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环境 2003/2/9 9:41:58

一、气象

上海港所在地,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受冬、夏季风交替影响,四季变化分明。冬夏较长,春秋较短。全年暖温多雨,酷暑及严寒期不长。1949~1981年,年平均气温15.7℃,其中1月份气温最低月平均气温3.5℃,最低气温-12.1℃;7月份气温最高,月平均气温27.8℃,最高气温40.2℃。年平均降雨量1148.8毫米,年最大降雨量1673毫米,年平均降雨日数132天。全年以东南风最多,西北及东北风居次,强风向为东北风。台风多发生在夏秋之季,清光绪十年(1884年)至1981年间,对上海影响严重的台风(风力≥10级)有55次,风力在10级以上的强台风平均两年一遇。台风持续时间最长达3天之多,最大风速为43.9米/秒。但风暴中心侵袭上海次数甚少,往往偏掠而过。市区全年平均雾日43.3天,长江口为24.2天。短雾只有十几分钟,长雾可持续40小时以上,但极少见。大多数情况下,雾的持续时间为2~3小时,对港内航运、装卸影响不大。

黄浦江历史上曾有过冰冻记录,明正德元年(1509年)、崇祯九年(1634年)、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嘉庆十四年(1810年)、咸丰十年(1860年)、光绪四年(1878年)和光绪十九年,黄浦江都曾出现冰冻。但近百年来未再发生冰冻现象。长江口航道历来无冰况,四季皆可通航。

二、水文

1.潮汐

黄浦江系感潮河流,藉此以通航轮船。潮汐属非正规半日潮,一天两潮。涨潮时间约5小时,于高潮后二三小时停涨;退潮约7小时,于低潮后一二小时止退。大汛为每月农历初三、十八,潮达3海里之长;小汛为每月初十、廿五。

1990年黄浦江各段验潮站潮位、潮差表

站名

最高高潮位

(米)

最低高潮位

(米)

最低低潮位

(米)

最高低潮位

(米)

最大潮差

(米)

最小潮差

(米)

平均潮差

(米)

吴淞口

5.74

1.12

-0.25

3.33

4.48

0.02

2.31

高桥

5.58

1.08

-0.07

2.53

3.96

0.01

2.17

黄浦公园

5.22

1.09

0.24

3.30

3.55

0.02

1.93

建源码头

4.89

1.12

0.30

3.30

3.30

0.01

1.76

说明:潮位基面为吴淞零点。

长江河口的潮汐属于正规的半日周潮,一天两潮。平均一涨一落为12小时25分。自江阴至吴淞口地区一般涨潮历时约4小时,落潮历时约8小时;吴淞口以下至铜沙及佘山等滨海地区,一般涨潮历时约5小时,落潮历时约7小时。绿华山、大戢山等地的潮汐曲线近似正弦曲线的海洋潮型,潮波进入长江口后逐渐变形,涨潮历时逐步缩短。潮波从西南太平洋发出,由东偏南方向传来,至河口外(122°30′)波峰已几成南北直线,进入河口,则基本上与河轴垂直。长江口潮位的高低变化比较显著,大潮潮差约为小潮潮差的2~3倍。长江河口三汊的潮差以北支为最大,南港次之,北港最小。北支灵甸港至青龙港有涌潮,递减率最大为0.0258米/公里。而新昌镇至灵甸港潮差是递增的,与杭州湾相似。洪季8月份的潮差减率较枯季1月为大。

1990年长江口通海航道沿程潮位、潮差表

项目

吴淞

高桥

横沙

中浚

佘山

高潮位

最高高潮位(米)

5.74

5.64

5.53

5.69

5.15

最低高潮位(米)

1.12

1.11

1.09

1.08

1.46

平均高潮位(米)

3.24

3.27

3.23

3.24

3.18

低潮位

最高低潮位(米)

3.33

3.10

2.42

2.44

2.13

最低低潮位(米)

-0.25

-0.43

-0.60

0.52

-0.90

平均低潮位(米)

1.03

0.88

0.64

0.57

0.70

平均潮差(米)

2.21

2.40

2.59

2.67

2.48

平均涨潮时(小时)

4:33

4:50

5:10

5:02

5:43

平均落潮时(小时)

7:52

7:34

7:15

7:22

6:42

说明:潮位基面为吴淞零点。

2.潮流、迳流

黄浦江涨落潮为往复流,湾道附近水流较急。潮流界面点可达上游米市渡以上。最大进潮量可达12100立方米/秒,相当于黄浦江本身径流量的15~16倍。一般大汛潮流速1.34米/秒,落潮11米/秒;小汛涨潮0.67米/秒,落潮为0.93米/秒。最大涨潮流速1.81米/秒,最大落潮流速1.51米/秒。

1959年长江口迳流测验统计表

项目

南港

北港

涨潮总量

(亿公方)

洪季

(3月)

流量

213.25

153.97

%

58

42

枯季

(3月)

流量

155.39

114.50

%

57.6

42.4

落潮总量

(亿公方)

洪季

(3月)

流量

309.71

295.89

%

51

49

枯季

(3月)

流量

229.62

203.78

%

53

47

迳流量

(亿公方)

洪季

(3月)

流量

96.46

141.92

%

40

60

枯季

(3月)

流量

74.23

89.29

%

45.4

54.6

迳流量潮流量(亿公方)

洪季(3月)

0.45

0.93

枯季(3月)

0.48

0.78

断面积(平均潮位下)平方米

80000

72000

据1959年测验资料,长江口涨落潮流量南港略大于北港,迳流量则北港大于南港。两港迳流作用都很大,尤以北港为甚。

3.含沙量

长江口的泥沙主要来自上游陆域。长江每年下泄4.8亿吨的泥沙,大部分堆积在长江口外,形成南汇边滩、九段沙、横沙东滩、铜沙浅滩等。在大潮汐期间,流速大,水体中挟带的悬沙含量也高;小潮汐时含量则低。总体上,长江口海口段含沙量高于上游河段。

长江口北支由于河床形态逐渐向喇叭口河型转化,以致在大潮期间产生涌潮,形成高含沙量从上口倒灌入南支,使南支泥沙来量增加。1978年8月5日测验结果,北支青龙港断面平均含沙量涨潮为3.33千克/立方米,落潮为2.64千克/立方米;同期南支江心沙断面落潮含沙量为0.48千克/立方米,白茆沙断面为0.71千克/立方米。

长江水流挟带泥沙随涨潮顶托入黄浦江。黄浦江下游含沙量涨潮平均0.47千克/立方米,落潮平均0.31千克/立方米;中游(吴泾)涨潮平均0.165千克/立方米,落潮平均0.15千克/立方米;上游含沙量极少。

4.波浪

长江口地区通常是风浪,或者风浪与涌浪的混合浪,纯为涌浪的情况很少见。

偏北风是风浪主浪向,合计频率为20%~31%;东偏南至南偏东是第二主风浪向,合计频率为20%~27%。全年风浪向频率分布与全年风向频分布基本一致。

涌浪出现最多的是长江口引水船区域。

从长江口外向长江口内,最大波高值和最大周期值逐渐递减。高桥站北偏西和北偏东至东北方向的最大波高值要高于其它方向。引水船区域的正东方向波高值较大。最大波高值出现在强台风侵袭期间。据实测资料,长江口引水船处和高桥的最大波高分别是6.1米(1970年8月)和3.2米(1977年9月),最大周期分别为15.1秒(1967年9月)和5.8秒(1977年7月)。

三、交通

1.水路

上海地处水网地带,水路运输条件优越。刻于宋嘉祐七年(1062年)的《隆平寺灵鉴室塔铭》记载:(船舶)“自杭、苏、湖、常等州月日而至;福建、漳、泉、明、越、温、台等州岁二三至,日本、新罗等岁一二至。”

明弘治年间(1488~1505年),上海已为海运要津,与山东、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浙江、福建等地均有航运贸易往来。

清康熙二十三年开海禁后,上海港形成五大航线:(1)北方沿海航线(时称北洋航线),通达天津、牛庄(营口)、烟台;(2)南方沿海航线(时称南洋航线),通达宁波、定海、台州、温州、福州、泉州、厦门、台湾、潮州(汕头)和广州;(3)长江航线,通达镇江、江宁(南京)芜湖、大通(铜陵)、九江和汉口等港埠;(4)内河航线,通达苏锡常、杭嘉湖及大运河沿线各重镇;(5)远洋航线,通达日本、朝鲜及南洋群岛。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后,远洋航线相继开辟。道光三十年上海至香港的定期班轮航线首次通航;并开辟了纽约至上海的航线。咸丰八年(185年)开辟了上海——香港——加尔各答——欧洲的航线。同治三年(1864年)起,已有轮船经常往来于英国利物浦和上海之间。19世纪70~90年代,又先后开辟了德国汉堡、不来梅,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美国加利福尼亚,加拿大温哥华、维多利亚,日本横滨、神户,俄国海参崴,印度孟买等港至上海港的航线。

至19世纪末,上海港的国际航线可直达北美、欧洲、澳州及东南亚各国,国内航线可通航南北沿海各港,并可溯长江直达汉口、重庆。至抗战以前,以上海港为起迄港或中继港的航线总计在100条以上,进出上海港的中外船舶最多一年达2.37万艘次,377余万总吨。上海港遂成为远东航运中心。

解放初,上海的沿海、远洋航线中断。舟山解放后,沿海航线才相继恢复。60年代起,远洋运输开始长足发展。1979年后,上海水运事业进入快速发展时期。90年代初,除长江运输略有下降外,其余均有增长。

至1992年,以上海为起迄点的沿海港货运航线主要有:秦皇岛、连云港、青岛、日照至上海的煤炭运输专线;上海至天津、大连、烟台、福州、厦门的杂货运输航线;大连、秦皇岛、青岛至上海的油运专线;宁波北仑至上海宝钢的矿石运输航线。客运航线有上海与大连、青岛、宁波,温州、海门、舟山、福建、厦门、广州、香港等航线。

主营上海沿海运输的上海海运(集团)公司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海运企业。至1988年,该公司拥有生产运输船舶187艘,达227.8万载重吨,承担了上海90%以上石油和80%以上煤炭的运输量。它所运输的货物吨位占上海港货物总吞吐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在上海从事远洋运输的企业有7家,至1990年底共拥有各类远洋运输船舶249艘,达397万载重吨。其中杂货船122艘,散装货船43艘,集装箱滚装船53艘,冷藏船、油船、化工品专用船27艘,客货船4艘。上海国际海洋运输的年货运量已达到2626.1万吨,经营的班轮航线有38条,航线遍及150个国家和地区的600个港口。上海最大的远洋运输企业为上海远洋运输公司,拥有运输船舶139艘,312.3万载重吨。该公司以上海港为起迄港的班轮航线12条,每月开行90个航班,其中集装箱班轮56班、杂货班轮14班、客货班轮20班。

上海港与长江各主要港口均有航运往来。80年代,长江船舶进出上海港的货运量,占上海港全部货物吞吐量的六分之一,占客运发送总量的十分之六。上海与长江中下游各港的大宗客货运输主要由上海长江轮船公司承担。1992年,长江客运航线有申渝、申汉、申通高、申启线和申浔快班旅游线;货运航线有申汉、申浔、申裕、申浦、申梅、船宝等线。

上海市共有内河航道210条,通航里程达2086.32公里,拥有80余万吨内河运力。其中通往外省市的干线航道8条,主要有苏申外港线、平申线、苏州河、蕰藻浜、长湖申线等。1992年,上海内河跨省市客运航线7条,境内短运航线8条,投入营运船舶35艘。内河疏港运量占上海港货物疏运量一半以上,在港口集疏运系统中占有重要地位。

2.公路

民国元年(1912年),货运汽车已投入上海城市货运。但公路运输发展缓慢,至上海解放初期,全市公路通车里程只有300多公里,且等级较低。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末,城市道路建设和公路运输稍有增长。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公路交通才迅速发展。至1992年,上海已拥有公路总里程达3677.54公里,其中包括全长15公里的沪嘉高速公路和全长20公里的莘松高速公路,有一级公路84.47公里。境外则由204、312、318、320四条道分别通往烟台、乌鲁木齐、拉萨和昆明,并与国内其它主要干线相交叉衔接。

上海港各主要作业区都与市内道路衔接。四通八达的公路运输为港口客货集疏起了极为重要和便利的作用。20世纪80年代起,上海市公路运输企业每年为港口、车站集散货物的运输量达1500万吨以上。

3.铁路

建于光绪二年的吴淞铁路,是中国第一条营业性铁路。光绪三十四年和宣统元年(1909年),沪宁、沪杭两条铁路先后建成通车,使上海港成为水陆联运枢纽港口。解放后,上海铁路部门先后新建和改造了一大批铁路场站、铁路复线和铁路专线。1986和1991年,沪宁、沪杭复线相继竣工,并在市中心外围形成环联网。沪宁线与津浦线联结为中国东部地区纵贯南北的一条运输大动脉,沿线与多条东西向大干线相联接;沪杭线与浙赣、萧甬线相衔,可通达中南、西南及浙东地区。

从1951年起,铁路上海站就开始办理中苏国际铁路联运业务。翌年,铁路上海东站开始成列发送国际联运冻肉。以后又相继承办与东欧各国、朝鲜、越南、蒙古等国之间的铁路货物联运,与欧洲其它国家则通过国际货协办理铁路中转发运。

上海港的水铁联运码头有:开平码头、北票码头、张华浜码头、军工路码头。这些码头设有铁路专用线。经上海港转由铁路运往浙江等省的煤炭每年都有近百万吨。为了保证上海港的畅通,上海铁路分局将疏港物资的装运列为重点,做到计划、装车、运输三优先。

四、经济腹地

1.港口城市

上海本为渔村。南宋末年因海船辐辏,遂成港市。景定末年咸淳初年(1265年前后)设镇,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又升为上海县。

历经明及清初,在上海地区以棉纺织业和棉布交易为主体的商品经济和以港口为主渠道的对外交通这两大支柱的作用下,至鸦片战争前,上海城乡居民增加到20万人以上,成为商贾汇聚、交易日盛的重要港口城镇。当时商业区和港区陆域交织一体。“一城烟火半东南”,县城东南就是港区。

道光二十三年上海开埠后,随着港口区域的不断扩大,城市也相应拓展。上海商业在开埠之初伸展至浦西苏州河沿,逐步造就了租界的繁华商业区。19世纪60年代后,轮船码头作业区扩展至杨树浦、虹口以及浦东沿江地区和苏州河两岸,相继在黄浦江边促成沪东、沪南两大工业区,沿苏州河形成沪西工业区。

20世纪初,黄浦江整治成功,远洋航运发展迅速,上海近代工业和商业获得长足进步。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成为全国的金融中心,为大规模的口岸贸易提供了必须的资金条件。至民国23年,上海的工业产值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51%。近代工业的发展所引起的原材料、燃物料及产品流通的需求,为港口提供了大量的货源。

解放后,上海市继续保持工业中心和商业中心地位,经济持续增长。尤其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使上海经济腾飞。至1992年,上海仅轿车产量就突破10万辆,汽车工业销售额已突破33亿元;钢和钢材产量双双超过1000万吨,产量居全国钢铁工业第一位;通讯产业六类产品包括程控交换机、光纤通信、移动通信、卫星通信和终端通信,年销售产值已达68.14亿元;吸引外资也形势喜人,世界上最大的100家公司中的28家,最大的500家公司中的128家在上海建立分公司或与中方合资经营。

城市经济的迅猛发展不断增加对港口通过能力的需求。工业所需的能源、原材料和市民所需的许多生活资料从外地大量输入,全年收购和调入上海的外省市商品,相当于市场可供货源的40%左右;上海的工业产品和外贸进口物资又大量调往外地,日用工业品的调出量约占全国各省、市、区调出量的30%左右。

上海港是上海市物资进出的主干线,上海港每年货物吞吐量的一半是为上海市服务的。据统计,1952~1981年,上海市每亿元工业总产值相应发生的吞吐量,从9.3万吨上升为12.9万吨;而铁路则从10.46万吨下降到4.96万吨;专业汽车从17.36万吨下降到11.51万吨;内河从3.36万吨下降到3.10万吨。这表明,上海市每创造一亿元工业产值,港口完成的吞吐量大于铁路、专业汽车以及内河的运输量,而且还有不断上升的趋势。又据1990年统计,在上海市进出口的物资总量中,港口约占60%;其中主要物资进口中,港口所占比重分别为:煤炭89%、原油76%、铁矿石96%、生铁71%、粮食75%,橡胶、糖几乎全部,木材90%、矿建材料31%。据测算,上海工业总产值每增加10亿元;就要求港口有1个万吨级码头泊位配套;上海口岸每增加出口1亿美元,港口要提供10~12万吨的吞吐量。全市外贸出口货物99%由上海港输出。

2.内陆腹地

明代以前,上海港主要是苏州、湖州地区的入海门户,粮食、棉花、棉布、丝绸是当时最主要的大宗货物。

清康熙以后,上海港的内陆腹地沿长江扩展,港口中转功能日益显示。康熙、雍正年间,南北洋船货物分别在上海港和太仓刘家港换装。乾隆初年,南北洋船和江船则全部在上海港换装,港口经济腹地几乎延伸至近半个中国。北方的豆、麦、杂粮,长江流域的大米及农产品,南方的糖、水产、水果等成为运转的主要货种。

上海近代开埠10年后,一跃而为全国最大的外贸口岸,成为长江流域进出口贸易的龙头。在旧中国,由上海港输往经济腹地的货物主要是工业制品;而由经济腹地运至上海港的货物主要是农产品、原材料及矿产。

解放后,尤其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港的腹地经济得到较快的发展,大致形成三个层次:

基本经济腹地 其范围包括上海经济区范围内的江苏、浙江、安徽、江西,以及湖北、湖南、四川省。这七个省加上上海市是中国工农业比较发达的区域,其运量占上海港吞吐量的90%左右。其经济的主要特点,一是工农业发达的省市,如上海、江苏、浙江、湖北,缺少矿藏资源,需要大量调入工业原材料和燃料,调出工业产品;二是外贸进口量大于出口量,出口物资一般是价格较高,运量较小的工业品,缺少大宗散货,而进口则有大量的矿产品。这些特点对上海港的生产业务有着重要的影响。20世纪80年代,武钢、马(鞍山)钢、南京铁厂的铁矿砂,一年多达330多万吨由上海港进口中转。上海港每年进口中转煤炭至江苏、浙江、福建达1600多万吨。

国家规定的上海港物资流向腹地 其范围包括上海、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安徽、河南、湖北、陕西、青海、甘肃、宁夏和新疆等13个省、市、自治区。

上海物资中转辐射腹地 其范围包括整个长江流域及其它内陆地区共约20多个省、市、自治区。长江流域农业资源富甲天下;木材蓄积量约23亿立方米,占全国的三分之一;铁、铝、锌和铜、钨、锑等矿种分别占全国储量的30%和50%以上。长江流域的粮食产量占全国的40%,其中水稻产量高达70%;棉花产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工业总产值占全国的40%。长江及其支流百川汇聚,把丰饶的物产倾泻到上海港,同时又为上海港吸纳消化了大量进口物资,给港口提供了源源不断且容量巨大的物流。上海港每年完成的货物吞吐量中的一半是为上海市以外的经济腹地服务的。以20世纪80年代后期为例,从长江及内河输入上海港的货物吞吐量,约占上海内贸进口货物总吞吐量的30%左右;而由上海港经长江及内河输往内陆腹地的货物吞吐量,约占上海港内贸出口货物总吞吐量的80%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