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利用外资 2003/4/17 13:47:57

一、补偿贸易

补偿贸易是吸收外资,引进先进设备或生产技术,以产品分期偿还的信贷和贸易方式。上海纺织工业采用直接补偿的方式,即由外方提供的机器设备,中方用此项设备制造的产品抵偿引进的设备款。在执行协议过程中,外商选派技术人员或业务人员到厂指导生产,检验产品质量和提供技术服务,中方企业因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而取得经济效益,同时也提高企业管理水平。

1979年,上海纺织工业共签订补偿贸易协议13项,总金额1659.9万美元。首项补偿贸易由上海第五丝织厂与日本神荣株式会社共同签订。协议经国家进出口委批准,引进重磅阔幅丝织机210台及相应配套的络筒、打线、整经、整理等各种机械共910台/套,设备价款为924.8万美元。生产的重磅真丝双绉全部返销日本。经过4年的补偿,还清全部设备款。上海第五丝织厂通过补偿贸易,改造了厂房,将旧设备移地生产,企业装备焕然一新,同时改变了管理模式,生产管理水平提高很快。

是年,相继执行协议的有:

上海第四丝织厂与日本松村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引进日本的和服腰带丝织机65台及配套的捻线、络筒、整经等机械共80余台/套,设备价款为134万美元。生产能力为年产和服腰带8万条(约100万米),全部返销日本。和服是日本人民最庄重华贵的服装,日商专门选派2~3名技术人员驻厂进行技术指导和加强生产管理。第四丝织厂也通过补偿贸易强化了技术和操作水平。上海第十五丝织厂与日本丹后商事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引进日本津田驹ZW喷水织机130台及相应配套的整经、浆丝等设备和引进钢结构厂房3742平方米。总值为257万美元。为建办这个补偿贸易项目,上海市丝绸工业公司专门在青浦县南门新建第十五丝织厂,成为上海纺织工业最早引进喷水织机和钢结构厂房的工厂。该厂年产锦纶塔夫绸800万米,平均每台织机年产6.15万米,为沪产K-72丝织机的3倍,断头少,用人省(每一挡车工可看30~40台),质量好,劳动生产率高。上海第一丝绸印染厂与日本蝶理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引进手绘和服绸整套设备和设施,总价为10.62万美元。生产高档和服绸面料,用人工手绘,达到稀特、独有、华贵的境界,面料价格昂贵。日商派技术人员现场指导手绘技术,年产量达到2200件。该厂经一年多的补偿即还清设备款。

上海针织九厂与日本神荣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引进日本福原OKK弹力罗纹大圆机18台和配套缝纫机、定型机、预缩机等共92台,总价为60.694万美元,以生产细针距弹力罗纹内衣衫裤进行补偿。针织九厂为此专门建立向阳花牌成衣车间,调集精兵强将,精心生产和管理,不到3年就清偿设备款。补偿结束后日商继续大量定货,为企业扩大外销奠定良好基础。上海针织十一厂与日本日绵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引进日本福源针织大圆机11台,横机3台,预缩机1台和配套缝纫机等,总价为59.878万美元,通过产品返销日本,一年多时间全部补偿设备款。上海针织二十厂与日本宕井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引进日本福源针织大圆机10台和自动横机1台,设备价为18.383万美元,以增产的针织品补偿,不到两年即补偿结束。上海针织十四厂、内衣针织厂与日本伊藤万商事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引进高速缝纫机共212台,两个针织厂各半分配,设备总价为17.081万美元,以生产睡衣衫裤进行补偿,不到一年就还清设备款。上海同兴袜厂与日本五同株式会社的补偿贸易,由日方提供双针筒袜机11台,设备款为9.547万美元,以增产棉/尼交织袜进行补偿,原计划在两年内补偿完毕,但中途日方不能及时订货,经交涉后延长至3年多才补偿结束。延长期的利息由日方承担。上海织袜二厂与香港高辉公司的补偿贸易,由港方提供英国宾得利公司细针距双针筒袜机3台,工厂以满足港方1年的订货合同作为补偿。

第三与第七印染厂分别同日商、港商的补偿贸易,引进油锅炉1台和万能缝纫机头20台,合计设备款7.72万美元,均以印染布作为补偿,不到1年还清设备款。第二印染厂与香港立森贸易公司的补偿贸易,引进世界先进的美国制造的液氨整理成套设备及氨回收设备,年生产能力为液氨整理的印染布2000万码,总价为200万美元。投产后还需支付技术转让费和设备利息。但因港方缺乏销售能力,影响设备正常运转,因而不能及时补偿设备款的本息。按照协议条款规定,沪方应每年支付给港方技术转让费和利息,经多次交涉未能取得谅解,前后7年,最后由沪方向银行贷款400余万美元,还清设备款的本息和技术转让费用。

80年代,上海纺织工业共签订补偿贸易25项,总金额2130.77万美元。

1980年,上海第五印绸厂与香港致惠公司的补偿贸易,引进气动式LT-10印花台板和印花机1台,卷绸检验机1台,设备款为9万美元,在2年内即以印花绸加工费清偿设备款。新光内衣染织厂与香港溢达公司的补偿贸易,引进DHJ产品制造风压领衬布机1台,设备款为11万美元。新光厂在2年内即以加工费清偿设备款。上海第一织布公司与香港溢达公司的补偿贸易,引进日本山多橡胶预缩机1台,设备价款为17.038万美元,1年多时间即以色织布加工费清偿设备款。上海针织一厂、十四厂与香港裕泰针织公司的补偿贸易,由2个厂定点为裕泰加工T恤衫,港方提供缝纫机200台及辅助设备作为定点使用,2年期满时,港方无偿将设备产权转让给沪方。

1981年,上海第二十漂染厂与美国制补公司、香港DHJ公司的补偿贸易,引进领衬布上胶机1台,设备款为35万美元,年可生产上胶领衬布600万码,在2年内即以加工费清偿了设备款。上海第二十四织布厂与香港华润、溢达公司三方签订协议,引进PICANOL织机80台及美国球经染色机和浆纱机组1套,年产阔幅重磅高档牛仔布400万码,设备总价为414万美元。通过加工补偿,取得较好经济效益,归还部分设备款。至1986年夏,由香港上海实业公司以投资形式还清设备款,补偿贸易协议宣告结束。该厂经批准转为中外合资企业。一印厂与香港溢达公司补偿贸易,引进联邦德国三滚筒磨擦轧光机1台,设备款为17.2万美元,年产能力为200万码,通过加工,一年多时间就清偿设备款。

1982年,上棉六厂、十九厂、二十一厂联合与香港上海实业公司的补偿贸易(简称吴中一项目),内容是由香港上海实业公司向香港吴中一开设的纬纶纱厂购进二手设备:棉纺环锭纺18480枚,气流纺3600头和织机680台等全套设备,作价2200万港元,相当于376.2万美元。按计划年产棉纱9000件,布2200万米。经投产2年多,以加工费补偿部分设备款。由于设备较陈旧,产质量均不够稳定,经协商设备余额以现汇赎买结束。上海手帕进出口公司与新加坡丰发祥公司的补偿贸易,由外方提供胜家牌阔边手帕缝纫机10台及零配件,总值为0.5万美元,由手帕公司增产对方急需的阔边手帕,既满足市场需求,又于当年清偿设备款。

1983年,上海第十五丝织厂与日本丹后商事株式会社再一次合作签订协议,引进高速整经机1台及筒子架等配套附件,设备款为3258.3万日元,折合为14万美元,增加了整经能力,满足了喷水织机增产尼隆塔夫绸的需要。十五丝织厂以增产部分的加工费收入,在2年内补偿结束。上海手帕进出口公司与联邦德国华尔特公司协议,引进UK-14型50公斤装高温高压筒子染纱机1台及附属设备和PFAFF缝纫机20台,总价2万美元,年可增产染色纱335件和手帕缝边10万打。手帕公司以增产的手帕,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即清偿设备款。五和针织一厂与日本八木株式会社补偿协议是日方提供氨纶针织罗纹机2台,价值7.4万美元。设备引进后,改进针织品领口和袖口质量,扩大了出口,该厂当年就以针织品补偿设备款。

1984年,上海针织十厂、上海针织品进出口公司与香港裕泰针织公司协定引进针织大圆机17台,横机4台及染色、定型机,电脑配色仪等一系列设备,总价300万美元。年可增产T恤衫20万打,由港方负责返销,上海针织品进出口公司负责提供每年11.5万打出口配额。T恤衫出口卖价从原来每打20~25美元提高到30美元。但以后外贸公司因故不予提供出口配额,工厂对新设备也未能很好掌握使用,生产始终没能达到设计水平,计划3年补偿期只归还贷款三分之一,其余设备款由工厂向银行贷款解决。工厂承担债务和汇率风险,职工称此为“补伤贸易”。针织九厂与香港中发公司签订协议,引进各种花色缝纫机43台,金额为13万美元,年可增产针织品24万打,一年余即以针织品清偿设备款。该厂另与日本蝶理株式会社协议,引进自动横机3台和缝纫机零件、仪器等,价值4.8万美元,投产后以增产针织品补偿,在一年内即还清设备款。

1985年,上海寰球手帕厂向新加坡丰发祥公司引进阔边手帕缝纫机及零件,以增产阔边手帕,不到一年时间以利润还清设备款。

1986年,上海沪东织布厂与美国格林中国窗帘公司协议,引进阔幅剑杆织机7台,价值35万美元。以生产窗帘为主,通过上海抽纱进出口公司进行补偿。但由于工贸之间发生矛盾,影响产品出口补偿,结果未能按原订计划还清设备款。上棉七厂与香港华达纱厂协议,引进日本村田倍捻机8台,并纱机2台,价值31万美元。引进设备提高缝纫线质量,达到万米无结头的要求。通过涤纶缝线加工,在2年内清偿设备款。上海第七印绸厂与美国宝通华行的补偿贸易额为25万美元,引进连续汽蒸缩呢机1台和卷染机1台,均是80年代先进设备,能降低丝绸缩水率,提高出口绸缎品质,投产1年多即还清设备款。

1987年,上海第十二丝织厂与香港华润丝绸公司签订的补偿贸易金额为400万美元,引进VAMATEX剑杆织机48台,DB120并丝机1台、GC300倍捻机1台、精密络筒机350锭、经纱机1台、接经机1台及提花龙头、零配件等。这些设备是先进的,年可增产真丝素缎200万米,计划以投产3年的利润还清设备款。可是在计划实施过程中,原料价格暴涨,且不能正常供应,虽经工厂多方努力,先后支付利息84万美元,但设备本金却无力归还。到1990年,经市有关部门协调商定:由生产厂向交通银行上海市分行贷款人民币2400万元清偿设备款,补偿贸易项目改为技改项目,享受技改优惠政策。十印厂、上海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与香港力坚制衣公司协议,引进起毛机12台、磨钢丝机1台及备品配件等,总值100万美元,年可增产绒布2000万码,计划以增产绒布进行补偿,3年还清,但实际执行中推迟于1992年才还清全部设备款。上海第二毛纺织厂、上海市投资信托公司与香港正大国际投资公司三方签订的合作经营补偿贸易,金额为180万美元,引进阔幅片梭织机8台及备件并提供购买羊毛原料资金100万美元,二毛厂负责生产经营,利用上海市投资信托公司的出口渠道,形成供产销一条龙优势,年增产精纺呢绒40万米出口,即还清了设备和原料款。二毛厂在合作经营中,“借船出海”,取得进出口自主权,搞活了企业经营,经济效益显著。

上海手帕进出口公司与联邦德国阿道夫公司签订的补偿贸易,引进二手阔边手帕缝纫机30台和高温高压筒子染色机1套及附属设备,金额为4.19万美元,中方以增产阔边手帕补偿,投产后一年余即还清设备款。

1990年,新丰印染厂、新联纺织品进出口公司和香港东亚贸易公司签订协议,引进多功能预缩轧花机1台及备品配件,金额为29.9万美元,以印染布加工补偿,投产2年内即清偿结束。上海新联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与澳门中澳纺织制衣染厂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引进二手浆染联合机1套、不锈钢调浆桶4只、浆纱机1台、高速整经机1台、自动换纡织机104台,其他配套设备26台和自动换梭织机110台及备品配件等,总值为42万美元,设备进口后分两地安装,大部分就近安装在广东省顺德市沪顺纺织品实业公司工厂内。后因三废治理不能解决,无法投产,经协商退还浆染联合机等设备,作价13.05万美元,并将补偿贸易协议金额调整为28.95万美元,自动换梭织机110台,因厂房及配套设施等未能解决而迟迟不能投产。该公司于1992~1993年7月以产品分9批完成补偿。上海丝绒染整厂、上海申信进出口公司浦东公司、上海南汇县祝桥乡工业公司与香港信港国际有限公司协议,引进二手货意大利派斯多利花式绒整套生产线,总值为220万美元,该项目于1991年12月6日通过验收,设备安装在南汇县祝桥乡上海巴恩斯花式绒厂内,1992年起正式投产,补偿期延长到1996年底止。

1979~1990年,上海纺织工业共签订补偿贸易41项,其中棉纺2项,印染8项,织布2项,色织布2项,手帕4项,针织12项,毛纺织2项,丝绸9项。进行补偿贸易的国家和地区有:日本、美国、联邦德国、新加坡和香港、澳门。引进设备总金额为4082.57万美元。到1992年底,已补偿设备款3694.09万美元,占总金额90.48%,其中38项已偿还清楚,尚有待处理的沪东织布厂、协丰毛纺厂和丝绒染整厂等3项。

二、来料加工

1979年10月,市纺局会同上海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与香港华润纺织品公司进行承接来料加工业务,签订了第一个来料加工合同。由于当时的上棉二厂、六厂纱锭利用不足,作为定点加工工厂,接受加工涤棉混纺纱。第一批为100吨,因质量符合要求,交货准期,后来又发展为加工涤棉布。加工业务延续达三年多时间,双方均感满意。经此良好开端,上海纺织各业从1979~1985年间先后承接T恤衫、腈纶衫、羊毛衫、涤纶缝纫线等的来料加工合同共120份,累计收取加工费达936万美元。加工企业在不扩建厂房,不大量增添设备、员工,不影响行业全面完成计划的前提下,挖潜增产,得到了较好的经济效益。且在承接加工业务中,提高了职工的操作水平,并引进市场信息,使企业了解纺织品的国际流行款式,带动了行业的产品升档。但正值境外来料加工初见成效期间,1983年,外经贸部鉴于国内棉纱、坯布供应紧张,发文限制加工“两纱两布”(即:棉纱、涤棉纱、棉布、涤棉布)。此外,上海各外贸公司兴办一些乡镇联营生产企业,将羊毛衫、服装等加工业务都安排到外贸自办的乡镇企业,因此1985~1988年,上海纺织工业的来料加工出现了一个低潮。

1989年9月,上海市政府办公厅转发了外经贸部“对外加工装配业务有关问题的规定通知”后,又一次鼓励上海各纺织企业开展来料加工业务。在此期间,上海纺织系统继上海手帕进出口公司、新联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之后,又先后批准成立上海申达纺织服装集团公司、上海华申纺织印染集团公司、上海康达纺织印染服装集团公司等,这些工贸结合性质的公司,有的已具有外贸经营自主权,通过这些公司的媒介,使境外来料加工业务又逐步活跃起来。1990年,通过这些公司的介绍,承接了服装、手套、袜子、涤纶线、牛仔裤、棒针衫、帘子布、PU革、印染布、丝绸方巾等产品的加工,承接加工的工厂主要有:上海实验服装厂、上海时装厂、上海衬衫厂、手套一厂、上棉七厂、上棉二十五厂、化纤十一厂、第五印染厂、针织二十厂、第一丝绸印染厂、第七印绸厂等,全年承接加工合同50份,加工工缴收入886.07万美元。 1991年,承接了服装、涤纶线、羊毛衫、毛纱、呢绒、牛仔服、丝绸领带、方巾等加工业务。承接加工的工厂有:上海实验服装厂、上海第一、十二、十四、二十五等服装厂、东昌服装厂,康派司衬衫厂、永新雨衣厂、胜利服装厂、春光服装厂、景纶针织厂,上棉七厂、十五厂、十六厂,协丰毛纺厂、十二毛纺织厂和第七印绸厂、申实纺织公司等,全年承接加工合同121份,加工工缴收入754.5万美元。1992年来料加工的品种有:服装、衬衫、帽子、雨衣、风衣、手套、羊毛衫、棉大衣、涤纶线、手帕、丝绸服装、印染布等,承接加工的企业有:第一、四、二十四等服装厂,实验服装厂、南汇服装厂、精美服装厂、康派司衬衫厂、上海羽绒服装厂、和平帽厂、寰球手帕厂、第七棉纺厂,第一、七印绸厂和华申公司所属各企业。由于受生产能力限制,部分加工合同外发给奉贤县、南汇县和江浙的太仓、南京、平湖等地区代加工。全年承接加工合同99份,工缴收入655.58万美元。纺织企业在经营境外来料加工业务中,直接与外商洽谈,减少了中间环节。外商对产品的工艺要求、质量要求、包装要求、交货期限、损耗率等能与工厂直接磋商,双方又能据实商定加工费用,互相满意。按照国家政策,企业来料加工的工缴费收入,可以外币结算,开户到主管局(以后改为工厂直接结算),工缴费收入的外汇额度,除10%上缴国家,10%上缴主管局外,80%的外汇额度全部归工厂所得。由外贸经营权的公司介绍客户给工厂进行来料加工,外贸公司可得30%的外汇额度,另上缴国家10%外,工厂净得60%的外汇额度。有外贸经营权的公司为来料加工进行代理进出口、报关、托运、保险、结汇等业务均不以盈利为目的,酌收手续费1~3%,银行结汇手续费收取2.5‰。来料加工工缴费的收入,在三年内,企业可免征工商统一税和企业所得税。来料加工合同规定的进口原材料、辅料、包装料等和外商提供的部分设备及零配件等,都实行免征进口关税和工商统一税。当产品出口时,也免征关税和工商统一税。对来料加工经营好、创汇多、盈利高的企业,经主管部门批准,对工资、奖金、福利等方面,可多提留存。

1979~1992年,上海纺织工业共承接来料加工合同390份,收取加工工缴3232.15万美元,用于企业技术改造,增添企业后劲;用于出口考察。企业在获得经济效益的同时,也提高了生产技术水平,借鉴了境外管理经验,促进了产品的升档。

三、合资办厂

全厂性合资 上海纺织工业结合行业技术改造和发展规划,引进国际先进设备,充分利用外商销售渠道,进行全厂性合资的共有12家,分别为棉纺织印染5家,服装服饰4家,毛麻1家,巾被1家,纺器1家。总投资为7694.6万美元,其中外商及港商等投资金额3088万美元;注册资本为3834.6万美元,其中外方为1538.7万美元。这些企业中比较突出的有联合毛纺织、申益纺织印染、世界时装、百利、利达、永太服装有限公司等。

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前身为上海麻纺织厂,当时因产品麻布、麻袋已被化纤丙纶织物所替代,改革开放后,该厂首家参与合资办厂。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于1981年成立,合资期限为15年,沪方投资占60%,港方投资占40%,是上海市工业系统第一家合资企业。1981年10月,一期工程引进3套粗毛纺梳毛机和4508枚毛纺走锭,并配100台国产电动横机及相应的染整设备,年产兔毛衫10万打,兔羊毛纱90万磅。1984年,二期工程引进5400平方米钢结构厂房和1980枚毛粗纺环锭、36台剑杆织机及相应染整设备,年产各种粗纺呢绒120万米。投产后生产蒸蒸日上,经济效益逐年提高。同年又陆续再投资联川、百乐、联合制衣、联合时装、凯达利、大地百乐、香格里拉餐饮等项目。1986年以前,共获利人民币2039万元,创汇1347万美元,外汇顺差131万美元,上缴国家税收1112万元,1986年,注册资本从原来600万美元增加到1000万美元。1990年8月,注册资本又增加到1500万美元。经外经贸部同意1987年6月成立“联合纺织实业有限公司”,1990年9月“联合纺织实业有限公司与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分立,各自成为独立法人,至1992年末,该公司平均每年创汇970万美元,创利税1742万元。

申益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原为上海第八织布厂,1988年1月2日批准改为合资企业,总投资为420万美元,注册资本为350万美元,合作期限15年。沪方以厂房、设备和物资等作价投入,占注册资本70%,港方以现金30%投入。生产各种纺织面料,包括高支紧密织物、中粗支纯棉、涤棉、提花、麻类和化纤产品等。第一年与联营乡办高桥印染厂共同创汇128万美元,盈利300万元,比合资前两个厂合计利润150万元翻了一番,而职工人数比合资前精简25%。第二年出口产品达到销售总额的70%,全年创汇324万美元,被评为产品出口型企业,全年获利387万元,上缴税收88万元,1989年,该厂利用外资改造陈旧落后设备,引进联邦德国印染机械,适应阔幅布生产和小批量、多品种出口要求,月印染布产量从50万米上升到112万米,出口质量合格率从89%上升到93%,1988~1992年,累计创汇1613.99万美元,利润1322.98万元,年平均出口产值占总产值74.60%。

世界时装有限公司,1987年7月由上海市服装公司与日本世界株式会社合资开办。项目总投资120万美元,注册资本120万美元,中方占49%,日方占51%,合资期限20年,年产各类服装15万件套。企业开业后效益一直较好,到1989年底已收回全部投资,获得全国出口创汇先进企业称号。1990年12月增资360万美元,总投资为480万美元,注册资本为370万美元,中日双方出资比例不变。服装年产量扩大为40万件套。1988~1992年,累计出口创汇4865.86万美元,利润3792.15万元,年平均出口产值占总产值82.80%。

厂内局部合资 车间性嫁接的合资企业共60家,分别为:服装服饰24家,针织14家,棉纺织印染11家,毛麻2家,其他9家。总投资为14354.5万美元,注册资本9255.3万美元,外方出资4272.28万美元,协议外商投资金额为6638万美元。这些企业中比较突出的有华钟袜子有限公司、香海纺织品发展有限公司、民丰纺织印染有限公司等。

华钟袜子有限公司,1987年由上棉十九厂与日本钟纺株式会社合资建立,投资总额和注册资本均为1.8亿日元。合作期限20年。1988年公司总投资增为2.8亿日元,注册资本增为2.5亿日元。1990年又扩大投资,总投资增至9亿日元,注册资本增至5.6亿日元。生产规模从月产75万双扩大到500万双。由于华钟公司创办成功,1992年双方又合资新建上海华钟纺纱有限公司和上海华钟三山染纱有限公司,引进日方的二手设备,部分工序设备尚属比较先进。同时,也引进日方管理,并有日方提供市场。1991~1992年,袜厂合计创汇1310万美元,税利1063.3万元。1992年末有职工410人。

香海纺织品发展有限公司,1989年由上海针织厂与香港港源水利电力公司合资建办,是上海国营企业借助香港中资企业及投资的合作企业,总投资270万美元,注册资本220万美元,沪方以厂房土地使用权作投资,港方则以现汇投入,双方各占50%,合资期限20年,生产各类针织产品。企业投产初期,产品外销货单不足,以后不断改进经营方式,正确核算成本,认真对待每笔合同,做到按时、按质、按量完成合同,逐步得到了客户的信任,生产日趋正常,效益日渐好转。1989年10月~1992年,累计创汇1227.92万美元,利润1504.58万元。1992年末有职工354人。

十印厂于1991年6月以部分厂房、设备作投资,与台湾民兴纺织股份有限公司、香港民亿实业有限公司三方合资建立上海民丰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成为上海印染行业首家合资企业。港、台方以320万美元现汇投入,使十印厂偿还老厂改造大部分债务,并获得自营进出口权和港台商的销售市场(台商每年包销绒布2500万米)。通过部分合资,十印厂以“体制上一厂两制,机制上两厂一制”的指导思想改革国营厂机制,向合资厂靠拢。实行以全员劳动合同制为中心内容的劳动制度配套改革。全厂除政工部门外,将23个部门、车间改为4部4室3个车间,实行行政职能主管制,不设副职。全厂包括厂长、党委书记、工会主席等全部实行合同工制度,企业内部实行公开考核,职工可以竞争上岗,全厂按纺织工业部定员标准精简20%人员,其中工人199名,干部41名。企业建立待聘服务办公室,做好下岗人员消化工作,凡厂内待聘人员待聘期为一年,工资按4个季度分别为90%、80%、70%、65%递减,一年给予2次上岗机会,逾期仍未上岗的,则解除合同进入社会保险。

迁点新建 迁点新建的合资企业共34家,分别为针织6家,化纤4家,毛麻2家,服装6家,棉纺织印染7家,丝绸2家,巾被1家,其他6家。总投资为17007.2万美元,注册资本为10774.71万美元,外方出资3785.69万美元,协议外商投资金额为5975万美元,占46%。这些合资企业设在闵行开发区14户,浦东新区13户。较突出的有华高针织有限公司、华昌纱线厂有限公司等。

华高针织有限公司,1986年由上海织袜九厂、闵行联合发展有限公司与香港永高贸易公司合资在市闵行工业开发区建办。总投资128万美元,注册资本128万美元,织袜九厂占33.44%计42.8万美元,以部分设备和人民币折美元投入;港方和闵行各占33.28%,分别出资42.6万美元。袜机设备分别从意大利和日本引进,年产针织袜品560万双,有香港永高的畅销渠道,开业第二年,就赢得利润150万元。1990年,投资各方以利润所得进行再投资,扩大生产规模,资本总额增至300万美元,注册资本为248万美元,产量相应增至1000万双。1993年又将总资本增至397万美元,注册资本为316万美元。1987~1992年,公司累计创汇1039.9万美元,利润2081.8万元。1992年末有职工310人。

华昌纱线厂有限公司,1989年由上海第七棉纺厂与香港国际线厂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投资总额760万美元,注册资本380万美元,沪方占55%计209万美元,港方占45%计171万美元。建设规模为棉纺锭2万枚,年产涤纶纱线2400吨,产品全部出口。公司设在闵行工业开发区内,1989年9月破土动工,1990年10月开始试生产。1991年年产2363吨,创汇640万美元,利润114.19万美元;1992年年产量突破设计能力达到2733吨,年创汇730万美元,利润163.67万美元。由于双方合作默契,效益可观,因而于1992年6月25日又协议成立新华昌线厂,总投资760万美元,注册资本380万美元,沪方占45%计171万美元,港方占55%计209万美元,生产规模为1960吨。

至1992年底,上海纺织工业办成合资企业(包括已经批准、尚未营业的单位)106家,总投资39056.3万美元,注册资本23864.6万美元,占总投资的61.1%。其中外方出资9596.7万美元,占注册资本的40.2%,中方出资14267.9万美元,占注册资本的59.8%。协议利用外资15700.6万美元。

合资企业按国别或地区分:港、澳、台共71家(其中香港66家,澳门2家,台湾3家)占总户数的67%,其余为日本15家,美国11家,澳大利亚3家和阿联酋、比利时、新加坡、利比亚、墨西哥、尼日利亚各1家。按行业、专业分:棉纺织印染23家,服装34家,针织20家,毛麻5家,丝绸2家,巾被2家,化纤4家,纺器1家,其他15家。其中针、梭织和服装54家,占总户数的51%。按投资规模分:100万美元以下(含100万美元)46家,占总户数的43.4%;101~300万美元30家,占28.3%;301~500万美元8家,占7.5%;501~1000万美元13家,占12.3%;1001~3000万美元9家,占8.5%。平均每个项目投资额为368万美元,其中500万美元以上共22家,投资金额27272万美元,占投资总额的69.80%。