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3/3/17 9:25:32

环境卫生工作源远流长,城市环境卫生事业伴随城市前进的步伐而发展。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后,由一个普通县城发展成世界著名的现代大都市,在近一个半世纪中,城市环境卫生事业经历了形成、发展、衰退、恢复、振兴的历程,现已成为上海市两个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正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进而建设生态城市,实现环境卫生事业现代化目标而阔步前进。

(一)

上海从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建县,到19世纪40年代,城镇之内已有大街小巷60多条,人口20多万。城市中除重点道路如巡道署、县署周围要保持整洁,有夫役专司清扫之外,其余道路基本处于各家“自扫门前雪”的自然状态,不见有专业清扫队伍的记载。城市产生的粪便和部分生活垃圾,大都由邻近城镇的农民直接上门收集,挑运回去用作肥料,也有些居民将少量垃圾粪便留在自家庭园内自行消纳。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被迫开埠后,外国列强竞相到上海划地辟建租界,城市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经济活动陡然增多,各项建设发展加快,城市化程度迅速提高。19世纪60~70年代到20世纪初,上海城市的扩大和人口的增长,导致街道清扫保洁和生活垃圾清除量的迅猛增加。当时仅公共租界清运到垃圾场的垃圾,一年就达到10万余吨。城市环境卫生引起城市管理部门的注意。为此公共租界专门雇用“小工”清扫道路;华界道路清扫由清道局负责,清道专业队伍由此在上海初步形成。到20世纪20年代末,公共租界的清道夫发展到1300余人;法租界地域范围较小,也雇了清道夫132人;华界地域有清道夫501人。对垃圾的处置方式,从简单的随处填坑、填洼、自然堆置,发展到建设垃圾堆场,采用灭蝇、防臭、覆盖等堆放、填埋工艺。公共租界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在龙华辟建一处垃圾滩。后来华界在龙华嘴辟建一处垃圾滩,不仅解决华界地域垃圾处置的出路,还承接租界的部分垃圾堆放。

粪便清运,随着数量的增加,原来依靠邻近乡村农民个体分散挑运的办法已不适应。清同治六年(1867年)公共租界首先实行粪便清除招商承包,后来对公共厕所也实行招商承包。由粪便商人同主管环境卫生的部门签订协议,按协议规定的区域、时间,自雇劳力清除粪便经营销售,并交付相应的粪便承包费,市政当局可以得到一定的经济收入,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公共租界此项收入达3.48万银元,以后有许多年份的收入还要多。清同治十年(1871年)法租界、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华界也仿照这个办法清除城市粪便。

在这期间,上海逐步增设环境卫生设施。清同治三年(1864年),公共租界工部局在南京路虹庙建成第一座公共厕所,到20世纪40年代达到70座。随后法租界也陆续建造公共厕所,华界上海的地方绅董胡文炜等人集资,也于清宣统元年(1909年)在侯家路建造一座“公坑”(即公共厕所)供公众使用,到民国24年(1935年),水泥结构的公共厕所,华界共有20座。上海因周围河网纵横,垃圾主要靠水运,到清末时,租界境内有7座垃圾码头,公共租界的垃圾码头多在苏州河一带;法租界先后在夫子码头、金利源码头增设垃圾码头。民国17年(1928年)还以1.38万两白银建造了全市最大的新开河垃圾码头。华界在十六铺宁绍码头旁建造了一座垃圾码头。上海采用先进的焚烧技术处置垃圾比较早。民国21年(1932年),公共租界建造了两座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达300吨。为防止居民乱倒垃圾,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公共租界工部局在界内水泥砌筑固定式垃圾箱,要求居民将垃圾倾倒于内,接着又规定定时倾倒。法租界、华界见此举效果较好,也相继建造固定垃圾箱。

垃圾、粪便清运方法,从用箩筐、粪桶肩挑,发展到小木车、独轮车、两轮车、羊角车推运,后来又有了大榻车、脚踏三轮车运送,还出现了为数不多的马车。人力推拉的车辆一般容量较小,劳动强度很大。民国2年(1913年),法租界公董局购进一辆3吨机动洒水车投入使用。继法租界公董局使用洒水车之后,公共租界于民国3年(1914年)从英国购进2辆1000加仑机动粪柜车投入使用,不久又用汽车清运垃圾。法租界也开始用汽车清运垃圾。华界对部分菜场的垃圾也使用汽车清运。但从清运的总量来看,基本上还是以非机动车辆为主,民国35年(1946年)上海市区有羊角车1212辆、手推方型木箱粪车1557辆,还有部分小木车、大榻车,承担着上海大部分生活废弃物的清运。

上海环境卫生,最早被视为社会公益事业,由慈善机构负责。租界辟建以后,租界境内的环境卫生则作为市政管理的组成部分,清咸丰四年(1854年)工部局秽物清除股负责租界的环境卫生,清同治三年(1864年)这些职能由工部局清除部负责。19世纪70年代又改由工部局卫生处负责。法租界的环境卫生管理也有相应的行政主管机构。清同治元年(1862年)华界已有清道局机构。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清道局负责的工作改由城厢内外保甲总巡兼办。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至民国元年(1912年),华界环境卫生工作先后由自治机构城厢内外总工程局、上海城自治公所、上海市政厅负责,自民国3年(1914年)起才正式由市政当局负责环境卫生管理工作。当年上海工巡捐总局负责粪便清除管理,警察厅卫生科负责道路清扫管理。民国15年(1926年),淞沪商埠督办公署将南市、闸北和警察厅分管卫生工作的部门合并,成立淞沪商埠卫生局,其中第一科负责环境卫生工作,从而统一了华界的环境卫生管理。

运用规章加强对城市环境卫生的管理,上海历史记载的资料较多。开埠初期,公共租界工部局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颁布的《上海土地章程》中含有10条有关环境卫生的规定;法租界公董局颁布有《法租界街道章程》、《关于清除垃圾章程》、《关于(严禁)粪便流入公共阴沟的条例》,违者轻则罚款,重则枷号、拘禁。华界也陆续颁布了一系列有关环境卫生的通告、规约、条例,仅民国时期就有几十件之多,内容包括环境卫生管理机构职能、道路清扫、粪便垃圾清除、里弄保洁、厕所管理、环卫监察、夫役管理等等,基本涵盖了整个城市环境卫生的内容。

上海环境卫生事业的发展,尤其是华界环境卫生事业的发展,还伴随着群众的倡导和参与。民国9年(1920年),中华基督教青年会童子部等社会团体就提倡卫生运动,宣传公共卫生。民国11年(1922年),方斜路童子军联合会干事会提议发起公共卫生运动,开展公共卫生宣传,注意街道清洁,劝扫门前垃圾,灭除蚊虫苍蝇。民国17年(1928年),国民政府内政部颁布的《污物扫除条例》及细则中规定,每年5月15日和12月15日为“卫生运动”大扫除日,上海特别市政府据此拟定了卫生运动计划大纲,开展以唤起民众注意公共卫生,做好环境卫生工作的宣传,发动华界市民大扫除。此后年年举行,一直坚持到民国26年(1937年),其中民国23年(1934年)举行的第十三届卫生运动大会,范围扩大到全市,连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人士也踊跃参加。此后举行的第十四届、第十五届卫生运动大会规模都比较大。汪伪时期伪市政府也曾举办过卫生运动大会,但时续时断,规模较小,内容不一。抗日战争胜利后,当年上海市政府举办过2次以清除垃圾为主的全市性清洁运动周,累计清除垃圾2万余吨,清除粪便70余万车,后渐衰微,城市环境卫生事业步履维艰。解放前夕,上海城市到处可见垃圾堆积、污水横流,污浊不堪,城市环境卫生状况十分恶劣。

(二)

1949年5月10日,即在上海解放前夕,陈毅在江苏省丹阳县召开的准备接管上海的会议上从巩固人民政权、稳定社会秩序和治理城市的高度要求进占上海的同志做好城市环境卫生工作,做好垃圾、粪便的清除。所以上海解放后的第二天,市卫生局的人民解放军代表即召集环卫处的有关人员,就上海环境卫生问题研究整治方案。继而制订了《突击清除解放前市区积存垃圾的办法》,组织环卫工人进行为期一周的首次突击清除,共清运垃圾15000吨,清除沙袋泥土3189吨,掩埋浮厝3034座。后来这一清除活动持续到年底,初步清除了解放前积存的垃圾,城市环境面貌有了改观。是年12月召开的上海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将开展全市性的清清运动列为市政府的七项中心工作之一。市长陈毅专门为清洁运动题词:“普遍开展清洁卫生运动,保持市民的健康,希望全体市民作共同努力!”会议确定1950年1月8日至2月21日为上海解放后首届“扩大的清洁运动”。在此期间,全市环卫工人共清除垃圾6621.5吨,泥土1545.9吨,并对一些年久失修的公厕、小便池、垃圾箱进行修建,使这些地区的环境卫生状况得到改善。抗美援朝开展后不久,1952年为“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开展了爱国卫生运动。清洁运动即逐步纳入爱国卫生运动,内容也更加广泛,包括除害灭病、环境清扫等诸多方面。其中环境卫生更是人人动手,长年不断,形成了“以讲卫生为光荣,不讲卫生为耻辱”的一代新风。在这同时,为了改变工人聚居的棚户区的环境卫生落后状况,陆续在这些地区增设活动厕所和简易厕所700余座,垃圾箱4000多只。1952年,又设计制造了50只废物箱,分置于市区主要街道,供行人投放废弃物,试用效果良好,接着在全市推广。1956年,环境卫生的工作面又逐渐扩大到水域,增加力量,添置设施,开始对船舶的粪便进行清除和管理。

环卫工人解放前绝大多数是个体劳动者和雇工,尤其粪便清运受粪便承包商控制,粪便承包商有的与租界巡捕房、警察局以及黑社会势力相勾结,占地为霸,成为“粪大王”,广大环卫工人深受剥削和欺压。解放后,通过民主改革运动,在原清洁总队、清洁所的基础上,先后组建了以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为主体的环卫职工队伍,环卫工人翻身成为主人。通过合作化运动原9000多名水运粪便的船民,分别组建成红旗、五星、卫星等运输合作社,成为运输社的社员。两者共约1.6万人,构成上海的环卫职工队伍,成为上海解放后从事环卫事业的基本力量。鉴于当时环卫职工的整体文化技术水平过低的状况,环卫主管部门早在60年代前期便有计划地吸收引进了一批专业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还先后两批招收了总数158名的高中毕业的社会青年加以培训,缓解了当时环卫行政管理人才和技术力量不足的矛盾,也为日后上海环卫事业的发展培养了许多骨干。

市环卫主管部门为了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改善环卫作业的条件,发动职工改制运输工具。1952年起有计划地用橡胶轮装置于手推人力车,替代铁箍本轮,并试制脚踏三轮垃圾车、粪车。又通过银行贷款筹集资金,维修了破旧不堪的运粪船舶1000多艘,使粪船漏粪问题得以解决。1956年,由市政局设计、江南造船厂协助,建造了上海首座隐蔽式的储粪容量达1000立方米的新型泵浦码头。1958~1959年,调配、购置了垃圾清运卡车75辆、洒水车12辆、机动粪车1辆,成立了市环卫汽车队。60年代初至1966年,上海先后建造了码头、停车场、转运站和公共厕所等20项主要环卫设施,重点建设了生产环卫设备和维修船舶的清洁工具厂、三林塘船舶修理厂,初步形成了上海环卫系统的技术后方基地,改善了环卫专用车辆停车场布局。在此期间,环卫专用设备的机械化程度有所提高,自卸垃圾车、真空泵吸粪车、半挂式10吨洒水车和汽车流动厕所相继配备,垃圾堆场的起卸机械、水上运输拖带化、机动三轮扫路车都有一定规模的发展。

在这10多年中,上海环卫行业的管理体制和管理机构有过几次变化。1957年,市清洁所和市清洁总队合并,成立市清洁管理所。1958年,根据大办农业的形势需要,市人民委员会决定将市农业局所属的肥料公司和市卫生局所属的清洁管理所合并,实行“两块牌子,一套机构”的工作实体,隶属市农业局领导。工作重点转为以支援农业为主,提出“大力挖掘城市肥源,支援农业生产,确保城市环境卫生”的方针,把积肥放在第一位。当年化粪池坑粪的日清除量比上年增加了23.7倍,农民到市区装运的垃圾也比50年代初期增加3.6倍。同时还在全市掀起群众性的积肥活动,仅1959年2月就有320万人次之多,积肥893万担。1963年,国民经济经过调整,城市环境卫生的管理又被提上议事日程,为加强对环境卫生工作的管理,市人民委员会经报请国务院批准,市环境卫生局9月1日正式成立。环卫局成立伊始,就着手建立正常的环卫工作秩序,制定环卫作业(管理)标准,推行清洁、清运、清道、清厕工种的定人、定时、定点、定量“四定”责任制。总结推广黄浦、静安、卢湾等区清洁管理站采取扫路车、洒水车、人力扫“三结合”的方法冲洗南京路、淮海路的经验,提高了环卫作业质量和全市环境卫生水平。在这同时,还重点抓管理专业人员的培训和技术后方的建设,改善环卫装备和职工的生产条件。并组织力量总结、宣传清道工人马秀英全心全意做好清道工作先进经验、先进思想,大力弘扬“宁愿一人脏,换来万人洁”的行业精神。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的环境卫生工作受到严重干扰,主管部门被迫停止工作,管理制度被废弃,部分运肥船只的篷桅被砍,生活用具被砸,造成虹口港运粪船只停航3天。1969年10月,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决定撤销市环卫局,全市的环卫工作由市肥料公司(市清洁管理所)负责,后属城市建设局领导。由于广大环卫职工始终以搞好城市环境卫生为己任,坚持作业,全市的环卫工作秩序很快恢复正常。1973年,南市区清洁管理站在聚奎街试建倒粪站,实行上、下午定时开放,供居民倾倒马桶粪便,废除了过去每逢清晨环卫工人手推粪车、摇铃呼喊的传统做法,方便了居民,特别是方便了过了时间,粪便就无处可倒的“三班制”职工,环卫工人的劳动强度也大为减轻。因为效果好,只用了3年时间便在全市全面推广。随着倒粪站的普遍设置,又为运粪机械化创造了条件。到1977年,清运粪便的机动车比1965年增加了2.3倍,清运垃圾的机动车也增加了1.7倍,基本实现了粪便、垃圾清运的机械化。

(三)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的环境卫生事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环卫工作的指导思想转变到以保障城市环境卫生为重点,为适应这一转变和工作需要,1978年6月15日,上海市肥料公司改名为上海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具体负责管理全市的环境卫生工作。1979年5月,各区的清洁管理站也相继改为区环境卫生管理所。为使上海城市的环卫管理工作尽快走上依法管理的轨道,上海市革命委员会颁布了《关于上海城市市容、卫生管理的试行规定》;7月,市城建局制定了《上海市城市环境卫生管理实施细则》。根据同年8月国家城建总局召开的京、津、沪、穗4市环卫工作座谈会精神,市环卫处进一步明确了“全面规划,合理布局,依靠群众,清洁城市,化害为利,造福人民”的环卫工作方针和“保证城市人民有一个清洁整齐的生产、生活环境”的环卫工作任务。为实施《关于上海城市市容、卫生管理的试行规定》,各区环卫所选派思想作风好、业务熟悉、有一定工作能力的职工200人,首次组建了一支专职环境卫生管理员队伍,并制定了“四清”(清道、清运、清洁、清厕)工种作业标准、码头清洁卫生标准、环卫专用车辆修理保养技术管理制度,加强行业管理。部分水域环卫作业任务也进行了调整,垃圾水运任务转由肥料运输合作社承担,水上清洁管理站则专职管理水域环境卫生。垃圾、粪便无害化处理的试验也开始起步。市环境卫生管理处虽然做了很多工作,但由于管理力量并未加强,全市性的环境卫生管理和垃圾、粪便的无害化处理及科学研究等工作仍无力开展。

针对当时上海城市环卫工作仍然滞后的状况,1980年6月,上海市副市长杨堤率领调查组进行专题调查。调查结果表明:上海城市脏、乱、差的问题尚未根本解决,各种垃圾、施工渣土到处可见;环卫公共设施严重不足,群众上厕难的矛盾十分突出;污水输送和处理设施远不能适应需要,全市有600余处粪便冒溢;市区日清除垃圾近7000吨,旺季和节日期间还要增加1倍以上,垃圾出路越来越显得困难。为扭转上海环卫工作的被动局面,加强对环卫工作的统一管理,1981年9月,市人民政府决定恢复建立上海市环境卫生管理局,并建立筹建工作班子,1983年10月24日,市环卫局正式恢复建立。面对上海环卫工作的诸多问题,市环卫局首先着手理顺管理体制,建立健全组织机构。1988年底普陀区进行了筹建区环卫局的试点,至1990年,全市12个区相继建立了环境卫生管理局,街道(镇)建立了环境卫生管理所,形成了市、区、街道(镇)三级环卫管理体制。1992年,各县建设局也相应设置了环境卫生管理所,加强了郊县城乡的环境卫生管理工作。市环卫局又按专项管理的需要和组织专业生产的原则,先后组建了水域环卫、渣土处置、废弃物处置、环卫水陆运输、环卫监察等专业管理部门,形成了纵横结合的环卫管理网络。1988年12月22日,市人大常委会颁布了《上海市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接着市人民政府制定和发布了实施细则,以及有关的环卫管理规定,市、区(县)各级环卫管理部门据此依法管理,环卫监察队伍则加强依法监察的力度,使上海的环境卫生工作基本走上“以法治脏”的轨道。

在这期间,上海市人民政府逐渐增加了环卫事业的投入,“六五”的环卫建设投资与前几个五年计划的投资相比,有很大增长,“七五”投资增加幅度更大,达到2.5亿多元,为上海环卫建设史上前所未有。而“八五”期间对上海环卫建设的资金投入又呈上升趋势,仅1991~1992年,已投资1.5亿多元,年均7800万元。稳定增长的投资,保证和促进了上海环境卫生设施建设、设备添置更新,使环境卫生事业在近十年内得到显著发展。设计能力为日处理300吨的安亭垃圾堆肥场于1985年建成投产,上海的垃圾无害化处理从此起步。废弃物老港处置场,占地312公顷,投资1.05亿元,1985年开始建设,1990年建成投入使用,日处置生活垃圾3000吨,1993年已提高到6000吨。在建老港处置场的同时,又在川沙县江镇东海边建造一座垃圾处置场,该场日处理垃圾500吨,1993年上升为1000吨。这两座处置场的建成,大大缓解了垃圾“出路难”的矛盾。1989年建成的三林塘垃圾堆场防污染工程,有效地控制了对黄浦江水质的污染。贮量为10万吨的厌氧发酵储粪池的建成使用,为粪便的中转、储存、处理提供了条件。还相继改建、新建了一批设施比较完善的环卫专用码头、停车场、建筑垃圾中转站,以及环卫管理部门的办公楼等,使环卫基础设施和工作场所的简陋面貌有了较大改善。公共厕所、倒粪站、小便池、化粪池、露天垃圾堆点等“五小”环卫设施的改造、新建速度也有所加快,1983年~1993年的11年间,全市共改建、新建公共厕所778座,改变了公共厕所数量少,设施陈旧落后的状况,缓解了“上厕难”、“难上厕”的矛盾。

环卫车船设备的升级换代,使环卫作业机械化程度得到进一步提高。上海的垃圾运输车辆,原先大多是敞开式平板车,垃圾在运途中飘扬撒落,污染了道路;很多车辆超期使用,且数量严重不足。在市人民政府的支持下,垃圾运输车辆的更新、改造进展很快,至1992年,市区已有15种类型、1045辆封闭式垃圾收集运输车投入作业,一批较先进的后装式垃圾压缩车和集装式拉臂车也已投入使用。4种类型、388辆粪便收集运输车投入使用,承担着市区粪便的清运任务。水运生活废弃物的木船和水泥驳船,绝大部分已为铁驳所替代,实现了封闭运输,并向密封粪便运输船和集装箱垃圾运输船发展。用以清除水面飘浮垃圾的双体水面清扫船的投入使用,填补了上海水面清扫机械的空白。具有吸、扫、洒功能的新型扫路机也已试制完成并小批量生产,将承担起上海特、一级道路的机械清扫任务。环卫车、船设备的更新换代,提高了机械化程度,改善了车容船貌和作业条件,减少或避免了对环境的污染,提高了劳动生产率。

在加快环卫设施建设和添置环卫设备的同时,还大力加强环卫部门的工作、生活设施和住房的建设,使环卫职工的工作、生活环境和居住条件有了较大的改善,至1993年,市环卫局共建造道班房22700平方米、职工住宅26.9万平方米;在江西庐山辟建了疗养院,每年有近千名职工去休憩疗养。

制订环卫事业发展规划并付诸实施,推动了上海环卫工作不断进步。市环卫局恢复建立不久,即组织力量制定了上海环境卫生事业发展战略、中近期环卫专业发展规划和到2000年上海市城市环境卫生主要设施发展布局规划,明确了上海环卫事业的发展方向。围绕这些主体规划,区(县)环卫管理部门也相应制定了一系列环卫设施发展布局规划,使上海环卫事业的发展目标明确,科学有序。广大环卫职工和市民为规划的实施作出了不懈的努力。上海生活垃圾的增长速度较快,1982年市区生活垃圾日均产量4630吨,1995年则高达8229吨,增长77.7%。为确保垃圾日产日清,市环卫局采取了分步解决的方针。“六五”期间,每年有数千人次深入江、浙和远郊寻找垃圾消纳点,老港等垃圾处置场的建成,使上海的垃圾出路问题基本得以解决,垃圾的临时堆点也从20多处缩减至5处。垃圾收集也改变了传统方式,至1995年底,生活垃圾袋装化率在使用煤气的居民户中达到90%以上。1982~1992年10年间,上海环卫系统共清除生活垃圾2555万吨。过去令人烦恼的许多地段的粪便冒溢问题,已经基本得到控制。道路清扫保洁,1994年全市两班制保洁的道路已达622条,南京路、淮海路等重要路段还实行夜间冲洗、两班半清扫保洁的作业方法。对5万多家沿街单位的门前环境卫生,则采取管理与监察并进的方法,环境卫生责任制的实施年年有进展。城乡结合部环境卫生的“老大难”地区,通过加强监督管理,开展综合整治,环境卫生面貌也都有所改观。针对各个时期环境卫生整治的不同重点,上海环卫系统还开展了“战双高”(夏季高温、垃圾产量高峰)、“五创建”(创建环境整洁街道、菜场、集贸市场、建筑工地、窗口单位)、整洁小区等形式多样的环境卫生竞赛,增强社会各界和全体市民的参与意识,达到环境卫生群管群治的要求。通过环卫职工和广大市民的共同努力,上海的环卫发展规划分步得到实施,上海的环卫整体水平和环境质量不断提高。1990、1992年和1995年,上海三度被评为全国十佳卫生城市。

最近十几年来上海城市环境卫生面貌发生的重大变化,同环卫科技、教育事业的发展,职工整体素质的提高紧密相关。1984年,上海市环境卫生设计科研所建立,至1993年,该所已有科研人员138人,其中取得高级职称的17人,取得中级职称的40人,建立了7个专业研究室。科研所从环境卫生的基础研究到垃圾、粪便的无害化处理和对环卫机具的研制都取得可喜的成绩。该所研制的2吨后装式压缩垃圾车,获得建设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环卫教育在原环卫技校的基础上,先后建立了环境卫生工程学校、上海电视大学环卫分校,若干中层单位也建立了职校,形成了初、中、高等教育结合,技术教育、专业教育、文化教育结合,具有一定规模和质量的环卫教育体系。至1993年,上述学校共为上海环卫系统培养了大专生224人,中专生430余人,驾驶员等技术工人4000多人;同时从外省市、外单位引进了一批专业人才,以及委托有关高等院校代培了一批本科生、大专生,从而使市环卫局直属单位的各类专业人员比例由1983年的4.86%上升到8%,初步改变了环卫行业人才匮乏的状况。

80年代以来,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方针,上海环卫行业和国外、境外同行之间扩大了交流与合作。1984年和1986年市环卫局和上海国际科学技术公司等单位两次联合举办了国际城市环境卫生和固体废弃物处理技术会议。联合国工发组织的代表和日本、美国、瑞士等国家的专家,生产环卫设备的厂商代表、工程技术人员,以及我国许多环卫事业的专家近200人参加了会议。在学术研讨、技术交流,特别是在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发展上海的环卫事业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此外,美、英、加拿大等国有关公司对上海垃圾处理综合工程进行的可行性研究,世界银行和亚洲银行对上海城市固体废弃物中的粪便和垃圾处理进行的合作研究,也都为上海环卫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成果。

在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全市环境卫生事业有了显著的发展,但是与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和全市人民进一步改善环境质量的要求,仍有较大的差距,部分城市生活垃圾的处置仍无固定的消纳场地,生活废弃物的无害化处理率不高,部分居住区和中、小道路的环境卫生水平发展也不平衡,环卫基础设施落后的面貌还未根本改变,重点脏源的控制措施不力、管理不到位的情况时有发生,依法管理、强化监察仍有薄弱环节。上海环卫系统的3万多名职工,正在按照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清洁城市,造福人民,振兴中华,培育新人”的题词精神,开拓奋进。在近期内以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的要求,全面加强环境卫生管理,强化环境卫生监察,实施依法行政,以垃圾处理无害化、资源化、减量化为中心,建设现代化环卫设施。在公元2000年内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要达到100%,生活垃圾袋装率、运输封闭率要达到100%。提高道路机械化清扫率,特、一级道路基本实现机械清扫。调整公共厕所布局,提高公共厕所等级,高级、一级公共厕所比例要达到50%以上。发展集装车、船运输,推广压缩、封闭中转运输方式,提高运输效能;完成中转码头、停车场改造,建立与垃圾焚烧厂相适应的陆运系统。建设环卫工作场所,完善职工福利设施,加快住宅建设,改善职工工作、生活条件。努力开拓上海环境卫生事业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