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03/3/4 8:59:20

序一

编纂地方志,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上海市公安局根据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布置,组织编纂的《上海公安志》,是历史上第一部记述新旧上海警务工作的专志,这是上海公安系统的一件大事。对《上海公安志》的出版,我由衷地感到高兴。

30年代初,我曾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担任安全保卫工作。1949年,我又跟随人民解放军南下,参加解放上海的战役。上海解放后和扬帆等同志一起接管国民党警察机构,组建成立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并担任局长。前后两度在上海工作,对上海人民和上海公安工作有着特殊的感情,既目睹了上海人民在旧社会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压榨欺凌的悲惨状况,又看到了解放后上海人民翻身当家作主人的欢乐情景。旧上海的警察机构,无论是租界巡捕房,还是汪伪、国民党警察局,都是为推行殖民地统治和法西斯专政服务的。警察特务合流,警匪一家,为非作歹,镇压革命,压迫人民。新上海的人民公安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坚持党委领导下的群众路线,打击敌人,惩治犯罪,保护人民,保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己任。这是两个阶级、两种社会制度截然不同的反映。

解放40多年来,尽管走过的道路并不平坦,但上海社会治安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有目共睹、举世公认的。帝国主义的“冒险家乐园”已不复存在,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东霸天”、“西霸天”受到惩处,一个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麜集,社会丑恶现象泛滥而人民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旧上海,已经改造成为欣欣向荣,社会治安良好,人民安居乐业的现代化大都市。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上海和全国各地一样,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中心,贯彻改革开放的方针。特别是199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开发开放浦东,上海经济建设和各项事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发展,对上海公安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为适应新形势需要,上海市公安局对公安业务工作和公安队伍建设进行改革探索,经过实践,取得了可喜的成效。我相信,再过若干年,上海将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屹立于世界东方,上海的公安工作也必将谱写出新的光辉篇章。

《上海公安志》以翔实的史料,实事求是地记述了新旧上海两种不同性质警察机关的警务活动,是一部认识过去、服务现在、开创未来的专志,可读、可信,值得广大公安干警和有志于了解研究警察史的学者阅读。

上海市公安局嘱我为《上海公安志》作序,我写了以上这些话,借以表示我对《上海公安志》出版的热烈祝贺。

李士英

1996年4月1日


序二

《上海公安志》的编纂工作始于1988年。上海市公安局成立了公安史志编纂委员会,市公安局各单位、各公安处(局)、武警总队分别组成修志小组。经过搜集资料、设计篇目、编纂资料长编、撰写志稿、征求意见、专家评审、上报审定、付印出版的修志程序,历经八载,终于问世了,这是上海公安系统精神文明建设和业务建设中值得庆贺的一件大事。

《上海公安志》是上海有史以来第一部专门记述警察历史与现状的专志。编纂工作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准绳,按照社会主义新方志的基本原则和展示专业特色的要求,历史地、辩证地、实事求是地加以记述。

警察历来是阶级专政的重要工具。《上海公安志》尊重历史,按照历史的轨迹,记述旧上海近百年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巡捕房、警察局镇压革命,压迫人民,维护反动统治的状况,也记述一些警种建立和装备发展的情况。还记述巡捕房、警察局内中共地下组织,团结进步力量,声援上海人民反抗压迫,为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进行不屈不挠的英勇斗争。遵照详今略古的修志原则,《上海公安志》以大量篇幅比较全面、翔实地记述上海解放40多年来公安战线的战斗历程,公安工作在各个时期为巩固新生革命政权,保卫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保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全市人民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环境所做的各方面工作和经验教训。力求从公安工作一个侧面,展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上海景况和解放以后发生的深刻变化。

《上海公安志》的编纂出版,旨在服务当代,教育后人。在将上海建设成为“一个龙头、三个中心”和外向型、多功能、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新的形势下,公安工作要为实现这个目标,更加自觉地为“龙头”服务,为全市人民创造一个政治稳定、社会安定的良好环境作贡献。广大公安干警肩负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任。抚今追昔,可以使人从中受到启迪,激励斗志,勇于开拓。《上海公安志》在这方面为我们提供一本回顾上海公安历史的好教材,值得认真阅读,以史为鉴,指导现实,为谱写上海公安新篇章作出新贡献。

《上海公安志》是上海市专志系列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全市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系统工程。为编纂好这部专志,上海公安系统的各级领导和全体修志人员作出了艰辛努力,同时也得到了上海公安老同志、市方志部门及专家学者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朱达人

199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