计的覆盖面已基本遍及上海市各部门。在各专业统计逐步建立和健全的基础上,上海市综合统计也得到加强。开始编印《上海市国民经济统计简报》,综合反映工业、农业、商业、交通运输和基本建设的基本情况和生产进度,市场销售和物价动态,城乡人民生活的改善和提高,私营工商业生产经营和对私改造等发展变化情况。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结束,市统计局有系统地整理统计数据,分别编印了上海国民经济综合统计汇编和各专业统计汇编。

1958年,全国进入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国家统计局在河北省保定市召开全国省市统计工作保定现场会议,提出在统计工作领域批判教条主义和统计工作要为政治服务,为生产服务,大搞群众运动的口号。市统计局贯彻这次会议精神,动员全市统计干部学习河北经验,为实现上海市统计工作大跃进而努力。各级统计部门和广大统计人员夜以继日守在电话机旁,坚持进度统计,反映上海工农业生产、基本建设和大炼钢铁的进度,通过市统计局编印的《统计快讯》反映经济动态,不断加强统计分析工作。据从1958年到1962年统计,整个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印发的统计报告共计1870篇,比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增长14倍。但是,在这段时期中上海统计工作受到“浮夸风”影响,有的统计指标没有严格按照统计制度规定计算,造成统计数字失实。

1962年4月4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出《关于加强统计工作的决定》(简称“四四决定”)。国务院还批转国家统计局拟定的《统计工作试行条例》(简称“四十条”)。1963年4月17日,市人委发出通知,要求全市各级统计部门认真贯彻执行“四四决定”与“四十条”精神,大力加强了各级统计部门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与业务建设。1964年,市统计局编制扩大为200人,从原来处、科并设的内部机构,改为5处1室的建制(即工业、财贸、农业、综合、基层工作处和办公室)。市内各专业主管局和公司也重新加强了统计工作,配备了专职统计人员,确定了统计负责人。各郊县也恢复了统计科的建制,推行农产量抽样调查。同时,市统计局会同市劳动局、市总工会共同运用抽样调查方法开展职工家计调查工作。

1966年,“文化大革命”在全国掀起,上海的统计工作遭到严重破坏。市统计局和各级统计部门机构被撤销,统计人员下放“五·七”干校参加劳动,即使在基层单位工作的统计人员也难免这场浩劫,有的被迫转业,有的下车间劳动。全市统计渠道一度中断,不少积累起来的统计资料与重要业务档案严重散失。1969年,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成立综合计划统计组,进行全市主要统计数字的汇总工作。1970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提出“统计工作不能取消,统计机构还要有,基本统计还是要搞的,但不要搞烦琐哲学”的指示下达后,先后在工业、物资、基建、农业、财贸与劳动工资等专业方面都重新建立了定期统计报表制度。并针对当时统计人员力量薄弱情况,与大专院校教师合作,对统计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广大统计人员出于对统计事业的责任感,力求保持统计资料的连续性与系统性。

(四)

1976年,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文化大革命”结束。1978年,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各个领域中拨乱反正,使统计工作得到了迅速恢复,并且有了新的发展。同年7月,市革命委员会决定恢复上海市统计局,全局编制数为90人,设1室5处。并首次建立了中共上海市统计局党组,对统计工作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业务建设加强领导。开始与联合国统计机构接触,恢复与外国政府统计组织之间的国际交往。全市统计工作人员以饱满的精神,踏实的调查,按时、按质、按量完成国家赋予的各项统计调查任务,并加强了统计资料的开发应用和统计分析工作。1980年,市人民政府同意市统计局内部发表《关于1979年本市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结果的报告》,并决定重新恢复中断14年的职工家计调查工作。随着统计业务发展的需要,市编制委员会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统计工作,充实统计机构的决定》精神,于1981年1月重新核定上海市统计局的编制为150人,到年底又追加到230人,内设7处2室。

在统计改革开放的形势下,1980年7月成立了上海市统计学会(以下简称市统计学会),成为一个从事全市统计科学应用研究的群众性学术团体。同时开展了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的统计业务培训和在职干部的教育工作。1981年4月,市统计局、上海财经学院、市统计学会联合举办全国首创的《社会经济统计学原理》电视讲座,参加收视3万人,结业2万余人;以后又不间断地办工业等专业统计电视讲座。1985年成立了中国统计函授学院上海分院,并与虹口区联合创办了上海市统计职业技术学校。从1981年开始,按照全国统一部署,开展了统计技术职称(职务)的评审工作。陆续评定了一部分统计人员的高、中、初级专业职称资格,并在企、事业范围内进行聘任工作。市统计局还与市统计学会联合创办《上海统计》杂志,面向全市广大的基层单位和统计工作人员,大力普及统计宣传教育。

1982年3月,市长汪道涵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议,听取市统计局工作汇报,讨论研究全市统计工作。4月,市人民政府发出了加强和改革统计工作的通知,并决定每年11月份作为全市统计数字质量检查月,通过检查活动,发扬成绩、克服缺点,分析数字差错原因,随时研究改进措施,同时开展统计工作评比活动,表彰先进,增强广大统计人员的光荣感和责任感。同年在全市第三次人口普查中,开始应用电子计算机进行数据处理,将1千多万人口的普查资料直接录入、汇总,经国家一次验收合格,提前1年多完成全部数据处理任务。

1983年12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以下简称《统计法》)颁布。1984年1月6日,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加强统计工作的决定》,提出了加强统计现代化建设的原则和目标。市统计局开始在全市范围广泛开展了学习、宣传、贯彻执行《统计法》的活动。市人民政府先后批转市统计局关于报表管理和数字管理等行政法规,使全市统计工作走上了法治的轨道。国家统计局召开的“天津会议”提出大办“开放式”统计后,上海的统计工作又加快了改革开放步伐。先后成立上海市城乡抽样调查队、上海市统计科学应用研究所、上海社会经济信息咨询服务部,开展城市职工家庭生活调查、物价调查和农产量抽样调查、农民家庭调查和一系列专业课题调查研究,并接受国内外团体、企业或个人的委托,进行社会经济专项研究和市场调查,提供各项咨询服务。

1985年,国务院确定把国民生产总值作为考核上海经济工作首要指标,市人民政府决定开展一次全市性的普查,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上海市国民生产总值定期统计制度。同年,全市10个郊县统计科适应形势与任务的需要,全部改为县统计局的建制。1986年,结合全国第二次工业普查,对工业企业的统计基础工作进行了整顿和加强,提供了一大批工业基本情况的汇编资料,并多层次地开展了工业普查分析工作。在全国评比中,上海市工业普查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被授予“全国工业普查先进单位”称号,荣获国家授予的金杯奖。

1987年2月,市长江泽民到市统计局视察工作,勉励全市统计工作干部适应新的形势,发挥更大的作用,为振兴上海服务得更好。市统计局为了制定上海统计发展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标,会同市统计学会、市统计科学应用研究所组织了全市统计发展战略课题研讨活动。从12个方面提出了上海统计改革的状况、发展战略与实施步骤,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上海统计改革与发展综合研究报告》,经国家统计局与市人民政府批准,逐步组织实施。同年,市统计局成立了上海市统计信息计算中心,从微机抓起,逐步充实硬件配置和软件开发,不断提高了统计数据处理能力。在统计宣传方面,市统计局出版《上海胜利的十年(1976~1986)》一书,和《十年巨变》统计挂图后,又与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影视公司合作拍摄了一部反映上海改革、开放、建设成就的15集电视系列片《上海纪实》。全市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介发布的统计信息也逐年增加。在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召开“1987年信息工作会议”上,市统计局和市城乡抽样调查队被评为先进单位,上海市妇联还授予市城市抽样调查队一科为上海市1986年度“三八”红旗集体。1988年,市统计局被国家统计局授予全国统计系统先进单位称号,受到嘉奖。青浦县统计局和市统计局综合处、市统计科学应用研究所被评为全国统计系统先进集体。

1989年底,市人民政府在全市开展统计法规执行情况大检查基础上,批转市统计局《关于加强统计工作充分发挥统计监督作用的意见》,要求从加强统计法制建设着手,努力搞准各项统计数据,全面提高统计服务水平,强化统计监督职能;深化统计体制改革,加强统计基础建设,提高队伍素质;加快全市统计信息自动化系统建设;加快统计制度方法的改革,建立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试点。市统计局在改革中,统计内容不断拓展,综合平衡统计由以工农业总产值为主要内容的总量指标,改为以国民收入和国民生产总值为主的价值量指标;工业统计由生产型向生产经营型转变;农业统计向农村统计拓展;商业统计由部门统计发展为全社会统计;外贸统计由进出口统计发展为包括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在内的对外经济统计;以人的全面发展为中心的社会发展指标体系,也在不断地完善。统计方法逐步改变单一依靠全面调查的做法,与抽样调查、重点调查等方法结合运用。各级统计部门在统计改革中,努力扩大了统计信息源,大力加强统计分析,提高统计服务水平。改革开放以来,市统计局采用《上海统计资料》、《上海统计报告》、《国内外统计信息》、《情况反映》、《重要统计信息》等多种形式向国家统计局和市人民政府等领导部门提供各种类型的统计分析报告每年平均达250篇以上。10个县统计局每年提供的分析报告也有1000篇左右。其他业务主管部门与大中型企业也都强化了统计分析工作。全市各级统计部门紧密围绕治理整顿、深化改革和国民经济运行状况,增强参与与决策意识,发挥统计信息咨询监督功能,积极主动地为经济运行的调控和管理提供专题分析和咨询意见。

市统计局组织力量加强对宏观经济的调研与分析,除提高季度的综合分析报告数量和质量外,还积极承担或参与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组织的研究课题,比较重大的有:关于80年代上海经济发展的回顾和90年代上海经济发展的目标与任务,90年代上海改革的战略构想,大中型工业企业技术开发环境与效益综合分析,上海“八五”期间主要工业原材料需求预测与对策研究,以及浦东开发的战略研究等重大课题项目。各区、县和业务主管局统计部门围绕生产速度、经济效益、结构调整、市场供应、消费基金、物价变动、“菜篮子”等问题,也提供了许多有数据、有分析的信息资料和经济分析报告。在此同时,市统计局为了确保统计数字质量,坚持不懈地抓统计基础建设。在国家统计局的领导与支持下,率先开展企业统计工作达标升级试点工作,探索推进基层统计基础工作规范化建设的经验。参加试点的有工业、交通、商业、建筑等系统40个企业单位。经过1年的考核评审,最后由国家统计局批准上海第五钢铁厂等5个单位为统计工作国家一级企业;上海汽轮机厂等31个单位为统计工作国家二级企业。通过这项活动,建立和健全了各项统计管理制度,促进了企业基础管理。同时,市统计局和市农委按照全国农村基层统计建设会议精神,在22个先进乡(镇)试行了《上海市农村基层统计基础工作规范化标准(草案)》,推动了农村统计的基础建设。1991年,国家统计局发出《关于暂停企业统计达标升级评审检查活动的通知》,并要求继续加强企业统计基础工作。市统计局先后召开乡镇统计工作会议和企业统计基础工作规范化经验交流会议,总结交流了乡镇和部分企业试点工作的经验。

全市统计改革中,还加强了对统计人才的培训和统计干部技术职称的评审和聘任工作。据1990年底统计,中国统计干部电视函授学院上海分院培训了一批在职干部,有1543名学员获得统计大专毕业证书,有1569名学员获得统计专业证书,有31307人次取得单科合格证书。1990年底,全市企业单位统计人员中被聘任高级、中级、初级统计专业职务的有13901人,已成为统计队伍中一支重要的骨干力量。

1991年,国务院总理李鹏接见参加全国统计工作会议的部分代表(上海有2名),作了加强统计工作的重要讲话。1992年,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召集市计委、市经委、市统计局领导商议统计改革问题。市长黄菊主持第19次常务会议听取市统计局关于统计改革情况汇报,重申全市国民经济统计数据必须以市统计局的口径为准,以确保统计数据的一致性。

1993年,市统计局进一步加大统计改革力度,根据全市行政区划变动情况调整统计口径,研究改进工业经济评价考核指标,对重大投产项目进行了跟踪调查,印发要素市场经济信息开发计划,举行经济形势分析会议,建立生产资料交易市场统计月报制度,组织实施全市第三产业的普查和统计一套表的试点和推广工作。同时,加强统计法规执行情况检查,并为建立地方统计法规进行大量调查研究。经上海市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上海市统计管理条例》,从1994年4月1日起施行,使统计工作法治化迈上新的台阶。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对统计信息需求日益增多,民间统计重新兴起,新旧体制的演变正推动上海统计管理体制改革的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